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与豕通信录(五)


豕为家无上,上是上天、上帝;目中无上天上帝、不知有上天上帝、不知上天上帝
为何物的科学家便是豕。豕为家无宇宙头,不知有宇宙头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
便是豕。上天上帝就是宇宙头,就是“自古及今,其名不去”(老子)的日月,一
直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老子)的日月。科学家
就是不知上帝真相、日月真相的豕。下面是2005年10月19日至今年1月1
3日期间,我向两个中国二万七千多名各级各类的无上“科学家”、不知有宇宙头
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传送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
十九篇文章和《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院士“光荣榜”——一群
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与豕通信录》的过程中,133位无上科学家和成长中
的无上科学家的反应和我回信的流水账。复制流水账的目的是“留与苍生作证明”
(刘伯温《烧饼歌》):让天下苍生看看这群家无上的智商低到什么程度。


◆复旦大学化学系教授、博导吴宇平(wuyp@fudan.edu.cn)于12月6日在收阅了
《“一朝听得金鸡叫,大海沉沉日已过”——日本没挨过原子弹》后来信表示“不
希望收到你的废话!”我答复如下:

吴宇平:

请问《“一朝听得金鸡叫,大海沉沉日已过”——日本没挨过原子弹》的垃圾性在
哪里?你是希望日本挨过原子弹而拒绝事实呢?还是根本就没有阅读我文章的能力
呢?

“不希望收到你的废话!”和“请不要再发垃圾邮件”的意思,显然是指我传送给
你的所有文章。能否证明其中任何一篇是废话?能否证明其中任何一篇的垃圾性?
如果不能,就反证你这个复旦大学化学系教授、博导级科学家是复旦大学化学系的
垃圾。

或许这个要求太高,因为,你只懂化学,那就请证明“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错误,“泥牛入海——化为乌有”错误,这可是最低级的化学问题,物理变化问
题,不属于定义的化学问题。

也许身为复旦大学化学系教授、博导级科学家,除了“化学”二字,其它一概不
知,那就考考你:七是力吗?化是仂吗?化学是仂学吗?

学在敩,敩是教也是学。敩为学人在十字架,十字架上的学人是万物祖宗,人类
祖宗,故敩是祖宗:“为敩者宗”(《隶释·外黄令高彪碑》)。

敩为学人在十字架的又一意思是天下无学人——没有学生、学者、学家、科学
家、教学家,没有一切家,只有“无知无欲”、“惟道是从”(老子)的收音
机,只有“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吕洞宾)的收音机。

我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传送我的一组文章,是向你们赠送我打死的一群死老
鼠,这群死老鼠是你们找了上百年、抓了上百年连看都没看到的一群硕鼠:它们
都是宏观现象、普遍现象,且多为众所周知的宏观现象,多在人类身上和身边。
如《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和《从野猫失踪说起》“揭发”的区
别特征。这群死老鼠原来都是进化论的基石,又都被我一个个撬开,亮出真相,
公诸于众,成了否定进化论的宏观证据,雄辩的宏观证据。

——揭发加引号表示我无发现能力、揭发能力,我只是收音机,只是我这台收音
机的牌子与众不同,是明月牌。

“瞎猫碰上死老鼠”一指瞎猫运气好,二指瞎猫能抓死老鼠、爱抓死老鼠。爱抓
死老鼠是因为抓鼠是猫的天性。能抓爱抓死老鼠的前提是能辨别死老鼠是不是老
鼠。原因在于瞎猫只瞎眼,未“瞎”听觉、嗅觉、触觉,仍能在大千世界的万物
中分辨出老鼠与其它万物的区别。其实,瞎猫不仅能抓爱抓死老鼠,也能抓活老
鼠,如果活老鼠送到瞎猫嘴边,或在瞎猫身边活动,必定成为瞎猫的口中食。

你连死老鼠也不会抓、不爱抓,反而认定死老鼠不是死老鼠,而是废话、垃圾,
你可不如瞎猫啊!

科学家是不是瞎猫不如,是不是“无知无欲”、“惟道是从”的收音机,是不是
“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的收音机,人类是不是“无知无
欲”、“惟道是从”的收音机,是不是“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
外听”的收音机,还可见《半夜鸡叫》对人类半个世纪的诈骗。《半夜鸡叫》你
一定读过,因为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学教科书。随后送上《高玉宝,诈骗世
界半个世纪的巨骗》,看看你有没有被蒙在鼓里又不知被蒙在鼓里,看看我是不
是又在说废话。

你虽是教授、博导级化学科学家,相信你并不知道:最神奇的化工厂是每个生物
体,最神奇的化学物质是生物体内的溶液,最重要的溶液是口水——唾液,又名
龙津。没有口水,就吃不下食物、消化不了任何食物。溶液是什么东西?是不是
谷神在溶化溶解一切?谷神在哪?是不是在腳中?腳是腳吗?液是不是氵生物和
夜生物,氵象形什么,夜象形什么?这些化学最基本的东西你懂吗?不懂不要
紧,就怕不懂装懂而拒学。学者对世界的正确态度应该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
不知”(孔子)。学无止境,学者的前提是学,学永远是学者应该时刻保持的态
度。 

同日,吴宇平回应道:“不要自以为你高明。这些事情我早就知道。不想跟你罗
嗦。你再给我发电子邮件,我将向有关部门举报。”我答复如下:

你早知道什么事情啊?早知道死老鼠不是死老鼠?为什么避而不答我提问的问题
啊?

向有关部门举报可能是你这种科学豕在科学问题上理屈词穷时的最后武器。

不知你要向什么部门举报、举报我什么。向政治部门举报,举报我反党反国?那
你就太弱智了。

一、请你重温一遍《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最后五段。

二、请你重温一遍《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月是温总
理,也是瘟总理》的指向。难道我怕你向政治部门举报?

三、你以为我只向你赠送死老鼠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整个科教界,多是科教
界副教授级以上的科学家,有好多院士,有好多担任着政治和行政职务的科学
家。

四、早在科教界之前,国务院、人大、政协、最高两院、中央各大喉舌,都收阅
了你收阅到的所有文章。

五、出现在复旦大学网上的多数电子信箱都在接收我传送的死老鼠。你院院长、
书记、你校校长、书记都有。

即是说,你要举报的内容,我已经替你举报了。他们可是未吭一声。

顺便告之,你校数学教授朱洪先生在收阅了我的文章后写来了这样的感谢信:“您
好!非常有趣而且具有学术性的好文章。我不认识你是谁,怎么会送到我的信箱
里,不管怎样,我谢谢你。”

吴宇平于今年1月16日在收阅了《院士“光荣榜”——一群不如瞎猫的行尸走
肉》后又来信骂道:“垃圾人,你怎么忍不知寂寞,又发垃圾事了”。我于次日答
复如下:

吴宇平:

“垃圾人,你怎么忍不知寂寞,又发垃圾事了”应该是“垃圾人,你怎么忍不住寂
寞,又发垃圾事了”吧?

垃为立生土、土生立,“万物土中生”(《推背图·第二象》),土是万物之母:
土为十字架生一、一生万物田心。立在龍头,立在菩心,立是位主。圾为土人在
3,圾为土人在“周行而不殆”,圾为人在“周行而不殆”中生土、土在“周行而
不殆”中生人类。垃圾是万物之母——月亮。

垃圾生化万物,万物包括垃圾;垃圾生化人类,人类中有明月牌收音机,也有黑月
牌收音机,黑月牌收音机就是人类中的垃圾。我向人类中的垃圾传送我的文章,本
意是向垃圾启蒙,让垃圾变废为宝,没想到你这个垃圾人在看了《瞎猫会抓死老
鼠,科学家不如瞎猫》和《院士“光荣榜”——一群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后,依
然故我,可见你是无法变废为宝的垃圾,不可雕琢的一根朽木头,很快要被“逐出
‘家’门,驱往山野”的垃圾。

◆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古植物学与孢粉学研究室研究员、研究室副主任、
中国古生物学会孢粉学分会秘书长、《古生物学报》常务编委王伟铭(
wmwang@nigpas.ac.cn)于12月7日在收阅了《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
骗》后来信要求:“请不要再发送至本信箱!”我答复如下:

王伟铭先生:

我向wmwang@nigpas.ac.cn传送我的文章,一是对你的启蒙,二是向《古生物学
报》投稿。你这个常务编委不仅不接受启蒙,不接受投稿,反而要求我不再使用这
个邮箱。

你不接受我的启蒙,说明你不如瞎猫:瞎猫会抓死老鼠,而你连死老鼠也不会抓、
不想抓,反而认定死老鼠不是死老鼠。

身为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古植物学与孢粉学研究室研究员、研究室副
主任,中国古生物学会孢粉学分会秘书长、《古生物学报》常务编委的你,当务之
急是认识地层、化石、沉积岩、沉积矿产的形成真相。

你何时向公众证明《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立论错误、结论
错误,我就停止向wmwang@nigpas.ac.cn传送文章。 

◆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院士,西北工业大学航海工程学院教授、博导、院长,
水下技术研究所所长黄建国(JgHuang@nwpu.edu.cn)于12月7日在收阅了《“
一朝听得金鸡叫,大海沉沉日已过”——日本没挨过原子弹骗》后来信要求:“请
不要发送邮件给我。”我答复如下:

黄建国先生:

身为“西北工业大学航海工程学院院长、教授、博导,水下技术研究所所长,西北
工业大学水下信息处理及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及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际电子
电气工程师协会高级会员,纽约科学院活跃成员,中国造船工程学会理事,中国船
舶工业总公司水下航行器专业组成员,全国高等学校应用电子技术专业教学指导委
员会委员”的科学家,本应把我传送给你的文章交给全院师生讨论,从而认识人类
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是什么。你却拒绝我的文章。六十一岁的你,
可是瞎猫不如啊:瞎猫会抓死老鼠,而你连送到你目前的死老鼠也不会抓、不爱
抓,反而认定不是死老鼠而拒抓。你比一般教授、博导的科学家更误人子弟啊!岂
止是误人子弟?是在害民害国!

◆上海交大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教授、博导陈江平(jpchen@sjtu.edu.cn)于12
月7日在收阅了《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后来信骂道:“看完全文,
有操你妈的冲动”。我答复如下:

后生陈江平:

高玉宝诈骗你二十五年,你不声讨他,反而助纣为虐,打击“揭发”诈骗犯的人,
要知道,你在法理上既犯诈骗罪又犯打击报复罪。

你看了《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后,不能指出其错误所在,只有不分
老少美丑的他妈而有“操他妈”的冲动,怎配在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当教授、博导级科学家呢?你继续在那里当教授、博导只会害人子弟啊!

你对《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的态度,不仅证明所谓的科学家是豕不
是家,而且证明你这样的科学家不如瞎猫:瞎猫会抓死老鼠,你则不仅不会抓死老
鼠,反而咬定死老鼠不是死老鼠而拒抓。

建议你立即辞掉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当教授、博导,立即辞掉上海交
通大学—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车用空调工程中心主任、联合国“气候变化
政府框架组织”特聘专家、国家环保总局“在用车空调CFC替代国家项目”和“汽
车空调节能”等项目特聘专家、中国汽车工程学会高级专家,中国汽车空调专业委
员会委员、中国冷协汽车空调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冷协冷藏运输工作委员会委
员、中国工程热物理学会计算传热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汽车工程学会理事兼车用空
调专业委员会主任、上海市制冷学会学术委员、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汽车
空调》编委、《制冷技术》副主编诸职务,同时向社会声明,你不配当2003年
上海市青年科技启明星。

◆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副研究员邱一平(ypqiu@sjtu.edu.cn
12月7日在收阅了《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后来信写道:“我怀疑
你家祖祖辈辈是地主老财,不然为何替地主说话!我忙着那,别来烦我!”我答复
如下:

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副研究员邱一平:

地主、富农多数不是天生的。你可能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年青一代
——生长在专政舆论对地主、富农的丑化、恶化宣传教育中,加上你没有自己的头
脑,所以,你根本不懂得地主、富农的成长过程,所以你才会说“我怀疑你家祖祖
辈辈是地主老财,不然为何替地主说话!”的傻话。

因此建议:如果你家在农村,就回家详细询问六十岁以上的老农民;如果你家在城
镇,就抽时间下山下乡,做一次旧社会的田野调查。回乡或下山下乡调查时,请同
时调查公鸡是如何报晓、报时的,调查公鸡会不会人云亦云——全村的公鸡会不会
在一鸡报晓时,异口同声地报晓。

实事求是就是实事求道,只有根据事实,才能求到道。搞科学同样不能睁着眼睛说
瞎话。

同日,邱一平来信辩护:

柏林先生:你别跟我提上山下乡,(何况先生又说成下山下乡),因为我是从那儿
来的.我不想跟你较劲,也没时间与你啰嗦,只叫你别往我信箱里塞东西.你都没
弄清我是什么时代的人,还说我没头脑,太好笑了!我只告诉你一句话:我是个老
者,都快退休了.你还想跟我说什么!

我的答复如下:

邱一平先生:

既然你是一个快退休的出生农村的人,就应该知道过去多数地主富农的成长过程,
就该知道公鸡报晓的特征,就不该为诈骗犯高玉宝辩护,就不该说出没有头脑的
话:“我怀疑你家祖祖辈辈是地主老财,不然为何替地主说话!”

你以为快退休的人就有头脑?如有头脑,为什么你不能揭发进化论错误的大量事
实?

告诉你,我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是对科教界的启蒙,是对统治科
教界的进化论的战斗。

“上山下乡”写成“下山下乡”是打错字又没看到错的后果。

同日,他又来信写道:

柏林先生:你为地主阶级鸣冤叫屈,显然是一路人,但又否认自己与他们不沾亲,
我就不知道你的路子了。我有没有头脑无所谓,反正地主剥削农民的定论这辈子是
铸定翻不了案了!你看着办吧!

我的复信如下:

邱一平先生:

很不幸,我没有资格成为地主富农,因为我生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我的家庭成份
是中农。我当过五年农奴,当过农奴生产队的会计、队长,当过大队团支部书记。
我也是曾经的中共党员。但我尊重贫下中农对旧社会的回忆,尊重贫下中农对中共
的控诉(我当生产队长时,贫下中农就把我当作共产党控诉说,给你做工,不如给
过去的地主、富农雇工)。我尊重历史,尊重事实。

《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的主题是“为地主阶级鸣冤叫屈”的吗?
不,是揭骗,是揭发世界巨骗高玉宝,是揭发世界巨骗中共,是揭发人人是“无知
无欲”、“惟道是从”(老子)的收音机,“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
不外听”(吕洞宾)的收音机。它是我发给你的一系列文章中的一篇,我发给你的
一系列文章的主题都是揭发人人是“无知无欲”、“惟道是从”的收音机,“目惟
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的收音机。

真想不到,你这个即将退休的上海交通大学副研究员级的高级知识分子的阅读能力
竟然这么低;真想不到,自以为有头脑的知识老人的你阅读能力这么差;真不知道
你是怎么混到副研究员级科学家职称的。

没有剥削就没有生意,没有剥削就没有地主富农,就没有大小资本家。但是,剥削
存在着轻重问题。改革开放以来的新型资本家对农民工的剥削远远超过旧社会的地
主富农对雇工的剥削。第二、雇工与雇主的关系是自由的劳动合同关系,虽有剥
削,没有压迫,更不可能发生周剥皮杖打雇工的情况。五十七年来,中共对农民的
剥削和压迫才是史无前例的残酷,它把原来享有种种自由的农民剥削压迫成“待遇
如野生动物,自由如野生植物,心血任人集资摊派,人身任人欺压凌辱”的农奴。

地主富农有什么案可翻呢?被没收的土地、财产能够返还吗?不可能。但是,地
主、富农被中共扭曲的形象,被高玉宝丑化的形象,一定会得到纠正,一定会恢复
他们的本来面目。这个日子即将到来。中共倒台之日,就是地主富农恢复本来面目
之日。而中共倒台之日,又是中华民族全民主权之始,对于农奴而言,那个日子就
是“最喜立春晴一日,农夫不用力耕田”(古农谚)的日子。

为让出生农村而不懂农奴的你了解农奴,附上《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
农民福利说”注脚》(略),网址在:
http://bolin.netfirms.com/1509.htm 

第二天,邱一平来信写道:“柏林先生:谢谢你的开导,看来我这混来的职称还是
放一放,考你的研究生算了!学费几何?”

我答复如下:

邱一平先生:

虽然“考你的研究生算了!学费几何?”是你不服我的启蒙而说的讥笑之言。但我
不能不认真回答:

一、我是明月牌收音机,收音机能收研究生当导师吗?师者,忝也:“忝为人
师”,忝为天⺗,⺗是心,因为亅是乚的转身,乚是月亮绕地盘旋一周的轨迹,⺗
心都是氵绕地盘旋的符号。绕地盘旋者,月亮也,氵是月的化身。氵横流成三,“
三生万物”(老子),三是万物之母,氵是万物之母,心是万物之母。三在月,月
为三在刂,刂为丨在亅,刂是丨绕地盘旋的符号,丨是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
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老子)的月亮,丨是笔直的信道,信道生化万物;丨
是一,一是万物之母:“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
物得一以生;侯得一以为天下正”,“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月是三在绕地盘
旋的符号。

天心是十字架,十字架在月中,故曰“天心居曰月中”(吕洞宾),脣是唇,月是
口,口是○的方化,○是月亮空心的形象,月亮空心并非真空,它由十字架架构而
成,还居住着数以亿计的长生人。田是“天心居曰月中”的符号。月亮只是天心的
始端,终端便是万物之心。人人有天心,人人有天师,人人有導师。導为道生寸
心、寸心生道。道生万物:“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月
在目,目在自,自在首,首在道,道心是月,道就是月。道是首在辶,辶为亠在
乚,辶为亠在7,7是乚。亠是亮头,辶是亮头绕地盘旋的符号,道为首在绕地盘
旋。寸是亠(倒看)在亅,寸是亮头绕地盘旋的符号。心即就是“不在身中,不在
心外”的“天心一窍”:“天心一窍,不在身中,不在身外”(吕洞宾)——在天
目之前。你见印象、想象、梦象的地方就是天心,又名印堂。

二、我这台收音机的使命是向全人类转播万物起源真相、人类起源真相、万物之母
真相——日月真相。

三、你不需再学什么“科学”,只要读懂我文章所“揭发”的真相即可。我传送给
你的文章只是《乾坤再造在中华》的一部分,而我证明万物起源真相、人类起源真
相、万物之母真相的文章还有两部电子书:《月亮探秘》、《石器时代子虚乌有,
神话传说传神传真》,都发表在【明月网站】,让人类自由下载。网址早已告知。

四、你也不再需要向学生灌输什么“科学”,若能将我的文章交给你的学生,组织
讨论,组织大自然调查、印证,你就算称职教师了。若能用你自己的语言组织文
章,向社会宣传万物起源真相、人类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你就将成为科教界
第一人而名震全球:你将成为改造科教界、再造中华、再造乾坤的史无前例的伟
人。

◆中科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外语系讲师杨莉(liyang@gscas.ac.cnliyang@gucas.ac.cn
于12月7日在收阅了《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来信咀咒:“去死吧
你们这些渣滓”,我答复如下:

杨莉女士:

到底谁是潭滓呢?我以雄辩的事实证明,高玉宝是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你
呢?不会反驳,只会诅咒。可笑啊,你居然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外语
系讲师级科学家。

事实胜于雄辩,雄辩依赖事实。要当世界诈骗集团中共的卫士也好,要当世界巨骗
高玉宝的卫士也好,面对《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的揭发,都只能用
事实说话,诅咒毫无战斗力。

记住,诈骗犯的诈骗伎俩被戳穿后,就离审判的日子不远了。愿意为诈骗犯充当卫
士和打手的你,准备接受审判吧!

◆中央音乐学院教务处处长、作曲系副教授、硕导赵易山(zyishan@ccom.edu.cn
12月8日在收阅了《朝菌不知晦朔,科学家竟是朝菌》后来信写道:“看不懂,
可以不发啦,谢谢”。我答复如下:

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赵易山副教授:

你是看不懂《朝菌不知晦朔,科学家竟是朝菌》吗?那就花一二个月的早晚时间看
看东升西落的日月轨迹、东升西落中的月相变化。最好揣个指南针,才能知道日月
东升西落的方位变化。

但是,你叫我不要发文章的意思显然不是因为看不懂《朝菌不知晦朔,科学家竟是
朝菌》,而是指我发送的所有文章,我发送给你的所有文章你都看不懂。似此,就
与你的学位、专业职务和行政职务太不相称了。因为我的文章都通俗易懂,具有高
中文化的人都看得懂。如内蒙古农业大学女学生尤鑫,看到《地层谁造?——月
亮》后,即来信(本月2日)说:“谢谢吕柏林,好看,简单易懂。如《地层谁造?
——月亮》,还有我喜欢盐那篇”。“盐那篇”指《盐是命根,盐是月亮,盐岩是
月亮的神奇生化物》。农业大学的学生不提她对口的文章如《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
数的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起》“好看,简单易懂”,却说不对口的地质
专业的文章“好看,简单易懂”,足以说明我的文章达到的通俗易懂程度。 

难道度过了三十九个春秋的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副教授、硕导、视唱练耳教研室主
任、中央音乐学院教务处处长,阅读能力不如农业大学的在学学生?难道在第十一
届青歌大赛中以担任音乐专业评委而出尽风头、博得男女青年追星的你,竟是绣花
枕头——阅读能力未达高中水平?

我以为,你不是看不懂我的文章,而是看了难受,难受原因是我的文章篇篇都以雄
辩的事实证明“科学家是豕不是家,人类没有家”,人人都是“无知无欲”、“惟
道是从”(老子)的收音机,人人都是“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
听”(吕洞宾)的收音机,而你这台收音机已经骗取了副教授、硕导级的音乐科学
家的头衔。故在看了《朝菌不知晦朔,科学家竟是朝菌》后就特别难受。

再难受也得面对雄辩的事实。

希望你能承认事实,承认命运,以万物之母月亮为主题,以民族音乐为旋律,谱写
出感动全民、唱遍神州的月亮颂歌,当然也可以谱写控诉月亮是万恶之母的怨歌,
只要能感动全民、唱遍神州。我预告,今天能感动中华全民、唱遍神州的月亮之
歌,明天就能感动全人类,唱遍全世界。因为,即将同化出“全球一国、人类一
家”的同化神器,也即世界大同的神器,是汉字汉语。

搜索中央音乐学院全体教师的邮箱,向包括你在内的中央音乐学院全体教师邮箱传
送我的文章,意图有二:一是启蒙,二是指望你们早知月亮是万物之母、万恶之
母,出现几个谱写月亮是万物之母、万恶之母之歌的写手。这样做好象是杞人忧天
——月人早有安排、自会安排。但是,早有安排是一回事,提前通知是一回事,提
前通知犹如算命、相命、卜命等测命人对他人的测命,总是通过人间的收音机向他
人传达广播的。我相信,我在做的工作就是替天宣道和提前通知。这就是“真人不
露面,露面非真人”的现象之一。因为月人——“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
(老子),因为“知者不言,言者不知”(老子):知者是“不出户,知天下”(
老子)的月人,不言指不出声,言者指发出声响的收音机——人类。

同日,赵易山来信回应:

收音机:你好,

我想你在“抒发”完这一痛后一定很痛快吧!

首先,攻击和贬低别人并不能抬高自己。

其二,假定你的动机是好的,就应该采用被大家都认为是友善的方式传播。

其三,假定你以此项事情作为你生命、事业的全部,那就更应该用真诚来影响大家。
与你共同关心你认为应该关心的有益于社会的事情。

我为前一次的玩笑话道歉,但作为一个正常人也不能接受你在这次信中的态度,请
自重并尊重别人!

我答复如下:

赵易山副教授:

我无论怎么说,也只有痛而无快。因为我写那么多的文字对你没有丝毫作用。

◆复旦大学软件学院教授、博导赵文耘(wyzhao@fudan.edu.cn)于12月8日在
收阅了《 哪个民族最聪明智慧?》后来信写道:“请不要给我发mail了,我的每个
byte多要付钱的!”我答复如下:

复旦大学软件学院教授和博导级科学家赵文耘先生:

你出版文字收钱,你授课收钱,且收费特高,以至一般大学生的父母不堪重负,叫
苦连天,许多家长因子女考上大学而自杀,许多考取大学的考生因无钱上学而自
杀。天下文章都讲知识产权,我的文章免费相送,送到你目前,不感谢倒也罢了,
你还抱怨我浪费了你上网接收邮件的费用,难道我的文章一钱不值?

你抱怨我的文章浪费了你的上网接收费,显然是因为你看不懂我的文章,看不出我
文章对你的启蒙意义。你的阅力再次证明:一、科学家是豕不是家,二、你连瞎猫
也不如,因为瞎猫会抓死老鼠,你连我送到你面前的死老鼠也不会抓,或者说你这
只瞎猫,不仅瞎了眼,还瞎了听觉、嗅觉、触觉,完全丧失了辨别真假老鼠的能
力,因而感觉不到那是死老鼠,硬说死老鼠不是死老鼠。

同日,赵文耘回信道:

人家好意让你不要发给我了,你怎么拿出流氓的架势来了。

你是什么东西,看不懂你的文章就是猪,不要给我摆什么救世主的样子,无非又是
一个李洪志吧了!!!

人家上不起大学,是人家的事。和你有屁关系!我读大学时我家全年收入一共39
元,我不是也过来了。

有空的话,多做点善事吧。

我答复如下:

赵文耘先生:

我回信的流氓性在哪?是第一段话还是第二段话?但我不觉得全信有丝毫的流氓
性。我传送给你的文章篇篇都证明科学家是豕不是家,人类没有家。你对我启蒙
你的文章的态度,也证明你瞎猫不如。这些都是明摆着的事实嘛。

我不是救世主,救世主是万物之母月亮。我只是明月牌收音机。但是,我这台收音
机也是救世主——接收、转播救世主传真给我的“再造乾坤,人类大同”的文章。

我忧天下之所忧,人家上不起大学怎么与我无关呢?何况,我弟妹的子女都为小学
至大学的教育乱收费、高收费而负债累累、苦不堪言。

“人家上不起大学,是人家的事。和你有屁关系”证明,你缺乏人类最基本的道
德,缺乏教师最基本的道德,即缺乏同情心、怜悯心。再说,教师对求学者的态度
是“有教无类”:不论求学者贫富,都是招而教之的对象。而你铁石心肠,以和我
有屁关系待之。故你根本不配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虽然你“读大学时”你“家全年收入一共39元”,但1980年至1984年的
大学教育是完全的义务教育:学费全免,公费医疗,月月有助学金,月月可领到和
公务员相同的定量饭票和菜金(吃便宜的菜,菜金还可节余),回家返校的火车半
价。即是说,那时的大中专学生,除了没有工资外,其它方面与国家干部待遇无
二,享受的助学金相当于政府发给民办教师的工资。其实,那时的政府就是视大中
专学生为国家干部的。今天的高价教育怎么可以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义务教育同
日而语呢?

◆南京林业大学森林资源与环境学院森林保护系副主任、副教授鲁长虎(
luchanghu@njfu.edu.cn)于12月8日在收阅了《哪个民族最聪明智慧?》后来信
写道:“请不要再发信了,我没有时间看,浪费!”我答复如下:

南京林业大学森林资源与环境学院森林保护系副主任、副教授鲁长虎先生:

你没有时间看我启蒙你的文章,又干什么呢?在不知道万物起源真相、人类起源真
相、万物之母是什么的条件下,你的忙是白忙、瞎忙,而且你越忙就犯错越多。

我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是天赋予我的使命,为的是启蒙科教界,
与统治科教界的进化论战斗,故我的行为不是浪费。

森林专业副教授级的科学家应该很了解森林,你看了《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
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起》后有何感想?怎么不见你一字感想?莫非你根本
不认识森林?

作为系副主任,在看了《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
起》之后,本应把它们交给学生,组织讨论,从而认识万物起源真相,人类起源真
相、万物之母真相。但你什么也没做,还推没时间看启蒙文章。

你对我文章的态度再次证明“科学家是豕不是家”,而且证明,你瞎猫不如:瞎猫
会抓死老鼠,你连送到你目前的死老鼠也不会抓,并视死老鼠不是死老鼠而拒抓。

◆山西太原师范学院数学教授、博导、副院长王川龙(clwang@public.ty.sx.cn
于12月8日在收阅了《哪个民族最聪明智慧?》后来信要求:“ 不要发啦!”
我答复如下:

后生王川龙

我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是对科教界的启蒙,为是的让科教界认识
万物起源真相、人类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也是对统治科教界的进化论的战
斗。可你对我文章的态度是拒绝:“不要发啦!”。你的态度不仅证明“科学家是
豕不是家”,而且证明你这个山西太原师范学院教授、博导级的数学科学家,师范
学院副院长级的科学家,《光明网》所称的数学专家,兼任“山西省数学会常务理
事、全国高师院校数学会理事、全国文科数学会理事,山西省工业与应用数学会副
理事长、《JCM》和《工程数学学报》等刊物特邀审稿人、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
赛评卷专家级”的数学科学家,山西省跨世纪学术和技术带头人的科学家,连瞎猫
也不如:瞎猫能抓死老鼠,你是连送到你目前的死老鼠也不会抓,不仅不会抓,而
且认定死老鼠不是死老鼠而拒抓。

◆中国计量学院副院长、应用物理系副教授、硕导、系主任,中国计量学院纳米技
术研究所副所长葛洪良(hongliang_ge@yahoo.com)于12月8日在收阅了《盗版
非盗,盗版有道,盗版是替天行道》后来信骂道:“你怎么有这么多屁可放的?人
渣!”

葛洪良:

你把“揭发”万物起源真相、人类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文章,启蒙你的文章
视为屁,视明月牌收音机为人渣的态度,再次证明“科学家是豕不是家”,并且证
明你这个中国计量学院应用物理系副教授级、硕导级的科学家,兼负中国计量学院
理学院副院长、应用物理系主任、中国计量学院纳米技术研究所副所长、中国计量
学院—横店集团东磁有限公司磁性材料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横店集团东磁有限公司
国家级企业科研博士后工作站中国计量学院基地负责人,是豕中瞎豕、蠢豕,瞎猫
不如:瞎猫会抓死老鼠,你连送到你面前的死老鼠也不会抓,不仅不会抓,反认定
死老鼠不是死老鼠而是屁。

上一页        下一页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