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与豕通信录(十一)


豕为家无上,上是上天、上帝;目中无上天上帝、不知有上天上帝、不知上天上帝
为何物的科学家便是豕。豕为家无宇宙头,不知有宇宙头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
便是豕。上天上帝就是宇宙头,就是“自古及今,其名不去”(老子)的日月,一
直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老子)的日月。科学家
就是不知上帝真相、日月真相的豕。下面是2005年10月19日至今年2月7
日期间,我向两个中国二万七千多名各级各类的无上“科学家”、不知有宇宙头和
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传送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十
九篇文章和《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院士“光荣榜”——一群不
如瞎猫的行尸走肉》、《与豕通信录》的过程中,164位(至1月13日的数字
是133位)无上科学家和成长中的无上科学家的反应和我回信的流水账。复制流
水账的目的是“留与苍生作证明”(刘伯温《烧饼歌》):让天下苍生看看这群家
无上的智商低到什么程度。


◆美国芝加哥大学的免疫学专家,中国免疫学会主办、中国科大承办的中国免疫学
会会刊《细胞和分子免疫学》英文版编委Yang-Xin Fu(yfu@uchicago.edu)于今
年1月28日在收阅了《趣对四则请应对》后用英文来信:“Do not send your 
email to me again”

我简复道:“什么生命学家?什么免疫学家?不过是地道的洋奴,且是看到关于鸡
鸭题材的四则趣对就不知所云的无知”。

◆中科院上海天文台副研究员、佘山天文观测站站长、上海天文台台长助理、上海
市天文学会第八届、第九届理事会秘书长林清(homelin@online.sh.cn)于今年1
月30日在收阅了《趣对四则请应对》后来信写道:“你怎么老师喜欢给豕通信
啊?太无聊了吧,莫非你自己也是豕?”。我于次日晨答复如下:

后生林清:

你觉得太无聊的事情,老是与豕通信的人却觉得很有聊——很有味道,很有意义。

我是豕又与众豕不同。我这头豕能“揭发”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
母真相,众豕不但无力“揭发”它们,且不会抓我送到他们面前的死老鼠,是为瞎
猫不如。即,我是会抓且抓了好多活老鼠的好猫,包括你在内的众豕则不如瞎猫
——不会抓一只死老鼠,是群行尸走肉的坏瞎猫。

我这头豕知道逐日中的豕是追日夸父——月亮。知道南北天上有两头成镜像反应的
豕昼夜在逐日;知道这两头豕都在追日——知道天上有二日并出;还知道被追的日
也是夸父:“日月原是一物”。即知道“有四月并出,有二月并见”,知道天上有
十豕——十日。但包括你在内的众豕却对此一无所知。

我这头豕还知道,逐日中的豕在当家作主,知道家为豕生宇宙头、宇宙头生豕。宇
宙头只有一个,故宫是家,吕是豕。豕为无上家主,吕为无上宫主。因此,我不仅
知道家无上是目无上天上帝、不知上天上帝的行尸走肉——所谓的科学家,而且知
道家无上即宫无上——吕洞宾。吕洞宾即是数以亿计的月人代表,月人居所——月
亮的代表,上天上帝的代表。月亮即是上天上帝,故吕洞宾敢称宫无上。

我这头豕还知道,豕象原是一物,豕形是象、象形是豕:象是豕“周行而不殆”的
符号;知道一切文字都是豕的作品,知道唯一的象形文字的象形意义——画义,而
包括你在内的众豕只会或只可能知道象形文字的定义。

我这头豕还知道,豕非豕,豕是人,人在豕头豕背:豕头是丆——人;人在豕背,
豕背是人。包括你在内的众豕只知道豕是猪。

月亮是离地最近的天体,日月是地上看来最大最明的天体,天文学界居然不知最正
大光明的日月东升西落方位和轨迹的变化、周而复始的月相变化、昼夜的月色变化
原因,居然不知南半球天上还有一个月相与北半球天上成镜像反应的月亮,天文学
者是不是豕不是明摆的事实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天文学界学者是最早收阅我“发现”南半球月相的一群读者,时间
在鸡年元月。快一年了,居然没有一个天文学家敢承认南半球居民所见的月相。

可见,天文学者根本不懂天文,都是靠税金寄生的行尸走肉。

虽然,至今没有一个天文学者发出承认我“发现”的声音,毕竟绝大多数都在默默
收阅我的文章,好象在等待时机。可是,你在收阅了我那么多的真相文章后,在收
阅了《趣对四则请应对》后,居然步云南台研究员王建成、上海天文台硕士生吴庆
文的后尘,来信责问我“怎么老是喜欢给豕通信”,反问“太无聊了吧,莫非你自
己也是豕?”

林青博士,你博的是什么?是胡说八道吗?以天体物理为专业的上海天文台副研究
员级科学家,你在研究什么天体啊?佘山天文观测站站长,你在观测什么天文?上
海天文台台长助理,你为台长“趙君亮”中的月亮亮了什么?虽然趙君亮一直是研
究员、博导级的胡说八道的天文科学家,但他毕竟在胡说八道的《农历为何没有“
闰正月”?》中为我也为人类提供了一幅集中北半球一月二十五天月相的插图,让
我也让全人类知道南半球所见的月亮与北半球不同,让我也让人类知道天上有成镜
像反应的二个月亮,印证了神仙在《吕氏春秋·季夏纪第六·明理》中预告的天
机:“有四月并出,有二月并见”。这幅插图虽是趙君亮的无意行为,却是他对人
类所做的唯一贡献,唯一的天文学贡献,也是天文界为人类认识宇宙头——月亮真
相提供的唯一的最大贡献。因为,登月飞船采集的月亮资料是人类技术界向人类提
供的认识月亮真相的最大的综合性贡献。

但是,真正的贡献者是月亮自己:貢献是贡献,月在貢心,南无阿弥陀佛在献,真
正为人类提供认识宇宙头真相的就是月亮自己,就是一直向西天遊行的南无阿弥陀
佛自己,南无阿弥陀佛又称西天极乐世界,西天极乐世界就是每月最早亮相于西天
的二个月亮,二个成镜像反应的月亮。

献为南犬,南在遖,犬在迖,遖为南在辶,迖为犬在辶,南犬都在绕地盘旋,献出
月亮真相者,是月亮自己。

南无阿弥陀佛应指南半球天上的月亮一直在隐瞒它是异于北半球月亮的月亮,是一
直让人类认为天上只有一月一日的佛,是《西遊记》第五十八回所说的与孙悟空本
事同大而被孙悟空一棒打死的六耳猕猴,打死即是隐藏。

很希望身为上海市天文学会第八届、第九届两届理事会秘书长的你,上海市“启明
星”联盟第一届理事会顾问的你,开始觉悟于今天:助理你的台长趙君亮,把我传
送给你的真相文章普及给中华大众。

当晚,林清回信如下:

吕前辈:

狗年好啊。

看过您的回信,深感惋惜,我居然没捞到第一?看来还是有人在意您这头豕啊。
春节闲来无事,随便回了一句,没想到之前还有两人在关心您这头神豕,颇有点
出乎我的意外。

您居然还知道我的名字和职务,佩服佩服,可惜有一点小错:赵君亮早已不是台
长,他做台长时,我还不是助理。在你这个大师面前,能有这么一个小机会赐教
一下,感觉也颇为得意了。

您知道我们为什么収您的信都不理睬吗?因为在您这头神豕面前,我们都“根本
不懂天文”的,不懂天文又如何看得懂你的长篇大论呢?看都看不懂,承认不承
认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没办法,只好収一个,删一个,还请原谅呐。这次是因
为过节,一则开心,二则有点闲空,于是陪您聊聊,也算对过去的不敬陪个不是
吧。

在您看来,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天文学者大概都是傻豕,既然如此,您老又何必
费这个心呢?您自己创立一个“明月天文台”,创办一份“明月天文期刊”,在
您的天文台里贴满您的高论,在您的期刊上全面刊登您的奇谈,不就什么都解决
了吗?天下搞天文研究的都是傻豕,您又何必为一班傻豕而动怒呢?

还是放宽心,过个好年吧。

我于次日回应:

林清:

你的名字和职务公示于网上,出点小错应无伤大雅。

我极易理解你和你的同伙对我文章的态度:人人都是收音机,你和你的同伙是黑月
牌收音机,你和你的同伙的道头还未播放如同朱洪教授的道头所播放的天音。

我就是“明月天文台”,是超级的天文台,和普通天文台不同的是,观察对象、观
察范围是自然万物;【明月网站】就是“明月天文期刊”,且是开放型的免费期
刊。

我现在对你和你的同伙是按收音机看待——启蒙,中国大同后对你和你的同伙的处
理态度和措施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即以进化论制定的法律对待进化论
卫道士,即请君入瓮。

◆复旦大学化学系教授、博导吴宇平(wuyp@fudan.edu.cn)于今年1月31日在
收阅了《请应对四则趣对》后来信骂道:“傻冒垃圾人,发傻冒垃圾事。”我于次
日回应如下:

吴宇平:

把言简意赅——简言藏大义的四则趣对和作者,认定为“傻冒垃圾人,发傻冒垃圾
事”,再次暴露你这个教授、博导级科学家的无知,再次证明你是头不怕烫的死
豕。

你一再发来的邮件证明,你不过是会说写几个垃圾词的豕。

按神创论认定,你是收音机;按进化论认定,你瞎猫不如。

告诉你,中国大同后,是区别对待瞎猫不如的科学家的:经一再启蒙后仍然执迷不
悟者——只会漫骂明月牌收音机而不会论证明月牌收音机的文章对错、缺陷的瞎
猫,以请君入瓮法处置。

2月3日,吴宇平继续以“傻冒垃圾人,又发傻冒垃圾事”内容来信漫骂。

我于次日回应道:

吴宇平:

老天真会捉弄复旦大学:一是让复旦大学出了个难得可贵的凤毛麟角——朱洪教
授;二是让复旦大学出了个只会以“垃圾”为骂词逞能的垃圾教授吴宇平:是对一
组真相文章无一评就把它们当成垃圾的你,把“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的复旦
大学树立的贞节牌——校训,剥的体无完肤、一无是处;是你的一嘴臭气把复旦大
学捏造的“文明、健康、团结、奋发”的虚假校风、“刻苦、严谨、求实、创新”
的无稽学风,吹走风衣露出狰狞的杀头凶心,刮走風披现出可怕的蛊头蜇尾。复旦
大学因你这个“优秀科学家”而丑名满天下,恶誉传全球。

老天为什么要让你一再丑化复旦大学呢?因为,复旦大学是中国的百年老牌大学,
中华人民共和国响当当的名牌大学,是两个中国高等学府的杰出代表。自我丑化复
旦大学,等于自我丑化两个中国的所有高等学府和科研院所的精英。即是说,老天
让你为丑化科学家(暴露科学家是豕不是家真相)、打倒进化论做出了不可磨灭的
巨大贡献。或者说,老天让我揭发万物之母——吴天之口、吴基之天的真相,让你
突显吴国天下的精英是怎样的一群“无知无欲”、“惟道是从”、愚昧野蛮、不会
抓死老鼠的瞎猫,让你我以截然相反的方式和天壤之别的学术水平,成为打倒进化
论、确立神创论的先锋战士。

万里长江终结于大上海,百年复旦会不会终结于屡出校丑的吴宇平呢?让我们骑着
毛驴看戏本——走着瞧吧!

◆查不到姓名的中国地质大学职员、中国地质学会干事(dxbky@cug.edu.cn)于今
年1月31日在收阅了《请应对四则趣对》后来信骂道:“狗日的,还在胡说八
道,一条疯狗!”,我于2月1日回应道:

四则趣对凝聚的是智慧、趣味和“进化论错误、神创论成立”的大义,敢骂四则趣
对作者是“狗日的,还在胡说八道,一条疯狗!”的事实本身,就证明了谁在胡说
八道,谁是疯狗。

别忘了提交你的作业:说明脚印化石的形成过程。

如果你不是疯狗而是地质学者,就显示一点“坐不改名,行不改姓”的中国人气
概,别老象小偷一样鬼鬼祟祟,别象网络特务一样隐名埋姓放冷枪。

隐名埋姓只能隐蔽一时,可能隐埋不过今年:中国一大同,你就会原形毕露。

2月1日,他或她来二信漫骂。一信是这样骂的:

狗杂种,欠骂!谁让你把狗屎发来。你不是鼓吹神创论,那你就不是你父母生养
的,你是上帝“god”创造的,倒过来不就是狗“dog”生的,名副其实狗日的。

我于翌晨回应道:

看来,你这个在中国地质大学混饭的白痴,还没有完全白痴化,还有通读《上帝
是狗,狗是上帝》的能力,还懂得利用其中的一段话:“god倒读为dog,dog是
狗,dog倒读为god。god、dog原是一物,上帝和狗原是一物。”

这段话证明,人人都是狗崽子,你与众不同的是,是条发疯狗崽,疯得很厉害的
狗崽。

另一信是这样骂的:“你面皮真厚老是发这些烂东西过来。真不知丑”

我于翌晨回应道:

在中国地质大学混饭的白痴、在中国地质学会诈骗的诈骗犯:

你除了隐名埋姓地漫骂,还能做什么?

同日他或她来信骂道:

看来你这只狗杂种连饭都没得混了,只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乱叫,把人人都说成是
狗崽,连你老母也不放过,你这种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把你那些狗屎收起来,拎
回去孝敬下你的母狗老妈,你老子我不稀罕这些狗屎。王八蛋!

我于同日回应道:

我是向中国地质学会传送真相文章,不是对牛弹琴,今后我不会再理睬喘月吴牛。
但是,我会如实将你的漫骂、疯骂复制到《与豕通信录》。

◆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博导,挪威奥斯陆大学地球科学系教授,
中科院海外评审专家许崇育(Chong-yu.xu@hyd.uu.sechong-yu@geo.uio.no
chong-yu-owner@geo.uio.no)于2月2日发来英文信,内容如下:

Your request to the Chong-yu mailing list

Posting of your message titled
"=?gb2312?B?0+v1uc2o0MXCvKOoyq6jqQ==?="

has been rejected by the list moderator. The moderator gave the
following reason for rejecting your request:

"Please do *not* post administrative requests to the mailing list! If
you wish to subscribe, visit
http://geo-lists.uio.no/mailman/listinfo/chong-yu@geo.uio.no or send a
'help' message to the the request address, chong-yu-request@geo.uio.no
, for instructions"

Any questions or comments should be directed to the list administrator
at:

chong-yu-owner@geo.uio.no
 

我于同日回应:

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博导、挪威奥斯陆大学地球科学系教授许崇
育:

你不仅瞎猫不如,且是地道的洋奴。

◆1996年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1999年国家教育部授予的“长江学
者”、特聘教授,现在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宇航学院特聘教授、博导,纳米
科学研究所所长,兼中国力学学会理事、中国力学学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江
苏省力学学会常务理事、《机械工程学报》、《应用力学学报》 、《计算力学
学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等编委的郭万林(yougoodman1@yahoo.com
nsiguo@nuaa.edu.cnwlguo@nuaa.edu.cnguowl@xjtu.edu.cn)先后五次来信
漫骂。

▲今年1月21日他用空白信来信骂道:“你个狗娘养的!请不要给我发您的狗屁
文章了”。并在信后附有没有说明的两个电子信箱:nsiguo@nuaa.edu.cnguowl@xjtu.edu.cn 

因在我的通讯薄上找不到他发信的yougoodman1@yahoo.com和所附的两个电子信箱,
我便于同日回复:

你搞错了,我没向你发过邮件,因为我的通讯薄没有你送来的三个电子信箱:
yougoodman1@yahoo.comnsiguo@nuaa.edu.cnguowl@xjtu.edu.cn
请复查一下,你收我信的电子信箱。

▲1月25日他仍以空白信来信骂道:“你个狗娘养的!如果你再给我发垃圾文
章,我将让我的学生每天2000个邮件阻塞你的狗屁EMAIL”

我于同日回应:

骂人要讲证据,报复要找对人,在我的通讯薄中切实查不到下列信箱:
yougoodman1@yahoo.comnsiguo@nuaa.edu.cnguowl@xjtu.edu.cnwlguo@nuaa.edu.cn 

建议在不改变发件人和收件人的情况下,以原件回复原发件人,以便我查出电子信箱。

▲1月26日继续以空白信来信骂道:“你个狗娘养的!骂得就是您!破收音机!
停止发您的狗屁教义文章”,并附:
WLGUO@NUAA.EDU.CNyougoodman1@yahoo.comnsiguo@nuaa.edu.cnguowl@xjtu.edu.cn 

郭万林

我于同日回应:

郭万林:

我的通讯薄根本就没有你给的四个信箱。你只有按我昨天所述方法做,才能找出你
在我通讯薄上的电子信箱。

但是,郭万林始终不采用我的建议。1月29日我便将yougoodman1@yahoo.com加入
通讯薄。

1月29日他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后来信骂道:“放你妈的狗屁”

1月29日他在收阅了《趣对四则请应对》后来信骂道:“放你妈的狗屁”

1月30日又以《趣对四则请应对》原件为回复底本来信骂道:“你个狗娘养的杂
种,什么狗屁文章,好臭”。同日我回应如下:

郭万林:

你实在对不起你的1996年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1999年国家教育部授
予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现在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宇航学院特聘教授、
博导,纳米科学研究所所长的职务,因为你面对以雄辩事实揭发的人类起源真相、
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文章时,只会漫骂、威胁、放狗屁,只是一头专放臭
屁的放屁狗。并不择时日,竟于狗年第一天、第二天就连着大放臭狗屁。

也许正是你自以为愧对这些称号、行政职务和专业技术职务而心虚,故你一直不敢
用我发的原邮件回复。

且不说你不能用论文形式证明我文章的狗屁性,也应该能够证明我出的四则对联上
联的狗屁性。因为,鸡鸭的生态特征对于1960年生于陕西眉县的你,应该很熟
悉。

如果你知趣,应该立即辞掉一切教研职务和兼任的中国力学学会理事、中国力学学
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江苏省力学学会常务理事、《机械工程学报》、《应用力
学学报》、《计算力学学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等编委职务,声明你根
本不配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奖、“长江学者”,立即卷起铺盖到农村去与鸡鸭为伍一
段时间。

相信你根本不会知趣,不懂什么叫知趣,那你就等着吧,你很快就有被“逐出‘家’
门,驱往山野”、与鸡鸭为伍的机会。

▲2月3日,郭万林连发两个漫骂邮件:

第一个邮件骂的是:“您个狗终于生气了,太好了,这就是你乱发狗pi文章的结
果”。

第二个邮件骂的是:“狗娘养的,不要再发文章了”。

我于2月4日回应道:

郭万林:

不知道你是怎么读我给你的启蒙和警告信,居然读出我这个狗“终于生气了”。

在《与豕通信录》中,我一再向豕声明,我向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是为了启蒙科
教界,打倒进化论。自鸡年除夕日传送《趣对四则请应对》后,我没再传送其它文
章,这并不表示启蒙战的结束,而是让大家欢度春节。因此,你夹在漫骂中的希望
不会成真——你还得继续接受我的启蒙,你的漫骂内容所塑造的郭万林形象,也将
载入史册《与豕通信录》,传遍神州,传遍全球。

漫骂他人就是漫骂自己,漫骂只会丑化自己。

▲同日,郭万林回应:

破收音机:爱发狗屁文章的猪,长江学者称号不是你给的,你要将我赶出“家”门
也不是你说了算。请你不要再发狗屁文章了。GWL

我于同日回应道:

郭万林:

虽然我没有把你“逐出‘家’门,驱往山野”的权力,但我这台破收音机给出了所
有科学家是豕不是家的标准——我传送给你的所有文章就是证明“所有科学家都是
豕”的标准,都该“逐出‘家’门,驱往山野”的标准。饱受进化论毒害的人类,
定会利用我给出的标准把你“逐出‘家’门,驱往山野”。

破为石又生巾、巾又生石,石为丆生口、口生丆,丆是人,石为人口,石为天人居
口、天人生口、口生人类。口是○的方化,○是空心月。石在砓,砓为石又在几,
砓为石又在“周行而不殆”。巾为十在刂,巾为十在绕地盘旋;巾为十字架在绕地
盘旋;巾在凧,凧为巾在几,凧为巾在“周行而不殆”,凧为十字架在“周行而不
殆”。巾为“常有”,要人类“欲以观其徼”(老子);巾为帝基,巾是帝常佩的
宝贝,巾是上帝须臾不可离身的宝贝。巾在帀,帀是帅主,帅是师主,帀在迊,迊
为帀在辶,迊为帀在绕地盘旋。皮在陂,陂为皮在阝,陂为皮在“周行而不殆”。

破收音机就是专收月亮真相的收音机,向人类广播月亮真相的收音机。

▲2月6日,他又来信骂道:“屁好臭呀,狗屁文章”。

▲面对不怕烫的死豕,面对只会如滚滚长江漫骂不止的长江特聘教授,我懒的回
答。结果,他于2月7日早晚先后发来两个辱骂邮件:

第一个辱骂邮件的内容是:“破收音机:不响了,给人乱发狗屁文章就要挨骂”

第二个辱骂邮件的内容是:“破收音机:您终于不发狗屁文章了,非常谢谢。”

◆北京林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森林培育专业副教授、硕导,九三学社北京林业大
学支委委员彭祚登(zuodeng@sina.com)于2月4日以《与豕通信录(九)》邮件
为底本写道:“请问你是谁,不要给我发这些无聊的东西,我实在没有时间阅读你
的大作”。

我于次日答复如下:

北京林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森林培育专业副教授、硕导彭祚登: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你在收阅了那么多启蒙文章后,居然还问我是谁,居然称启蒙
你的文章是“无聊的东西”。你要我回答的答案都在《与豕通信录》中,恕不重
复。

既然你说我启蒙你的文章无聊,就请论证《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
和《从野猫失踪说起》的无聊性,请证明下列四句上联的无聊性:

一、鸭生蛋,鸡孵蛋;鸭是鸡子,鸡是鸭母。

二、鸭生蛋,鸡孵蛋;鸭母是鸡子,鸡母是鸭母。

三、无人則无鶏,无鶏則无鴨,谁是鴨母?

四、无人則无鶏,无鶏則无鴨,谁是鴨母?匣中甲子鳯中鳥。

◆滕大伟(danielteng765@hotmail.com),是来自中国大陆并取得新西兰国籍的
技术移民,本科毕业,去年43岁,出国前应该取得工程师级以上的技术职称,即
他起码是个普通科学家。

去年8月5日前,他找到【明月网站】读了我的一些文章后,多次来信和我争论“
有四月并出,有二月并见”。

去年8月5日他在收阅了《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后便改变态度,来信充
分肯定我的论证,坦承“进化论错了”;之后,他多次在收阅我文章后来信高度称
赞我的文章,如“高屋建瓴”……,说我的智慧超过圣人老子……

去年9月18日前后,他在收阅了我编辑、转发的《美苏患恐月症:30年不敢登
月》后,他来信肯定:“这又是一个证明月亮空心的证据”(大意)。

即是说,滕大伟是我文章的众多读者中,觉悟最早、最好的科学家。因此,我曾引
以为友,主动向他示好:你如果来奥克兰旅游,可与我联系,可到我住宅聊聊(当
时他住基督城)。

没想到,他这台收音机“音质”不稳,老天居然给他看风使舵的性格:他以不会论
证、只会以拒绝我文章和漫骂我的科学家的态度为自己的态度,于今年1月29日
在收阅了《趣对四则请应对》后来信表态:“科学家是对的,你是错的”。

我于次日答复如下:

滕大伟:

发这个邮件怎么不敢署名啊?

科学家对在哪里?我错在那里?难道结论不需要论证?

曾记否?你在收阅《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美苏患恐月症:30年
不敢登月》后,你来信说了些什么?

好好想想“鸭生蛋,鸡孵蛋”的事实和“鸭是鸡子,鸡是鸭母”、“鸭母是鸡
子,鸡母是鸭母”的逻辑等式。

▲同日,他来信写道:“我看了《与豕通讯录》后,改变了看法。月亮人让那么多
科学家反对你,这一事实本身说明你错了。”

我于同日回应如下:

“矮人看戏何曾见,都是随人说短长”,原来长有1.89米身高、90公斤体重
的北方大汉,在人格上是个侏儒。

“一犬吠形,百犬吠声”——人云亦云是狗的特点。天人感应在你身上表现的也特
快,你一入天狗年,立即就具有狗性了。

科学家瞎猫不如,本科毕业的你何尝不是呢?

你是在收阅了《趣对四则请应对》后来信的,这也表示,你对人类最熟悉的家禽生
态特征也一无所知。要知道,移居奥克兰的生长于中国农村的知识分子和中国老农
民,一听一看我出的上联,无不表示同意。我打电话给村里的乡亲说我的对联,同
样无不同意我出的对联所表示的内容。本科生的你实在不如文盲和半文盲的农民
啊!

科学家和你对我文章的态度,也是对“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的印证,
虽然这句话很片面、绝对化,但也不是全无事实依据的。

不知你是否愿意把我们的通信内容“留与苍生作证明”——加入《与豕通信录》?
虽然你现在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院校、科研单位工作,若让你加入《与豕通信
录》,我还得对读者解释加入理由。

随后又发一信补充:

噢,必须补充一句话:

如把拒绝我文章的人视为反对我,比例未及0.5%,而且至今没有一个科学家
能证明我文章的错误。

(《与豕通信录》是我与家无上通信的原始记录的复制,为的是“留与苍生作证
明”——让天下苍生看看这群家无上的智商低到什么程度。故我从来都没与家无上
商量“你要不要进入《与豕通信录》”。我征求滕大伟要不要进入《与豕通信录》
的意见,即征求他要不要与豕为伍,旨在提醒他不要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不要再
看风使舵、人云亦云。)

▲1月31日,他来信揶揄道:

就你的情况,我咨询了我的一位精神病医生朋友。他认为,你可能有严重的性压
抑,找个小姐发泄一下,对你的身心有好处。

我不理他的揶揄,更不想以正在征婚的他为据,反叽他患了严重的性压抑。故我只
要求他回答问题:

你没有回答我的众多问题。其中最简单的问题是,你要不要进入《与豕通信录》。
进入《与豕通信录》的额外好处是多搭一座鹊桥。若要,最好介绍一下你的专业,
现在就职的科研单位。

▲2月1日,他来信写道:“我想不要进入《与豕通信录》。”

收阅此信,我暗暗高兴我的阻吓起了作用。

▲2月3日,他一改初衷,来信相怪:

吕先生大鉴:

我欲进入《与豕通信录》,为何不答复我?

明月牌豕上

同日,我以他在2月1日的来信为底本回复:

滕大伟:

原来你“想不要进入《与豕通信录》”,故我认为没有必要回复。现在你又说“我
欲进入《与豕通信录》”。请你拿定主意。

▲2月4日他回复道:“我想进入《与豕通信录》。也许我那次写错了。”

我实在不敢相信,滕大伟居然会以与豕为伍为荣,以进入《与豕通信录》为荣。我
只好以进入《与豕通信录》的具体要求的方法以达阻吓他进入《与豕通信录》的作
用。我于同日回应道:

我乐意成全你。但你应该向读者介绍,你何年毕业于哪所大学、哪个专业、毕业后
的工作单位、出国前的最高职称、哪年到新西兰、现在做什么。

▲至2月6日他仍未答复,我便致信催促:

为什么还不回复前天的邮件?

《与豕通信录》是我与家无上的通讯记录,你要进入《与豕通信录》,必须向读者
报告你出身的大学和专业,来新西兰之前获得的专业技术职务。虽然,读者知道、
也能猜出,出身本科、去年43岁的你,至少是工程师级的科学家,但不具体。你
不告诉,也不能为培养你的大学争光,培养你的大学也无法为有你这个要求进入《
与豕通信录》的科学家而骄傲。

▲2月7日,我再致信催促,并告以进入《与豕通信录》的不利后果,再次表示我
不希望他进入《与豕通信录》的愿望:

滕大伟:

你要求进入《与豕通信录》,为何至今不回答我的问题?为何不向读者自报家门?

要知道,你报不报家门都不影响你进入《与豕通信录》,反正《与豕通信录》是复
制你我的通信内容。

我再给你一次表示要不要进入《与豕通信录》的机会。你若继续不理,我就把你我
的通信内容复制到《与豕通信录》。

如果你现在理智正常的话,还是建议你好好想想进入《与豕通信录》的后果:你将
身败名裂,更难找到对象。理由是:

一、你出尔反尔二次,第一次是你在收阅《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美
苏患恐月症:30年不敢登月》后,你来信表示的态度;和“我看了《与豕通讯
录》后,改变了看法。月亮人让那么多科学家反对你,这一事实本身说明你错
了”。第二次是你在2月1日说“我想不要进入《与豕通信录》”和在2月3日说
“我欲进入《与豕通信录》。”

二、1月30日你说我“可能有严重的性压抑”,因而怀疑我有精神病;结果是你
要求我这个精神病嫌疑人让你进入《与豕通信录》。

上述二个理由给读者的印象是什么?——你有精神病嫌疑。哪有理智正常的妇女愿
意找你这个精神病嫌疑人为婚友?

给你表态的时限是一天。

同日,他终于来信表示:“我可以进入《与豕通信录》,但是不愿将个人资料公之
于众。”

哀哉,我的阻吓文字居然不起任何阻吓作用、反而起了诱引作用!老天啊,你怎么
会如此捉弄人呢?——你已经让滕大伟离开豕圈、觉悟成人,为何又让他回归豕
圈、与豕为伍?

无奈,我于同日回复:“可以照办。但是,明天你后悔时不要恨我。”

◆长期以《动物学研究》编辑部信箱(zoores@mail.kiz.ac.cn)来信的人,不敢
再滥用 zoores@mail.kiz.ac.cn 信箱来信漫骂,他于今年2月7日改用NieLong(
niel@mail.kiz.ac.cn)名义来信诅咒:“吕柏林先生:祝您早日寿终正寝!”我于
同日回应道:

以诅咒为能事的隐名埋姓的小人牌科学家:

“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诅咒不会改变任何人的命运,还是省点精力想想你
的作业,即思考你的专业——动物学研究,研究你应该最熟悉的鸡鸭、经常吃的鸡
鸭和鸡鸭对子:“鸭生蛋,鸡孵蛋;鸭是鸡子,鸡是鸭母”、“鸭生蛋,鸡孵蛋;
鸭母是鸡子,鸡母是鸭母”、“无人則无鶏,无鶏則无鴨,谁是鴨母?”、“无人
則无鶏,无鶏則无鴨,谁是鴨母?匣中甲子鳯中鳥”,思考它们的下联。何时对出
了下联,就来信告知。


《与豕通信录》原定截止于2006年1月13日,因为,《与豕通信录》和网址
在第二天发送的《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文章中,认为不会再有豕来
信,尤其不会有来过信的豕再来信。谁知,树欲静而风不止,竟有不怕烫的死豕:
没来过信的豕来信拒绝邮件和骂人,来过信的豕继续来信拒绝邮件和骂人。我只好
一再推迟《与豕通信录》的截止时间。

截止时间:2006年2月7日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