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第六章   茫茫天数此中求


生物都叫生命,生命是生物体所具有的存在和活动的能力,也是事物所具有的能够存在下去
的性质,也是参加某种活动的资格和能力。可见,生者都有命,众生及其作品都有命。但在
本质上,生命就是众生。

生者有命曰生命,命在运行、运动曰命运。因有命就有运,故桃花运可运来万里姻缘,夫妻
运终则可运走青梅竹马的感情;故“运去金成铁,时来铁似金”,“时来风送腾王阁,运去
雷轰荐福碑”。

人类自我认定为有头脑、有思想、有感情、能自由思维、能自由行动的最高级动物,无人不
以为是以自己的意志生活的最高智慧动物,是宇宙最高级的生命一族。无人不认为,只要给
我自由,我就能做任何事;只要给他杠杆和支点,就能把地球撬起来。然而,各人的命运却
表明,人人都有天定的命运,何时生死、有无配偶,何时恋爱结婚,与谁结婚,有几个子
女,读多少书,能否及第、有无文章功名,能否得官、发财,最高官位和最终官位是什么,
一生得多少财,用多少财,何时走运,都被天命严格规定着。故华人常说,时也、运也、命
也。原本不信天命的孔子,也不得不在周游列国屡遭碰鼻、年过半百时,发出“五十而知天
命”的感叹,并和他的弟子极力宣扬“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
大人,畏圣人之言”、“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的
思想;《孟子·万章上》也说“莫之为而好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古代著名的
无神论者王充也说:“凡人遇倡及遭累害,皆由命也,有死生寿夭之命,亦有贵贱贫富之
命”、“贵贱在命、不在智愚”,甚至推定“自王公逮庶人,圣贤及下患,凡有首目之类,
含血之属,莫不有命”。现身说法、精辟评论命运的是宋朝名相吕蒙正,其《命运赋》全文
如下: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蜈蚣百足,行不及蛇。家鸡翼大,飞不如鸟。马有
    千里之程,无人不能自往。人有凌云之志,非运不能腾达。文章盖世,孔子尚困于
    陈邦。武略超群,太公垂钓于渭水。盗跖年长,不是善良之辈。颜回命短,实非凶
    恶之徒。尧舜至圣,却生不肖之子。瞽叟顽呆,反生大圣之儿。张良原是布衣,箫
    何称谓县吏。晏子身无五尺,封为齐国首相。孔明居卧草庐,能作蜀汉军师。韩信
    无缚鸡之力,封为汉朝大将。冯唐有安邦之志,到老半官无封。李广有射虎之威,
    终身不第。楚王虽雄,难免乌江自刎;汉王虽弱,却有河山万里。满腹经纶,白发
    不第;才疏学浅,少年登科。有先富而后贫,有先贫而后富。蛟龙未遇,潜身于鱼
    虾之间。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
    长。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 

    昔时,余在洛阳,日投僧院,夜宿寒窑。布衣不能遮其体,淡粥不能充其饥。上人
    憎,下人厌,皆言余之贱也。余曰:非吾贱也,乃时也运也命也。余及第登科,官
    至极品,位列三公,有挞百僚之杖,有斩鄙吝之剑,出则壮士执鞭,入则佳人捧
    秧,思衣则有绫罗锦缎,思食则有山珍海味,上人宠,下人拥,人皆仰慕,皆言余
    之贵也。余曰:非吾贵也,乃时也运也命也。盖人生在世,富贵不可捧,贫贱不可
    欺。此乃天地循环,终而复始者也


如果时也运也命也,是大自然诸要素的巧合所致,是偶然现象,必无规律可循,也就无文章
可做。问题是,各人的命运都可用算术——中华命运数术工具运算出来;而中华命运数术工
具,都是经反复验证、重复应用了几千年,至今仍然是用之四海而皆准的命运测算工具,都
能对全人类的各人命运作重复运用,反复验证。

各人命运是人间相生相克关系的结果,也是环境要素相生相克的结果。人体以外的所有事物
都是环境要素,贴身关系的要素是呼吸饮食穿戴,与收成关系密切的要素是土地肥瘦、气候
和病虫害,与健康有关的要素是六气引起的致病六淫(风邪、寒邪、暑邪、湿邪、燥邪、热
邪),伤害身体的要素非常多,生物和各种非生物都是致病致伤致残致死要素,非生物要素
有阴晴风雨雷电冰霜雪雹雾露、旱涝洪灾、地震、火山、海啸、殒石等。已知微生物种数达
十万种,科学界预言,已知的十万种微生物只是未知微生物种数的十分之一。微生物都以裂
殖的方式繁殖后代,速度极快,每种微生物的数量都是天文数字,遍布土壤、水、空气和寄
主中,仅细菌,在通常的空气中,每立方米就约有三千个,我们每天呼吸两万多次,不知吸
进多少的微生物,但呼吸并没有影响每个人、每个生物的健康。虎豹狮狼蛇等一切野兽,本
无害人心,它们的伤害对象完全受天命制约,老天不下吃人令,野兽不吃人伤人;老天若下
抬轿令,老虎还得当骄夫(见《初刻拍案惊奇·卷之五·感神媒张德容遇虎,凑吉日裴越客
乘龙》)。

这就是说,各人贫富贵贱、福祸吉凶、智愚巧笨、生死夭寿病伤残、有无婚姻、多少子女、
是否鳏寡孤独等等命运,都是天的安排,数的规定,生命的长短都有规定的天数。天定命
运,简称天命。故曰天命不可违,多数中国人都认命,少数中国人尤其是年青人虽不认命,
但结果却是,月到中秋分外明,人过中年方知命:无论怎样拼命、玩命、强调“爱拼才会
赢”,都玩不过天,拼不过命,拼到中老年时便不得不认命,天是无情天,命是无情命,任
何求情祷告都不能改变命运,故天才李贺,不仅死前长叹“人生易老天难老”、“天若有情
天亦老”,且在他英年早逝前刻的求情也丝毫不起作用:“忽昼见一绯衣人,驾赤虬,持一
板书若太古篆或霹雳石文者,云:‘当召长吉。’长吉了不能读,歘下榻叩头,言阿(上弥
下女)老且病,贺不愿去”①”。“敢教日月换新天”、不信天命而视生命如刍狗、玩生命
如草芥、革生命如踩蚁的疯狂革命者毛泽东,到了晚年也不得不彻底认命——面对吉林殒石
雨的新闻感慨道:“我相信,中国有一派学说,叫做天人感应。说的是人间有什么大变化,
大自然会有所表示,给人们预报一下,吉有吉兆,凶有凶兆。”“天摇地动,天上掉下大石
头,就是要死人哩。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赵云死时,都掉过石头,折过旗杆。大人物、名
人,真是与众不同,死都死得有声有色,不同凡响”②,没想到,吉林殒石雨预报的凶兆正
是企图万岁万万岁的毛泽东自己及其四人帮,是“一口东来气太骄”的一代,所预报的吉兆
则是“脚上无履首无毛”的非毛一代——胡耀邦、邓小平一代。大自然是大气圈吗?大气圈
会作天人感应吗?

坠入地球的殒石是天外来客,是宇球大爆炸的小碎块,是九大行星际空间的小行星,主要来
自地球附近的小行星,比如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密度最大、数量最多,轨道已被人类确
定的小行星就有一千九百多颗。它们和地球是同胎兄弟,都受本届宇宙爆炸时期形成的轨道
结束,都在太阳重心的吸引下绕日运行,规律上只能因能量的减弱而作减速运行,减速运行
的结果是队伍越来越稀拉,动力越来越弱小,最终落入太阳,全无离开自己轨道的能力,更
无越轨坠入地球的能力。因为地球重力,苹果只能落地,不能上天;人造卫星只能落地,不
能飞出地球大气圈。同样,因有太阳重力,太阳系的大小行星,只能落入太阳熔炉,不能越
轨跳槽跳入地球的怀抱。如果坠入地球的小行星,原是往太阳熔炉坠落的,只因地球在它的
坠落路线上,是巧合的天文事故,巧合的天文事故怎么可能都与天数吻合呢?怎么可能成为
天人感应的预兆呢?

可见,天不是宇宙,不是无知的无数天体,而是神秘的天,神秘的天是二人世界。二人世界
并不随意引坠它们的,而是按天数引坠的,如吉林殒石雨就是为天数8341提供预兆的。
天降殒石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得吉、有人得凶的吉凶两兼的预兆。如吉林殒石雨的
最大特点是:不伤人;一颗大殒石在半空爆炸;接着最大的一块殒石爆炸成三大块,向西南
的北京和唐山方向斜坠;规模罕见(可能在人类史上无前例),公然在光天化日下在吉林市
效上空作爆炸表演——时间为3月8日下午3时01分59秒,但新华社长春分社却在43
天后的4月21日才发通稿向社会报道;东方响雷西方雨,殒石发生地与人事发生地不同。

由于吉林殒石发生了两次爆炸,第二次爆炸一分为三,于是,结果便发生2×3的两类三件
大事:中华人民共和国三大建国元凶周恩来、朱德和毛泽东,于同年先后死亡——周恩来是
朱德、毛泽东的老领导,所以他死在吉林殒石雨之前;同年发生天安门清明节日的4·5镇
压,毁灭河北省唐山市的大地震,宫廷政变——“四人帮”倒台。自然还有其它灾害,如湘
江流域大水成灾,导致湖南省31个县市受灾,20万亩农田被淹,死亡155人;珠江流
域大水,沿江和三角洲地区水灾较重,梧州部分市区被淹;黄河中上游陕甘二省部分地区大
水成灾。作为吉兆,是华国锋上台称帝;接着,凡是派下台、改革派上台,胡耀邦这只“黑
兔走入青龙穴”,进入青龙穴前后直捣神坛、引发思想解放运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奴隶因此
从全体饥寒、全无自由、只有斗争求生存的奴隶角斗场中,带着浑身血迹,走向人身、劳
动、思想、言论逐渐松绑,从而走入饥寒水平逐渐降低、自由水平逐渐提高的时代,但随着
“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的展开,尤其是在六四镇压后,奴隶们又成为私人动产任人集
资摊派,私房任人捣毁拆迁,公房任人定作危房破旧立新,全民动产任人开放私流、资源任
人开发污染,奴隶人身任人欺压凌辱,专政权人进入大腐大败、经济领域乱改革乱开放的历
史新阶段。

显然,吉林殒石雨是依天数规定由天引进的小行星。小行星无灵,怎么成为天人感应的天数
预报工具呢?地震、火山、滑波、泥石流、风灾、水灾、旱灾、雷电雨雪霜冻雹雾灾、沙漠
风暴、沙尘风暴灾,关系天下生命的生死残伤,但这些灾害因素均无生命,更无灵魂,是被
动的灾害因素。本来自由的小行星怎么变成殒石的呢?地震、洪水等灾难发生前夕,也都有
若干动物以异常行为提供预报,但发生异常的动物种类中却有很多个体不发生异常行为。病
毒比虎更可怕,因为它们残害生命的规模极大,防不胜防,如流感病毒、禽流感病毒、萨斯
病毒、黑死病病毒、爱滋病毒……,那么,病根毒母是谁?风神是谁?灾星是谁?……

命运数术工具的功能极为神奇,远远高于现代的科学预测工具。现代科学专家所作的预测报
告,是建立在经过广泛、深入、细致的调查手段或利用各种科技手段获得的信息基础之上,
再对这些信息使用科学方法进行统计、归纳、分析得到的趋势或走向的报告。只要有把握,
决不含糊其词,决不模糊预报对象。但无人保证科学预报的准确性,也无人相信科学预报的
可信度。在天气预报方面,尽管使用了卫星等高科技侦察手段并结合古老的气象谚语,也没
人敢保证明后天的天气定如预报的天气,且无分时预报能力,没有一个气象台的水平超过一
千七百多年前赤手空拳的诸葛亮:他居然胸有成竹地确信三天后有浓重江雾掩护他的草船借
箭之计,胆敢以生命质押,与周瑜签订要命的军令状。比诸葛亮多进化了一千七百多年的人
类,没有一个有诸葛亮的天气预报能力。如果不懂得看天预测风云变幻的气象谚语,看天吃
饭的农民根本无法安排明天的劳务。除了命运数术工具,现代人仍然没有任何工具能够预报
未来必定发生的人事物及其特征。除了命学家,没人能预报孕妇怀孕是吉是凶,未来的生产
是流产、早产、晚产、准产、顺产、难产、死产、剖腹产,更无力预报胎儿的前途。普及全
民的“科学”进化论,至今无法指导科学家作出准确的天气预报,更无法作出人类前途的预
报。建立在进化论基础之上的马克思主义更无力预报地球人类的前途,它设计的地球人类进
化路线则早已路断车翻,无人相信还有柳暗花明的一村,尽管有很多马克思主义分子、唯物
论者,于心不甘而处心积虑地、千方百计地、披荆斩棘地找路、修路、修车,企图拖着腐败
大破车,摸着石头过河——偷偷摸过风高流急、波涛汹涌澎湃的民主大河,给子子孙孙创造
一个世代无忧的专政、诈骗、腐败的生活环境。命运数术工具告诉我们,进化论错误,神创
论成立,命运数术工具是老天下放的高科技工具,是原始社会——母系社会中的老天从天数
中提炼的生命定律,而不是无知古猿的遗传物。

天数尽则气数尽,气数尽即命绝。天数与气数的关系表明,天数也是气数,气数也是天数。
天数定气数,气数定天数,天数靠气数生命、运命,气数定生命的天数长短。天气二字不可
分。有天就有气,有气就有天,人在天中,人在气中,各人都有额定的天数、气数,也都有
可算可测的天数、气数。可测可算的天数、气数是数,可见,数是量化的命运,但算命、相
命用的又不是数字。数是什么呢?

为什么天数、气数、命运可算、可相、可预测?可是什么?相是什么?预是什么、测是什
么?天是大气圈吗?气是空气吗?显然是又不是。是,是指没有大气圈,就没有生命,没有
空气就没有生命,没有对空气的呼吸便无生命。不是,是指大气圈无知,空气无知,不会生
命,不会定命。人类吸的是氧气,呼出的是二氧化碳废气,所有生物都在呼吸对流圈的空
气,人类爱怎么呼吸就怎么呼吸,增大肺活量、增大呼吸量都有益健康,老死者死时的气体
环境并不是缺氧。那么,神秘之气是什么气呢?天数如何分配这神秘之气呢?神秘之气是如
何与命运气数挂钩的呢?天数是怎样控制天下人类和生物呼吸的呢?天、气、数、命、运的
真相是什么?原始社会、母系社会在哪呢?

各人命运的总和是家庭、地区、民族、人类的命运。家庭、地区、民族、人类的命运离不开
个人的命运。比如,伟人的命运对一个地区、民族、人类的命运影响极大,象成吉思汗、希
特勒、毛泽东,虽是伟人,却离不开小人的生养支持,伟人的父母、教师便是小人。伟人在
成为伟人前也是个小人;伟人的成长离不开小人,没有小人便无伟人成长的环境;一个篱笆
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一条光棍做不成任何事业。伟人的事业离不开小人的随从和拥
护。小人有天数,伟人也有天数。99和8341预言便是毛泽东和中共的天数。

天数用数,数有0123456789,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亿兆,乾坤震巽坎离艮
兑,金木水火土,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天是怎样用数字定
万物天数、气数的呢?数字的象形意义是什么呢?

《推背图》字字泄天机,图图藏天机,象象都灵验——第2象到第39象的预言都已由史实验
证,故有理由相信,全书都是天机,都会由史实验证。《推背图》是立足中国、放眼世界、以
改变地区、民族、人类命运的伟人命运和重大战争为预言对象的史书性预言,它从唐初预言到
大同时代:“谶曰:无城无府,无尔无我;天下一家,治臻大化。颂曰:一人为大世界福,手
执签筒拔去竹;红黄黑白不分明,东西南北尽和睦”(第五十九象)。“红黄黑白不分明”是
指人类的四色人种到了大同时代,将同化成一个色种。李淳风、袁天罡没有周游世界,怎么知
道人类有四色人种?

从预言的篇幅可知,其预言重心在大同前夕——从1900年的八国联军到2012年的11
2年间,所占的篇幅占四成——第35象到第59象,占24象。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1
949年起,到2012年的63年间,则占了三分之一多的篇幅——从第40象到第60
象,即后21象基本上是预言中华人民共和国命运的,是打倒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器。由于前
39象是取信于民的预言,是为后21象打基础的,因此,整部《推背图》都是打倒中华人民
共和国的武器,打倒一切宗教、信仰、主义,开辟世界大同时代的武器。

《推背图》每象都以卦象开始,好象是以八卦为预言工具。八卦能预言民族、人类大命运
吗?不能,伏羲演八卦至今的历史已有五千年,周文王演《周易》的史期也有三千多年,期
间有多少人精通八卦?可有几个人能作预言?伏羲与周文王为什么没有预言大作传世,为什么
周文王的知天能力、文韬武略不如姜太公?——姜太公有《万年歌》。从所有中华预言的特征
看,预言是对人类历史各个重要阶段的提炼、概括、抽象,再用各种修辞手法描述的,前提是
非常清楚人类演化史,非常清楚哪个人在民族命运、人类命运的重大转折阶段起重大作用。因
此,预言家不是靠八卦、命运数术工具、特异功能获得预言信息的。八卦不能预言,《推背
图》作者为什么又摆八卦卦象卦词?八卦不能预言,《推背图》作者凭什么预言?

生命、命运、殒石、天灾、天命、天数、命运数术工具、预言告诉我们,人类是天遙控生化
的生命。人在天中,人自天来,天是人类的母亲。

《道德经》告诉我们:“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
万物之母”,“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有名是万物之母,天地生养万物,
始于无名,无名也是万物之母,无名和有名都应该是道;人类是万类物体的一类,我们是道
遙控生化的生命。道、无名、有名都应是万物之母、人类之母。道、无名、有名是什么呢?

天数认为,天生万物,万物天生,一切都是天赋天赐。道家说,道地位最高,至高无上;天
数说则认为,天有上天与下天,上天最高,至高无上;上天有堂,曰天堂,上天有帝,曰天
帝、上帝。

“天非苍苍之天,即生身于乾宫是也”(《金华宗旨·乙》③引《楞严经》语录):苍苍之
天是指大气圈,天不是大气圈,而是能生人类身体的乾宫,乾宫在哪里呢?乾宫、天宫、月
宫是不是同一个宫?二人为天,天是二人世界,二人世界是不是月亮?

一天没有二主,母亲只能一个,道、始、无名、有名、天数、上天、天帝应当是“同出而异
名”(《道德经·第一章》)的万物之母,天帝在哪?人类母亲在哪?万物之母在哪?

遙控电视、遙控录像机、遙控光盘播放机、遙控门、遙控车门、遙控车库门……给出的启示
是:机器可以遙控,一个遙控开关遙控一个对象。当前的遙控开关很简单,只是0和1编成
的二进制语言信息开关,作用只是代替手的接触性操作,遙控距离短,以开和关的动作遙控
对象、调整遙控频道,或实现快进、倒退、重播等操作。也就是说,遙控开关不能对遙控对
象提供电源和连续的遙控信息,因而无法生出遙控对象、变化遙控对象。要遙控生化万物,
遙控始端就得具有无中生有和变化遙控对象的能力。要无中生有和变化遙控对象,就得有无
中生有的“电源”——生源,和变化遙控对象一生所需的命运源——信息。

每个生源和命运源信息连续不断,遙控始端应由光盘连续播放每个生物的一生所需的生源和
命运源信息。人类无两个相同的指纹、相貌、性格,地上无两片相同的叶子。每个生物个体
都要有一个或一组特殊的生命光盘和遙控光盘播放机,播放一个或一组光盘以生化一个生命
的一生。

微生物种类极多,科学界已知有十万种,且相信只是存在的十分之一,微生物以裂殖方式繁
殖,裂殖极快,生命极短,生化微生物的光盘显然不同于显生物的光盘,可能以一个一定数
量的个体组成的群落为单位编写光盘,或与寄主共用一个光盘。

地球万物的种类达几百万,一个种类的个体数量绝大多数数以亿计。万物之母首先要制作天
文数字般的光盘以生化万物,并要建立一个巨大的光盘播放中心遙控生化万物。

万物之间、代际之间具有相生相克的复杂关系,万物的个体命运是相互利用、相互制约的,
不少生物的命运是在千钧一发的瞬间转危为安或转安为危的,飞矢、子弹往往是差一毫发致
命或有惊无险的;午时是药,午前午后均是草,退一步或进一步往往关系生命的安危,紧挨
的座位往往是攸关生死的座位。而任何人的生命又都是命中注定。因此,生化地球万物的无
数遙控光盘必须由一个遙控中心统一播放,遙控播放中心播放光盘时,必须在时间和空间上
做到高度的统一和协调,时间上至少要精确到秒。

遙控之神神在信道,以信道传送的信息遙控对象。要遙控生化万物,信息至关重要。信为人
言,人言是信,信是人造语言。遙控生化光盘要预制,预制光盘要预制人言。可见,万物之
母是人,不是幽灵。人在天中,信息来自天中。

光盘播放中心提供的信息是生化万物的内在生命源,但生命所需的环境要素是气、水、光、
土壤:气、水、光、土壤要创造。人类是熟食动物,遙控生化中心必须在创造地球天地的同
时,创造大气圈、水圈、土壤圈和光源,在创造人类的同时给人类传送生火法。地球最大的
光源是太阳,太阳必须创造。

生物要呼吸,空气要流动,不流动的空气会很快变成危害生命的二氧化碳毒气,生物在生命
过程中排放的所有废气必须随时驱散,即时更新;水中若无活性氧,水生动物立即死亡,要
生化水生动物,水圈必须时刻充氧。只有对大气圈、水圈、土壤圈组成的生命圈时刻充氧,
才能生化万类生物。大气圈一无动力、二无思维能力,无力对蒸发蒸腾的水分进行全球调
剂,但南半球与北半球季节相反雨季不相反,并导致南北半球的同种食物味道不同;太阳虽
是地球的热源,离太阳越近应该越热,但在对流层,气温却随高度增加而变低,风力随高度
增加而升高;大气圈各个分层的气温有的极高有的极低。四季气候的变化,各地阴晴风雨霜
冻雪雾雹等气候变化,关系万类生物的生死、新陈代谢和各种变化,各种天灾直系各人命运
的吉凶。因此,遙控生化中心必须既会创造地球、天地万物,也会变化四季、变化气候、兴
风作浪。

道生万物,万物包括生物和非生物,遙控生化中心必须遙控生化地球大气圈以内的一切物体
及其运动。道生万物,也应包括生化宇宙中的所有天体,天体小至卫星,大至行星、慧星、
恒星、星团。星象术告知,人类命运与星名有关;观星术告知,星星的亮度变化与人类名人
的命运有关;古今天文学告知,满天星星都有名字。可见,道生万物,包括宇宙的所有天
体。道生万物,包括道化万物,道是个遙控生化宇宙万物的中心。

因此,万物之母必须是个巨大的遙控生化中心,具有极高的遙控生化科技能力。太阳系年龄
约为六十亿年,六十亿年也是宇宙的年龄。要遙控生化宇宙万物,万物之母就必须在混沌未
开前预制好要遙控生化宇宙万物的光盘,建成遙控生化中心。

因此,盘古开天地的神话可信,天生万物、道生万物的古老宣言可信,信为人言,盘古是天
也是道、也是人,是个巨大的遙控生化中心,是人在遙控生化中心工作。那么,盘古在哪
里?盘古是不是一直在绕地盘旋的古月?天是不是一直在绕地盘旋的古月呢?道是不是一直
在绕地盘旋的古月呢?《月亮探秘》、《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证明月亮
不是实心天体,而是篮球状空心球。

君无戏言,预言更无戏言,字字是预言的《推背图》第一象告知:“自从盘古迄希夷,虎斗
龙争事正奇”,即是说,《推背图》并没有把盘古开天地当成荒诞无稽的神话传说,而且指
出发生在人间的龙虎争斗的正奇之事,来自盘古、来自希夷,希夷则是:“视之不见,名曰
夷;听之不闻,名曰希”(《道德经·第十四章》)的无道,“大音希声”(《道德经·第
四十一章》),一人为大,一是道,大人不是人类,而是天人,大音希声是指天人和天道会
发出人类心中可听的希声。希夷又不是看不见,听不见的无道:“希言自然”(《道德经·
第二十三章》),“自然曰道”(乙):希会言,会自然,然是燃、是明,自燃自明则可
见。可见的便是明中日月。

奇怪的是,其谶曰“日月循环,周而复始”,配图是两个等大的环相套,左边一环是空心
环,右边一个是实心环;空心环内写个白字,实心环内写个红字。如果日指太阳,日月之间
没有明显的循环关系,只知月亮反射阳光、利用阳光为月光,而在太阳系,太阳是中心,月
亮是太阳的孙子。没见太阳利用月亮的东西,月亮也没有太阳可利用的东西。如果日是太
阳,则太阳是太阳系的中心,率领着太阳系的所有天体绕着银河系中心运动,相对运动主要
有两种形式:一是相对于邻近恒星而言的运动,速度每秒20公里,方向是朝着武仙座内的
某一个方向;二是绕着自转的银河系中心转动,速度约每秒250公里,方向是朝着仙王座
内某一个方向⑤。这就是说,我们至今还未不清楚太阳的循环运动中心和运动轨迹。太阳的
公转周期、公转轨道至今还不知道,即看不到太阳周而复始的现象。如果日指太阳,日月不
可等量齐观:太阳的直径是月亮直径的四百倍。如果日指太阳,太阳则是实心的火气球,不
是空心天体。

常识告诉我们,白环指月,红环指日。因左龙右虎、左主右客,故左环为龙,右环为虎;左
环是主动环,右环是从动环。由于日月不等大,能够等大的是物体的本身,也就是说,只有
日月本身才能等大。由于月隐双脚成日,日在月中,故“日月循环,周而复始”的白红两环
配图,一指月亮自身在循环,红实环指红太阳红化的月壳,白空环指月中真阳光化的月壳,
即指月壳因采入阳光而红,因月心发出生化万物的白光而白;二指天上有两日,真日隐藏在
月中,假日在月亮遙控中,真日遙控月外假日、利用月外假日的阳光制作种种月光以生化万
物,即月中真日与太阳假日的循环关系是生化与利用的循环关系;三、两环等大,又指人类
在视觉上,月亮与太阳等大,实际视图是月亮比太阳略微大些,原因在:月亮直径/太阳直
径=1/400<月地距离/日地距离=389。周而复始,一指月亮以29.5天的周期
围绕着地球盘旋、周而复始地重复着变化的月相,二指月亮采用太阳光制作各种月光的进出
月壳的循环一直在进行。

盘者,围绕、缠绕、盘旋也;盘旋者,不转也,月亮总以正面向着地球,正是绕地盘旋的不
转光盘,白玉般的光盘。腔为月空,月空为○;“周而复始”正是盘旋的写照,“周行而不
殆”(《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正是盘旋的写照。《月亮探秘》、《石器时代子虚乌有,
神话传说传神传真》证明,月是篮球状空心天体,其形为○。月生一为且,丆居月为而:丆
是人,月心=立起为而基;而为人在月。而且表转折和递进,转折和递进正是月亮绕地盘旋
形象。且心=立起,且成皿;╨在冂也为皿,冂是空心月,╨由╡╞转成,╡╞都在月;盘
为舟在皿,盘是舟在且。舟心是÷,÷是忄在冂生丿。盘是月亮,是飞舟、光盘、盘旋的月
亮;古为口生十、十生口。古表古老久远,古老久远者,月亮也,古月绕地盘旋,是为盘旋
古月,盘旋古月简称盘古,盘古就是盘旋古月、盘古飞舟。舟心是丹,丹心是亠,亠是亮
头。

那么,月是天是数是道吗?茫茫天数何处求?

《推背图·第六十象》告密:“茫茫天数此中求”,就是说,“此中”有天数鈅匙,月在
鈅,鈅是金月;日在曰,曰在匙,日月是鈅匙,日月为明,明是鈅匙。天数也是道,因为“
谶曰:一阴一阳,无终无始;终者自终,始者自始。颂曰:茫茫天数此中求,世道兴衰不自
由;万万千千说不尽,不如推背去归休”。世指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一切事物的总和,指全地
球、人间或宇宙;世通太,表大;世道既指世界万物的运行规律,又指大道。由于谶词和颂
词讲的都是大道理,故天数=世道,数=道。天数与世道同出异名。

——“一阴一阳,无终无始;终者自终,始者自始”是指生化万物的阴阳两神,是看不见、
听不见、搏不得的无类物质,始和终是遙控始端和终端;万物生于始端也生于终端,化于始
端也化于终端;该化的万物生命在自端自动终止,该生的万物生命又在自端自动生成。

那么,“此中”指什么呢?“此中”指哪里?

“此中”在第六十象,应该在第六十象中;第六十象是《推背图》的总结,“此中”应指整
部《推背图》:除了头尾两象,其中的五十八象都是从唐初到大同时代的天数规定,无人能
够改变天数规定,改变世界的进程;五十八象预言的人事物都要一一应验;这些重大天数可
在整部《推背图》中求得。重要的不是天数的规定,而是天数的真相,读者应该知道天数的
真相;天数真相能在整部《推背图》中求得,能在第六十象中求得。如第二象有“万物土中
生”就不是指土壤,因为土和土壤无土形,也不能生所有的生物和非生物,仅地球生物,就
有土生、水生、气生、寄生,上百万种的微生物就遍布土、水、气和寄主中,人类和许多陆
生动物都属于以地为基础的气生类动物,能生万物的土,与三生万物同义,土是三的化身。

如第四十四象讖言:“日月丽天,群阴慑服,百灵来朝,双羽四足”,明显不符眼见之实:
日管白天,月管夜天,月可以出现在白天,但月在白天反射的月光被阳光淹没,不起丽天作
用,有月等于无月,而夜间无日,日月不能同时丽化天空。然而,本象讖言却在披露月亮真
相:日月为明,明是天心月亮,丽为一多,多为夕夕见,夕是半见斜月,天是二人世界,二
在月中,月亮是遙控生化中心。“日月丽天,群阴慑服,百灵来朝,双羽四足”是指遙控生
化中心生化的一个华人揭发月亮真相,慑服天下所有宗教、信仰和主义,使中国成为世界政
治、文化中心之国,一时间,代表百灵的各国领袖、精英前来朝拜——访问,他们乘着双羽
的飞机到中国后,改用四足的四轮小车前往拜访揭发月亮真相的华人。

如第22象的预言非常精确而奇异:“讖曰:天马行空,否极见泰;闯闯淼淼,大赖木冓;
颂曰:神京王气满东南,祸水汪洋把策干;一木会支二八月,临行马色半平安。配图是象征
祸水汪洋的淼淼大海海面上站着一匹无络头、无缰、无鞍之马,这马便讖言所说的行空天
马。

这象预言明确的人事有:

㈠预言宋朝“否极见泰”时“大赖木冓”:木为宋基,木冓为構。预言当宋徽宗、宋钦宗父
子及其整个皇族被金兵俘虏北去、宋朝眼看灭亡的否极之时见泰,有个名叫木冓之構的人继
建宋赵天下,姓名应为赵構。果然,赵構从俘虏营中逃出,成为建立南宋的皇帝,宋赵天下
的香火大赖于木冓。

㈡“神京王气满东南”,预言南宋将建都于神州东南;“临行马色半平安”的头尾两字是临
安,南宋确以杭州为临安京都,京都都名也称临安;南宋确在又战又和、且战且和的半危半
安中治半壁江山,经九朝帝王,历125年。“临行马色半平安”又指赵構逃到崔君府小庙
做梦后见到庙前之马时,他的处境仍在半危半安中,是行空天马救出半危半安的赵構,建立
半危半安的南宋江山。

㈢南宋初期的朝廷支柱是秦桧——一木会支二八月:木会为桧,二八月是二月与八月的缩
写,二月为仲春之月,八月为仲秋之月;仲者,半也;二八月表示由春秋两字之半组成一
字,而弃春云罩下之日、秋后发生之火的残春剩秋,便合成上下结构的秦字。不拆春秋两字
而以二八月预言南宋的残春剩秋、倒写秦桧姓名的意义是什么呢?

⒈预言一手支天、一手遮天、相助开创南宋春秋的秦桧是个将被后人颠倒着践踏几百年的弄
奸害国的名相。果然,秦桧成为莫须有、汉奸、奸臣、卖国贼的代词流传至今,挨骂至今,
且株连“白铁无辜铸佞臣”——在“青山有幸埋忠骨”的岳飞墓前,秦桧夫妇形象被铸成金
属跪象,向岳飞父子长跪赎罪,接受历代游人的唾骂槌打,以至乾隆年间秦桧第七世后裔秦
硐泉状元及第后,邀请同学畅游西湖、途次岳飞墓前时,在同学的故意“恭维”下红着脸题
下:“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的墓联。这幅墓联很巧妙,既在顺序上倒称秦
桧,又表达了他只在这个坟前愧姓秦的心情,但在其他坟前,在其它场合,仍将以秦姓为尊
贵,而这种态度完全正确、客观,能为民众理解和接受——岂能因秦桧一人犯罪而抹黑源远
流长的秦姓一族、株连无辜而广大的秦姓一族呢?

可见(后面对天数的解读会更清楚可见),秦桧好冤枉——他本无心无意,全无自己的意
志,不过是个天数遙控下的天生、天才演员,以他名义所犯的一切罪恶都是天数的罪恶。秦
桧冤枉,其妻王氏更冤枉,她本无心无性更无爱,完全是天数定终生、赋性情、牵红线,才
会嫁给秦桧,受秦桧株连。同理,所有明君、庸群、昏君、暴君,所有忠臣、奸臣、庸臣、
清官、青天、贪官、污吏都是天数塑造的演员,天下每个人都是天数生化而成的演员。

⒉暗示南宋是月人以特别保密的识神和力神直接写成的春秋,直接建立的政权:一用识神创
造条件并引导赵构从金兵的俘虏兵营中逃出,二用天马接应逃跑出来的赵构闯过淼淼的汪洋
祸水往东南方向“把策干”、越过大河,直至个人的平安地带、江山半危半安的地带。

史实也基本与预言相吻合。传说从金兵手里脱身南逃建立南宋的康王赵構,逃到崔君府时,
累极入庙小睡,梦见一神人对他说:“金人追赶而来,你赶快跑,我给你备了一匹马,放在
庙门口”,梦醒后,果见庙前一匹骏马,他即骑上马,信马游缰地奔跑。走到一条大河边,
骏马不但不停,反而腾空越过。过河即进入安全地带,他下马放松。不料当他回到马上策马
时,马已不动,一看,骏马变成了泥马④。

众所周知,宋朝江山建立的成本最低也最文明:赵匤胤黄袍加身为帝,杯酒释兵权,对前朝
末帝及其母亲子女待之以礼。因而,宋朝赵皇子孙不尚武而尚文,从而创造出辉煌的宋词文
化时代,因此,《推背图》第16象预言赵匤胤是“无今无古”的创业皇帝。因此,有理由
相信,赵構是个长期呆在皇宫、对宫外世界陌生的人。即使他能逃出金兵营,金兵不追捕,
也未必不会蒙头转向就地转、再投罗网;没有指南针,他也难辨东西南北,落荒而逃的心理
状态是慌不择路。但他居然能安全逃到崔君府附近的无人庙小睡。梦后得到的是一匹无络
头、无缰无鞍的马,人生地疏的他还是只能信马游缰地奔跑,实际是任凭无络头无缰无鞍的
马自由奔跑。不论这马是不是泥马,真相应该是凡马,赵構的视觉、触觉、骑觉都是凡马。
因此,赵構的安全逃出,驮他逃跑、飞越大河的马,都需要月人用识神引路,需要力神把凡
马调到庙前,先给赵構做梦,让它赶紧跨上天降于庙前的马,夹紧马肚、抓住马鬃任其奔
跑,用力神拉马飞过大河,再用识神转移他的注意力,用泥马调包。

显然,如无识神和力神,就没有赵构称帝的南宋,也没有秦桧一手支天的初期南宋,历史必
将改写。那么,识神是怎样为人马引路的呢?力神又是什么?它与引进殒石的力神相同吗?
与制造变幻莫测的风云和一切天灾所需的力神相同吗?

《推背图》字字是天机,图图藏天机,六十象的所有图文都是求天数的钥匙,也即所有汉字
都是求天数的钥匙。

果然,第六十象配图的画意正是《推背图》两个作者回月亮的图画,是“推背去归休”的图
解,是《推背图》书名含义和作者身份的注释:李淳风与袁天罡两位老人一前一后,后者随
前者而走,两手搭在前者肩背上推而行之,表示后者又随又推。推前者肩背的意思是推掉背
头——北,推掉背头是月,推掉前头是刖,刖前是月;前者月在前,随者月在后。归是回
家,休是休息,归休是回家休息,暗示二人来自月宫,要回月宫归休。

月亮是万物之母吗?是的,老子曰:“有名,万物之母”:有为月,是天心,有为天心
月。是十,十是十字架,十字架在月中,故吕洞宾告密:“天心居曰月中”(乙)中。美
国登月飞船探秘资料证明,月是空心球:应该穿过月心的地震纵波只达35~40公里。月
空心,其形为○,○方化为口,十在口中为田,田是十字架在月中的符号,是“天心居曰月
中”的符号:月腔由三维正交的空心巨梁构造而成,空心巨梁即是高楼广厦,月腔的直径便
是高楼的高度,如果月壳厚度60公里,月腔直径则有3350公里≈3476公里-60
公里×2。即月腔三座高楼的高度有3350公里。高楼不是方柱形就是圆柱形;不论是方
柱形还是圆柱形,大小都应有十公里左右。十字架的建筑简直不可思议!十字架才是真正的
高楼大厦!


本图是将一月二十五天月相照片依时间顺序剪辑而成的作品。本图片是《农历为何没有“闰
正月”?》⑤的插图,文章作者是上海天文台台长赵君亮。

——每月见月天数是:小月二十七天,大月二十八天,即除了初一初二外,天天可见月。因
每月二十三日,月出现于次日的零点之后,天天不同的月相数是:小月二十六个,大月二十
七个。

十字架即是遙控生化中心,是数以亿计的月人办公室,播放着生化万物的光盘,存放着在生
化、未生化和生化过的物体的光盘;中心是产生力道的万力发生器和播放信道的总台。

以任一维正视月腔剖面,是个十字,十斜视为乂,乂是十,故敎是教。包括月壳的十字架视
图是十在○,变○为口,其形即是田,田即是月田、寸田。不难想象,田中有无数的小田,
即十字架中有无数的小田。仅十字架中就可抽象出一、二、三、五、九、十、上、止、匚、
凵、冂、コ、彐、E、山、口、○、日、曰、田、由、甲、申、电、土、士、干、艹、卄、
廿、卋、世、井、月、冋、同、周、乙……

三梁为三,三梁是“三生万物”的基础,是“三生万物”的硬件。三在月,月在甩,甩为月
在乚。乚是月亮绕地盘旋一周的轨迹,是月亮绕地盘旋的符号。甩为月在乚,甩为月在绕地
盘旋。三在毛,毛为三在乚,毛为三在绕地盘旋。彡是三,7是乚,彡在勿,勿为彡在7。
三彡是绕地盘旋的月亮。“三生万物”,三是万物之母,彡是万物之母。毛勿为万物之母在
绕地盘旋。毛在毫末,“合抱之木,生于毫末”(《道德经·第六十四章》):合抱之木生
于毛,生于月亮,生于绕地盘旋的月腔三梁。

三由氵横流而成,氵在心,心为氵在乚,氵是绕地盘旋的月亮。氵是光气信三才。心是三才
——氵在绕地盘旋的符号,乚是厂,厂在月,厂表月,心也是氵集中在厂的符号,故曰:“
天心者,三才同禀之心,丹书所谓玄窍是也,人人具有”。三才同禀之心的符号即是心的符
号,氵在乚的符号。三生万物,氵生万物,心生万物。

氵在匀,匀为氵在7,7是乚,匀是心。氵在疒,厂是乚,疒是心。瘉是愈,也证明疒是
心。氵在永,永为氵在7复7,永为氵在“周行而不殆”。永为氵在乚复乚,永为心在乚。
氵在氾,氾为氵在⺋,⺋为乚连7。⺋是月亮“周行而不殆”的轨迹。氾为氵在“周行而不
殆”,氾为心在7。⺋在乜,乜是十在⺋,乜为十字架在“周行而不殆”。乜为乚连7,乜
也是月亮“周行而不殆”的轨迹。

了为7连亅,亅是┛,┛是乚。了是二7,了是二乚。了和⺋一样,是月亮“周行而不殆”
的符号。

疒是心,疔为丁心,疾为矢心,痴为知心,疼为冬心,痈为用心,痛为甬心,疝为山心,
疳为甘心,疴为可心,痁为占心,疸为旦心,疽为且心,疱为包心,疶为世心,疰为主心,
疵为此心,痌为同心,痐为回心,痊为全心,癒为愈心,痫为闲心,癎为間心,痦为吾心,
痔为寺心,痏为有心,痕为艮心,痣为志心,痨为劳心,瘟为昷心,癌为喦心,瘇为重心,
瘒为軍心,瘋为風心,瘨为真心,痙为巠心,痚为孝心,疿为弗心,瘜为息心,瘤为留心,
痗为人母心,疮为仓颉心,瘢为般若心,癀为黄帝心,痰为炎帝心,癑为神農心,痭为月月
生心、月月是心……

《吕氏春秋·季夏纪第六·明理》告密:“有四月并出,有二月并见,有大月承小月,有小
月承大月”,日在月中,日在夜心,夜间发明的最大天体是月,故日是月,“日月原是一
物”(甲乙):日月不是○形,就是○的生化物,一的生化物。“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
物”,一是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而“为天地母”(《道德
经·第二十五章》)的古月,一是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的
月亮,一是大同世界亿众一心如一人的月人,生化万物的笔直信道,一是万物之母,故曰: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得一以为天下
正。”(《道德经·第三十九章》)。如果没有一,必将天不清、地不宁、神不灵、谷不
盈、万物不生、侯不能称王,老子不能治國,是为“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
废;神无以灵,将恐歇;谷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将恐灭;侯王无以正,将恐蹶”
(《道德经·第三十九章》)。

四月并出即是二日二月并出于南北天,二日中一日○形,一日●形。四月中三月是○,一月
是●。氵又代表三月,心又代表三月在绕地盘旋。即心代表三月、三梁、三才在绕地盘旋。


一月中月相变化的特征是新蛾眉月→上弦月→满月→下弦月→残蛾眉月;上半月月相与下半
月月相成“門”式镜像反应,加上满月的○→口,过程是个“問”。脣是唇,月是口,月在
門中为閒。日在夜心,“日月原是一物”,口是日月,問是間閒。众在門为閦。門是“玄之
又玄”的“众妙之門”(《道德经·第一章》)。

門是上下半月的不全月相示意图,是上半月月相与下半月月相成镜像反应图。門是月隐后脚
和月隐前脚的合成图,門是朋隐中间两脚图,門是昍——日日生刂图,是昍生双脚图。朋为
月月见,朋为二月并行,朋为月生月、月生万物心月。朋是明生双脚图,明为日月,“日月
原是一物”,四月并出为朤,二月并见为朋。为“有四月并出,有二月并见,有大月承小
月,有小月承大月”注脚的是,广东省潮阳市郊天然石洞——玉龍宫宫联告密“日昍晶(四
日)光天下,月朋(三月)朤照乾坤”。“有二月并见”一指兔走乌飞——日月在东升西
落,全球均可见此“二月”;二指二月并见南北天,“有二月并见”的事实南北半球上空是
成镜像反应的月相:


——在中国看到的月亮即是北半球居民可见的月亮,在新西兰看到的月亮即是南半球居民可
见的月亮。此图表明,上下半月的月相成镜像反应,南北半球看到的月亮成镜像反应,说明
“有二月并见”是预言,是天机的预告。門又是南北二月成镜像反应的符号。

往昔,南北半球的居民只能见到一月。现在,则可根据上图并见二月。

下图则证实“有四月并出”的事实:




一在丁,丁为一在亅,丁左转四十五度为人,人丁原是一物。人在門为閃,丁在門为閅。但
閅为閂在亅,閅为閂在绕地盘旋。閂为一在門、一生門,門生一。

一在七,七为一在乚,一在乙,乙为一在乚。一在ㄈ,ㄈ为一在乚。一在ヲ,ヲ为一在7。
ヲ转身为F,F为一在厂,厂是7,厂是乚。F是ヲ。一在ュ,ュ为一在7。ュ在彑,彑为
ュ在乚,彑是一在写7写乚,彑为一在连写乚,彑是一“周行而不殆”。彑在互,互为彑生
一、一生彑。互为二在乚或7,互为二月都在乚复乚,互是日月在“周行而不殆”,互是南
北天上成镜像反应的月亮在“周行而不殆”。

一在丂,丂为一在乚7。丂为一在“周行而不殆”。号是口在“周行而不殆”。一在子,子
为一在了,子为一在“周行而不殆”。一在纟,纟为一在乚复乚,纟为一在“周行而不
殆”。一在丝,丝为一在乚复乚,丝为一在“周行而不殆”。“乚7厂丁七乙ㄈヲFュ彑丂
子纟丝”是一绕地盘旋的符号。

丨是一,丨在刂,刂为丨在亅,刂为丨在绕地盘旋。丨在卩ㄗ,卩ㄗ为丨在7;丨在丩,丩
为丨在乚。丨在ㄣ,ㄣ为丨在乚,ㄣ为丨在7,ㄣ是乙。丨在也,也为丨在乜,也为丨在“
周行而不殆”。因辟的小篆字形是“从卩,从辛,从口”,尸是卩。而且,尸为是厂连┛。
尸是“周行而不殆”的符号。同时,尸为ㄇ在厂,ㄇ是冂,尸为冂在厂,尸为冂在乚,冂在
月,冂是空心月,尸为空心月在乚。尸在月,尸表月。尸作为偏旁时,尸是卩和厂连┛。
“刂卩ㄗ尸丩也”是丨绕地盘旋的符号。

乙在之,之是丶在乙。丶在亮头,丶是亮源,丶是远望的月亮,丶是放大的万物之心。丶在
厶,厶为丶在乚,厶是月。7是乚,マ是厶。丶在ラ,ラ是丶在ワ,ワ是7,ラ为丶在7。
丶在冖,冖为丶在乛,乛是7,冖是丶绕地盘旋的符号。冖在宀,宀为丶在冖,宀是丶绕地
盘旋的符号。宀为冫在乛;冫是八,八为二个成镜像反应的斜月。宀为二个成镜像反应的斜
月在绕地盘旋,宀是二月绕地盘旋的符号。乛是亅,宀是小。厶在幺,幺为丶在乚复乚,幺
为丶在“周行而不殆”。丶在予,予为丶在77亅,予为丶在“周行而不殆”。“之厶マラ
冖宀幺予”是丶绕地盘旋的符号。

几为厂连乚,几是月亮绕地盘旋两周的符号。几在凡,凡为丶在几,凡是丶在“周行而不
殆”,凡是丶“周行而不殆”的符号。凣是凡,凣为丨在几,凣为丨在“周行而不殆”。凢
是凡,凢为丿在几,凢为在“周行而不殆”,凢=凣=凡,丿=丨=丶。

几是厂在乚,厂表月,几为月在乚。几是丿在乙,丿是丨一的斜化,代表总是斜见的月相、
斜见的月亮轨迹、倾斜的月弦。丿在自身,人人具有。丿是天线,天线即是遥控信道:丿是
遥控生化万物的信道,万物“惟道是从”(《道德经·第二十一章》)的信道。丿在儿,儿
为丿在乚;丿在匕,匕为丿在乚;刀是匕,刀为丿在7;匕刀是刁,刁为丿在7。刀在月,
刀是空心月,刀匕刁又都是空心月。丿变丨,刀是ㄗ,匕刁是ㄗ,亅转成7,刂成ㄗ,丨变
丿,刂是刀。

丿在又,又为丿(反视)在7。丿在⺈ク,⺈ク是丿在7。⺈在厃,厃为⺈连厂,厃为丿在
7连厂,厃为丿在“周行而不殆”。丿在勹,勹为丿在7。丿在乡,乡为丿在乚复乚,乡为
丿在“周行而不殆”。丿在亇,亇为丿在7连亅,亇是饣,亇饣为丿在乚连7,亇饣为丿在
“周行而不殆”。“儿匕刀刁⺈ク勹又几厃乡亇饣”是丿绕地盘旋或“周行而不殆”的符
号。凡是丶“周行而不殆”的符号。

“几于道”(《道德经·第八章》)一指“几是道”——几是月亮轨道。二指丿在乙、厂在
乚——月在绕地盘旋的轨道上“周行而不殆”。几是己:己左卧为几,己为コ在乚,コ是
冂,己是空心月在乚。“几于道”是“己于道”——空心月在乚。5是己,5在弓,弓为5
在7,弓是己在7的符号,是コ在“周行而不殆”的符号。弓为匚在7亅,弓为匚在“周行
而不殆”。匚是冂,コ匚均是空心月,弓为空心月在“周行而不殆”。弓为一在┛乚亅,弓
为一在“周行而不殆”。

5在7=几在7,几在7=777=乚乚乚。弓是777,是乚乚乚。弓是月亮“周行而不
殆”轨迹的符号。

之为亠在乚,之是亠在7,亠为丶生一、一生丶,亠在亮头,亠是亮源,代表月亮。之空心
为辶。辶为ラ生一,辶为亠在7。亠在亡,亡为亠在乚。亡不远,亡在望。亠在叉,叉为亠
在7。亠(倒看)在瓦,瓦为亠在乚乙,瓦为亠在“周行而不殆”。亠在亢,亢为亠在几,
亢为亠在“周行而不殆”。亢在迒,迒为亢在辶,迒是亠在“周行而不殆”。卜是亠,卜在
卪,卪为卜在7。卜在刃,刃为卜(反看)在7。“之辶亡瓦卪刃叉”是亠绕地盘旋的符
号。

厂是7,广是ラ。广为丶在厂,广为丶在乚。厂在月,厂表月,丶表亮,广是月亮合影。广
是丶生厂、厂生丶。广又表月腔广大,月天下广大。直径3476公里的空心球,含有33
50公里高度的十字架的空心球无疑是宇宙中最广大的建筑。廈是厦,庢是厔,庴是厝,廂
是厢,廠是厰,廁是厠。广是厂,广厂同义,广厂既代表月亮又是月亮绕地盘旋的符号。

月亮绕地盘旋两周的轨迹是εω3,丨在3为阝,丿在3为乃,一在3为廴,又在ω中间,
又代表εω3。又在殳,殳是33,“阝乃廴又殳”是月亮“周行而不殆”的符号。

——阝为13,13是西方人最忌讳的数字,源于“最后的晚餐”:传说耶稣受害前和13
个弟子共进晚餐,日期是13日,参加晚餐的第13个人是耶酥的弟子犹太,他为了30块
银圆,把耶稣出卖给犹太教当局,致使耶稣受尽折磨。从此,13便成了不幸的象征,背叛
和出卖的同义词。其实受尽折磨的不是耶酥而是被耶酥视为刍狗的人类,背叛是“进道若
退”(《道德经·第四十一章)的表达——上半月月相为进道,下半月月相如道在退。“最
后的晚餐”就是“大器晚成”的月亮,13的意义就是阝,30块银圆就是绕地盘旋一周3
0天的银盘月亮。淘汰犹太便意味着吉祥,吉祥在13-1=12,12是月亮一年绕地盘
旋的周数,一年的月数。

一年13个月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往往是否极泰来、改朝换代的年度。如1911年、19
49年、1976年、1979年,最不幸的年度是1949年。

十在七,七为十字架在乚。七是力,力是七。十在ヰ,ヰ为十在厂,ヰ为十在乚,ヰ是十字
架在绕地盘旋。十在丑,丑为十在ュ,丑是十字架在绕地盘旋。十在子,子为十在7,子为
十字架在绕地盘旋。十在卂,卂为十在7,卂在迅,迅为卂在辶,迅为十在“周行而不
殆”。卂在阠,阠为卂在阝,阠为十在“周行而不殆”。

十在支,支为十字架在又,支为十字架在“周行而不殆”。“丄ㄒ┤├”是十之半,代表十
字架,├在十,代表十字架,丄在卫,卫为在丄在7。卫又是一在卩。├在夕,夕为├在
7。├在攴,攴为├在又,攴为十字架在又,攴为十字架在“周行而不殆”。ㄒ在丂,丂为
ㄒ在7。ㄒ在斤,斤为ㄒ在厂,斤为ㄒ在乚。斤在近,近为斤在辶,近为ㄒ在厂和辶,近为
ㄒ在“周行而不殆”。斤在邤,邤为斤在阝,邤为ㄒ在厂和阝,邤为ㄒ在“周行而不殆”。
斤在庍,庍为斤在广、斤广大、斤生广、广生斤,庍为ㄒ在厂连广,庍为ㄒ在“周行而不
殆”。

七是虚心,虚心是绕地盘旋的十字架。七是力,力是绕地盘旋的十字架。七力都是一和十字
架绕地盘旋的符号,月亮绕地盘旋的符号,七力即是月亮的化身。七在乜,乜为七在7,乜
为虚心在7,乜为力在乚。力在也,也为力在乚,也为力生七、七生力。也为力生力,也为
七生七,也为虚心生虚心。也为丨在“周行而不殆”。也在阤,阤为也在阝,也在迆,迆为也
在辶,也是月。也在匜,匜为匚在也,匜为匚在“周行而不殆”。匜为空心月在“周行而不
殆”。匜为也在匚,匚在卬,卬为匚在卩,卬为空心月在卩,卬为空心月在绕地盘旋。匜为也
在空心月。力在劜,劜为力在乚,力是月亮,七是月亮。七在毫末,“合抱之木,生于毫
末”:合抱之木生于月亮,生于虚心。

是天心,是十字架。在九,九为在乚。在尢,尢为在乚。在友,友为在
又,友为在“周行而不殆”。在厷,厷为在厶,厶在勾,勾为厶在勹,厶是月。厷为
生厶、厶生。厷为天心是勾心、勾心是天心,厷为天心生勾心、勾心生天心。厷生宏
图,宏为厷生宇宙头、宇宙头生厷。厷在翃,翃为厷在羽,翃为厷在飞呀飞。翃在翝,翝为
宏在羽,翝为宏在飞呀飞,仏为亻生厶、厶生人类。在毋,毋为在⺋,毋为在“周行
而不殆”。乂是十,乂在廴,廴为乂在3。乂在匁,匁为乂在勹。

《山海经》披露,天上有十日,支为十日在绕地盘旋。十日中,九日○形,一日●形。

又是4力七,殳为4力七在几,殳为4力七在“周行而不殆”。殳是凤,凤为是4力七在
几,凤是又是4力七在“周行而不殆”。几是己,殳凤为己在又,殳凤为己在“周行而不
殆”。

又在反,反为又在厂、厂在又,反在返,返为反在辶,反在阪,阪为反在阝。反是月。反动
即是月之动,月动即是道之动。月亮运动的特征是反反复复的绕地盘旋,是周而复始的月相
变化。故曰“反者,道之动”(《道德经·第四十章》)。反在瓪,瓪为反在瓦,瓪为反在
“周行而不殆”,瓪为又在“周行而不殆”。瓪为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反、反在“周行
而不殆”中生亠。瓪为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又、又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瓦在邷,
邷为瓦在阝,瓦是月,瓪为瓦生反、反生瓦。

又在邓家,邓为又在阝,又是月。又在夃,夃为又在乃,又是月;乃在辸,辸为乃在辶,乃
是月,夃为乃在又、又在乃、乃生又、又生乃。辸为辷在3,辷为一在辶。辸为丿在之在
3,辸为丿在“周行而不殆”。朶是朵,乃是几,夃是殳凤。殳凤为反在乚。

又在肌,肌在股。股为肌在又,肌为月厂在乚,肌为月在写3。股为月在殳,股为月在“周
行而不殆”。

十在女,女为十在乚,乚是7,念七,古汉语无7厂,数字上七在十前,按顺序便念成“女
娲七十化”(袁珂为“此女娲所以七十化也”作的注解,“此女娲所以七十化也”语出《淮
南子》),七十也可画成女。女也是七生丿、丿生七。女也是七生乂、乂生七。女是二十在
乚。女是二个十字架绕地盘旋的符号。

女在囡,囡为女在口,囡为女娲在○。女在邚,邚为女在阝,女是月,女娲是月。阝是乃,
奶是邚,奶为女在乃、女生乃、乃生女。女在妄,“妄作凶”(《道德经·第十六章》),
作凶者,逃亡不殆中的女娲也,妄为女在亡,妄为女娲在绕地盘旋。妄为女娲在乚中生亠、
亠在乚中生女娲。亡在邙,邙为亡在阝,亡是月,邙为亠在7和阝,邙为亠在“周行而不
殆”;亡在匄,匄为亡在勹,亡是月;匄为亠在乚和阝,匄为亠在“周行而不殆”。妄为女
娲生亡、亡生女娲。

女在她,她为女在也,她为女娲在“周行而不殆”。她为女娲生也、也生女娲。女在好,好
为女在子,好为女在“周行而不殆”;好为一女在了,好为一女在“周行而不殆”。

女在姓,姓为女生万物,姓为女娲生万物。生为牛郎生一、一生牛郎。牛为人在十字架,牛
为人生十字架、十字架生人类。牛为艹生丿、丿生艹。艹为十生十、十生万物田心,艹是十
字架生十字架,艹为二个十字架在比翼齐飞。艹是两个十字架在相随——东升西落,艹为十
生丨、丨生十、丨生万物田心;艹为一生二、二生一。一在七,二在扌,扌为二在亅,扌为
二在绕地盘旋。扌为十生一、一生十,扌为丨生二、二生丨,扌为十生十,扌是艹。扌在
扎,扎为扌在乚,扎为二在乚复乚。扌在打,扌为扌在丁,打为扌在绕地盘旋;打为扌在绕
地盘旋中生一、一在绕地盘旋中生扌,扌为二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一、一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二。打为扌生丁、丁生扌。扌在投,投为扌在“周行而不殆”。扌是艹,投是芟。
芟为艹在“周行而不殆”,芟为芁在又,芁为艹在几、芁为艹“周行而不殆”。几是己,芁
是芑。芑为艹生己、己生艹。牛在先,先为牛在乚。先在选,选为先在辶,选为牛在“周行
而不殆”。姓为女娲和牛郎生一、一生女娲和牛郎。姓为织女和牛郎生一、一生织女和牛
郎。牜是牛,牜在牝,牝为牜在匕,牝为牜在乚中生丿,丿在乚中生牜。牜在牠,牠为牜在
也,牠为牜在“周行而不殆”,牠为牜生也、也生牜。

女在奴,奴为女娲在又。奴在妓,妓为奴在十字架,妓为十字架生奴、奴生十字架、奴生万
物田心。妓为十女在又:妓为十个女娲在又:妓为十日在又。妓为女生支、支生女,支在
翅,翅为支在羽,翅为支在飞呀飞。翅为十字架又在飞呀飞,翅为十日又在飞呀飞。女在
安,安为女在宀,宀为冫在乛,安为二个女娲在绕地盘旋。安为女娲生宇宙头、宇宙头生女
娲。

又是4,奴为4个女娲;奴在婢,婢为奴发白。白为曰生丿、丿生曰。曰为万物之母——一
在口、一生口、口生一,曰在电,电为曰在乚。白在癿,癿为白帝在乚。白在迫,迫为白帝
在辶。白在廹,廹为白在廴。白在皃,皃为白在儿、白生儿、儿生白。婢为4个女娲发白,
婢为4个白帝是女娲。婢为女娲生卑、卑生女娲。卑在陴,婢为卑在阝,卑是绕地盘旋物。
卑为4生白,卑为4个白帝。郫为4个白帝在“周行而不殆”。卑在庳,庳为卑在广、卑广
大、卑生广、广生卑,庳为4个白帝在绕地盘旋。庳在痺,痺为庳生氵、氵生庳,痺为渒在
厂,痺为渒在乚。痺为卑心,痺为卑生心、心生卑。痺为卑广生八道、八道广生卑,痺为卑
生飞丶、飞丶生卑、飞丶是卑。卑在脾,脾为白月在又,脾为4个白月。脾为月是卑、卑是
月,脾为月生卑、卑生月、卑生万物心月。卑在俾益,俾为亻生卑、卑生人类,俾为仅生
白、仅生白。仅为亻在又,仅为亻在“周行而不殆”。俾为亻生4个白帝。4是七力,俾为
伯生七、七生伯,俾为伯生力、力生伯。伯为亻在白帝城,伯为亻生白帝、白帝生人类。

女非女,女是月亮和月亮的生化物,故“对日自拜,水边有女”(《推背图·第五十五
象》
)的配图,不是女人,不是汝姓,而是个老头子举双手托着被西风刮的快倒的枝不繁、
叶不茂的老树。“水边有女”为汝,汝为氵生女娲、女娲生氵。

十在木,木在米,米在迷,迷为米在辶,迷为米在绕地盘旋。米是十字架浑身辐射信道的形
象。米为木生八道、八道生木,木为十字架生八道、八道生万物田心。信道生化万物,各条
信道信息各异,性质各异,强弱有别,生化各不相同的万物个体。八丷冫是十字架辐射的无
数信道中相邻两条信道的形象。八是阴阳光气,阴阳光气相交犹如氢氧相交而自然——自燃
——发明,阴阳相交之形是十,木是十字架生八道、八道生万物田心的符号。月发亮是因为
采阳,月光包括月表月光和月内月光,月光是十字架辐射无数的采阳光道到实心太阳采回阳
光加工而成的。木是十字架辐射采阳光道、采回阳光再辐射的图画。木在札,札为木在乚,
木是月。木在乐,乐为木在厂,乐为木在乚,木是月。木在朻,朻为木在丩,朻为丨木在
乚;木在朾,朾为木在丁,朾为一木在亅。木在朼,朼为木在匕,朼为一木在乚。木在朶,
朶为木在乃。朶在刴,刴为朶在刂。刴为木在“周行而不殆”。刴是剁。剁为朵在刂。朵是
机,机为木在几,机为木在“周行而不殆”。机在杸,杸为机在又,杸为木在殳,杸为木在
“周行而不殆”。木在困,困为木在口,困为木在○。困为木生口、口生木,困为田生八
道、八道生田、八道生万物寸田。木在朽,朽为木在丂,朽为木在“周行而不殆”。木在
权,权为木在又,权为木在“周行而不殆”。

八在穴,穴在“空中建立一切事”(甲乙)。穴为八生宇宙头、宇宙头生八道。能生宇宙头
的八即是月:八在小,小为八在亅——乚,八是月。小是二个成镜像反应的斜月在绕地盘
旋。小在尐,尐为小在ヘ,ヘ是7,ヘ是乚,尐为小在绕地盘旋,尐为八在“周行而不
殆”。小在尕,尕为小在乃,尕为八在“周行而不殆”;尕为小生乃、乃生小。小是丨生八
道、八道生丨。八在兮,兮为八在丂,兮为八在绕地盘旋。冫在习,习为冫在7;冫在飞,
飞为冫在⺄,⺄是7,飞是习,习是飞,八是月亮。冫在匀,匀为冫在勹,匀为丿在习——
匀为丿在飞。匀是变形月,故许多人写然时以匀代月。习飞都是月亮绕地盘旋的符号,都是
月亮的化身。丷是八,丷在兯,兯为八在ㄗ,兯为八在绕地盘旋。兯为ㄚ在7,ㄚ为丨生八
道、八道生丨。

习在羽,羽为习习,习是飞,羽为飞呀飞。故翱翔指在空中(常指在高空)飞行或盘旋,可
见羽是飞呀飞。比较飜翻可知羽是飛:飜是翻,羽是飛,只是飛比羽多了具体的飞行物——
升,升为艹生丿、丿生艹,艹在羿,羿为艹在绕地飞呀飞,羿是二个十字架在绕地飞呀飞。

羽是飞呀飞,習为白帝在绕地飞呀飞,翈为甲由在绕地飞呀飞,翊翌为龍头在绕地飞呀飞,
翘为尧帝在绕地飞呀飞,翕翖为命中合在绕地飞呀飞,翱翔为白夲羊在绕地飞呀飞,翅为十
字架又在飞呀飞,翅是十日在飞呀飞……

冫在疒,疒为八在广、八广大、八生广、广生八;疒为广生八道、八道生广。疒为飞生丶、
丶在飞,飞丶是月。

疒在疗,疗为疒在了,疗为心在“周行而不殆”。疒在疖,疖为疒在ㄗ,疖为疒在绕地盘
旋,疖为心在绕地盘旋。疖为丨氵在连写厂和7,疖为丨氵在“周行而不殆”。丨氵为
爫,爫在月,爫是月:遥是遙,瑶是瑤,摇是搖,爫是月。疖为爫在“周行而不殆”,疖
为月在“周行而不殆”。

疒在疫,疫为疒在殳,疫为心在殳,疫为心在“周行而不殆”。疫为没在厂,疫为没在乚,
没为氵在殳,没为氵在“周行而不殆”。没为汉在几,汉为氵在又。疫为氵在厂又在殳,疫
为氵在“周行而不殆”。沒是没,⺈是几。⺈是ㄗ,沒为汉在ㄗ,沒为丨氵在又,沒为爫在
“周行而不殆”。

冖是冂上缩,冖生丶、丶生冖为宀,宀为空心月生丶、丶生空心月、丶生万物虚心月。宀是
月亮合影,宀是宇宙头,宇宙头是月亮。冖宀既是月亮化身,又是月亮绕地盘旋的符号。宀
还是二月绕地盘旋的符号。

综上,乚7厂亅卩ㄗ尸阝辶廴乃之乙丩ュ丁ㄣ⺈ク勹儿ヲF刀匕刁ㄈ刂彑丂纟乡丝厶マラ广
冖宀幺亡卪刃叉予凡⺋了子又几殳弓乜也瓦厃习飞亇饣
,是月亮绕地盘旋或“周行而不殆”
的符号。厂广冖宀刀匕刁尸弓也瓦凡几习飞既是月亮绕地盘旋或“周行而不殆”的符号,又
代表月亮。宀习飞还代表二月在绕地盘旋。周行而不殆和绕地盘旋并无不同,只是修辞的不
同,是对多一个或多几个乚符号的表达。

由于生宀而有宙宇,由于宀而有宇宙——由于月亮才有宇宙,月亮是宇宙中心,是宇宙天地
的始端,是宇宙万物之母。盘古开天地就是盘古——绕地盘旋的古月开宇宙天地。

ㄥ是“大直若屈”(《道德经·第四十五章》)的符号:大直是丨,但丨屈成了ㄥ:ㄥ由↙
←合成,↙由↓转成,↓是自天而降的信道。随地周转的人类在地球周转一圈的过程中位移
约258万公里=(日地距离+太阳半径+地球半径)×2π÷365.25=(1496
0万公里+69.5万公里+6378公里)×2π÷365.2422,用矢向符号←表
示(地球公转速度为29.79公里/秒,一天是86400秒,两者乘积是257.38
56万公里/天),地球周转一圈,与地球保持定距的月亮相对位移其绕地一周历程的8.
36万公里=(月地距离+月球半径+地球半径)×2π÷29.5=(384401+1
738+6378)×2π÷29.5。这样下流信道则从↓变成↙,↙←合成ㄥ,ㄥ是信
道终端24小时期间的运行轨迹和信道斜化伸长线的合成图,是万物随地转、心系月行的符
号。

即是说,厶マ原是i或!,i或!是丶生丨、丨生丶。只因描述信道从始丶→丨→终丶的运动
中加上了运动轨迹,才使!变成了厶。厶在勾心。ㄥ是生心勾心的信道和系心信道的万物(
人类)随地周转一圈轨迹的合成图。丶是心上三才合成的下流流点,是尚未在信道终端化开
的一点,也是心的远视之点。“兪是俞,偸是偷”证明ㄍ是刂,证明“大直若屈”。

“大直若屈”又证明“大邦者下流”(《道德经·第六十一章》):一由丶横流而成,丨由
丶下流而成,丿由丶斜流而成,ㄑㄥレ由丶折流而成;同样,冫横流成=二,下流成〢,折
流成ㄍ;氵横流成三,下流成川,斜流成彡ミ,折流成巛。

厶是丶生ㄥ、ㄥ生丶,厶是丶生信道、信道生万物之心的符号。故厶既是月亮绕地盘旋的符
号,又是月生信道、信道生万物之心的符号。厶道是ㄥ两头勾心的符号。

信道是否丨一形,可用最新遙控电视体验:手持遙控器以各方向和角度按各个按键,绕着电
视机按各个按键,除了遙控器对着电视机屁股会被屏蔽而起不了遙控效果外,其它方向均能
得到的遙控结果。其它方向均能得到的遙控结果表示,信道是一丨形。

遙控器对着电视机屁股会被屏蔽而起不了遙控效果则表明,遥控器发射的信道穿透力很低。
而大道发生的信道穿透力则无坚不穿:“天地视人如蜉蝣,大道视天地亦泡影”(甲乙),
天地一指月亮,二指地球天地,三指整个宇宙。月壳可谓最致密坚硬,信道却视为泡影,穿
越地球和宇宙所有天体,应该如穿真空。

可见,“大直若屈”不是真屈。“大直若屈”、“天地视人如蜉蝣,大道视天地亦泡影”告
诉的天机是,生化万物的信道始终丨一形,丨是以月亮为上、以万物为下所见的信道形象,
一是以月亮为中心、以万物为终端所见的信道形象。

幺为厶在乚,厶是月,月是口,厶是口,故姢是娟,強是强,衮是袞,滚是滾。

幺为厶生ㄥ、ㄥ生厶,幺为丶生ㄥ、ㄥ生ㄥ,反之亦然。幺表示月母生化万物通过传宗接代
的方式生化下一代,即下代生于上代,下代的ㄥ道从上代的厶道中生出,幺是上代厶道生出
下代ㄥ道的瞬间关系图。幺又表示信道和力道共同生化万物。

幺在乣,乣为幺在乚,幺是月。乣为丶在写乚乚乚,乣为丶在“周行而不殆”。7是乚,乣
是幻。乣幻原是一物。

幺在玄,玄为亠生幺、幺生亠。玄为÷——忄在乚复乚,忄为丨生八道、八道生丨。玄是÷
——忄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的符号,玄在怰,怰为忄玄,
怰为忄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忄,怰为忄忄在“周行而不殆”。怰为二个母忄在“周行而不
殆”。怰为忄生玄、玄生忄。玄在胘,胘为月是玄、玄是月,胘为月生玄、玄生月、玄生万
物心月。胘为月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忄,忄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月。玄在畜,畜在鄐,
鄐在阝,畜为玄田,畜为玄生田、田生玄,鄐为玄田在“周行而不殆”。

÷——忄在母,母为÷——忄在⺋,母是÷——忄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
周行而不殆”的符号,玄母原是一物。母在毑,毑为母在也,毑为母在“周行而不殆”。毑
为忄在“周行而不殆”。毑为母生也、也生母。母在胟,胟为月是母、母是月,月是万物之
母。胟为月忄在“周行而不殆”,胟为月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忄、忄在“周行而不殆”中
生月、生万物心月。胟在脢,脢为月是人母、月人是母;脢为月生每、每生月、每生万物心
月。每为人母,每为人生母、母生人类,每为人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忄,忄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人类。

玄在玆,玆为玄生玄,玆为÷÷——忄忄在“周行而不殆”,玆是二个母心在“周行而
不殆”。玆为÷——忄“周行而不殆”中生÷——忄。玆是“玄之又玄”的符号。玆在甆,
甆为玆在瓦,甆为玆在“周行而不殆”,甆为玆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玆。甆是忄忄亠在“周行而不殆”。

玆在慈航,慈为玆心,慈为心是“玄之又玄”的东西。慈为兹生心、心生兹。慈为玄生心、
心生玄。慈为心生玆、玆生心。慈为滋在乚,滋为泫生玄、玄生泫,泫为氵玄,泫为氵生
玄、玄生氵,泫为氵忄在“周行而不殆”。滋为氵生玆、玆生氵,滋为氵是“玄之又玄”的
东西。滋为氵忄忄在“周行而不殆”,慈为氵忄忄在“周行而不殆”,慈为心忄忄在“周行
而不殆”。故慈是老子的三宝之一(《道德经·第六十七章》)。

慈母原是“周行而不殆”的盘古飞舟舟心。

宇为于在宀、于生宀、宀生于,于是二在亅,于为二月在绕地盘旋。于在迂,迂为于在辶,
于在邘,邘为于在阝,于是月。迂邘是二月在“周行而不殆”。于是乇,乇是二在乚。乇在
厇,厇为乇在厂,厇为乇在乚。厇为二在乚复乚,厇为二在“周行而不殆”。于是乇,宇是
宅。宅为乇在宀、乇生宀、宀生乇。

宇在穻,穻是宇。穻为于穴,穻为于生穴、穴生于。穻为于在宀中生八道、八道在宀中生
于。

宙为由在宀、由生宀、宀生由,由为田生丨、丨生田、丨生万物心田。田为十字架在空心
月,田为十在口、十生口、口生十、口生万物田心。由是丨在曰、丨生曰、曰生丨,由为十
在口、十生口、口生十、口生万物田心。田在电,电为田在乚。由在电,电为由在乚。

宙在寅,寅为宙生丬、丬生宙。丬为丨生八道、八道生丨。丬在北,北在邶,邶为北在阝,
北为丬在匕,丬是月。K乊是丬。匕在匂,匂为匕在勹,匕是月。匕在庀,庀为匕在广,匕
是月。匕在匂,匂为匕在勹,匕是月。匕在庀,庀为匕在广、匕广大、匕生广、广生匕。匕
在它,它为匕在宀、匕生宀、宀生匕。它生佛陀,陀为它在阝,陀为匕在宀和阝;它在迱,
迱为它在辶,迱为匕在宀和辶。匕是“周行而不殆”的月亮。

匕是刀,刀在辺,辺为刀在辶,辺为匕在辶,辺为刁在辶。辺为丨在写7又写之。辺是丨在
“周行而不殆”。辺在迢,迢为召在辶,召为口在刀、口如刀、口生刀、刀生口。召在卲,
卲为召在卩;召在邵,邵为召在阝。召是月。

口在可,可为口在7,可为口在丁,可为口在亅中生一、一在亅中生口;可在阿,阿为可在
阝,阿为口在“周行而不殆”。可在疴,疴为可心,疴为可生心、心生可,疴为可广生八
道、八道广生可,疴为可生飞丶、飞丶生可、飞丶是可。疴为口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氵、
氵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口。疴为口生疔、疔生口。可在閜,閜为可在門、可生門、門生
可。閜为問在7,閜为問在丁。可为胢,胢为月是可、可是月,胢为月生可、可生月、可生
万物心月,胢为肙在7。肙为月是口、口是月,肙为月生口、口生月、口生万物心月。肙在
剈,剈为肙在刂。肙在瓹,瓹为肙在瓦,瓹为肙在“周行而不殆”,瓹为肙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肙。

口在叩,叩为口在卩,叩为口在卩;口在叫,叫为口在丩,丩是卩,叫是叩。口在兄,兄为
口在儿;兄为口生儿、儿生口。口在句,句为口在勹,句在邭,邭为句在阝,邭为口在勹连
在阝,邭为口在“周行而不殆”。口是绕地盘旋的空心月。句在翑,翑为句在羽,翑为句在
飞呀飞。

口在巳,巳为口在乚;巳在囘,囘为巳在冂,囘为巳在空心月。巳在巨,巨为巳在厂,巨为
巳在乚,巨为倒立之巳在乚。巨是口在厂连乚。巨是口在“周行而不殆”。巨在巪,巪为巨
在7,巪为巨在绕地盘旋。巨生臣,臣在臤,臤为臣在又,臤为臣在“周行而不殆”。

臣在臦,臦是南北二月成镜像反应图。臣为巨¦,¦是=的展开式,=是月心,臣为月心在
巨、巨生月心。臣为口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月心、月心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万物心口。
臣在宦,宦为臣在宀、臣生宀、宀生臣。臣不远,臣在朢。故“臣非臣”(《推背图·第四
十三象》):臣不是军委主席,而是月。

田为土在冂,田为土在空心月,土为十生一、一生十,土在丑,丑为土在7;土在圠,圠为
土在乚。一生万物,十生万物,土生万物,土是万物之母,故曰“万物土中生”(《推背图
·第二象》)。土在生,生为人生土、土生人类。

——土无土形。如果土指地表土,土不能生万物,人类不是土生物,而是气生物、天生物
——在空气中生活,在大气圈的天中生活;大量的微生物不是土生物,而是气生物、天生
物;无数的海洋生物是水生物、气生物。故“万物土中生”是披露万物生于十字架真相的预
言。

土生王,王为土生一、一生土,王为十生二、二生十、二生万物田心。王在五,五为王在
7。王在玌,玌为王在乚。王在迋,迋为王在辶,迋为天王在绕地盘旋。迋为土在辷、土生
辷、辷生土。迋为二在辻、二生辻、辻生二。辻为十在辶,辻为十字架在绕地盘旋。王在
尪,尪为王在尢,尪为十王在乚——尪为十日在乚。王在望,王在匡,匡在邼,邼为匡在
阝,匡为王在匚,匡为王在空心月。匡在囯,囯为匡生丨、丨生匡。囯为王在口,囯为王在
○。囯为王生口、口生王。囯在国,囯是国,国为囯生丶、丶生囯,国为玉在口、玉生口、
口生玉。玉在匤,匤为玉在匚,匤为玉在空心月。玉为王生丶、丶生王。王在閏,閏为王在
門、王生門、門生王。

王在毛,毛为王在乚。毛在宒,宒为毛在宀、毛生宀、宀生毛。宒为王在乚又在宀。毛在
毣,毣为毛在羽,毣为毛在飞呀飞。毛在毫末,毫末生合抱之木:“合抱之木,生于毫
末”:毛生合抱之木。抱非抱,抱为扌在包、扌生包、包生扌。包为巳在勹,包为巳在7中
生丿、丿在7中生巳,包为句在乚,句为口在7中生丿、丿在7中生口。包为口在7乚——
77中生丿、丿在77中生口。句在邭。抱为拘在乚,拘为扣在勹。抱为扣在“周行而不
殆”。抱为扣在77中生丿、丿在77中生扣。扣为扌生口、口生扌。扣在捐献,捐为扌生
肙、肙生扌,捐为月生扣、扣生月。月扣为捐,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的“捐献”方式正是以
扣代捐,发薪单位则以月月扣职员工资以代职员捐款。扣款代捐款方式完全是月母集资方式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表现,是“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表现。

扌是艹,拘是茍。茍在苞,苞为茍在乚。艹是扌,苞是抱。茍为艹生句、句生艹。句在朐,
朐在胞。胞为朐在乚。朐为月是句、句是月;朐为月造句、句造月、句生万物心月。朐为肙
在勹。胞为月包办一切,包生万物。胞为月生包、包生月、包生万物心月。胞为肙在“周行
而不殆”。包在刨,刨为包在刂,刨为巳在“周行而不殆”,刨为口在“周行而不殆”。茍
在敬,敬为茍人在十字架。敬为艹生敂、敂生艹。敂为句人在十字架。敂为呚在勹,呚为人
口在十字架,呚为人在十字架生口、口在十字架生人类。呚为攵生口、口生攵。攵为人在十
字架。呚为人生古、古生人类,古为十字架生口、口生万物田心。古在呄,呄为古在乃。

包在庖,庖为包在广、包广大、包生广、广生包。庖在疱,疱为庖生八道、八道生庖。疱为
包藏祸心,疱为包生心、心生包。疱为包广生八道、八道广生包;疱为包生飞丶、飞为生
包、飞丶是包。

田在乪,乪为田在乙,乪为一田在乚。田是月,乪是肊,肊为月在乙,肊为一月在乚。肊为
乙是月、月是乙。肊为月生乙、乙生月、乙生万物心月。肊在肐,肐为月人在乙,肐为太乙
真人在月。肐为月在乞,乞在迄,迄为乞在辶,迄为太乙真人在绕地盘旋。肐为月生乞、乞
生月、乞生万物心月。

田在伊甸园,甸为田在勹;田是万物之母——月亮。田在畏,畏为田在习,习是飞,畏为田
在飞。畏在隈,隈为畏在阝,畏在腲,腲为月田在飞。畏在偎,偎为佃在飞,佃为亻在田、
亻生田、田生人类。佃在备,备为佃在7。畏在葨,葨为苗在飞,苗为艹生田、田生艹。苗
为卉生口、口生卉,卉为十生艹、艹生十,艹为二个十字架,卉为三个十字架,卉在奔,奔
在逩,逩为奔在辶,奔为大生卉、卉生大众。奔为夲生艹、艹生夲。夲为大在十字架,夲为
大生十、十生大众。苗在庿,庿为苗在广、苗广大、苗生广、广生苗。艹在匆,匆为艹在
勹。艹是扌,葨是揋。

田在思,思为心田,思为田生心、心生田,思为沺在乚,沺为田生氵、氵生田,沺为汁在
口、汁生口、口生汁,汁为氵生十、十生氵。沺为汁生于○,沺为汁生万物心口。汁为十字
架生氵、氵生十字架、氵生万物田心。思在腮,腮为月是思、思是月,腮为月生思、思生
月、思生万物心月;腮为渭在乚,渭为胃生氵、氵生胃,胃为田生月、月生田。渭为月生
沺、沺生月、沺生万物心月。

由在迪,迪为由在辶;由在邮,邮为由在阝。由在甹,甹为由在丂,甹为由在“周行而不
殆”,甹为由在ㄣ中生一、一在ㄣ中生由。由在庙,庙为由在广、由广大、由生广、广生理
由。广在邝,邝为广在阝。鄺是邝,廣是广,廣为黄帝在广、黄帝广大、黄帝广生、广生黄
帝。廣为黄帝广生万物、广生炎黄子孙。廣在癀,癀为廣生八道、八道生廣,癀为黄广生八
道、八道广生黄,癀为黄生飞丶、飞丶生黄、飞丶是黄帝。黄为共生由、由生共。廣为共在
庙、共生庙、庙生共。

共为艹生丬,共为生八道、八道生,为土生土。为艹生一、一生艹。是开,开在
邢,邢为开在阝,开是月。开为干生干。干为十生一、一生十,干在卂,卂为干在乚。卂在
迅,迅为卂在辶,迅为干在“周行而不殆”;卂在阠,阠为卂在阝,阠为干在“周行而不
殆”。干在亐,亐为干在7,亐是于。干在邗,邗为干在阝,干在迀,迀为干在辶。干在
肝,肝为月是干、干是月,肝为月生干、干生月、干生万物心月。开在形,形为开生彡、彡
生开,彡在勿。修是脩,月是彡,彡是月。彡在肜,肜在肳,肳为肜在7,肜为月是彡、彡
是月,肜为月生彡、彡是月、彡生万物心月。肳为月生勿、勿生月、勿生万物心月。共是
并,并在郱,郱为并在阝,并是月。并在迸飞,迸为并在辶。并在庰,庰为并在广、并广
大、并生广、广生并。并在胼,胼为月在并且,月在兼并一切,胼为月是并、并是月,胼为
月生并、并生月、并生万物心月。并在瓶,瓶为并在瓦,瓶为并在“周行而不殆”,瓶为并
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并。共并是月。共在拱,拱为扌生共、
共生扌,扌是艹,共是并,拱是拼。

并在兼,胼在膁。兼为并在コ生八道、八道在コ生并,兼为并在空心月生八道、八道在空心
月生并,コ在己已巳。兼在隒,隒为兼在阝。兼在廉,廉为兼在广、兼广大、兼生广、广生
兼,廉在劆,劆为廉在刂。廉在臁,臁为月是廉、廉是月。臁为月生廉、廉生月、廉生万物
心月。臁为膁在广、膁广大、膁生广、广生膁。膁为月是兼、兼是月,膁为月在兼并一切,
膁为月生兼、兼生月、兼生万物心月。兼在甉,甉为兼在瓦,甉为兼在“周行而不殆”,甉
为兼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兼。

共在其,其在甚,甚为其在乚,其为共生二、二生共。且在其中,其为且在┛┗中生八道、
八道在┛┗中生且。其为且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八道、八道在“周行而不殆”生且。且为
一生月、月生一。且在阻,阻为且在阝,阻为且在“周行而不殆”。且在疽,疽为且心,疽
为且生心、心生且,疽为且广生八道、八道广生且,疽为且生飞丶、飞丶生且、飞丶是且。
且在刞,刞为且在刂。刞为刖生一、一生刖,刖为月在刂。刖为丨月在亅。阻为阴生一、一
生阴。阴为月在阝,月在甩,月在迌,迌为月在辶。月为三在刂。刂是二,月是二生三、三
生二的符号。二在乇,三在毛。其实,月是╞在7,月为╡在厂。月是╡╞在乚的符号。╡
╞都是丨生二、二生丨的符号,╨╥是╡╞的卧式。╡╞╨╥都代表月。

月在其中,其为月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丬、丬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月和万物心月。其在
剘,剘为其在刂。其在斯,斯在厮,厮为斯在厂,厮为斯在乚。斯为其ㄒ在厂,斯为其在乚
中生ㄒ、ㄒ在乚中生其。斯为其生斤、斤生其。斤在近,近在逝,逝为扌在近、扌生近、近
生扌。逝为折在辶,折为扌生斤、斤生扌,ㄒ在丁,丁为ㄒ在乚。丁的实物是ㄒ,折为打在
厂,折为打在乚。逝为扌在近。扌是艹,折是芹。其在期,期为其月,期为其是月、月是
其,期为月生其、其生月、其生万物心月。月在逝即是斯在逝,逝者是斯,是为“逝者如斯
夫!”

——田无田形。田就地开成,什么形状都有,就方形罕见。在山区,在中国江南的农田主要
是梯田,在中原平原也难见几块方田。到处可见不能开成田的土地插花于田野中。自古的耕
作单位是家庭,耕田面积有限,且各户的田互相插花,无法作区域性的总体规划,无法作纵
横整齐的分割布局,无法修筑纵横整齐的灌溉水网,灌溉水网靠协调解决,由用户接段延
长。故单块田中没有十字构造,一片田中的沟渠多设在田边,弯弯曲曲。自古以来的梯田、
洋田、平原之田——所有田的灌溉多是上丘流下丘,丘丘往下流,肥水往河流,在一片田中
修筑纵横整齐的沟渠情况极为罕见。大规模的平整土地,只发生在1970年代中共强制开
展的“全国农业学大寨”期间。平整的农田也只有少量的方块。公社解体、分田单干后,农
民变成犁田牛,大坵田也分成了小坵田。这种现象反过来证明,五千年以家庭为耕作单位的
生产方式,农田不可能有田形。

田在男,男为甲在7,甲为田生丨、丨生田,甲为曰生丨、丨生曰。甲在庘,庘为甲在广、
甲广大、甲生广、广生甲,甲在閘,閘为甲在門、甲生門、門生甲,甲在匣,匣为在匚,匣
为甲在空心月。甲在胛,胛为月是甲、甲是月,胛为月生甲、甲生月、甲生万物心月。男为
田生力、力生田。力是七,男是田七,男为田生七、七生田。“女娲七十化”,男由田七
化。甲是由,由在迪,由生宙。

——把田解作农田,用力于田的形象应是田在下、力在上,否则力葬于田,无力耕田。何况
力非力,力无人力的形象。而且力的种类很多,如牛力、马力、风力、水力、电力、磁力
……,故把男解读成“用力于田”、“用力耕田”错误。

十是天心十字架,故在墨西哥、秘鲁、乃至整个中美州,十指四种风,是雨的造化者;美国
达科他人以十表示四季风。十是佛,是大乘佛教菩萨体制中最为显赫的标志。在《圣经》
教,十是原始刑具、是罪恶、是受难、是死亡、是牺牲、是原罪、是愚拙、是救世、是公
义、是感恩、是爱、是灵、是主、是上帝、是圣母玛利亚,是信仰的主体,是公义与爱的交
叉,是简单的木桩,附上太阳的十字架比喻天堂的四条河。圣经认为这是从伊甸园流出,分
向四方的河。教堂以十字架为标志,信众以十字架为装饰品挂在项上,垂在胸前,戴上腕
上,有的在前额上画上小十字架;十是慈悲,它是红十字会的标志。十在医院,十在药箱,
十是医生。

中华文明为什么没有十字架?不讲十字架?不崇拜十字架?因为,中华文化讲天人合一,合
于连接始终两端的信道——一丨,合于各自的心口、心目;因为,中华民族初一、十五祭拜
天帝——月亮;因为十在寸心、寸田,十在天心,十在中,十在国,十在中國、中华、中華
……,十在字,十遍布汉字,使用汉字汉语等于在讲十字架。

是半天,有为半天之月,表示我们所见的月天,表现着极多的假象,隐藏着极多的真相,
如月本不亮,在月表上只能见到漆黑的月空月地;没有大气圈的光天作用,地上见不到月
亮;如月亮总是以正面朝着地球,人类在地上看不到月背;即使人类以登月飞船方式把整个
月表研究透,也只知其表,不知其中奥秘。何况“常使民无知无欲”(《道德经·第三
章》),人类“惟道是从”,在获得月是○形天体的信息后,仍认定月是实心天体。何况月
人不允许人类对月表有过多的勘探,人类也不需要对月亮再作无益的勘探。

“天上有人”(姜子牙《万年歌》),人在天中。“天性,人也”(《黄帝阴符经》):天
的本质是人,天是二人世界,人非人,人是夫妻制的符号,人是复数:个人立象为丨,向右
走象为丿,向左走象为捺,两人相向走为八,两人相慕形象为八,两人相爱为人,人分手上
班为八。人转身为入,入转身为亻丆,人左转一百八十度为丫ㄚ。丿交丿为乂,丨交一
为,丿交一为ナ;人的这些形象表明,月腔内壁是月腔实地,月人居地,环视月腔居民下班
团聚形象为人入亻丆丫ㄚ,当然,生活、工作在球面内壁三百六十度上的人,还可以有其
他各种形象,如衣表畏右下的人。

丿生一为人入亻丆丫ㄚ,丨生一为丄ㄒ┤├。ㄒ┤├是丄的转角,丄ㄒ┤├原是一物。丄
表上,上是一生├、├生一,上是丄生一、一生丄。但月人长生而不生育,人入亻丆丆
ㄚ、丄ㄒ┤├,均表示人生道。

內是内,兦是亾,屳是仚,也证明入是人。

故天是数以亿计的夫妻世界的符号,“天非苍苍之天”(甲乙):天不是苍茫的大气圈,大
气圈也无天的形象。而是叐中天,叐为天在7。天是迗中天,迗在送,送为迗生八道、八道
生迗,迗为天在辶;迗为一在达、一生达、达生一,达为大在辶。迗为大在辷、大生辷、辷
生大众。大在太,太为大生丶、丶生大众,太在迏,迏为太在辶,迏为丶在达、丶生达、达
生丶。送为关在辶,关为天生八道、八道生天。关为大生丬、丬生大众。大在达,达为达在
辶。大在友,友为大在7。一人为大,大为一人,大为人在一、人乘一、人生一、一生人
类。大是月人亿众一心如一人的符号,是大同制度的符号。同意的符号是亼。亼表集中,表
示月人亿众一心。

关在郑家,郑为关在阝,关在朕,朕为月是关键、关键是月,朕为月天生八道、八道生月
天,朕为月生关、关生月、关生万物心月。关在関,関为关在門、关生門、門生关。

大在央,央为大在冂,央为大在空心月。央在胦,胦为月是中央、月生中央。大在因,因为
大在口、大生口、口生大众。因为大在空心月,一切原因生于空心月。因为一在囚、一生
囚、囚生一,因为人在曰、人生曰、曰生人类。因是月,月因为胭,胭为月是因、因是月、
月生因、因生月、因生万物心月。因在恩,恩为因生心、心生因。恩为洇在乚,洇为氵生
因、因生氵。氵在池,池为氵在也,池为氵在“周行而不殆”。池为氵生也、也生氵。

大在内,内为大在刂。月在甩,月在迌。内为人在冂,内为人在空心月。内为人生冂、冂生
人类。内为巾生丿、丿生巾,巾为冂生丨、冂生丨。巾为十在刂。巾在冘,冘为巾在乚。冘
在邥,邥为冘在阝,邥为巾在“周行而不殆”,邥为丨冂在“周行而不殆”。冘在瓭,瓭为
冘在瓦,瓭为冘在“周行而不殆”,瓭为冘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
中生冘。瓭为巾在“周行而不殆”,瓭为巾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
中生巾。巾在帀,帀在迊,迊为帀在辶,帀为一生巾、巾生一。迊为一巾在辶。

内在肭,肭为月是内、内是月。肭为月人在冂,肭为月生内、内生月、内生万物心月。肭在
朒,朒为人生肭、肭生人类。朒为月生肉、肉生月、肉生万物心月。肉为内人,肉为人在
内、人生内、内生人类。肉为仌在冂,仌为人生人类。肉为仌生冂、冂生仌。仌是从。朒为
仌在冂生月,朒为仌在空心月生月和万物心月。

内在丙,丙为一生内、内生一,丙为天在刂。丙在陃邴,陃陃为丙在阝。陃在陋,陋为陃在
乚,陋为丙在乚阝,陋为丙在“周行而不殆”。

丙在病,病为丙在疒,病为丙心,病为丙生心、心生丙。病为丙广生八道、八道广生丙。病
为丙广生丶、丶广生丙。病为丙生飞丶、飞丶生丙、飞丶是丙——飞丶是月(下同)。“圣
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道德经·第七十一章》)表示:圣人永不生
病,病病既表示丙心生丙心,又表示无病圣人在生万物疾病。可见,病由天生,病由心生,
心生万病,天生万病。

天外有天,天分上天和下天,上天是月,上天的二人世界在月中,二在月心,二在于,二在
乇,二在勻,勻为二在勹。二在云,云为二在厶,云为二生厶、厶生二。云为二丶在乚,二
丶是日月,是南北天上的二月,云为日月在绕地盘旋,云为二月在绕地盘旋。云为÷——忄
在乚。厶在囜,囜为厶在口,囜为厶在○。囜为厶生口、口生厶。囜是台。囜在囩,云在
囩,囩为云在口,囩为云在○,囩为口生云、云生口,囩是呍。囩为二在囜、二生囜、囜生
二。云在充,充为云在儿、云生儿、儿生云。充为÷——忄在乚复乚中生丿、丿在乚复乚中
生÷——忄。忄为丨生八道、八道生丨。充为允生亠、亠生允。允为厶在儿、儿在厶,允为
厶生儿、儿生厶,允为i在乚复乚。云在凨,凨为云在几,凨为云在“周行而不殆”。

云在育,育在逳,逳为育在辶,育为月在云、月生云、云生月。育为忄在乚中生月、月在乚
中生忄。忄是⺌,⺌在肖,肖为月生⺌、⺌生月。月在迌,肖在逍,逍为肖在辶,逍为⺌生
迌、迌生⺌。逳为逍在乚。逳为肖在“周行而不殆”。逳为忄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月、月
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忄。肖在削,削为肖在刂。削为刖生⺌、⺌生刖。肖在宵,宵为肖在
宀、肖生宀、宀生肖。肖在俏,俏为亻生肖、肖生人类,俏为仦生月、月生仦,仦为亻生
小、小生人类。仦为亻在亅中生八道、八道在亅中生人类。仦在你,你为仦在⺈,你为亻生
尔、尔生人类,尔为小在⺈,尔为小在7中生丿、丿在7中生小心。尔在迩,迩为尔在辶,
迩为小在“周行而不殆”。

下天也是二人世界,二人世界为夫妻制世界。下天还是地球大气圈,没有大气圈,人类不能
生活。离地即天,天即大气圈:“天,积气耳,亡处亡气。若屈伸呼吸,终日在天中行止,
奈何忧崩坠乎?”(《列子·天瑞》),故人类是天生动物——如无大气圈之天就不能生存
的一类动物。天外有天,又指月外有月。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人类的作息时间表,在日出日落之间,地球自转了一百八十度,
身随地转,人类也随地转了一百八十度,形成“日落为人入亻丆丫ㄚ,日出为八”的情形。
夫妻制遍布全球,夫妻遍布全球的形象也是人入亻丆丫ㄚ。

人在“天”的下部,是为“圣人在天下”(《道德经·第四十九章》),也可以理解成圣人
住在月壳下面,而不是住在月壳上面。

大就是天,比地球和大气圈组成的天地先生:“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
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道德经·第
二十五章》,意思是半天之月是混合物建成的物体,在地球天地之先建成;在寂寥的太空绕
地盘旋,是天地之母。月人给它的字是道,给它的名是大。

人在生,生为人生土、土生人、土生人类。生在姓,姓为女人生土、土生女人。人在亾,亾
为人在乚。亾在囚,囚在亾在7,囚为人在乚7,囚为人在“周行而不殆”。囚为人在口,
囚为人在○。囚为人生口、口生人类。亾在匃,匃为亾在勹。匃为勽在乚,勽为人在勹,匃
为人在“周行而不殆”。入是人,兦是亾。入在込,込为入在辶,込为人在辶。人在仄,仄
为在人在厂,仄为人在乚。人在庂,庂为人在广、人广大、人广生、广生人类。人在夬为人
在ュ;人在欠,欠为人在⺈。欠在肷,肷为月人在⺈。月人为仴,肷为仴在⺈。

人在夕,夕在名,名为夕生口、口生夕。夕为人在7,夕为├在7,├表十,夕代表人和十
字架在绕地盘旋。夕在巴,巴是夕在乚;夕在匇,匇为夕在勹;夕在夘,夘为夕在卩;夕在
邜,邜为夕在阝。夕是绕地盘旋的半见斜月,巴匇夘邜都是人或├“周行而不殆”的符号。
夕在夗,夗为夕在⺋,夗为夕在“周行而不殆”。夗为人或├在“周行而不殆”。夗在怨,
怨为夗生心、心生夗。夗在宛然,宛为夗在宀、夗生宀、宀生夗。宛在剜,剜为宛在刂。宛
在腕,腕为月是宛、宛是月,腕为月生宛、宛生月、宛生万物心月。

夕在外处,外处为仆在7。仆为亻生卜、卜生人类,卜是亠。仆为亻生亮头、亮头生人类。
外处为夕生卜、卜生夕。

夕在多,多为人人在7。多为夕夕见。多在卶,卶为多在卩,卶为人人在“周行而不殆”。
多在陊,陊为多在阝,陊为人人在“周行而不殆”。多在迻,迻为多在辶,迻为人人在“周
行而不殆”。多在翗,翗为多在羽,翗为多在飞呀飞,翗为夕夕在飞呀飞,翗为人人在“周
行而不殆”。

名是“天地之始”、“万物之母”(《道德经·第一章》):名为人口在7。名为人在7中
生口、口在7中生人类。名为占在7,占为├在口、├生口、口生├。占为上帝在凵、上帝
生凵、凵生上帝。凵是冂,占为上帝在空心、上帝生空心月、空心月生上帝。上为├生一、
一生├,上为丄生一、一生上,一├为十,一→丨丄为十,上是十字架。占在阽,阽为占在
阝。阽为├口在绕地盘旋,阽为上凵在绕地盘旋。

宐是宜,夕是月,夕是半见斜月:月心隐半余半为一,斜摆为夕。半见一指月相平均每天只
有半个亮相,二指人类只见月球正面,不见月球背面,三指人类最多只见月亮真相的一半;
“斜月”指除了满月,月的亮相也总是斜现,上半月的暗相可在下半月的亮相中找到,拼成
一个满月,因为月亮没有转动,始终以正面对着地球人类。⺈ク是空心夕,ヲ是不全之夕。
ヲ是月:豋是登,ヲ是月。

名为夕下口,实为夕下○,夕亮于黄昏、夜间,夕是黄昏、夜间的代词。故假日落山头,真
日成亱心,夕在夜中明,月在宵中亮。名是夕阳下山后亮于夜空的人人可见的○形天体,夕
口晚成,名动天下,故“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红楼梦·第一回》),有
是天心月,有名是夜间才亮相的中华大器——月亮,月亮是晚上才发亮发明的半见之月,故
曰:“大器晚成”(《道德经·第四十一章》)。

名为夕口,夕是“荡荡天门万古开”(邵雍《梅花易数》)的符号:月球虽是○形,方化为
口,但有月人、飞碟出入之门,表示符号便是“冂門夕月”,“冂門夕月”是口日曰田……
有进出口的符号。

虽然,夕月显示“荡荡天门万古开”,但对内不对外:月壳致密坚固,如美国宇航员欲将美
国国旗插入月壤中,费尽奶力,轮流铲土,也只能将旗杆插入几厘米,说明月壤的坚硬;后
几次的宇航员带着电钻去打孔,打到75厘米深度就打不下去了,这说明月壤的密度与硬度
越深越大。至于月岩就更硬了。如1987年,苏联卫星拍到停放在月背“火山”口中的一
架二战时期的美国重型轰炸机的一组照片:这架飞机机体完好,机身和机翼上有明显的美国
空军标志。可后来想证实,飞机却已消失。美苏登月飞船只能抠几抔月壤、敲几块月岩回来
交差,说明月有门,对内不对外。

亻是人,亻在仍然,仍为亻在乃;仍为亻生乃,乃生人类。人在亿,亿为人在乙、人生乙、
乙生人类。亻在仏,仏为亻在厶、亻生厶、厶生人类。亿是乞,乞在迄,迄为乞在辶;乞在
阣,阣为乞在阝,亿乞是月和月人。亿乞是太乙真人。太乙真在绕地盘旋。乞在刉,刉为乞
在刂。

亻在他,他为亻在也,他为亻在“周行而不殆”。他为亻生也、也生亻。亻为仅有,仅为伇
有,伇为仅在几,仅为亻在又,仅为亻在“周行而不殆”。伇为亻在写几又,伇为亻在“周
行而不殆”。

亻为仅有,仅为伎有,伎为什在又,什为亻在十字架。什为十在亻前、亻前是田心。什为亻
生十、十生人类。什在化,化为什在乚,化为人和十字架在绕地盘旋。化为亻在七、亻生
七、七生人类,七是虚心,虚心是绕地盘旋的十字架。化为亻生虚心、虚心生人类。化在
囮,囮为化在口,囮为化在○。化为七在囚,囮为虚心在囚。囮为化生口、口生化。

七是力,化是仂。仂为亻生力、力生人类。仂在务,务为仂在7,务为化在7。亻是人,人
在仐,仐为人在十字架。是亻,午是什。午为人在十字架。午在迕,迕为午在辶,迕为人
在辻、人生辻、辻生人类。辻为十在辶,辻为十字架在绕地盘旋。辻为辷生丨、丨生辷。午
在年,年为午在厂,年为午在乚。年为人在十字架绕地盘旋。年在脌,脌为年是月、月是
年,脌为月生年、年生月、年生万物心月。脌为十字架上的月人在绕地盘旋。人在夂,年在
夅,夅为年在7。夅在逄,逄为夅在辶,逄为年在7和辶,逄为午在77辶。夅在降,降为
夅在阝,降为一年在写73,降为一午在773。夅在胮,胮为月是夅、夅是月,胮为月生
夅、夅生月、夅生万物心月。胮为脌在7。胮为十字架上的月人“周行而不殆”。

乂是十,攵是午,攵为在十字架,攵为人在十字架。攵在收,收为攵在丩,收为人和十字
架在绕地盘旋。收为人在绕地盘旋生十、十在绕地盘旋中生人类。収是收,収为丨又在乚,
収为丨在“周行而不殆”。攵在攷,攷为攵在丂,攷为攵在“周行而不殆”。攵在孜,孜为
攵在子,孜为攵在“周行而不殆”,孜为攵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一、一在“周行而不殆”
中生攵。

伎为仅生十、十生仅,伎为亻在支、亻生支、支生人类,支在翅翄,翅翄为支在羽,翅翄为
支在飞呀飞,翅翄为十日又在飞呀飞。翅翄为万物田心的始端又在飞呀飞。

人在仓,仓为人在⺋,仓为人在“周行而不殆”。仓在苍天,苍为艹生仓颉、仓颉生艹。艹
是扌,苍是抢。

人在个,个为人在丨、人生丨、丨生人类。个亼大同意。个在化,化为个在乚。个在介,介
为个生丨、丨生个,介为人生二、二生人类。亻是人,介是仁。“介然有知”(《道德经·
第五十三章》)是仁然有知。仁是二人世界,仁是天。介在阶,阶为介在阝。介在庎,庎为
介在广、介广大、介生广、广生介;庎在疥,疥为庎生八道、八道生庎。疥为介心,疥为介
生心、心生介。疥为介广生八道、八道广生介。疥为介生飞丶、飞丶生介、飞丶是介。介的
表现也是仁的表现。

介在界畍,界畍为田生介、介生田,介是仁,界畍为仁田,界畍为仁生田、田生仁。仁在
芢,芢为艹生仁、仁生艹,芢为仁生二个十字架、二个十字架和生仁。仁是介,芢是芥。芥
为艹生介、介生艹,芥为介生二个十字架,二个十字架生介。可见芥极大,故曰“芥粒之中
有三千大千世界”,千为十生丿、丿生十,千在迁,迁为千在辶;千在阡,阡为千在阝;千
在刋,刋为千在刂。千是月。三千指从XYZ三维方向上均可看到十字架生丿、丿生万物田
心。三由氵流成,三千为汘,汘为氵生千、千生氵,汘为汁生丿、丿生汁。汁在沺。大千既
指月腔广大,又指生丿、丿生、十生丿、丿生十。

介紹是仁在紹,是二人世界在紹。介紹是仁糹在召。召在迢迢。糹为氵在幺,糹为氵在“周
行而不殆”,糹为氵丶在乚复乚,糹为灬在乚复乚。糹为幺生氵、氵生幺。糹在糺,糺为糹
在乚;糺在糾,糾为丨生糺、糺生丨,糾为糹在丩,糾为丨糹在乚。糹在糿,糿在紹,紹为
糹生召、召生糹,紹为糿生口、口生糿,糿为糹在刀——ㄗ、糹生刀、刀生糹。糹是月。糹
在終端,終为糹生冬天、冬天生糹。乚乚7在終,終是绕地盘旋物。冬在图,冬在庝,庝为
冬在广、冬广大、冬生广、广生冬。庝在疼,疼为庝生八道、八道生庝。疼为冬心,疼为冬
生心、心生冬。疼为冬广生八道、八道广生冬。疼为冬广生丶、丶广生冬。疼为冬生飞丶、
飞丶生冬、飞丶是冬。

人在队,队为人在阝;队在阦,阦为队生八道、八道生队,阦为火在阝,火为人生八道、八
道生人类。火在灳,灳为火在勹。火在邩,邩在郯,郯为火生邩、邩生火,郯为炎在阝。炎
在剡,剡为炎在刂。炎在腅,腅为月是炎帝、炎帝是月,腅为月生炎帝、炎帝生月、炎帝生
万物心月。炎为火生火。炏是炎。腅有膋,膋为腅在冖。炎生痰,痰为炎帝心,痰为炎生
心、心生炎;痰为炎帝广生八道、八道广生炎。痰为炎生飞丶飞丶生炎、飞丶是炎。痰为火
生疢、疢生火,疢为火广生八道、八道广生火,疢为火心,疢为火生心、心生火。疢为火生
飞丶、飞丶生火、飞丶是火。火在焛,焛为火在門、火生門、門生火。

火在灾,灾为火在宀、火生宀、宀生火。災是灾,災为巛生火、火生巛。巛在巡,巡为巛在
辶。巛在甾,甾是灾,甾为田生巛、巛生田。巛是氵,甾是畄。畄为氵生田、田生氵,畄是
沺。沺在思。

畄是留,留为E田在刀,留为E田在绕地盘旋。E是一在匚,E为一在空心月。E为一生
匚、匚生一。E在印,印为E在卩,E是月。刀是卩,留为印田,留为印生田、田生印。留
在遛,遛为留在辶,留是月。留在廇,廇为留在广、留广大、留生广、广生留。廇在瘤,瘤 
为廇生八道、八道生廇。瘤为溜在厂,瘤为溜在乚。溜为氵生留、留生氵。溜为沺生印、印
生沺。瘤为留心,瘤为留生心、心生留,瘤为留广生八道、八道广生留。瘤为留生飞丶、飞
丶生留、飞丶是留。

甾在巢,巢在鄛,鄛为巢在阝。巢在剿,剿为巢在刂。巢为甾生木、木生甾,巢为果生巛、
巛生果。果非果形,果也不限于木果,果有草本藤本之果,有各种成果,各种因果。果不一
定长在木上、不一定朝上,很多果实朝下、长在地下,果不一定都能吃,能吃的果很多不是
果,如蔬菜、动物、微生物食品。

果为田生木、木生田、木生万物心田。木在札,田在电,木是万物之母,田是万物之母,果
是万物之母。果在腂,腂为果是月、月是果,因果都是月。腂为月生果、果生月、果生万物
心月。果为杲生丨、丨生杲,杲为木在曰、木生曰、曰生木。杲表明,明为日月。果是发明
的日月。鄛为发明的日月在阝中生巛、巛在阝中发明。杲是杳,杳表渺茫、深远、高远、幽
暗,杳即是渺茫、深远、高远、幽暗的月亮,即是渺茫、深远、高远的太阳。

巣是巢,巣为畄生木、木生畄。巣是淉,淉为氵生果、果生氵。淉为田生沐、沐生田,沐为
汁生八道、八道生汁。淉为沺生木、木生沺。

果在窠,窠为果穴,窠为果生穴、穴生果,窠为果在宀中生八道、八道生宀中生果。

故火非火,灾非灾,灾不一定有火,灾不一定是火灾,除了火灾、火山灾,大量的灾害并非
火灾。如风灾、雨灾、雪灾、霜灾、冻灾、雹灾、洪灾、震灾、海啸、虫灾、瘟灾……,不
见火的灾害占绝大多数,且比火灾的危害规模更大。

甾是月亮,月亮是万甾之源,十字架是万甾之源。灾是月亮,月亮是万灾之源。

火非火,炎也非炎,如水火不相容,却氵炎成淡。如炒菜要猛火,但炒为少火。火非火的字
据是:煑是煮,熋是熊,火中灬。故火是神火,“神火即光也”(甲乙),光即心也,心即
月:光为⺌在兀,⺌为丨生八道、八道生丨,尙是尚,⺌是小。兀为一生儿、一生儿、儿生
一。兀为丆在乚,兀在匹,匹为兀在乚,兀是月;兀在阢,阢为兀在阝,阢为丨兀在3,兀
是月。匹阢是丆——人在“周行而不殆”。

兀是圆周率,兀表示月是内径为定长建造的○状天体,是以定距绕地盘旋地球“卫星”。阢
为丨以定距绕地盘旋。光为⺌在以兀——定距绕地盘旋。光为⺌生兀、兀生⺌。光为小在
兀,光为小以定距绕地盘旋。光为小生兀、兀生小。

光为小丆在乚,光为小人在乚。光是小人在绕地盘旋。光为不在儿、不生儿、儿生不。不为
丆生卜、卜生人类;不为一生小、小生一;不为ㄒ生八道、八道生ㄒ。不在阫,阫为不在阝,
不在还,还为不在辶。不是月。不在囨,囨为不在口,囨为不在○。囨为小在曰、小生曰、
曰生小。

不在肧,肧为月是不、不是月,肧为月生不、不生月、不生万物心月。肧在胚,胚为肧生
一、一生肧。胚为月生丕、丕生月、丕生万物心月。丕在邳,邳通丕,邳为丕在阝,丕为不
生一、一生不,丕为小生二、二生小。邳为二小在阝。丕表大。小是忄,不为一生忄、忄生
一。丕为二生忄、忄生二。

可以说,光的本质之一是小——日月在地上看来只是小小的光盘。小也是东西二丿在亅,小
是东升西落的日月。日月为明,是为“见小曰明”(《道德经·第五十二章》):人类见到
的天上两个小光盘是发明的日月。日月是万物之母,万物是小之臣,故“虽小,天下莫能
臣”(《道德经·第三十二章》)。

不是月,不表大、表月、表道:“道其本,至也。至不至无”(《管子·心术》)。不是衣
养万物——生化万物的主人,不隐一为小,小是不:是为“衣养万物而不为主,可名于小”
(《道德经·第三十四章》);“万物归焉而不为主,可名为大”(同章):万物由月生
化,由不做主,不的名字是大。“不”会说话:“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邪?”(《道德
经·第六十二章》)。圣人靠不之行而知天下,靠不之见为见,靠不之为而成功一切,“是
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道德经·第四十七章》)。

氵⺌都是三的化身,光为氵在兀,光为氵以定距绕地盘旋。光为氵生兀、兀生氵。光为丆在
心,光为人在心,光为人氵在乚,心是光、光是心,“此心即光”(甲乙),故“光不在身
中,不在身外”(甲乙)=“天心一窍,不在身中,不在身外”(甲乙)。光在胱,胱为月
是光、光是月,胱为月生光、光生月、光生万物心月。

但科学界认定,月亮是地球的卫星,月亮的运动轨迹是椭圆形:“月球的近地点为3564
00公里,相当于57个地球半径;远地点为406700公里,相当于64个地球半径”
(《地质辞典·第一册上册》【近地点】词条,第363页;【近点月】,第364页):
如果月亮轨迹有近地点和远地点,月相就要变小和变大。但不全月相始终是完全月相的一部
分,月相轮廓并无大小的变化。科学界的眼睛长在哪呢?

人在久,久为人在7;乆是久,乆为人在乚。久在匛,匛为久在匚,匚在卬,卬在迎。迎为
卬在辶。迎为匚在卩又在辶,迎为匚在“周行而不殆”。匚是冂,匛为久在空心月;久是
道,道是久:“道乃久”(《道德经·第十六章》)。道=久,久竟是绕地盘旋的人。

久在疚,疚为人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氵,疚为人在7中生心、心在7中生人类。疚为久
心,疚为久生心、心生久;疚为久广生八道、八道广生久,疚为久生飞丶、飞丶生久、飞丶
是久。久在灸,灸在炙,炙为月生火、火生月、火生万物心月。炙为灸生二、二生灸,灸为
久生火、火生久,灸为伙在7,伙为亻生火、火生人类,伙为人人生八道、八道生人人。夥
是伙,夥为多果,夥为多生果、果生多。

长是木在乚,长在张,张为长在弓,张为长在“周行而不殆”。张为长生弓、弓长生、弓生
长。长在胀,胀为月是长生地。胀为月长生、月生长、长生月、长生万物心月。长在伥,伥
为人在长生地,伥为亻长生、亻生长、长生人类。镸是长,镸为月在厶、月生厶、厶生月:
月背丨放倒生厶为镸。镸在镹,镹为镸久,镹为镸生人在7。镹是久。镸在瓺,瓺为镸在
瓦,瓺为镸在“周行而不殆”,瓺为镸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
镸。镸在髟,髟为镸生彡、彡生镸,髟在髠,髠为髟在几,髠为髟在“周行而不殆”。髟在
髡,髡为髟在兀,髡为髟是○、髟以定距绕地盘旋。長是长,長为人在月:月之丿变丨置下
后转加人为長。人月为仴,長是仴。人换八,長为月生八道、八道生月。長在張,張为長在
弓,張为長在“周行而不殆”。張为長生弓、弓長生、弓生長。長在脹,脹为月長,脹为月
是長生地,脹为月長生、月長生、長生月、長生万物心月。

仩是长,仩为亻在上天、上苍、上帝,仩为亻生上、上生人类。上在占,仩在佔。佔为仩在
凵,佔为仩在空心月。佔为仙中亻在占领一切,佔为亻生占、占人类。

长镸長是月,久是人在7,天在迗,地在逇,天长地久都是月。月是长生地,“天長地久”
(《道德经·第七章》)便指月是長生地,天中人、長中人、久中人是長生人。

人是丁,丁在邒,邒为丁在阝,丁是月。丁在庁,庁为丁在广、丁广大、丁生广、广生丁。
庁在疔,疔为庁生八道、八道生庁。疔为丁心,疔为丁生心、心生丁。疔为丁广生八道、八
道广生丁。疔为丁生飞丶、飞丶生丁、飞丶是丁。丁在邒庁疔画义即是人的画义。

月相从蛾眉月→上弦月→满月前的变化过程是从凹→凸→○的过程,从满月→下弦月→残蛾
眉月的变化过程是从○→凸→凹的过程。凹是凵在写7ㄣ,凸是凵在写ㄣ乚。凹凸是凵在“
周行而不殆”,凹凸是空心月在“周行而不殆”。凹生兕,兕为凹在儿、凹生儿、儿生凹。
凸对凹、凹对凸,凹凸合成口——○的过程表示月亮始终以正面对着地球,月球没有转动。
反证的理由是,如果月亮有转动,就不可能始终以正面对着地球,就必须把背面转给地球。
故科学界把月亮始终以正面对着地球的现象解释成月亮自转周期与其绕地公转周期相等的说
法自相矛盾,不堪一驳。

月亮始终以正面朝着地球、以定距绕着地球“周行而不殆”的现象就是盘旋,盘旋的古月就
是盘古。盘为舟在皿,皿为╨在冂,皿为╨在空心月。╨是╞,╞在月,╞表月。皿为罒生
--、--生罒,罒是目,目有天机:“机在目”(《黄帝阴符经》),天机是目为月生一、一
生月、一生万物心月。目为口生=、=生口,目为曰生一、一生曰,曰在亱心,曰在电。曰
是日,日是曰减肥,目为日生一、一生日。日在月中,日在夜心,“日月原是一物”,十日
中,其中九日是○,九个空心天体的符号是叴。机在目即天机在日月。目是心,目是心的符
号:“目者,心之符也”(《韩诗外传》)。目在耳,耳为目生五角,耳为目生各个方向辐
射信道。耳目原是一物——月亮。心机在日月,心机在耳目:“耳目,心之枢机也”(《国
语·周语》)。--是南北二月,皿为南北二月生目。

皿是且:且心立起为皿。且为月生一、一生月。且在冝,冝为且在冖,冝为且丶在7,冝在
宜,冝是宜,宜为冝生丶、丶生冝,宜为且在宀、且在宀、宀生且。冝在叠,叠为冝在叒,
叒为三又——333,叠为冝在“周行而不殆”,叠为且在“周行而不殆”。曡是叠,晶是
叒,曰是又,曡为冝生晶、晶生冝,晶为三曰,代表三月,代表众多空心天体,代表万物之
心口在曰;曡为且在冖中生晶、晶在冖中生且。疊是叠,畾是叒晶,又曰是田。畾为三田,
代表三月,代表众多空心天体,代表万物心田,疊为且在冖中生畾、畾在冖中生且。且在
阻,阻为且在阝,且是月,且是绕地盘旋的一月。阻是阴生一、一生阴,阴为月在阝。且在
县、县为且在厶,县为且在绕地盘旋。县为且丶在乚,县为且在乚中生丶、丶在乚中生且。
县为且生厶、厶生且。县在悬,悬为县心。悬为县生心、心生县,悬为沮在乚得乚中生丶、
丶在乚得乚中生沮,沮为氵在且进且“退”,沮为氵生且、且生氵。

且表递进、转折,一表月亮在“若退”,二表月相的递进与转折:上半月月相是递进,满月
是月相发生转折的时间。且在姐,姐为女娲在而且,姐为女娲生且、且生女娲。且的定义即
是皿的意义。

且是而,而是且,是为而且,而为丆——人在月:月心=立起为而基。而在侕,侕为亻在而
且。而在陑,陑为而在阝,而是绕地盘旋物。而在胹,胹为月在而且,胹为月是而、而是
月,胹为月生而、而生月、而生万物心月。心在恧,恧为心在而且。恧为洏在乚,洏为氵在
而且。

皿生血,血为丿在皿,血为丿在且进且退。血在卹,卹为血在卩,卹为丿在皿又在卩,血为
丿在且又在卩。皿在盁,盁为皿在乃,盁为血在3,盁为乃在皿、乃生皿、皿生乃。盁在
盈,盁是盈,盈为盁在又,盈为皿又在乃。又表3,盈为血在写33,盈为血在“周行而不
殆”,盈为皿在“周行而不殆”。夃是凤,盈为凤在皿;夃是殳,盈为皿在殳、殳在皿。

而且皿既是月亮的化身,又是月亮绕地盘旋的符号。

舟为÷——忄在冂生丿、丿在冂生忄。舟为÷——忄在卩中生丿、丿在卩中生÷——忄。舟
心是丹,丹心是亠,丹心是亮头;丹为亠在冂,丹为亮头在空心月、空心月是亮头。丹为空
心月生亮头、亮头生空心月、亮头生万物虚心月。丹为亠在卩,丹为亮头在绕地盘旋。丹在
刐,刐为丹在刂。

舟在舠,舠为舟在刀——ㄗ,舠为丨舟在7;舠为舟生刀、刀生舟。舟在舤,舤为舟在凡,
舤为舟在“周行而不殆”;舤为舟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丶、丶在“周行而不殆”生舟。舟
在郍,郍为舟在阝,郍为丨舟在写3。郍是那,那为丮在阝。丮为扌在⺄——乚,扌为十生
十,扌为十字架生十字架,扌为十字架生万物田心。扌在扔,扔为扌在乃、扌生乃、乃生
扌。扌是艹,扔是艿。乃是阝,那为扎在阝,那为扔在7,那为扌在7阝,那为丨扌在7
3,那为扌在“周行而不殆”。

盘为舟在皿,盘为舟在而且。盤是盘,盤为盘在殳,盤为盘在“周行而不殆”。盤为般若在
皿,般为舟在殳,般为舟在“周行而不殆”。盤为般若在且进且退。若在鄀,鄀为若在阝;
若在逽,逽为若在辶,般若是“周行而不殆”的盘古飞舟、天心月亮。若在匿,匿为若在
匚,匿为若在空心月。若为艹生右、右生艹,右为口,右为天心是口、口是天心。右为天
心生口、口生天心。右在叴,叴为右在乚,叴为口在九天,叴为口在九——叴为口在绕地盘
旋。叴为九生口、口生九。右在君,君为右在コ,君为右在空心月。君在郡,郡为君在阝,
郡为空心月中的右在阝。是十,右是古,若是苦。苦为艹生古、古生艹,古在呄,盘古是
绕地“周行而不殆”的古老飞舟。古在瓳,瓳为古在瓦,瓳为古在“周行而不殆”,瓳为古
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古。苦为口生卉、卉生口,卉在奔,奔
在逩。古在克,克为古在儿,克为古在绕地盘旋。克在剋,剋为克在刂。剋为古在“周行而
不殆”。克在兢,兢为二个古月在绕地盘旋。兢为二个古月在东升西落。

古在瓳,瓳为古在瓦,瓳为古在“周行而不殆”,瓳为古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
周行而不殆”中生古。

旋为方人疋,疋为上在刀——ㄗ,疋为上在绕地盘旋,刀是空心月,疋为上帝在空心月。旋
为上方人在刀,旋为方上人在刀。方人为仿,旋为上在刀中仿佛。上是十字架,旋为十字架
在刀中仿佛。旋为上方人在空心月,旋为方上人在空心月。疋为人在7生├、├在7中生
人。├是丄,丄表上,旋为上方人人在7。疋为上在7中生丿、丿在7中生上。旋为上方人
在7中生丿,丿在7中生上方人。

方在邡防,邡防为方在阝,方在瓬,瓬为方在瓦,瓬为方在“周行而不殆”,瓬为方在“周
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方。方是月亮,其形为○。方为亠在⺈,方为
亮头在绕地盘旋。方为亠在7中生丿,丿在7中生亠。防邡为亠在⺈阝,防邡为亠在“周行
而不殆”。⺈是空心夕。亠为○形,⺈为○形。方为○生○。月是大方的○,○无隅,是为
“大方无隅”(《道德经·第四十一章》),大方无隅者,空心月亮也。月是大方人家,月
是大方人之家。

方指方舟,方在旋,舟在盘,方舟即是绕地盘旋的古月。盘旋古月即是盘古。方指两舟并
行,并行的两舟即是南北二月。

方是月,向也是月:向在逈,逈为向在辶。向为冋生丿、丿生冋。冋在迥,逈为迥生丿、丿
生迥。方向是月亮的方向、月亮规定的方向,一切方向、意向、朝向、风向、走向、倾向、
指向……都是月亮规定的方向。

退在腿,腿为月在退却——腿为月相在退却,腿为月在“若退”。退为艮在辶,艮为半門生
八道、八道生半門。艮为不全月相生八道、八道生不全月相。艮为人在乚中生半門、半門在
乚中生人类。艮在限,限为艮在阝。艮是绕地盘旋的日月。艮在痕,痕为艮心,痕为艮生
心、心生艮。痕为艮广生八道、八道广生艮。痕为艮生飞丶、飞丶生艮、飞丶是艮。艮在
郎,郎是限,郎是艮在阝:艮中′上头为郎之左旁。郎在走廊,廊为郎在广、郎广大、郎生
广、广生郎。廊为艮在广阝——邝,廊为艮在“周行而不殆”。郎在鄉,鄉为郎在乡,鄉为
郎在“周行而不殆”。鄉为限在“周行而不殆”。鄉为艮在“周行而不殆”。郷是鄉,郷为
鄉隐丶。郷为半門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丶、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半門。鄕是鄉,鄕为
皀在乡阝,鄕为皀在“周行而不殆”。皀为白在匕、白生匕、匕生白。皀在冟,冟为皀在
冖,冟为皀在绕地盘旋。冟为白在“周行而不殆”。故为古人在十字架,故为古老十字架在
生人类,故为人在二个十字架生口。生故在做事,做为人在故乡,做为估人在十字架,做为
人人在二个十字架生口。估为亻在古月,估为什生口、口生什,什在化。

月亮是人类的真正故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真义,是要人类通过望明月而思故
乡是什么,故乡在哪里。

因乡(鄉)又表人类在地的家乡、万物在地的家乡,故老子“以乡观乡”(《道德经·第五
十四章)。

进为井在辶,井是绕地盘旋物;井是艹生艹,井是四个十字架在生万物心口:口是空心天体
月亮,又是万物的心形。井是口向四面八方辐射直道图。井在阱,阱为井在阝;井是绕地盘
旋物;井在囲,囲为井在口,囲为井在○。囲为口生井、井生口。井在宑,宑为井在宀、井
生宀、宀生井。宑在寒,寒为一生仒宑、宑仒生一。仒为亽生丶、丶生亽;亽为人生丶、丶
生人类。仒为人生丶丶、丶丶生人类。仒在令,令为仒在7。仒在冬,冬为仒在7。冬在
图,图为冬在口,图为冬在空心月、冬生空心月、空心月生冬。

寒为井丬在宀中生丶丶、丶丶在宀中生井丬。寒为艹共在宀生丶丶、丶丶在艹共,共是并,
艹并为荓,寒为荓在宀生丶丶、丶丶在宀生荓。艹是扌,荓是拼,拼是拱。

井在穽,穽为井穴,穽为井生穴、穴生井。穽为井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生井。井在冓,冓
在遘,遘为冓在辶,冓是月。冓为井在再、井生再、再生井。再为王在冂,再为王在空心
月。再为一生冉、冉生一。冉为土在冂,冉为土在空心月,“万物土中生”,万物土万物生
于空心月。冉是田变形。遘为再在进,遘为再进、再进、永远再进。

進是进,進为隹在辶;隹为住生一、一生住。住为亻主,住为主人。住为亻是主、主是人。
主为王生丶、丶生王,主为土生亠、亠生土。王在迋,主在迬,迬为主在辶。迬为迋生丶、
丶生迋。主在宔,宔为主在宀、主生宀、宀生主。主是绕地盘旋的日月。天主、真主是月
亮。住为亻生主、主生人类。住为仼生丶、丶生仼。仼为人是王、王是人,王在五,仼在
伍,伍为仼在7。仼是全,“全乃天”(《道德经·第十六章》):人王是二人世界。

全在痊,痊为全心,痊为人王生心、心生人王,痊为从人王广生八道、八道广生人王,痊为
人王生飞丶、飞丶生人王、飞丶全生万物、飞丶是人王。

住在往,往为住生丿、丿生住,往为人主生丿、丿生人主。往为彳是主、主是彳。彳为亻生
丿、丿生人类。彳为二生丨、丨生二。彳在欠,欠为彳在7。欠在肷,肷为彳月在7,肷为
彳在7中生月、月在7中生彳。彳在役,役为彳在殳,役为彳在“周行而不殆”。彳在亥,
亥为彳在逃亡,亥为彳在绕地盘旋。亥为亡生彳、彳生亡。亥在郂陔,郂陔为亥在阝。亥在
孩,孩为亥在子,孩为亥在“周行而不殆”,孩为一亥在了,孩为一亥在“周行而不殆”。
亥在胲,胲为月是亥、亥是月,胲为月生亥、亥生月、亥生万物心月。郂陔为彳在逃亡又在
阝,郂陔为彳在“周行而不殆”。

彳在行,行为彳亍,亍为一丁,亍为一在丁,亍为二在亅,亍为二月(一月一日)在绕地盘
旋。亍为一生丁、丁生一。行为彳在亅中生二月、二月在亅中生彳。彳亍都是三的化身。行
是三生三,行为彳生亍、亍生彳,行是月在行。行为胻。胻为月在行、月生行、行生月、行
生万物心月。往为彳生主、主生彳。

隹在陮,陮为隹在阝,隹是月。隹在隼,隼为隹在十字架,隼为十生隹、隹生十、隹生万物
田心。隼在集,集为隼生八道、八道生隼,集为木生隹、隹生木,集是椎。隹在隽,隽为隹
在乃、隹生乃、乃生隹。寉为隹在宀、隹生宀、宀生隹。隹在翟,翟为隹在羽,翟为隹在飞
呀飞。隹是绕地盘旋的日月。

雋是隽,雋为隹在弓,雋为隹在“周行而不殆”。雋在寯,寯为雋在宀、雋生宀、宀生雋,
寯为隹在“周行而不殆”,寯为寉生弓、弓生寉。雋在臇,臇为脽在弓,臇为脽在“周行而
不殆”。脽生月是隹、隹是月,脽为月生隹、隹生月,隹生万物心月。臇为月是雋、雋是
月,臇为月生雋、雋生月、雋生万物心月。雋在擕,擕为扌生雋、雋生扌,擕为推在弓、推
生弓、弓生推,推为扌生隹、隹生扌,扌是艹,推是萑。萑在蕉,蕉为萑生灬、灬生萑。蕉
为艹生焦、焦生艹。焦为隹生灬、灬生隹。艹是扌,蕉是撨。撨为推生灬、灬生推。擕是
携,携为推在乃、推生乃、乃生推。携为扌生隽、隽生扌,隽为隹在乃、隹生乃、乃生隹。

弓象形不全月相。新月如弓,残月如弓——亮相如弓,但弓有弦,不拉弓,其弦也是直的,
故真正如弓的亮相是上弦月和下弦月,其象如D,但D是未拉张的弓,拉张的弓是除满月外
上弦月→下弦月期间的亮相,满弓形象是○,即满月的月周线如满弓的○,○是空心月象。
月是天,月是道,“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道德经·第七十七章》)是老子向人类提
出的启发性问题:蛾眉月象不象一张弓?凸月象不象一张拉开的弓?满月象不象张开的满
弓?空心月○象不象张满的弓?

弓在夷,夷为大在弓,夷为大在“周行而不殆”,夷为大弓,大弓是大道:“大道甚夷”(
《道德经·第五十三章》):大道是极大的弓,它是直径3476公里外表如弓的弯月,是
月亮在天空“周行而不殆”的弧形轨迹。

夷表平安,表示月亮永安。夷又指人类看不见的信道:“视之不见,名曰夷”(《道德经·
第十四章》)。夷是月,四夷是四月。夷在胰,胰为月是夷、夷是月,胰为大月在弓、大月
如弓、弓是大月、大月生弓、弓生大月、月生大弓。胰为月生视之不见的夷道、夷道生万物
心月。夷在姨,姨为女娲是大弓,大弓是女娲。姨为女娲生大弓、女娲生夷道。夷在洟,洟
为氵生夷、夷生氵。洟为汏在弓、弓在汏。汏为大生氵、氵生大众。汏在汱,汱在沷,沷为
汱在7,汱为汏生丶、丶生汏。汱为氵生犬、犬生氵。犬在突然。沷为灬在友,友为大在
7,沷为四大丶在7。沷为四月在绕地盘旋。

辶是绕地盘旋的符号,进(進)退原是一物=迌,都是绕地盘旋的月亮。

在轨迹上,月亮“周行而不殆”,看起来是轨迹的重复,好象又进又退,其实永不重复,而
是驱动着太阳系天体在宇宙中漫游,永远在进,前进中表现着“退”的现象,是为“若
退”。若退不是真退,是为“进道若退”。

“进道若退”的表现有:月相上,上半月月相从蛾眉月→上弦月→满月,是月相在增进的表
现,是为进道;下半月月相从满月→下弦月→残月(蛾眉月),是月相在消退的表现。每月
周而复始的月相是反复进退的表现。这是亮相的进退。亮相进退是月母的主动发光和敛光行
为,是在前进中表现的行为,并非真退。而且亮相并非对阳光的简单反射,无意反射,是为
“进道若退”。轨迹上,月亮始终在前进,但“周行而不殆”的表现却给人循环往复绕圈子
的感觉,不进则退,循环往复绕圈子的现象是“若退”的表现。所以,“进道若退”不是真
退,退是假象,真相是进。“周行而不殆”的月相给人类的视觉是月相的先进后退、又进又
退、周而复始。“先进”指上半月月相,“后退”指下半月月相。月在前,前进是月的本
性。前为丬生刖、刖生丬。前为月在刂中生丬、丬在刂中生月和万物心月。前在剪,剪为前
在刀——ㄗ,刀是空心月,剪为前生刀,刀生前。剪为月在刂刀中生丬、丬在刂刀中生月。
前在翦,翦为前在羽,翦为前在飞呀飞。飞速是箭,箭为⺮在前、⺮生前、前生⺮。⺮在篷
莱。篷为⺮在逢、⺮生逢、逢生⺮。⺮是亽生亽,亽在今,今为亽在7。逢为夆在辶,夆为
夂生丰、丰生夂,夂在夅,夂为人在7,丰为三生丨、丨生三,卅是丰,卅为三十,代表万
物田心,代表三个十字架,丰在邦,邦为丰在阝,邦为卅在阝。邦为一丰在3,邦为一卅在
3。夆为人丰在7。亻是人,亻丰为仹,夆为仹在7。丰在肨,肨为月是丰、丰是月,肨为
月生丰、丰生月、丰生万物心月。月在膖,膖为月在逢,膖为月在辶中生夆、夆在辶中生月
和万物心月。膖为人月丰在“周行而不殆”。亻月为仴,膖为仴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丰、
丰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仴。膖为人在“周行而不殆”的生肨、肨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人
类。

大是小、小是大,大邦是小邦、小邦是大邦。大邦小邦都指月亮。但大邦小邦又是地上各大
小国家,故曰:“以邦观邦”(《道德经·第五十四章》)。

大小邦不论指人口还是指领土,月亮都比地上各国多和广大。如月宫内径以3350公里计
算,内表面积=4兀×1675公里的平方≈3523万平方公里;可容人口在十亿以上。
又有三座3350公里长的三维空心巨梁作为办公、居住两用室。“小国寡民”(《道德经
·第八十章》)的国不小,民不寡。月亮虽大,但看起来只是个小光盘,常见的只是不全的
小光盘。

道是什么?“自然曰道”(乙):月在自然,自在道,道是自然的月亮,自然是月亮,月亮
是自然,月亮是自然的结果,自然是月亮的化身。

自为白生一、一生白,白在癿;自为目生丿、丿生目。目在盲,盲为目在亡,盲为目在绕地
盘旋,盲为目在乚中生亠、亠在乚中生目。盲为肓生一、一生肓,肓为月在亡,肓为月在绕
地盘旋,肓为月在乚中生亠、亠在乚中生月和万物心月。肓在望,望为肓生王、王生肓。

目在盲,盲为目在亡,盲为目在绕地盘旋,盲为目在乚中生亠、亠在乚中生目。盲为肓生
一、一生肓,肓为月在亡,肓为月在绕地盘旋,肓为月在乚中生亠、亠在乚中生月和万物心
月。肓在望,望为肓生王、王生肓。

目在囩,囩为目在厶,囩为目在绕地盘旋。囩为目在乚中生丶、丶在乚中生目。囩为目生
厶、厶生目。目在見,見为目在儿,見在覌,覌为目又在儿。覌为目又生儿。目在盼望,盼
为目在刀——ㄗ中生八道、八道在刀——ㄗ中生万物心目。分在邠,邠为分在阝,分在瓫,
瓫为分在瓦,瓫为分在“周行而不殆”。瓫为分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分。分是月,分在朌,朌为月是分、分是月。朌为月生分、分为月、分生万物心
月。朌为月在刀——ㄗ中生八道、八道在刀——ㄗ中生月和万物心月。分为八在刀、八生
刀、刀生八道。盼为朌生一、一生朌。分在份,份为亻生分、分生人类。分在盆,盆为分在
皿,盆为分在绕地盘旋。分在翂,翂为分在羽,翂为分在飞呀飞。盼为目生分、分生目、分
生万物心目。

目在相,相为木生目、目生木。木在栭,栭为木在而且。木在杛。杛为木在弓,杛为木在“
周行而不殆”。杛为木生弓、弓生木。木在术,术在述,述为术在辶,术为木生丶、丶生
木。述为木在辶中生丶、丶生辶中生木。木在東,東在陳,陳为東在阝,東是月,東为木在
曰、木生曰、曰生木,陳为木在阝中曰,陳为木在阝中生曰、曰在阝中生木。曰在白,木是
十字架生八道、八道生万物田心,是阴阳相交发明的符号。東是杲杳,故東主木主明。東为
束生一、一生束,束为木生口、口生木,束在速,速为束在辶。束在剌,剌为束在刂。束在
脨,脨为月是束、束是月,脨为月生束、束生月、束生万物心月。

木在宋,宋为木在宀、木生宀、宀生木。宋为十穴,宋为十生穴、穴生十、穴生万物田心。

相在厢,厢为相在厂——乚,厢为相在乚。厢在廂,廂为厢生丶、丶生厢,廂为相在广、相
广大、相生广、广生相。廂为床生目、目生床。床为木在广、木广大、木生广、广生木。牀
床,牀为爿木。爿为丆在丩,爿为人在丩,爿为人在“周行而不殆”,爿为丨人在乚,爿为
丨人在绕地盘旋。人木为休,牀为休在丩,牀为一休在乚。牀为一休在绕地盘旋。休为亻生
木、木生人类。休在庥,庥为休在广、休广大、休生广、广生休。休是月。月是休命处,休
命是好命,休命处是好命处。休是好命人的长生地。月是好命人的长生地,是李淳风、袁天
罡的推背而归处。庥为人在床、人生床、床生人类。庥为庂生木、木生庂。

相在想,想为相在心、心在相,想为相生心、心生相。想为湘在乚。湘为氵生相、相生氵;
湘为沐生目、目生沐,沐为氵生木、木生氵。沐为汁生八道、八道生汁。

——思想是月,人类哪有思想?哪来的正确思想?

耳在耴,耴为耳在乚。耳在耶,耶为耳在阝。耳在刵,刵为耳在刂。耳在取,取为耳在又。
取在最,最为取在曰、曰在取天下。最为取生曰、曰生取,最为耳在又中曰、耳在又中生
曰、曰在又中生耳。冣是最,冣为取在冖,冣为耳又在冖,冣为耳在“周行而不殆”。取在
郰,郰为取在阝,郰为耳又在阝,郰为耳在“周行而不殆”。取在陬,陬是郰。耳在聂,聂
为取在又,聂为耳又在又,聂为耳在3复3,聂为耳在“周行而不殆”。耳是绕地盘旋物。
耳在聏,聏为耳在而且。

自为白生一、一生白。自在臫,臫为自在乚;自在郋,郋为自在阝。自在見,見为自在乚(
自要倒看);自見,自見,就是自在見。見在覌,覌为自又在乚。自是绕地盘旋的日月。自
在息,息在鄎,鄎为息在阝。息是月。息为自生心、心生自,故“一息立基,非呼吸之谓
也。息者自心也。自心为息”(甲乙),“故一息当一年,人间时刻也,一息当百年,九途
长夜也”(甲乙)。息为洎在乚,洎为氵生自、自生氵。洎为泪生丿、丿生泪。泪为氵生
目、目生氵。

自是月,“几于道”是“己于道”,自己都是月,自己是月母的生化物。己在邔,邔为己在
阝。改是攺,己是巳:巳是口在乚,也是コ在乚。巳己已都是コ在乚。改为己人在十字架,
攺为巳人在十字架。改为己在十字架生人类,攺为巳在十字架生人类。己在妀,妀为己是女
娲、女娲是己,妀为己生女娲、女娲生己。妀为七在乚生己、己在乚中生七,妀为虚心在乚
中生己、己在乚中生万物虚心。

“几于道”是“己于道”,几在冗,冗为几在冖,冗为己在冖。冗在宂,宂是冗,宂为冗生
丶、丶生冗、丶在冗。宂为几在宀,宂为己在宀。宂为几生宀、宀生几,宂为己生宀、宀生
己。宂为丶在冖连几,宂为丶在“周行而不殆”。宂为己丶在冖。

宂为冫在7和几,宂为冫在“周行而不殆”。宂为己在7中生八道、八道在7中生己。

冗在沉,沉为氵生冗、冗生氵。沉为灬在写7和几,沉为灬在“周行而不殆”。沉为己在冖
中生氵、氵生冖中生己;沉为己在7生灬、灬生7中生己。

冗在亮,亮为口在几连冖中生亠、亠在几连冖冗中生口,亮为口在“周行而不殆”中亠、亠
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口。宂在亮,亮为口在几连宀中生一、一在几连宀中生口,亮为口在
“周行而不殆”生一、一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口。亮为口在冖中生亢、亢在冖中生口。亢
在迒,亢在邟阬,邟阬为亢在阝;亢在肮,肮为月是亢、亢是月。肮为月生亢、亢生月、亢
生万物心月。肮为月在几中生亠、亠在几中生月,肮为月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亮头、亮头
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月。亮为吭在冖。吭为叽生亠、亠生叽,叽为口在几、口生几、几生
口。叽为口生己、己生口,亮是己口亠在冖。

己在龍宫,龍为月立己├三。立为亠生丬、丬生亠,立为一生六、六生一,六为亠生八道、
八道生亠。六在宍。宍为六在宀、六生宀、宀生六,宍为亠在穴、亠生穴、穴生亠。六在
产,产为六在厂,产为六在乚。产为立生丿、丿生立,产在彦,彦在遃,遃为彦在辶,彦为
产生彡、彡生产。遃为六彡在厂在辶,遃为六彡在“周行而不殆”。立在翊翋翌,翊翋翌为
立在羽,翊翋翌为立在飞呀飞。龍在龎,龎为龍在厂,龎为龍在乚;龍是龐然大物,龐为龍
在广、龍广大、龍生广、广生龍。龍在隴,隴为龍在阝;龍在寵,寵为龍在宀、龍生宀、宀
生龍。龍在竉,竉为龍穴,竉为龍在穴、龍生穴、穴生龍,竉为龍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生
龍。龍是绕地盘旋物。月在龍,龍在朧,朧为月是龍、龍是月。朧为月生龍、龍生月,龍生
万物心。

龙是龍,龙为七生义、义生七,龙为义生虚心、虚心生义。七是力,龙为义生力、力生义。
义在尤,尤为义在乚。尤为亠在儿、亠生儿、儿生亠。尤为尢生丶、丶生尢,尢为天心在
乚。龙为尤生丿、丿生尤。尤在肬,肬为月是尤、尤是月,肬为月生尤、尤生月、尤生万物
心月。肬是疣,疣,疣为尤心,疣为尤心,疣为尤生心、心生疣。疣为尤广生八道、八道广
生尤。疣为尤生飞丶、飞丶生尤、飞丶是尤。

义为乂生丶、丶生乂,丶在ラ,丶在厶,丶在刃,刃为丶在刀——ㄗ、丶生刀、刀生丶;丶
在叉,叉为丶在又、丶生又、又生丶。丶在勺,勺为丶在勹。勺又是人在7,勺又是冫在
7。勺在的,的为白勺,的为白丶在勹,的为人在7中生白、白在7生人类,亻是人,亻白
为伯,的为伯在7。的为白在7中生八道、八道在7中生白。

乂在刄,刄为乂在7。乂在刈,刈为乂在刂。乂在风,风为乂在几,风为乂在“周行而不
殆”,乂是十字架,风为十字架在“周行而不殆”。

乂是十,义是寸,龙为七寸,龙为七生寸、寸生七,龙为虚心生寸心、寸心生虚心。寸为亠
(倒看)在亅,寸为七生丶、丶生七,七是力,寸为力生丶、丶生力。寸为十生丶、丶生
寸。寸在耐,耐为寸在而且。寸在尤,尤为寸在乚,肬为肘在乚。肘为月是寸、寸是月,肘
为月生寸、寸生月,寸生万物心月。龙在厐,厐为龙在厂,厐为龙在乚;龙是庞然大物,庞
为龙在广、龙广大、龙生广、广生龙。龙在陇,陇为龙在阝;龙在宠,宠为龙在宀、龙生
宀、宀生龙。龙是月。龙在胧,胧为月是龙、龙是月,胧为月生龙、龙生月、龙生万物心
月。胧为肬生丿、丿生尤。

然为肰生灬、灬生肰,肰是然,肰在胈,胈为肰在7。肰为月生犬、犬生月,犬为大生丶、
丶生大众。犬为人生亠、亠生人类。大在耎,耎为大在而且。犬为人生亠、亠生人类。犬为
义生一、一生义,犬在犮,犮为犬在7。犮在茇,艹生犮、犮生艹;茇为苃生丶、丶生苃,
苃为芖在7。芖为大生艹、艹生大众。艹是扌,茇是拔。犮在翇,翇为犬在羽,翇为犮在飞
呀飞。翇为犬在飞呀飞中画7。

犬在迖,迖为犬在辶。犬在厌,厌为犬在厂——乚;犬在宊,宊为犬在宀,宊为犬生宇宙
头、宇宙头生犬。犬在突然,宊在突然,宊是突,突为宊生八道、八道生宊。突为犬穴。突
为犬生穴、穴生犬。突为犬在宀中生八道、八道在宀中生犬。犬是绕地盘旋物。厌在厭,厭
是厌,厭为冐在厌,冐为月在曰、月生曰、曰生月、曰生万物心月。冐为肙生一、一生肙。
厭为猒在厂,厭为猒在乚。猒为冐生犬、犬生冐。冐是冒,月是目。

庻是庶,灬是从,然是肰生人人、人人生肰。煑是煮,烮是烈,灬是火。灬为丶生氵、氵生
丶,灬为肰四射的信道道头丶,也是四射信道在终端生化的万物之心。庶在遮,遮为庶在
辶,庶为廿在广生灬、灬广生廿,庶为廿灬在广,遮为廿灬在广又在辶,遮为廿灬在“周行
而不殆”。廿为凵生一、一生凵,廿在册,册在删,删为册在刂,册为廿生廿。廿在世,世
为廿在乚。世在迣,迣为世在辶,迣为廿在乚又在辶,迣为廿在“周行而不殆”。世在疶,
疶为世心、疶为世生心、心生世;疶为世广生八道、八道广生世,疶为世生飞丶、飞丶生
世、飞丶是世。世在朑,朑为月是世、世是月,朑为月生世、世生月、世生万物心月。廿在
度,度为廿又在广,度为廿在“周行而不殆”。度在剫,剫为度在刂、度生刂、刂生度。度
众生者,廿也,空心月生一也,一是万物之母。“必思度尽众生”(甲乙)者,廿也,空心
月生一的万物之母也。度者,册也,二个生一的空心月也。

丶表示月光,月光分五类:一是月亮采集→加工→反射实心阳光而成的月光,月光是夜空中
华之光;二是月腔采集→加工而成的阳光,是月腔中华之光,为与阳光相区别,便称真光,
真光是月人长生的资本;三是月人将用不完的多余真光与气信化合,形成光气信三才合一的
信道,信道用于生化万物,信道在终端建心勾心,生化人类、生化万物。人人都能在心上见
到真光。印象、忆象、梦象就是真光的显示。四是将实心太阳辐射的阳光折向地球,形成太
阳,否则我们见不到太阳。五是空心太阳将采自实心太阳的光加工后辐射出来,变成太阳。

然同燃,燃是然,燃为火在然、火生然、然生火。自然是自燃,自燃是自然。自然(燃)的
结果是发明,明成于日月。自然(自燃)是自动燃烧的过程和结果。自动燃烧的过程和结果
犹如氢氧相交的过程和结果。

道为首在辶,首为自生丬、丬生自。首是丆在目生八道、八道生丆目,丆是人。首是人在目
生八道、八道生人目。首在艏,艏为盘古飞舟是元首、元首是盘古飞舟。首在

八下放,首成頁,故頁是首,頁表首。頁为人生貝、貝生人类。貝是目生八道、八道生目,
貝是月生丬、丬生月、丬生万物心月。貝是自生丿、丿生自,貝在郥,郥为貝在阝,貝是
月。頁在頂部,頂为頁在丁,頂为頁在绕地盘旋。頂为一頁在亅,頂为一頁在绕地盘旋。
頂为丁生頁、頁生丁。頁在預言,預为頁在予,預为頁在“周行而不殆”。預为頁在“周行
而不殆”中生丶、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頁。言为亠=口,亠在亮头、=在月心,口是空
心月,言为亮头、月心在口。言由亮头、月心、月心口合成,言为亮头月心生口、口生于亮
头月心。言是月亮,言在訂訂为言在丁。言在訇,訇为言在勹。言在這,這为言在辶。言在
設計,設为言在殳,設为言在“周行而不殆”。言是月。計为十字架之言、十字架在言,計
为十生言、言生十、言生万物田心。計在訊,訊为計在⺄,訊为計在绕地盘旋。訊为言生
卂、卂生言。設計是月亮的設計。計生許,許为人生計、計生人类。許为午在言、午生言、
言生午。許为人在十字架上言、言在十字架上生人类。許是许,许为午在之,午在迕。預言
就是頁在“周行而不殆”中生言、言在“周行而不殆”中生頁。

頁在頨,頨为頁在羽,頨而頁在飞呀飞。頁在頄,頄为頁在九天,頄为十頁在乚,頄为十日
在乚。頁在頃刻,頃为頁在匕,頃为一頁在乚。頃为匕生頁、頁生匕。頁是首,頃为匕首。
頃在廎,廎为頃在广、頃广大、頃生广、广生頃,廎为匕首在广、匕首广大、匕首生广、广
生匕首。廎为頁在匕与广,頃是頁在“周行而不殆”。廎为庀生頁、頁生庀,庀在庇护,庇
为庀在匕、庀生匕、匕生庀。庇为比在广、比广大、比生广、广生比,比在阰,阰为比在
阝,比为匕在匕,比为一一在乚,比为日月在乚,比为二月在乚,阰为三月在绕地盘旋。阰
在陛,陛为土生阰、阰生土;陛为坒在阝,坒为土在比翼齐飞,坒为土生比、比生土。坒为
毕生一、一生毕。毕为十字架在比翼齐飞。毕为十生比、比生十、比生万物田心。

畢是毕,畢为田生、生十,畢为十生、生田。畢为田开十字架,畢为十字架开田。
开在邢。畢为田卅在干活。卅是三十。卅为三个十字架一心一意。卅是丰,丰在邦。畢为丰
田在干活。田换,畢是華。華头是开。華为十在开而又开,華为十字架在开天开地。華浑
身是阴阳相交的十,故華是光源体月亮和无量光太阳。華是华,华为十字架在生化。华为十
生化、化生十、化生万物田心。

頃在傾,頃通傾,傾为亻在頃、亻生頃、頃生人类。

辺是道,刀是首,空心月是元首。匕刁是刀,匕是首,刁是首。

“自然曰道”字字讲月,字字披露月亮真相。

曰在“天心居曰月中”,如果将曰当作动词解,句子狗屁不通,因为居是动词,曰不应该是
动词。曰是什么词性?形容词,形容月是曰形——口形——○形,形容万物之母的一在口
中,万物之母的一在○中——在空心月球中。一是万物之母,曰是万物之母。曰减肥为日,
日月为明,曰月为明,“天心居曰月中”等于“天心居明中”,日月都是天心。缺月不明,
缺日也不明,无明便无白天,便无人类,便无万物。

天是月,月在道,月是道,故曰“天乃道”(《道德经·第十六章》)。

果在自然,是为果然,果然是月亮。故“银钱是个宝,看破用不了;果然是个宝,地下裂
不到”(《刘伯温碑记》)预言的是,月亮真相后,金钱万能论破产,果然——月亮才是真
宝,“果然”是地下采不到的真银元。

道可见又不可见,可见的道是有道——自然日月,不可见的道——无道有二:一是大同法律
制度,二是人类“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道德经·第十四章》)的信
道,犹如“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的广播电视信号、手提电话信号、各种遥
控信号。

信为亻言,言在這,這在邎,邎为月系這,邎为万物心月系于這,邎为言系迌,邎为万物之
言系于绕地盘旋的月亮。系是糸生一、一生糸,糸为小在幺,糸为小在“周行而不殆”。糸
为小丶在“周行而不殆”。糸为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小、小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丶。
糸为⺗在乚复乚。糸为⺗在“周行而不殆”。⺗为氵在亅,亅是乚,⺗是心。⺗为小生丶、
丶生小。⺗是忝,忝为天生⺗、⺗生天、忝为天心,忝为天生心、心生天。忝为人师者,天
⺗也,天心也。

糸为厼在乚。厼为小在厶、小生厶、厶生小。糸为幺生小、小生幺。系为不在幺、不生幺、
幺生不。不在阫,不在光。系在孫,孫在遜,遜为孫在辶,遜为孫悟空在绕地盘旋。孫为系
在子、子在系。孫为子生系、系生子。孫为一生幺中生孙、孙在幺中生一。孙为小在子、子
在小,子是一在了,小是八在亅。孙为子生小、小生子。孙在逊,逊为孙在辶,逊为小在辶
中生子、子在辶中生小心。糸是糹,糹在糺。

关系就关生系、系生关,就是天生八道、八道生系。关在送,关在関,関为关在門、关生
門、門生关。關是关,關为丱在門中幺复幺。關为丱在門生幺幺。丱为‖在乚┛,丱为‖在
“周行而不殆”,丱为丨丨在乚,丱为二(日)月在绕地盘旋。丱为丩生镜像反应的丩,丱
又表示二个月亮在绕地盘旋。ㄐ是ク,丱为クク对照,表示上半月和下半月空心斜月的亮相
对称,表示南北天上的二月成镜像反应,表示ク与ク的生化物在对照。門换耳,關是聯。門
是月,月在耳,耳是月,關聯原是一物,關系也是聯系。關是二門在“周行而不殆”,聯是
二耳在“周行而不殆”,都是二月在“周行而不殆”。

邎是遊,遊为斿在辶,斿同遊,斿为方人在子,斿为方人在“周行而不殆”。斿为一方人在
了,斿为一方人在“周行而不殆”。斿为方人生子。遊是游,游为氵生斿、斿生氵,游为汸
人在子、汸人生子。汸为氵生方,方生氵。方在肪,肪为月是方、方是月,肪为月生方、方
生月、方生万物心月。

“言有宗”(《道德经·第七十章》):言心是=,宗心是=,言心是宗心,言有宗心,故
言有宗;言心宗心是月心,月心是宗,月心是万物祖宗,言是万物祖宗;一言一語、一举一
动都出于心、出于月心,心是万物祖宗,言是万物祖宗。言心是目心,“机在目”也是机在
言。宗在腙,腙为宗是月、月是宗。腙为月生宗、宗生月、宗生万物心月。

言是月,言是神:“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易·说卦》),“言语妙天下”——
言语妙生妙化天下万物。神是月:神为礻生申、申生礻。礻为卜在ラ,礻为忄在7。礻在
祁,祁为礻在阝,祁为丨忄在73。礻在礽,礽为礻在乃、礻生乃、乃生礻,乃是阝,礽是
祁。礻在祋,祋为礻在殳,祋为礻在“周行而不殆”。礻在祤,祤为礻在羽,祤为礻在飞呀
飞。礻是月。申在电,电为申在乚;申在迧,迧为申在辶。申在审,审为申在宀、申生宀、
宀生申。审为宙生丨、丨生宙。申是绕地盘旋的月亮。申在坤,坤为土是申、申是土,坤为
土生申、申生土。土申是万物之母,坤是万物之母。“坤德居然感四方”(《推背图·第五
十一象》)指月亮居然是感动感应感化四方万物的万物之母。

申是中生一、一生中,中为口生丨、丨生口,中为日生一、一生日,中在迚,迚为中在辶。
中在翀,翀为中在羽,翀为中在飞呀飞。中在祌,祌为礻生中、中生礻,祌为忡在7。祌在
神,神为祌生一、一生祌。神为忄在7中生申、申在7中生忄。礻申是月,神是月。

審是审,審为番在宀、番生宀、宀生番。番在鄱阳湖,鄱为番在阝。番在膰,膰为月是番、
番是月,膰为月生番、番生月、番生万物心月。番为釆生田、田生釆。釆为米生丿、丿生
米。米在迷,米在脒,脒为月是米、米是月,脒为月生米、米生月、米生万物心月。釆为禾
生八道、八道生禾,禾为木生丿、丿生木,禾为千生八道、八道生千,千在迁阡。禾在禿,
禿为禾在儿,禿为禾在绕地盘旋;禾在秃,秃为禾在“周行而不殆”。禾在盉,盉为禾在
皿,盉为禾在绕地盘旋。禾在秀,秀在透,透为秀在辶,秀是月亮。秀为禾在乃、禾生乃、
乃生禾。透为禾在辸,透为禾在“周行而不殆”,透为禾在辶中生乃、乃在辶中生禾。禾是
月。禾在委随,委在逶迤,逶为委在辶,委为禾生女娲、女娲生禾。逶为禾女在辶。委在
瓾,瓾为委在瓦,瓾为委在“周行而不殆”,瓾为委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
而不殆”中生委。委在腇,腇为月是委、委是月;腇为月生委、委生月、委生万物心月。迤
为人也在辶,人也为他,迤为他在辶。他为亻在也,迤为人在迆、人生迆、迆生人类,迆为
也在辶,迆为辶在也,迆为之在也,迆为之在“周行而不殆”。迆在逇,逇为土在迆、土生
迆、迆生土。逇为地在辶,地为土也。地为土在也,地为土在“周行而不殆”,地为土生
也、也生土。月亮逶迤的轨迹——女娲委随地球的轨迹是乚7厂3εω……

釆为乊生木、木生乊,乊是丬。釆在匊,匊为釆在7。匊在陱,陱为匊在阝,陱为釆在“周
行而不殆”釆在宷,宷为宷为釆在宀、釆生宀、宀生釆。審为宷生田、田生宷,番为畨生
丿、丿生畨,畨为米生田、田生米。畨是番,畨是翻,翻为番在羽,翻为番在飞呀飞。番在
飜,飜为番在飛。番是月。

申在妽,妽为女娲是申、申是女娲,妽为女娲生申、申生女娲。妽在婶,婶为妽在宀、妽生
宀、宀生妽。婶为女娲在审视。嬸是婶,嬸为女娲在審查。番在蕃薯,蕃为艹生番、番生
艹,蕃为苗生釆、釆生苗。苗在庿。艹是扌,蕃是播。 

信道可分为信道和力道:

㈠信道:生化生物的信息道。信道由光盘播放,光盘是月人预先录制的生化万物一生的一盘
长信,每个生物都有一封长信——一个或一组光盘。长信生化每个生物的一生,每个生物一
生的命运活动都在长信中,每个生物都是演员,演员的责任是演戏,戏生于月,月是道,是
为道戏,道以剧速周行,是为道剧。个体道剧的集合是大道剧。大小道剧由遙控生化中心播
放,正在生化的万物便合成一出栩栩如生的电视连续剧,生物在连续剧的播放中生化。仅由
光盘播放的信道是无法生命的,生化生命需要光气信三才,故遙控生化中心在播放生化万物
个体光盘的同时,要融入光气,把播放的光盘长信变成光气信三合一的信道。由这样的信道
在终端建心勾心,生化每个物体的一生。十字架是遙控生化中心,是生化万物的光盘播放中
心,光气信合一的制作中心。信道是遙控生化中心生出的分道或小道。

㈡力道,生化非生物的信息道,也是高智商的信息道,只是为了描述诉方便而称之力道。力
是七,七是一在乚,七是十在乚。力是绕地盘旋的十字架。力在也,力在劜,力在阞,阞为
力在阝,力是月。力在边,边为力在辶。力是月。力是七,力道即虚心之道,月生之道。各
物体都有命运光盘。万力发生器根据光盘发生力道。万力发生器同时是信道的力源。万力发
生器是月亮绕地盘旋的力源,遙控地球和太阳转速的力源,遙控宇宙所有天体的力源,是兴
风作浪的力源,引坠小行星的力源。力道功能请见《千手观音——万力发生器》。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指古月依次生了一、二、三……九月,连古月
在内合计十月=十日。因只“有四月并出”,四月中,一月是实心太阳,三生万物应指三月
生万物。二指月生一丨信道或力道,信道或力道在终端化出阴阳光气,再化出光气信三才,
三才符号是氵,氵在心,心生身。心在始端是月,是十字架,十字架生氵以生万物,故“三
生万物”。

信道和力道都“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又称无道。无非无,无为尢生一、
一生尢,无为干在乚。干在肝,无在庑,庑为无在广、无广大、无生广、广生无。

無是无,無为亼在卌生灬,灬在然,灬在遮。卌是四十,卌为四个十字架,卌是“有四月并
出”的符号。卌为艹生艹,艹在芟,艹在芝,芝为艹在之,芝为二个十字架在绕地盘旋。艹
在匆,匆为艹在勹。艹在弁,弁为艹在厶,弁为艹在绕地盘旋。弁为艹生厶、厶生艹。艹是
开天地的神具,开在邢家。卌为十生卅、卅生万物田心,卅为十生艹、艹生万物田心。卅为
一生川、川生一,川是三,“三生万物”,川生万物;卅是丰,丰在邦,丰在韦,韦为丰在
7。人生一为亼,無为亼在卌生灬。

無在鄦,鄦为無在阝,無是绕地盘旋物。無在廡,廡为無在广、無广大、無生广、广生無,
無是月。無在甒,甒为無在瓦,甒为無在“周行而不殆”,甒为無在“周行而不殆”中生
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無。

無在膴,膴为月是無、無是月,膴为月生無道、無道生月、無道生万物心月。無在嫵,嫵为
女娲是無、無是女娲,嫵为女娲生無道、無道生女娲。無在撫,撫为扌生無、無生扌,扌是
艹,撫是蕪。無非無,圣人在無首,圣人靠無道为所欲为:“是以圣人处無为之事”(《道
德经·第二章》);圣人靠無道遥控生化万物、执行一切任务,因而無败無失:“是以圣人
無为,故無败;無执,故無失”(《道德经·第二十九章》)。“为無为”(《道德经·第
六十三章》),“为無为,则無不治”(《道德经·第三章》),是無在無所不为:“無为
而無不为”(《道德经·第四十八章》),“大道之要,不外無为而为四字”(甲乙)。故
無是“天地之始”(《道德经·第一章》)、“万物之始”(《道德经·第一章》马王堆
本)。

无在芜,芜为艹生无、无生艹;無在蕪,蕪为艹生無、無生艹。芜蕪充满十字架,是十字架
生化万物田心的符号,十在田,故“田甚芜”(《道德经·第五十三章》)。

無通舞,灬是舛,舛为夕生ヰ、ヰ生夕,ヰ为十在厂——乚。ヰ在年,年为人在ヰ。舛为十
夕在乚——舛为十日在乚。舛为什在7乚,舛为什在“周行而不殆”。舛在粦,粦为米生
舛、舛生米,粦为什在“周行而不殆”中生米、米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什。粦在遴,遴为
粦在辶,粦是月。遴为舛在迷。粦在鄰隣,鄰隣为粦在阝,粦在亃,亃为粦在乚,粦在翷,
翷为粦在羽,翷为粦在飞呀飞。粦在甐,甐为粦在瓦,甐为粦在“周行而不殆”,甐为粦在
“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粦。

粦是月,粦在膦,膦为月是粦、粦是月,膦为月生粦、粦生月、粦生万物心月。膦为脒生
舛、舛生脒。鄰隣是邻阾,邻阾为令在阝,令为亽在マ、亽生マ、マ生亽。令是今生丶、丶
生今天。今在庈,庈为今在广、今广大、今生广、广生今天,庈为人在ララ,庈为人在“周
行而不殆”,庈为亽在7ラ,庈为亽在“周行而不殆”。

亽在太,太在迏,太为一生亽、亽生一,太为大生丶、丶生大众。太在盇,盇为太在皿,盇
为太在绕地盘旋。太在肽,肽为月是太上老君,月是太白金星,月是太庙。

今在含,含为人口在ラ,含为人在ラ中生口、口在ラ中生人类。含为亽在7中生口、口在7
中生亽。含是吟。吟在呤,呤为吟生丶、丶生吟,呤为口令,呤为口生令、令生口,令在
刢,刢为令在刂。令在翎,翎为令在羽,翎为令在飞呀飞。令在瓴,瓴为令在瓦,瓴为令在
“周行而不殆”,瓴为令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令。令在囹,
囹为令在口,囹为令在○。令在閝,閝为令在門、令生門、門生令。

今在肣,肣为月人在ラ。肣为月是今、今是月。肣为月生今天、今天生月、今天生万物心
月。肣在朎,朎为肣生丶、丶生肣。朎为月令,朎为月是令、令是月。朎为月生令、令生
月、令生万物心月。令在領头,領为令生頁、頁生令。頁在頂,頁在預。

“大象無形”(《道德经·第四十一章》):大象是直径3476公里的月亮,其象是“
無”。大在友,象为豕在冖在⺈,象为豕在“周行而不殆”。象为豕在冂生⺈、⺈在冂生
豕。豕为一生勿、勿生八道,豕为一生八道、八道生勿,豕为一人生勿、一勿生人类。勿为
彡在7,勿为勻变形,勻是变形月,勿是月变形。勿在刎,刎为勿在刂,刎为彡在“周行而
不殆”。勿在甮,甮为用生勿、勿生用,甮为勿在用,甮为用在7中生彡、彡在7中生用。
用为月生丨、丨生月、丨生万物心月。用为无缝朋,朋为月生月、月生万物心月,朋是“有
二月并出”的符号。用为扌在冂、扌生冂、冂生扌。用在甩,甩为用在乚。勿在匢,匢为勿
在匚,匢为勿在○。

勿在易,易为勿在曰、勿生曰、曰生勿。易为彡在7中曰、曰在7中生彡。勿是月变形,易
是明变形。易在剔,剔为易在刂。剔为刎在曰、刎生曰、曰生刎。易在逷,逷在逿,逿为逷
生一、一生逷,逷为易在辶,逷为三曰(日)在7辶,逷为三曰(日)在“周行而不殆”。
逿为易在辷、易生辷、辷生易。逿为昜在辶,昜为一生易、易生一,昜为旦生勿、勿生旦,
旦为一在曰、一生曰、曰生一。曰在亱,旦在亱,亱间的最大光明天体是月,曰是月,旦是
月。旦为一生日、日生一,日曰在电。旦在怛,怛为忄生旦、旦生忄,怛在恒,恒为怛生
一、一生怛,恒为忄生亘、亘生忄。亘为旦生一、一生旦,亘为曰生二、二生曰,亘为日生
二、二生日,亘为二日。亙是亘,恆是恒,月是曰。亘在刯,刯为亘在刂、亘生刂、刂生
亘。亘在宣,宣为亘在宀、宣生宀、宀生亘。宣在翧,翧为宣在羽,翧为宣在飞呀飞。

豕在圂,圂为豕在口,圂为豕在○。豕在逐日,逐在遯,遯为月在逐日,遯为月生逐、逐生
月、逐生万物。逐为豕在辶。遯为豕在迌、豕生迌、迌生豕。豕在家,家为豕在宀,豕生
宀、宀生豕。

家是月亮,也是人类之窝,万物之窝,故老子“以家观家”(《道德经·第五十四章》)。

豕在写彖辞,彖为豕在乚7,彖为豕在“周行而不殆”。彖为勿在彑,彖为勿在“周行而不
殆”。彖在剶,剶为彖在刂。剶为豕在“周行而不殆”。剶为刎在彑,剶为刎在“周行而不
殆”,剶为勿在“周行而不殆”。彖生“相遇、相识、相交、相好、相爱、相生、相克、相
养、相恨……的緣份,緣为糹生彖、彖生糹。份为亻生分、分生人类,分在邠。緣份原是豕
生糹、人生分的结果。

豕在豗,豗为豕是○、豕以定距绕地盘旋。豕在豛,豛为豕在殳,豛为豕在“周行而不
殆”。豕在豙,豙在毅,毅为豙在殳,毅为豙在“周行而不殆”,豙为六生豕、豕生六,毅
为六在“周行而不殆”中生豕、豕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六。

昜在腸,腸为月是昜、昜是月,腸为月生昜、昜生月、昜生万物心月。腸为胆生勿、勿生
胆,胆为月生旦、旦生月、旦生万物心月;胆为明生一、一生明,明在肥,肥在脃。腸为肳
生旦、旦生肳、肳生旦。腸是女娲。

昜在陽,陽为昜在阝,陽为阳生一、一生勿,陽为勿生一、一生阳。阳为日在阝。易是月,
易是明的变形。“天下难事,必作于易”(《道德经·第六十三章》)就指天下难事,必作
于月,必作于明,必作于日月。宊是家,犬是豕。难为隹在又,难是隻。隻在雙,雙为雔在
又,雔为隹生隹,雔为二隹——二月,雔为日月,雙为南北二月在又,雙为日月在又。

难在瘫,瘫为灾难心,瘫为难生心、心生难,瘫为难广生八道、八道广生难。瘫为难生飞
丶、飞丶生难、飞丶是难,瘫为隹又生飞丶、飞丶又生隹、飞丶又是隹。

癱是瘫,難是难,難为革大隹、隹大革。革在霸天下,革为廿生中、中生十,革为中生廿、
廿生十,革为十生中、中生廿。廿在世,中在迚,十在辻。革在靰,靰为革在以定距绕地盘
旋。革在堇,堇为革生土、土生革。堇在厪,厪为堇在厂,厪为堇在乚。堇在鄞,鄞为堇在
阝。

“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德经·第四十章》)一指万物生于天心月,月表不生
万物,生万物是月田中的十字架、天心十字架、无無中的十字架。二指万物好象生于有——
上代,其实生于“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的無道。命运可算可相可卜可测,
便知命运生于無道。姜子牙的《万年歌》,诸葛亮的《马前课》,李淳风、袁天罡的《推背
图》……提早几千年、几百年预言民族大运,可知人类生于無道,万物生于無道,而非生于
父母、生于上代。

为是忄在7,为是力生八道、八道生力,为是七生八道、八道生七,为是虚心生八道、八道
生虚心。为在伪,伪为亻在为。伪为仂生八道、八道生仂,仂在备。仂是化,伪为化生八
道、八道生化。

為是为,為是ㄚ在写37中生灬,ㄚ是人,ㄚ在兯,兯为人在7。為是人写37中生灬。為
是“周行而不殆”的月亮。

爲是为,爲为爫在写乃7中生灬。爲为丿爫在写37中生灬。爫为一生氵、氵生一,爫是
月,爲为月在写乃7中生灬,爲为一月在写37中生灬。爲是“周行而不殆”的月亮。爲在
鄬,鄬为爲在阝;爲在爳,爳为爲在了。爲是月。爲在嬀,嬀为女娲是爲、爲是女娲。潙是
嬀,氵是女,氵是女娲。爲在僞,僞为亻在爲、人生爲、爲生人类。“智慧出,有大伪”(
《道德经·第十八章》)的意思是:智慧出是因为有大人在作为。

宇宙无边无际,天体无数,仅银河系就有一千亿颗以上恒星,人类已经观测到的河外星系已
达十亿个。它们都是月亮的生化物?小小月亮不可能生化宇宙无数天体。但月亮可以管理它
们。小小月亮管得了宇宙无数天体?管得了宇宙万物?管的过来,只是离月越远,管得越
少。管得再少也算管,故老子曰:“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
少”(《道德经·第四十七章》)。

“不出户,知天下”何以管理宇宙万物?靠“不”道、矢口生化道——信道遥控生化。不在
阫,不在还,不在阫、不在盃。不是月,不中有人,不中有卜,故不表大,但不既大又小,
小是不的基础。虽然人不出户,但“不出户”是以“不”中“一小”出户。小是忄,“不出
户”是以“不”中“一忄”出户。

出为山生山,山非山,山“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苏轼《题西林壁》),不
管什么山,都无山形。“山有月”(《推背图·第三十九象》),山为凵生丨、丨生凵,山
是空心月生丨、丨生空心月、丨生万物虚心月。山有月就是山有丨和凵,丨是在“寂兮寥
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的月亮,凵是冂,凵是空心月。山在乢,乢为山
在乚;山在屵,屵为山在厂——乚;山在见,见为山(倒看)在乚。山在冚,冚为山在冖,
冚为山在绕地盘旋。山在邖,邖为山在阝,山在辿,辿为山在辶,山是月。山在屷,屷为山
在乃、山生乃、乃生山。山在耑,耑为山在而且。耑是峏。耑在遄,遄为耑在辶,遄为山在
“周行而不殆”。耑在剬,剬为耑在刂。剬为山在“周行而不殆”。山在讪,讪为山在之,
訕为山在言、山生言、言生山。訕为言是山、山是言。山在屼,屼为山在兀,屼为山是○、
山以定距绕地盘旋。山在岄,岄是“山有月”的符号。岄为月是山、山是月,岄为月生山、
山生月、山生万物心月。

山是幽处,幽为山生幺幺、幺幺生山。山在密处,密为山生宓、宓生山,宓为必在宀、必生
宀、宀生必,必为心生丿、丿生心。必在邲,邲为必在阝。宓为心在宀生丿、丿在宀生心。
密为山必生宀、宀必生山。必在秘,秘为禾生必、必生禾。秘密表示心藏极为秘密。

山是仙居,仙为亻居山、亻生山、山生人类。仙是亻在凵生丨,仙是在空心月生丨的人。仙
在催,催为仙乘隹、仙生隹、隹生仙。催为山生倠、倠生山。倠为亻生隹、隹生人类。倠在
雁,雁为倠在厂,雁为倠在乚。催为亻生崔、崔生人类。崔为山生隹、隹生山。崔在巂,嶲
为崔在弓,嶲为崔在“周行而不殆”。嶲为崔生弓、弓生崔。嶲为山生雋、雋生山。嶲在
酅,酅为嶲在阝,酅为崔在“周行而不殆”。嶲在儶,儶为催在弓,儶为催在“周行而不
殆”。儶为催生弓、弓生催。儶是偙,巂是帝,帝是灵山神隹弓月。

隹在萑,萑在舊,舊为萑生臼、臼生萑。臼为--一在写厂7,--是=的展开,=是月心,臼
是一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月心、月心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一。--是阴爻,一是阴爻,臼
是阴阳爻在“周行而不殆”。--+一=三,臼是三——万物之母在“周行而不殆”。臼是
月:月倒立、展开月心=→--、再缩月脚,月成臼。臼是曰顶半开门、曰心一分为--的图
画。臼为--居凵在厂7的图画。稲是稻,陥是陷,児是兒,旧是臼,旧为日生丨、丨生日,
日在月中,旧是旦。

臼生舅,舅为臼生男、男生臼。臼在鼠,鼠为四臼在写乚乚乚,鼠为四臼在“周行而不
殆”。鼠是预告“有四月并出”天机的图画。鼠居十二生肖之首,就在于突出四臼在“周行
而不殆”。鼠在癙,癙为鼠心,癙为鼠生心、心生鼠,癙为鼠广生丶、丶广生鼠,癙为鼠生
飞丶、飞丶生鼠、飞丶是鼠。鼠在竄,竄为鼠穴,竄为鼠生穴、穴生鼠,竄为鼠在宀中生八
道、八道在宀中生鼠。鼡是鼠,鼡为氵在几中生扌、扌在几中生氵。鼡为氵生用、用生氵,
用在甩。

臼在须臾,臾为人生臼、臼生人。臾在庾,庾为臾在广、臾广大、臾生广、广生臾。庾为庂
生臼、臼生庂。

臼在兒,兒为臼在儿;兒在郳,郳为兒在阝。郳为臼在“周行而不殆”。臼在毁,毁为臼在
殳中做工、工在殳中生臼。毁为臼在“周行而不殆”中做工、工在“周行而不殆”中生臼。

臼在臽,臽为臼在⺈。臽在陷,陷为臽在阝,臽是月。陷为臼在⺈阝,陷为臼在“周行而不
殆”。臽在閻,閻为臽在門、臽生門、門生臽,閻为閰在⺈,閰为臼在門、臼生門、門生
臼,臽是閻王。王在玌,王在迋,阎王是月。

出生“大直若屈”信道,屈在窟,窟为屈穴,窟为屈在穴、屈生穴、穴生屈,窟为屈在宀生
八道、八道在宀生屈。屈为出在尸,屈为出在绕地盘旋,屈为出在“周行而不殆”。屈为尸
生出、尸生出。尸在凥,凥为尸在几,凥为尸在“周行而不殆”。凥为几在尸,凥为几在绕
地盘旋,凥为几在“周行而不殆”。尸在巳,巳为尸在乚。尸在迉,迉为尸在辶。出在茁,
茁为艹生出、出生艹。艹是扌,茁是拙。“大巧若拙”(《道德经·第四十五章》),大巧
若茁,大巧是十十生山山、山山生十十。巧是为工在丂,巧为工在“周行而不殆”。巧在
窍,窍为巧穴,窍为巧生穴、穴生巧,窍为巧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生巧。窍为空在丂,窍
为空在“周行而不殆”。空为工穴,空为工生穴、穴生工,穴为工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生
做工。

工为二生丨、丨生二,工为丄生一、一生丄。工是丄ㄒ的合成,工是十中分后的再组合。工
是十字架。工在五,五为工在7;工在匞,匞为工在匚,匞为工在空心月。工在卭,卭为工
在卩;工在邛,邛为工在阝,工在巩,巩为工在“周行而不殆”,巩为工在“周行而不殆”
中生丶、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工。工在羾,羾为工在羽,羾为工在飞呀飞。工在瓨,瓨
为工在瓦、瓨为工在“周行而不殆”。瓨为工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工。工是月。工在肛,肛为工是月、月是工,肛为月生工、工生月、工生万物心
月。肛在肚,肚为肛生丨、丨生肛、肚为月是土、土是月,肚为月生土、土生月、土生万物
心月;肚为十月(日)生一、一生十月(日)。肛在肝,肝为肛生丨、丨生肝;肝为月生
干、干生月、干生万物心月。肝为十月(日)生一、一生十月(日)。肛在腔,腔为肛穴。
腔为肛生穴、穴生肛;腔为肛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生肛。腔为月空,腔为月生空、空生
月、空生万物心月。

月在身,腔在躻,躻为身空,躻为身是空、空是身。躻为身生空、空生身、空生万物之身。
身为月才生丿、丿才生月、丿才生万物心月。躻为腔才生丿、丿才生腔。才为丆在亅,才为
十字架生丿、丿生十、丿生万物田心。才在牙,牙为才在厂,牙为才在乚;牙在厊,厊为牙
在厂,厊为牙在乚,厊为才在乚复乚。厊为才在在“周行而不殆”。厊在庌,庌为牙广大、
牙在广、牙生广、广生牙,庌为才在厂和ラ;庌为才在“周行而不殆”。牙在邪,邪为牙在
阝,邪为才在厂和阝,邪为才在“周行而不殆”。牙在迓,迓为牙在辶,迓为才在厂和辶,
迓为才在“周行而不殆”。牙在穿,穿为牙穴,穿为牙生穴、穴生牙,穿为才在宀生八道、
八道在宀生牙。才是大,才“周行而不殆”也是大在“周行而不殆”。

月空即心空,其形为○,“如此一部全功,不过“心空”二字,足以了之。今一言指破,省
却数十年参访矣”(甲乙)。

身是月,故吕洞宾曰:“身不止七尺者为身也”(甲乙):身是不止七尺的月亮。身也是万
物之身,故老子“以身观身”(《道德经·第五十四章》)。

“名与身孰亲?”(《道德经·第四十四章》):名身都是月亮,人类的至亲;名月和人身
谁更亲?名身都重要,无月即无人身,无月身也无人身。功名与身体哪个更重要,哪个更
亲?身体更重要,身体更亲,因为功名是身外物,身体是生存之本,长生长乐之本。

“身与貨孰多?”(同第四十四章),身貨多都是月亮:貨为化生貝、貝生化,貝在頁,頁
在預言。乚在貨,貨是月,多在陊。

出为屮在凵,屮为山生丨、丨生山;屮为凵生丨、丨生凵。屮为十生〢、〢生十,〢是二,
〢是=,=是月心;屮在屯,屯为一屮在乚,屯为十屮在乚——屯为十日在乚。屯为七在
凵,屯为七在空心月。屯在邨,邨为屯在阝;屯在迍,迍为屯在辶。屯在庉,庉为屯在广、
屯广大、屯生广、广生屯。屯在窀,窀为屯穴,窀为屯生穴、穴生屯;窀为屯在宀生八道、
八道在宀生屯。屯在肫,肫为月是屯、屯是月,肫为月生屯、屯生月、屯生万物心月。屯在
瓲,瓲为屯在“周行而不殆”。瓲为屯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
屯。屮在艸,艸为屮生屮,艸为二屮,艸为二凵在生丨丨、丨丨生二凵。屮的本质是十字
架,艸的本质是二个十字架并代表多个十字架,故艸简化为艹。艸在芻,芻为艸在勹而又
勹,芻为艸为“周行而不殆”。芻为二月都在勹,芻为艸为二月都在绕地盘旋。屮艸芔茻分
别代表一月、二月、三月、四月。

屮在屰,屰在逆,逆为屰在辶,屰在朔,朔为月是屰、屰是月。屰为屮生丬、丬生屮。逆为
丬屮在绕地盘旋。屮是巾,巾为丨生力、力生丨。力是七,七是虚心,巾为虚心生丨、丨生
虚心。巾在匝,匝为巾在匚,匝为巾在空心月。巾在冘,巾在凧,凧为巾在几,凧为巾在
几,凧为巾在“周行而不殆”,凧为巾生几、几生巾。几是己,凧为己生巾、巾生己。巾在
帆,帆为巾在“周行而不殆”,帆为巾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丶、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
巾。巾是月。逆为月巾和道头在绕地盘旋。逆在遡,遡为月在逆行——月绕地盘旋的相对方
向是西→东,但在地上看,却是东→西,东→西便是逆行。逆行是人类的视觉。遡为屰在
迌,遡为朔在辶。

巾在肀,肀在聿,聿在建,建在健。健为亻在建造一切,健为亻生建、建生人类。建在腱,
腱为月在建造一切,腱为月生建、建生月、建生万物心月。建为聿在廴。聿为肀生二、二生
肀,肀为一生巾、巾生一。肀为十在コ,肀为十在空心月。肀在庚,庚为肀在广生一、一在
广生肀。庚为巾在庂、巾生庂、庂生巾,庚为人巾在广、人巾广大,庚为人巾生广、广生人
巾。肀在隶,隶在康,康为隶在广、隶广大、隶生广、广生隶,隶在逮,逮为隶在辶。隶是
月。隶为肀生氺、氺生肀。氺为小生八道、八道生小。氺为四丶在亅,氺为四月在绕地盘
旋。氺在彔,彔为氺在彑,彔为氺在“周行而不殆”。氺在兆,兆为氺生丿、丿生氺。兆为
四丶在儿。兆在逃,逃为兆在辶。兆在庣,庣为兆在广、兆广大、兆生广、广生兆,兆在
宨,宨为兆在宀、兆生宀、宀生兆。兆是绕地盘旋物。宨在窕,窕为兆穴,窕为兆生穴、穴
生兆。窕为兆在宀生八道、八道生宀生兆。兆在朓,朓为月是兆、兆是月,朓为月生兆、兆
生月、兆生万物心月。朓在眺,眺为朓生一、一生朓。眺为目生兆、兆生目。兆在姚,姚为
女娲是兆、兆是女娲,姚为女娲生兆、兆生女娲。

出生帝,帝为六生出、出生六,六在立,六在产,立是龍头,立在翊翋翌。帝在六巾在冖,
帝为六巾在冂,帝为六巾在空心月。帝在遆,遆为帝在辶,帝是月,帝在腣,腣为月是天
帝、玉帝、白帝、黄帝、炎帝、上帝。帝在谛,谛为帝在之,帝是月;諦是谛,諦为帝在
言,言在這,諦为言是帝、帝是言,諦为言生帝、帝生言。帝在渧,渧为氵生帝、帝生氵。
帝在啼,啼为口是上帝、上帝是口,啼为口生上帝、上帝生口、上帝生万物心口。啼为啻。
啻在膪,膪为月生啻、啻生月、啻生万物心月。膪为月生啼、啼生月、啼生万物心月。膪为
肙生帝、帝生肙。帝在蒂,蒂为艹生帝、帝生艹。艹是扌,蒂是揥。

巾在乕,乕为巾在厂中生二、二在厂中生巾。乕为二巾在厂——乚,乕为二月在厂——乚,
乕为圧生巾、巾生圧。圧为土在厂,圧为土在乚。圧在庄,庄为圧生丶、丶生圧。庄为土在
广、土广大、土生广、广生土。乕在逓,逓为乕在辶,逓为二巾——二月在“周行而不
殆”。乕为扌巾在厂,乕为二个十字架在厂中生巾,乕为巾厂生二个十字架。乕为十帀在
厂,乕为十日在乚。逓为十帀在厂在辶,逓为十日在厂在辶。

乕是虎,虎为虍在几,虎为虍在“周行而不殆”。虍为├七在卩。虍是上在7乚中生丿、丿
在7乚中生上。虎在虒,虒在遞,遞为虒在辶,虒为虎在厂,虒为虎在乚。遞为虎在乚在
辶,遞为虎在“周行而不殆”。遞是遆,虎是上帝。上帝是月亮,兕虎是月亮,“路行不遇
兕虎”(《道德经·第五十章》)即指兕虎是月,兕虎是月的化身,在“寂兮寥兮”的太空
“周行而不殆”无兕虎可遇。

虎在處理一切,處为虎在夂,夂为人在7,處为人虎在7,人虎为俿,處为俿在7。處为虍
在処,処为夂在几,処为人在“周行而不殆”。處为人居虍在“周行而不殆”。處是处,処
是处,处在咎,咎为处生口、口生处,咎为仆在7中生口、口在7中生仆。咎为各生卜、卜
生各,各为人口在7,各为亻在7中生口、口在7中生人类。各在客,客为各在宀、各生
宀、宀生各,客为人口在7在宀,客为人口在“周行而不殆”。客为人在7在宀中生口、口
在7在宀中生人类。各在胳,胳为月是各、各是月,胳为月生各、各生月、各生万物心月。
胳为月人口在7,月口为肙,胳为人肙在7。肙在員,員为口生貝、貝和口,員是唄。員为
肙生丬、丬生肙。員在隕鄖。隕鄖为員在阝。員是月。

員在圓,員是圓,圓为員在口,圓为員是○。圓为回生貝、貝生回,圓为貝在回旋。回为大
口生小口,小口既是生化万物的信道始端端口,也是生化万物的信道终端端口。信道终端端
口即是万物之心。自然万物中,只有心有口状。回是月母生化万物始端端口的符号。由于信
道“慎终如始”(《道德经·第六十四章》)地传真信息,“慎终如始”地传真始端端口至
终端端口,十字架生化万物心口的关系是吅吕,吅吕是始端端口生终端端口的符号。终端端
口是信道传真生万物前并始终在万物身前的生化作品。吅吕是口口相传的符号,是为“古来
仙真,口口相传,传一得一”(乙)的符号。口是心,吅吕是心心相印的符号,口口相传的
是信道,是为“斯道也,古来仙真,心心相印,传一得一”(甲),信道“传一得一”的传
真关系又表示:终端端口与始端端口一致;宏观上信道形为“丨一”,微观上信道始终是方
形,“丨一”中的任何一段都是口状。故始端端口不仅在月中,而且在十字架中心,从十字
架到月壳也是口口相传。十字架辐射的信道即是辐射口状信道。

始终两端端口可视为十字架至月壳之间的符号。吅吕又是两个和两个以上的空心月。吅在
咒,咒为吅在几,咒为吅在“周行而不殆”。吕在郘,郘为吕在阝,郘为吕在“周行而不
殆”,吕是月。吕在黾,黾为吕生七、七生吕。黾为吕生虚心、虚心生吕。吕在閭,閭为
吕在天門、吕生天門、天門生吕。吕在宫,吕是宫主。宫为吕在宀,吕生宀、宀生吕。宫在
官,官在逭,逭为官在辶,官是月,官为宫生丨、丨生宫。官在管天下,管为⺮当官、⺮生
官、官生⺮,⺮在箭、⺮在篷。

吕在串,串在窜,窜为串穴,窜为串生穴、穴生串。窜为串在宀中生八道、八道在宀中生
串。串为吕生丨、丨生吕。串为中生中,窜是竄。吕串也表二月。串在患,患为串生心、心
生串,患为中生忠、忠生中,忠为心生中、中生心。中是心,心是中,串是忠。

回在迴,迴为回在辶;回在廻,廻为回在廴,迴廻即是回,迴廻表示月在绕地回旋、“周行
而不殆”。

回在固,固为十字架在回旋,固为十字架在口中生小口。固为田生口、口生田、口生万物心
田。固为古在口、古生口、口生古。古在啚,啚为古在回旋,啚为古生回、回生古,啚为吕
在古、古在吕、吕生古、古生吕。啚在圖,圖为啚在口,圖为啚在○。圖为固在回、固生
回、回生固。圖为固生吕、吕生固。啚在鄙,鄙为啚在阝。鄙为古在郘、郘在古、古生郘、
郘生古。故老子曰:“我独頑且鄙”(《道德经·第二十章》)。頑为元神在頁、元神生
頁、頁生元神。頁是首,頑为元神在首、元神生首、首生元神。

固表坚固、牢固、稳固、固执,既表示月亮牢不可破,又表示天中人和人类固执的原因。人
人固执的表现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知识、见识越小越固执。人人固执的符号是
個。個为亻在固柢。個为亻生固、固生人类。個为估在口、估生口、口生估,估为亻在盘
古、人生盘古、盘古生人类。估为亻在古月、亻生古月、古月生人类。古在胡。胡为古生
月、月生古。胡为十月生口、口生十月。估为什在口、什生口、口生什,什在化。個为佃生
口、口生佃。佃在偎。月是個体户。

执为扌生丸、丸生扌,丸为丈在乚,执为扙在乚。扙为扌生丈、丈生扌,扙为扌生扌,扙为
丈生丈。丈是扌,丸是扎。丈是扌,执为扌扌在乚。丈是扌,丈夫是扶,扶为扌生夫、夫生
扌,扶为丈生夫、夫生丈。夫是二人世界的符号,夫是夫妻制符号,夫是天出头。夫在邞,
邞为夫在阝。丈是扌,扌是艹,方丈是芳。執是执,執为幸生丸、丸生幸,幸在報逹。報为
幸又在卩,報为幸在“周行而不殆”,逹为幸在辶。幸为土干生八道。逹为土在迀中生八
道,八道在迀中生土。逹为干在辻中生乊(丬K)、乊(丬K)在辻中干活。幸在圉,圉为
在口,圉为幸在○。执是月,執是月,月亮“不可执”之,月亮“不”可执之,是为“不可
执也”(《道德经·第二十九章》)。

为什么人人都很固执?因为人人时刻都在接收信心流言,都有无穷道理。人人都是收音机,
人人终生有条流动着信心流言的信道支持着每个人的言论、狡辩、诡辩……,信心流言的意
思是,言为信心,言为心声,言是流动的语言,信是流动的语言,信道是流动着人言之信的
通信之道。

病从口入就是病从心入,病由心生。口不生病,便永远健康。

“俨兮其若客”、“吾不敢为主,而为客”就是说月人在绕地盘旋、生化万物、生化人口中
成为宇宙头的。

虍在虘,虘为虍在而且,虍在豦,豦在遽然,遽为虍在逐日。遽为豦在辶,豦为虍生豕、豕
生虍。豦在劇行,劇为豦在刂;劇是剧。虍在虚,虚为虍创业、业生虍。业为╨生八道、八
道生╨。╨在皿,皿在盘旋。业在邺城,邺为业在阝,业是月。业在凿头,业是“凿户牖以
为室”(《道德经·第十一章》)的神具。凿为丵在凵,凿为丵在空心月,丵为业在十字架
生丬、丬在十字架生业。丵为业在干中生八道、八道在干中生业。鑿是凿,鑿为丵臼金在
殳,鑿为丵臼金在“周行而不殆”。金是人在丬干活,金是人王生八道、八道生人王,王在
望。金为全生八道、八道生全宇宙。“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道德经·第十六
章》)。金在釓,釓为金在乚;金在釕,釕为金在了,釕为金在“周行而不殆”。金在鈅,
鈅为金是月、月是金,鈅为月生金华、金华生月、金华生万物心月。鈅在鉏,鉏为鈅生一、
一生鉏,鉏为金在而且。

“虚其心”《道德经·第三章》)一指虚是月心,月心空虚,月是空心飞舟;二指人心虚,
人心是虚心;三指万物心虚。

户为丶在尸,户为丶在“周行而不殆”。户为ㄇ——冂在广,户为空心月广大;户为冂在
广、冂广大、冂生广、广生冂。户为广在┛——乚。户为尸生丶、丶生尸,尸在迉,迉在
迡,迡为迉在匕,迡为尼在辶,尼为尸在匕,尼为一尸在乚,尼为一在乚中生尸、尸在乚中
生一。尼为匕在尸,尼为匕在“周行而不殆”。尼在胒,胒为月是尼、尼是月,胒为月在尸
在匕,胒为月在匕中生尸、尸在匕中生月和万物心月;胒为月在尸中生匕、匕在尸中生月和
万物心月,尼在屁,屁为尼在匕,屁为一尼在乚。屁为二尸在乚复乚。屁为二月在乚复乚。
屁为比在尸、尸在比。屁为尸生比、比生尸。比在阰,阰为比在阝,阰为二月在乚和阝,阰
为二月在“周行而不殆”。阰为三月在写乚3,阰为三月在“周行而不殆”:在“四月并
出”中,应为三个空心月,一个实心太阳。

尸在局,局为可在尸,局为可在“周行而不殆”,局为口在“周行而不殆”。局为尸生可、
可生尸。局为尸口在7,局为尸在7中生口、口在7中生尸。局为尸在冋、尸生冋、冋生
尸,冋在囘。

户在戹,戹为户在乙,戹为一户在乚。户在庐,庐为户在广、户广大、户生广、广生户。户
在扁,扁在遍,遍为扁在辶,扁为户在冂生艹、艹在冂生户。扁在翩,翩为扁在羽,翩为扁
在飞呀飞。扁在甂,甂为扁在瓦,甂为扁在“周行而不殆”。甂为扁在“周行而不殆”中生
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扁。扁是月。户在扇,扇为户在羽,扇为户在绕地飞呀飞,永
不停歇的飞。

户在启,启在追,追在遣。遣为中在追日,遣为启者在迚,遣为启者中华在绕地盘旋。追为
启在辶,启为户口,启为户生口、口生户。追在膇,膇为月在追日。追日者,夸父也,戶口
是夸父,戶口是月亮,夸父是月亮。启在倉,倉在蒼天。蒼为艹生倉頡、倉頡生艹。艹是
扌,蒼是搶。倉为人在启写┛——乚中生一、一在乚中生人类户口。啟是启,啓是启,啟(
啓)为启蒙人在十字架。啟(啓)为人在十字架生户口、户口在十字架生人类。

“仓(倉)甚虚”(《道德经·第五十三章》)和“虚其心”的意思一样,都指月空心。

尸是居所,居为古在尸,居为古在“周行而不殆”。居为古生尸、尸生古,居为古月是僵
尸、僵尸是古月。居在剧,剧为居在刂。古在克,克在兢,兢为二个古月在东升西落,兢为
“有二月并见”。古在固,固在痼,痼为涸在厂,痼为涸在乚,涸为氵生固、固生氵。涸为
沽在口、沽生口、口生沽。沽为氵生古、古生氵,沽为汁生口、口生汁。涸为汁生回、回生
汁,涸为十生洄、洄生十,洄为氵在回旋。洄为氵生回、回生氵。痼为固广生八道、八道广
生固。痼为固生飞丶、飞丶生固、飞丶是固。

尸在屋,屋为至在尸,屋为至在“周行而不殆”。屋为至居尸、至生尸、尸生至。至为王在
厶、王生厶、厶生王。王在毛,厶在勾心。至在郅,郅为至在阝,至是月。至在厔,厔为至
在厂,厔为至在乚,至是月。厔为圧生一厶、一厶生圧。至在痓,痓为至心,痓为至生心、
心生至,痓为至广生八道、八道广生至;痓为至生飞丶、飞丶生至、飞丶是至。至在胵,胵
为月是至、至是月,胵月居至上、至上是月,胵为月生至、至生月、至生万物心月。胵为月
王在厶、月王在勾心、勾心生月王。月王在望。至在室,室为至在宀、至生宀、宀生至。室
是至人办公室,至人为侄,侄为至人,侄为仼在厶、仼生厶、厶生仼,仼是全,“全乃
天”,侄是天在厶、天生厶、厶生天。侄为亻至上,侄为亻生至、至生人类。至在致意,致
为至人在十字架,致为人在十字架生至、至在十字架生人类。至人为侄,致为侄在十字架。
侄为仏生王、王生仏。仏为亻在厶、亻生厶、厶生人类。仏为亻生勾心、勾心生人类。仏为
勾心在亻前,人类有勾心。仏是佛,人人有勾心,人人是仏——佛吗?不是,但人人有成仏
——成佛的机会。

屋为王在厶在尸,屋为王在“周行而不殆”。屋为王尸生厶、厶生王尸。屋在剭,剭为屋在
刂。屋是“名古屋”、盘古屋。剭为到在尸、到生尸、尸生到。到为至在刂。到在倒,倒为
亻到,亻到则倒。倒为亻生到、到生人类;倒为侄在刂。倒为仼在刂厶,倒为仼在“周行而
不殆”,仼是全,倒是全在“周行而不殆”,“全乃天”,倒是天在“周行而不殆”。倒为
亻在“周行而不殆”中生王、王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人类。

屋在渥,渥为氵生屋、屋生氵。渥为洷在尸、洷生尸、尸生洷。洷为氵生至、至生氵,洷为
汪在厶、汪生厶、厶生汪,汪为氵生王、王生氵。屋在握,握为扌生屋、屋生扌。握为挃在
尸、挃生尸、尸生挃。挃为扌生至、至生扌。挃为抂在厶、抂生厶、厶生抂。抂为扌生王、
王生扌。抂为一生扗、扗生一。扗为扌生土、土生扌。扗在扭,扭为扗在7。

室在窒息,窒为室生八道、八道生室。窒为至穴;窒为至生穴、穴生至。窒为至在宀生八
道、八道在宀生至。窒在膣,膣为月是窒、窒是月,膣为月生窒、窒生月、窒生万物心月。
膣为月室生八道、八道生月室。膣为胵穴,膣为月室生穴、穴生月室,膣为胵宀生八道、八
道在宀生胵。

仏在俟,俟为仏生矢、矢生仏,矢为天生丿、丿生天。矢为居大、生大众、大生人类。
矢在矦,矦为矢在厃,矦为矢在“周行而不殆”。矢在矤,矤为矢在“周行而不殆”。矤为
弓生矢、矢生弓。矢在疾,疾为矢心,疾为矢生心、心生矢,疾为心行如矢。疾为矢广生八
道、八道广生矢;疾为矢生飞丶、飞丶生矢、飞丶是矢。疾在痴,痴为疾生口、口生疾,痴
为知心,知为矢生口、口生矢,知为口行如矢。痴为知生心、心生知。痴为知广生八道、八
道广生知,痴为知生飞丶、飞丶生知、飞丶是知。

矢在医,医为矢在匚,医为矢在空心月。医在殹,殹为医在殳,殹为医在“周行而不殆”。
殹为空心月中的矢在“周行而不殆”。殹在翳,翳为殹在飞呀飞。醫是医,醫为酉医在殳。
酉在逎,逎为酉在辶。酉在庮,庮为酉在广、酉广大、酉生广、广生酉。酉为西生一、一生
西。西在迺,迺为西在辶,西在廼,廼为西在廴,西是月,迺廼为西方极乐世界在绕地盘
旋。

西为口在兀,西为口是○、口以定距绕地盘旋。西为兀生口、口生兀。西为╥生四、四生
╥。╥是皿,皿在盘旋。╥是╞,╞在月,╞表月,四为儿在口、口生儿、口生儿、儿生
口,四是兄的异体。四为兀在凵,四为兀在空心月。四为凵是○、凵以定距绕地盘旋。四为
匹生丨、丨生匹。

覀是西简化,覀为开在凵,覀为开在空心月。覀为╥生罒、罒生╥。罒在皿,覀在要,要在
腰,腰为月在要、月生要、要生月、要生万物心月。要为覀女,要为西女,西女为要,要为
女娲在西天,西天是女娲。要为女娲生在西天、西天生女娲。覀在価,価为仙佛之人在西天
极乐世界。価是似,似为“万物之宗”(《道德经·第四章》)。似为亻人在匕、人人生
匕、匕生人人,似为亻生以、以生人类。以为一人在乚,以为人在匕、人生匕、匕生人类。
以在拟,拟为扌人在匕、扌人生匕,拟为扌生以、以生扌。扌是艹,拟是苡。以在姒,姒为
女人在匕、女人生匕,姒为女生以、以生女。“似万物之宗”=似是万物之宗。

字谜:不肖,谜底是月:不表否定,以不之小去肖头小为月。不肖为一月:以不之小抵掉肖
头小为一月。不肖是大道,是“似”,故曰:“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
肖”。

蒙古族的一个古老习俗是“以西为大”。以西为大,主要表现在佛龛、祖像、墓地的方位和
房间、坐席的位置上。“以西为大”在告诉人类,西是万物之母。俗在欲,欲为谷人在⺈,
谷人为俗,俗为人在谷神、人生谷神、谷神生人类。欲为俗在⺈,欲为人和谷神在⺈,欲为
人和谷神在绕地盘旋。欲为彳和谷神在7。谷为人在口生八道、八道生人口。谷是火口,谷
为火生口、口生火。谷在容,容为谷神在宀、谷神生宀、宀生谷神。谷在郤,郤为谷神在
阝;谷在卻,卻在腳。腳为月在卻,卻为谷神在卩。腳为月亮谷神在卩。腳为月在“若
退”,腳是“进道若退”的符号。习俗是俗在习——俗在飞。习俗生成于谷神月亮。

天在疾病又在医,说明万疾万病天生,万疾万病天医。天心是十字架,万疾万病生于十字
架,治于十字架。十在田心,万疾万病生于田心,治于田心。田心是真医。心田是口,万疾
口生,万疾万病口医。

矢生侯王,侯为亻矢在ュ,ュ是卩丩,侯为亻在绕地盘旋中生矢、矢在绕地盘旋中生人类。
侯在鄇,鄇为侯在阝;侯在翭,翭为侯在羽,翭为侯在飞呀飞。侯是月。侯在司气候、火
候、时候。候为侯生丨、丨生侯。

俟为亻生矣、矣生人类。矣为矢在厶、矢生厶、厶生矢,矣在逘,逘为矣在辶,逘为厶矢在
辶。有的放矢、百发百中,就是天心月生的信道之矢直击万物之心,就是信道生白勺之心。

戸是户,一是丶;戶是户,丿是丶。戶是所长,所为戶丁在厂,所为戶丁在乚,所为コ丁在
厂厂——乚。所为一コ在乚复乚。所为戶生斤、斤生戶,斤在近,所为戶是斤、斤是戶。

户在肩,肩为户在月、月生户、户生月、户生万物心月。房在房,7在房,房是月;房为户
在大方家,房为户生方、方生户、方生千家万户。方在防邡。户在雇,雇为户骑隹、户生
隹、隹生户。

窥为规穴,窥为规生穴、穴生规,窥为规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生规定。规为夫在见。夫在
失,失在迭,迭为失在辶;失在翐,翐为失在羽,翐为失在飞呀飞。失是月;失为夫生丿、
丿生夫。“执者失之”(《道德经·第二十九章)是执夫生丿、丿生执夫。

见为冂在儿、冂生儿、儿生冂。见为山在乚。窺是窥,規是规,見是见,見为自在乚。見为
目在儿、目生儿、儿生目,見为月在兀、月生兀、兀生月、兀生万物心月。見为月是○、月
以定距绕地盘旋。

兀在元,元为兀生一、一生兀,元为一是○、一以定距绕地盘旋。元为二在儿,二是月。元
为二生儿、儿生二,元为一人在乚。元是月。元在邧阮,邧阮为元神在阝;元在刓,刓为元
神在刂。阮为阢生一、一生阢。元在完,完在院,院为完在阝,完是月。完为元神在宀、元
神生宀、宀生元神。院为阮在宀、阮生宀、宀生阮。院为元神在宀又在阝,院为元神在“周
行而不殆”。完是月,月完为脘,脘为月是完,完是月,脘为朊在宀、朊生宀、宀生朊。朊
为月是元神、元神是月。朊为月生元神、元神生月,元神生万物心月。朊为一月在兀,朊为
一月是○、一月以定距绕地盘旋;朊二月在儿,朊为二月在绕地盘旋。

闚是窺,闚为規在門、規生門、門生規。

牖为片户甫,片为F在卩,片为上在7(上要横着反看),片是月。片在版,版为片在反,
版为片又在厂,版为片又在乚。甫为丨月生亠、亠生丨月。甫为寸在用、寸生用、用生寸。
用在甬,甬为用在マ、用生マ、マ生用。甬在通,通为甬在辶,通为用在“周行而不殆”。
用在角,角为用在⺈。角为甪在7,甪为用生丿、丿生用。角在觓,觓为角在丩,角是绕地
盘旋物。觓为用在⺈丩,觓为用在“周行而不殆”。角在解,解在邂,邂为解在辶,解为牛
角刀,解为牛角在刀——ㄗ,解为牛用在⺈和刀,解为牛在“周行而不殆”中生用、用在“
周行而不殆”中生牛。解在廨,廨为解在广、解广大、解生广、广生解。廨为牛在“周行而
不殆”中生用、用在“周行而不殆”中生牛。

用在痈,痈为用心,痈为用生心、心生用。痈为用广生八道、八道广生用,痈为用生飞丶、
飞丶生用、飞丶是用。用在拥,拥为扌生用、用生扌。扌是艹、拥是苚,苚在備,備为亻在
天心生苚、苚在天心生人类。備为佣在天心生艹、艹在天心生佣。佣为亻生用、用生人类。
備是备。

寸在尤,寸在过,过在遵,遵为酋在过、酋生过、过生酋,过为寸在辶;酋为酉生八道、八
道生酉,酉为西生一、一生西。酉在庮,庮为酉在广、酉广大、酉生广、广生酉。酉在逎,
逎为酉在辶。酋在遒,遒为酋在辶,遵为寸在遒、寸生遒、遒生万物寸心。酋在奠,奠在
鄭,鄭为奠在阝,奠为大生酋、酋生大众。鄭为大在“周行而不殆”中生酋、酋在“周行而
不殆”中生大众。鄭是郑。郑为关在阝。寸在守中,守为寸在宀、寸生宀、宀生寸。寸在
寺,寺在邿,邿为寺在阝,寺是月。寺为土生寸、寸生土。寺在庤,庤为寺在广、寺广大、
寺生广、广生寺。庤在痔,痔为庤生八道、八道生庤。痔为寺心,痔为土寸心。痔为寺生
心、心生寺;痔为寺广生八道、八道广生寺。痔为寺生飞丶、飞丶生寺、飞丶是寺。寺是
月,月是宇宙中最大的寺庙:是直径3476公里、内径达3350公里的○形寺庙。寺生
時,時为日生寺、寺生日,時为土生时、时生土,时为寸生日、日生寸。时空都是月亮,都
是月亮的生化物。

過是过,過为咼在辶。咼为冎含口、冎生口、口生冎。冎为ㄇ在7中生冂——空心月在绕地
盘旋中生虚心月。冎为冂在h7,h是丩,h是ュ,丩7都是月亮绕地盘旋的符号,冎为冂在“
周行而不殆”,冎为丨冂在写77,冎为丨冂在“周行而不殆”,咼为丨冋在写77,咼为
丨冋在“周行而不殆”,咼为冋在“周行而不殆”。冋在迥,過为迥在h7,過为冋在“周行
而不殆”。過在膼,膼为月在過、月生過、過生月、過生万物心月。膼为腡在辶,腡为月是
咼、咼是月,腡为月生咼、咼生月、咼生万物心月。咼在窩,窩为咼穴,窩为咼在穴、咼生
穴、穴生咼,窩为咼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生咼。窩为冋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八道、八道
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冋。咼在剮,剮为咼在刂。咼在媧,媧为女是咼、咼是女,媧为女生
咼、咼生女,媧为女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冋、冋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女。媧是娲,娲为
女生呙、呙生女,呙为口在内、口生于内、口生内、内生口。呙在剐,剐为呙在刂。娲为如
来在内、如来生内、内生如来。如为女生口、口生女。

月是口,口是月,咼是骨。骨咼原是一物。骨为月生冎、冎生月、冎生万物心月。但是,骨
又不同于咼,骨是月在在“周行而不殆”,骨是一月在“周行而不殆”。骨在尳,尳为骨在
尢,尳为天心骨在乚,尳为十骨在乚——尳为十日在绕地盘旋。骨在骰,骰为骨在“周行而
不殆”。骨在骪,骪为骨在“周行而不殆”,骪为骨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丶、丶在“周行
而不殆”中生骨。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道德经·第五十八章》),禍为礻生
咼、咼生礻,祸是禍,祸为礻生呙、呙生礻。礻在福,福为礻生畐、畐生礻,福为愊在7。
愊为忄生畐、畐生忄。畐为田生口、口生一、一生口、口生万物心田。畐在逼,逼为畐在
辶;畐在副,副为畐在刂。畐在匐,匐为畐在勹,畐是月。畐在冨,冨为畐在冖,畐是
月;冨在富,富为冨生丶、丶生冨,富为畐在宀、畐生宀、宀生畐。畐在畗,畗在富,富为
畗在冖,畗为畐生丶、丶生畐。畗为亩生口、口生亩。亩为田生亠、亠生田。亩在畆,畆为
亩在厶,畆为亩丶在乚,畆为亩生厶、厶生亩。亩在畝,畝为亩长久、久长亩。畝为畒在
7。畒为人生亩、亩生人类。畗是畐。畐在腷,腷为月是畐、畐是月;腷为月生畐、畐生
月、畐生万物心月。

咼在過剮,畐在逼副,禍福原是一物,都是绕地盘旋的月亮。月亮是万福之源,也是万禍之
源。

倚为奇人,陭为大生阿、阿生大众。陭为奇在阝。奇在剞,剞为奇在刂。奇在寄,寄为奇在
宀、奇生宀、宀生奇。奇为大生可、可生大众。奇为夻在7。夻为大生口、口生大众。夻在
奄,奄为夻生七、七生夻。奄为大口是虚心、虚心生大口、大口生万物虚心。奄在匎,匎为
奄在勹,奄是月。奄在庵,庵为奄在广、奄广大、奄生广、广生奄,奄是月。奄在剦,剦为
奄在刂。奄在奙,奙为奄在厶、奄生厶、厶生奄。奄在腌,腌为月是奄、奄是月,腌为月生
奄、奄生月、奄生万物心月。奄为奋在乚,奋是月;奋为大田,奄为大田在乚,大田是月。
奋在畚,畚为奋在厶、奋生厶、厶生奋。畚在奙,奙为畚在乚。奄奄一息是大田在乚中生一
息,一息是大息、长息,是万物终生的自心之息,是月亮长生的自心之息。“故一息当一
年,人间时刻也;一息当百年,九途长夜也”(甲乙)。奄在淹,淹为大田在乚中生氵、氵
在乚中生大田。淹为奋心,奄在俺,俺为亻生奄奄一息、奄奄一息生人类。

伏为绕地盘旋的人类之犬,犬在犮。极为木在及,及为丿在廴,极为木丿在廴。极为木在廴
中生丿、丿在廴中生木。木生丿、丿生木为禾,极为禾在廴。及为人在3,极为木人在3,
木人为休,极为休在3。休是好命人——长生人,极为好命人在3。極是极,極为木在亟
行,亟为一在了中生叹、叹在了中生一,亟为一口又在了,亟为一又在了中生口、口又在了
中生一。亟为一口在“周行而不殆”。

甫在匍,匍为甫在勹;甫在逋,逋为甫在辶;甫在陠郙,陠郙为甫在阝;甫在盙,盙为甫在
皿。甫在庯,庯为甫在广、甫广大、甫生广、广生甫。甫在脯,脯为月是甫、甫是月,脯为
月生甫、甫生月、甫生万物心月。甫是補天,甫是女娲補天的地方。補为衤生甫、甫生衤。
衤为K在ラ,衤为六在7,六为亠生八道、八道生亠。六在帝头,六在龍头。補为六在7中
生甫、甫在7中生六。

弥为尔在弓,尔在你,尔在迩。弥为尔在“周行而不殆”。弥为小在“周行而不殆”。弥为
小弓在⺈。弥为尔生弓、弓生尔。彌是弥,爾是尔,爾为八在帀生爻爻、爻爻在帀生八道。
爻为乂生乂。乂是十,乂是,爻在卆,卆为爻在乚。帀在迊,迊在逓。爾为不在冂生爻
爻、爻爻在冂生不。爾在邇,邇为爻爻在迊生八道、八道在迊生爻爻;邇为爾在辶;爾在
隬,隬为爾在阝,爾是月。

远为元神在辶,元神是月亮;元在阮,阮在院。遠是远,遠为袁在辶,袁是月。乚在袁,袁
是月。袁为土口人在乚中生丿、丿在乚中生土口人。丿在乚为儿,口在儿为兄,袁为土兄生
八道、八道生土兄,袁为人生土兄,土兄生人类。人土为生,袁为兄生万物。袁在園,園为
袁在口,園为袁在○。远遠是“周行而不殆”的月亮。虽说不出户的老子们所生的信道“其
出弥远,其知弥少”,但信道功能却是“无远勿届”(《推背图·第五十五象》),因此,
“其出弥远,其知弥少”表示的是,离月越远的天体,老子们就管的越少,管的越少不是管
不到、管不了,而是不愿管、没必要管、管没意义。

户牖是月亮,月壳是宇宙中最致密坚硬的物体,老子们凭什么“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
《道德经·第十一章》)?信道也,信道无坚不穿,视万物如无物,如泡影,是为“天地视
人如蜉蝣,大道视天地亦泡影”:天地一指月亮本身:天在迗,地在逇;二指地球及其大气
圈;三指宇宙所有天体。

信道是月中真光,特殊的月光,生化万物的道光,万物心中的心光,月壳在信道眼里有如微
孔致密型的篮球形纱窗,“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和“大道视天地亦泡影”的另一表达式
是:

月照纱窗,个个孔明诸葛亮。

——传说是马月芳出给丈夫纪晓兰的对子,至今没有对得走的对句。本绝句之绝是,除了众
所周知的绝点外,还有一绝:月亮是个名词,最著名的天体,宇宙遙控中心,万物之母,而
月亮在绝句的始终两端,具有遙控中心与终端万物之心的关系;月不一定亮,如月在晦朔不
亮;如“举头望明月”是地上的视觉,在月表则四顾黑茫茫。月在宇宙爆炸前就存在,发亮
则是后来的事。月和亮是本和木的关系,源和水的关系。本绝句月在先、亮在后,与事实相
符。孔明诸葛亮既是神仙,又是最著名的聪明智慧的化身。相信出这个绝句的老子、吕洞宾
们也找不到对句。

无坚不穿的信道又称水道:“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
道德经·第七十八章》),“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道德经·第八章》)。水为冫或
人在7亅,水是冫或人在“周行而不殆”。水为K在7,K是丬,水为丬在7。水在氷,氷
为水生丶、丶生水;氷为氵在7亅,氷为氵在“周行而不殆”。氷为K在ラ。氷为K在乚复
乚中生丶、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K。水在氶,氶为水在7,水是月。氶为人在“周行而
不殆”,水为八在“周行而不殆”。水在阥,阥为水在阝。水在氹,氹为水在乙,氹为水在
绕地盘旋,氹为一水在乚。水是月,月是水乡,月是水源。

氷是冰,冰为水生八道、八道生水。冰为氺在7,冰为四丶在“周行而不殆”。氺在求,求
在逑,逑为求在辶,求是月。求为氺生亠、亠生氺,求为寸生氺、氺生寸,逑为氺在辶中生
亠、亠在辶中生氺,逑为寸在辶中生生氺、氺在辶中生寸。氺在益,益在盚,盚为求在皿,
盚为寸生益、益生寸,益为氺在皿。益在隘,隘为益在阝。隘为氺在“周行而不殆”。求在
脙,脙为月是求、求是月,脙为月生求、求生月、求生万物心月。求在球,球为王生求、求
生王。 

氺在犀,犀在遲,遲为犀在辶,遲为氺牛在辶在尸。遲为氺牛在迉。遲是迟,迟为尺在辶。
尺为人在コ、人生コ、コ生人类。尺为丿在尸,尺为丿在“周行而不殆”。尺为尸生丿、丿
生尸。牛在先,牛在牟,牟为牛在厶、牛生厶、厶生牛。牟为牛在乚中生丶、丶在乚中生
牛。牟在牽,牽为牟在逃亡中生冂、冂在逃亡中牟利。牽为牟在冖在亡,牽为牟在“周行而
不殆”,牽为牛在“周行而不殆”。牽为玄在冂内外长生牛郎、长生牛郎在冂中在玄道。牽
为玄在冖中生牛、牛在冖中生玄。

牽为牢在幺中生一、一在幺中生牢,牽为牢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一、一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牢,牢为牛在宀、牛生宀、宀生牛。“牛曰太牢”(《大戴礼记·曾子天圆》)。
牵是牽,牵为大在冖中生牛、牛在冖中生大众。大牛是月,牢是月亮——○,牢很大,是为
太牢,太牢是月人居所:“众人熙熙,如享太牢”(《道德经·第二十章》),太是大,太
牢是大牢,极为牢固的大牢,○就是太牢。如是囡,囡是女娲在口——○中。享在郭,郭为
享在阝,享是月。郭在廓,廓为郭在广、郭广大、郭生广、广生郭,廓为享在“周行而不
殆”。

享为卟在子,享为卟在“周行而不殆”。卟为口生卜、卜生口。卟是亮头,享为亮头在“周
行而不殆”,享是古在7中生亠、亠在7中生古,享是亨生一、一生亨,亨为卟在了,亨为
亮头在“周行而不殆”。亨在脝,脝为月是亨、亨是月,脝为月生亨、亨生月、亨生万物心
月。脝为月卟在了,脝为月和亮头在“周行而不殆”。亨在烹,烹为亨生灬、灬生亨,烹为
亮头在了中生灬、灬生了中生亮头。享在朜,朜为月是享福处,朜为月是享、享是月;朜为
月生享、享生月、享生万物心月。“如享太牢”表示女娲、如来是太牢○、坐在太牢○中。

牢在宪,宪为牢在乚。宪为先在宀、先生宀、宀生先。宪为牛在“周行而不殆”。寰是宪,
寰为睘在宀、睘生宀、宀生睘。睘在還,還为睘在辶,睘是月,睘在圜,圜为睘在口,圜为
睘在○。圜为口生睘、睘生口,噮是圜。睘在翾,翾为睘在羽,翾为睘在飞呀飞。睘为一目
在乚中只生丿、丿在乚中生只生万物一目。只为口生八道、八道生口。還是还,还为不在
辶。憲是宪。憲为目心在宀,憲为泪在乚宀,泪在洎。憲为目心生宇宙头、宇宙头生
目心。为丨生三、三生丨。(倒立)在丮,丮为在乚。在生,生为生丿、丿生
生。在毒,毒为生母、母生。毒为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忄、忄在“周行而不殆”
中生。在丰,丰为生丨、丨生。丰在邦,丰在害,害为丰在宀中生口、口在宀中生
丰。害为丰口在宀、丰口生宀、宀生丰口。害在割,割为害在刂。害在豁然,豁为害生谷、
谷生害。豁为谷丰口在宀,豁为容生丰口、丰口生容。毒害是月亮,一切毒害是月母的毒害
表现。

牛在牲,牲为牛生万物、万物牛生,牲为牪生一、一生牪,牪为牜生牛,牪为二牛,牲为二
牛生一、一生二牛。二牛即二月。牲为二月生一、一生二月。牛为人在十字架、人生十字
架、十字架生人类。牲为人在土生牛、牛在土生人类。生在産,産为生产,産在剷,剷为産
在刂。産在隡,隡生菩薩,薩为艹生隡、隡生艹,隡为産在阝,隡为生产在阝,隡为生在“
周行而不殆”中产万物、产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万物。生产是月亮。生在隆隆,隆为人一
生都在写7阝,隆为人一生在“周行而不殆”,隆为二人在7阝中生牛、牛在7阝中生二人
之天。牛在生产万物,牛是万物之母;万物生于牛郎,牛朗是月亮。故牛是坤的化身:“坤
为子母牛”(《易·说卦》:坤是牛,坤是生子的母牛、生母的子牛:子是一在了,子是十
字架在7,子在孔,孔为子在乚,子是月。孔为一在了乚,孔为一在“周行而不殆”。子在
孟,孟为子在皿,孟为子在绕地盘旋。孟为一在了在皿,孟为一在“周行而不殆”,孟为十
字架在“周行而不殆”。

牛在制,制在製。製为制在“衣养万物”,製为制生衣、衣生制,制为牛在刂生冂、冂在刂
中生牛。制为牛在空心月生刂、刂在空心月生牛。制为牛在刂中生巾、巾在刂中生牛,巾在
冘。衣为六在乚中生′,′是丶,衣为人在乚中生÷——忄,÷——忄在乚中生人类。衣为
六在厶、六生厶、厶生六。衣为亠生公、公生亠。公为八在厶、八生厶、厶生八道。厶在
么,么在公,公为么生丿、丿生么,么为丿在厶、丿生厶、厶生丿。公在兊,兊为公在儿;
公在翁,翁为公在羽,翁为公在飞呀飞。

厶在広,広为厶在广、厶广大、厶生广、广生厶。広在庅,庅为広生丿、丿生広。庅为么在
广、么广大、么生广、广生么。庅为丿在广厶,庅为忄在厂连乚。庅是麽,麽为庅生林、林
生庅,林为木生木。麽为麻生么、么生麽。麻为林广大,麻为林在广、林广大、林生广、广
生林。麻为床生木、木生床。麻在痳,痳为麻生八道、八道生麻。痳为林广生八道、八道广
生林。痳为林生飞丶、飞丶生林、飞丶是林。

衣在庡,庡为衣在广、衣广大、衣生广、广生衣。衣在依然,依为亻在“衣养万物”。依为
亻生衣、衣生人类,依为人人在亮头生八道、八道在亮头生人人。

牜在物,物为牜在7中生彡、彡在7中生牜。彡是三,物为三牛在7,物为三个牛郎在绕地
盘旋(“四月并出”中,一月●形),三是不定的多数,物为多牛在7,物为多个牛郎在绕
地盘旋(十日中,九日○形)。物为牜生勿、勿生牜。“心生于物,死于物”(《黄帝阴符
经》),心是万物之母,物是万物之母。

牜在牧,牧为牛人在十字架,牧为二个十字架都有人。牧为人在十字架生牜、牜在十字架生
人类。牜在牲,牲为牜生万物;牲为牪生一、一生牪。牪为二牜,二牜即二日、二月,并代
表十日、十月。牲为二个十字架都有人生一。牜在牺,牺为牜向西行,牺为牜在西天极乐世
界,牺为牜生西天、西天生牛。牺牲为牜生西天、西天生牜。

牜在牝,牜在牡,牡为人在二个十字架生一。牡为牜生土、土生牜。土在圥,圥在先,先为
圥生丿、丿生圥,圥为土在儿、土生儿、儿生土。“万物土中生”,万物牡中生,牡牝都是
万物之母。只是老子们定牝为月,定牡为日,说日月为明的生化过程是至精的(血夋)作过
程:“牝牡之合而(血夋)作,精之至也”(《道德经·第五十五章》),血在卹,血在
盁,夋在陖,陖为夋在阝,夋在逡,逡为夋在辶,夋为人在7中生八厶,八厶为公,夋为人
在7中生公、公在7中生人类。公在衣,公在翁。公在瓮,瓮为公在瓦,瓮为公在“周行而
不殆”,瓮为公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生公。说月亮是谷神,是玄
牝,玄牝是天地根:“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道德经·第六
章》)。

老子又视日月为牝,视天下万物为牡:“大邦者下流,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牝常以静胜
牡,以静为下”(《道德经·第六十一章》):大邦者是绕地盘旋的日月;下流的是下中
丶、流中氵云川;氵生川、川生氵为州。州为三卜,州为三亠,州为三个亮头,表示三个日
月,表示万物亮头。州在洲,洲为氵生州、州生氵,洲为氵生三卜、三卜生氵。州是月,神
是月,神州是月。

下在斥,斥为下在厂,斥为下在乚。斥在疜,疜为斥生氵、氵生斥。疜是泝变形。疜为下
心、疜为下生心、心生下。疜为下广生八道、八道广生下。疜为下生飞丶、飞丶生下、飞丶
是下。下是月。下为一生卜、卜生一,下是一卜的生化关系。交为六生乂、乂生六、交为文
生八道、八道生文,文为亠生乂、乂生亠。文是十字架生亮头、亮头生十字架、亮头生万物
田心。文在这,这为文在辶,伩是信,文是言,这是這。交在郊,郊为交在阝。交在胶,胶
为月是交、交是月,胶为月生交、交生月、交生万物心月。交在姣,姣为女娲在交道,姣为
女娲生交、交生女娲。膠是胶,膠为月生翏、翏生月、翏生万物心月,翏为彡人在羽,彡是
三,三人为仨,翏为仨在飞呀飞。翏在鄝,鄝为翏在阝。鄝为仨在飞呀飞中绕地盘旋。膠为
胗在羽,膠为胗在飞呀飞。胗为月生仨、仨生月、仨生万物心月。翏在剹,剹为翏在刂。翏
在“寥兮”,寥为翏在宀、翏生宀、宀生翏。寥为仨在宀和羽。翏在瘳,瘳为翏心,瘳为翏
生心、心生翏。瘳为漻在厂,瘳为漻在乚,漻为氵生翏、翏生氵。瘳为翏广生八道、八道广
生翏。瘳为翏生飞丶、飞丶生翏、飞丶是翏,瘳为疹在羽,瘳为疹在飞呀飞。疹为仨心,疹
为仨生心、心生仨。疹为伈生彡、彡生伈,伈为人生心、心生人类。伈为心在亻前、亻前是
心。疹为沴在厂,疹为沴在乚。沴为汄生彡、彡生汄,汄为人生氵、氵生人类。汄在汷,汷
为汄在7。汄在汐,汐为汄在7。汐为氵生夕、夕生氵。

“寥兮寂兮”即是月亮自己。寂为叔在宀、叔生宀、宀生叔。叔为尗在又,叔为尗在“周行
而不殆”。尗为仧在亅,仧为上人,仧为人生上帝、上帝生人类。寂是仧在“周行而不
殆”。尗为上生小、小生上,寂为尗在“周行而不殆”。

文在斋,斋为文在而且。而为人在月,亻月为仴,斋为文生仴、仴生文。亻文为伩,斋为月
伩,斋为伩月——月的伩用表现是相周而复始。斋表素,素为扌生系、系生扌。素为在幺
中生小、小在幺中生,素为在乚复乚中生⺗、⺗在乚复乚中生。素为生糸、糸生
。糸在系,系在孫,孫在遜。糸是糹,糹在糺,糹在組,組为糹在而且。糹生化万物,
生化万物,素生化万物。素无物不生,无恶不作,无物不化,无生不杀。素并无不杀生和素
食之义。

素表白,白在皋,皋在翱,翱为皋在羽,翱为皋在飞呀飞。皋为夲白,皋为白生夲、夲生
白。皋为白是夲、夲是白。皋为大生皁、皁生大众。皁为十字架发白,皁为十生白、白生
十、白生万物田心。皁为早生丿、丿生早。早为十在曰、十生曰、曰生十。早为古生一、一
生古。早在,为十生早、早生十,为曰生十十、十十生曰,为二个十字架在曰。
在乹,乹为在乚,是绕地盘旋物。在翰,翰为人在羽,翰为人在飞呀飞。在
朝,朝在廟,廟为朝在广、朝广大、朝生广、广生朝,廟是庙。朝为生月、月生,朝为
明生十十、十十生明,朝为明生二个十字架,二个十字架生明。朝为明生万物田心。十十为
艹,萌是朝。萌为艹生明、明生艹。朝为二个十字架在发明。明在肥,肥在脃。

皁在翶,翶为皁在飞呀飞中左右生八道、八道在飞呀飞中生皁。皁在皂,皂为皁在乚。皂为
白生七、七生白,皂为虚心发白,皂为虚心生白、白生虚心;皂为白生力、力生白。皂为一
白在乚,皂为十个白帝在乚。

“朝甚除”(《道德经·第五十三章》),除为余在阝,余为人生禾、禾生人类,余为亼生
木、木生亼。余在途,途为余在辶。余在叙,叙为余在又。敘是叙,敘为余人在十字架,敘
为余在十字架生人类。余是月,月在朝,“朝甚除”指绕地盘旋的朝中月、除中余盘旋速度
甚速。

故素只有表白之义。素是日月。同样,斋是万物之母,斋生万物、斋化万物,斋无所表
的素义。

文生明、明生文,是为文明,文明的特征是“直而不肆,光而不耀”(《道德经·第五十八
章》),文明的特征即是月亮的特征,月光的特征。因为阳光肆且耀眼。“直而不肆,光而
不耀”是一丨,一丨“直而不肆,光而不耀”,一丨是信道,“直而不肆,光而不耀”是且
谁也看不见的信道。

明在肥,肥为明在乚。肥为月生巴、巴生月、巴生万物心月。巴为日在乚,巴为夕在乚,巴
为巳生丨、丨生巳。巴在色,色为巴在⺈,色为巴在绕地盘旋。色为日在“周行而不殆”。
色为夕在“周行而不殆”。色在脃,脃为月是色、色是月,脃为月生色、色生月,脃为肥在
⺈,脃为肥在绕地盘旋,脃为明在“周行而不殆”。明在盟,盟为明在皿,盟为明在绕地盘
旋。明在朚,朚为明在亡,朚为明在绕地盘旋,朚为日月在绕地盘旋。肆为镸生聿、聿生
镸。镸是长,聿在建。耀为光生翟、翟生光,耀为光隹在羽,耀为光隹在飞呀飞。

——色是月,月是○,故曰“色空”。

天下之牝是天下之母,天“下”的母虽在日月,但交合生化在信道的终端,万物的心中,是
为“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静是青在争天下。有争不静,以静为静,是因为,青争天下
的信道之声听不见。青为月生、生月、生万物心月,青在郬,郬为青在阝。郬为青天
在绕地盘旋。青在寈,寈为青在宀,寈为青天在绕地盘旋。月在青,青天是月亮。寈为青生
宀、宀生青。青在腈,腈为月是青天、青天是月。腈为月生青天青春、青天青春生月、青天
青春生万物心月。青在清,清为氵生青天青春、青天青春生氵。青在生情,情为忄生青天青
春、青天青春生忄。青在精,精为青天生米、米生青天,米在迷,米在匊,匊为米在勹;匊
在陱,陱为米在“周行而不殆”。米在冞,冞为米在冖;米是月。冞为米在冂,冞为米在空
心月、空心月生米、米生空心月。冞在深,冞是深,深为氵生冞、冞生氵;深为沐在冖中生
八道、八道在冖中生沐。冞在宩,宩为冞生丶、丶生冞,宩为米在宀、米生宀、宀生米。米
在粗,粗为米在而且,粗为米生且、且生米。米在粒,粒为米生立、立生米。立在翊翋翌。
粒好大,故曰:“芥粒之中在三千大千世界”。

下是信道始终两端的生化关系。“大邦以下小邦,则取小邦;小邦以下大邦,则取大邦”(
《道德经·第六十一章》):“大邦以下小邦,则取小邦”是月亮生化地上各小国,目的是
畜养人类:“大邦不过欲兼畜人”(同第六十一章);“小邦以下大邦,则取大邦”也是月
亮生化地上各自以为是大国的邦,目的也是生化人类:“小邦不过欲入事人”(同第六十一
章)。

争为尹在⺈、尹生⺈、⺈生尹。尹为天心在コ,尹为天心在空心月。尹为丨生巾、巾生丨。
争为巾在了中生丿、丿在了中生巾。争为刍在亅。刍为彐在⺈。刍在趋,趋为刍在走,走在
赳,赳为走在丩;走在陡,陡为走在阝;走在趐,趐为走在羽,趐为走在飞呀飞。走是月。
走为人上十字架,走为上人在十字架。上人为仩,走为仩在十字架,仩是长,走表长生地在
十字架。趨是趋,芻是刍。

靜是静,爭是争,爭为爫巾在亅,爭为爫生尹、尹生爫,爫为一生氵、氵生一。胜为月生万
物、万物月生,胜为月牛生一、一生月牛。勝是胜,勝为月生劵、劵生月、劵生万物心月,
劵为生力、力生。为夫生八道、八道生夫。劵为力夫生八道、八道生力夫。勝为肋生
、生肋。肋为月力,肋为月生力、力生月、力生万物心月。肋在筋,筋不限于肋部,筋
为⺮生肋、肋生⺮,⺮在篷。胜勝是月生化万物图。只因生化关系是遥控式,月母才能取胜
(勝)万物。

静是月,静中月是老子的守地:“守静笃”(《道德经·第十六章》);静中月是人类出生
地,又是人类上天长生的地方,故佛曰“如来”,道曰“归根曰静”(《道德经·第十六
章》)。人类性躁,万物性躁,因为始端传真的信道让人类、万物性躁,故曰“静为躁君”
(《道德经·第二十六章》)、“静胜躁”(《道德经·第四十五章》)。

水在永,永在泳,泳为氵生永、永生氵,泳为心生心。永在脉,脉为月是永生地。脉为月生
永、永生月、永生万物心月。脉为月在乚复乚中生氵、氵在乚复乚中生月和万物心月。脉为
月在乚中生心、心在乚中生月和万物心月。脈是脉,脈为月在厂在习,脈为月在绕地盘旋中
飞行,脈为月在飞行中绕地盘旋。衇是脉,衇为血在绕地盘旋中飞行,衇为血在飞行中绕地
盘旋。

永表长,永表水长流,月亮是永远的水乡,月亮是永动机,下流着永流不竭的心水,灌溉万
物心田,是为“渊兮,似万物之宗”(《道德经·第四章》)。

“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圣经》),就指上帝的灵运行在“水”这幅画面上。

水有三态:固态、液态、气态,无论哪一态,都无确定的形象,都无水、氵、川的形象,更
无“攻坚强者莫之能胜”的能力:点滴之水、坑洼之水毫无攻坚攻强者的能力,更无“攻坚
强者莫之能胜”的能力。故水是月亮,水是生化万物的信道,无物可替代,是为“以其无以
易之”。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指天“下”的水是柔弱的信道,柔弱的信道生化
坚强的万物,故信道能胜万物。攻是生化关系:攻为工人在十字架,攻为空中工人生万物田
心。

月是水乡,月是故乡,故乡又称桑梓。桑为木在又又又,桑为木在333,桑为木在“周行
而不殆”。又是力,桑是栛。栛为木生劦、劦生木,劦为三力,表示三月,表示众日,表示
无数的力道。力是七,劦是三七,七是虚心,三七表示三月、众日,表示万物虚心。木在
札,桑栛是木生众月、众日的符号,是木生无数力道的符号,是木生无数虚心的符号,木是
月,桑栛是脇脅。梓为木生辛、辛生木。木在札,辛在乵,乵为辛在乚。辛为立生十、十生
立,立在龍宫,立在翊翋翌。辛在厗,厗为辛在厂,厗为辛在乚。辛是宰相,宰为辛在宀、
辛生宀、宀生辛。遟为辛在迉,遟为辛在辶在尸。辛是盘古开辟天地的神斧,辟为辛口在
尸,辟为辛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口、口在“周行而不殆”中生辛。辟在避,避为辟在辶,
避为口在遟。辟在隦,隦为辟在阝。辟在甓、甓为辟在瓦,甓为辟在“周行而不殆”,甓为
辟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辟。辟是月,辛是月。

但是,《金山词霸》却认定桑梓表示故乡是“因为古代宅旁常栽的树,是梓和桑”。古人会
在宅旁常栽桑梓吗?不可能,中国人一贯讲实惠,不是蚕农干么要种桑?种任何果树也比种
桑树实惠。梓是落叶乔木,木材可供建筑及制造器物之用,但建材主要是“日晒万年杉,水
浸万年松”杉松和用途极广还能生笋的各种竹子。杉竹是用途最广的建材,房屋木料和家具
几乎都由杉竹合成:竹钉不锈,盆桶类要竹篾箍紧,箩、筐、筛、簸箕、畚箕、筷子、筷
筒、舀水筒、开水筒、掏糞掏尿筒……,都用竹子,连扫帚、锅刷都离不开竹子,这类竹子
是高大的毛竹,即是生冬笋、雨后春笋的笋竹,清明是笋、谷雨是竹的大竹,不久前还在建
筑中充当重要角色:农家建土墙用毛竹片当“钢筋”,一般的楼房建筑用毛竹作脚手架,但
它们自生于山野。百姓需要的木材是杉木,而杉松漫山遍野,不需要种于宅旁。房前屋后都
是农家充分利用的宝地,因为能利用早晚的杂碎时间,能种瓜菜的种瓜菜,不能种瓜菜的才
种果树和各种小竹类:黄竹、石竹、绿竹、麻竹等,其中黄竹的用途很广,劈篾捆柴薪、围
篱巴、锯吹火筒、晒衣竿等,细小的做笛子,故“门对千竿竹”(解缙)是江南到处可见的
景色。显然,桑梓不是古代宅旁常栽的树,而是月亮,桑梓作为故乡的代称,是在暗示人
类,故乡是月亮。

——词典中所称的许多“古人”、“古代”事物都是月人的传说,许多是故中古人误导人类
的传说,古月胡误导人类的传说。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也不是普通水的功能,普通水害万物的事情经常发生。万物包括生物
和非生物,生物有土生、水生、寄生、气生——天生——在大气圈中生,非生物有岩石、有
宇宙天体,普通水不能善利这些非生物。而且只有地球有水,只有地球是水乡,无数的天体
无水,它们的运动和发光与普通水无关,不是普通水善利的结果。“处众人之所恶”,仅是
普通水处于无势能、流不动时的情况,但这时不能善利万物,也不能攻坚克强。“处众人之
所恶”是处閦中“众人”之所恶。故“水为本,润木华,木有辉煌烈火霞”(西游记·第四
十九回》),木在札,木在乐。

“不出户,知天下”又表示为“圣人自知不自見”(《道德经·第七十二章》),自在見,
自見是自在乚,“圣人自知”指圣人在“天口生丿”进而“丿生天口”以生万物的过程是自
动化的,圣人是不需要直接見到万物的生化过程的;虽然万物生化过程是显示在十字架的荧
光屏上。“不自見”是“不”在自动生儿目。是“不”在自见。人在“不”,不自見也表示
人在自見不中卜发生“丶生丨、丨生丶”的过程。故“不自見”也能自明万物的生化过程,
是为“不自见,故明”(《道德经·第二十二章》)。“故明”又指古人在十字架发明。

户是月,月在目,目在耳,因此,“不出户,知天下”的另种说法是“目惟内視而不外
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甲乙):月人是在月中视听万物生化情况的。視为礻在見、
礻生見、見生礻。視为悓在7。悓为忄在見、忄生見、見生忄。悓为忄目在儿。

听为口生斤、斤生口,口在巳,听为叮在厂,听为叮在乚。叮为口在丁、口生丁、丁生口。
听在厛,厛为听在厂,厛为听在乚。厛为叮在乚复乚。厛为一口在乚复乚。听是月。聽是
听,聽在廳,廳为聽在广、聽广大、聽生广、广生聽,聽是月。聽由王耳目一十心组成,它
们都是月的化身。视听是生化关系,故“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一指
月人在月中生化万物,二指包括人类在内的万物是收音机,只见信心流言,只听信心流言,
以信心流言为思想意识;信心流言没有的人事物,即使就发生在身边,也熟视无睹,充耳不
闻。由于信心流言无声,流言也不让人类看到或感觉到,犹如无形,故曰“听者听其无声,
视者视其无形”(甲乙)。无声又指月亮之声,无形又指月亮之形。只因月亮——女娲“不
张其功,不扬其声,隐真人之道”(《淮南子·览冥篇》),故人类只能见到月的圆缺,而
看不到月中十字架,听不到月扬之声。

“不扬其声”是“不”在扬其声,只是其声极微,在万物心中,在人类心中。但也不是绝对
听不到,我们偶而会在寂静中听到远方亲友的呼唤声,那就是心音。只是这种心声不常光
临,故恰当的说法是“大音希声”(《道德经·第四十一章》)。音为立在曰、立生曰、曰
生立。音在竜,竜为音在乚;竜是龙。音在隌,隌为音在阝。音在窨,窨为音穴,窨为穴
音,窨为八音在宀、八音生宀、宀生八音。窨为音生穴、穴生音。窨为音在宀生八道、八道
在宀生音。音在瘖,瘖为音广生八道、八道广生音。瘖为湆在厂,瘖为湆在乚。湆为氵生
音、音生氵;湆为泣在曰、泣生曰、曰生泣。泣为氵生立、立生氵。湆为立生汩、汩生立,
汩为氵在曰、氵生曰、曰生氵。汩在“独泊”(《道德经·第二十章》),泊为汩生一、一
生汩,泊为氵生白、白生氵。瘖为音心,瘖为音生心、心生音。瘖为音生飞丶、飞丶生音、
飞丶是心音。

音在竟然,竟为音在儿、音生儿、儿生音,竟在竸,竸为竟然生竟然。竸为二音在东升西
落,竸为二月并见南北天。音在腤,腤为月是音、音是月,腤为月生音、音生月、音生万物
心月。腤在臆,臆为心生腤、腤生心。臆为月生意、意生月、意生万物心月。意为心音,意
为心生音、音生心,意为湆在乚。臆为腤在乚中生氵、氵在乚中生腤,臆为月在乚中生湆,
湆在乚中生月和万物心月。意在億,億为亻意,億为亻生意、意生人类。億为伈生音、音生
伈,億为偣生心、心生偣,偣为人音,偣为亻生音、音生人类。偣为位在曰、位生曰、曰生
位。位为亻在立、亻生立、立生人类。位在莅,莅为艹生位、位生艹,莅为亻生苙、苙生人
类,苙为艹生立、立生艹,艹为十十。艹是扌,苙是拉。莅由亻十十亠丬组成,亠丬在道,
十在鬼神,莅生道、生鬼神,故“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道德经·第六十章》)。鬼
是通过“不”道生化万物的,故“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又指鬼是通过“不”道的生化作
用显神显灵的。億是亿。

音为咅生一、一生咅,咅为立生口、口生立。咅在竒,竒为咅在亅——乚。咅在剖,剖为咅
在刂。咅在陪部,陪部为咅在阝。部在廍,廍为部在广、部广大、部生广、广生部。廍为咅
在邝——广和阝,廍为咅在“周行而不殆”,廍为咅生邝、邝生部。咅在竞,竞为咅在儿,
竞为咅在乚中生丿、丿在乚中生咅。竞在竟,竟为竞生一、一生竞。咅在瓿,瓿为咅在瓦,
瓿为咅在“周行而不殆”,瓿为咅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咅。
咅生菩萨,菩为艹生咅、咅生艹。艹是扌,菩是掊。咅在竜,竜为咅生七、七生咅。竜是
龍,龍是菩基生虚心、虚心生菩基。

音在章,章为十之音,章为十字架之音,章为十生音、音生十。音为立生早、早生立。章在
障鄣,障鄣为章在阝。章在遧,遧为章在辶。章在瘴,瘴为漳在厂,瘴为漳在乚,漳为氵生
章、章生氵,漳为泣生早、早生泣。漳为十生湆、湆生十、湆生万物田心。瘴为十生瘖、瘖
生十、瘖生万物田心。瘴为章心,瘴为章生心、心生章,瘴为章广生八道、八道广生章,瘴
为章生飞丶、飞丶生章、飞丶是章。章是月。

早在草,草为艹生早、早生艹,草为卉在曰、卉生曰、曰生卉,卉在奔,奔在逩。卉在賁,
賁在隫,隫为賁在阝,賁是月。賁在膹,膹为月是賁、賁是月,膹为月生賁、賁生月、賁生
万物心月。賁为卉生貝、貝生卉。賁在翸,翸为賁在羽,翸为賁在飞呀飞。

——十在青、十在草、十在田,故曰“青青草自田间出”(《推背图·第四十八象》),青
青草自田心出,青青草自十字架出。

可见,草非草,草无“卉”也无曰,田草只占草类的一小部份。大量的草生长于路边、山
野、草原、江河湖沼海洋,也长于围墙、屋顶、石缝。全球而言,田主要在亚洲。

希声即是心声——月声,希在郗,郗为希在阝。希在瓻,瓻为希在“周行而不殆”。瓻为希
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希。希为乂生布、布生乂,布为天心
巾,布为乂生巾、巾生乂。希不远,希在望,是为希望。

月头月尾月不亮,是“明道若昧”(《道德经·第四十一章》)的表现。因为昧表暗,昧是
月不发亮的结果,不是“当月球恰好在地球和太阳之间时,月亮以黑暗半球对着我们”(见
《辞海·理科下册》【月相】、【新月】和《地质辞典》【月相】、【新月】)的结果,因
为月头月尾日月东升于不同的方位,而且一年到头日月东升西落的方位都不同,日月经天纬
地的路线不同。

“明道若昧”还表现于地上和月表上:登月探秘表明,月表无光,月天月地漆黑。“举头望
明月”是地上的视觉。地上见明月,月表见黑月的现象便是“其上不皦,其下不昧”(《道
德经·第十四章》):皦表光亮洁白,“其上不皦”指月表不明,月空漆黑,“其下不昧”
指地上可“举头望明月”。

皦表白,二白在皦。皦为白放白,皦为放二白,皦为方人在十字架生二白。二白是二月也是
日月。皦为白生敫、敫生白。敫为放白,敫为放生白、白生放,放为方人在十字架。敫为敀
生方、方生敀,敀为生白之人在十字架。皦为二白在放光,皦为南北二月在放光,皦为日月
在放光。7在敫,敫是绕地盘旋物。敫在邀,邀为敫在辶,敫在竅,竅为敫穴,竅为敫生
穴、穴生敫,竅为敫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生敫。敫在徼,徼为彳在敫、彳生敫、敫生彳。
徼为敀在彷佛,彷为彳生方、方生彳,徼为彷生敀、敀生彷。彷为仿生丿、丿生仿,仿为方
人,仿为亻生方寸、方寸生人类。彷同仿。徼为儌生丿、丿生儌。儌为亻生敫、敫生人类。
儌为敀在仿佛、敀生仿佛、仿佛生敀。儌为倣生白、白生倣。倣为亻生放、放生人类,倣为
方人生攵、攵生仿佛。倣是仿。

徼是老子要人类注意观察的道之真相:“欲以观其徼”(《道德经·第一章》):亻在徼前
后,白方在徼心。

“若昧”不是真昧,而是老子们不让月发明,昧表暗也是定义,画义是明:日在昧中,日是
无量光;日在明,有日就有明。昧为日生未、未生日。未为扌生八道、八道生扌。扌在扔;
未为木生一、一生木,木在札。未为夫生丨、丨生夫,未为土生个、个生土,土在丑,个在
夂,夂为个在7。故昧是明,昧是亮,“虽昧必亮”(《后汉书·苏竟传》)。

昧不暗,暗也不暗。暗为日之音,暗为音之日,暗为日立曰,暗为日立日。有二日怎么会暗
呢?暗表暗是定义。

暗不暗,黑也不黑。黑头是光头在口,黑心是生化万物的十和土。土是女娲造人、造家禽家
畜的原料,原料就是十字架生一、一生万物田心。黒是黑,黒为里生灬、灬生里。里为田生
土、土生田,里为圭在冂,里为圭在空心月,圭为土生土、圭在邽,邽为圭在阝,圭在厓,
厓为圭在厂,厓为圭在乚。土在刲,刲为圭在刂。圭在閨,閨为圭在門、圭生門、門生圭。
里在厘,厘为里在厂,厘为里在乚,厘为厓在冂。厘为厓在空心月。予在野,野为里在予,
野为里在“周行而不殆”,野为里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丶、丶生“周行而不殆”中生里。
野为里赋予、里生予、予生里。里在瓼,瓼为里在瓦,瓼为里在“周行而不殆”,瓼为里在
“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里。厘在甅,甅为厘在瓦,甅为厘在“周
行而不殆”,甅为厘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厘。甅为里在“周
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里。

黑为尘在口生灬,尘在天坣,坣在天堂,没尘就没天堂,天堂是尘在冖中生口、口生冖中生
尘。尘土是上帝造人的原料,原料就是土生小、小生土。黑是月亮,是老子死守之地:“守
其黑”(《道德经·第二十八章》),“知其白,守其黑”表示老子们守在外黑内白的月
腔,生化“明白四达”(《道德经·第十章》)的玄奥日月,生化万物不能自见的明心,人
类不能自见的明心。

漆黑表非常黑暗,非常黑,但漆为氵生桼、桼生氵,氵在心,桼在厀,厀为桼在卩,桼是绕
地盘旋物。桼为木人生氺、木氺生人类,漆为沐人生氺。厀是膝,卩是月,月为卩生二、二
生卩。膝为月是桼、桼是月,膝为月生桼、桼生月、桼生万物心月。漆浑身是绕地盘旋的日
月化身,日月发明。故漆黑不漆黑,而是“明白四达”(《道德经·第十章》)的世界。

“俗人昭昭,我独昏昏”(《道德经·第二十章》)是“其上不皦,其下不昧”、“明道若
昧”的又一说法。俗在欲,俗人一指月中人,二指人类,我指月亮。“俗人昭昭,我独昏
昏”是指月腔光明、月空昏暗,生产谷神的月人生活在明堂,明白天下万物的动静,人类也
能看到昭昭明月。昭为日生召、召生日。召在迢迢,召在卲邵。昭为旫生口、口生旫,旫为
日在刀——ㄗ,刀在辺,旫为日生刀、刀生日。昭在照,照为昭生灬、灬生昭。昏为氏在
曰、氏生曰、曰生氏。氏为乇在乚,氏为七在厂,氏为七在乚,二个乚在氏,氏在“周行而
不殆”。氏在氒,氒为氏在十字架。曰在白,七在化,化在华,昏不昏暗。昏在閽,閽为昏
在門、昏生門、門生昏。昏在痻,痻为昏广生八道、八道广生昏。痻为昏心,痻为昏生心、
心生昏。痻为昏生飞丶、飞丶生昏、飞丶是昏。昏不昏。昏生婚姻,婚为女娲亮于黄昏,婚
为女娲生昏、昏生女娲。婚为女氏在曰、女氏生曰、曰生女氏。婚为七仙女在乚中曰、曰在
乚中长生七仙女。姻为女娲是因、因是女娲。姻为女娲生因、因生女娲。因在胭,胭为月是
因、因是月,胭为月生因、因生月、因生万物心月。因在恩,恩为因心,恩为因生心、心生
因。

我为手生戈、戈生手。手为三在亅——乚,手是毛。毛在瓱,瓱为毛在瓦,瓱为毛在“周行
而不殆”,瓱为毛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毛。戈为弋生丿、丿
生弋,弋为亠在乚。弋为七生丶、丶生七,七是力,弋为力生丶、丶生力。弋是寸,戈为寸
生丿、丿生寸。弋在代,代在袋,袋为代在“衣养万物”,袋为代生衣、衣生代,代为化
生丶、丶生化,化是仂,代为仂生丶、丶生仂。代为亻生弋、弋生人类。戈为女生丶、丶生
女。戈为扌生丶、丶生扌,扌是丈,戈为丈生丶、丶生丈。戈在戉,戉为戈在乚,戈在戊,
戊为戈在厂,戊为戈在乚。戊为戈生丿、丿生戈;戊在戌,戌为一生戊、戊生一;戌为戈在
F、戈生F、F生戈。戈是月。戈在伐,伐为亻生戈、戈生人类,伐为代生丿、丿生代。自
伐是亻自动生戈,“不自伐”是“不”自动生人戈。“不自伐,故有功”(《道德经·第二十
二章》)指“不”在自伐,是有之功,天心月之功,是工生力、力生工之功。

我生娥,娥为我是女娲、女娲是我;娥为女娲生我、我生女娲。我在主義,義为我王生八
道、八道生我王。

戈在或,或在國,國为或在口,國为或在○,國为或生口、口生或。國不可缺或,是为不可
或缺。或为一口戈,戈是“不可以示人”的“國之利器”,是为“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道德经·第三十六章》)。戈为寸生丿、丿生寸。寸田在月也在人心,可见,老子“不可
以示人”的“國之利器”是人人都有的寸田。寸田的本体是十,十是十字架,是万物田心,
人类田心。故老子不让人类自见田心,不让人类自见心在哪里。

國在膕,膕为月是國、國是月,膕为月生國、國生月、國生万物心月。“有國”是天心月
國,“有國之母”是忄,是丨生八道、八道生丨的地方——月腔。月腔是长生地,故曰“有
國之母,可以长久”(《道德经·第五十九章》)。

或在域,域为土生或、或生土。域是月,月是天、是地、是道,月大即天大、地大、道大。
人虽不大,但亿众一心如一人,一人为大。“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
而人居其一焉”(《道德经·第二十五章》)。“人居其一”指人在大,大为人居一。

或在國中,國人是拥有中國國籍的人,或人是失去中國國籍的中國人。热爱中國、没有中國
國籍又关心中國前途、中华民族命运的人便是或人。或人必然为遭受中國共产党专政的两个
中国的人民的不幸命运而啼哭,以笔为刀,以言相訴,控訴两个中國政权,控訴天心中國月
亮,“揭发”月亮真相、日月真相,是为“一个或人口内啼,分南分北分东西;六爻占尽文
明见,棋布星罗日月齐”(《推背图·第四十九象》)。口是心,口内啼是心内啼,言为心
声,心啼之声就是信心流言之声,把信心流言立起为文章。“一个或人口内啼”就是一个或
人用文章啼哭,以啼哭文章控訴出信心流言,控訴两个中國政权,控訴天心中國月亮,“揭
发”月亮真相、日月真相。“日月齐”是日月明真相。


本象讖曰:“山谷少人口,欲剿失其巢;帝王称兄弟,纷纷是英豪”。“山谷少人口”是
八,“欲剿失其巢”是刂,刂是刀,刀是空心月。两句谜底是八刀,相应的配图是刀刀相连
的八把刀。八刀为分,用于“分南分北分东西”:从天文到地质,从生物到矿物,从宏观到
微观,从各个方面证明“进化论错误,神创论成立”,证明神就是月,月是万物之母。证明
神明就是神发明,明为日月,日月就是神明,神明就是日月。通过“六爻占尽文明见,棋布
星罗日月齐”的“论证”,证明人人是英豪,人人是天子,都应享有天子——帝王的权利,
进而建立全民主权的大同社会——人人称帝王、帝王称兄弟的社会。

“棋布星罗日月齐”是月母的布置,不是“一个或人”的布置。棋为木其,棋为木生其、其
生木。木在札,其在甚。布在希望,希在郗。星为曰生,星由曰生,曰生明星,曰生群星,
曰生众星,星在腥,腥为月是星、星是月,腥为月生星、星生月、星生万物心月。腥为曰生
明、明生曰。腥由日月生。腥为月生明星、月生群星、月生众星。腥为胜在曰、胜生曰、曰
生胜,胜由月生。月生群星、月生众星是因为,若无月亮,地上看不到日月也看不到任何
星,理由见《千手观音——万力发生器》。罗为目生夕、夕生目,罗为人目在7。罗在逻。
邏是逻,羅是罗。羅为目生維、維生目,維为糹生隹、隹生糹,糹在糺糾。羅为糹生睢、睢
生糹,睢为目生隹、隹生目。睢在瞧,瞧为睢生灬、灬生睢;瞧为目生焦、焦生目。焦在
蕉。隹在進,進在邏,邏为目糹在進。邏为目在進中生糹、糹在進中生目和万物心目。

六爻是上坤、下坤的符号。上坤下坤相同,预言大同世界同化了人类制度,人类制度与天上
制度相同——人人平等的大同社会。人类要进入大同社会,必须认识日月真相,见到日月真
相,日月必须向人类亮出真相。是为“六爻占尽文明见,棋布星罗日月齐”。

可见,“其上不皦,其下不昧”、“明道若昧”、“俗人昭昭,我独昏昏”的月亮现象是老
子们利用至善的生化技术颠倒黑白的结果。昧不昧、暗不暗、漆黑不漆黑的现象也是老子们
颠倒黑白的规定。

颠倒黑白的典型规定是皂,白在皂头,却定皂为黑。老子们颠倒月亮黑白的表现至少有:外
黑内白,近视黑、遥望白的远近颠倒,上下半月月相的成镜像反应——黑白方位颠倒,不全
月相在东天和西天时的黑白方位颠倒:如南半球上半月月东天时亮相在北边,在西天时亮相
在南边,下半月情况相反。

亮相中有暗斑、暗点,似乎受到了污辱,是为“大白若辱”(《道德经·第四十一章》)。

“夷道若纇”(《道德经·第四十一章》),纇为頪生糸、糸生頪,頪为米生頁、頁生米。
纇为小米頁在幺,纇为小米頁在“周行而不殆”。頪表类,类为大米,类为大生米、米生大
众,类在奥,奥在隩,隩为奥在阝,隩为玄奥无穷之月在绕地盘旋。奥为类在冂生丿、丿在
冂生类。奥为类在空心月生丿、丿在空心月生类。奥是月,奥是道,道生化万物,奥妙无
穷,是为“道者万物之奥”(《道德经·第六十二章》)。类在類,類是类,類为頁在分
类,類为类生頁、頁生类。纇是月。“夷道若纇”就是夷道是月。纇表缺点,如“明月之
珠,不能无颣”。月的“缺点”即是亮相中的暗斑。暗斑既不是月海也不是环形山,是月母
故弄玄虚的表现,是奥的一种显示。

“大成若缺”、“其民缺缺”(《道德经》第四十五章、第五十八章》)则指月亮除了满
月,月相不全的现象。成在郕,郕为成在阝,成是月;成在宬,宬为成在宀,成是绕地盘旋
物。宬为成生宇宙头、宇宙头生成。宬在窚,窚为宬生八道、八道生宬,窚为大成穴,窚为
成穴,窚为成在穴、成生穴、穴生成,窚为成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生成。成在盛,盛为成
在皿,盛为成在绕地盘旋,盛为成生皿、皿生成。成为戊在7,戊为戈在厂——7。大成即
大戈在77。

民为氏在冂,民为氏在空心月。二个乚在民,民在“周行而不殆”。民在刡,刡为民在刂。
民在氓,氓为民在亡,氓为民在乚中生亠、亠在乚中生民。氓为民生亡、亡生民。民在囻,
囻为民在口,囻为民在○。民在泯,泯为氵生民、民生氵。泯为汦在冂、汦生冂、冂生汦、
汦为氵生氏、氏生氵。民在眠罠,眠罠为目生氏、氏生目、氏生万物心目。

缺为缶生夬、夬生缶,缶为午在凵,缶为午在空心月。缶在缷,缷为缶在卩,缶在缻,缻为
缶在“周行而不殆”,缻为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缶、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缶在
厒,厒为缶在厂,厒为缶在乚。缶在窑,窑为缶在宀生八道、八道宀生缶。缶是月,月缶在
瑤台、在遙控。缺为缶生夬、夬生缶。夬为人在ュ,夬为大在7。夬在快,快为人在ュ中生
母心、母心在ュ中生人类;快为忕在7,忕为大生母心、母心生大众,快大在7中生母心、
母心在7中生大众。

故大成“若缺”,不是真缺,月缺是缶夬故弄玄虚的表现,故弄玄虚是便于人类认识万物之
奥的导游。如果月不缺,总是一轮光盘,人类便无法认识万物之母,也读不懂《道德经》。

“功遂身退,天之道”(《道德经·第九章》):遂指圆满,功遂指月相经十三天(初三至
十五)的工力做功,达到圆满的月相。功遂身退指月相在满月后逐渐减退。月相从无到有、
从缺到圆、从圆到缺、从残到无的表现就是天、就是道。功为工生力、力生工,功为力做
工,月在身,身退即月相在“若退”,月相在“若退”为腿。

“天道无亲”(《道德经·第七十九章):万物都是天道的生化物,都是亲生物,无好坏之
分,无好人坏人之分,生之化之都是道剧的需要;无论是善良者还是恶者,老子们都一视同
仁。故曰:“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道德经·第四十九章》)。

而且,人类都是天道的生化物,一切信仰都是天道给予的信仰,因此,不论是有神论者还是
无神论者,不论是信仰神创论还是信仰进化论,不论是卫道士还是非神灭神者,老子们都一
视同仁,以信道生化之,不因信仰不同而缩短或延长人类的生命,是为“信者,吾信之;不
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同第四十九章)。

亲为立生木、木生立,亲为辛生八道、八道生辛,辛在乵,辛是宰相。親是亲,親为亲在
見、亲生見、見生亲,親为亲自在乚,親为亲目在儿。亲(親)是始端生终端的生化关系。
“天道无亲”又指天道是无道,万物是“无道”的亲生物。天道以“无道”亲生万物。

吾为五生口、口生五。五为王在7,吾为王口在7。五为力生二、二生力,力是七,五为七生
二、二生七,五为虚心生二、二生虚心。王口为呈,吾是呈在7。呈在逞,呈在郢,郢为呈在
阝。吾在逜,逜为吾在辶,吾在郚,郚为吾在阝,吾是月亮。逜为逞在7;郚为郢在7。吾在
圄,圄为吾在口,圄为吾在○。吾在语,语为吾在之,語为言吾,語为吾在言,語为吾是言、
言是吾,語为言生吾、吾生言。吾在衙,衙为吾在行,吾是月。

善在鄯,鄯为善在阝,善是月。善为羊口生丬、丬生羊口,羊口为咩,咩为口生羊、羊生
口。善为咩生丬、丬生咩。善为羊生丬、丬生口,善为口生丬、丬生羊。羊在羌,羌为羊在
乚;羌在羗,羗是羌,羗为羌在厶、羌生厶、厶生羌,羗为羊在乚复乚中生丶、丶在乚复乚
中生羊。羊在庠,庠为羊在广、羊广大、羊生广、广生羊。庠在痒,痒为庠生八道、八道生
庠。痒为羊心,痒为羊生心、心生羊;痒为羊广生八道、八道广生羊;痒为羊生飞丶、飞丶
生羊、飞丶是羊。羊在達,達为土羊在辶;羊在遅,遅为羊在辶在尸;羊在羖,羖为羊在“
周行而不殆”羊在翔,翔为羊在羽,翔为羊在飞呀飞。羊是月,羊为羘,羘为月是羊、羊是
月,羘为月生羊、羊生月、羊生万物心月。

羊为生八道、八道生,是。在看,看在着,着为看生八道、八道生看,看为生
目、目生;着为羊生目、目生羊。在拜,拜为生一、一生,拜为生十、十
生。在毛,毛为在乚,毛是手,手为在亅。拜为二月生一、一生二月,拜为二月
生十、十生二月。手在掌,掌为尚手,掌为尚生手、手生尚,尚为⺌在冋、⺌生冋、冋生
⺌,冋在囘。尚在瓽,瓽为尚在瓦,瓽为尚在“周行而不殆”。瓽为尚在“周行而不殆”中
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尚。善是月,善为膳,膳为月是善、善是月,膳为月生善、
善生月。善并无善良之义。

德善是月亮遙控生化中心的遙控生化技术至善。德善即月善。善人即月人。德为彳在十目生
一心,徳是德,徳在德,德为徳生一、一生徳。徳的元件是氵循,徳为氵在循、循在氵、氵
生循、循生氵。循为彳生盾、盾生人类。盾在遁。盾是绕地盘旋物。盾为十目在厂,盾为十
目在乚,盾为十日在绕地盘旋。遁为十目——十日在乚在辶,遁为十目——十日在“周行而
不殆”。恴是德,恴为一心发白,恴为心曰亠、亠曰心,恴为心曰亮头、亮头曰心。心在必
然,必在邲。

德聽的差别是彳和王耳。彳是三的化身,彳在欠,彳是月的化身,月在耳,王在毛,王月在
望,故德聽原是一物,都是月亮。德体现的是人在生德,聽表示的是王耳。

由于“天道无亲”,恶人不会被道半途遗弃,老子们都会根据古老道剧剧本“慎终如始”地
生化其一生,是为“人之不善,何弃之有?”(《道德经·第六十二章》)。

善是生化技术的善,不是善良的善。德善是德的生化技术至善。因此,“善者,吾善之;不
善者,吾亦善之;德善”是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报应之说的否定。

在“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无为而有以
为。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道德经·第三十八章》)中,“不德”是
大德;“有德”是天心月德;“以有德”是用天心月德;“下德”是一卜生德。“失德”是
夫德生丿、丿生夫德;“不失德”是大夫德生丿、丿生大夫德。“以无德”是用“无”德。
“无为”是无在无所不为。“无以为”也是无在无所不为。“有以为”是天心月在作为,只
是“有以为”又指人类可见的一切作为都是天心月的作为。

因为“天道无亲”,月亮才会“视万物如刍狗”、“视百姓如刍狗”,毒之覆之。因为“天
道无亲”,抗金英雄岳飞父子遭到陷害而秦桧老死;无数的革命家革命如割草,血债累累,
却终老于专政宝座;无数的新老干部,掠尽妙间春色,尝遍个中美味,未见天则行动;无数
的官吏享腐倡贪,卖官鬻爵,敲榨勒索,贿赂公行,倒令刑法靠边;毛泽东、周恩来、邓小
平……仅在他们专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期间,就害死八千万以上的人命,却都在帝王的位置
上高寿终年;张志新、李九莲、钟海源等惨遭酷刑,无数的孙志刚被活活打死。因为“天道
无亲”,“泰坦尼克”号豪华游轮2207人,并不因为过去的长期祈祷和即时祈祷而免死
免灾(1502人罹难,705人获救),而麦加朝圣则经常发生挤踏、爆炸等惨剧。《圣
经》诸教信徒、《可兰经》诸教信徒,从来没因祈祷而改善命运。真主的虔诚信仰者则被当
作肉体炸弹的弹壳,因此所有的祈祷、礼拜、求情、祭祀都不会发生修改命运的丝毫作用,
所有的吃素、修善、祈祷、礼拜、求情、祭祀、当僧尼都是古道编制的道剧剧情。无人因此
而改善命运,除非道剧剧情的安排,决无子民因此超生。大道对遙控生化物的处理,犹如人
类养猪杀猪。对生养物的处理是所有权的行使。要说月人心狠,人类更狠,如对没有生养关
系的人实施各种酷刑、刑讯逼供、尔虞我诈。如渔猎没有生养关系的动物,如人类与耕牛没
有生养关系,只有利用、管制关系,耕牛为人类服务,且与人无争,但人类却把吃草耕地产
粮的老牛宰杀、千刀万剐、煮炒煎炸,吃的津津有味,制成皮衣、皮帽、皮鞋、皮手套、皮
椅、皮沙发……穿在身上、坐在屁股下、用在手上。老牛在挨杀前多半会双眼流泪、跪地求
情,几人心生慈悲、拒吃牛肉,让屠夫放下屠刀、放生老牛呢?

当然,人类“无知无欲”,“惟道是从”,一切杀戳和肉食都是“替天行道”,都是替老
子、佛祖行凶。因为,人类没有自己的思想意志:乚在思想意志,思想意志是绕地盘旋的月
亮。

因此,佛教宣传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报应说”又是老子们下放的与“天道无
亲”相矛盾的说法。佛教是佛教,与老子们何干?

佛在仿佛,仿佛是月,佛即是老子,即是月亮。佛为亻在弗地,弗为〢在弓,弗为〢在“周
行而不殆”。〢是二,弗为二生弓、弓生二,弗为二个弓月。己在弓中,弗是二己在7,弗
为二コ在77,弗为二个空心月在“周行而不殆”。井在弗,弗是井在ㄣ┛,弗为井在“周
行而不殆”。井在进,进在遘。弗在刜,刜为弗在刂。

弓在弛,弛为弓在也,弛为弓在“周行而不殆”,弛为也在弓,弛为也在“周行而不殆”。
弛为弓生也、也生弓。

弓在引,引为丨在弓,引为丨在“周行而不殆”。引为弓生丨、丨生弓。引是弔,弔为丨在
弓、丨生弓、弓生丨,弔在盄,盄为弔在皿,弔是绕地盘旋物,盄为丨弓在绕地盘旋。弔在
弚,弚为弔生八道、八道生弔。弚为丫在弓,丫是人,弚为人在弓,弚为人在“周行而不
殆”。弚在弟,弟为弚生丿、丿生弚。弟为弔生氵、氵生弔。弟为入在弓生八道、八道在弓
生入,入是人,弟为人在弓生八道、八道在弓生人类。弟在剃,剃为弟在刂。弟在递,递为
弟在辶,递是遆,弟是帝。弟在第,第为人人生弟、弟生人人。第是月亮,第一是月亮。

弓在弘,弘为厶在弓,弘为厶在“周行而不殆”,弘为弓在厶,弘为弓在乚中生丶、丶在乚
中生弓。弘为弓生厶、厶生弓。厶弓是万物之母、治世天主,故姜子牙告密:“治世天主一
厶弓”(《万年歌》):厶弓是治世天主,弓月是治世天主。

弘在宖,宖为弘在宀、弘生宀、宀生弘。宖为宆在厶、宆生厶。宆为弓在宀、宀在弓;宆为
弓生宀、宀生弓。宆在穹,穹为宆生八道、八道生宆。穹为弓穴,穹为穴在弓,穹为穴在“
周行而不殆”,穹为八在“周行而不殆”。穹为弓生穴、穴生弓。穹为弓在宀生八道、八道
在宀生弓。穹在窮追,窮为身生穹、穹生身。窮为躬穴,窮为躬生穴、穴生躬。窮为躬在宀
生八道、八道在宀生躬。躬为身在弓,躬为身在“周行而不殆”。躬为己身在乚;躬为身如
弓月、弓月如身,躬为身是弓、弓是身,躬为身生弓、弓生身。躬在匑,匑为躬在勹,匑为
躬在绕地盘旋。匑为身在“周行而不殆”。

窮是穷,穷为力穴,穷为力在穴、力生穴、穴生力,穷为力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生力。力
是七,穷为虚心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生虚心。

弗在費,費在鄪,鄪为費在阝,費是月,月在費,費为弗月生丬、丬生弗月,費为弗生貝、
貝生弗。弗在胇,胇为二张月弓,胇为月是弗、弗是月,胇为月生弗、弗生月、弗生万物心
月。費为胇生丬、丬生胇。弗在怫,怫为忄生弗、弗生忄。怫为弓生二忄、二弓生忄、忄生
二弓。弗生拂晓,拂为扌生弗、弗生扌,扌是艹,拂是茀。

弗是弓月,万物生于弗,万物归弗所有,由弗所恃,是为“万物作而弗始,生而弗有,为而
弗恃”(《道德经·第二章》)。

〢是二,佛为亻在二弓、亻生二弓、二弓生人类。弗是二己在乚(7)。佛为人和二己在乚
(7)。亻二为仁,佛为仁弓。佛为仁生弓、弓生仁。佛为仁己在乚(7)。佛为亻生弗、
弗生人类。仸是佛,仸为亻在夭,夭是大生丿、丿生大众,夭是大生一、一生大众。夭在
叐,叐为夭在7。夭在宎,宎为夭在宀、夭生宀、宀生夭。呑是吞,夭是天,夭是变形天。
仸为亻在天、亻生天、天生人类。仏是佛,仏是亻生勾心、勾心生人类。

佛是月,月是光,佛是光,佛是光母,佛是无量光。无量光的含义是:宇宙一切光都生于佛
——月亮。表现上,无量光体是太阳,太阳是佛,至少空心太阳是真佛。

月母——佛是智慧之母,是智慧的源泉,月圆形,故“觉海性澄圆,圆澄觉元妙,元明照生
所,所立照性亡。迷妄有虚空,依空立世界,想澄成国土,知觉乃众生。空生大觉中,如海
一沤发,有漏微尘国,皆依空所生”(《楞严经》),就指佛是生化万物的空心月,月亮即
是长生地。

“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道德经·第五十二章》):天下万物始于“有”——天心
月,天心月是万物之母;存在于天下的“有”——万物都有个始端,始端便是万物之母。

“能知古始,是谓道紀”(第十四章):紀为糹生己、己生糹,糹在糺糾,己在邔,己在龍
宫,糹己是月。紀为糹コ在乚,紀为灬コ在写三乚。紀表开端、头绪、要领、纲领、法则、
终极,道紀即道头,即信道始端。“能知古始,是谓道紀”指能知十口女台,便知信道道
头,便知道是什么。知道道头,便知盘古开天地的始端、万物生长的始端。

始端是女娲,始为女台,女在邚,女在奶,女在妄,女在耍,耍为女娲在而且。台在乨,乨
为台在乚,台在邰,邰为台在阝;台在迨,迨为台在辶。台在刣,刣为台在刂。台在瓵,瓵
为台在瓦,瓵为台在“周行而不殆”,瓵为台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台。台是灵台月亮。台在胎,胎为月是灵台、灵台是月。台在抬,抬为扌生台、台
生扌。抬为払生口、口生払,払为扌在厶、扌生厶、厶生扌,払为扎生丶、丶生扎。扎为扌
在乚,払为扌丶在乚。抬为扣在厶、扣生厶、厶生扣。扣在抱。

台为口在厶,台为口在乚中生丶、丶在乚中生口。台为口生厶、厶生口。台是囼,囼为台在
口,囼为灵台在○。囼为口生台、台生口,囼是咍。囼为囜生口、口生囜,囼为回在厶、回
生厶、厶生回。

始为女娲生灵台、灵台生女娲。始为女生厶、厶生口,始为女生口、口生厶。始为口生厶、
厶生女娲。始为如生厶、厶生如来。始为如来在勾心、勾心是如来,始为如来在乚中生丶、
丶在乚中生如来。

如为女娲生口、口生女娲,如生华容婀娜。婀为妸在阝,妸为如在7,婀为如在7阝,婀为
如在“周行而不殆”。娜为女在那,娜为女在阝中生丮,娜为女娲在7阝中生扌、扌在7阝
中生女娲。那是郍,丮是舟,娜为女娲在阝中生舟、舟在阝中生女娲。

如在恕,恕为如来在心、如来生心、心生如来。如在娟,娟为如在月,娟为如月美,娟为如
来在月、如来生月、月生如来。娟为女娲生肙、肙生女娲。如在娱,娱为如来天,娱为如来
在天,娱为如来生天、天生如来。娱为女生吴、吴生女,吴为天是口、口是天,吴为天在
口、口对天,吴为口生天、天生口。娛是娱,吳是吴。吳为大口在ㄣ,吳为大口在绕地盘
旋。ㄣ是乙,吳为大乙口。娛为如来是大乚,娛为大如在ㄣ。娯是娱,呉是吴,呉为口丬在
ㄣ,娯为如在ㄣ中生丬、丬在ㄣ中生如来,呉在脵,脵为月是呉、呉是月,脵为月生呉、呉
生月、呉生万物心月。脵为大肙在ㄣ,脵为夻月在ㄣ。夻在奄。

台在治,治理天下万物的元素是氵厶口。治为氵生台、台生氵,治为口生厶、厶生氵。始即
是遙控始端,始端生化终端,终端随从始端,知始端便知天下万物。这是遙控的最基本特
征。故姜子牙曰:“圣人见其始,则知其所终”(《六韬·武韬》):月人见始端,则知始
端万物的情况。“圣人见其始,则知其所终”与“不出户,知天下”互为说明。

“政善治”(《道德经·第七章》):政为人在十字架“以正治国”(《道德经·第五十七
章》)。善治者,十字架上的正人也。正在阷,阷为正在阝,正是“周行而不殆”的月亮。
正在症,症为泟在厂、症为泟在乚。症为正心,症为正生心、心生正,症为正广生八道、八
道广生正。症为正生飞丶、飞丶生正、飞丶是正、正是飞丶。正在焉,焉在鄢,鄢为焉在
阝,焉为正在ㄣ中生一灬、一灬在ㄣ中生正。焉是月,故“万物归焉而不为主”(《道德经
·第三十四章》),“故德交归焉”(《道德经·第六十章》)。

正为一生止、止生一。止在阯,阯为止在阝,止是绕地盘旋物。止为上天上帝生丨、丨生上
天上帝。丨置下,止是十,止是十字架。止为丄生├、├生丄,丄├都在十,都是十之
半。丄├合成十,止是十,止是十字架。丄├都代表十——田心,止是田心生田心的符号。
止是一生三、三生一的符号。止在阯,阯为止在阝,止是月。阯在阷,阷为阯生一、一生
阯。

止是月,止月为肯,肯为月生止、止生月、止生万物心月。肎是肯,肎为月在冖,肎为月在
绕地盘旋。肎在骨。骨为肎在h7,骨为月在冖h7,骨为月在“周行而不殆”。止在企图,
企为人在止,企为人在十字架。企为上人生丨、丨生上人。上人为仩,企为仩生丨、丨生
仩。仩在佔。仩是长,企为长生丨、丨生长。

企图以什么而实现?——靠不道,是为“企者不立”(《道德经·第二十四章》)。

止在此,“此是玄中玄,不可解者也”(甲乙):此为止在匕,此为一止在乚。一止为正,
此为正在乚。此为止生匕、匕生止。“不可解者也”有二义:一指“不”可解之,可通过一
生小、小生一的通信方式告诉人类“玄中玄”的“此”之真相。二指连接始终两端的信道是
万物的生命线,谁也断不了,断与不断,何时断,断了是否续接等等,都由阫中不作主。

此在庛,庛为此在广、此广大、此生广、广生此。庛在疵,疵为庛生八道、八道生庛。疵为
此广生八道、八道广生此。疵为此心,疵为此生心、心生此。疵为此生飞丶、飞丶生此、飞
丶是此、此是飞丶。疵为泚在厂,疵为泚在乚,泚为氵生此、此生氵,泚为沚在匕、沚生
匕、匕生沚。沚为氵生止、止生氵。

此是月,此是心,“茫茫天数此中求”就是茫茫天数月中求、心中求。茫为氵生芒、芒生
氵,氵在心。芒为艹在乚中生亠、亠在乚中生艹。艹是扌,亠是卜,芒为扑在乚。芒为艹生
亡、亡生艹。茫为艹生汒、汒生艹,汒为氵在乚中生亠、亠在乚中生氵,汒为氵生亡、亡生
氵。茫是月,茫茫是月,“茫茫天数”就是月天之数。

正在延安,延为正在廴,延在郔,郔为延在阝,郔为正在廴和阝,郔为正在“周行而不
殆”。延生“埏埴以为器”(《道德经·第十一章》)。埏为土在延伸,埏为土生延、延生
土。延生涎,涎为氵在延寿,涎为氵是延年益寿的神水。延在脠,脠为月是延都、延都是
月。脠为月在延寿,脠为延生月、延生月、延生万物心月。延在挻进,挻为扌在延都、延都
是扌,扌是艹,挻是莚。延在娫,娫为女娲在延都,娫为女娲在延寿,娫为女娲生延、延生
女娲。正在眐,眐为目生正、正生目,罒是目,罡是眐。眐表独,独是月,“魂眐眐以寄独
兮”就指云鬼是月亮、鬼云是月亮。

埴为土生直道、直道生土。直为土在冂生三、三在冂生土。直为土在空心月生三、三在空心
月生土,直在淔,淔为氵生直道、直道生氵。直在植,植为木生直道、直道生木,直在安
置万物,置为罒生直道、直道生罒,置为目生直道、直道生目、直道生万物心目。直在惪,
惪为直心、惪为直生心、心生直。惪是德。

直在传真,真为直道生八道、八道生直道。真在衠,衠为真在行。真在厧,厧为真在厂,厧
为真在乚,真是月。厧在瘨,瘨为厧生氵、氵生厧。瘨为滇在厂,瘨为滇在乚;滇为氵在传
真、氵生真、真生氵。瘨为真广生八道、八道广生真,瘨为真生飞丶、飞丶生真、飞丶是
真。真在闐,闐为真在門、真生門、門生真。真在寘,寘为真在宀、真生宀、宀生真相。真
在謓,謓为真言,謓为真在言,謓为言是真神、真神是言:“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
也”。謓为言在传真、言生真、真生言。真在傎,傎为真人,傎为亻在传真、亻生真、真生
人类。真在慎,慎为真忄,慎为忄在传真、忄生真、真生忄。真在嗔,嗔为口在传真、口生
真、真生口。真在填空,填为真土,填为土在传真、土生真、真生土。真在槙,槙为木在传
真、木生真、真生木。真是閮鎮长,鎮为金在传真、金生真、真生金。金在釓,釓为金在
乚,金在釕,釕为金在了,釕为金在“周行而不殆”。金在釩,釩为金在“周行而不殆”,
釩为金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丶、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金。金是月亮月人。金是人在丬
干活,金是人王生八道、八道生人王,王在望。金为全生八道、八道生全宇宙。“全乃
天”。金在鈅,鈅为金是月、月是金,鈅为月生金华、金华生月、金华生万物心月。鈅在
鉏,鉏为鈅生一、一生鉏,鉏为金在而且。真在顛,顛在巔,巔为灵山在顛三倒四,巔为灵
山巔覆一切,巔为山在顛、山生顛、顛生山,顛为頁在传真、頁生真、真生頁。頁在頂,頁
在預。頁是首,首在道,顛为真首,巔为山生真首、真首生山。

真为十生具、具生十。具为三在冂生丬、丬在冂生三,“三生万物”。月在具头,具为一月
生丬、丬生一月。具为月生丬、丬生一。具为月生六、六生月。具在俱,俱为亻生具、具生
人类;具生惧,惧为忄生具、具生忄。惧是怕,怕为白忄,怕为忄白。怕为忄发白、忄生
白、白生忄。怕在惶,惶为怕生王、王生怕,惶为忹生白、白生忹,忹为忄是王、王是忄,
惶为忄是皇、皇是忄。惶为忄生皇、皇生忄。皇为白王,皇是王发白,皇在隍,隍为皇在
阝。皇在遑遑,遑为皇在辶。皇是月。遑为白在迋、白生迋、迋生白。遑为天王在迫、天王
生迫、迫生天王。天王是月,王月为玥,玥是神珠,神珠在望。

眞是真,眞心是目。眞为一目在乚复乚中生八道、八道生乚复乚中生一目。眞为目在匕与
飞,眞为自在飞行中画乚,眞是自在“周行而不殆”,眞为一貝在乚复乚,眞为一在在乚复
乚生貝、貝在在乚复乚中生一。

真固真,假也真:假为亻在叚、亻生叚、叚生人类。叚是假,叚为二コ又在尸,叚为二コ又
在“周行而不殆”。叚为二コ尸在又,コ尸都在巳。叚在遐,遐为叚在辶。叚是月,假是月
人。叚在腵,腵为月是叚、叚是月,腵为月生叚、叚生月,叚生万物心月。腵生睱,睱为腵
生一、一生腵,睱为目生叚、叚生目,叚生万物心目。叚生霞,霞为雨生叚、叚生雨。雨为
帀生==、==生帀,=是月心,=在乇,帀在迊,迊在逓。雨为ㄒ生用,用在甩。雨生
雷,雷生電,電为雷在乚。雷为雨生田、田生雨。雨在需,需为雨在而且。需在隭,隭为需
在阝,隭为雨在“周行而不殆”。雨在霸天,雨是天霸。雨在霄汉,霄为雨生肖、肖生雨。
肖在逍。

假不假,假是空心月,空不空,空为宀八工。“假空中”原是一物——都是空心天体月亮,
故吕洞宾说:“我以佛家“空、假、中”三覌为喻,三覌先空,看一切物皆空;次假,虽知
其空,然不毁万物,仍于空中建立一切事;既不毁万物,而又不著万物,此为中覌。当其修
空覌时,亦知万物不可毁,而又不著,此兼三覌也。然毕竟以看得空为得力,故修空覌。则
空固空,假亦空,中亦空。修假覌,是用上得力居多,则假固假,空亦假,中亦假。中道时
亦作空想,然不名为空而名为中矣。亦作假覌,然不名为假而名为中矣,至于中则不必言
矣”(甲乙),“空假中”都指空心月,故能“于空中建立一切事”;“不毁万物”、“而
又不著万物”指由“不”道——信道和力道去毁万物、著万物。

老直在値日,値为什目在乚,老直为十目在乚,老直是盾,盾在遁,盾在腯,腯为月是盾、
盾是月,腯为月生盾、盾生月、盾生万物心月。盾在偱,偱在循环,循为偱生丿、丿生偱,
偱为亻生盾、盾生人类。偱为亻生十目——十日、十目——十日生人类。偱是値。循为彳在
盾、彳生盾、盾生彳。盾在門口貭問,貭是盾生八道、八道生盾。盾在悳,悳为十目在乚中
生心、心在乚中十目,悳为十日在乚中生万物之心、万物之心生于乚中的十日。悳爲十泪在
乚复乚。悳是德。

盾是月,矛也是月:矛为丿在予,矛为丿在“周行而不殆”。矛为丿在“周行而不殆”中生
丶、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丿。矛为冫在“周行而不殆”,矛为人在“周行而不殆”。予
生丿、丿生予。予在序,序为广在予,序为广在“周行而不殆”,序为广在“周行而不殆”
中生丶、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广。序为予在广,序为予在绕地盘旋;序为予在厂中生
丶、丶在厂中生予。序为予在乚中生丶、丶在乚中生予。序为冫在“周行而不殆”,序为人
在“周行而不殆”。序为予广大、予生广、广生予。

予在抒情,抒为扌在予,抒为扌在“周行而不殆”。抒为扌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丶、丶在
“周行而不殆”中生扌。抒为扌生予、予生扌;扌是艹,抒是芧。矛在杼,杼为木在予,杼
为木在“周行而不殆”,杼为木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丶、丶生“周行而不殆”中生木。杼
为木生予、予生木。杼在柕,柕为杼生丿、丿生抒。柕为木生矛、矛生木。柕为木在“周行
而不殆”中生冫、冫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木,冫是丷,木生丷、丷生木为米,柕为米在“
周行而不殆”。柕是柔,柔是米在“周行而不殆”。柔在腬,腬为月是柔、柔是月,腬为月
生柔、柔生月、柔生万物心月。柔在揉,揉为扌生柔、柔生扌。扌是艹,揉是葇,葇为茅生
木、木生茅,茅为艹生矛、矛生艹。茅为芧生丿、丿生芧。芧为艹在予、艹生予、予生艹。

予是第一人称,第一人称者,一直在画777的丶——月亮也。矛在務,務为矛在服务,務
为矛生务、务生矛。务为仂在7,務为矛在7中生仂、仂在7中生矛。仂是化,務为矛在7
中生化万物、化在7中生矛。化为什在乚,務为什在77中生矛、矛在77中生亻前田心。

矛在袤,袤为矛在“衣养万物”。袤为衣在予中生丿、丿在予中生衣。袤为衣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冫、冫在“周行而不殆”中生衣,袤为衣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人、人在“周行而
不殆”中生衣。

矛在矜,矜为矛生今天、今天生矛,矜为今天在予中生丿、丿在予中生今天。矜为人在77
77中生亽、亽在7777中生人类。矜为亽在7777中生八道、八道在7777中生
亽。自矜是“矜为今天在予中生丿、丿在予中生今天。人在7777中生亽、亽在7777
中生人类。矜为亽在7777中生八道、八道在7777中生亽”的过程是自动化过程。
“不自矜,故长”(《道德经·第二十二章》)是“不”在“自矜”,自动生长。是古人在
十字架自动生长,故长也表示十字架的古人是长生人,长生万物人。

木制之矛并不柔,柔是月,是月生的信道。故“柔弱胜刚强”(《道德经·第三十六章》)
指极为细弱的柔道——信道胜于刚强的万物,原因在于刚强的万物由细弱的柔道生化而成。
弱非弱,弜在弱中,弜为二弓,弜为南北二月;弱为弓弓生八道、八道生弓弓。弱为南北二
月生八道、八道生南北二月。半弱为八在弓,半弱为八在“周行而不殆”。半弱为己在习,
弱为己己在羽,弱为己己在飞啊飞,弱为己在飞呀飞中生己。

“弱者道之用”(《道德经·第四十章》),弱是“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
的信道。

弱在搦,搦为扌生弱、弱生扌;搦为己己生挧、挧生己己;挧为扌在羽,挧为扌在飞呀飞;
扌是艹,挧是羿。羿表善射,善射者,月亮月人也。射为寸身,射为身生寸、寸生身。射九
日、存一日的善射英雄也,羿是射日后羿。后为一口在厂,后为一口在乚。一在厂为刀,后
为刀口,后为刀生口、口生刀。后为口在刀——ㄗ,后在逅,逅为后在辶;后在郈,郈为后
在阝,后是月。后在同,同在迵。迵为同在辶,迵为大同世界在绕地盘旋。同在胴,胴为月
是大同世界,胴为月生同、同生月、同生万物心月。同为一生冋、冋生一,迵为一在迥、一
生迥、迥生一。迵为冋在辷、冋生辷、辷生冋。扌是艹,搦是蒻。

后羿是月亮,是跟随在地球后面飞呀飞的二个乃至九个十字架。后是风后女娲,“风后女娲
石上生”(姜子牙《万年歌》),石上是丆——人,石上生是人在口上长生。风后女娲是在
口上长生的神仙。石在矶,矶为石在“周行而不殆”。矶为人口在“周行而不殆”。矶在
砓,砓为矶在又,砓为石在殳,砓为石在“周行而不殆”,砓为人口在“周行而不殆”。矶
在矾,矾为矶生丶、丶生矶,矾为石在“周行而不殆”,矾为石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丶、
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石;矾为人口在“周行而不殆”;矾为人口在“周行而不殆”中生
丶、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人口。石在宕,宕为石在宀、石生宀、宀生石。宕为人口在
宀、人口生宀、宀生人口。石在矹,矹为石是○、石以定距绕地盘旋,矹为人口在乚中生人
类、人在乚中生人口。

後是后,後为彳夂在幺,夂为人在7,夂为个在7,後是彳人(个)在7幺,後为彳人(
个)“周行而不殆”。後为彳亽在乚复乚,後为彳亽在“周行而不殆”。後表示当地球卫星
的月亮是彳人(个)的世界。後是人在後,前是月在前。月在目,月是心,月在目前表示心
始终在目前,心始终有月。

后羿射九日、留一日的神话传说,便是告诉我们月亮在开辟太阳系中,对十个天体进行了物
质调动和轨道定位,造出了太阳和九大行星,并以地球为生化生物的基地。同时告诉我们,
《山海经》告密的十日被后羿射掉——隐藏了九日。神话是寓言或预言,“后羿射日”就是
寓言。所以说“后羿射日”是寓言,还因为人类没有一个大力士,能把箭射出对流层,更不
用说射出地球大气圈,射到太阳,射落太阳,而地外六大行星离地距离都大大超过日地距
离,最近的火星也是日地距离的1.52倍。偷吃了长生药的嫦娥奔月神话故事,就向人类
暗示月亮是长生地,人类有机会像她那样登月长生。

后羿射日的工具,就是力道,就是万力发生器发生的力道。因有万力发生器,才能“月躔二
十八宿”(《吕氏春秋·圜道》):躔表运行,躔为⻊生廛、廛生⻊。廛在鄽,鄽为廛在
阝,廛是月。廛为田在广中生坴、坴在广中生田和万物寸田。坴为圭生八道、八道生圭,
坴在逵,逵为坴在辶;坴在陸,陸为坴在阝,坴是月。⻊为是听,听在厛。躔为听廛,躔为
里土——十字架在广听万物中生八道、八道在广听中生里土。土在圠,里在野。

“月躔二十八宿”虽指月亮遙控运行二十八宿天体。但二十八宿代表所有天体。“月躔二十
八宿”告密,月亮遥控生化所有天体,遥控生化宇宙万物。

“月躔二十八宿”是对“不出户,知天下”真相的告密。

刚为冈在刂,冈为乂在冂,冈为十字架在空心月。刚为刈在冂、刈生冂、冂生刈。凶是冈,
凶在兇,兇为凶在儿,凶是月。凶在忷,忷为忄凶。忷为忄生凶、凶生忄。忷是恟,恟为忷
在勹,恟为忄生匈、匈生忄,匈为凶在勹,凶是月。匈在胸,胸为月是匈、匈是月,胸为凶
月在勹,胸为凶月在绕地盘旋。凶在脑,脑为凶月生亠、亠生凶月。脑为月在凵生文、文在
凵生月和万物心月。文在这,文在刘,刘为文在刂。文在离,凶在离,厶在离,离是绕地盘
旋物。离为文在凵生禸,禸为冂在厶,禸为冂在地盘旋,禸为冂在乚中生丶、丶在乚中生万
物虚心月。禸为厶在冂,禸为勾心在空心月,禸为冂生厶、厶生冂。离为凶在冂生云、云在
冂生凶。离在禽,禽为人在离、人生离、离生人类。离在離,離是离,離为离生隹、隹生
离,隹在進。

凶是区,区在殴,殴为区在殳,殴为区在“周行而不殆”,殴为冈凶在“周行而不殆”。区
在瓯,瓯为区在瓦,瓯为区在“周行而不殆”,瓯为区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
行而不殆”中生区。

剛是刚,冈是岡,岡为灵山在冂生丬、丬在冂生灵山。

强为弓在虽然,强为虽在弓,强为虽在“周行而不殆”。虽是虫口,虽为口生虫、虫生口,
虫为中生!、!生中,虫为中华生!、!生中华。中在翀,中在迚,迚在遣。虫在虬,虬为
虫在乚,虫是月。虫在蛡,蛡为虫在羽,蛡为虫在飞呀飞。虫在虱,虱为虫在刁——ㄗ,虱
为一虫在7,虱为一虫在乚,虱为虬生一。虱在風,風为虱生丿,風为一虫在几,風为一虫
在“周行而不殆”。風在嵐,嵐为風在山下、山在風上。山不可能在風下、風不可能在山
下。嵐为灵山生風、風生灵山。

然而,風是流动的空气,谁也看不见空气中有虫。風又告示,空气中有无数的微虫——无数
的微生物。已知人类认识的微生物就达10万种,估计尚未超过自然界中微生物种存在总数
的10%。密度上,仅细菌,在通常的空气中,每平方米就约有三千个。我们在微生物世界
中生活,微生物是我们的共生物。我们每天呼吸二万多次,不知吸进多少的细菌和其它微生
物种,但吸进的微生物并不一定害人健康和生命,因为風虫有遙控天线,它们的一切行为和
繁殖完全受几丿——己丿的遙控。风藏杀头,何时杀生物之头,用什么方式杀生物之头,比
如是用風虫还是风力、风雨、风沙、风浪,完全由几——己遙控决定。故用消毒、口罩预防
病毒、细菌的侵害感染是不起作用的,喝生水、脏水、污水是不影响身体健康的,狗猪吃的
是什么?多少生物生活在污水、厕所中?风風要杀生,消毒、口罩也起不了任何防止作用,
微生物比身体的所有毛孔还小,对微生物来说,人体的所有孔窍都是它们自由进出的大门。
故風风要杀人,防不胜防;几丿——己丿不下杀人令,風虫有益无害;几——己不下杀人
令,风力、风雨有益无害。

作風重要,不仅在于生化人类,还在于空气、水、食物需要風虫净化,垃圾废物需要風虫消
化,岩石需要風虫風化,物种需要風力传播,水圈大气圈的水分需要風力在全球范围内调
动。没有風虫的净化、消化,地表早就成了垃圾场,靠九江八河提供水源的城市早就喝上游
的粪便了,地表水早就成了污水,空气早就成了毒气,而无風化便无土壤。故人类讲卫生,
并不能保卫生命,只是满足五官的需要。“不见为清净”:再脏的东西,没看见听见就算干
净卫生。的确,如酱油由黄豆加工发酵而成,虾油由臭鱼烂虾和加工鱼干的水发酵而成,发
酵池对天开放,无数蝇蚊在那里会餐,长期在那里吃喝拉撒,生化后代,乃至葬身其中,更
有无数的微生物在其中帮助发酵。故凡见过酱油虾油加工过程的人都畏吃酱油虾油,但没见
过其加工过程的人却不以为脏,千家万户需要它们,也是凉拌菜、生味道不可或缺的佐料,
人民并没有吃了它们而生病。故卫生权属于“卫生”——月亮本身:卫为一在ㄗ,卫为丄在
7。生为牛生一、一生牛;衛是卫,衛为韋在行,韋在違,違为韋在辶;韋在郼,郼为韋在
阝。韋在韌,韌为韋卜在7,韌为韋在7中生卜、卜在7生韋。韌为韋在刀——ㄗ中生丶、
丶在ㄗ中生韋。韋在圍,圍为韋在口,圍为韋在○。韋在闈,闈为韋在門、韋生門、門生
韋。

韋为隐一之吾生ヰ、ヰ生隐一之吾。ヰ为十在厂,韋为一口力在厂,韋为一口力在乚。7厂
在韋,韋是绕地盘旋物。韋去掉7厂为丄古。韋是丄古在77,韋是丄古在“周行而不
殆”。韋为土古在77,韋为土古在“周行而不殆”。韋在偉大,偉为亻在韋、亻生韋、韋
生人类。偉为丄估在“周行而不殆”。偉为土估在“周行而不殆”。偉是伟,圍是围,韌是
韧,闈是闱,違是违,违为韦在辶。为韋在阝。韦为丰在7,韦为扌在7,韦为扌在ㄗ。扌
是艹,韦是节。

風中虫是显微镜才能看见的虫,没有显微镜根本不可能知道風中有虫。萨斯病毒等各种病毒
都是高倍显微镜才能发现的在風中传播、在生物体中寄生的微虫。虫不限于微生物,显生物
有昆虫,巨生物有大虫——老虎,更大的虫是工虫——虹,最大的虫是在写乚的巨虫——虬
——绕地盘旋的日月。

可见,風非風,風是月亮和月亮的所有生化物。

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道德经·第二十三章》):飘为票生
风、风生票,飄为票生風、風生票,票在剽,剽为票在刂。票在翲,翲为票在羽,翲为票在
飞呀飞。票在瘭,瘭为票广生生八道、八道广生票,瘭为票生飞丶、飞丶生票,飞丶是票。
票在膘,膘为票是月、月是票,膘为月生票、票生月、票生万物心月。票是目標,目——罒
在票头,標为木生票、票生木,票为覀在示、覀生示、示生覀。覀在要,要在腰。示为亠生
小、小生亠,示为二生小、小生二。標为标生覀、覀生标,标为木在示、木生示、示生木。
示在祖,祖为示在而且,祖为示生且、且生示。祖为礻在且、礻生且、且生礻。祖为怚在
7,怚为忄在而且,怚为忄生且、且生心。示在宗,宗为示在宀、示生宀、宀生示。宗在
孮,孮为宗在子,孮为宗在“周行而不殆”,孮为一宗在“周行而不殆”。

示在际,际为示在阝。示是月。际在際,際是际,際为祭在阝,祭为月示在尸,祭为月在“
周行而不殆”生示、示在“周行而不殆”生月。祭为月在7中示丿、丿在7中生示月,祭为
二个小月在7中生丿、丿生万物。祭在察,察为祭在宀、祭生宀、宀生祭,祭在瘵,瘵为祭
心,瘵为祭生心、心生祭。瘵为祭广生八道、八道广生祭。瘵为祭生飞丶、飞丶生祭、飞丶
是祭。月在祭,祭是月,月在祭头。祭祖、祭祀是月亮的要求,不是“惟道是从”的人类的
自觉行动。万物生长靠太阳,中华民族为什么不祭日而于初一、十五祭天地?太阳有实心和
空心之别,月则都是空心天体,且有月相变化。初一、十五祭天地就是祭月活动,就是月亮
要人类在无月时求月,月圆时谢月,希望满月重现不止,从而体会月是祖宗。

祖宗怎么会是月亮呢?月亮如何生化我们、生化万物的呢?通过這中言(信心流言)→信道
中的流言→万物的信心流言,生化万物。言为信心,信心是言,言是祖宗。

覀在覇天下,覇是霸,覀是雨。骤为马在聚、马生聚、聚生马。马为一在ㄢ,ㄢ为7ㄣ。马
为一在“周行而不殆”。马在驭,驭为马在又,驭为马在“周行而不殆”。马在驰,驰为马
在也,驰为马在“周行而不殆”。驰为一在“周行而不殆”,驰为马生也、也生马。

馬是马,馬为艹——扌在5生灬,5是己,馬为艹——扌在己生灬。艹己为芑,馬为芑生
灬。煮是煑,灬是火,馬为己生苂、苂生己。己为コ在乚,馬为扌コ灬在乚,馬为扌コ在乚
中生灬、灬コ在乚中生扌。己是几,馬为扌灬在“周行而不殆”。馬为丮在7中生灬、灬在
7中生丮。丮为扌在7,馬为扌灬在77。

馬在馭,馬在馳,馬在遤,遤为馬在辶。馬在騛,騛为馬在飛。馬是月,月是天馬。月马在
腾飞,腾为月马夫生八道、八道生月马夫;月馬在騰飞,騰为月馬夫生八道、八道生月馬
夫。马在妈,妈为女娲是天马。马在骂,骂为马生吅、吅生马,駡是骂,骂(駡)为天马(
馬)在生口口相传的万物心口,吅是二个空心月。骂(駡)为天马(馬)是东升西落的日
月、南北天上成镜像反应的二月。

只有月才是行空天马,才能“天马行空”、闖入月門,闖为馬在門、馬生門、門生馬。馬在
馮,馮为馬生八道、八道生馬。馮在慿,慿为馮生心、心生馮。慿为馮在乚中生氵、氵在乚
中生馮。凴是慿,几是心。凴为馮在几,凴为馮“周行而不殆”。慿凴是凭,凭为任在几,
凭为任在“周行而不殆”。任为亻生壬、壬生人类。壬为千生一、一生千,千在阡迁。壬为
士生丿、丿生士。士为十生一、一生十、一生万物田心。士在壭,壭为士在卩,壭为丨士在
7。士在毐,毐为士生毋、毋生士,毐为士在乚7中生、在乚7中生士。任为仕生丿、
丿生仕。仕为亻生士、士生人类,仕为什生一、一生什,任为什生二、二生什,什在化。凭
为壬生仉、仉生壬,仉为亻在几,仉为亻在“周行而不殆”。

聚在鄹,鄹为聚在阝,聚为乑在取天下,取为陬郰。聚为耳乑在又,聚为耳乑在“周行而不
殆”。乑为人丁生二、二生人丁,乑为二丁生八道、八道生二丁。乑为人在丁中生二、二在
丁中生人类。乑是勿生八道、八道生勿,勿在变易,勿生万物。

故“白马为非马者,言白所以名色,言马所以名形也;色非形,形非色也……欲推是辩,以
正名实而化天下焉”(《公孙龙子》),讲的就是月亮真相。白马即是白帝月亮。

如把朝理解于早上,日理解为白天,“飄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便不成立,因为,强风不
一定刮于夜间且终止于早上,骤雨不一定下于白天而终止于白天。强风骤雨连续发生几天的
情况也不稀罕。“飄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指月亮一直在向地球制造飘风骤雨。

风是流动的空气,地球生物不仅需要空气,还需要流动的空气,否则空气很快就成杀生的毒
气。故作风是月亮作风,是月亮的一贯作风。空穴来风的真相便是风生于空穴——月腔,风
生亮基。月亮时刻在兴风作浪,对流层从未间断过变幻莫测的风云,且风力随海拔高度增高
而加大。地球从未间断过雨,且从未间断过狂风骤雨。风流云集散,看天上变幻莫测的云的
集散速度,看赤道地区一年到头不间断的狂风暴雨,看沙漠地区的沙尘风暴,就知道地球从
不间断狂风暴雨。朝在廟,日在月,日月原是一物。天在迗、地在逇,“朝日天地”均指
月。“飄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指月亮从不间断刮风下雨。

仅風字就证明,创造汉字的仓颉不是古猿,而是神仙,汉字是神仙下放的作品,信道下放的
作品:信为人言,言由字成,字为子在宀、子生宀、宀生子,子为十在7,字为十字架在7
在宀,字为十字架在“周行而不殆”。字为一在了在宀。子在孕,孕为子在乃,孕为子在绕
地盘旋,子是月。子在孔窍,孔在乳房生乳汁。乳为孔生爫、爫生孔,孔为子在乚,子是
月。乳为孚在乚。孚为子生爫、爫生子,孚为十字架在7中生爫、爫在7中生爫。仓頡就是
神仙。仓在苍天,倉在蒼天,頡为吉生頁、頁生吉,頁在頂,頁在預。吉为士生口、口生
士,士在壭,士在志,志为士心,志为士生心、心生士,志为士在乚中生氵、氵在乚中生
士。志在痣,痣为志心、痣为志生心、心生志,痣为志广生八道、八道广生志。痣为志生飞
丶、飞丶生志、飞丶是志。志在悫,悫为志在冗,悫为志在“周行而不殆”。悫为志生冗、
冗生志。悫为心壳,悫为心生壳、壳生心。壳为几士在冖,壳为几个日月在绕地盘旋。壳在
殻,殻为壳在殳,殻为壳“周行而不殆”,殻为士在“周行而不殆”。殻在慤,慤为心生
殻、殻生心。慤为悫在殳,慤为悫在“周行而不殆”。

士在壬,壬在廷,廷在庭,庭为廷广大,庭为廷在广、廷广大、廷生广、广生廷。廷为壬在
廴,壬是月。壬是主任。庭为壬在广廴,庭为壬在“周行而不殆”。廷在閮,閮为廷在門、
廷生門、門生廷。廷生圣誔,誔为廷在言、言在廷、言生廷、廷生言。廷在挺进,挺为扌生
廷、廷生扌,扌是艹,挺是莛。廷在脡,脡为月是朝廷、朝廷是月,脡为月生廷、廷生月。
廷在艇,艇为盘古飞舟是朝廷、朝廷是盘古飞舟。

壬在垂,垂为壬生、生壬,是开,垂为壬在开天下。垂为壬生开、开生壬。在昔,
昔在逪,逪为昔在辶,昔为在曰、生曰、曰生,是开,昔为开在曰、开生曰、曰生
开。昔在腊,腊为月是昔、昔是月;腊为月生昔、昔生月、昔生万物心月。昔在厝,厝为昔
在厂,厝为昔在乚。厝在庴,庴为厝生丶、丶生厝。庴为昔在广、昔广大、昔生广、广生
昔。垂在郵陲,郵陲为垂在阝;垂在厜,厜为厜为垂在厂,厜为垂在乚。垂是月。月垂为
腄,腄为月是垂、垂是月,腄为月生垂、垂生月、垂生万物心月。腄在睡,睡为腄生一、一
生腄。睡为目生垂、垂生目、垂生万物心目。垂在甀,甀为垂在瓦,甀为垂在“周行而不
殆”,甀为垂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垂。

“一二三四,无土有主,小小天罡,垂拱而治”(《推背图·第四十象》)字字指月,月亮
是小小天罡,在垂拱治天下:一在七,二在乇,三在毛,四在西,西在迺廼。土在圠,土在
主,主在迬,小在阫,小在心,小在光,小在尚,拱在拼,“无土有主”指月中无地表土,
罡是天目在“以正治国”。

作为预言,“一二三四,无土有主,小小天罡,垂拱而治”预言: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没有民
意基土而专政人民的政权——主。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没有寸土所有权;在中共中央,胡锦
涛也是无土之主。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有三代小鬼,三代核心,胡锦涛有第四代之名,无第四
代之实。

吉为古生一、一生古。古在啚,啚在鄙。吉在郆,郆为吉在阝;吉在迼,迼为吉在辶;吉在
翓,翓为吉在羽,翓为吉在飞呀飞。吉是月。

虫在“独立而不改”,独为犭虫,犭为才弯腰,独为虫才,独为虫生才、才生虫,才在牙。
犭为二在画弧)形乚,犭为二月在绕地盘旋。犭是乂生丿、丿生乂,乂是十;犭为)生丿
丿,)是不全亮相的弧线:新月如),残月如(,残月在东天为)或(,在西天则为)或
(。总之,)是不全亮相的弧线,犭表示丿丿——南北天上的二月的不全亮相。

犭在犯,犯为犭在⺋,犯为犭在“周行而不殆”,犯为才在“周行而不殆”。⺋在厄,厄为
厂在⺋,厄为厂在“周行而不殆”。厄为⺋在厂,厄为⺋在乚,⺋是空心月,厄在阨,阨为
厄在阝,厄是月。阨为⺋在厂在阝,阨为⺋在“周行而不殆”。⺋在卷,卷在闂,闂为卷在
門、卷生門、門生卷。卷在圈,圈为卷在口,圈为卷在○。圈为口生卷、卷生口,啳是圈。
卷为在⺋,为夫生八道、八道生夫,卷为在“周行而不殆”。卷为夫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八道、八道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夫。大券,券为在刀——ㄗ、生刀、刀生
。卷是月。卷在腃,腃为月生卷、卷生月、卷生万物心月,腃为月夫在⺋生八道、八道在
⺋生月夫,月夫为肤。腃为肤在⺋中生八道、八道在⺋中生肤。肤为月是夫、夫是月,肤为
月生夫、夫生月、夫生万物心月。卷在倦,倦为亻在卷、人生卷、卷生人类,倦为人夫在⺋
中生八道、八道生⺋中生人夫。卷生淃,淃为氵生卷、卷生氵,淃为生氾、氾生。弮是
卷,⺋是弓。

犯得罪,罪为罒生非、非生罒。非为≡‖≡,‖在丱,丱在關聯。非为两个生三的日月,非
是两条含三背道而驰的信道。非在剕,剕为非生刂。非在陫,陫为非在阝;非是月。非在
翡,翡为非在羽,翡为非在飞呀飞,非在腓,腓为月是非、非是月。腓为月生非、非生月。
非在厞,厞为非在厂,厞为非在乚。厞在痱,痱为厞生氵、氵生厞,痱为渄在厂,痱为渄在
乚。渄为氵生非、非生氵。痱为非心,痱为非生心、心生非。非心为悲,悲为渄在乚。痱为
非广生八道、八道广生非。痱为非生飞丶、飞丶生非、飞丶是非。非在诽,诽为非在之,誹
为非在言、非生言、言生非。非在匪,匪为非在匚,匪为非在空心月。非在腓,腓为月是
非、非是月,腓为月生非、非生月、非生万物心月。非是排长,排为扌生非、非生扌,扌是
艹,排是菲。非在斐然,斐为非生文、文生非。文在这,文在斋。

罪是人类的出生地,故西教有“原罪”之说。原为看起来是小小的白帝在厂——乚,原罪是
月亮,人类生于月亮而有“原罪”。人类要避免受罪的办法是识“罪”、识道、识“求以
得”:“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邪?故为天下贵”(《道德经·第
六十二章》)。求在逑,以在似,得为彳旦寸,彳在欠,旦在昜,昜在逿陽,寸在遵行。免
在兔,兔在逸,逸为兔在辶,兔是月。兔生冤,冤为兔在冖,兔是月。冤在寃,寃是冤,寃
为冤生丶、丶生冤,寃为兔在宀、兔生宀、宀生兔。兔为免生丶、丶生免。免为口在⺈儿,
免为日在⺈儿,免是口在“周行而不殆”,免是日在“周行而不殆”。免在晚,晚在脕,脕
为晚生双脚。晚为免日照。晚为日生免、免生日。脕为月是免、免是月,脕为月在免日照,
脕为月生免、免生月、免生万物心月。免在娩,娩为女娲在免、女娲生免、免生女娲。

佛称慈悲,是慈悲的化身,然而,慈悲只是月亮的形象,月亮生化万物的形象:慈是“玄之
又玄”的心符,是心“玄之又玄”的符号,是滋在乚在符号;悲是渄在乚的符号。

佛也无慈悲可言:佛生万物又化万物。佛是道德,道德对万物“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
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道德经·第五十一章》,若干版本的“亭之毒之”是“成之
熟之”,意义相同,熟是加工、处理、煮烹),即是说,月母既以道德——信道和力道生育
天下万物,又以信道和力道毒之覆之天下万物,这叫既生之又化之,简称生化。“三生万
物”也三化万物。佛是天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道德经·第五章》),佛是
圣人,“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同章)。

“杀人之众,以悲哀泣之,战胜以丧礼处之”(《道德经·第三十一章》):杀者是十字
架,杀为乂生木、木生乂。杀的方式是通过乂生木、木生乂的生化方式杀之。杀在杂,杂为
杀在乚。殺是杀,殺为杀在殳,殺为杀在“周行而不殆”。殺为杀头机在又,殺为杀头权在
几,几在亮,殺为杀头权在亮;几是己,殺为杀头权在己。权在板,板为权在厂,板为权在
乚。板为木在反动,板为木生反、反生木。权为木在又。权在杸,杸为权在几,杸为权在“
周行而不殆”。杀在刹,刹为杀在刂。刂是刀,刹为杀生刀、刀生杀。杀在脎,脎为月是杀
手、杀手是月。脎为月生杀手、杀手生月。脎为枂生乂、乂生枂。枂为木是月、月是木,枂
为月生木、木生月、木生万物心月。

哀为口在“衣养万物”,哀为口生衣、衣生口。哀在袞,袞为哀生八道、八道生哀。袞是
衮,口是厶。衮为公在“衣养万物”,衮淡衣生公、公生衣。哀是心在哀,哀心是口,口是
心。哀在衷,衷为哀生丨、丨生哀,衷为中在“衣养万物”,衷为中生衣、衣生中。衷是心
在衷,衷心为中,中是心。丨是一,衷是衰。衰根在心,衰心是中,中是心。哀衰衷原是一
物,看哀衷衰可知:心是中,中是心。泣在湆,湆在滝,滝为湆在乚,滝是瀧,竜是龍。

战为占生戈、戈生占,占在阽,戈在戉,戉在越野,越为戉在走,走在赳,走在陡,走在
趐。戰是战,單戈为戰,戰为單生戈,戈生單。單为甲生一、一生吅,單为吅生甲、甲生
一,單为二个(多个)空心月生甲、甲生一。單为田生十、十生吅。單为吅生田、田生十。
單在鄲,鄲为單在阝;單在彈,彈为單在弓,彈为單在“周行而不殆”。單在癉,癉为單
心,癉为單生心、心生單;癉为單广生八道、八道广生單;癉为單生飞丶、飞丶生單、飞丶
是單。單是月。單在匰,匰为單在匚,匰为單在空心月。單在闡,闡为單在天門、單生天
門、天門生單。

丧为木在习,丧为木在飞。丧为人在乚中生平、平在乚中生人类,丧为平在乚中生八道、八
道在乚中生平,平为一生木、木生一,木是长,平为长生一、一生长。平为十生丬、丬生田
心。平在丫生二、二生丫,丫是人。平为干生八道、八道生干。平在匉,匉为平在勹,匉为
干在匀、干生匀、匀生干。干在罕,罕在南,南在遖,遖为南在辶,南在腩,腩为南是月、
月是南。南为十分罕见——南天月十分罕见:北半球居民看不到南天月相,南半球居民不赏
明月,以至人类至今不知道南半球月相。

南为十生罕、罕生万物田心。罕为干在冖中生八道、八道在冖中干活。罕为干在冂中生八
道、八道在冂中干活。南为丬在冂中生十十——艹、艹在冂中生丬,南为艹丬在冖,南为艹
丬在绕地盘旋。遖为罕在辻、罕生辻、辻生罕。

喪是丧,喪为十吅在习,喪为十吅在飞。喪为土吅人在乚,喪为土吅八在乚。礼为礻在乚,
礼为忄在77。禮是礼,禮为礻生豊、豊生礻。禮为忄豊在7。豊在鄷,鄷为豊在阝,豊是
月。豊为曲生豆、豆生曲。曲为井在凵,曲为井在空心月。井在阱。曲为卄在口、口生艹、
艹生口。豆为口生二、二生八道,豆为八道生二、二生口。豆在逗;逗为豆在辶;豆在郖,
郖为豆在阝;豆在剅,剅为豆在刂。豆在鬲,鬲为山生豆、豆生山。鬲在隔,隔为鬲在阝,
鬲在膈,膈为月是鬲、鬲是月,膈为月生鬲、鬲生月、鬲生万物心月。鬲在翮,翮为鬲在
羽,翮为鬲在飞呀飞。鬲是豈,豈在隑,隑为豈在阝。豈在凱,凱为豈在几。豆在脰,脰为
月生豆、豆生月,豆生万物心月。脰为月如豆、月是豆、豆是月。月如豆的形象是:满月如
豌豆子,凸月如扁豆子,上弦月、下弦月如皇帝豆子(状元豆子)、米豆子、眉豆子、黄豆
子、绿豆子黑豆子……,蛾眉月如扁豆荚。

“曲则全”(《道德经·第二十二章》),曲是ㄥ,曲是乚;ㄥ是“大直若屈”的信道,乚
是月亮绕地盘旋的轨迹。ㄥ乚都是为了全面生化地球万物,是为“曲则全”。“全乃天,天
乃道”,ㄥ乚是天,ㄥ乚是道。“曲则全,枉则直”,枉也是丨一曲成ㄥ的表达,枉也是乚
的表达。ㄥ乚都是木王画成的。曲和枉都是ㄥ乚的表达。ㄥ乚是7,7在久,故“全乃天,
天乃道,道乃久”。枉为木王,枉为木是王、王是木,枉为木生王、王生木。枉是ㄥ,枉是
乚。枉为杜生一、一生杜,杜为木是土、土是木,杜为木生土、土生木,杜在杻,杻为杜在
7。杻为木生丑、丑生木。枉为杆生一、一生杆,杆为木是干、干是木,杆为木生干、干生
木。

“杀人之众,以悲哀泣之,战胜以丧礼处之”就是以“非生心、心生非”、“衣生口、口生
衣”、“氵生立、立生氵”生化之,以……生化之。

“杀人之众”又指杀手是閦中众。衆是众,衆为血生乑、乑生血。乑在聚,聚在鄹。血在
卹。众衆是月,“衆妙之門”是衆妙在月,妙为女娲长少,少为小生丿、丿生小。少在隲,
隲为少馬在阝,隲为少在阝中生馬、馬在阝中生少。少在赻,赻为少在走。少在沙,沙在
逤。逤为沙在辶,沙为氵生少、少生氵。沙在閯,閯为沙在門、沙生門、門生沙。沙在痧,
痧为沙心,痧为沙生心、心生沙。痧为沙广生八道、八道广生沙。痧为沙生飞丶、飞丶生
沙、飞丶是沙。沙粒是月亮,故曰:“一粒沙粒有三千大千世界”。

衆人是月人,月人众多:“众人熙熙,如享太牢”。熙为巸生灬、灬生巸,巸为¦在叵巳,
¦在臣,巳在巨,巳在囘。叵是冋,囘是冋在乚,囘是巳在冂。居心叵測是居心冋测。巸为
月心在叵巳。月心即居心,居心叵測即是月心叵测,叵是难,是不可。难測、不可測的是月
心,也是人心。因为,始端信心一直在发送信息给信道,终端信心一直在接收信道信息,别
说预測他人之心,就是自己也不知道未来信息是什么。因此,我们只知此刻,不知下刻。如
当你要出门办事时或要睡觉时,来了个不速之客,来了个电话,不速之客和电话便改变你的
行动。

居心叵測——难測、不可測的原因就在測字上,就在心上,心上是氵,氵是三才光气信,信
是言,是流动的言流。氵在測,測为氵生則、則生氵,則为貝在刂。則在厠,厠为則在厂,
厠为則在乚。厠为貝在“周行而不殆”。厠在廁,廁是厠,廁为厠生丶、丶生厠,廁为則在
广、則广大、則生广、广生則。廁为貝在“周行而不殆”。測为浿在刂、浿生刂、刂生浿,
浿为氵生貝、貝生氵。貝在传眞。

“杀人之众,以悲哀泣之,战胜以丧礼处之”表示众月母一边杀人,一边“以悲哀泣之,战
胜以丧礼处之”方式生化人类,保持人类世代生息,瓜瓞绵绵。乐于杀人,以杀人为乐的凶
手是美——月亮:“美之者,是乐杀人”(《道德经·第三十一章》)。美为大王生八道、
八道生大王,美为天干生八道、八道生天干。美为天生夫、夫生天。大在友,王在五,天在
叐,干在邗,八在穴,夫在邞。美是以杀人为乐的杀人凶手。美——月亮用什么杀人的呢?
用阫中不,以“阫中不”得志于天下:“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同第三十一
章)。

月母“杀人之众”、“乐杀人”的比例好象是“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
动之于死地,亦十有三”(《道德经·第五十章》):在特殊的浩劫时期,幸存者只占三
成,老病而死者占三成,活生生死于战争、地震、瘟疫等人祸天灾者占三成。

但徒非徒,徒为彳在走,走在赳,走在陡,走在趐。走是月,徒是彳在月,徒是月人在月。
“十有三”的符号是汁,“十有三”指十字架有三才——心中氵,是氵生化万物、生化人
类。“人之生动之于死地,亦十有三”指月人生动于死地——月腔十字架,享用、应用的是
天心三才——氵。

为什么要如此杀人?一、“多藏必厚亡”(《道德经·第四十四章》):夕夕见的月人闲着
没事干,一直在源源不断地编辑着生育名册、生物道剧,又有源源不断的生化万物的光气来
源,不能只生不化,化的结果是亡,“多藏必厚亡”是在大量生物的同时大量地消亡生物。

二、“以其生生之厚”(《道德经·第五十章》)也,“生生”是一代生一代,是生而又
生,生生不已;厚为曰在厂在子,厚为一曰在厂在了。厚表示厚度,厚为子曰厂计划生育的
万物无限,计划生育花名册叠的很厚,不化——不杀就不能继续生产万物。先生后化的表达
式是“将欲歙之,必故张之;将欲弱之,必故强之;将欲废之,必故兴之;将欲取之,必故
与之”(《道德经·第三十六章》),生化过程是“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
(成之熟之);养之覆之(《道德经·第五十一章》)的过程。

独为狆生!、!生狆,狆为中生才、才生中。中在迚,迚在“自遺其咎”(《道德经·第九
章》)。遺为一貝在迚。遺为貴在辶,貴在隤,隤为貴在阝。貴是绕地盘旋的月亮。貴在
匱,匱为貴在匚,匱为貴在空心月。貴在圚,圚为貴在口,圚为貴在○。貴在闠,闠为貴在
門、貴生門、門生貴。貴为中天一貝,貴为中天一月生丬、丬生中天一貝。貴为丄生員、員
生丄。員为口生貝、貝生口、貝生万物心口,員是唄,貝在郥。員为肙生丬、丬生肙。員在
隕鄖,隕鄖为員在阝,員在損,損为扌生員、員生扌,損的手段是扣,損为貝在扣押扣款扣
工资,損为扣貝,損为扣生貝、貝生扣。扌是艹,損是蒷。

貴是月,自貴是月亮自貴,“不自貴”是“不在自貴”,故“自爱不自贵”(《道德经·第
七十二章》)是自爱的月亮以“不”自貴。

貴是月,大是月,患是月,若是月,身是月。“貴大患若身”(《道德经·第十三章》)告
诉的是,月亮是大患,大患是月亮,是月亮生大患于人类之身、万物之身。

“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同第十三章)则表示,吾生大患
是为了吾的天心月成万物之母;万物之母以無道生化万物,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无毒不
生,无病不生,无物之害,但万物都看不见無道生于吾身,无人看得见月母生化万物的信道
编织成的天罗地网,故无人怨恨月母——吾,吾有什么忧患呢?“老君也患有吾身,传示谷
神人不识”(甲乙)则表示,老子传示的谷神经——《道德经》无人理解,吕洞宾只好下放
《金华宗旨》,明示“天心居曰月中”,“日月原是一物”……

獨是独,獨为蜀才,蜀为罒虫在勹,罒是目,蜀为目虫在勹,蜀为目在勹中生虫、虫在勹中
生目、虫在勹中生万物心目。独獨是月,是月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
行而不殆”。

犭是才,狼是良才,狈是贝才,狠是艮才,猎是昔才,狺是言才,狡是交才,猾是骨才,狮
是师才,狂是王才,猗是奇才,狎是甲才,猪是才者,猩是曰生才,犲是才生才……

才反身是大,犭是大,猪是大者,狂是大王,狮是大师,猖是大昌,狼是大良,狈是大贝,
猇是大虎,猫是大苗,犸是大马,犼是大孔,猗是大奇,狎是大甲,猩是大星,犲是大才,
狡是大交,猾是大骨……

犭在狗,狗为句才,狗为句生才、才生句,句在邭,句在包,包生“合抱之木”。狗在狍,
狍为狗在乚。狍为犭生包、包生犭,狍为才生包、包生才。才在牙,狗是月。

犬是狗,犬在犮,犬在迖,犬在肰,肰在然。犬是月。月母生化的狗或犬的特征是忠诚于主
人,或跟随主人。伏是犬忠于主人、跟随主人的符号。随是天心月——有在辶在阝——“周
行而不殆”地绕地盘旋的符号。月亮正象地球的走狗:“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地绕地
盘旋。“俨兮其若客”(《道德经·第十五章》)、“吾不敢为主,而为客”(《道德经·
第六十九章》)、“我有三宝……不敢为天下先”(《道德经·第六十七章》),正是月亮
当地球走狗的写照。当然,“不敢为天下先”是“不”敢为天下先。敢是十字架上的耳人在
7。7是乚,敢是耴生攵、攵生耴。攵在收。故“不敢”能为老子的三宝之一。

月亮当走狗的现象即是贅附于地球的形象,是为“贅形”(《道德经·第二十四章》),贅
形也就是月:贅为敖生貝、貝生敖,貝在遺,貝在绕地画圓中回旋。敖为十字架上的丰人在
7。敖在遨遊,遨为敖在辶。敖在隞,隞为敖在阝。贅形恰是月在道的表现:“其在道也”
(同第二十四章》)。

——有趣的是god倒读为dog。god是神,是上帝,dog是狗。god与dog表示:在生化关系上,
月亮是生化万物的神,生化万物的上帝;在跟随关系上,月亮是地球万物的刍狗。以慧眼看
月亮,月亮是生化万物的神或上帝;以凡眼看月亮,月亮是跟随地球的走狗,地球的卫星。

中华民俗不管日食管月食:每当发生月食时,男女老少就敲锣打鼓、敲盆击碗、敲箩击箕,
以驱天狗救月,好象月不亮是天狗咬掉了亮。寓义则是天狗不放光,月就不亮,亮就是天
狗。

虽在雖,雖是虽,雖为虽在隹、虽生隹、隹生虽,雖为虫生唯、唯生虫。唯为口生隹、隹生
口、隹生万物心口。雖为口生蜼、蜼生口、蜼生万物心口。蜼为虫生隹、隹生虫。

虽是月,雖是月,月是万物之母,故“虽小,天下莫能臣”;虽是昧也是亮,故“虽昧必
亮”。

“唯之与阿,相去几何?”(《道德经·第二十章》):唯在雖然,阿为口在“周行而不
殆”。唯阿都是月。“唯之与阿”原是一物,都是月。

強是强,厶是口。強为虫在弓厶,強为虫在“周行而不殆”,強为虫在弓乚中生丶、丶在弓
乚中生虫。強为弓虫在厶,強为弓虫丶在乚。強为弘生虫、虫生弘。蟲是虫,蟲为三虫,蟲
表示“有四月并出”中,有三个月是空心月。强在膙,膙为月是强、强是月。膙为月生强、
强生月、强生万物心月。

彊是强,彊为畺在弓,彊为畺在“周行而不殆”。彊为弓生畺、畺生弓。畺为三生畕、畕生
三。畕为田生田,畕又表示二个以上的月亮和万物心田。畺在僵,僵为亻在畺、亻生畺、畺
生人类。僵为仨生畕、畕生仨,仨为亻生三、三生人类,仨为仁生一、一生仁,仁是介。畺
在繮,繮为糹生畺、畺生糹,糹为幺生氵、氵生幺,糹在糺糾。彊生疆土,疆为土生彊、彊
生土。疆为土在弓中生畺、畺在弓中生土,疆为土在“周行而不殆”中生畺、畺在“周行而
不殆”中生土。

强弱原是一物——月亮,刚柔原是一物——月亮。“弱其志,强其骨”(《道德经·第三
章》)即指月志和月骨很强。月在骨,骨在尳,骨在骰。志在悫,悫在慤。

⻊是听,止是斤,斤在丘,丘在邱,邱为丘在阝,丘是月。丘为一生斤、斤生一,丘为一生
止、止生一。丘是正,邱是阷。丘为工厂,丘为工在厂,丘为工在乚。邱为邛在厂,邱为邛
在乚。邱为工在“周行而不殆”。工在左,左为天心在做工。左在隋,隋为左月在阝,左月
在遀,遀为左月在辶。左是君子居处:“君子居则贵左”(《道德经·第三十一章》):君
子是在天心十字架做工的人。然而,君子居右:君为右在コ,君为右在空心月。君为尹在
口、尹生口、口生尹。尹为在コ,尹是天心在空心月;尹为巾生一、一生巾。君为右在
コ。子在字孔。君子是月亮,是十字架。

兵为工厂生八道、八道生工厂。兵为斤生丬、丬生斤。兵为丘生八道、八道生丘,丘是正,
兵为正生八道、八道生正。“以奇用兵”(《道德经·第五十七章》),其实是以正生八道
为兵。“以奇用兵”其实是夻在7中用治国神器——正生八道、八道生正的方式生兵用兵,
即是月字架生八道——辐射无道的方式生兵用兵:丨生八道为丬K,丘生八道为兵,目生八
道为貝、天生八道为关,十字架生八道为木,十字架辐射八道为米……

“事有君”(《道德经·第七十章》)又指事中有君,君在做事:事为十尹口,尹口为君,
事为君在十字架,事为十生君、君生十、君生万物田心;事为十君,十君为事,事为十日在
做事。事为一口巾在亅。君在郡,郡为君在阝,君是月。君在宭,宭为君在宀、君生宀、宀
生君。宭在窘,窘为宭生八道、八道生宭。窘为君穴,窘为君生穴、穴生君。窘为君在宀生
八道、八道在宀生君。君是月,故曰:“君非君”(《推背图·第四十三象》):君不是地
上的皇帝,不是中共中央主席、书记,不是中共军委主席。事在剚,剚为事在刂。


“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道德经·第三十一章》)什么意思呢?比较“左右”可
知,左右的差别是工和口,口是万物之心的形状,十字架每生一口,就增生一心。每增生一
心,就增生一物。万物(人类)的一呼一吸、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饮一啄、
风云雷雨霜雪雹雾的运动、地壳运动、流水作用、风化作用……,都是心生化身(物)体、
感动身(物)体的表现,从而相互影响他人他物的命运,影响自身的命运。物物都是伤害之
兵,心心都是伤害之兵,心心都是伤害之兵。战事兵害更是当事人的一情一意、一言一行、
一举一动引发的。十字架每生一口,就立即通过信道在终端生出始端端口,其形为吅吕。十
字架时刻在发生无数的万物始端端口,生化无数的万物始端端口,万物始端端口用“品”和
四口表示:亻生品为偘,匚生品为區,門生品为闆,雨生品为霝,山生品为喦嵓,木生品为
喿榀楍,人口生品为碞,王生四口为噩,工生四口为噐,犬生四口为器,頁生四口为嚻囂,
臣生四口为嚚,丨在乚中生四口为嘂。

总之,口即是兵器,口是工的产品。生口即是生兵,用口即是用兵。“用兵则贵右”的真相
就是天心生口。右在君,君子“用兵则贵右”的真相即是空心月中的十字架生口。“以奇用
兵”的真相就是以大在7国生口、口在7中生大众的方式用兵。

因“事有君”而“事善能”(《道德经·第八章》),“事善能”又是能善事。能者,月厶
在比翼齐飞。能是“有四月并出,有二月并见”图。能为肶在厶,能为肶在绕地盘旋。肶为
月生比、比生月、比生万物心月;比是夶,匕是大。夶为大生大,夶为大生大众。夶为二大
在齐头并进。肶为三月的符号。能为肶生厶、厶生肶。能在熊,熊为能生灬、灬生能,灬即
是四月的远视图。月是能源,能源是月。能在態,態为能心、心能,態为能在心、心在能,
態为能生心、心生能。態为氵在乚中生能、能在乚中生氵。无月即无生態、物態、形態、表
態……。

熊生羆,羆为罒生熊、熊生罒。羆是罴,罴为罢生灬、灬生罢,罢为罒在去、罒生去、去生
罒,去为土在厶,去为土在丶在乚,去为土在乚中生丶、丶在乚中生土。去在厾,厾为去在
7。去在迲,迲为去在辶。去在阹,阹为去在阝。去在刦,刦为去在刂。去在刧,刧为去在
刀、去生刀、刀生去。去在却,却在脚,脚为月在“退却”,却为去在卩,脚为胠在卩,胠
为月是去、去是月,胠为月在去、月生去、去生月、去生万物心月。厾迲阹刦刧却均为土在
“周行而不殆”。去在盍,盍为去在皿,盍为去在绕地盘旋。盍在圔,圔为盍在口,圔为盍
在○。圔为口生盍、盍生口。口生盍、盍生口又为嗑。嗑为呿在皿,呿为口生去、去生口,
呿为吐在厶、吐生厶、厶生吐。吐为口生土、土生口,吐为叶生一、一生叶。叶是古。月在
罒中,罢是月。罒在皿,皿是罒左右生一,把罒视为皿,罢是盍。

斤是止,折是扯,析是杫,圻是址,斫是砋,訢是訨,沂是沚,祈是祉,芹是芷,邤是阯。

斤是止,肵是月生止、止生月;斧是父生止、止生父;斯是其生止、止生其;新是亲生止、
止生亲;所是戶生止、止生戶;斩是车生止、止生车;伒是亻在止、止前是亻;匠是止在
匚,匚立起为冂几,匠是凪;断是止米厂,頎是止頁,斪是止句,斦是止止,止止为歨,歨
是歩,歩是步。

耻是恥,止是心,歩是少心,步是小心,斧为父心,斯为其心,新为亲心,斩为车心,伒是
伈,析是杺,沂是沁;斤斤计较是止止计较,心心计较——上心教下心计较,下心随上心计
较。

止在⻊,⻊是听,趴是听八道,跎是听它说;踏是听水曰,趾是听止息;跳是听兆头,跸是
听毕竟;跲是听合理,跙是听且说;跪是听危言,踦是听奇闻;踔是听卓见,踉是听良言;
跞是听乐道,跣是听先知;跨是听夸张,踟是听知音;跄是听仓皇,跷是听尧天;蹄是听上
帝,踢是听易经;踪是听宗旨,跀是听月语,蹦是月山听月,月月听山歌。

“三十辐,共一毂”(《道德经·第十一章》)讲的是,一毂生三十辐,三十辐共生于一
毂:毂表有洞可以插轴的轮轴,辐是辐射,以车轮辐条表示。但地球不是空心球,没有轮
轴、不是轮轴。毂是空心月,辐是空心月辐射的力臂,是十字架遙控月亮绕地盘旋的位移速
度。辐射状的辐条反过来证明辐是辐射。“三十辐,共一毂”披露的真相是:每月29.5
天≈30天是毂——月亮控制的结果。

辐为车生畐、畐生车,畐在逼。车为十生七、七生十,车为十字架生虚心、虚心生万物田
心。车为十生牛、牛生十,车为一生牛、牛生一。车在轧,轧为车在乚;车在厍,厍为车在
厂,厍为车在乚。车在阵地,阵为车在阝;车是连长,连为车在辶;车是军长,军为车在
冖,军为车在绕地盘旋。轧厍阵连军是车在绕地盘旋的图画。车是月。军在郓,郓为军在
阝,军是月。军在翚,翚为军在羽,翚为军在飞呀飞。军是月。军为车在冂,军为空心月
车,翚为空心月车在飞呀飞。军在毂,毂为军士在殳,毂为军士在“周行而不殆”。毂为士
驾车写冖几又,毂为士车在“周行而不殆”。

輻是辐,車是车,車为田生十十、十十生田,田在电;車为申生十十、十十生申,申在电,
車在軋,車在厙,庫为車在广、車广大、車生广、广生車。車在陣地,陣为車在阝。車在連
队,連为車在辶。車是軍长,軍为車在冖;車在輀,輀为車在而且。車在軓,軓为車在凡,
軓为車在“周行而不殆”,軓为車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丶、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車。
車在軏,軏为車是○、車以定距绕地盘旋。軏为車在乚中生人类、人在乚中生車,亻車为
俥,軏为俥在乚。連在翴,翴为連在羽,翴为連在飞呀飞。翴为以之型路线绕地盘旋的車在
飞呀飞。車在軗,軗为車在殳,軗为車在“周行而不殆”。軗在轂,轂为一士在冂生軗、軗
在冂生一士。轂为一士驾車在冖又几,轂为一士驾車在“周行而不殆”。軋厙陣連軍翴是車
在绕地盘旋的符号,車是月亮。軍在鄆,鄆为軍在阝;軍在運行,軍是運輸部长,軍生命
運,運为軍在辶,軍在腪,腪为月是軍、軍是月,腪为月生軍、軍生月、軍生万物心月。軍
在翬,翬为軍在羽,翬为軍在飞呀飞。翬为空心月車在飞呀飞。軍在轂,轂为一軍士在殳,
轂为一軍士在“周行而不殆”。

因此,軍非軍,軍人非軍人,“有一軍人身带弓”(《推背图·四十六象》)及其配图人物
不是軍人,也不带弓,而是赤手空拳的老汉。身带弓为躬,躬在匑,躬在窮,躬是月,是躬
生化的子民,身带弓的老汉便是“揭发”身弓——月亮真相的子民,旨在推翻“黯黯阴霾”
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全民主权制度的窮子民。

“三十辐,共一毂”表示,每月29.5天≈30天是“周行而不殆”的士车——毂——月
亮控制的结果。

車在轍,轍为車在十字架育人、人在十字架育車。轍为俥在十字架生育万物,俥为亻乘車、
亻生車、車生人类。俥是大車,大車是直径3476公里的月亮。“善行无辙迹”(《道德
经·第二十七章》),一指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周行而不殆”的日月没有留下任何辙
迹;二指月生化万物的信道虽然密布天地,但没有辙迹,谁也不见这天罗地网的信道。三指
人人看不见生化自身的心中三才。

車在重,重在隀,隀为重在阝,重为車生二、二生車,重为車生天地。重在腫,腫为月重,
腫为月是重、重是月;腫为月生重、重生月、重生万物心月。重在動,動为重生力、力生
重,力在阞,力在劜,重力是月亮,重力是月亮的作品。動物是重力生化之物。

重有双义,既作重量的重又作重复的重,原因在于車在周行不殆的绕地盘旋中,亮相在重
复,轨迹好象在重复。重为千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道德经·第六十四
章》),指重車之行,始于月人,因为人在足下。足为人在占、人生占、占生人类,足为人
在占领一切。人占为佔,足是佔。人在定基,定在腚处,腚为月在定天下、月在定天下万物
的命运。定为上人(倒看)在宀,上人为为仩,定为仩在宀、仩生宀、宀生仩。仩是长。定
为长在绕地盘旋,定为长生宇宙头、宇宙头生长,定是长生地。腚为月上人在宀,腚为月上
人在绕地盘旋。足为上人在冂,足是上人在空心月,足为仩在冂,足为空心月是长生地。

量为里生旦、旦生里;旦在亶,亶在邅,邅为亶在辶,亶为亠在回旋中生旦、旦在回旋中生
亠。量生糧,糧为米生量、量生米。糧为粴生旦、旦生粴。粴为里生米、米生里。里在埋,
埋在理,理为埋生一、一生埋,埋为土生里、里生土。理为王在里头、里头生王。里在俚,
俚为亻在里头、里头生人类。俚为佃生土、土生佃。里在娌,娌为女娲在里头、里头生女
娲。

旦在但是,但为亻生旦、旦生人类。但在亱,亱为亠——亮头在但是。亱为但生亠、亠生
但。是为上人在曰。是在隄,隄为是在阝;是在遈,遈为是在辶;是在匙,匙为是在匕,匙
为一是在乚。匙为是生匕、匕生是。是在趧,趧为是在走。是在寔,寔是“是”,寔为是在
宀、是生宀、宀生是。寔为定在曰、定生曰、曰定生化万物。是在翨,翨为是在羽,翨为是
在飞呀飞。

匙是月,鈅为金月,鈅匙是月亮。但是表转折和递进,但是表示月亮在“周行而不殆”

“自是”是“自以为是”,“不自是”是“不”在“自以为是”,“不自是”也能彰显万
物,彰显万物的生化过程,彰为章生彡、彡生章,故曰“不自是,故彰”(《道德经·第二
十二章》)。

夜是亱,夜心是夕,夜心是日,夜为亻人在7中生÷——忄,÷——忄在7中生人人。夜头
是亠,亠是卜,亻卜为仆,夜为仆人在7中生丶、丶在7中生仆人。仆在外处。夜在腋,腋
为月是夜、夜是月,腋为月生夜、夜生月。

旦在昼,昼为尺宅生旦、旦生尺宅。尺在迟迟。尺在尽头,尽为尺生二丶、二丶生尺。尽为
二月生尺、尺生二月。晝是昼,晝为旦生二肀、二肀生旦。晝为旦生二月、二月生旦。肀在
⺻,⺻在盡,盡为⺻在皿中生灬、灬在皿中生⺻。⺻为一生肀、肀生一。儘是盡,儘为亻生
盡、盡生人类。儘盡是尽。儘管是儘在管,盡管是盡在管,尽管是尽在管。

车是神车、天车,是天心月的用车——有用之车,是老子们的座车,极方便、灵便、轻便的
便车,故老子告白:他“有车之用”(《道德经·第十一章》)。

月是神車,神車是君子居所:“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奈何万乘
之主,而以身輕天下?”(《道德经·第二十六章》):車在輜,車在重,車在輕:君子与
辎重同行,就是与車同行;身是月,輕是万乘之主的神車,故“万乘之主”“以身輕天
下”。

輜为車生甾、甾生車,甾是灾,輜为車生灾、灾生車。輕为車生巠、巠生車。巠为工生一、
一生巛,巛在巡,巠在逕,逕为巠在辶,巠是月。逕为一工在巡,逕为工巛在辷。巠在陘,
陘为巠在阝。巠在剄,剄为巠在刂。巠在脛,脛为月是巠、巠是月,脛为月生巠、巠生月、
巠生万物心月。巠在經,巠是經,經为糹生巠、巠生糹,糹在糺。經是紅生一、一生巛,經
是一生巛、巛生紅。紅为糹之工、工之糹,紅为糹生工、工生糹。月月见紅的月經是月母所
生。巠是經,脛是月經,脛为月生經、經生月。脛为月月来紅經。脛为肛生一巛、一巛生
肛。肛为月是工、工是月,肛为月生工、工生月、工生万物心月。荣为艹在冖中生木、木在
冖中生艹。榮为炏在冖中生木、木在冖中生炏,炏为火生火。炏为人人生八道、八道生人
人。炏在甇,甇为炏在冖瓦,甇为炏在“周行而不殆”,甇为炏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
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炏。炏是炎,炎在郯。

比较輕重谁更重?輕更重:輕-車=巠,重-車=二。巠-二=丄巛。即輕-重=丄巛。故
輕不輕,重不重。同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笔画越少越重大、重
要。而輕表微小、分量不大,巠在輕,巠表万物信道,輕表車生生化万物的信道,故“重为
輕根”(同第二十六章):重为信道之根。根为木艮,木在深,艮在退,根为木是艮、艮是
木,根为木生艮、艮生木。

观为见在又,觀为雚在見,雚为萑生吅、吅生萑,雚在酄,酄为雚在阝,雚是月,觀为月在
見。荣观是发明之月。超为召在走,召在迢迢,召在卲邵。燕为廿口北生灬,北在邶,燕是
月。燕在酀,酀为燕在阝,燕是月。燕在臙,臙为月是燕、燕是月。臙为月生燕、燕生月、
燕生万物心月。

“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告
密:君子一直在月中。月有荣观,月是超然之燕。月亮固然重大,却是輕便、輕捷的飞舟,
是身輕的表现。“以身輕天下”是以身車生巠的方式生化天下万物。“万乘之主”表示主人
——月人数以万计,数在亿计。

“輕则失根”(《道德经·第二十六章》):失在迭,失在翐,失在趃,趃为失在走。失根
是夫根生丿、丿生夫根。

车是载具,車在載具。载为十车生戈、十车是戈:载为十日生戈、十日是戈。載为十車生
戈、十車是戈:載为十日生戈、十日是戈。戈在戎,戎为十生戈、戈生十,戎为干生戈、戈
生干,戈在戉,戈在國宝。戎在絨,絨为糹生戎、戎生糹。戎在娀,娀为女娲生戎、戎生女
娲。故“戎马生于郊”(《道德经·第四十六章》)指戎马是月亮,“戎马生于郊”指戎马
生于绕地盘旋的月亮:郊为交在阝。

有道无道都是月和月生的道,故“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道
德经·第四十六章)指月亮生道。走马以粪是走马用粪生化万物。粪为共生米、米生共,共
在其中,其在甚中,共在巽,巽在選,選为巽在辶,巽是月,巽为巳生共、共生巳。巺在
巽,巺是巽,巽为艹生巺、巺生艹,巺为巳生丬、丬生巳。

粪在糞,糞是粪,糞为田生粪、粪生田、粪生万物心田。糞为異生米、米生異,異为共生
田、田生共。共在展,展为共在乚在尸,展为共尸在乚。展为艹尸在飞。共在殿,殿为共在
尸在殳,殿为共在“周行而不殆”。殿为共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尸、尸在“周行而不殆”
中生共。殿在臀,臀为月共在尸在殳,臀为月共在“周行而不殆”。臀为月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共、共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月。臀为月共尸在“周行而不殆”。殿在癜,癜为殿
心,癜为心生殿、殿生心。癜为殿广生八道、八道广生殿。癜为殿生飞丶、飞丶生殿、飞丶
是殿。異在翼,翼为異在羽,翼为異在飞呀飞。異在趩,趩为異在走。異是月。糞为畨生
共、共生畨。共在巽,巽在選。畨在番,番在翻。糞是月。

车载什么呢?一车是鬼,满车是鬼,是为“载鬼一车”(《易·睽》)。鬼在隗,隗为鬼在
阝,鬼在廆,廆为鬼在广、鬼广大、鬼生广、广生鬼。廆在瘣,瘣为廆生八道、八道生廆。
瘣为鬼心,瘣为鬼生心、心生鬼。瘣为鬼广生八道、八道广生鬼;瘣为鬼生飞丶、飞丶生
鬼、飞丶是鬼。鬼是绕地盘旋物。

鬼是甶在儿又在厶,鬼是甶在“周行而不殆”。甶为田生丿、丿生田。勹是儿,鬼是甶生
勾、勾生甶。甶在魚,魚为甶在7生灬、灬在7中生甶,魚为田在⺈中生灬、灬生⺈中生万
物心田。魚在魛,魛为魚在刀——ㄗ,魛为魚在绕地盘旋,魛为丨魚在写7。鱼是月。魚在
鰰,鰰为魚是神、神是魚。魚在鯮,鯮为魚是万物祖宗、万物祖宗是魚。甶在龟,龟为甶在
写7乚。龟为甶在“周行而不殆”。鬼为白在勾、白生勾、勾生白。白在癿皃,皃在兜中,
兜为皃在匚コ中,匚コ为二个空心月,兜为皃在二个空心月,兜为二个白帝在儿。匚コ合成
口,兜为口中白帝是在儿。白在胉,胉为月是白帝、白帝是月。胉为月生白、白生月、白生
万物心月。白在舶,舶为白帝是飞舟、飞舟是白帝。舶为舟生白、白生舟。舶在艎,艎为舶
是王、王是舶,艎为舶生王、王生舶,艎为盘古飞舟是皇、皇是盘古飞舟,艎为盘古飞舟是
白王、白王是盘古飞舟。艎为盘古飞舟生白王、白王生盘古飞舟。

鬼在魁,魁为鬼生斗、斗生鬼,斗为义生丶、丶生义,斗为寸生丶、丶生寸。斗在阧,阧为
斗在阝。斗是月。斗在斜见,斜为余生斗、斗生余。余在途,余在除,余在叙。斜在厁,厁
为斜在ㄗ,斜是月。斜在乜斜,乜斜为斜在乜,乜斜为斜在“周行而不殆”。斜即歪,歪为
不在“以正治国”。歪为不生正、正生不。歪为丕生止、止生丕。乜斜、歪斜又表示月亮除
了满月,月相、月弦总是斜的,周而复始的月亮轨迹总是斜的,从无从东到西的轨迹。故月
称斜月。故我老家永福上辈有个文人作了个拆字对:“閒門斜月上,雷雨下田中”。

鬼是月,月是車,月车是鬼车,是为“载鬼一车”。

鬼在魂魄,魂为鬼在云、鬼生云、云生鬼。云在去,去为云生丨、丨生云,去在厾,去在
却,去在祛病,祛为礻生去、去生礻。祛为怯在7。怯为忄生去、去生忄。祛为社在厶,社
是月。祛为社生厶、厶生社,社为礻生土、土生礻。社为忄在7中生土、土在7中生忄。

魂为白云在儿厶中,魂为白云在“周行而不殆”。魂为二个鬼丶乚。鬼在魄,魄为鬼发白、
鬼生白、白生鬼。魄为白鬼——日月。

“鬼者,归也”,归为リ生彐、彐生リ,リ是导师,リ是〢,彐在录,录在逯,逯为录在
辶,录为彐生氺、氺生彐。彐是山,彐是E,E在印,归为二生彐、彐生二。归在帰,帰是
归,帰是归巾在冖,归巾是月亮。帰为リ生帚、帚生リ,帚为彐巾在冖,彐巾是月。帚在
歸,歸是归,歸为戶⻊帚,歸为戶听帚、帚听戶,歸是所生口、口生帚,歸是帚生口、口生
所。帚在婦,婦为女娲帚,婦为妇巾在冖。婦是妇,妇为女生彐、彐生女,彐是山,妇是
奾,奾为灵山女,女在安天下,安为女娲在宀、女娲生宀、宀生为女娲。安在宴,宴为安在
曰、安生曰、曰生安,宴为妟在宀、妟生宀、宀生妟。妟在匽,匽在郾,郾为匽在阝,匽为
妟在匚,匽为妟在空心月,匽为女曰在空心月。

安在姲,姲为女娲在安天下,姲为奻在宀、奻生宀、宀生奻,奻为二个女娲在东升西落,奻
为“有二月并见”。奻在姦,姦为三个女娲在安天下。安在胺,胺为月在安天下,胺为月生
安、安生月、安生万物心月。胺为肗在宀、肗生宀、宀生肗。肗为月是女娲、女娲是月。肗
为月生女娲、女娲生月、女娲生万物心月。安在案,案为安生木、木生安,案为女生宋、宋
生女。案为十女在穴、十女生穴、穴生十女。案是桉。安在按,按为扌生安、安生扌。扌是
艹,按是荌。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道德经·第二十
一章》)。恍为忄在发光,恍为小忄在兀,恍为小忄是○、小忄以定距绕地盘旋,恍为小人
忄在乚,恍为忄生光、光生忄。怳是恍,怳为忄口在儿,怳为忄生兄、兄生忄。兄为冂在
兀,兄为冂是○、冂以定距绕地盘旋。惚为忄在忽然,忽然是在急速行进中自然。忽为勿
心,忽为心生勿、勿生心,忽为沕在乚,沕为氵生勿、勿生氵。恍惚是道、是月:恍惚的表
现是月亮东升西落、经天纬地的轨迹天天不同,月月重复。但恍惚中有象有物:勿在象中,
勿在物中,勿是彡在7。彡在耏,耏为彡在而且。恍惚是惟的表现,惟为忄隹,惟为忄生
隹、隹生忄,忄在云母玄舟。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圣经·创世
纪第一章》),说明神生光容易到一说就有,一要就有。虽然光是高度自动化生成的,毕竟
是个生化过程。要是西天女娲生成的,说为兑在之,説为兑在言,説为兑言,説为言生兑、
兑生言。兑为兄生八道、八道生兄,兑是况。兑为只在儿,只是月。兑为只生儿、儿生只。
只为口生八道、八道生口,说为识生儿、儿生识。识为只在之。只是月。兑在脱,脱为月在
兑现古老的道剧。脱为月是兑、兑是月,脱为月生兑、兑生月,兑生万物心月。兑在“以閲
众甫”(《道德经·第二十一章》),閲为兑在門、兑生門、門生兑。两个大光即是日月:
日是大的大光,月是小的大光,日管昼,月管夜。在地上,两个大光的视觉近乎等大,事实
是,月略比日大。所谓“大的管昼,小的管夜”是近代才知道的事,即实心太阳大,月亮
小,而空心太阳是小月,小月太阳则比大月小。神是月亮,神是月人,神是信道。

“深根固柢”是“长生久视之道”(《道德经·第五十九章》),柢为木氐,木在深,木在
根。氐为氏生丶、丶生氏。氏在昏昏,昏生婚姻。氐为乇在乚中生丶、丶在乚中生乇。乇在
厇,乇在宅。氐在阺邸,阺邸为氐在阝。氐在趆,趆为氐在走。氐在胝,胝为氐是月、月是
氐,胝为月生氐、氐生月、氐生万物心月。氐在厎,厎为氐在厂,厎为氐在乚。厎是砥,砥
为石生氐、氐生石,石为人口,砥为人生呧、呧生人类,呧为口生氐、氐生口,呧为丶生乚
中生吒、吒在乚中生丶。吒为口生乇、乇生口,吒为叱生丿、丿生叱,叱为口生七、七生
口,叱为口生虚心、虚心生口。吒是咤,咤为吒在宀、吒生宀、宀生吒。咤为口生宅、宅生
口。砥为口生低、低生口。低为亻生氐、氐生人类,低为仛在乚中生丶、丶在乚中生仛,仛
为亻生乇、乇生人类,仛为化生一、一生化,化在代,化生代。

厎在底,底为厎生丶、丶生厎。底为氐在广、氐广大、氐生广、广生氐。底有三个乚,底是
绕地盘旋物。柢为木是氐、氐是木,柢为木生氐、氐生木。根柢是月亮,根柢是长生地,长
生地是月亮。

“常使民无知无欲”(《道德经·第三章》),人类无知无欲的根源是常。“知常曰明”(
《道德经·第五十五章》),“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道德经·第十六章》),
意思是人类知“常”的真相是明白人,否则,逃亡不殆中的女娲——“妄”便要继续行凶。
常为尚巾,常为高尚月巾。常为尚生巾、巾生尚。尚在瓽,尚在趟,趟为尚在走。尚在党,
党为尚在儿,党为尚在绕地盘旋。党为尚生儿、儿生尚。尚在堂,堂在當然,當为堂在冂,
當为天堂在空心月。當在劏,劏为當在刂。堂为尘在冖,堂为尚土,堂为尚生土、土生尚。
堂在隚,隚为堂在阝,隚为尘在冖阝,隚为尘在“周行而不殆”,隚为天堂是绕地盘旋,堂
在膛,膛为月是天堂、天堂是月,膛为月生天堂、天堂生月、天堂生万物心月。尚在敞,敞
为尚人在十字架,尚人为倘,敞为倘在十字架,敞为十字架在倘佯。敞在厰,厰为敞在厂,
厰为敞在乚;厰在廠,廠为厰生丶、丶生厰,廠为敞在广、敞广大、敞生广、广生敞。厰廠
是厂。

“常与善人”(《道德经·第七十九章》)指“常与”以至善的生化技术在善生善化人类。
与为一在ㄣ中生一,与为二在ㄣ,与为二月在ㄣ绕地盘旋。ㄣ是乙,与为二生乙、乙生二。
与在與,與是与,與为与在月生丬、丬在月生与,與为与在且中生八道、八道在且中生与;
與为二个不全月相在ㄣ中生二丬、二丬在ㄣ中生二个不全之月。

使是天使,使为亻生吏、吏生人类。吏为丈生口、口生丈。丈是扌,吏是扣。扣在抱。吏为
仗生口、口生仗,仗为亻生丈、丈生人类。吏心是日,吏为扌日——抇。扌是艹,方丈是
芳。“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道德经·第八十章》),什伯之器就是人在十字架发白之
器。“不用”是“不”在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同第八十章),是使民——月人死守
“重”地,是月人长守“死”地。

“使民重死而不远徙”又能成万物之母,原因在于“不”在远徙——“不出户,知天下”。
徙非徙,徙为彳在歨,歨为止生足下、足下生止。“使民重死而不远徙”又指月亮总是绕地
盘旋。

使在即使,即在既然。既在厩,厩为既在厂,厩为既在乚。既为即在儿、即生儿、儿生即。
即为半門在厶在卩。卽是即,卽为皀在卩,皀在鄕,皀在冟。皍是即,皍是卽。皀在旣,旣
是既,旣为皀生旡、旡生皀,旡为无在乚,旡为儿在ㄈ,ㄈ是一在乚,ㄈ在是卩,旡为儿在
卩,旣为卽在儿、卽生儿、儿生卽。旡为ㄈ在儿,旡是ㄈ和儿,旡是月亮“周行而不殆”的
符号。旣为皀在“周行而不殆”。廏是厩,廄为皀在殳广,廄为皀在“周行而不殆”。廄是
厩,廄为如厶半門在殳广,廄为如厶半門在“周行而不殆”。

既是月,月在有,既是有,既是名,既是始,故曰:“始制有名,名亦既有”(《道德经·
第三十二章》)。

即是月,月生化万物,即生化万物,是为“即新即故”(《推背图·第二象》)。

《推背图·第二象》“谶曰:垒垒硕果,莫明其数;一果一仁,即新即故。颂曰:万物土中
生,二九先成实;一统定中原,阴盛阳先竭”和一盘二十一个李子的配图,既是对李唐朝代
的预言,又是月亮真相的告密:

一、二九十八,十八为木,“二九先成实”指木生子,木生子为李;“一统定中原”指李世
民统一中原,建立大唐。与颂词相呼应,盘中果是李子,一盘二十一个李子预言唐朝历经二
十一个皇帝后结束。第四个李子无蒂柄,预言李唐王朝第四个皇帝是女性——武则天。女性
为阴,武则天执政的结果是她几乎杀尽了李家皇亲。是为“阴盛阳先竭”。

二、“万物土中生”,土是万物之母。土在垒,垒为土生厽、厽生土。厽表无数勾心、万物
勾心。“垒垒硕果”表示土母生硕果无数。果在果然,果在裹,裹为果在衣养万物。壘是
垒,壘为土生畾、畾生土,畾为田生畕、畕生田,畕在畺。畾表无数心田、万物心田。莫明
其数指“莫”“明其数”。莫在鄚,鄚为莫在阝,莫在寞,寞为莫在宀、莫生宀、宀生莫。
莫在瘼,瘼为莫心,瘼为莫生心、心生莫,瘼为莫广生八道、八道广生莫。瘼为莫生飞丶、
飞丶生莫、飞丶是莫。莫是月,莫在膜,膜为月是莫、莫是月,膜为月生莫、莫生月、莫生
万物心月。莫为芖在曰、芖生曰、曰生芖,芖为大生艹、艹生大众。莫为艹生旲、旲生艹。
旲为大在曰、大生曰、曰生大众。曰在昗,昗在冥,冥为昗在冖,昗是月,冥在鄍,鄍为冥
在阝,冥是月。冥为昗在冂,冥为昗在空心月。昗为六在曰、六生曰、曰生六,六在宍。“
冥者,明之藏也”(《太玄·玄文》),冥是藏明——藏曰处,藏日月处。冥在瞑,瞑为目
是冥、冥是目,瞑为目生冥、冥生目、冥生万物心目。瞑目表闭目,表死亡,表死亡时无牵
挂。

死不瞑目的真相是:一、死——月亮永不瞑目;二,天下万类能动生物的天目无帘,死时无
帘可垂。

旡为一七在乚,旡为一在乚中生七、七在乚中生一,旡为一在乚中生虚心、虚心在乚中生
一。旡是丆在乚复乚。旡在炁,炁为旡生灬、灬生旡,炁是日中的大道,是孝仙王:“始炁
为大道于日中,是为‘孝仙王’”(《警世通言》)。日中即月中。炁是气,气为乞生一、
一生乞,气为太乙真人生一、一传太乙真人信息。气为三在乚中生丿、丿在乚中生三。气为
二在7中生丿、丿在7中生二。气在氖,氖为气在乃,氖为气在绕地盘旋。气在刏,刏为气
在刂。刏为刉生一、一生刉。气在氣,氣是气,氣为气生米、米生气。氣是十字架的生化
物,炁气氣是月亮的化身。

气是大气,但真气是太乙心气。气是生命的能源,没气就没命,导致没命的是信道中流动的
先天太乙真气,是心中常流的先天太乙真气。气就是心:三在气,三源于氵,氵在心。“药
产川原一气出”(甲乙):川是三,川原是三原,三原是氵。氵横流成三,三在气,故曰“
气本心之化也”(甲乙)。

气是月,气是道,气是心,气是含有三才的信道,信道既直又柔,是为“专气致柔”(《道
德经·第十章》),“专气致柔”是专致气的结果。专为扌在マ、扌生マ、厶生扌。专是扌
在7中生丶、丶在7中生扌。專是专,專为寸虫生扌、扌生寸虫,扌是艹,艹虫为茧,專为
茧生寸、寸生茧。茧为艹生虫、虫生艹。專为寸生二虫——二月,專为一虫生一寸心;專为
扌生虫、虫生寸。寸是心,專是惠。專为口寸生丶、丶生口寸,口寸为吋,吋为口生
寸、寸生口。專为吋生丶、丶生吋。專在團,團为専在口,團为専在○。專在鄟,鄟为
在專阝。專在甎,甎为專在瓦,甎为專在“周行而不殆”,甎为專在“周行而不殆”中生
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專。專在剸,剸为專在刂。专气致柔又指专气生矛木。

气土火水都是月,都是心,都是丹道,故吕洞宾曰:“丹道以精水、神火、意土三者,为无
上之宝。精水云何?乃先天真一之气,神火即光也,意土即中宫天心也。以神火为用,意土
为体,精水为基。凡人以意生身,身不止七尺者为身也”(甲乙)。凡人即月人。

“民结绳而用之”(《庄子·胠箧》),“使民复结绳而用之”(《道德经·第八十章),
结绳、复结绳是民、使民结信道生化人类,不是“在文字产生以前古人用绳子结扣来记事”
(金山词霸)的方法。。绳为纟生黾、黾生纟。纟为一在乚复乚,纟为一生众多的“大直若
屈”信道。纟在丝,丝为一在乚复乚,丝为一生众多的“大直若屈”信道。纟在纠,纠为纟
在丩。纟为一生ㄥ、ㄥ生ㄥ,反之亦然。纠是糾是,纟是糹,丝是絲,一是氵,一是小。黾
为吕生七、七生吕。黾为口生电、电生口。绳是绕地盘旋物。繩是绳,黽是黾,黽为空心电
生吅、吅生空心电。黽在鄳,鄳为黽在阝,黽是月。

复为人曰在夂,夂为人在7,复为人人在7中曰、曰在7中生人人。複是复,複为衤生复、
复生衤,複为六在7中复出、复在7中生六。復是复,復为彳在复、彳生复、复生彳。復在
“覆之”,覆为覀生復、復生覀。复在腹,腹为月在每月复活、复现、复原、复員——圓,
腹为月是复、复是月,腹为月生复、复生月。“復,往来也”(《说文》):往来是往而
来、来而往,是月亮绕地盘旋的现象,复是月亮绕地盘旋的现象。因此,“使民复结绳”不
是让民众返回再结绳结事的“原始社会”(石器时代根本不存在,原始社会根本不存在),
而是指“使民”在绕地盘旋中结绳以编织天罗地网、生化万物的行为。

绳由善结且不可解,只有“不”才能解,只有牛角刀才能解,解在邂,解者,绕地盘旋的月
亮也,牛郎也。是为“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道德经·第二十七章》),人人都有一条
牛绳——信道通天,系于天心十字架,万物系天心的牛绳便组成天罗地网,老子实在不好意
思说出来,故曰“绳绳兮不可名”(《道德经·第十四章》)。

民是月,民生化万物的技术、过程是高度自动化的,采阳加工真阳而富有的技术和过程都是
高度自动化的,故曰“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
欲,而民自朴”(《道德经·第五十七章》)。

朴为木生卜、卜生木;樸是朴,樸为木生菐、菐生木,菐为天创业生丬,菐为三人创业生八
道。菐为天业生丬、丬生天业。菐在業,業为菐生丨、丨生業,業为业生丬、丬生未,未在
昧。業为羊业生八道、八道生羊业,羊在羌。業在鄴,鄴为業在阝。朴樸都是月。故《道德
经》曰:“敦兮其若朴”(第十五章)、“见素抱朴”(第十九章)、“朴散则为器”(第
二十八章)、“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第三十二
章》)、“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第三十七章》)。

业在亚,亚在恶,恶为亚心,恶为亚生心、心生亚,亚为一创业,亚为一生业、业生一。恶
为亚在乚中生氵、氵在乚中生亚洲。恶是月。亚在並且,並为亚生八道、八道生恶首。並为
业生丬、丬生业。並是并,并在郱,并在兼,兼在隒。併是并,併为亻在并、亻生并、并生
人类。竝是并,竝是立生立,立在龍头,立是月,竝是二月。竝在暜,暜为竝在曰、竝生
曰、曰生竝。暜为二月在曰、二月生曰、曰生二月、曰生万物心月。暜是普,普为並在曰、
並生曰、曰生並。普为晋生八道、八道生晋。晋为亚在曰、亚生曰、曰生亚洲。晋在鄑,鄑
为晋在阝,晋是月。普天之下都是王土,土在王中,万物都是王臣,臣在朢,故曰“普天之
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率为玄在十字架左右生八道。

惡是恶,亞是亚,亞中之白处,是明白的十字架。亞洲中心是十字架的投影——阴阳学就是
月亮下放的十字架理论,到处是十字架影子的汉字就是月亮下放的最神文明——亞中之白
处,亞洲很快就会成为世界文明中心。亞为二生弓弓、弓弓生二,亞为一生的二张成镜像反
应的弓——()或)(,表示天上有成镜像反应的二个月,表示万物在十字架的荧光屏上成
镜像反应。亞为二生弜、弜生二。弜在“弱其志”。

亜是亚,悪是恶,悪为亜生心、心生亜,亜为月生二巨、二巨生月、二巨生万物心月,亜是
目生二巨、二巨生目、二巨生万物心目:二巨也指太阳和地球,月日地是宇宙生命中心,亜
是宇宙生命中心符号。噁是恶,噁为惡生口、口生惡;噁为啞生心、心生啞;啞为口生亞、
亞生口;噁为吢生亞、亞生吢,吢为心生口、口生心;吢是吣,噁为吣生亞、亞生吣。

“处众人之所恶”是指月众人以心上氵生化万物、以亚心生化万物。处是处理,处为仆在
7中理,處是俿在7中理。

美是“乐杀人”的杀人狂:“美之者,是乐杀人”,故“美之与恶,相去何若?”(《道德
经·第二十章》)的答案是:善恶原是一物,都是月。

“常有司杀者杀”(《道德经·第七十四章》):常——月有专门管杀的机构,这个机构是
司。司为可生一、一生可,可在阿。司为口在刁,刁是ㄗ,司为口在ㄗ。司为口生刁、刁生
口。司为一口在7。司在孠,孠为司在子,孠为司在“周行而不殆”,孠为一司在了,孠为
一司在“周行而不殆”。一是丨,丨司为同,孠为同在“周行而不殆”,同为丨生司、司生
丨。同在迵。司是后,后在郈逅。司在词,词为司在之,司是月;詞为言在司令、言是司
令。詞为司在言、司生言、言生司。司生祠,祠为礻是司令,祠为礻生司、司生礻。祠为忄
在7中生司、司在7中生忄。司管万物生化,包括管杀,故有“常有司杀者杀”。司杀者是
通过司中口生一、一生口的生化过程实施的,杀是通过乂生木、木生乂的过程完成的,即借
万物(人类)的相生相克关系完成的。对于人类,是通过人类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完成
的,是通过社会关系发生的。杀害他人的,有可能被杀、刑罚或各种报复。是为“夫代司杀
者杀,是谓代大匠斫,夫代大匠斫者,希有不伤其手矣”(同第七十四章),大匠即是司杀
者,即是月母:匠为斤在空心月,斫为石生斤、斤生石,斫为矴在厂,斫为矴在乚。矴为石
在丁、石生丁、丁生石,矴为人口在丁、人口生丁、丁生人口。斫为人在听、人生听、听生
人类。斫为口生伒、伒生口,伒为亻生斤、斤生人类。伒为仃在厂,件为仃在乚。仃为亻在
丁、人生丁、丁生人类。斫是天中人通过听式——口生斤、斤生口的方式杀害万物的。

常是杀人凶手,只因它用“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的信道杀人。故取天下若
无其事:“取天下常以无事”(《道德经·第四十八章》),“常自然”(《道德经·第五
十一章》)发明,还要表现“常善救人”(《道德经·第二十七章》)的慈悲菩薩面目。自
己则“没身不殆”、“周行而不殆”。

殆为歹是灵台、灵台是歹。歹为一生夕、夕生一,歹为丆——人在7中生一、一生7中生人
类。歹为丆在ヲ——ㄗ。ヲ在夕,歹为丆在ヲ、ヲ生人类。歹在殂,殂为歹在而且。歹在死
地,死为歹在匕——ㄗ,死为人在7乚中生二、二在7乚中生人类。死为歹生匕、匕生歹。
ヲ是匕,死为丆在二匕。死在毙,毙为歹生三匕、人在四匕,毙为“四月并出”图。歹在
夙,夙为歹在几,夙为歹在“周行而不殆”。夙为歹厂在乚。歹在殁,殁为歹在殳,殁为歹
在“周行而不殆”。殁同没。殆为歹生台、台生歹。

死是月亮,月亮是死地,万物之死都是月母生化的结果。“出生入死”(《道德经·第五十
章》)指月亮是灵魂生化处。灵魂即是信道,信道外出,生物得生;信道不出,生物即死。
生物一死,其信道犹如回到出生地——死地。出生是山生山、牛生一,入是人反身,人反身
如同人回出生地,故入死也表示人类上天入月。月亮是生长地,人类若能入月,便能置于死
地而后长生,是为“死而不亡者寿”(《道德经·第三十三章》)。

生是月,死是月,万物生于死地,万物死于生地,是为“死者生之根,生者死之根”(《黄
帝阴符经》)。

歹在列,列在迾,迾为列在辶,列在趔,趔为列在走。列是月,列为歹在刂,列为丨歹在
亅。列在例如,例为亻在列、亻生列、列生人类。例为亻在刂中生歹、歹在刂中生人类。列
在裂,裂为列在“衣养万物”。裂为列生衣、衣生列。

歹在殞,殞为歹生員、員生歹,員在隕鄖。殞石是月亮的化身,殞石是月亮根据古老道剧剧
情的需要引进的。

迵在週,週为周在辶,周为十在同,周为十字架在大同世界。週为十在迵,週为十字架在
迵。週为十生迵、迵生十、迵生万物田心。週为大同在辻、大同生辻、辻生大同。週为土在
迥、土生迥、迥生土,“万物土中生”,週为万物之母在迥。周在郮,郮为周在阝。周在
翢,翢为周在羽,翢为周在飞呀飞。周在调,调为周在之,周是月。調是调,調为周在言、
周生言、言生周。“周行而不殆”就是周在绕地盘旋不止,就是“月行而不殆”。周天即是
月天,是月在周天,万物(人类)心系周天绕地盘旋。周天的过程就是绕地盘旋的过程,周
天不一定要完成一周——一月的周期,任何时刻都是一周天,信道在一传光气信三才到终端
——万物心口,即完成一个周天。因此,吕洞宾曰:“周天非以气作主,以心到为妙诀”(
甲乙),“一日有一周天,一刻有一周天。坎离交处,便是一周。我之交,即天之回旋也”
(甲乙),“乾坤未尝一日不周,然终见得有多少不自然处。我能转运阴阳,调摄自然,一
时云蒸雨降,草木酣适,山河流畅,纵有乖戾,亦觉顿释,此即大周天也”(甲乙)。 “故
一回光,周身之气皆上朝”(乙),指月在发光的同时,月全身之气都在上朝发明。

周是万物之母,万物生于周、统一于周,故“而今天下一统周”(姜子牙《万年歌》),既
说天下统一于周朝,又晓喻人类,天下统一于“周行而不殆”的月亮。

周在雕,雕心是人,雕非人,人怎么在雕心呢?原来雕为周隹,隹在進,隹是神鸟月亮,雕
是“周行而不殆”的神隹月亮。人在猴心,猴非人,人怎么在猴心呢?原来,猴为侯才,才
在牙,侯在鄇,侯在翭,猴是月亮。猴雕是万物之母月亮,雕是万物之母,故曰“生我者猴
死我雕”(《推背图·第四十象》)。

冋在高,高在鄗,鄗为高在阝,高是月。高在毃,毃为高在殳,毃为高在“周行而不殆”。
高在翯,翯为高在羽,翯为高在飞呀飞。高是月。高月为膏,膏为月高,膏为月生高、高生
月。高为冋生口、口生亠,高为亠生口、口生冋,口换几,高是亮。高风亮节即是月风亮
节。月在膏,月在肓,肓在望,膏肓都是月。

“神得一以灵”,灵为彐生火、火生彐,灵为火山,灵为人在山生八道,灵为仙生八道。霝
是灵,霝在酃,酃为霝在阝,霝是月。霝为雨产品、品生雨,品为口生吅,品又是月生化的
万物心口的符号。靈是灵,靈为霝生巫、巫生霝。巫为人人在工作。工在“空中建立一切
事”(甲乙),工在卭邛。巫在诬,诬为巫在之,誣为巫在言、巫生言、言生巫。巫在筮,
筮在遾,遾为筮在辶,筮为⺮生巫、巫生⺮,遾为⺮在绕地盘旋中生巫、巫在绕地盘旋中生
⺮。靈是月。神显灵、灵显神,是为神灵。

“大白若辱”(《道德经·第四十一章》),辱在鄏,鄏为辱在阝,鄏为辰寸在绕地盘旋。
辱是月,故老子要“守其辱”(《道德经·第二十八章》)。辱为辱生寸、寸生辰,辰在
陙,陙为辰在阝,辰是月。辰在宸,宸为辰在宀、辰生宀、宀生辰。辰是仴:月背亅下放后
转加人为辰;人是八,辰为月生八道、八道生月、八道生万物心月。“辰,有身也”(《说
文》):辰是天心月的化身。辰在脤,脤为辰是月、月是辰,脤为月生辰、辰生月、辰生万
物心月。辰生蜃,蜃为辰虫,蜃为辰生虫、虫生辰。虫在虬,辰蜃是一物。故“辰者,言万
物之蜃也”(《史记·律书》),言是生化万物的信心流言,辰是生化万物信心流言的蜃。

“大白若辱”指的是,大白的亮相中有暗斑,暗斑是月母自动控制生化的结果,并非受到污
辱,故曰“若辱”。辰肖龍,龍龐大而长:“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道德经·
第十四章》):迎=道,卬是首,但“迎”中不见有首,道又是信道,“惟道是从”的人类
迎着月亮东升西落而不知月亮是元首,被信道生化着的人类虽然随信道而行,却见不“随”
后之有,“随”后之月。

龍在竉,寵辱原是一物——都是月亮。“宠辱若惊”(《道德经·第十三章》)。惊为忄生
京、京生忄。京为示生口、口生示。示在祖宗,示在际際。京为卟生小、小生卟。惊为忄示
口、口示忄。京在剠,剠为京在刂。京在弶,弶为京在弓、京生弓、弓生京。京在翞,翞为
京在羽,翞为京在飞呀飞。京是月。驚是惊,驚为敬骑馬、敬生馬、馬生敬。

“宠辱若惊”一指宠辱是惊、惊是宠辱,宠辱惊驚都是月的化身,二指宠辱生化的人类都有
“得之若惊,失之若惊”的特征。

“治大国,若烹小鮮”(《道德经·第六十章》):小为八在亅,小在丕,丕表大。烹为亨
生灬、灬生亨,亨在享,享在郭。鮮为魚生羊、羊生魚。魚在魛,羊在善,善在鄯,羊在
翔,小是月,鲜是月,小鲜是月。鮮在廯,廯为鮮在广、鮮广大、鮮生广生、广生鮮。廯为
庠生魚、魚生羊。廯在癬,癬为鮮心,癬为鮮生心、心生鮮,癬为鮮广生八道、八道广生
鮮;癬为鮮生飞丶、飞丶生鮮、飞丶是鮮。癬为魚生痒、痒生魚。故“潜者非魚”(《推背
图·第五十六象》),潜者是月。潜为氵生替、替生氵,替为夫夫在曰,替为夫生曰、曰生
夫。潜为汩生夫夫、夫夫生汩。夫在邞,曰在电,汩在湆,湆在瘖。

朝在廟,鮮在廯,朝鮮是月亮。“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天毒,其人水居,
偎人爱之”(《山海经》),朝鲜国指的是月亮,因为,一、朝鲜并不在东海之内,也不在
黄海之内。二、中国没有北海,北海在大西洋东北部、欧洲大陆西北,英国、挪威在北海海
口隔海相望。三、朝鲜人并非水居。毒是青天月母,天毒就是二人世界的青天月母,其人水
居就是居月。偎人爱之就是飞佃之人爱之。

“鱼不可脱于渊”(《道德经·第三十六章》)指月不可不生渊,万物不可脱于月。脱是月
在兑现古老道剧,兑现地在月。乚在脱,脱是月,脱不脱的权力在月。渊是深远的谷神,是
在涌流的谷神,是系在地球上冲浪的谷神,是“而用之或不盈”的谷神,渊是万物的祖宗: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道德经·第四章》)。渊
是心,“心善渊”(《道德经·第八章》)。渊为洣在〢,渊为二生洣、洣生二。洣为氵生
米、米生氵。米在迷。洣为沐生八道、八道生沐。渊为二小生江、江生二小。江为氵生工、
工生氵,工在“空中建立一切事”。江在汑,汑为江在乚。汑为氵生乇、乇在氵。淵是渊,
淵为江向四面八方辐射直道,淵也意味着在天的四个角落有长江在奔腾。淵为一氵生四丩、
四丩生一氵,一氵为爫,淵为爫生四丩、四丩生爫,丩为丨在乚。淵表示“有四月并出”生
爫。内径达3350公里的月腔无疑是宇宙中最大的渊,最大的江河湖海。河为氵生可、可
生氵,河为氵在7中生口,口在7中生氵。湖为氵生胡、胡生氵,湖为沽生月、月生沽。沽
在涸。海为氵生人母、人母生氵。海为人氵忄在“周行而不殆”。

道冲是道性冲,冲为中华生八道、八道生中华;沖是冲,沖为氵生中华、中华生氵。衝是
冲,衝为重在行,重在隀。湛为淇在乚,淇是月,湛是月。淇为氵生其、其生氵。淇为洪生
二、二生洪。存为大子,存为大在子,存为大在“周行而不殆”。存为一大在了,存为一大
在“周行而不殆”,存为一才在“周行而不殆”。存为天心生一子、一子生天心。存为大生
子、子生大众,7在存,存是月。在为大土,在为天心一土,在为天心生一土、一土生天
心。在为大生土、土生大众。在在恠,恠是在忄,恠为忄生在、在生忄。忄是小,恠为大
尘,恠为大生尘、尘生大众。尘在坣、坣在天堂。恠是怪,在是圣。怪为圣忄,怪为忄生
圣、圣生忄,圣为土在又,圣为土在“周行而不殆”。怪为尘在又,怪为尘在“周行而不
殆”。

圣是聖。聖为耳呈,耳在耴,呈在逞能,逞为呈在辶,呈为口是王、王是口,呈为口生王、
王生口。逞为口在迋、口生迋、迋生口、迋生万物心口。聖为王生咠、咠生王、咠为口是
耳、耳是口,咠为口生耳、耳生口、耳生万物心口。咠是咡。聖为珥生口、口生珥,珥为王
是耳、耳是王,珥为王生耳、耳生王。珥在瑘,瑘为珥在阝。瑘为王生耶酥、耶酥生王。

“鱼不可脱于渊”指万物不可没有月,月不可没有谷神,不可不生氵,不可不以米式辐射信
道以兑现古老的道剧,月在兑现古老的道剧,不可没“有四月并出”。

“天下大事,必作于細”(《道德经·第六十三章》)。細为糹生田、田生糹,糹在糺,田
在电,糹田是万物之母,万物之母干天下大事——細生天下大事。糹是糸,細是累。土在
田,田在累。土在田,“万物土中生”,土是万物之母,田是万物之母,累是万物之母。累
土在九天灵台,是为“九层之台,起于累土”(《道德经·第六十四章》)。

玉表白,褐表黄黑色,“圣人被褐而怀玉”(《道德经·第七十章》)就表示月人居于外黑
内白的月腔。其实褐非黄黑,而是白色。褐为衤生曷、曷生衤,褐为六在7中生曷、曷在7
中生六。曷在遏,遏为曷在辶,曷是月,曷为匃在曰、匃生曰、曰生匃。曰在电。被为衤生
皮、皮生衤。被为六在7中生皮、皮在7中生六。皮为力又生丿、丿又生力;皮为七又生
丿、丿又生七。皮为力在又中生丿、丿在又中生力。皮为七在又中生丿、丿在又中生七,皮
为虚心在又中生丿、丿在又中生虚心。皮为巾在又,巾是月。皮为巾生又、又生巾。皮在
陂,陂为皮在阝,皮是月。皮在疲,疲为皮广生八道、八道广生皮,疲为波在厂,疲为波在
乚。波为氵生皮、皮生氵。疲为皮心,疲为心生皮、皮生心。疲为皮生飞丶、飞丶生皮、飞
丶是皮。皮在翍,翍为皮在羽,翍为皮在飞呀飞。玉在匤,匤在国。玉在宝,宝为玉在宀、
玉生宀、宀生玉。寚是宝,寚在寶,寶是宝,寶为寚生貝、貝生寚,寚为王缶在宀、王缶生
宀、宀生王缶,寶为王缶貝在宀、王缶貝生宀、宀生王缶貝。王在玌,缶在缷,貝在郥。

宝是月,月在道,月是道,道是善人居所,是善人生化万物而成万物之母的神器,是不善人
——人类的命根,是人类希望长保的信道。故曰:“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
保”(《道德经·第六十二章》)。人类“无知无欲”,“惟道是从”,没有保不保的权
力,故“不善人之所保”是大善人之所保,因为不表大。保为呆人,呆为口生木、木生口,
呆是杏。呆在宲,宲为呆在宀,呆是绕地盘旋物。宲为呆生宇宙头、宇宙头生呆。宲为宋生
口、口生宋。宲为古穴,宲为古生穴、穴生古。宲是宝。

保在格,格为保在7:格为木在7中生人口、人口在7中生木,人木口为保。保为口在休,
口是顺天休命处。休在条,条为人在7中生木、木在7中生人类。保为口生休、休生口。休
为亻生木、木生人类。亻是人,休是朲。朲在杦,杦为朲在7,杦为木生久、久生木。休在
庥。保为估生八道、八道生估,估在做事。休在僺,僺为休生品、口生休。僺为偘生木、木
生偘,偘为亻生品、品生人类。偘为侣生口、口生侣,侣为亻生吕,吕生人类。僺为亻生
喿、喿生人类,喿在鄵,鄵为喿在阝,喿是木产品、品生木,喿为呆生吅、吅生呆。喿在
臊,臊为月是喿、喿是月,臊为月生喿、喿生月、喿生万物心月。喿在躁,躁为⻊生喿、喿
生⻊。⻊是听,躁为听喿声,躁为止生噪、噪生止。噪为口生喿、喿生口,噪为呆生品、品
生呆。躁是月,“静胜躁”的真相是静生躁、躁生静。

混沌初开又是混沌自开:混为氵生昆、昆生氵,昆为比在曰、比生曰、曰生比,曰在电,比
在阰。混是昆仑山王母娘娘的生化物。昆为二曰在乚,昆为二曰在绕地盘旋。昆为旨在匕,
昆为旨在绕地盘旋,昆为旨在乚中生一、一在乚中生旨。旨为曰在匕,旨为曰在绕地盘旋,
旨为一曰在乚,旨为一曰在绕地盘旋;旨在脂,脂为月生旨、旨生月,脂为月是旨、旨是
月。脂为明在匕,脂为明在绕地盘旋,脂为日月在绕地盘旋。沌为氵生屯,屯生氵,屯在邨
迍。

可见,混沌世界即是当前世界,当然,混沌世界也是宇球大爆炸后的宇宙,因为,月亮必须
在爆炸前的宇球上制造。至于宇球大爆炸是自然发生的,还是月亮引爆的,只有月人知道。
因为宇球大爆炸,必须发生盘古开天地的事情。

鳯凰是百鸟之王,百鸟之王是月亮。鳯为鳥在几,几是己,鳯为己鳥,鳯为空心月鳥在乚。
“几于道”,几是道,鳯为道鳥。鳯为鳫在乚,鳫为鳥在厂,鳫为鳥在乚;鳳是鳯,鳳为鳯
生一、一生鳯;鳳为一鳥在几中,鳳为鳫在乚中生一、一在乚中生鳫。鳥在几又为鳧。鳧鳯
原是一物。鳥在鳭,鳭为鳥在刀——ㄗ,鳭为鳥在绕地盘旋,鳭为丨鳥在写7。鳥在鄥隝,
鄥隝为鳥在阝。鳥在鴯,鴯为鳥在而且。鳥是月。

鳥为白5生灬,5是己,5在遤。鳥为白己生灬。鳥是烏生一、一生烏,烏在鄔,鄔为烏在
阝,烏是月,烏为戶5生灬,戶在追。鳥是鸟,鸟为一勺在ㄣ,ㄣ在马,鸟是一在ㄣ中生
勺、勺在ㄣ中生一。鸟为亠在勹和ㄣ。鸟为乌生丶、丶生乌,乌为马生丿、丿生马。乌在
邬,邬为乌在阝,乌是月。月是玉兔,玉兔在逸。

兔走烏飞一指日月在东升西落,二指二个月亮在经天纬地。在光照南北半球的二个太阳中,
有一个是空心太阳,一个是实心太阳。

鳳是凤,凤为又在几中。如果“鳥无足”(《推背图·第三十九象》)——鳥无灬,鳯是
鳬,鳬为白己在几。凰为皇在几,凰为皇厂在乚。皇是凰,皇为白王,皇在遑遑,皇在隍,
皇是月。鳳凰是日月,鳳凰于飞的真相是日月在绕地盘旋。

鳥在鷡,鷡为無生鳥、鳥生無。無在鄦。鳥在鶼鶼,鶼为兼鳥,兼在隒,鶼为兼是鳥、鳥是
兼,鶼为兼生鳥、鳥生兼。鳥在鵄,鵄为鳥至上,鵄为鳥王在厶,鵄为鳥王在绕地盘旋。鵄
为至生鳥、鳥生至。鳥在鵼,鵼为鳥在“空中建立一切事”。

鳯凰是月亮,故曰“飞者非鳥”(《推背图·第五十六象》):鳥是月。飞是八在⺄,飛
是飞,飛为升在飞呀飞,升为艹生丿、丿生艹,艹为二十。飛为二个十字架在东升西落,飛
为二个十字架在齐头并进。

“飞者非鸟,潜者非鱼”又指互联网时代。本象预言:在“飞者非鸟,潜者非鱼”的大同前
夕——互联网时代,月人通过信道公开月亮真相,飞鸟是月亮,潜鱼是月亮,直接向人类称
帝,于是,通过信道引渡一个并无反党倒国意识、并不聪明、并不博学、并无移民条件
的中华人民共和國井底苦蛙,以出國淘金为梦的出國迷,在“金乌阴匿白洋中”(《推背图
·第四十五象》)的洋插队浪潮中离开中國共产党残酷专政、疯狂诈骗和腐败加剧中的祖
國,插入白人海洋,把他变成没有祖國國籍的或人——“一个或人口内啼”。接着十字架为
他动手术换心眼,换上“必思度尽众生”(甲乙)的博受之心,换上遙视、透视、显微多功
能心眼,插上遨游宇宙、探秘月亮的鲲鹏翅膀,是为“八牛牽動,雍雍熙熙”(《推背图·
第四十八象》),指引他在“上迄云霄下及泉”(同第五十六象)的月國领域翱翔,考察客
覌世界,在遙远的海外为祖國啼哭——控诉中国:既控诉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控诉中华民
國,既控诉地上的新旧中国,也控诉天上的新旧中国,为开创“帝王称兄弟”的大同时代,
认真地接收古老天文,勤奋地耕耘心田,复制出“分南分北分东西;六爻占尽文明见,棋布
星罗日月齐”的惊天动地天文,发动“海疆万里尽云烟,上迄云霄下及泉;金母木公工幻
弄,干戈未接祸连天”(同第五十六象)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战不在兵,造化游戏”(
第五十六象》)的世界大战。

——“金母木公工幻弄”指月人为实现和平过渡过大同时代所采取的作弄人类的虚假动作,
“干戈未接祸连天”指月一亮真相,所有专政、专制、多党制政权在防不胜防中崩溃,所有
宗教、信仰、主义面对月亮真相目瞪口呆、彻底破产,所有政党、教派在月亮真相面前解
散。

——“战不在兵,造化游戏”指第三次世界大战不用传统兵器,而是语言,每个人的信心流
言,以信心流言同化人类,同化战争又是造化者的一场游戏。是李淳风们制造的游戏。造为
告在辶,告是月,告为⺧生口、口生⺧,⺧为土生丿、丿生土。⺧在生,生为⺧生一、一生
⺧。告为告是靠山头,靠为告生非、非生告,非在陫。戏为戈在又,戯是戏,戯为虚生戈、
戈生虚。戲是戏,戲为虍豆戈,豆在逗,豆在郖。

甲鸟为鸭,甲在男,甲在电,甲在翈,翈为甲在羽,翈为在飞呀飞,甲是绕地盘旋物。甲在
男。如果鸟不是月,鸭凭什么称甲鸟国,称甲天下?飞不能飞,大不如鹅,更不如鸵,声音
难听,且是最傻、最笨、最呆、性能最差的鸟:听力极差,小声听不见,大声如听雷——侧
耳倾听却无动于衷,├人们便把人类中对教训、教导之声充耳不闻、无动于衷的人,称为鸭
听雷;视力极差,认不得主人、陌生人;日落鸟归巢,家鸡也懂得自己归家入窝,鸭却不识
回家路,睡在田间稻丛中、草丛中,千呼万唤不会动。性能上,鸭子无水不发情、不交媾、
不受精,即母鸭公鸭关在一窝不交媾。公鸭是早泄大王,性趣时间限于早晨,一骑上母鸭就
早泄,漫撒精虫于水面。

不过,鸭也有称甲鸟国的性能:公鸭性能力虽差,其产于水面的精虫却挺精灵,能向母鸭卵
巢的卵子发出求婚信息;母鸭则对性交毫无兴趣,没有公鸭蛋照生,公鸭在旁也不在意,只
当水面有公鸭精虫时,才会为精虫进入卵巢而张开方便之门,但那是屁股指挥脑袋的结果
——鸭锥——鸭屁股上呈锥形中的鸭黄儿接到了外遇信号而指挥脑袋的结果,鸭黄儿在母鸭
鸭锥中,但人们把“鸭黄儿”的帽子戴在“王八蛋”“乌龟”者身上,即对其妻的外遇者称
呼“鸭黄儿”,帽子显然戴错了对象。只因精虫在起作用,故一只公鸭能管二三十只母鸭的
受精。

但不能因鸭的精卵有自动婚交性能而称甲天下,鱼类不都是雌鱼撒卵、公鱼撒精、精卵受精
于体外水面吗?至于土番鸭,则更无称甲的资格:除有鸭的共性外,还无生育能力,是鳏寡
孤独的代表。

所以,鸭非鸭,而是月亮。月亮不但先知春江水暖,而且是春江水暖的制造者,故“春江水
暖鸭先知”(苏轼)。

鳥是月,虫是月,虫是鳥,風是鳳:“今日不鳳(風)?”(《殷虚文字甲编》)。

兽为一口田生八道、八道生一口田,兽是畐生八道、八道生畐。畐在匐,畐在冨,畐在富。
獸是兽,獸为嘼生犬、犬生嘼,嘼为畐生吅、吅生畐。 

由于鸟是月,虎豹熊罴都是月亮。因此,虎豹熊罴都是鸟:

“有蔿国,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

“有中容之国。帝俊生中容,中容人食兽、木实,使四鸟:豹、虎、熊、罴。”

“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豹、虎、熊、罴。”

“有叔歜国,颛顼之子,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

“有北齐之国,姜姓,使虎、豹、熊、罴。”

“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荣水穷焉。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黍
食,使四鸟。”

“海中有张宏之国,食鱼,使四鸟。”

“有司幽之国。……食黍,食兽,是使四鸟。”

“有招摇山,融水出焉。有国曰玄股,黍食,使四鸟。”

“有黑齿之国。帝俊生黑齿,姜姓,囗食,使四鸟。”

“有先民之国,食谷,使四鸟。”

“有毛民之国,依姓,食黍,使四鸟。”

——引言在《山海经》。《山海经》是以汉字画义披露月亮真相的,所以,在不明月亮真相
前,《山海经》可谓荒诞不经,但一明了月亮真相,便发现全文都在披露月亮真相,讲的都
是天上事,或喻月中,或喻天上十日(九月一日)。

——白民、先民、毛民都是月亮月人:白在癿,先为牛在乚,毛为三在乚。

故“有鸾鸟自歌,凤鸟自舞。凤鸟首文曰德,翼文曰顺,膺文曰仁,背文曰义,见则天下
和”(《山海经》)预言,月亮一旦现出真相,让人类认识月亮真相,天下便太平。

雌为此生隹、隹生此;隹在雄,雄为厷生隹、隹生厷。厷在翃,隹在翟,翃为厷在羽,翟为
隹在羽,厷隹——雄在飞呀飞。厷隹是绕地盘旋的日月,雄是绕地盘旋的日月。厷在肱,肱
为月是厷、厷是月,肱为有在厶、有生厶、厶生月。有在迶,迶为有在辶;有在郁陏,郁陏
为有在阝。厷在宏,宏在翝。厷在郄,郄为乂厷在阝,厷是月。郄为十字架在阝中生厷、厷
在阝中生万物田心。雌雄都是月,但老子们对雌雄有分别,似乎称太阳为雄,月母为雌,是
为“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道德经·第二十八章》):为把月亮变成生化天下万
物的永不干涸的溪流,老子们是守着月母、管着太阳和采阳的。溪为氵生奚、奚生氵。奚为
大在幺中生爫、爫在幺中生大众。奚为犬爫在乚乚。奚是“周行而不殆”的月亮。奚为大生
幺、幺生爫,奚为爫生幺、幺生大众。奚在雞,雞为奚生隹、隹生奚。奚在鷄,鷄为奚生
鳥、鳥生奚。雞是鷄,隹是鳥。隹鳥是月。雞鷄是鸡。鸡为鸟在又,鸟是月。“天上有人鷄
上火”(姜子牙《万年歌》)要告密的是:天上有人,火中有人,鷄中有人火:人在奚,火
在鳥:鳥中火是灬,因为:煑是煮,烮是烈。

“天門开闔,能为雌乎?”(《道德经·第十章》):天門开闔,能为天下母吗?答案是
能。“天門开闔能雌”原是一物:门是宀,开在邢,开在開,開为开在門;闔为盍在門、盍
生門、門生盍。

老子称月国为“小国寡民”(《道德经·第八十章》),寡非寡,刀宀在寡,寡是绕地盘旋
的月亮,丆月在寡心,寡为人且分在宀,寡为人宜分,寡为人在宜中分天下,宜是且在宀,
宀在且,月在且,且在阻,且在趄,趄为且在走,且是月。分在邠,分在翂,寡是月。

“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同第八十章)指月有舟舆,月是舟舆,月
是无所,月有甲兵,月是甲兵。舟在般,舆为车在月中生丬,輿为車在月中生丬。舆为月用
车生丬、丬用车生月。輿为月用車生丬、丬用車生月。舆为车在且中生八道、八道在且中生
车;輿为車在且中生八道、八道在且中生車。舆为且用车生八道、八道用且生车;輿为且用
車生八道、八道用車生且。

乘为乖生八道、八道生乖,乖为千生北、北生千,北在背,背在鄁,鄁为背在阝,背为月丬
在匕,背为月生北、北生月、北生万物心月。鄁为月在邶、月生邶、邶生月、邶生万物心
月。千在阡迁。乘为禾在北京,禾在私,私为禾在厶、禾生厶、厶生禾。私为千八在厶,八
在厶为公,私为千公,私为千生公、公生千。公在衣,公在翁,乘在剩,剩为乘在刂,乘是
月。

公在瓜,瓜在弧,弧为瓜在弓,弧为瓜在“周行而不殆”,弧为弓生瓜、瓜生弓。瓜在孤,
孤为瓜子,孤为瓜在子,孤为瓜在“周行而不殆”。孤为一瓜在了,孤为一瓜在“周行而不
殆”。瓜在胍,胍为月是瓜、瓜是月,胍为月生瓜、瓜生月、瓜生万物心月。瓜为一生公、
公生一。瓜为乊在厶、乊生厶,厶生乊。瓜为爪在乚。爪为一生川、川生一。爪由爫下流而
成,爫是月,爪是月。爪为刀生丨、丨生刀,爪为〢在厂,爪为〢在乚。爪是习变形,习是
飞,爪是飞。爪在抓,抓为扌在飞。爪在爴,爴为國在飞。

甲在男,甲在电,甲在龟,龟为甲在写⺈和乚,龟为丨甲在乚7,龟是甲“周行而不殆”。
龜是龟,龜为巾巾凶在空心ㄒ两边在乚中生丿的图画。陈为东在阝,乚在东,东是月;东为
木,东为天心木。东为七生小、小生七。陳是陈,陳为東在阝。东(東)是无(無)的居
所,无(無)的居所在阝中,是为“无所陈之”。虽有甲兵也是东(東)有甲兵。

“小国寡民”和人类都在“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同第八十章)。甘为廿生
一、一生廿,廿在册,册为廿生廿,册为二冂生一、一生二冂。廿在世,甘在邯,邯为甘在
阝。甘是丹倒立。食为人在良,良为艮生丶、丶生艮。艮在限,限在故鄉。艮在狠,狠在
狼,狼为良才,狼为狠生丶、丶生狠,狠为艮才。良在朖,朖为月是良、良是月,朖为月生
良、良生月、良生万物心月。良在粮,粮为米生良、良生米。食为白人在乚中生八道、八道
在乚中白人。食为人人在乚中生白、白在乚中生人人。服为月又在卩,乐为木在厂,乐为木
在乚。樂为白木在幺幺,樂为白木在“周行而不殆”。白木为柏,樂为柏在“周行而不
殆”。樂为白木幺幺、幺幺生白木。樂为柏生幺幺、幺幺生柏,樂为柏皇生幺幺、幺幺生柏
皇。柏皇是女娲——月亮:“女娲在大庭柏皇前,亦古皇之号,非必妇人也”(《说
文》)。月在前,柏皇前是月。俗在欲。

“常使民无知无欲”,“无知无欲”的人类,“惟道是从”的人类,无论生活多贫困,心情
多不好,日子多难过,也都在无意识地“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在认命的意
识下,表现更为突出。在知天命的情势下,人类必将自觉地“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
其俗”,顺其自然地生活,愉快地生活,以待上天。

樂在藥中,藥为艹生樂、樂生艹。心是月,心在月;心是光,光是月,心是藥,藥是月,故
曰“此心即光即藥”。弃掉藥头,其樂无穷——长生长樂,人类要长樂必须弃掉藥头——认
识灵芝头——艹的真相。

命是什么?命为合在卩;合在匌,匌为合在勹,合在郃,郃为合在阝,合是月,命是月。合
在盒,盒为合在皿,合是月。合在匼,匼为合在匚,匼为合在空心月。合为人生一、一生
口,合为口生一、一生人类。合为亼在口、亼生口、口生亼。合为亿众一心的月人在空心月
——口。合在翕,合在翖,翕翖为命中合在羽,翕翖为合在飞呀飞。合在給予,給予人类、
給予万物的东西是結繩用的糹和命中合。結为吉生糹、糹生吉,吉在翓,結为洁在幺,結为
洁在“周行而不殆”。洁为氵生吉、吉生氵,洁为汁生一、一生口,洁为汁生一口、一口生
汁。給为洽在幺,給为洽在“周行而不殆”。洽为氵生合、合生氵,洽为汄生一、一生口。

故“命,吉凶之主也”(王充《论衡·偶会篇第十》),凶在匈,匈在胸胷,胸胷为月凶手
在勹。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一指万物都是命的生化物,二指万物的生命活动都是命的表
现,当然包括人类一生的生命活动都是命的表现,即从怀胎→出生→死亡,都是命的安排和
表现,人身的高低胖瘦、形容相貌、七情六欲、家庭婚姻、福禄寿康、伤病毒害、富贵贫
贱、子女多寡、鳏寡孤独……,都是命的安排和表现;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饮一啄、一
息一念……,都是命的表现。只有这样,命才可算可相可卜可测。

命为亼在叩,叩为ロ在卩,叩在首,叩用首,是为叩首。叩首表示命在首,首是命。故叩首
不是磕头烧香,不是磕头如捣蒜。从台湾走向世界的一贯道,更名天道、元道,其讲师、点
传师解释“叩首”时说:命是一人一叩首,对自己要一叩首,对人家要多叩首,对诸神分神
位高低分别叩几十、几百、几千、上万个首,令人哭笑不得。

一贯道是个儒、道、释三合一的统战综合教,以克己复礼为宗旨,道堂名曰“佛堂”,却无
佛位,称观音为南海古佛,而观音是众所周知的知名度极高的名字。一贯道道名源自“吾道
一以貫之”(《论语·里仁》),貫在遦,遦为貫在辶,貫是月。貫在實,實为貫在宀,實
为貫生宇宙头、宇宙头生貫。實事求是即是實事求道:是在遈,是在隄,是在月,是是道,
是在寔,寔是實。實事求是就是實事求實——求出道是月、月是道。貫为毌生貝、貝生毌,
貫为毌冃生丬、丬生毌月,毌是母,毌是申,申是母、母是申。貫为申冃丬,貫为母冃丬,
貫为一月母生八道、八道生一月母。“吾道一以貫之”就是信道“慎始如终”,始终如一,
貫彻到底;就是“古来仙真,心心相印,传一得一”的“斯道”,“口口相传,传一得一”
的“古来仙真”(乙)之道。一貫道就是申貝道,就是母貝道;道出天心,道通天下心,是
为一貫通。一貫通关系今古存亡,是为“今古存亡一貫通”(姜子牙《万年歌》)。

实是實,实为头在宀、头生宀、宀生头。头在买,买为头在乛,买为头在7。买在卖,卖为
十头在7,卖为十个日头在绕地盘旋。头为犬生丶、丶生犬,犬在犮;头为斗生丿、丿生
斗,斗在阧。头是二大丶——日月。头是大生二丶——日月、日月生大众。大在友。買是
买,賣是卖,買为目生貝、貝生目、貝生万物心目。買为二目——二月生八道、八道生二目
——二月。賣为士在買、士生買、買生士。賣在儥,儥为亻在賣、亻生賣、賣生人类,儥为
仕在買、仕生買、買生仕。儥是价。价为亻在“介然有知”,“介然有知”是仁然有知。价
为亻生仁、仁生人类。

一貫道是个化幽灵玄道为易道的空手道,只要一入道,点传师就用手指在你额前画个圈,宣
称你的天門已开,得到了登堂入室——上极乐世界的門票,上天堂的門票。点传师多由文化
不多的“媳妇”熬成的老太婆,却象天府門卫,来者不拒,就是不知門卫意,更不知师的意
义。忝为人师,师者,天心也:忝为天心。师者,月亮也:师为リ帀,リ在月,帀在迊;師
是师,師为戶口帀,戶口在追。

点传师都是不知月是天、天是月的无知,不知灵魂归处的无知,更是自己上了不天的无知,
怎么能够度人呢?

如果说,上天的门票是死后的灵魂,根本不需要点传师,因为万物死后的灵魂都归月中档案
室。

只有“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道德经·第四十四章》):人类只有知“足”
是什么才不会受辱,只有知“止”是什么才不会死亡,只有知“足止”是什么才可以长久生
活。只有“必思度尽众生”(甲乙)自己才能长生。长生地是“有国”——天心月:“有国
之母,可以长久”(《道德经·第五十九章》),有国之母指月心。有国“深根固柢”(同
第五十九章)、是“长生久视之道”(同第五十九章)。

足为上人在冂,足是上人在空心月,足为仩在冂,足为空心月是长生地。足为人上冂,足为
人上空心月。知“足”不仅不受辱,而且可以上天长生。足在促,促为亻生足、足生人类,
促为佔生人、人生佔。促为仩人在冂,促为长生人在空心月,促为人人上空心月长生。促为
人人可以上空心月长生。

“知足者富”(《道德经·第三十三章》),富非富,富是畐在宀,宀相当于辶,故畐表
逼,畐表满,“知足者富”指知“足”真相的人类将过上满意的生活、美满的生活。

显然,一贯道是诈骗道会,点传师是诈骗之师。不过,人人“无知无欲”、“惟道是从”,
一贯道成员也不例外,诈骗不是一贯道成员的诈骗,而是天命给予的表现,一贯道——月亮
的诈骗:诈为乍在之,乍在厏,厏为乍在厂,厏为乍在乚。乍在阼,阼为乍在阝,乍在迮,
迮为乍在辶。乍在窄,窄为乍穴,窄为乍在穴、穴在乍然,窄为乍生穴、穴生乍然。窄为乍
在宀生八道、八道在宀乍然。八是人,窄是宱,宱为作在宀、作生宀、宀生作,作为亻在乍
然,作为亻生乍、乍生人类。乍是——人在╞,╞在月。乍为人在月。作为人人在╞——
月。詐为乍在言、乍生言、言生乍,骗为马生扁、扁生户,扁在遍,騙为馬生扁、扁生馬,
馬头是扁基,馬在遤。

“命,吉凶之主也。自然之道,适偶之数,非有他气旁物厌胜感动使之然也”(王充《论衡
·偶会篇第十)。适为舌在辶,舌在乱,乱为舌在乚,乱在舏,舏为乱在生丨、丨生乱,舏
为舌在丩,舏为丨舌在乚。舌在刮,刮为舌在刂。舌是月。舌为古生丿、丿生古,舌在敌,
敌为人在十字架生舌、舌在十字架生人类。敌为故意生丿、丿生故意。舌在活,活为氵生
舌、舌生氵,活为汘生口、口生汘,汘为氵生千、千生氵,汘为汁生丿、丿生汁。活为沽生
丿、丿生沽。适为古在辶中生丿、丿在辶中生古。

適是适,適为啇在辶,啇在甋,甋为啇在瓦,甋为啇在“周行而不殆”,甋为啇在“周行而
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啇。啇是月,啇为六在冂生古、古在冂生六。六冂
在帝。六在宍。啇在敵,敵为啇人在十字架,敵为人在十字架生啇、啇在十字架生人类。敵
是故生六、六生故。啇在歒,歒为啇人在⺈,歒为啇在⺈中生人、人在⺈中生啇。歒为啇在
7中生彳、彳在7中生啇。啇在滴,滴为氵生啇、啇生氵。啇在摘,摘为扌生啇、啇生扌。
扌是艹,摘是蔐。偶为亻在禺、亻生禺、禺生人类。禺为田生禸、禸生田、禸生万物心田,
禸在离,禺在遇,遇为禺在辶;禺在隅,隅为禺在阝;禺是寓公,寓为禺在宀、禺生宀、宀
生禺。禺在庽,庽为禺在广、禺广大、禺生广、广生禺。禺在腢,腢为月是禺、禺是月,腢
为月生禺、禺生月、禺生万物心月。偶为佃在禸、佃生禸、禸生佃。

遇在邁,邁为艹在遇、艹生遇、遇生艹;邁为萬在辶,萬是月。萬在厲,厲为萬在厂,厲为
萬在乚,萬是月。厲是厉,萬是万,邁是迈,萬是月,萬一(万一)都是月:邁=迈=辷,
一生萬物,月生万物,即是萬生萬物,物生萬物,萬物生萬物。

偶在然,故曰偶然。偶然是月老,月老在偶然。亻禺配偶,偶为月人在配偶。很多配偶在偶
然中相识,一见钟情,或由偶然因素促成,哪怕是指腹婚姻、恩赐婚姻、包办婚姻、买卖婚
姻、拐卖婚姻、强奸婚姻。

适偶似乎是偶然相逢相遇的事情,其实有数。数就是命,就是自然之道,月生之道。数为娄
人在十字架,娄为女娲生米、米生女娲。数为娄生攵、攵生娄。数为女娲生敉、敉生女娲。
敉为生米之人在十字架、米在十字架生人类。敉为米生攵、攵生米。敉在敝,敝为敉在刂。
“敝则新”(《道德经·第二十二章》)要说的是,因有生米之人在十字架生刂,故有时刻
更新变化的万物;生米之人在二月的十字架生化万物,才有时刻更新变化的万物。

敝在厰,厰为敝在厂,厰为敝在乚厰在廠,廠为厰生丶、丶生厰。廠为敝在广、敝广大、敝
生广、广生敝。敝在撇,撇为扌生敝、敝生扌,撇为擞在刂。擞为扌生数、数生扌。擞为搂
人在十字架,擞为搂生攵、攵生搂。搂为扌生娄、娄生扌。扌是艹,擞是蒌,撇是蔽弊,蔽
弊是撇。

因此,“故能蔽不而新成”(《道德经·第十五章》),也是“故能弊不而新成”、“故能
撇不而新成”。“其用不弊”(《道德经·第四十五章》),也是“其用不蔽”、“其用不
撇”。

數是数,數为婁人在十字架。婁在遱,婁是月。婁在寠,寠为婁在宀、婁生宀、宀生婁。婁
为十字架在吕中生女娲、女娲在十字架生吕。“婁,空也”(《说文》),空是○、是口、
是田,空在腔,中空者,○形月亮也。婁在膢,膢为月是婁、婁是月,膢为月生婁、婁生
月、婁生万物心月。婁在甊,甊为婁在瓦,甊为婁在“周行而不殆”,甊为婁在“周行而不
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婁。

可见,数是十字架,是天心,是月亮,天数即是月数月字。天数离不开字,离不开运算,所
有文字都是天数,万物都是天数产物。善是月,善数是月,“善数不用筹策”(《道德经·
第二十七章》):月亮生化万物的光气、命运所需的运算都是自动化的,电脑化的,不用筹
策的。筹为⺮生寿、寿生⺮,寿为丰生寸、寸生丰。寿在陦,陦为寿在阝,寿是月,筹是
月。壽是寿,隯是陦,隯为壽在阝。壽为士工一吋在乛,吋为口生寸、寸生口。壽是月。壽
在翿,翿为壽在羽,翿为壽在飞呀飞。策为⺮生朿、朿生⺮。朿为木在冂、木生冂、冂生
木。朿在刺,刺为朿在刂。朿在敇,敇为朿人在十字架,敇为人在十字架生朿、朿在十字架
生人类。

“非有他气旁物厌胜感动使之然也”的意思是,命只有一个,主只有一个,自然之道只有一
个,适偶之数只有一个,感动万物者,只有一个——一天没有二主。感动万物者,咸心也,
云力(重力)也。感为咸心,感为咸生心、心生咸。感为減在乚,減为氵生咸、咸生氵。減
是减,减为咸生八道、八道生咸。減为减生丶、丶生减。咸为后戈,咸为同室操戈。咸为后
生戈、戈生后。

禺在愚,愚为禺心,愚为禺生心、心生禺。愚为湡在乚,湡为氵生禺、禺生氵,湡为沺生
禸、禸生沺。愚是月亮。愚民是月母在愚民,老子也坦承愚民是月母的一贯道:“我愚人之
心也哉”(《道德经·第二十章》):“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道德经
·第六十五章》)。愚民始于信道化成万物心光和信心流言的时候:“前識者,道之华,而
愚之始”(《道德经·第三十八章》),“前識者”是在前識别一切的前中月和識前言。信
道在终端化成万物之心时,即化出心中三才光气信。心光是道之华,道之精华则是信心流
言,是信心流言在愚民。“道之华”是月发亮,“愚之始”是田,“道之华,而愚之始”又
指田或心是愚民始端,是“天地之始”。心田既是始端,又在万物心田。由于信道传真信息
“慎终如始”,始终如一,始终两端口口相传、心心相印,生化起点在始端,实际起点在终
端。愚是田→厶(禸)→心的生化过程,或是心→厶(禸)→田的生化过程。但生化的结果
又的确是在愚民,愚到万物“惟道是从”的程度。

“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義,失義而后礼”(同第三十八章),指信道在终
端化出德中心目,化出心中氵——光气信三才。失在迭,仁是介,義为我王生八道、八道我
王。礼在“以丧礼处之”。仁義礼是故弄玄虚的说法,道德化的说法,其实是讲信“道生
一,一生二,二生三”。

愚是大智:“大智若愚”(苏轼)。智是知人者:“知人者智”(《道德经·第三十三
章》):智是以矢生口、口生矢方式生化人类之曰,是曰生矢、矢生口的方式生化万物心
口。能自动生化人类、生化万物的东西是明:“自知者明”(同第三十三章),明为日月,
日月是自动化生化万物的万物之母。智是虽,“虽智大迷”(《道德经·第二十七章》):
迷者,绕地盘旋、辐射信道的十字架也,是十字架在迷惑人类,智慧聪明的万物之母是最善
于隐瞒自己真相、迷惑人类的日月,以至人类精英——科学界至今不知日月是万物之母,至
今仍把日月当作实心天体。尽管登月飞船的探密资料早已告知:月是空心天体;尽管吕洞宾
早就告密:“光不在身中,亦不在身外。山河大地,日月照临,无非此光,故不独在身中。
聪明智慧,一切运转,亦无非此光,所以亦在身外。天地之光华,布满大千,一身之光华,
亦自漫天盖地,所以一回光,天地山河一切皆回矣”(甲乙)。

愚是月,我是月,愚人是月人,愚我都是至圣先哲,故曰“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
理哲”(《黄帝阴符经》)。

月母愚民技术的至善之处是,无人认为自己“无知无欲”、“惟道是从”,无人不以为自己
有思想意志,人人以为一切劳动是自己在劳动,一切言论是自己的言论,一切劳动成果是人
类的劳动成果,一切发现、发明、创造、创作是人类的发现、发明、创造、创作。

如劳为艻在冖,艻为艹生力、力生艹,艻为艹生七、七生艹。勞是劳,勞为炏在冖中生力,
力在冖中生炏。勞在癆,癆是痨,痨为劳心,痨为劳生心、心生劳,痨为涝在厂,痨为涝在
乚。涝为氵生劳、劳生氵。涝为氻在冖中生艹、艹在冖中生氻,氻为氵生力、力生氵。力是
七,氻为氵生七、七生氵,氻为氵生虚心、虚心生氵。痨为劳广生八道、八道广生劳,痨为
劳生飞丶、飞丶生劳、飞丶是劳。动为云生力、力生云,动为云生七、七生云,云在陰处,
陰为侌在阝,侌为今在云、今生云、云生今天。侌是陰,陰为今云在阝。動为重生力、力生
重,動为重生七、七生重。发为七丶七,发为力丶生力,发为七生丶、丶丶生七,发为力
生丶、丶生力;发为犮在乚。犮在胈。发在废,废为发在广、发广大、发生广、广生发。废
为发丶在厂,废为发丶在乚。

發是发,發在廢,發通廢,廢是废,廢为發在广、發广大、發生广、广生發,廢为發丶在
厂,廢为發丶在乚,發是月。發为癹在弓,發为癹在“周行而不殆”。發为弓生癹、癹生
弓,癹为癶在殳,癹为癶在“周行而不殆”。發为癶在“周行而不殆”。癶为╞在ヲ——
ㄗ,癶为╞在绕地盘旋。ヲ在夕,代表夕。癶为二个不全的半见斜月,癶是上下半月的不全
月相图。豋是登,ヲ是月。發为弓ヲ╞——三月在殳,發为三月在“周行而不殆”。廢为三
月在“周行而不殆”。

廢在癈,癈为廢生八道、八道生廢。癈为發广生八道、八道广生發。癈为發生飞丶、飞丶生
發、飞丶是發。“大道废,有仁义”(《道德经·第十八章》的意思是,有仁义时,正是大
道广发时。

创作是仓颉的创作:创为仓在刂,創是创,倉是仓,創为倉在刂。作在宱。

癶在癸,癸为天生癶、癶生天,癸在鄈,鄈为癸在阝。癸在葵,葵为艹生癸、癸生艹,艹是
扌,葵是揆。癶在登,登在鄧家,登在隥,鄧隥为登在阝,登在邆,邆为登在辶,登是月。
登为膯,膯为月是登、登是月,膯为月生登、登生月、登生万物心月。膯为脰生癶、癶生
脰。膯在瞪,瞪为膯生一、一生膯。瞪为目生登、登生目、登生万物心目。鄧为癶在郖、癶
生郖、郖生癶。邆为癶在逗、癶生逗、逗生癶。

老子是教父:“吾将以为教父”(《道德经·第四十二章》),老子是月亮月人:老子是老
在子,老子是老在“周行而不殆”,老子是一老在了,老子是一老在“周行而不殆”。老为
耂在匕,老为一耂在乚。老为耂在乚中生一、一生乚中生耂。耂为十字架是天心()、天
心是十字架。耂为十字架生万物天心、天心生万物田心。耂是二十,老为二个十字架在绕地
盘旋。老为二个十字架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丿、丿在绕地盘旋中生万物田心。半老为耂,
“半老有子”(《推背图·第五十三象》)为孝。孝为耂在子、耂生子、子生耂。孝为耂在
了中生一、一在了中生耂。孝为二个十字架在了中生一、一在了中生万物田心。子为十在
7,孝为三个十字架在7。教为孝人在十字架,教为人地十字架生孝、孝在十字架生人类。
教为人和四个十字架在7。半老是长少不老的长生人,半老有子是长生人生子。半为扌生八
道、八道生扌。半有胖,胖为月半,胖为月相平均是半个亮相。胖为月生半、半生月。半在
判,判为半在刂;半在叛,叛为半又在厂,叛为半又在乚。反在返。叛为半生反、反生半。
半是末,末为一生木、木生一,末为十生木、木生十、木生万物田心。末在茉,茉为艹生
末、末生艹,艹是扌,茉是抹。

孝在庨,庨为孝在广、孝广大、孝生广、广生孝。孝在宯,宯为孝在宀、孝生宀、宀生孝。

耂在者,者为耂在曰、耂生曰、曰生耂。者为二个十字架在曰、二个十字架生曰、曰生万物
田心。者在乽,乽为乙者,乽为者在乙,乽为者在乚中生一、一在乚中生者。者在殾,殾为
者在殳,殾为者在“周行而不殆”。者在翥,翥为者在羽,翥为者在飞呀飞,者是月。者在
都陼,都陼为者在阝,者是月。首都在月,月是首都。龙翔凤翥就是绕地盘旋的日月,永不
停飞的日月。

宗是月,教是月,宗教是月,月是教宗,一切宗教都是月人下放的作品,都是月人胡弄人类
的胡说八道。但胡说八道中有真相。

子是月,也是月母生化的子民,主要表示人类。子民中孝子无几,多为逆子,但所有子民都
是天心十字架的绝对孝子。

父为十字架生八道、八道生万物田心。父在爷,爷为父在ㄗ,爷为丨个天父在7。爷为天父
在绕地盘旋。爷为十字架生兯、兯生万物田心。爺是爷,爺为天父是耶酥,耶为耳在阝。酥
为酉生禾、禾生酉,禾在私,酉在逎。爺为父在阝中生耳、耳在阝中生父。耳生聖旨聖经。
父在爹,爹为天父夕夕见。爹为父生多、多生父,多为人人在7。爹为人人在77中生天
父、天父在77中生人人。多在卶陊迻。迻同移,移为禾生多、多生禾。多在够夠,够夠为
句在多、多在句,够夠为人人在777中生丿生口、口在777中生丿生人人。够夠为句生
多、多生句。多在奓,奓为大明夕夕见,奓为大同世界夕夕见。奓为人人在77中生大众,
大在77中生人人。父在爸,爸为天父夕月在乚。爸为父人在77,爸为父在77中生人
类。

耂是爻变形,爻在卆,爻在爾,爾在邇。爻在女,女是爻连笔,女在邚,女在奶。

每个孝子都生于西天极乐世界,故每个“孝子自西来”(《推背图·第五十三象》)。“美
人自西来”、“西方女子琵琶仙”(《推背图·第四十二象》)一指美女生于西天极乐世
界,二指江青生于西天极乐世界。

每个人都是天子——天生子民。天在关,关在送,关在関,関为关在門,関为天在門中生八
道、八道在門中生天子。每个人都是“関中天子”(《推背图·第五十三象》),每个人都
将成为“関中天子”——関心中国命运、中华民族命运的天子,関心每个人是否享有天子权
利的天子,関心月母真相的天子,関心自己顺天休命的天子——孝子,从而建立人人平等的
全民主权制度——大同社会。


《推背图·第五十三象》图

每个孝子都是天使,都带着特殊的使命来到人间。“一个孝子自西来,手握乾纲天下安”(
《推背图·第五十三象》)预言的是,西天如来化了一个“揭发”包括月亮真相在内的各种
重大真相的孝子,解读天字天机的孝子,为的是以此证明,人人“无知无欲”、“惟道是
从”,人人“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人人都是收音机,人类没有思
想意志,人类没有科学家、政治家、文学家、文艺家……,知识产权法没有事实根据,没有
民意基础,从而瓦解“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制度,建立人人平等的全民主权制度,
以汉字同化人类,引导人类进入大同时代。

孝即是忠,忠为中生心、心生中。忠为中是心、心是中。忠在患,患为中生忠、忠生中。患
为串生心、心生串,串为中生中,串在窜,窜为串穴,窜为串生穴、穴生串,窜为串在宀中
生八道、八道在宀中生串。竄是窜,竄为鼠穴,竄为鼠在宀生八道、八道生宀中鼠。竄患是
月亮,是月亮生化万物的信道、信道生化的万物之心。“贵大患若身”(《道德经·第十三
章》),指遗中贵之身即是鄀中若、逽中若之身——月亮。有表天心月,無表人在十字架生
灬,表看不见的信道。“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同第十三
章)。“及吾无身,吾有何患?”表示,虽然月母生化万物,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无毒不
生,无病不生,无物之害,但无人能看得见月母生化万物的信道编织成的天罗地网,故无人
怨恨月母,月母便无患。只因老子传示的谷神——《道德经》无人理解,吕洞宾便下放《金
华宗旨》,明示“天心居曰月中”,“日月原是一物”……,是为“老君也患有吾身,传示
谷神人不识”(甲乙)。

六在亲,亲为六木生一、一生六木。“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
慈;国家昏乱,有忠臣”(《道德经·第十八章》)讲的是:一、人类六亲不和是因为十字
架生个个“思想”不同的子民、“玄之又玄”的“众妙之門”生万民之心;二、在“六亲不
和”、“国家昏乱”的大同前夕,培养出绝对的忠臣“揭发”月亮真相,广发月亮真相文
章,现出大智慧的月亮,从而使人类都成为绝对相信月亮的忠臣。

人在大丈夫,月人是大丈夫,大丈夫居于月中:“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居
其华”(《道德经·第三十八章》)。薄为艹生溥、溥生艹,溥为氵生尃、尃生氵、尃为甫
生寸、寸生甫,甫在郙陠逋,甫在脯,脯在膊,膊为脯生寸、寸生脯,膊为肘生甫、甫生
肘。肘在胕,胕在腑。膊为月生尃、尃生月、尃生万物心月。薄为氵生蒪、氵生蒪,蒪为艹
生尃、尃生艹;蒪为寸心生莆田、莆田生寸心。莆为艹生甫、莆生艹。艹是扌,莆是捕。捕
在搏,搏为捕生寸、寸生捕。扌是艹,搏是蒪。厚薄都是月,但在“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
薄;处其实,不居其华”中,厚指月壳和月腔,薄是空气稀薄如真空的月表。华指明,明为
日月;华指无量光,昼夜都有无量光——日月。本句指大丈夫住在很厚的月壳内壁,不住在
空气薄如真空的月表;住在非常实在的月壳内壁,不住在地上看来放万丈金华的月表。住在
宇宙头下面生申貝——生一貫道的地方,不住在夜间中华的月表和日间中华——空心太阳的
表面。

月要具备二个条件才会亮:太阳和大气圈。太阳先于地球十四亿年造成,地球大气圈又形成
于原始地球之后。亮是视觉印象,亮要有人类看。生化人类之后,才有人类赏月,生化人类
的时间在盘古开天地后的六十亿年之后。换言之,月先生,亮后生;十字架先生,亮后生。
亠在亮也在帝,帝是亮,即月先生,帝后生;即道剧先生、帝后生;十字架先生,帝后生。
吾为五口,吾是十字架,吾是空心月,吾先生于亮——帝,故曰:“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
先”(《道德经·第四章》)。


“日月原是一物,其日中之暗处,是真月之精,月窟不在月而在日,所谓月之窟也,不然自
言月足矣。月中之白处,是真日之光,日光反在月中,所谓天之根也,不然自言天足矣。一
日一月,分开止是半个,合来方成一个全体。如一夫一妇,独居不成室家。有夫有妇,方算
得一家完全。然而物难喻道,夫妇分开,不失为两人。日月分开,不成全体矣”(乙),较
难理解,下面浅解之。

——“日月原是一物”指日月都是空心天体,其形为○,变方为口。一居口为曰,曰减肥为
日,日伸两脚为月,月隐脚为日。十日中,只能一日●形。●是一的生化物,是○的造化
物,受○的遥控。故日月原是一物。《推背图·第一象》配图中,白环指○形月,红环一指
¤形日,二指●形日。

——“其日中之暗处,是真月之精”:日中之暗处是一,一是亿众一心的月人,是遙控生化
中心,是大道,是信道;故日中一是真月之真。一是万物之母:“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
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生;侯得一以为天下正”。“日月原是一物”又指月亮和太阳都
是一之物。真月是相对于假月而言,假月是指时刻在变化的月相,和月通过ㄥ道传给人类无
数的假月信息(甲版的文字是“日中含真阴,是真月之精”,真阴就是暗处)。

——“月窟不在月而在日,所谓月之窟也”:月有窟,窟不在月表而在月腔,即不是月表的
环形山和月海组成的黑窟;月腔是日。窟的说法来自月亮有玉兔,兔有窟,狡兔三窟,窟是
兔的藏身处。月窟藏玉兔,玉兔不在月表而在月腔。玉兔管宇宙、戴宇帽为寃,玉兔称冠天
下为冤,寃冤是月亮,月亮是冤头债主,人间一切冤屈、冤枉都是月造,月亮以制造冤业为
虚心大业,故业为虚心基。月亮是人类的冤家对头。

——“不然自言月足矣”:一月不成明。

——“月中之白处,是真日之光”是指月字中除=之外的白处,是冂中之白处(甲版文字是
“月中翕真阳,是真日之光”,“真阳”等于“白处”),《推背图·第一象》配图中白环
代表真阳,真阳隐于太阴中)。月中之白处又指月中日、日中之白处。日中之白处是二个密
切的口,口原形是○,月中之白处是二○。二○是二个月亮,也是二个太阳,对于南北半球
的居民而言,二○是日月。

——“日光反在月中,所谓天之根也”是指真日用力道采集假日之光,假日之光在月腔中反
射来反射去,充满月心,使月心光明。假日光很重要,重要地位达到了天之根的程度:若无
假日光,就无真日光;若无假阳,就无真阳;若无真日光,就无深渊,就无谷神,月人就无
法生化天下万物。正因有假日太阳,才“大盈若冲,其用不穷”(《道德经·第四十五
章》)。只要太阳存在,月亮就是永动机——来料加工的永动机。但没有太阳,月亮照样是
永动机,因为它是在太阳之前就存在的神器,造太阳的神器,而且月亮能永远遙控太阳不
毁,也可以再造太阳。正因有假日太阳提供源源不断的阳光,才“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
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道德经·第四章》)。

——“一日一月,分开止是半个,合来方成一个全体”:日月成明。日月是盘古:“首生盘
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清·马嘨《绎史·五运历年
纪》)。

盘古即是华胥,伏羲是太阳,女娲是月亮:“华胥生男子为伏羲,女子为女娲”(宋·鄭樵
《通志·卷一·三皇纪第一·引《春秋世谱》)。胥为月在刀中生上帝、上帝在刀中生月、
和万物心月。羲为王戈禾在丂。羲为王戈禾在“周行而不殆”。

“昔宇宙初开之時,只有女娲兄妹二人在昆仑山,而天下未有人若民。议以夫妻,又自羞
恥。兄即与其妹上昆仑山,咒曰:‘天遣我兄妹二人为夫妻,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
於烟即合,其妹即来就兄,乃结草为扇,以障其面。”(唐·李冗《独异志》):7在羞,
羞是绕地盘旋物,羞为羊生丑、丑生羊。羞为土在7中生羊、羊在7中生土。羞为十羊在
ュ。乚在昆仑,昆仑是绕地盘旋物。咒为吅在“周行而不殆”。夫在邞,妻在郪,郪为妻
在阝,妻是月。妻为女生一肀,妻为女生十肀,肀在建康,肀在健康。妻为女生二巾、二巾
生女。乚在兄,兄是绕地盘旋物。妹为女生未、未生女,未在昧。悉为釆心,釆在番,番在
鄱。合在命,合在郃,合是月。烟为火生因、因生火。煙是烟,煙为火生垔、垔生火,垔为
覀生土、土生覀,垔在鄄陻,鄄陻为垔在阝。垔在甄,甄为垔在瓦,甄为垔在“周行而不
殆”,甄为垔在“周行而不殆”中生亠、亠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垔。散为月开人在十字
架,散为开天辟地的月人在十字架。草在“青青草自田间出”。女娲是抟黄土造人的人,伏
羲表阳、女娲表阴,伏羲和女娲都是生化人类的日月,兄妹合而为人,二人为天,伏羲、女
娲就是天。

“女娲积芦苇以止淫水”(《淮南子·览冥》。注:“平地出水为淫水”):芦为艹生户、
户生艹;蘆是芦,蘆为艹生盧、盧生艹,盧为虍田在皿。盧在臚,臚为月是盧、盧是月,臚
为月生盧、盧生月。苇为艹生韦、韦生艹,韦在违;葦是苇,違是违。止在阯。淫非淫,淫
为氵生爫、爫生壬,反之亦然。壬在廷。滛是淫,滛为氵生爫、爫生缶,反之亦然,缶在
缷。平在匉,“平地出水”是月生水,淫水即月水。地在逇。

亚当和夏娃的神话与女娲和伏羲的神话相似。耶和华相当于华胥。女娲是抟黄土造人的人
母,夏娃是“众生之母”。只是夏娃是被造出来的,不是生出来的。夏娃是用亚当的肋骨造
成的,骨咼原是一物,骨在骰,咼在過,咼在媧。肋骨的共同点是月,男肋的共同点是力,
即夏娃用月力造成的。力是七,和“女娲七十化”只差一个十。。结婚时,女娲文明一些,
就兄时“结草为扇,以障其面”,夏娃则在与亚当同居后发现双方赤身裸体时,“才拿无花
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裸非裸,裸为衤生果、果生衤,裸为六在7中生果、果在
7中生六。六在帝头。无花果树的叶子就是月亮:乚在无,無在鄦,花为艹生化、化生艹;
树为村在又,村为木生寸、寸生木。树为木生对、对生木,对为寸在又。樹是树,樹为村生
壴、壴生村,壴为十生豆、豆生十,豆在逗。樹为木生尌、尌生木,尌为豆生寸、寸生豆。
壴在廚,廚为壴在广、壴广大、壴生广、广生壴。

叶是古,葉是叶,葉为艹生枼、枼生艹,枼为世生木、木生世,枼是枻。枼在弽,弽为枼在
弓、枼生弓、弓生枼。葉在鲽,鲽为鱼是枼、枼是鱼,鲽为鱼生枼、枼生鱼。鲽是比目鱼,
比目鱼是日月,鹣交鲽合是日和月的交合,是月采日光、日得月生化而明白天下的交合,是
“有四月并出,有二月并见,有小月承大月,有大月承小月”的交合,鹣鲽情深是六十亿年
来“有四月并出,有二月并见,有小月承大月,有大月承小月”的深情。裙为衤生君、君生
衤,衤在开初,衤在補天,君在郡。裙为六在7中生君、君在7中生六,亚当和夏娃的关系
即是日月关系。

女娲和伏羲的结婚过程、结婚态度代表了中华民族的结婚过程和结婚态度。亚当和夏娃的婚
合过程和婚合态度代表了西方人的结婚过程和结婚态度。东西方的婚姻过程和态度完全是明
中日月生化的结果。

“食色,性也”,食色是人类的特性,是区别于一切动物的特性:人以食为天,不食就无法
生存。男女自性发育后,时刻都是发情期,终身都是发情期。其实不然,真正的粮食是十字
架提供的迷中米,卻中谷神提供的真谷。如:

《奇男子8年未吃一口饭,只靠水和阳光活命》报道:现年65岁的印度男子马诺克,机械
工程师,1992年起对吃饭不感兴趣,1995年起至今没吃过一顿饭,只喝水、每天傍
晚凝视夕阳一小时、偶尔喝点咖啡、茶和其他一些液体维生至今。前年六月,NASA(美国国
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科学家赶到印度对他进行了130天的观察,确认《印度时报》的报
道属实,称为“马诺克现象”,后被邀请到美国继续观察研究。

《华西都市报》2002年12月17日的《一“少年天才”从11岁睡到82岁》报道:
英国一名昏睡70年的老人菲利浦·莱瑟前日去世,享年82岁。上个世纪20年代,英国
数千人死于一种名为“睡眠症”的怪病,菲利浦·莱瑟是所有患上该病的病人中最长寿的一
个。他是伯明翰人,曾是个少年天才,无师自通会弹钢琴,但11岁那年不幸染上了“睡眠
症”。

《俄罗斯媒体披露医学奇闻,一女子昏睡二十年苏醒》报道:1954年,娜德芝达·莱伯
迪娜,在一次剧烈的争吵和痛苦后,一直睡到1974年才醒来。二十年中,她的容貌跟她
昏睡前一模一样,仿佛时间在她身上已经停滞了。只是在她醒来后的六个月中,老了二十
岁。虽然老了二十岁,但身体很好,没再生过大病。令医生不解的是,她在床上躺了二十
年,竟然没得褥疮。原因在于月亮不给她生褥疮:褥为衤辱,辱在鄏,疮为仓心,疮为仓颉
生心、心生仓颉,瘡为倉心,瘡为倉頡生心、心生倉頡。

《大连一女子三年不食人间烟火 每天仅喝一杯冷水》报道:去年52岁的大连瓦房店市理
发店老板冷云,就于2000年5月的一天莫明其妙地厌食绝食:一吃东西就恶心呕吐,把
吃进的食物全部吐光;如果喝温水、开水则会先咳嗽不止。从此至今,她只在每天傍晚喝一
杯冰箱冷藏的生水,从不觉饥渴,也无大小便。多家医院全面检查和专家会诊的结果是均告
无病。虽然她粒米不进,但她每天还要打三次饱嗝!每次打嗝连续20—30分钟,打完饱
嗝后就像吃完饭一样“舒服”。虽然到当年年底她的体重从原来62公斤降到45公斤,但
从此至今一直保持45公斤,而多病的她却消失了原来的头痛、风湿和胃病,感冒几乎不发
生;尽管她每天工作十小时以上,但她精力充沛,从不觉累。——一般地,新陈代谢至少需
要粮食、蔬菜、盐,别说不吃饭,就是几天没吃蔬菜,就会掌指脱皮,指头皮分裂。人体是
个汗腺系统,要是不食盐,既无汗可出,身体也会很快垮掉。胃是个磨房,没食物磨就会自
磨把胃磨穿。冷云三年不食一粒米而无病健康的表现正是月亮的生化表现。

《六旬妇25年不吃饭》报道:湖南省永兴县城郊乡灵坎村花甲老妇周燕花,25年来一直
不食人间烟火。她每天只吃两小片糖块和几杯冷水。家人曾经几次带她到医院检查,结果只
发现周燕花的胃比常人略小些,其他的身体器官均未发现有异常情况。虽然25年不食人间
烟火,年过六旬,身体仍然十分硬朗。

马诺克八年不吃饭,莱瑟七十一年没吃喝,莱伯迪娜二十年没有吃喝,冷云三年多每天只喝
一杯水,周燕花二十五年没吃饭,显然是“厌饮食”(《道德经·第五十三章》)的信道在
治人类之身。厌生于犬厂,厭生于厌冐。饮非饮,饮为人在⺈饣,饮为人在“周行而不
殆”。欠为彳在7,饮为彳在“周行而不殆”。飲为飠人在⺈,飲为飠在7生彳、彳在7生
飠。飠是食缺点,飠为人在艮,艮在退;飠为亽曰在厶,飠为仒曰在乚,飠为亽生曰、曰生
厶,反之亦然。飠表食,飲为“食人国”在⺈,飲为食在7生彳、彳在7生食。饣在饥,饥
为丿在“周行而不殆”。饥为几在“周行而不殆”。几是己,饥为己在“周行而不殆”。

饑是饥,饑为飠生幾、幾生飠,“幾于道”,幾是道,幾是大戈在幺幺,幾是大戈在“周行
而不殆”,幾为大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戈、戈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大众。幾为“大戈生
幺幺、幺幺生大戈”。幺幺在關聯万物,幺幺生天機。機为木生幾、幾生木。機是机,机为
木在几,机为木在“周行而不殆”。机为木生几、几生木,几是己,机是杞。机機是月,关
関關是月,机关是月,機關是月,機關就是万物之母。人人要機關,人人怕關機,關機就没
命。

“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道德经·第七十五章》),指“周行而不殆”的月亮是饿
鬼,不停地大规模地采阳生化万物:其上指月亮,税为禾在兑现古老道剧,税为禾生兑、兑
生禾,禾在秀,禾是月,税是脱。税为棁生丿、丿生棁。棁为木在兑现古老道剧。木在札,
木是月,棁是脱。食税是良人在兑禾:兑现古老道剧。

“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同第七十五章》)则指地上各国政府难治人民,因为,人民
之上是上天、上帝,是“有”——万物之母,人民是“有”的生化物,“有”一直在为,一
直以信心流言生化人类的心身。故政府无论怎么专制、专政,都治了百姓。即使全民学“毛
著”,也统一不了民心,反而是越治民怨越大、民冤越多,希望毛泽东早日见鬼,在心中、
在背后祈求鬼神早日加祸于毛泽东。

饣在馀,馀为余在饣,馀为余在“周行而不殆”。飠在餘,餘为飠生余、余生飠,飠为人在
艮,艮在退,余在途,艮余在退途,“众人皆有餘,而我独若遗”(《道德经·第二十
章》)指月人在退途中,贵者之我在遗中——“周行而不殆”。“餘食”(《道德经·第二
十四章》)一表月亮是余粮而成万物之母,二表月象地球的多余部份,三表月象地球遗弃的
弃子。然而,“餘食”形象正是月在道的形象:“其在道也”。

可见,唐朝谢自然十四岁那年九月起不食人间烟火的故事不是虚构,《太平广记》所记载的
神仙故事不是虚构。

可见,“人是铁,饭是钢”的饭是真氣,米在氣,氣是气米,氣是米气,有米气、气米就能
充饥,就有长生长健。人类能否健康无病,与气功无关,与食物无关,与医药无关,可遇不
可求,由心不由人,健康健全的根源是月:健为亻在建,建为聿在廴,聿为肀生二、二生
肀。肀是十字架在空心月。健为侓在廴,侓为亻生聿、聿生人类。建在腱,腱为月在建造一
切,腱为月生建、建生月、建生万物心月。康为隶在广,隶在逮,隶是月。“全乃天”,人
类健全与否,由天作主。人类不仅没有思想,也无吃喝的选择权。

“银钱是个宝,看破用不了,地上裂不到,果然是个宝”。银为钅生艮、艮生钅,钅在钆,
钆为钅在乚,钅为人在乇、人生乇、乇生人类;钅为人在于、人生于、于生人类。于在盂,
盂为于在皿。艮在退,退在腿;艮在限。銀为金生艮、艮生金。金在釓。钱为钅生戋、戋生
钅,戋为三丶生乚。戋在刬,刬为戋在刂。戔是戋,戔为戈生戈。戔在剗,剗为戔在刂。银
钱是月亮,宝是月亮。裂为列在“衣养万物”。“月印千江水,千江月不同”,举头可遙
望,地下挖不到,地上也裂不到——摸不到天上的明月。预言:一、虽然银钱万能,通货万
能,但千金难买健康,难买生命,难买长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看破银钱的作用便知“
银钱用不了”。二、银钱不是可开发的地下矿产,而是地上“裂”不到的天上明月,月亮是
果然,果然才是真宝。预言人类一旦知道月亮是万物之母,是长生地,便不再“追求”银钱
名利地位,抛弃资本主义信仰,结束资本主义时代。

病从口入不是指病从嘴入,病由嘴生。还因为我们不知饮食进去的饮料食物做什么,不知饮
食进去的饮料食物是长身体还是生危害身体的疾病。如“敌敌畏”是杀人自杀的毒药,但是
《贵州奇人奇事:敌敌畏拌饭,一吃十一年》(网络新闻,可用探索器探索,下同)报道:
1990年,时年35岁的贵州省织金县猫场镇新寨村新寨二组村民张永朝,一天突然感觉
肚子疼痛难忍,便偷偷将家里剩下的少许敌敌畏一饮而尽,想一死了之,谁知没有死去,反
觉肚子不痛了。从此,张永朝几乎每顿饭都要用“敌敌畏”当酱油制成辣椒水吃,否则吃不
下饭,自称这样吃才“过瘾”,到2001记者采访报道时,他已喝敌敌畏十一年,身体无
任何异样。

如《一老人一年不睡觉日夜走不停》报道:

今年72岁的贵州省惠水县三都镇旧司村村民龙永明,在二年半前,突然感觉便秘,肚子涨
气。县医院查不出病因,只给他开了“番泻叶”和“开塞露”药品。服用后,发现这两种药
全无疗效,他只要一躺在床上,就会起不了床,非要人拉不可,“而且肚子胀得不得了”,
几天后,他发现只要自己走动,“气胀”的病情就能得到缓解。于是,他开始在村里的小道
上小跑。这一跑,他就再也停不下来,一旦停下来,他不但觉得肚子气胀如鼓,而且自己就
要瘫倒在地。从此,无论刮风下雨,无论白天黑夜,他一刻也不停留,每天除了坐下来几分
钟胡乱的吃点东西外,其余的时间都在不停地走,没有睡觉也没有瞌睡之意。跑到去年11
月,因衰老而跑不动,只能拖着脚步行走。

龙永明患的怪病明显是圣忄作怪,明显是丙心作祟,明显是胀中月长给予的精气作怪。没日
没夜地走,显然是赳中走让他走。不睡也无睡意且能长期不断地跑步走路的龙老汉,显然靠
真气维持生命。没有睡意显然是目垂没给他睡意。如此走动要消耗多少能量?显然支持他径
走两年多而不停的能量是態中心能,是能中比翼齐飞的勾心月。

龙老汉的病就是月亮真相的一个特例,旨在告诉人类,不论什么疾病,不论医院能否查治,
病病皆天生,病病皆月生。

“道,可道,非常道”:道是首在辶,道非道路的道,道是可说明清楚的月亮和通信用道,
是陫中非——绕地盘旋的日月及其所生的信道,道是无事生非的“非”道,无罪生罪的非目
之道。

“名,可名,非常名”:名是自古至今一直绕地写7的人口,是可说明的名字之一。是陫中
非的名字。是尚巾之名。名生万名,字字是名仓创就,笔笔由名笔挥成。万物“可”名之,
万物之名都是可之名,因此,名是非常著名的夕口,它通过非常之法——非法生化万物、命
名万物、占有万物。但老子不讲它的常用名,只讲非常名。

在马王堆本中,“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
其徼”是“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恒无,欲以观其妙;恒有,欲以观其
徼”。对比两种版本可得:

㈠常=恒;㈡万物之始=万物之母,始=母;㈢无名=有名,无=有;㈣常无=常有=恒无
=恒有。恆是恒,亙是亘,月在亙中,曰在亘中,曰是月。

“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艺文类聚》卷一引
三国.徐整《三五历纪》):一是万物之母,三是万物之母。一在七,三在毛,五为力生
二、二生力,五为七生二、二生七,七是一在乚,七是十在乚,七是虚心,九是天心在乚。
“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指数生于万物之母的一和三,数成于五中
七——成于月中虚心,万物虚心,盛于万物虚心;“处于九”,指数是乚中的天心十字架。
天是二人世界,天在迗,月在迌,迗是迌,天是月。天心是十字架,十字架在月中,“天心
居曰月中”,天离地九万里是月离地三十八万公里的约数。

数的作用是计算,是文化天下、文明天下的文明文化。计为十字架在之,計为十字架之言,
計为田心生信心、信心生田心。計在詸,詸在謎;算为⺮生目、目生艹,算为艹生目、目生
亽亽。算心是目,目是数的对象,是为数目。算有术,是为算术,算术即数术,术为木生
丶、丶生木,术在述。述为术在辶。术是月。術是术,術为术在行。

数给出的概念是数字,是数学、算术用字。数字在中华文化的主要意义是阴阳、五行、八
卦、天干、地支的符号和“算术”“数学”领域的数字。部分数字已在上面分散解读,现来
看看其他常用数字和算术符号所告的天机,并作一次归纳。

㈠东西南北中、金木水火土、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乾坤震巽坎离艮兑、一二三四五六七
八九十廿卅卌百千万亿兆见上述。

注意,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廿卅卌百千万兆亿”中,除了“一二三”,并无数的递增
关系。而且,十在“五七九”中——十比“五七九”小,七——力在五中,七比五小;八在
六中,八比六小。

缺金补金,缺木补木,缺水补水氵、缺火补火,缺土补土,是汉族人民根据生辰八字中的五
行缺啥补啥给儿孙起名字的选字原则。由于五行和含有五行偏旁部首的字都是天心的符号、
月亮化身,取名用字的本质是心心相应。汉字笔笔划划都是月亮化身,字字是月亮和月亮化
身的组合,以任何字为名字,都是心心相应,不存在缺不缺、补不补的问题。

因此,虽然汉族重男轻女也表现在取名用字上——给女性取名时不考虑八字是否缺啥,只取
美丽、漂亮的字——唯月花女的靓字是选,但这样丝毫不影响女性的命运。这说明,使用任
何字作名字都不改变命运。而且人类没有取名字的权力,所取名字都是信心古老的规定。因
此,名人的姓名、皇帝的姓名号和朝代的号,都是预言家预言时必用的文字。如武曌,其中
曌字传说是武则天自创的字,其实,自创是创造自然月亮的月人所创,不然,《推背图》作
者怎么可能提早预言“日月当空,照临下土;扑朔迷离,不文亦武”呢?“日月当空”是
曌,“照临下土”是称帝,“扑朔迷离”指女性,“不文亦武”指称帝的曌姓武。


㈡0123456789的象形意义:

13457见上。0是O,2是乙。6是9,9是O在乚。8是∞,∞是《推背图·第一
象》“日月循环,周而复始”的配图:两环代表的循环日月,一指○形月和¤形日的循环,
二指○形月与●形日的互生关系。

注意,在“0123456789”中,并无数的递增关系。而且,9是6,7在4中,7
在七中。

农历(阴历、夏历……)、藏历、傣历、回历、希腊历……周而复始的周长是29.5天,
反映的是月亮“周行而不殆”的一周长度。阳历(西历、公历)的周长是7天,表面看与神
“六天创造世界,第七天休息”的《圣经》教义有关,实际反映的是月亮“周行而不殆”的
轨迹,反映的十字架在绕地盘旋。可见,人类都以周月为历,都以月亮为纪念和纪周对象。
至于纪年长度,农历和公历,阴历和阳历,有无不同,请看第六章《千手观音——万力发生
器》。

㈢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的象形意义:

EFK见上述。A是一在Λ,Λ是V,V是ㄥ,ㄥ是乚,A是一在乚。A也是亼丬K的变
形。B是丨在3。C是匚,C是(,D是丨)的合成,D也是口的曲线化,也是上弦月和下
弦月的轮廓,表示空心月。G由C生一、一生C,G由Cㄒ合成,H是工。I是丨。J是
丁,L是乚。M是3。N=Z=乙。O是空心月原形。P是尸。Q是O生丨,R是尺,S是
5。T是ㄒ。U是凵。W是V生V。X是乂。Y是ㄚ,ㄚ是人,ㄚ是丨生八道、八道生丨。

㈣a→z中有些字母发生了些变化,变化字母的象形意义是:

a是O在7,bdqp是尸,e是巳,ft是七,g是a。h是丩。j为丶生J、J生丶,l是丨,m是
E,m是n在7,n是冂卩,ry是Y变形。

“茫茫天数此中求”,“此是玄中玄,不可解者也”,此是“玄之又玄”的“众妙之门”月
亮,如是,我们何以求得天数?要知道登月飞船屡次登月,不仅没得到天数,还肯定月亮是
实心天体,地球卫星。

此为止匕,此为止生匕、匕生止,此是信道两端的端口,此在万物心中,此在人类心中。止
是十的分解和重新组合,十在人类心田。匕首是指匕在首。“此”应在首,心应在首,茫茫
天数心中求。

“知止可以不殆”(《道德经·第三十二章》):一旦人类众所周知“止”是什么,便可以
长生不死。“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道德经·第四十四章》),一旦人类众
所周知“足止”是什么,老子们就不再“视万物如刍狗,视百姓如刍狗”、“毒之”、“覆
之”。既可长久生活,又可长康长乐地生活。

“圣学以知止始,以止至善终,始乎无极,归乎无极”(甲乙):圣学是知止的学问,认识
信道始终两端的学问。“足止”在信道两端,现在才知信道始端,但终端在哪呢?即万物之
心在哪呢?人心在哪呢?

要进入大同时代,要想长生长康长乐,欲知你心在哪,请见下篇《心在面前面中,心在目前
目中》。

2005年6月13日更新
————————————————————————————————————————
①李商隐《李长吉小传》:http://www.shiandci.net/lh.htm 

②(《毛泽东的晚年生活》之十六《他默默地仰望天空 》:

http://www.baiyun.net/jishi/biography/007.htm 

③(甲)指【金华宗旨(甲)】,(乙)指【金华宗旨】,(甲乙)指见于两本。

④见《古今惊世预言奇书大破译》,石宝译著;香港聚宝贤文化有限公司出版。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

Free Web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