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与豕通信录(十三)


豕为家无上,上是上天、上帝;目中无上天上帝、不知有上天上帝、不知上天上帝
为何物的科学家便是豕。豕为家无宇宙头,不知有宇宙头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
便是豕。上天上帝就是宇宙头,就是“自古及今,其名不去”(老子)的日月,一
直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老子)的日月。科学家
就是不知上帝真相、日月真相的豕。下面是2005年10月19日至今年3月1
日期间,我向两个中国二万七千多名各级各类的无上“科学家”、不知有宇宙头和
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传送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十
九篇文章和《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院士“光荣榜”——一群不
如瞎猫的行尸走肉》、《与豕通信录》的过程中,182位(至1月13日的数字
是133位)无上科学家和成长中的无上科学家的反应和我回信的流水账。复制流
水账的目的是“留与苍生作证明”(刘伯温《烧饼歌》):让天下苍生看看这群家
无上的智商低到什么程度。

————————————————————————————————————
◆《动物学研究》编辑部收稿电子信箱(zoores@mail.kiz.ac.cn)管理人又于2月
8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一)后又发来两个邮件乱骂:

第一次是2月8日,原文如下:

鼠辈:

你与人类为敌,如果掌握原子弹的话,大概要成为第二个希特勒。

为什么要别人接受你的那些垃圾理论,你不是认为“在我眼里,只有中文是最神语
言”吗,那先贤圣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是不是数典忘祖了?

让你去读点进化论的科普书你就拒绝、一概排斥,你说你是不是王八蛋。

第二次是2月9日,骂文如下:

吕猪: 

你自称“在我眼里,只有中文是最神语言,英文和一切外文都是垃圾语言,以会英
文为能事的华人是中华民族的败类。”你现在生活在一个满嘴都是垃圾语言的国
度,真是一只生活在豕圈里的豕啊!

其实,猪比你更有智慧,拿你和猪类比确实是侮辱了猪。

猪对人类有贡献,你除了制造垃圾还能做什么哪?

我于2月10日回应如下:

《动物学研究》编辑部收稿电子信箱(zoores@mail.kiz.ac.cn)管理人:

一、你屡教不改、胆敢再次滥用《动物学研究》编辑部电子收稿信箱的方式代表《
动物学研究》胡言乱语,只让海内外几万读者看到:㈠你在编辑部的趾高气昂、胡
作非为的嚣张程度,你在编辑部的专政地位和腐败地位。㈡《动物学研究》编辑部
的腐败和无能程度。㈢《动物学研究》编委的腐败和无能程度再次证实,《扯下中
国院士的神秘面纱:丧失了社会良心的院士》揭发的真实性和典型性。因为《动物
学研究》的三十个编委中有十五个编委在收阅《与豕通信录》(十)后仍然无动于
衷,放任你胡作非为,而十五个编委中有八个院士。㈣《动物学研究》是个人形动
物园,圈养着人形动物的编辑和编委。

二、我以普度众生为使命,为实现“水火既济人民吉”,老天让我“手执金戈不杀
贼”(《推背图·第四十八象》),并体现于所有文章中。但是,你居然从“手执
金戈不杀贼”的文章中“挑出”我“与人类为敌”的虚假骨头,说明你是个善于无
中生有的假象捏造者,是造假大王——中国共产党的优秀代表,制造无数冤假错案
的中国共产党的优秀代表。正因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很多象你这样的“优秀代表”作
栋梁,“基因皇后”骗局、“核酸营养”骗局……,冤假错案才层出不穷。

你视我为希特勒第二,说明你在为希特勒涂脂抹粉。你所以会为希特勒涂脂抹粉,
因为你以狼为娘,靠狼奶长大并一直依赖狼奶维生。而你的狼娘比希特勒还凶残百
倍。

三、你根本不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意思,其意思是“自己不要的人事物、
不愿意做的事情,不要强加给别人”。我的行为是向人类义务传送人类起源真相、
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为的是启蒙科学界、打倒进化论,配合万物之母引
导人类走向全民主权、人类大同,大同是我也是人类的古老美梦,你怎么会用“己
所不欲,勿施于人”比喻呢?看来,你是个呆在《动物学研究》编辑部混饭的科学
家,不学无术的科学家,是个只会数典而不知典义的逆子逆孙。

四、知道梨子味道者,一定吃过梨子。能全部、彻底捣毁进化论立论基石的人,怎
么可能没读过进化论书籍呢?何况,进化论统治人类一百多年,以进化论为基强化
进化论的马克思主义统治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五十六年,谁不懂得进化论和马克思
主义的几根骨头——几个原则呢?即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要认识、批判、否
定进化论和马克思主义,根本用不着当进化论论文堆和马克思主义论文堆的书虫,
五十六年来从未间断的宣教、夜以继日的宣教、如影随形的宣教,人民对进化论和
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早已耳熟能详,熟如豆酱。

相反,两耳不闻窗外事、两眼只看“圣贤书”的书虫,是永远认识不了自然万物特
征的。钻在进化论论文书堆中和马克思主义论文堆中的书虫,永远不会知道人类起
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永远只会以进化论的教条和马克思主义
的教条为训斥他人的武器,充当进化论和马克思主义的卫道士。

吃过梨子的未必知道梨子的起源真相,只有知道梨子是不育系的农民才可能知道梨
子的起源真相:没有人类的嫁接或夺枝,就没有梨子(知道需要嫁接或夺枝培育法
才有梨苗的植物学家,动手培育过梨苗的植物学家,只因信仰进化论和马克思主
义,并不懂得“没有人类的嫁接或夺枝,就没有梨子”的真相)。因此,所有种植
过梨树的农民心知肚明:“进化论荒谬、马克思主义荒谬”。所有种植过需要通过
嫁接、夺枝、压条法才能育成桑树和结出美味水果果树的农民,都心知肚明:“进
化论荒谬、马克思主义荒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的大饥荒幸存下来的农奴都
心知肚明:“没有五谷杂粮为主的农作物就没有人类,没有人类就没有农作物和家
禽家畜”,从而一点头就知尾:“进化论荒谬、马克思主义荒谬”。

五、我在《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中认定:“无人不是蠢豕,无人不是‘
惟道是从’的蠢豕,无人不是蠢豕牌收音机”,我也不例外,也是蠢豕牌收音机。
我所以会“生活在一个满嘴都是垃圾语言的国度”,全是老天的安排,也即《推背
图》作者的安排,因为,我这个蠢豕与众不同,是明月牌蠢猪。明月牌蠢猪无疑是
天下第一蠢猪,在有资本就能主义社会的资本主义时代,在“理想理想,有利就
想;前途前途,有钱必图”的金钱崇拜时代,在知识产权耀武扬威、横行天下的时
代,有几个知识分子不把文字兑换成名利呢?哪个有重大发现的知识分子不把它们
当作谋取大名大利的敲门砖呢?然而,我这头天下第一蠢猪却宣布自己是收音机,
所有文章没有版权,并花大量时间和精力,从互联网上找来两个中国科教界的科学
家电子信箱,再花大量时间向他们传送载着我发现的一系列重大“发现”的文章。

我这头天下第一蠢猪,还懂得蠢头人生活在长春天堂——月亮,懂得是蠢头人在周
而复始地制造着地球的春夏秋冬,即将制造地球的四季如春、全球同春、乾坤长
春,懂得是蠢头人在制造蠢天下的万虫,是蠢天下的虫在生化万物的風、風中虫在
生化万物,懂得是蠢头人在制造蠢天下的两个中国。只因老天要将我生化成明月牌
蠢猪,才将出生于古今中外最残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奴监狱的我引渡到新西兰“
瞻彼乐国”(《推背图·第五十二象》):新西兰是当代的地上乐国,月亮是天上
的乐国;为的是让我发出再造乾坤的天音:“乾坤再造在角亢”(《推背图·第五
十二象》),让人类“重见中天新气象”(《推背图·第五十一象》)——月亮真
相。因此,老天视侨居新西兰的我和所有华人为金乌:“金乌阴匿白洋中”,英语
不好又不爱学好的我,所以能在“白洋中”生存,是因为新西兰这个小白洋中还阴
匿着三十万个金乌——华人。老天所以安排四千万的“金乌阴匿”于“白洋中”,
为的是让他们在大同前夕成为宣扬中华文明的起义军,为的是以中华文明迅速同化
全人类:“炎运宏开世界同,金乌阴匿白洋中;从今不敢称雄长,兵气全销运已
终”(《推背图·第四十五象》)。

如果我这头天下第一蠢猪不来新西兰,就没人替天亮出并向人类义务宣传人类起源
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至少没人替天向人类报告“南北半球季节相
反、雨季不相反”的宏观气候特征——“南北半球季节相反、雨季相同”的宏观气
候特征;至少没人替天向人类报告,南北半球上空一直盘旋着月相成镜像反应的二
个月亮,使人类从此可从【明月网站】上印证“有四月并出,有二月并见”的古老
天机。

六、我还不够格称鼠辈,鼠辈是月亮月人:鼠为臼在乚乚乚中生灬、灬在乚乚乚中
生臼。灬为四丶,四丶是“四月并出”的遥望形象;丶横流成一、竖流成丨,丶是
一丨的源头,一丨是生化万物的信道,万物“惟道是从”的信道。鼠为臼在“周行
而不殆”中生万物信道、并出四月在“周行而不殆”中生臼。臼是月倒立、月心=
展开的符号;臼在臽,臽为臼在⺈,⺈为丿在7,丿是斜月,丿是天线,天线即是
生化万物的信道,万物“惟道是从”的信道。⺈是丿绕地盘旋的符号,臽为臼在绕
地盘旋。臼在须臾,臾为人生臼、臼生人。臾在庾,庾为臾在广、臾广大、臾生
广、广生臾。广是丶在厂的符号,广是丶绕地盘旋的符号。庾为庂生臼、臼生庂,
庂为人在广、人广大、人生广、广生人类。臼在兒,兒为臼在儿,儿为丿在乚,儿
是丿绕地盘旋的符号,兒为臼在绕地盘旋。兒在郳,郳为兒在阝,郳为臼在“周行
而不殆”,郳为臼在“周行而不殆”。臼在毁灭万物,毁为臼又在几中做工、工又
在几中生臼,工在“空中建立一切事”(吕洞宾),毁为臼又在“周行而不殆”中
做工、工又在“周行而不殆”中生臼。

臽生陷阱,臽在陷害万物;陷为臽在阝,陷为臽在“周行而不殆”,陷为臼在“周
行而不殆”。臽是閻王,閻王是臽,閻为臽在門、臽生門、門生臽,門是上下半月
的不全月相示意图,是上半月月相与下半月月相成镜像反应图,門是朋隐中间两脚
图,門是成镜像反应的南北天上的二个月月相合成图。閻为閰在⺈,閻为閰在绕地
盘旋;閰为臼在門、臼生門、門生臼。

鼠在癙,癙中鼠在疒,疒为氵在厂,厂是乚,疒是心;癙为鼠心,癙为鼠生心、心
生鼠,癙为鼠广生丶、丶广生鼠,癙为鼠生飞丶、飞丶生鼠、飞丶是鼠——月亮,
飞丶是日月。鼠在竄,竄为鼠穴,竄为鼠生穴、穴生鼠,穴在“空中建立一切
事”。竄为鼠在宀中生八道、八道在宀中生鼠。宀是宇宙头,宀是月亮绕地盘旋的
符号。

鼡是鼠,鼡为氵在几中生艹、艹在几中生氵。艹是十字架生万物田心,艹是二个十
字架。鼡为氵在“周行而不殆”中生艹、艹在“周行而不殆”中生氵。鼡为氵生
用、用生氵,用在甩,甩为用在乚,用是月。鼡为肖生丨、丨生肖。月在肖天下,
肖在逍遥。

地鼠的特征是善偷,天鼠更加善偷:“建德若偷”(老子):一偷●形太阳之光以
长生月人和“并出四月”,二以极善极隐秘的信道偷偷生化万物,极善极隐秘的程
度是万物皆不知觉自己是天生物。

所以,在十二生肖中,鼠(鼡)肖天数地支第一位——孔中子,孔为子在乚。

所以,我不是鼠辈,鼠辈不如。

我鼠辈不如,你呢?想不出更对不出“鸭生蛋,鸡孵蛋;鸭是鸡子,鸡是鸭母”的
动物学研究专家?面对我文章和信件不能反驳一句、只会滔滔不绝地诅咒、漫骂的
动物学研究专家?

◆湖北省测绘局主管、湖北省测绘行业协会和湖北省测绘学会主办的《地理空间信
息》(hgsi@public.wh.hb.cn)于2月9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一)后来
信要求:“请不要再发了”。我于次日答复如下:

《地理空间信息》编辑部:

测绘学与地质学是互为基础的学科,地质专业离不开测绘技术,测绘专业离不开地
质学基础。《地理空间信息》涉及的范围应该更广阔。

因此,贵刊何时发表我传送的地质类真相文章,我就于何时停止向贵刊传送我的真
相文章。我传送给贵刊的地质类文章有下列十篇:

《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
《盐是命根,盐是月亮,盐岩是月亮的神奇生化物》
《化石谁造?》
《煤炭是月,煤炭月造》
《石灰岩是沉积而成的吗?》
《地层谁造?——月亮》
《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
《海洋是生命的摇篮吗?》
《月是温总理,也是瘟总理》
《月有重力吗?》 

◆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陆地水循环及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副研究员、硕导
王随继(wangsj@igsnrr.ac.cn)于2月9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一)后来
信警告:“别再发垃圾邮件,否则将要控诉你”。我于次日答复如下:

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副研究员、硕导王随继:

我很乐意当你的被告,奉陪你的诉讼。必须指出,在毫无法治可言、只有专政权人
横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诉讼,不仅毫无意义,而且我无法回国应诉。因为中华人民
共和国不会给我回国签证。可受理你告诉的外国法院很多,但最好诉到联合国教科
文组织。这样,同是地质出身的你我就可以在人类最高公堂对薄,向人类直播地质
学是否荒谬、是否一直在诈骗全人类的辩论,直播进化论是否荒谬、是否一直在诈
骗全人类的辩论。

在提起诉讼前,建议你先证明我下列十篇文章的垃圾性:

《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
《盐是命根,盐是月亮,盐岩是月亮的神奇生化物》
《化石谁造?》
《煤炭是月,煤炭月造》
《石灰岩是沉积而成的吗?》
《地层谁造?——月亮》
《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
《海洋是生命的摇篮吗?》
《月是温总理,也是瘟总理》
《月有重力吗?》 

若觉得你没有这么广泛的地质学问,也可只证明泥裂、脚印在流水中完整搬运、在
湖海中沉积、最终形成化石的过程,或者找块石头敲敲打打,看看能否仿造出祖先
遗物——石器时代的石器。当然也可利用当前所有的先进技术和设备,看看能否仿
造出石器时代的石器。

如果觉得个人能力有限,可联合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所有院士提起集团诉
讼,或者干脆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院和工程院联合提起集团诉讼。

◆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博士后张建敏(zhangjm@home.ipe.ac.cn)于今年2月9
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一)后再次发来英文信:

Dr. Bolin:
Please don't send me any e-mail again. This is my private e-mail box.
I don't hope there is any relation of law between you and I in the
future.
best regards
your sincerely
jianmin zhang

我于同日回应道:

洋奴张建敏:

我只会中文,看不懂洋奴引以为傲的洋文。

◆中国石油大学化工学院教授、博导毛羽转发我文章的对象之一——
becky@cn.josco-paper.com持有人,先于1月20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七、
八)后来信:“你是不是太无聊了,老是发这些东西过来”。

当时,我上网查不到这个电子信箱,又忘了是毛羽提供了的电子信箱,便回信道:

我太无聊,你太无知。太无知是因为有眼无珠不识珠。

2月1日,他或她在收阅了《趣对四则请应对》后来信骂道:“你面皮真厚老是发
这些烂东西过来。真不知丑”,当时我误将他或她当作中国地质学会干事(
dxbky@cug.edu.cn),于次日回敬:

在中国地质大学混饭的白痴、在中国地质学会诈骗的诈骗犯:

你除了隐名埋姓地漫骂,还能做什么?

2月9日,他或她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一)后来信诅咒:“那么多人死不
见你去死”。我于次日反应如下:

中国石油大学化工学院教授、博导毛羽提供的电子信箱的读者:

你应该好好想想,为什么老天没让我早死的原因。告诉你吧,老天生化我的目的就
是让我为进化论送终,为所有的宗教、信仰、主义、错误意识送终。具体的行动就
是揭发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向包括启蒙你在内的进化论
卫道士和各种宗教、信仰、主义、错误意识的卫道士,从而引导人类进入大同时
代。因进化论和各种宗教、信仰、主义、错误意识都是佛下放的“子”——佛子,
佛即是月,月在目,目是算心。故佛在《东莞石碑讖文》中预告:“算要佛子还
西”。

隐名埋姓诅咒人算什么卫道士?你若有点自信,就亮出你的姓名、单位、专业技术
职务。

◆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和中国水利学会主办的《水科学进展》编辑部(
skxj@chinajournal.net.cn)于2月9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一)后再次
来信质问:“有完没完!”。我于次日答复如下:

《水科学进展》编辑部:

贵刊何时刊登我投给贵刊的与水科学有关的文章,我就停止向贵刊传送我的文章。
我向贵刊投递的与水科学有关的文章有:

《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
《盐是命根,盐是月亮,盐岩是月亮的神奇生化物》
《化石谁造?》
《煤炭是月,煤炭月造》
《石灰岩是沉积而成的吗?》
《地层谁造?——月亮》
《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
《海洋是生命的摇篮吗?》

◆云南天文台研究员王建成(jcwang@public.km.yn.cn)于2月8日在收阅《与豕
通信录》(十一)后来信写了十九个“疯子!”。我没理。

2月22日,他在收阅《与豕通信录》(十二)后来信写了二十三个“疯子!”
我没理。

2月27日,他在收阅《汉字是唯一的象形文字》后来信写了二十三个“疯子!”

◆复旦大学化学系教授、博导吴宇平(wuyp@fudan.edu.cn)于2月9日在收阅了
《与豕通信录》(十一)后再次来信骂道:“傻冒垃圾人,只知道发傻冒垃圾
事”。

2月13日,他在收阅了《月亮是地球的天然卫星吗?》后又来信骂道:“傻冒垃
圾人,现在变成疯狂傻冒垃圾人了,专门发垃圾事!”

2月24日在收阅了《奇怪的月亮现象》后来信骂道:“傻冒垃圾人,怎么连你老
祖宗时发的东西,又发过来了。不要再给我发垃圾事了。”

我于同日回应道:

对我是旧文重发,对你则是新闻,叫做新闻故事,故事新闻。

2月25日,他还是以2月24日的骂词来信:“傻冒垃圾人,怎么连你老祖宗时
发的东西,又发过来了。不要再给我发垃圾事了。”

2月27日,他在收阅了《汉字是唯一的象形文字》后来信骂道:“垃圾傻冒人,
老发垃圾傻冒事,此次还忘不了将垃圾‘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写上。真是垃圾又
垃圾”。

◆烟台师范学院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王仲礼(wxyv@163.com)于2月9日在收阅了
《与豕通信录》(十一)后来信诅咒:“你真烦,真的,如果评选天下最令人心烦
的东西,我一定投你一票。”我于次日答复如下:

烟台师范学院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王仲礼:

可惜,天不从你愿,万物之母不会开展“天下最令人心烦”的人物评选活动。

我何尝不烦?我要花多少时间义务启蒙包括你在内的瞎猫不如的科学家一族啊!

根据进化论,谁也无法理解,科学家为什么瞎猫不如。同样不可理喻的是,你这个
植物学博士出生的副教授级的生命科学家,居然理解不了《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
的农作物种?》所揭发的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

同日,他来信反叽:“啧啧,可惜呀,天也不从你愿,无论你花多少时间,万物之
母也不领你的情,你的‘义务启蒙’就像瞎猫点灯”。

我于2月13日回应道:

我的“义务启蒙”是不是“瞎猫点灯”,要由时间决定。

能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之笑,最后大笑的才是胜者之笑。

◆来自中国大陆并取得新西兰国籍的技术移民滕大伟(danielteng765@hotmail.com
于2月9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一)后再次来信致谢与更正:

刚读了你的“与豕通信录(十一)”,很有趣,文笔流畅。谢谢。

你有一个失误,在此纠正。原来我很奇怪,你说我的年龄,体重,身高是多少,都
不对头,你是怎么算出来的。现在我明白了,你是看了一则征婚广告,然而那则广
告是我替我原来的一位房客写的(他没有电脑),根本就不是关于我自己的。

我于同日答复如下:

滕大伟:

失误在于你不告诉你的个人情况,而我有四次要求你提供个人情况。

一般地,代人刊登征婚广告或其它广告,应有被代理人的联系方法。而你代房客刊
登的征婚广告,除了电子信箱,别无联系方法。你说房客没有电脑,若有妇女应
征,他怎么与应征女交谈?与应征女交谈的岂不都是你?你代理刊登征婚广告的征
婚人是本科生,他怎么会蠢到同意刊登没有联系他的电话或手机的征婚广告呢?

但愿你不是不幸的离异类单身汉,但你代本科生级的房客刊登征婚广告的说词实在
有点勉强。

现在,你想将错就错——等待收阅应征女的应征信件呢?还是想让读者了解你的学
历、出国前职称等情况呢?即希望以什么方式纠正你认为的失误呢?

同日,他来信说:“以什么方式纠正,纠正不纠正,并不重要,都可以,对我都无
所谓。”

我立即致信追问:“你的态度是否表示,我没有必要将今天你我的通信搬到《与豕
通信录》呢?”

2月10日,滕大伟答复:“将你我的通信搬到《与豕通信录》,我认为你做得很
好,《与豕通信录》很有趣味,由读者评判谁是谁非。”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宇航学院特聘教授、博导,纳米科学研究所所长郭万林(
yougoodman1@yahoo.comnsiguo@nuaa.edu.cnwlguo@nuaa.edu.cnguowl@xjtu.edu.cn
于2月9日在分别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一)后来信骂道:“疯狗:谁不想接
收你的狗屁文章您就攻击谁,我看你是得了狂犬病了把”。

2月10日,他在收阅了《月亮是地球的天然卫星吗?》来信骂道:“狗屁不通,
垃圾”。

2月13日,我回应如下:

郭万林:

《月亮是地球的天然卫星吗?》主要证明万有引力错误、月亮不是地球的天然卫
星。你既然认定这篇文章“狗屁不通,垃圾”,就请拿出驳论。否则,就反证你这
个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的数学、物理水平不及高中生。

▲2月13日,郭万林以《月亮是地球的天然卫星吗?》邮件回复“狗屁谬论”。

我于次日反问:《月亮是地球的天然卫星吗?》否定了万有引力定理,你能反驳它
的论据吗?要是不能反驳,就证明你这个长江特聘教授只是放狗屁的放屁狗。 

随后我发现,郭万林虽是一只只会放狗屁的放屁狗,但他同时成了日日盼望收阅我
飞鸿的情人,好象一日不见我邮件就坐立不安,度日如年,就会焦急地以放狗屁的
方式发情骂俏,催我飞鸿:

2月16日来信骂道:“破收音机:没屁放了把,少发您的狗屁文章大家都高兴”

2月17日来信骂道:“嗨!破收音机,您终于哑了,恭喜恭喜!!”

2月18日,他有点急不可耐,先后发来两信,一信写道:“狗屁收音机:没有源
创的狗屁文章了把!太好拉”,一信写道:“爱发狗屁文章的猪,祝您寿终。”

2月20日来信骂道:“破收音机:乱发狗屁文章,挨骂的坯子”

2月22日来信的骂词不变:“破收音机:乱发狗屁文章,挨骂的坯子”

2月24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二)后来信骂道:“破收音机:又臭又长
的文章,黄豆吃多了放的吧。”

2月24日在收阅了《奇怪的月亮现象》后来信骂道:

破收音机:您的文章署名变了,没了收音机,但我还是习惯这样码您:爱发狗屁文
章的破收音机!!!!!!

长江学者

我即时回复道:“那是当时的署名,当时还未意识到自己是收音机,发表《月亮探
秘》时,还想拿诺贝尔奖呢!”

◆武汉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博导邱力生(rgb-qiu@126.com)于2月9日在收
阅了《月亮是地球的天然卫星吗?》后来信表示:“我对此不感兴趣!请你不要再
发这样的东西给我了!谢谢”我于2月13日答复如下:

博士出身的武汉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博导邱力生:

你不感兴趣我感兴趣,我的兴趣就是启蒙包括你在内的占着高等学府尸位、胡说八
道的科学家,打倒进化论,配合万物之母引导人类走向大同时代。

◆在北京林业大学资环学院不知是什么角色的张立强(lqzhang1980@163.com)于2
月10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一)后来信埋厌:“唠唠叨叨,一腔废
话!”我于2月13日答复如下:

北京林业大学资环学院张立强先生:

不错,《与豕通信录》有点唠唠叨叨,但不是废话,更不都是一腔废话。许多内容
是我首次揭发的真相,如,《与豕通信录》(九)我与浙江师范大学生命与环境科
学学院副教授邵灵相的通信。

下一集《与豕通信录》要发表的精华是:“汉字是唯一的象形文字”。

◆台湾国立中兴大学物理系副教授林中一(cylin@nchu.edu.tw)于2月10日在收
阅了《月亮是地球的天然卫星吗?》后来信要求:“请不要再寄給我了。謝謝!”

我于2月13日答复如下:

台湾国立中兴大学物理系副教授林中一先生:

原以为,你收阅了《月亮是地球的天然卫星吗?》后会发出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惊
喜,发来充满激情的感谢信。没想到,你这个物理副教授居然在阅读了揭发万有引
力定理错误、月亮不是地球的天然卫星的雄辩文章,毫无惊喜之情。还要求我不要
再寄文章给你。你可是不如瞎猫的典型啊!

如果你还不赶快从我送给你的一堆死老鼠中抓几只死老鼠,你很快就会被学生赶下
讲台,赶出校园。

◆查不到姓名的人(null@nonexistent.com)于2月16日以《月亮是地球的天然
卫星吗?》邮件为底回应我和《与豕通信录》的读者:

to bolinlyu:您还是把初高中物理再好好复习一遍吧

to 不想再受bolinlyu骚扰的难友们:在Linux系统下使用procmail可以搞定这家伙,
只要在 ~/.procmailrc 中加入:0 * ^From:.*bolinlyu/dev/null,所有垃圾就无
影无踪啦。

我于2月21日回应如下:

请明示:

一、《月亮是地球的天然卫星吗?》在物理学方面的出错之处。

二、我应该复习中学物理的哪一册、哪些物理定理。

但是,从此没有他的回音。

◆香港理工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系研究人员李树钧(hooklee@hooklee.com
ensjli@polyu.edu.hk)在收阅《与豕通信录》(十二)的当天即2月22日来信,
针对“由评语可见,李树钧已从胡搅蛮缠进入昏头昏脑发昏章阶段,理睬昏章没有
意义。故我没有回应他的回信”,他质问:“老大,明白什么叫反讽不?”

我于次日回应:

李树钧:

反讽应指反对对方讽刺所作的讽刺。在对方没有讽刺的情况下,讽刺对方就称讽
刺,不称反讽。我信中所述三点都是正面回答,全无讽刺你的味道。你企图嘲笑或
讽刺我的文字,若称反讽便是无的放矢。将无的放矢的讽刺称为反讽,讽刺指向就
是自己,那叫自讽。

我知道你的三段评语企图嘲笑或讽刺我,只是我觉得你的嘲笑或讽刺已经发昏,昏
到不相信奇闻罕见的报道,昏到目无真正的圣经——《道德经》、《推背图》,昏
到要人相信你的胡话:“我今年两千岁了,你说神不神?(应为你说信不信)”,
“明月牌收音机:指鹿为马,世界第一”,“其实互联网、电子邮件都是我发明
的,你知道不?”

我以为,指鹿为马适用于二种情况,一种是靠威权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一种是罔
顾事实而故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而我的辩护文字和反驳文字都是为拨乱反正、
揭发真相而以事实和明白的简易逻辑为据的论证文字,与指鹿为马毫不相干。

你的文字是不是反讽,讽刺离不离谱,我说你发昏章对不对,没必要再争论,因为
三万多个读者几乎都是大学以上的知识分子,多是所谓的科学家。

同日,李树钧回应:“‘你的文字是不是反讽,讽刺离不离谱,我说你发昏章对不
对,没必要再争论,因为三万多个读者几乎都是大学以上的知识分子,多是所谓的
科学家。 ’这段话正好回敬你。”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曾经的副校长,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 博导,矿物材
料国家专业实验室主任、《地学前缘》副主编马鸿文(mahw@cugb.edu.cn),于2月
22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二)后来信骂道:“垃圾邮件,无聊至极!”

中国地质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 博导马鸿文先生:

如果“垃圾邮件,无聊至极!”是指《与豕通信录》(十二),那就证明你对象形
文字一无所知,且无法接受象形文字定义的启蒙。

如果“垃圾邮件,无聊至极!”指你所收阅的我的所有文章,那就证明你不仅不懂
得象形文字,而且证明你根本不懂生物、天文、地质,对自己的专业一窍不通,而
且无法接受一切真相的启蒙。你完全是个在地质领域混饭不学无术又骗取教授、博
导荣誉的科学家,只会害民害国的优秀级科学家,没想到你这样的饭桶还居然当过
二年地质大学副校长,还占着矿物材料国家专业实验室主任和《地学前缘》副主编
的茅坑,足见中国地质大学、全国地质领域人才匮乏的程度,瞎猫不如的程度。

◆武汉大学商学院世界经济系教授、博导马红霞(hxma@whu.edu.cn) 于2月24
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二)后来信质问和要求:“你是谁,为什么总把这
种信发到我的邮箱?能不能不再发来?

武汉大学商学院世界经济系教授、博导马红霞女士:

你是在收阅了我二十多篇论文和《与豕通信录》十二集后来信的,难道你还不知道
发信者是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怎么还敢将公告于《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联系电话
和电子信箱》的hxma@whu.edu.cn视为你的私有信箱呢?怎么还不晓得我向包括你
在内的科学家传送我的文章和《与豕通信录》的最低目的是启蒙科学家、打倒进化
论的呢?你的来信似乎表示,你这个教授、博导级经济科学家好象和文盲差不多。

当晚,马红霞回复:

首先我要告诉你,我不是马红霞教授,而是她的先生,她本人现不在国内,这个信
箱是我们的私人信箱,只供朋友和学生往来。

第二,看你这种自负之极的人,还想为科学家启蒙?一点教养都没有,和那个自称
比佛还NB的“李大师”差不多。你喜欢写这种狗屁不通的东西,写给你自己看好
了,大爷我不感兴趣。

第三,公布信箱地址,是为了和朋友与学生联系,不是为了接收你这种狗屁不通的
狂徒的垃圾邮件。

上帝要你记亡,必先让你狂。

我于翌晨回复如下:

hxma@whu.edu.cn 广告于《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联系电话和电子信箱》网页上,就
证明它不是私有信箱,而是面向社会大众的交流信箱。 

我是向武汉大学商学院世界经济系教授、博导马红霞女士启蒙,不管收信人是她的
学生、秘书、管家、奴仆、领导,还是她的丈夫、情人、父母、子女……。互联网
没国界,不管她在哪里教学,都不妨碍收阅我的邮件。

你代表马红霞来信,是得到马红霞的授权呢?还是因为你学了三个代表后而有代表
马红霞胡言乱语的胆子呢?若是前者,你来信的态度便是马霞授的态度,你的无知
便是马红霞的无知。若是后者,我要劝你不要自专,好好读我的文章,认识人类起
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

只有睁眼瞎才会说,我与李洪志差不多;只有被群狼抱养、在狼窝中长大、依赖狼
奶维生、与群狼共舞、只会歌唱狼娘所教的“狼啊,亲爱的妈妈”的瞎眼狼孩才会
说,我与李洪志差不多。

生死由命,宝贵在天。我会不会亡,何时亡,是上帝决定的事,是上帝在六十亿前
决定了的事。我生于当代,完全是上帝六十亿前编成的剧情。亡就是上帝:亡为亠
在乚,亠是亮头,乚是月亮绕地盘旋一周的轨迹,月亮绕地盘旋的符号,亡是亮头
绕地盘旋的符号——上帝绕地盘旋的符号。亡在忘,忘为心在亡,忘为天心亮头在
绕地盘旋;亡在妄为,妄为亮头女娲在绕地盘旋。

天生我才必有用,天生我才的能力就是先知先识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
物之母真相。天生我才的用途就是配合上帝启蒙科学家、启蒙全人类、打倒进化论
和一切宗教、信仰、主义和其它错误意识,引导人类走进大同时代。

其实我无才,其实我非才,才是上帝,才是月亮:才为丆在亅,丆是人,亅是乚,
才是天中人绕地盘旋的符号。

我好象很狂,其实,我“无知无欲”、“惟道是从”,只是一台“目惟内视而不外
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的明月牌收音机,收音机只有收音功能,哪有狂的一
丝能力?狂者,月亮也:王在狂,狂为犭是王、王是犭,王心是十字架,王为二个
十字架,十字架是天心,天心在月中:“天心居曰月中”(吕洞宾),二个十字架
就是南北天上成镜像反应的二个月亮。王在迋,迋为王在辶,辶是月亮绕地盘旋的
符号,迋是王绕地盘旋的符号,王是月。犭为二丿在亅,丿是斜月,犭是二丿绕地
盘旋的符号,犭是二个斜月绕地盘旋的符号。犭在犯,犯为犭在⺋,⺋是月亮“周
行而不殆”的符号,犯是犭“周行而不殆”的符号,犯是二丿——二个斜月“周行
而不殆”的符号,犭是月。狂在逛,逛为狂在辶,狂是月。狂在诳,诳为狂在讠,
讠是之,之是亠在乚,之是亠在7,7是乚,之是亮头绕地盘旋的符号,诳是狂绕
地盘旋的符号;誑是诳,誑为狂言,誑为狂在言、狂生言、言生狂,言在這,這为
言在辶,言是月,月是神,言是神:“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易·说
卦》),誑为神在狂、神是狂、狂是神。神是天:“天者,神也”(《鹖冠子·度
万》),誑为天在狂、天是狂、狂是天,天是二人世界,誑为二人世界在狂、二人
世界是狂、狂是长生的二人世界。

所以,如果说我很狂,那不是我很狂,而是我这台收音机所收的天音很狂。

好好认识汉字画义吧!认识了汉字画义所告的天机,就不会胡言乱语,随意代表他
人了。

◆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硕导李海涛(liht@igsnrr.ac.cn)于2月24日
在收阅了《奇怪的月亮现象》后来信威胁:“你的骚扰邮件将被转交公安部门处
理!”。我即时回应如下:

李海涛:

你早在1月17日在收阅《院士“光荣榜”——一群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后就来
信警告过:“如再收到你这个精神病的骚扰邮件,我将报警!”怎么到现在还没报
警呢?我倒挺希望你早日报警或将我的文章转交公安部门,为我扩大宣传对象。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导,武汉大学刑事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刑法学研究
会理事林亚刚(linyagang688@yahoo.com.cn)于2月24日在收阅了《奇怪的月
亮现象》后来信骂道:“请不要再给别人发这样的垃圾!你信你的,不要强迫别人
也信!”我于同日回复如下: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导,武汉大学刑事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林亚刚:

我向你传送月亮真相文章,意在启蒙你,希望你能读而信之,但这只是一厢情愿。
你可以读而不信,你有权力不信。哪谈得上强迫你信之呢?强迫的条件是施加压
力,强迫人相信某种理论、学说、信仰、真相或谎言,需要以权力或暴力为基础。
真正强迫人类相信进化论的是科学家,科学家一直通过教育手段向人类灌输进化
论,并通过掌握制约人类前途的升学考试关的关卡权强迫人类信仰进化论。真正强
迫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信仰进化论和进化论之子——马克思主义的,是中国共产
党,是中国共产党凭借强大的专政政权向全民实施专政性强迫,多管齐下地向全民
强行灌输马克思主义和进化论:一、专政舆论工具时时讲、天天讲、月月讲、年年
讲,一讲就讲了五十六年多;二、学校教育一直向学生灌输马克思主义和进化论,
既通过政治课、政治活动向学生强行灌输马克思主义和进化论,又通过基础课、专
业课强行向学生灌输进化论。比强行灌输更恐怖的强迫是制约学生前途的各种考
试。

你何时对真正的强迫灌输异议过?为何不对真正的强迫灌输异议?为何把毫无强迫
灌输的行为——传送月亮真相文章的邮件说成强迫行为?你到底懂不懂强迫的概
念?

你正在负责《武大刑事法论坛》第三卷征稿稿件的接收,想必也是初审人。第三卷
征稿的截止日期是2006年3月31日,现在还是征稿期。现向你传送我的应征
文章一篇,看看你这个法学博士出身的教授、博导级刑法科学家是不是睁眼瞎,看
看你这个中国刑法学研究会理事级法学家如何理事——为民理事还是为专政政权理
事,是护民理事还是护党理事;看看《武大刑事法论坛》是学术自由的论坛还是取
缔自由的犯罪论坛,是自由学者的论坛还是罪犯论坛。我应征的文章是《师涛被捕
再次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文章附后(略,网址在
http://bolin.netfirms.com/019.htm)。

▲2月25日,林亚刚回信写道:

这位仁兄,想必你是从月亮上去旅游了一趟回来的人吧,还知道月亮的“真相”?
你去过吗?真英雄也!!

你根本没有权利把你相信的垃圾再别人没有要求的情况下给别人发!我需要你的启
蒙?你去打听打听我的经历,我比你更了解共产党。你以为能再网上看到点我的资
料就想当然我是你教化的对象?

不错我是在审稿,还可以告诉你,我不仅初审也是终审人。你那也算是文章?充其
量是你的“消息”而已,我这里的初审没有通过,希望仁兄改投美国、英国、香港
或者台湾发吧。

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发来的垃圾,可以明白地告诉你。不必回信!

▲我于2月26日回复如下:

林亚刚:

一、“不必回信”是你的愿望,回信反驳是我的权力。

二、“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因为秀才是有文化的收音机。我是明月牌收音
机,故不出门、不登天,能知天上天下事:“上迄云霄下及泉”(《推背图·第五
十六象》)。因此,即使科学界封锁月亮空心资料于教科书和辞典、辞海之外,我
也能知道月亮空心的真相。既然人人都是收音机,故“收音机”登月也无法知道月
亮真相,如美苏登月人和航天界虽然拥有“月震横波震荡半径超过1100公里,
震荡时间长达3小时的情况下,纵波只达35—40公里”的第一手资料,应该知
道月亮空心而不知月亮空心。

二、所有院士级科学家都是我的启蒙对象,你有什么例外的资格?修过铁路、当过
工人的经历就能证明你不需要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启
蒙?就能证明你比我更了解中国共产党?

你对我“揭发”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态度,就证明你是
瞎猫不如的收音机。你对《师涛被捕再次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
犯》的评价与拒绝,就证明你这个所谓的优秀级刑法学家、“国家”级的刑法学研
究会理事级的刑法学家,是个根本不懂刑法和宪法的法盲,瞎猫不如的法盲,就证
明你根本不懂中国共产党的本质,根本不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本质:中国共产党是
靠对内专政、对外诈骗和枪杆子发家的黑社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的专
政政权、诈骗政权、卖国政权,是以国家名义包装起来的专政政党、诈骗政党、卖
国政党,是个没有宪法、只有刑法的黑社会,是个以假《宪法》诈骗国民和世界、
用《刑法》加种种非法刑法专政国民的恐怖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古今中外最大
最残酷最无道的监狱。

你对《师涛被捕再次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的评价与拒绝,
证明你是个双重的严重级政治罪犯,拒不接受启发而死不改悔的严重级政治罪犯:

㈠你是个未经任何审判程序而被《刑法》剥夺了宪定的公民政治权利终身的严重级
政治罪犯。

㈡你是个未经任何审判程序而参与剥夺全民宪定的公民政治权利终身的严重级政治
罪犯。

㈢你在收阅了《师涛被捕再次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后,仍
不思改悔,是个坚持向全民继续犯罪的政治罪犯。

相信大同中国会对包括你在内的犯罪集团全体罪犯作出公开、公正的审判。

▲2月28日,林亚刚回应:“你他妈的不知趣!你有什么权利!你少跟我来这一
套。”

我于次日回应:

不知趣是“不”在知趣,不为丆生卜、卜生丆,丆是人,卜是亮头,不为人生亮
头、亮头生人类。不在阫,阫为不在阝,阫为不在“周行而不殆”,不是月亮、月
人。因此,不可出户知天下——不可出月知天下,是为“不出户,知天下”(老
子),知天下是生化天下万物,管理天下万物。向素不相识的各科科学家传送真相
文章的我,的确不知趣,但不知趣的我,是替天宣道,替天行道,替老子——月人
宣道、行道:启蒙科学家,打倒进化论。因此,我的权利就是不知趣,不知趣就是
天赋予我的权利。

◆福建师大地理科学学院资源与城市规划系教师陈志强(soiltuqiang061@sina.com
于2月25日在收阅了《奇怪的月亮现象》后来信骂道:“白痴。干你妈”

陈志强:

我固然是白痴,但我这个白痴能看出月图与地图的巧合:“月亮对着地球的正面
图,简直是一幅以中国为中心展开的世界地图……”,你呢?你可是福建师范大
学地理科学学院资源与城市规划系的教师!难道你看不懂这段文字?

地质学是地理学的基础。我这个白痴能写出下列论文?你呢!福建师范大学地理科
学学院资源与城市规划系的教师?你是不是连下列文章也看不懂啊!

《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
《盐是命根,盐是月亮,盐岩是月亮的神奇生化物》
《化石谁造?》
《煤炭是月,煤炭月造》
《石灰岩是沉积而成的吗?》
《地层谁造?——月亮》
《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
《海洋是生命的摇篮吗?》
《月是温总理,也是瘟总理》
《月有重力吗?》

你要证明你不是白痴,就请证明上列论文论证错误。

◆《昆明冶金高等专科学校学报》(kmyj@chinajournal.net.cn)于2月26日来
信写道:“你的文章在垃圾邮件中算是别具一格,但你应对别人的不佳反应时似乎
太过狂妄,一个人一旦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离覆灭也就不远了”。我于同日回应
道:

昆明冶金高等专科学校学报编辑部:

一、来信是否代表《昆明冶金高等专科学校学报》编辑部的立场和态度?

二、来信认定我的文章是垃圾邮件,证明你报编辑部瞎猫不如。

三、我自发表《乾坤再造在中华》时起,就一直以明月牌收音机自居。以明月牌收
音机自居,是狂妄的表现吗?是“特别了不起”的表现吗?

四、我一再表示过,我以普度众生为使命,以启蒙科学家、打倒进化论为第一使
命,目的是配合万物之母引导人类走进大同时代。大同制度的特色是全民平等,全
民主权。这就要求消除身份等级制度、废除知识产权、废除“劳心者治人,劳力者
治于人”的剥削制度。因此,必须打掉知识分子的一切优越感,打掉各科科学家的
所有特权,首先要让各科科学家知道并觉悟:人人都是收音机。

在2005年6月20日以前,我已经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千七百多家学报、包括
若干院士和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在内以天文界为主的几百名科学家,传送了
十几篇文章,均未受到一千七百多家学报的理睬,均无科学家的反应,引起我的焦
急,令我想到“重病须用猛药医”,醍醐灌顶才能令科学家头脑清醒。于是,我在
《朝菌不知晦朔,科学家竟是朝菌》中,首次提出“思考题:科学家是家还是豕?
你是家还是豕?”并于6月25日起,向读者提出科学家是家还是豕的质问和科学
家是豕不是家的认定,这天发表的文章是《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
豕?》。这段话的意思是,科学家是豕不是家的出口,是逼上梁山的结果。

我向两个中国的各科科学家传送我的文章和《与豕通信录》以来,99%以上的各
科科学家没有反应,陆陆续续收到的一百多个“不佳反应”是不可理喻的词汇和漫
骂、诅咒,最客气的拒绝是“请不要再发材料”之类。以普度众生为使命的我当然
不可能放弃从网上辛苦找来的启蒙对象,当然不可能不反驳不可理喻的拒绝、漫骂
和诅咒者。我以为,我的一切反驳虽然在你编辑部看来“太过狂妄”,好象“特别
了不起”,但是,我仍然以为我的反驳是有的放矢的,是讲事实和道理的,是以理
服人的,恰如其分的,有时是幽默的。目的都是为了说服,为了启蒙。

五、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我会不会覆灭,何时覆灭,早由六十亿前编定的道
剧规定。我以普度众生为出发点,以人类大同为诉求,如果我活不到大同时代,只
能怪天道无道。不过,我相信,我能活到大同时代,甚至上天长生,因为,老子早
就告诉:“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而我是最早知足知止者,知道“足
止”就是老子,就是月亮,就是上帝,就是万物之母。

◆不知身份的陈百强(chenbaiqiang1968@163.com)于2月24日在收阅《奇怪的
月亮现象》后来信又骂又威胁:

无聊之极的人,你想干什么?

无聊之极的人:你整天发这些烂垃圾到处散播,究竟想干什么?趁早收场,否则我
们的党会派锄奸队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

正义的化身

2006年2月24日

我于同日回应道:“不知道你这个陈百强的身份,但我必须告诉你,生死由命。而
你热爱的中共很快就会倒台,你就准备哭丧吧!”

▲2月27日,他来信进一步威胁:

该死的,我要把你当狗剁了!

你的肉喂猪都嫌脏!

把你养的胖胖的,再饿瘦,然后就可以剥皮,做一面小鼓,敲打着玩,感觉真好!
哈哈哈!!!!

我于次日回应:

你是杀人如杀狗的杀人狂。现已构成企图杀害吕柏林的杀人未遂犯。

▲2月28日,他回信道:“不,你错了,我是杀狗如杀人的杀狗狂。杀了你,剁
成块,拌上料,烤着吃。还要配上红酒,美哉!”

我于次日回应道:

杀人如杀狗是杀人狂,杀狗如杀人也是杀人狂。两者不同在于,杀狗如杀人的杀人
狂是在无人可杀时,以狗代人杀之以泄狂过瘾。

“夫代大匠斫者,希有不伤其手矣”(老子),一切犯罪都难逃天罗地网,中华民
族一旦迎来“万人不死,一人难逃”(《推背图·第46象》)的中华大同之日,
包括你在内的所有罪犯,都难逃法网。这个日子很快就会到来。因为,“天亮真相
乾坤易,月明中华世界福”。

◆中国科大地球和空间科学学院副教授陈耀(yaochen@ustc.edu.cn)于2月27
日在收阅《汉字是唯一的象形文字》后来信要求:“请停止给我发送email!” 我
于次日答复如下:

中国科大地球和空间科学学院副教授陈耀:

你连离地最近的月亮是空心天体都不知道,连天上有二个成镜像反应的月亮都不知
道,连天上有二个太阳都不知道,更不知道“日月原是一物”,还搞什么太阳研
究?太阳风研究?我向你传送我的文章为的是让你认识日月真相啊!你凭什么理由
拒绝我对你的启蒙呢?难道你是只顾自己胡说八道、不理已知真相的科学家?难道
你是毫无认识日月真相愿望的科学家?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思敬(wangsj@cae.cnwansijing@hotmail.com)的弟子——
原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2002级博士生廖秋林(qiulinliao@yahoo.com.cn
于2月27日在收阅《汉字是唯一的象形文字》后来信臭骂:“我操你妈!”我于
次日回应如下:

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毕业的博士廖秋林:

你对我文章的态度,不仅证明你是瞎猫不如的博士级科学家,而且是不论他妈老少
美丑都要强奸的强奸狂级的强奸犯,不知你已经强奸了多少他妈。

你对我文章的态度,不仅证明你对地质一窍不通,连一直在使用的汉字象形什么都
一窍不通。不仅一窍不通,而且拒绝他人帮你打通一窍。一窍不通又不愿打通一窍
者,有什么用途呢?

2月28日,廖秋林回应:

垃圾就是垃圾

制造垃圾的猪,还不如吃垃圾的猪,你连垃圾猪都不如!

我于次日回应:“我是什么猪不要紧,你可以用任何词汇骂我,但是,漫骂改变不
了的雄辩事实是:你瞎猫不如。”

◆河南工业大学理学院教师郭秀兰(可能是数学副教授,guo_xiulan@163.com),
于2月28日在收阅了《汉字是唯一的象形文字》后来信写道:“请你以后不要再
发垃圾邮件”。我于次日答复如下:

河南工业大学理学院数学教师郭秀兰女士:

众所周知:十>九>七>五,但是,十又分别在九七五中,十<九、十<七、十<
五是否成立?七是力,七是力吗?力在五,五为二力,五有二力吗?七是力,五为
二七=十四,十四是七的二倍,五>七吗?+是×,为什么1+1≠1×1?

把上面问题弄清楚了,才知道什么是垃圾邮件,才知道你是不是垃圾制造工。

◆中科院化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彩明(cmliu@iccas.ac.cn)于2月28日传来“
化学所每日隔离邮件摘要(2006-02-28 07:00:27)”,表示中科院化学所为封锁
包括我文章在内的各种文章的入侵,在网关加了过滤网。但是,过滤不等于收件人
再也收不到被过滤的邮件,因为,是否收阅它们的权力在收件人,网关说明书是:
“您好,以下邮件是安全网关前24.0小时内为您隔离的可疑邮件。如果其中有您需
要的邮件,您可以选择将他们放行”,并教以放行方法。

我于次日回应如下:

刘彩明:

我当前的主要使命是向华人各科科学家传送死老鼠,看不看、抓不抓死老鼠是各科
科学家自己的事。你传来的你所“每日隔离邮件摘要”同样表明,我已经把死老鼠
送到了化学所的各科学家面前,他们仍然有看死老鼠和抓死老鼠的机会。看不看我
文章、承不承认我文章揭发的真相,同样证明你所科学家是不是拒抓死老鼠的瞎
猫,不如瞎猫的收音机。

—————————————————————————————————————

《与豕通信录》原定截止于2006年1月13日,因为,《与豕通信录》和网址
在第二天发送的《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文章中,认为不会再有豕来
信,尤其不会有来过信的豕再来信。谁知,树欲静而风不止,竟有不怕烫的死豕:
没来过信的豕来信拒绝邮件和骂人,来过信的豕继续来信拒绝邮件和骂人。我只好
一再推迟《与豕通信录》的截止时间。

截止时间:2006年3月1日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