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与豕通信录(十五)


豕为家无上,上是上天、上帝;目中无上天上帝、不知有上天上帝、不知上天上帝
为何物的科学家便是豕。豕为家无宇宙头,不知有宇宙头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
便是豕。上天上帝就是宇宙头,就是“自古及今,其名不去”(老子)的日月,一
直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老子)的日月。科学家
就是不知上帝真相、日月真相的豕。下面是2005年10月19日至今年3月1
5日期间,我向两个中国二万七千多名各级各类的无上“科学家”、不知有宇宙头
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传送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
十九篇文章和《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院士“光荣榜”——一群
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与豕通信录》的过程中,217位(至1月13日的数
字是133位)无上科学家和成长中的无上科学家的反应和我回信的流水账。复制
流水账的目的是“留与苍生作证明”(刘伯温《烧饼歌》):让天下苍生看看这群
家无上的智商低到什么程度。

————————————————————————————————————
◆疑为西南大学的教研人员(fuchunyu@swu.edu.cn)于3月8日在收阅了《与豕
通信录》(十四)后来信写道:“你的这些言论无耻又无聊!你这种人应该尝尝当
伊拉克人的滋味!如果无聊就抽点时间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中国人!不要发邮件烦我
了!”我于同日回应如下:

西南大学“隐士”:

一、你用我通讯薄不存在的信箱要求我“不要发邮件烦”你,隐意不正是要我继续
向你发邮件吗?隐意也正中下怀:我也不忍放弃对你这只瞎猫不如的收音机的启
蒙,尤其不忍放弃对你这个自己还不知道的严重级政治罪犯的解救,不忍放弃经《
师涛被捕再次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的醍醐灌顶式启蒙还意
识不到自己是严重级政治罪犯的继续解救。

二、你这个严重级政治罪犯是一块无知无欲地专门吸收中共诈骗教育和宣传的海
绵,成了个喝冰水装烫势又不觉得是喝冰水装烫势的伪君子,成了自己戴着手铐脚
镣又要去解放已脱手铐脚镣的伊拉克人民的解放军战士。告诉你,伊拉克人民比中
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幸运多了,他们已经推翻了恶魔萨达姆专政政权,捣毁了萨达姆
专政集团制造的残酷监狱,撕毁了萨达姆专政集团硬给他们套上的囚衣,砸碎了萨
达姆专政集团扣在他们手脚上的锁链,正在享受着《世界人权宣言》赋予的人权,
行使《世界人权宣言》赋予的公民权。即使在萨达姆专政时期,伊拉克人民的生活
水平也比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高出几十倍,全民享受的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免费教育
更让中华人民共和国专政集团无地自容、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渼慕不已:中华人
民共和国国民当前的教育待遇是从小学到中学繁重到普通百姓不堪承受的集资摊派
教育,大中专的高价教育是高昂到普通百姓高不可攀的高价教育,导致许多考生有
才力考上大学、无财力上大学而自杀的地步,导致许多考生父母以自杀方式“庆
祝”子女获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毫无疑问,你是个把伊拉克人民尚未洗掉的脸上污点放大成宇宙黑洞、把自己所戴
的手铐脚镣看成金手镯、玉脚镯的奇囚怪犯。

你认为的“无耻又无聊”之言论,恰是意义天大的神奇言论;我在做的事业恰是
天下第一慈善而伟大的慈善事业。

◆北大2001级法律硕士生、北大研究生税法研究会名誉会员瞿月苏(quyuesu@163.com
于3月8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四)后来信写道:“不要发垃圾邮件给
我,我很烦你,不接受你的高论”,我于同日回应如下:

瞿月苏:

北大研究生税法研究会名誉会员表示,你这个北大2001级法律硕士生已经就
业,不知在哪个停尸场的尸位素餐?

我没有高论,我的一切文章都是以事实为根据、以简明逻辑或法律为准绳的通俗论
文。换言之,我的文章都是事实真相说明文。

你有权拒绝接受我的事实真相说明文所揭发的真相,但你不能不读,不读你就更加
无知。

一切学问都是人学,一切科学都是人学——为人类服务的学问,一切学科都是人学
和治人之学。治人之学必须以人学为基础。政治就是治人的学术,法律学就是以法
律人——以法治人的一种政治学术。人命关天,人权关天,合格的法律从业人应比
其它从业人懂得更多的人学和治人学,应当博学广识,应有面面俱到的能力。不论
是从事立法、司法、执法还是从事诉讼代理。因此,只熟悉法律、只会咬文嚼字
者,不可能是称职的法律学者、法律服务人员。即是说,“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
为准绳”要求法律从业人首先懂得认识事实,掌握事实真相,然后才能对号入座地
适用法律。但是,大千世界没有两个相同的指纹,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每个事实
又“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就要求法律从业人必须时刻以学生态
度向万人万物万事学习,万人万物万事都是一本玄奥的书。人在物头,说我是人也
好,说我是物也好,我都是人物之一,我也是一本玄奥的书。我的经历你没经历
过,我的眼力你未必有,事实证明我是独一无二的明月牌收音机,你凭什么烦我?
你凭什么很烦我?

就法律而言,《师涛被捕再次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控
诉书:故意纵瘟在前,被迫抗瘟在后,是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辩
护词:他们是抗瘟功臣,不是恐怖罪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有主权吗?》、《申
诉状——为孙志刚和为他背上故意伤害致死罪名的全体被告》……,都是我与众不
同的独具慧眼的独到之作,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学界创作不出来的法学之作。难
道它们不是你应该好好研读的书?

《与豕通信录》也不是无聊之作,每集都荟集着我的许多零碎的“思想”火花、专
论文章中没有顾及的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如你刚刚收阅
的《与豕通信录》(十四)中与《化学分析计量》编辑部、郭万林、杨明杰、申
纲、毛志宏的通信。

五十六年来,为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一直在设问“权大还是法大”?因为,中
国共产党至高无上、领导一切、主宰一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全民的最高主宰,是
神州最恶的霸天。由中国共产党制定的宪法和法律是他们诈骗国民、诈骗世界的骗
具,“要用大如天、不用靠一边”的小妾,供专政权人、诈骗权人、腐败权人玩耍
的一团越来越大的橡皮泥,是专政权人、诈骗权人、腐败权人开发银行的钥匙。所
以,宪法和法律赋予国民的生命权、健康权是中国共产党随时随地可以象革草一样
革掉的弱小生命,宪法和法律赋予国民的一切权利都是中国共产党随时随地可以没
收的权力。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没有丝毫人权和主权,根本不存在法定的权
利,当事人、律师根本不存在可维护的合法权利。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
民,只有罪犯”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的真相,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真
相。

不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真相和法律真相,如何当律师?如何从事法律服务?不懂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真相和法律真相的律师和法律服务者,与骗子何异?我也曾是
以法律服务为名的法律骗子,我的感受请见《从奴隶到上帝》、《谁是骗子》等,
随后传送。

你不能证明我文章的垃圾性所在的事实,又视我文章是垃圾的态度,说明你这个北
大毕业的法律硕士级高材生瞎猫不如,是配合世界巨骗中国共产党诈骗中华人民共
和国全民的法律骗子,是一根适合进灶膛的槁材。

◆匿名者(foxgloveh@yahoo.com)于3月9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四)
后来信咒骂:“你是社会渣子、垃圾、让人恶心、影响汉字读者心理健康的剧毒污
染源。中华民族的劣根性精髓阿Q的精神胜利法的集大成猪。随后是一八十七个:
“让人恶心的蛆虫”。我于同日回应如下:

匿名泼妇:

吕柏林无权无势,为何不敢使用收阅我邮件的电子信箱?为何不敢署上你的姓名?

你如果不是中共诈骗集团中的无知、无赖,一定是复旦大学现代物理研究所讲师杨
明杰的同类,当有人揭发你没穿主人新装或公民新装、只穿囚衣时,你就恼羞成怒
地谴责、诅咒揭发人,因为,你以假公民、真罪犯为荣,还未把假公民、真罪犯当
过瘾。

如果你是中共诈骗集团中的无知、无赖,你的末日不远了。

3月15日,他回应如下:

你这个泼皮 背井离乡 最终也将客死他乡 不能落叶归根了 哈哈 哈哈!
你回来,共产党会将你绳之以法,剥你的皮、抽你的筋挖你的心下酒吃 有种的话你
敢告诉我们你现在的详细住址吗?

一旦我们调查到你的生活地址,会把你当垃圾一样清除,不留痕迹哈哈 哈哈 哈哈!

我于同日回应道:

匿名泼妇:

匿名泼妇哪有资格骂敢亮姓名的吕柏林无种?我居无定所,告诉你临时住所也无
益。要想知道我的住所,怎么会笨到不会去国安局了解吕柏林的详细居所?

谋杀犯未必都能谋害成功。因为,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人算不如天算。

告诉你,我即将回国,帮助大同中国政府请君入瓫。因为,“天亮真相乾坤易,月
明中华世界福”。

◆北京联合大学国际交流学院教员陈文斌(wenbin@buu.com.cn)于3月9日在收
阅了《谁是流氓?》后来信:“你快滚吧,流氓,少给我发这些恶心东西,有
病”。我于同日回应道:

陈文斌:

你恶心我的文章,但不愿再做奴隶、不愿再当莫明其罪之“罪犯们”读之开心。
你所以会恶心我的文章,是因为它们令你这只瞎猫和双重罪犯已经不寒而栗地预
感到,呆在北京联合大学国际交流学院讲台的时间不长了。

同日,陈文斌来信写道:“少把自己当救世主,我们中国人出你这样的败类,我为
你感到难过。请不要无缘无故给我E-mail,我觉得认识你这样的人是我一生觉得最
恶心的事情。”

我于同日回应:

陈文斌:

救世主是上帝、是月亮月人,人类无人可当救世主。我只是配合月人启蒙科学家、
启蒙人类,引导人类走向大同时代。

要知道,是我这个败类写出《汉字是唯一的象形文字》。难道你为“汉字是唯一的
象形文字”而难过?败非败,敗是败,敗为貝人在十字架,敗为人在十字架生貝、
貝在十字架生人类。貝头是月,月是貝主。敗是月亮月人,故我还没资格称敗类。
硬我说我是中国人的敗类,也只能接受我是中国——月亮这个敗类生化的收音机。

无缘无故即有缘有故,无心是十字架,乚在无,无是月;無是无,人在無头,四个
十字架在無心,無非無。無在鄦,鄦为無在阝,鄦为無在“周行而不殆”。無是
月。無在無所不为——無为而無不为,故無是“天地之始”、“万物之始”(老
子)。

你依然是瞎猫不如的收音机,我没有理由放弃对你的启蒙。你没必要再提徒劳无功
的要求。

◆《动物学研究》编辑部(zoores@mail.kiz.ac.cn)于3月9日在收阅了《谁是
流氓?》后,一改“虽不是茅塞顿开,也还是深受启蒙”的态度,恢复泼妇骂街本
性,来信漫骂:

吕柏林蠢驴:

人人都在骂你,你真是厚脸皮、下贱、下流坯子!比李大师还恶心。不理睬你的人
是没有时间拍打你这支绿头苍蝇。难道是迫于生活艰辛,定期领用别有用心者的新
元为XX政治集团所利用?

我对你的测试表明,你可能没有患有间歇性精神分裂症、歇斯底里症、受害狂想
症、心理压抑等诸多精神病,因此我断定你可能不是精神病学上定义的疯子,而是
别有用心,吸引精英人士的注意,浪费大家的时间

大家尽管吐口沫、倒垃圾淹死你这只绿大头苍蝇

《动物学研究》编辑部:

一、我用雄辩事实证明精英人士都是瞎猫不如的收音机,难道这种方法和证明是为
了吸引“吸引精英人士的注意”?难道这种证明方法能够“吸引精英人士的注
意”?

二、象我这样的收音机,哪个政治集团想利用呢?我的用心早已在文章和《与豕通
信录》中一再表明,还有什么好猜的呢?

三、你部怎么有时间漫骂吕柏林、猜想吕柏林,怎么就没时间想想“鸭生蛋,鸡孵
蛋;鸭是鸡子,鸡是鸭母”的对句所需的十四个字呢?只是十四个字而已啊!难道
在五彩缤纷的动物世界中,找不到可与鸡鸭相对的两种动物?何况,应对的对象没
限制,万物都可应对。要知道,对不出蠢驴吕柏林出的蠢对子,意味着拥有八个院
士当编委的你部精英不如蠢驴、蠢驴不如啊!——千万别把要求你部精英应对看成
是我吸引精英人士注意我的方法!

3月13日,《动物学研究》编辑部在收阅《人类无法在“石器时代”传宗接代》
后连续发来二个邮件。第一个邮件是6句“放你娘的狗屁!”第二个邮件是第一个
邮件内容的36倍,即216句“放你娘的狗屁!”。

面对机关枪式的只会写“放你娘的狗屁!”的气枪,我以为没有理睬的必要。过了
两天,王母娘娘传话,《动物学研究》编辑部所以会一改“虽不是茅塞顿开,也还
是深受启蒙”之态度,变成一挺气枪,是因为《人类无法在“石器时代”传宗接
代》要了他们的命根……何妨再让他们尝一阵“你娘的狗屁”?于是,我于3月1
5日遵我娘旨再向《动物学研究》编辑部放一阵我娘放的狗屁。

《动物学研究》编辑部:

因我一时返不过神来,想不通你部在收阅《人类无法在“石器时代”传宗接代》后
竟成超越云南天文台研究员王建成疯度十倍的疯子:他最多是发疯一次写23个疯
子,最近没再发作;你部疯一次则发二次疯信,共发222句“放你娘的狗
屁!”,约等于23的10倍。

我的王母娘娘告诉:你部所以会一改“虽不是茅塞顿开,也还是深受启蒙”之态
度,变成一挺机关枪式的气枪,是因为《人类无法在“石器时代”传宗接代》用生
动的雄辩的事实,直击了动物学研究专家的思想祖宗的命根,把进化论的两个法宝
“适者生存和强者生存”两个基本法则送进了太空,否定了《动物学研究》二十六
年的所有研究成果。“放你娘的狗屁!”是《动物学研究》编辑部如丧考妣的哭丧
声。

不错,我是明月牌收音机,不会放屁,所放之屁都我娘的屁,都是从我娘屁眼里放
出的风,排出的气。我娘也是你娘,你我之娘就是长居昆仑山的王母娘娘,她就是
拥有最良生化技术的女娲。乚乚在昆,昆是“周行而不殆”的月亮;乚在仑,仑是
绕地盘旋的月亮月人;侖是仑,侖天是人,侖基是二个十字架,冂在侖基,冂是空
心月,侖表示月人和十字架都在空心月;冂是丨在7,冂是“独立而不改”月亮绕
地盘旋的符号,侖是绕地盘旋的月亮月人。侖在陯,陯为侖在阝,陯为侖在“周行
而不殆”。侖是月亮月人。山为丨在凵,凵是冂,山是丨在空心月的符号,山是丨
在绕地盘旋的符号,山在乢,乢为山在乚,山是月亮,山是灵台方寸山。昆仑山和
昆侖山都是绕地盘旋的月亮月人。

“女娲七十化”,七为一在乚,七是万物之母月亮绕地盘旋的符号,七为十在乚,
七是十字架绕地盘旋的符号。良为丶生艮、艮生丶,良为丶是艮、艮是丶,丶是遥
望的月亮,丶是生化万物的信道始端,万物“惟道是从”的信道始端。乚在艮,人
在艮,艮是人在乚中曰、人在乚中生曰、曰在乚中生人类的符号,艮是绕地盘旋的
月亮月人。艮在退却,艮在十五之后渐退月相。退为艮在辶,艮是月,艮在限,限
为艮在阝,艮是月。丶在头,艮成朗左君,艮在朗,无月不朗;艮是故鄉,乡阝在
鄉,乚乚在乡,乡阝都是月亮“周行而不殆”的符号,鄉是月亮,人类的故鄉是月
亮。

狗在狍,狍为狗在乚,狗是长随地球、绕地盘旋的月亮,狗是上帝(详见《上帝是
狗,狗是上帝》)。屁股是昆基,屁是月。狗屁即是月亮,即是女娲,即是王母娘
娘。故收音机型的人类不会放屁,人类所放之屁都是女娲放的屁,王母娘娘放的
屁,上帝放的屁。

因人类都是王母娘娘生化的孩子,王母娘娘即是上帝,即是十字架,故《圣经》教
信众在上帝面前,在十字架面前,没有父母子女的尊卑之分,没有内外祖父母与内
外孙子女的祖孙之别,统统称为没有辈份之别的兄弟姐妹。真相就是:真父母是上
帝,是王母娘娘,是女娲,是万物之母的月亮月人。

所以,我娘放的狗屁,你们一定要闻,一定要好好闻,反复闻,研究着闻,琢磨着
闻,直到闻出娘味——闻出眞諦中的帝味,闻出闻中的耳味、耳味中的目味、目味
中的月味、月味中的日味。这样,你们就不会“遥执纪纲”、“如强藩悍将,欺天
君暗弱”(吕洞宾),就不会继续在味中加专横之霸道,昧着娘娘赋予的良心,充
当进化论的卫道士、中共的贴身保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贴身保镖,就会成为受十
三亿人欢迎的中共揭墓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揭墓人。

《动物学研究》编辑部于同日即时回应,内容是重复七十九次的“挖空心思、绞尽
脑汁写那么多无聊的东西,累死你听说你只能活3个月了 赶紧安排后事吧祝你 吐
血而死”。

想不到啊,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的文字居然会让法人性质的学报编辑部发疯!想不
到啊,法人性质的学报编辑部居然疯成这样!

◆中科院青海盐湖研究所研究员、硕导李海民(yhskcn@yahoo.com.cn)于3月9
日在收阅了《谁是流氓?》后来信写道:“不如豕:攻击打击一大片没啥好处吧!
多干点实事不好吗!”我于同日回应道:

中科院青海盐湖研究所研究员、硕导李海民:

我攻击一大片是为了启蒙一大片,启蒙全人类,进而走进大同社会。难道这不是实
事而是虚事?难道这不是天下最大的实事?实为头顶宇宙头、宇宙头生天下万物之
头、管天下万物之头。我在揭发的正是宇宙头是什么、万物之头的心在哪里、万物
之头谁生的真相。我难道不是在做实事?

實是实,實为貫生宇宙头、宇宙头生一貫道——一貫到底的信道,一貫到万物之心
进而生万物的信道。貫为申生貝、貝生申,申在电,电为申在乚,申是绕地盘旋的
月亮。月在明,申表明,明为日月,申即日月。申在神,申是神主,日月即是神
主。月在貝头,月是宝貝之头。貝在郥,郥为貝在阝,郥为貝在“周行而不殆”,
貝是月。貫在遦,遦为貫在辶,遦为貫在绕地盘旋,貫是日月,實是日月,干点實
事是不是应该干一点揭发日月是万物之母的事情呢?

你是盐湖科学的博导级科学家,即盐湖科学的优秀科学家,你能否干点实事——向
人类证明盐湖蒸发而成的盐晶如何成为盐岩的吗?或者你能否证明《盐是命根,盐
是月亮,盐岩是月亮的神奇生化物》的错误所在呢?

◆来自中国大陆并取得新西兰国籍的技术移民滕大伟(danielteng765@hotmail.com
于3月10日在收阅了《与豕通信录》(十四)后来信写道:“又是新一期《与豕
通信录》,精彩!科学家已骂得你体无完肤,为何还不放弃你的歪理邪说?”

滕大伟认定《与豕通信录》(十四)“精彩”,也是对我对他上次来信作反语和正
语两部份解读的肯定,即“骂得‘月亮真相’呱呱叫”的确是他对我的肯定:我写
的月亮真相呱呱叫,谁也无力反驳,无法否定。

◆身份不明的陈小可(chen_xiaoke123@sina.com.cn)于3月10日在收阅了《人
类无法在“石器时代”传宗接代》后来信表示:“请不要再给我发这些邮件,我不
感兴趣!对你这种做法,我很反感!”我于同日回应道:

陈小可:

既要求我不再给你发邮件,为何使用我通讯薄没有的电子信箱?你的意思不正是希
望继续收阅我的邮件吗?你的榫头正合我的卯眼:我也不想放弃对你的启蒙。

你不感兴趣我感兴趣,只有我感兴趣的行为,你才有不感兴趣的东西可看。

我的做法我决不反感,且是我咸心追求、咸力以赴的事情。否则我怎么会有你专用
的电子信箱呢?

3月12日,陈小可晚上连续发来两信,内容分别如下:

“你这种无赖的行为说明了你无耻的心灵!”

“你真无聊,甚至无耻!”

我于次日回应道:

我的行为确实有点无赖性,但目的高尚,至高无上,因为,我的目的是启蒙瞎猫,
打倒进化论,配合天心十字架引导人类走向大同时代。而拒抓死老鼠的你,才是真
正的无赖、无聊、无耻之瞎猫。

◆不知身份的申纲(shengang7727@163.com)(网上显示:此信箱系四川大学高分
子材料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博导申开智与社会的联系信箱,但来信者辩称,
他不是申开智,而是到处混饭的流浪者),于3月9日来信质问:

脑袋装屎的人吕白痴:

怎么介绍老子的才这几句话啊?后面给你发的骂你的邮件怎么不贴上去呀,是不是
没有贴上去的那么中听呀?“而是到处混饭的流浪者”说得太轻了吧,老子自我介
绍一下,其实老子就是社会盲流,正如你所说的老子是个强奸犯,是专强奸吕柏林
他妈的强奸犯,不分他妈老少美丑都要强奸的强奸犯,是个鞭长能及时见一个奸一
个、鞭长莫及时以言奸肆行意奸、企图奸遍吕柏林全家的强奸犯。我的目标是强奸
吕柏林全家一百遍一百遍。

你妈真搞笑,哈哈。其实生得傻不是吕柏林的错,是吕柏林他妈的错,但放出来吓
人就不对了。你妈什么智商啊,生个低能、弱智儿。

我于10日回应如下:

申纲:

《与豕通信录》的原则是复制我与家无上的通信记录,一为“留与苍生作证明”(
刘伯温《烧饼歌》):让天下苍生看看这群家无上的智商低到什么程度,粗鲁到什
么程度。二、准备提交给大同中国政府,作为大同中国政府处置家无上的参考,换
言之,我准备秋后算账。因此,我生怕丢掉一个邮件。

十四集的《与豕通信录》可以证明,我根本不在乎家无上怎么骂我、怎么诅咒我。
我怎么会在乎你的骂词呢?

也许我粗心删掉了你的发来骂我的邮件,不要紧,可以补发,请把你的原邮件重发
一遍或者重写几个邮件发来,让我在下集补上。

▲同日,申纲回信写道:

啊,谢谢,谢谢!

给你说个正事,你很能写嘛,帮我写篇毕业论文行不,我给你50块钱?我是认真
滴,你写了我给你汇到卡上。

▲我于同日回应:

原来你是即将毕业的学生,是大学生、硕士生还是博士生? 

我虽然会写点东西,但是,一、我只会写我熟悉的、感受深刻的文章,二、我一贯
厌恶诈骗而批判诈骗,因而拒绝当任何人的枪手。 

你没发来说我漏掉的你骂我的邮件,是不是拉倒了呢?如是,上封信就得拉倒。反
之,你得发来。因为它们具因果关系。若同意拉倒上封信,我就不将它搬到下集《
与豕通信录》。

你是什么级别的学生可以不回答,但最后一个问题必须回答。

▲同日,申纲没理我的要求,来信继续自说自话:“不好意思,我从前曾经是高中
生,是我一个朋友要找我帮忙。再加你十块如何?”

我回应道:“申纲:我不会当枪手,无论多少钱。你忘了应该回答的问题。”

▲同日,申纲继续自说自话:

60块呀,不少了吧?这是挣钱的好机会,比你在那儿白写那些屁话要强得多。人
要实际一点嘛

不好意思,那些邮件我发了,找不到原件了,以后再骂啊

▲同日,我继续要求道:“你还是没回答清楚。找不到原件不是关键,因为原件允
许你重写。关键是是否拉倒本次骂信。”

▲同日,申纲回应:

啥叫拉倒本次骂信,你是从哪座山里穿出来的?请不要给我说你们那里的土话,谢
谢。邮件原件是按照当时心情写的,现在没那种心情了。60块你要不要,请回
答。

▲同日,我回应道:

申纲:

怎么不理睬、不回答?

如再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只好把你3月9日和10日两天的所有通信都搬到《与豕
通信录》上。

▲3月11日,申纲回信:“不好意思,周六周日我休息,周一继续啊!你想搬就
搬,无所谓啊,大爷我又不出名,是不是在GOOGLE上找不到你大爷的信息啊,再查
查百度试试。还有,你写了好多错别字,能不能校正后再发出来呀?”

▲同日我回应:

难道和我通信不能用休息时间?难道你连和我通信都非要占用工作时间?

我未发现错别字,请指出。

▲同日申纲回信:“你又不出名,凭什么要占用我休息时间啊,周六周日要我回邮
件,是不是想给我发钱啊?”

但是,到了星期一,即3月13日,他在收阅《人类无法在“石器时代”野生》后
的回信只是:“去你妈的”,别无内容。

我只好照搬上列通信内容。

◆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教授、高工、硕导任树梅(renshumei@126.com
于3月10日在收阅了《人类无法在“石器时代”传宗接代》后来信要求:“疯
狗,请不要打扰我”。我于同日回应如下:

任树梅:

你是名牌大学的教授级女科学家,怎么会与疯狗说话、要求疯狗按你的意愿做事
呢?这是对疯狗弹琴啊!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宇航学院特聘教授、博导,纳米科学研究所所长郭万林(
yougoodman1@yahoo.comnsiguo@nuaa.edu.cnwlguo@nuaa.edu.cnguowl@xjtu.edu.cn
于3月10日在收阅了《人类无法在“石器时代”传宗接代》后来信骂道:“听说
您狗日的死了,你怎么还能放屁”。

3月11日,他在收阅了《“石器时代”没有人类修剪发胡鼻毛指趾甲的刀具》后
来信骂道:“破收音机:我已经咨询律师了,操你妈不违法,但是别人他妈除外。
真的,地球人都知道。”

我原不想理,到3月13日却以为不能不理,于是回应如下:

长骂叫兽、强奸叫兽郭万林听着: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司法部(1949)第一号绝密文件认定:中华
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更无律师。“公民”就是中国共产党制服中华民
国的大陆遗民及其后代的罪犯称号,是为掩盖罪犯所穿囚衣特制的“皇帝”新衣
——“主人”新衣——“公民”新衣。“主人”新衣——“公民”新衣就是“主
人”的虚假外衣、“公民”的虚假外衣,虚假外衣与囚衣的特征是巧夺天工、神合
为一,既美观又实用,与孙悟空穿戴的锦布直缀和嵌金花帽无二,穿着贴身,贴到
与身合一的程度,无法解脱的程度。要脱也得等到大监狱粉碎,制服人归西见佛。
只有等到大监狱粉碎、制服人归西见佛,锦布直缀和嵌金花帽才会突然解脱。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司法部(1949)第一号绝密文件是真是假,你查
不到,但你可回首看看552877个右派是公民还是罪犯(见叶永烈《反右派始
末》第626页,青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出版)?下落不明的原光明日报主编
储安平是光明公民还是神秘罪犯?看看彭德怀、刘少奇是顶级公民还是顶级罪犯?
看看张志新是高级公民还是顶级罪犯?看看林昭、李九莲、钟海源是普通公民还是
顶级罪犯,看看孙志刚是自由公民还是顶级罪犯?

既是罪犯,哪有律师?出了名的郑恩宠、郭飞熊、唐荆陵、高智晟、杨在新、许志
永、李芳平、李苏宾、郭国汀象个律师吗?出了名的陈光诚象个“赤脚律师”吗?
他们不是被判刑,就是被殴打、谋害、拘留、剥夺执业权。他们都不象律师,还有
谁象个律师?不是熟悉法律者就是律师,不是拥有律师资格和执照者就是律师。律
师的起码资格是公民资格,没有公民的社会就没有律师。

所以,你咨询的是罪犯而不是律师。

二、历史的规律是“淫人妻子,妻被人淫”、“淫人之妻,人淫其妻”,同理,强
奸他妈、自妈被强奸,逻辑等式是强奸自妈,你是个强奸自己妈妈的强奸犯,以强
奸自己妈妈为乐的强奸犯。

三、在《与豕通信录》记录的无知群豕中,你是三个锈迹斑斑的犹锈级科学家中最
不知耻的一个。另二个是复旦大学化学系教授、博导吴宇平,云南天文台研究员王
建成,但他俩没你下流。

四、你是个一边品尝着甜葡萄,一边诅咒种甜葡萄人的黑猩猩,恨不得连种甜葡萄
人一起吃掉的杂食性野兽。

五、“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明天的“滚滚长江东逝水”首先要淘尽
的“英雄”便是你这种亵渎长江的冒牌长江教授、实为长骂叫兽类的“英雄”——
把你逐出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门,驱往山野野生。除非你立功赎罪——改邪归正并
变成会抓死老鼠的瞎猫。

3月14日,郭万林又发来两个邮件,内容分别为下列两段:

破收音机:终于生气了,太好了,这就是给人乱发文章的结果,气死您。听说你爹
又活过来了,他老人家死不瞑目呀,生了您这个猪猡。

破收音机:我怎么还没死,你们家乡人都说您死了,还说是狗屁憋死的

我将错就错回应:我只知道你还没死,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没死。

郭万林回应:“破收音机:你放的屁好臭,狗日的”。

没想到,长骂叫兽也是长骂怪兽,他紧接着发来的邮件让我笑出了眼泪:“破收音
机:发点狗屁文章把,求您了。狗日的。”

看来,恶骂并非都是出于仇恨,也有示爱的好骂之马:“骂是爱”,长骂叫兽也是
长爱叫兽也,长爱读我文字的叫兽也。刚好我正准备散发《科学界竟是光盲》,我
便立即回复:马上就发。

因散发三万多个带三个插图的邮件需要一段时间,郭万林不可能马上收到我的邮
件,故急不可待的他以为我在骗他,他又来信催促:“破收音机:听说您死了,是
吗,我想验证一下,没死就发一篇源创过来”。

◆竹影扫街尘不动(sanhai1968@163.com)于3月11日以《谁是流氓?》邮件回
复:“我对政治不感兴趣,不要再给我发邮件,没有用,我每次不看就删掉了,你
别浪费精力了!”我于同日回复:

请问:你收阅我的邮件中,政治文章占几篇?

传送死老鼠是我的使命,看不看、检不检死老鼠是你的权力。

◆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王天明(wangtm112@nefu.edu.cn)于3月12
日来信写道:“请不要践踏我的主权。希望你不要再给我发这些东西”,我于同日
回应如下:

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王天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罪犯哪有主权?哪有主权可践踏?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xb2511@yahoo.com.cn)于3月
13日在收阅了《“石器时代”没有人类修剪发胡鼻毛指趾甲的刀具》后来信臭骂
加威胁“bolinlyu,你他妈的有神经病,少来!!小心点”。我于同日回应如下: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

《“石器时代”没有人类修剪发胡鼻毛指趾甲的刀具》不属于自然科学范畴的论文
吗?

你部对包括《“石器时代”没有人类修剪发胡鼻毛指趾甲的刀具》在内的宣传人类
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文章和作者的态度,是不是代表胡温新
政在向世界重申: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学府在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各个领域,
不仅没有讲政治言论的自由、讲社会科学言论的自由,而且没有讲自然科学言论的
自由?是不是向世界重申,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刊物都以进化论及其儿孙——马克
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为最高统帅,与进化
论及其子孙言论相背的一切言论都是反动言论,必须坚决取缔的言论?这样的言论
者都是必须送往精神病院或监狱治疗的神经病人?

可见,“人类没有家只有豕”的结论一点没错,“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
猫”的结论一点没错,“中国共产党没有一个实事求是者、唯物论者、唯物主义
者。一贯要求全体党员实事求是做事的中国共产党,一贯自诩由彻底的唯物论者、
唯物主义者组成的中国共产党,完全是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的诈骗集团,古今中外
最大的诈骗集团”(《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的结论一点没错。

你部叫我“小心点”,请问,小心在哪?心小到什么程度?如果不懂,就反复研读
我已经传送给你部的邮件。

现在是你们要小心点的倒计时了:“天亮真相乾坤易,月明中华世界福”,中国很
快就要变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很快就要完蛋;至今还坚持做中共的保镖,明天就是
中共的陪葬物。

同日,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连发两个邮件,内容如下:

第一个邮件写道: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能与我的祖国一起逝去,我心甘情愿!不像你,身为中国人,
却躲在其他国家诅咒和辱骂自己的祖国和同胞。如果你真像你自诩的那样是“上
帝”,我想你不应该无理的先辱骂别人。“上帝”是宽厚和仁慈的,你心眼那么
小,你是“上帝”吗?”

第二个邮件写道:

本来作为高素质、理智的学者,对不同政见者应宽容;且看你病的不轻,“人之将
死,其言也善”,本不想理你,但我的确无法容忍你对我们的垃圾骚扰,我的手不
听我的指挥。

你那么厉害,去变天呀,在这唠叨显得多么空虚、无聊、畏惧、胆怯,无病呻吟又
无可奈何。大丈夫做事,岂可躲在角落里空发感慨。呜呼,哀哉!悲呼?乞怜呼?
让人知道你的存在吗?真可悲呀?

另外,告诉你,不是我们不让你说话,主要是你的狗屁文章太差,无病呻吟,不知
所云。所以退稿处理,若想试试,首先请学会将其粘在附件里,并按本刊格式排
版,另汇寄100元审稿费让有关专家审稿决定能否刊用。

不知您能否看得懂以上文字?

我于次日一并回应如下: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

两次来信一并回应如下:

一、祖国是生养自己的祖居地、祖居地的人民和文化,不是统治人民的一直在改朝
换代的朝代政权。祖国如江山,朝代如流水。祖国万岁,永远不会逝去,更不会与
生命短暂的朝代和个体国民一起逝去。

爱祖国不是爱朝代政权,爱中国不是爱当朝的中国共产党。党不是国,国不是党,
爱国不是爱党,爱党不是爱国。以党代祖国,以党代国家,把与党共存亡说成“能
与我的祖国一起逝去,我心甘情愿!”只说明代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
学版)编辑部的你,至今仍然不懂祖国的概念,至今仍在混淆党国概念,并企图通
过混淆党国概念以混淆视听中的民众。

国家的主体是人民,国家的灵魂是主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只有罪犯,中
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毫无人权,更无主权,因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主权,不是国
家。

在国家的概念上,如同中华民国≠中国一样,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中华人民共
和国代表不了中国,更代表不了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华领土。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专政、诈骗、腐败大陆十三亿国民和国民利益的恐怖政权,大胆
出卖中华民族领土给苏俄的卖国政权,大胆用日本战争赔款感谢日本政府以感谢侵
华日军扶助中共发展壮大、夺取江山的卖国政权。

我是中国人,但不是甘当中华人民共和国奴隶、顺民的中国人。我到新西兰,是老
天的安排,命运的安排,为的是让我能在新西兰制度的庇护下,安全地“揭发”中
华人民共和国的滔天罪恶、中华人民共和国奴隶的悲惨命运,为的是让我能顺利地
“揭发”“进化论错误,神创论成立”、“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
母真相”、“人人都是‘无知无欲’、‘惟道是从’的收音机,人人都是‘目惟内
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的收音机”,为的是让我能够建立“潜者非
鱼”的【明月网站】以宣传月亮真相,安全地通过“飞者非鸟”的电子信箱启蒙两
个中国的华人科学家、打倒统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进化论及其儿子马克思主义,以
早日结束专政、诈骗和腐败中华人民共和国奴隶人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

我骂科学家是豕,骂“朝菌不知晦朔,科学家竟是朝菌”,骂“瞎猫会抓死老鼠,
科学家不如瞎猫”,实在是恨铁不成钢、恨猫不抓鼠的缘故,出发点是大爱,天下
最大的爱,即为了中华民族的早日大同,人类的早日大同。

我控诉中华人民共和国罪恶的文章,几乎篇篇催人泪下、义愤填膺,除非良心丧失
殆尽、只有罪心作怪的中共死党分子才读不出泪水和义愤。如果我不爱祖国,能写
出这样的文章吗?如果我不爱祖国,为何放弃当蓝领也能在九年间成为百万人民币
富翁的机会?如果我不爱祖国,为何要声明自己是明月牌收音机而放弃生财的著作
权?为何要在放弃宝贵著作权的同时又花大量时间找来祖国科学家的电子信箱并义
务向祖国的科学家传送我的文章?原来,天生我才是哭才、诉才——啼才:“一个
或人口内啼,分南分北分东西;六爻占尽文明见,棋布星罗日月齐”(《推背图·
第四十九象》)。

爱人不可能爱敌人,爱国不可能爱害国贼、卖国贼,爱人首先要分得清敌我,爱国
首先要分得清国家主体和害国贼、卖国贼。爱祖国要懂得祖国是什么。不是我夸
口,上下五千年,纵横海内外,至今最爱又能最爱中华民族、中华文明、中华文化
的中国人,非我莫属:不提《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表达的赤子深情,不提解读汉
字画义天机和真正圣经的《道德经》、《金华宗旨》、《推背图》……之天机的著
作《乾坤再造在中华》,仅仅一篇《汉字是唯一的象形文字》,就证明我是最爱又
能爱出中华文明最高水平的爱国者。

二、我从未自诩是上帝,我自称的是明月牌收音机。你们从哪里读到我自诩上帝的
文字?没有文字证据就是凭空捏造。你报是不是一贯造假的公司?制造冤假错案的
造假公司?

三、上帝就是月亮,就是发明日月,就是天地,就是老子、吕洞宾,就是佛陀、菩
萨、观音,就是神仙,就是“万物都是命,半点不由人”的命,就是万物之母,就
是基督耶酥十字架,就是真主,就是无恶不作的撒旦或魔鬼,就是“道生之,德畜
之;长之育之;成之熟之;养之覆之”(老子)的道德,就是老子告诉的“善利万
物”的“上善”之水。因此,上帝毫无定义的善良之义,只有至善的生化万物的技
术意义。因此,无恶不作的上帝根本没有“宽厚和仁慈”心性。可见,你根本不懂
上帝,称上帝“宽厚和仁慈”,不过是拾人牙慧的人云亦云,道听途说的流言蜚
语。

宽厚和仁慈就是无恶不作的月亮:寛是宽,寛心是目,目主是月,厚为曰在厂在
子,厚是曰在“周行而不殆”的符号,曰为一居口,一是万物之母,口是空心月。
曰在电,电为曰在乚,曰是月。仁是亻生二、二生亻,亻在佛身,亻在仙体,二
是万物之母。仁是介,介在然——发明且有知天下万物的能力,是为“介然有
知”(老子)。慈乃兹心,兹为玄玄,兹是“玄之又玄”的符号。玄乃忄在乚复
乚,忄是月亮。心为氵在乚,心是月。

四、变天的权力在天,不在明月牌收音机,明月牌收音机无力变天。天时刻在变,
看看每月的月相变化就知道天时刻在变;看看变幻莫测的风云,就知道天时刻在
变;看看人类的生老病死、万物的生生化化,就知道天时刻在变化着每个人、物;
看看五千年长河中的朝代更迭与各种预言的吻合,就知道是天一直在改朝换代;看
看“八三四一”和“九九”两组数字预言毛泽东命运的灵验,就知道天变有数;看
看灵验了几千年的测命术数工具还在显灵,就知道天变有律。要知道中国共产党及
其专政中华人民共和国全民的政权还有几天残喘日子,请想想为什么那么多真相让
我独家“揭发”的原因,想想“天亮真相乾坤易,月明中华世界福”是不是在预告
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死期在即,是不是在预告中华民族的大同日子在
即,世界大同的日子在即。

五、我不是“躲在角落里空发感慨”,而是在向广大的科学界启蒙,向顽固的进化
论发起猛烈的进攻,全面的围剿。

六、我只知道,过去的学报都给作者稿酬,现在仍有很多学报在没收审稿费的同时
向作者支付稿酬。没想到,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是条两头吸血的
蚂蝗:既吸读者之血又吸作者之血的蚂蝗,既卖学报又卖审稿权的蚂蝗,既拿高额
的“国家”工资又大胆敲榨勒索作者的蚂蝗。

对不起,我不买你们这群蚂蝗的吸血账:我早已放弃了著作权,我不图利,怎么还
要我放血养你们这群蚂蝗?我不求你报发表的论文谋取职称以哗众取宠,我何必要
求你报发表我的论文?我不图利又不赚钱,哪有可放之血?明知你报认定我的论文
是狗屁文章,认定我的“狗屁文章太差,无病呻吟,不知所云”,我怎么会傻到借
钱献血养蚂蝗?

我向你报投稿原本希望获得扩大宣传对象的机会。现在就请你报编辑部把我邮件视
为只对编辑部成员的启蒙教材。

同日,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回应:

既然你什么都不怕,有那么崇高和伟大,那么有志向,有抱负,何必躲到新西兰。
学学人家曼德拉、亚辛等其他民权运动家,看你那熊样。再别发这些无聊的东西
了,我们只是工作,我们很忙,没时间奉陪你——收音机

我即时回应如下: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

你部真会造假,我何时说过我“什么都不怕”?

我已经讲过:“我到新西兰,是老天的安排,命运的安排……”,怎么还问“何必
躲到新西兰”?

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南非,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曼德拉的立足之地。

你们忙什么?是忙着害国害民。你们越忙,危害国民的罪恶就越大。至于你们现在
还认为无聊的东西,正是启蒙你们、挽救你们的法宝,我会照发不误。

以你部名义的来信,并非你部的作品。请不要滥用你编辑部的名义,恶化你编辑部
的名义。

◆匿名者(youxingqu2001@yahoo.com)于3月13日发来主题是“你头发昏了!”
的邮件,内容是:

我说吕柏林,你这个人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自以为发些奇谈怪论,把自己看成先
知一般,其实在我看来你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说得再不客气些,就像没有父母管
教、爱胡思乱想的流浪儿。你的垃圾邮件已经使我受够了,你有没有道德啊!我没
有要收你的邮件,请你不要发。

当然,明确告诉你,这个邮件没有收到过,但是我的其他邮址经常收到。要问为什
么要用这个邮址呢?是因为你是一个不可理喻的人,逮谁咬谁!我从你的邮件中看
出你就是这样一个人。无论哪一个学者对你不满,你就要骂谁。要我怎么说你?要
我怎样对付你这种人呢?我希望从现在开始,请你不要再向你不认识的人发哪些垃
圾邮件!当然,你很可能不听,而且还会骂人。就看你了。不过,如果你敢骂我,
就请将我的这封邮件的内容附上去。真受不了垃圾的你了!

一位深受你垃圾之害的人

我于同日回应如下:

匿名人:

一、两个中国的华人科学家都没有要求我发邮件,是我主动上网网罗他们的电子信
箱,并向他们传送我文章的。我放弃著作权,并向科学家主动传送我的论文,意在
配合天心十字架启蒙科学家,打倒进化论,引导人类走进大同时代,我又称之为普
度众生,这可是前无古人的至善行为,是天下最大的道德行为:月在目,目是道
心,目是德心。因此,判断一个人有无道德的唯一标准是看他是否懂得“月是万物
之母”。请问,你懂不懂“月是万物之母”啊?是我没道德还是你没道德?

二、我不知道我的脑子有没有问题,但我知道我的心没问题。因为,不是脑子在思
想,而是心在思想。心没问题才能接收奇谈怪论,才能成为先知人类起源真相、万
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明月牌收音机。

三、人人都是“无知无欲”、“惟道是从”的收音机,人人都是“目惟内视而不外
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的收音机,故人类没有思想,更无胡思乱想的能力。
人类要是有思想,有胡思乱想的能力,人类的精英一族——各科科学家就不会把那
么多不需要任何研究设备就能发现的重大发现留给毫无科研设备的吕柏林“发
现”。要知道,我“发现”的一系列“发现”中的任何一项都是惊天动地的“发
现”,都是拿诺贝尔奖等世界级科学奖的“发现”。要知道,我一个人的“发现”
成果就否定掉一百多年来人类全体科学界在万物起源真相方面的一切科研成果。因
此,我虽是“四海为家”的流浪儿,却不是“爱胡思乱想的流浪儿”,而是毫无胡
思乱想能力的流浪儿,只是一台流浪到新西兰的居无定所的流浪型明月牌收音机。

四海为家的流浪儿未必是宾,未必不是主:“四海为家孰主宾?”(邵雍《梅花易
数》),原来万物之母就是四海为家的流浪儿,自古至今“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
殆”地绕地盘旋就是万物之母四海为家的流浪表现。客是宾:“我不敢为主,而为
客”(老子),意思是月亮“不敢”让地球绕月转动,而是以地球为主、自己为客
地绕地盘旋。四海为家的月亮便安排明月牌收音机也四海为家地接收天音。

流浪中的明月牌收音机不是毫无目的的,目的是为了在严冬季节开放几朵迎接世界
长春的梅花,迎接世界太平的承平日:“数点梅花天地春……寰中自有承平日”(
邵雍《梅花易数》),为此,流浪的过程是揭发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
物之母真相:“欲将剥复问前因”(邵雍《梅花易数》)。邵雍《梅花易数》的最
后四句是:数点梅花天地春,欲将剥复问前因。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为家孰主
宾?

四、你认定我的文章是垃圾,只证明你是瞎猫不如的收音机。

五、你和长骂叫兽郭万林具有异曲同工之妙:郭万林起初也不用接收我邮件的电子
信箱漫骂,后来才知道其意是要继续收阅我的文章,一日没收到我的邮件,就发信
来催。你也以我通信薄没有的信箱要求我别再给你发邮件,言外之意也是要继续收
阅我的邮件。但郭万林与你不同的是,他第一次来信就附另外两个电子信箱,第二
次则附另外三个电子信箱,第三次来信就留下了姓名。

至于“不要再向你不认识的人发哪些垃圾邮件”的建议,完全是废话,理由见本信
第一项。

六、我没有“逮谁咬谁”的能力,我咬的对象都是先咬我的瞎猫,自己跑上门来乱
咬我的瞎猫,而不是我逮来的瞎猫。

七、你的阅读能力和香港理工大学的李树钧一样——真差,居然还要交代“如果你
敢骂我,就请将我的这封邮件的内容附上去”。你怎么至今还不知道《与豕通信
录》的原则是复制家无上和我的通信内容呢?何况,你骂我的内容和你的先驱相
比,温和多了。

◆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资源与环境信息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副研究员、硕
导苏奋振(sufz@lreis.ac.cn)于3月14日在收阅了《科学界竟是光盲》后来信
写道:

你知道反射角=入射角,那你知道镜面反射和漫反射吗?

另外,你有朋友吗,能否先与你周围朋友讨论你那些问题,我们经常没有时间与你
讨论。

同时,感觉你很狂热,或偏执。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若有问题,医,有益;若没
有问题,不用医。也没有坏处。

我于同日回应如下:

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副研究员、硕导苏奋振:

日月之间、日地之间、月地之间的太空是近乎真空的空间。请问,光线在日月之
间、日地之间、月地之间发生镜反射和漫反射的机率有多大?机率是否低到可以忽
略不计?如是,来自太阳的一条光线到达月表时是否还是一条?来自太阳的一条光
线到达地球大气圈表面时是否还是一条?来自月表的一条月光线到达地球大气圈表
面时是否还是一条?

你不妨算一算,如果太阳表面的光线密度是一纳米,到达月表的阳光密度有多大,
那种密度能否照亮月表?想想月表月空漆黑的原因。再根据月表的凹凸情况,算算
月表能反射几条阳光给地球,地上能否“举头见明月”。

弄清了上述问题,就应该知道谁狂热,谁偏执,谁需要心理医生了。

不久,苏奋振来信如下:

你还是不知道什么是漫反射。

由于物体表面不是镜子,其反射出来的光并不是只有一个方向,而是任何方向均
有。所以你能看见你的键盘和鼠标,以及你的家人和朋友。对了,你能否与你周围
的朋友讨论后,再把你的研究成果发给大家?

另外,你所说几率,那么你知道太阳的辐射有多少光子?

还有种办法,你可以做个实验,在黑屋里,用手电照篮球,只要你的眼睛不在篮球
的影中,你都可以看见篮球。这与你能看到月亮是一个道理。

我于同日回应:

苏奋振:

镜反射应是镜面式反射,即光线照到如平面镜一样的表面时发生的反射,这时的反
射线方向是入射线的反向。漫反射是指光线进入物体内部,在物体内部经过多次反
射、折射、散射、吸收后返回物体表面的光线,漫反射的结果是一条入射线可“繁
殖”出多条不同射向的反射线。

地球上空有密集的气体微粒和其它微粒的大气圈在起化日光天的作用,即气体微粒
和其它微粒在起透射、反射、散射、衍射作用,故地表的光线密度极大。月空如太
空,月岩、月壤黑色,月岩月壤都很致密坚硬,阳光无法进入产生漫反射,更无法
穿透。即是说,一、阳光入射线和和反射线都没有穿透月表凹凸不平的月岩和月壤
颗粒的能力;二、在月表,阳光几乎不发生漫反射,即月表几乎没有“繁殖”反射
线的能力。

月表无镜面可言,即使有,发生镜反射的光线也是向太阳方向返回,即不会照向地
球。

我不知道太阳辐射多少光子,也相信没人知道。因为每条光线都由一串光子密集而
成,光线越长,光子就越多。相信太阳表面辐射光子的密度也没人知道,最大的密
度应该小于纯光子密集的程度。因为,太阳不仅辐射可见光,还辐射各种射线。

实心太阳以球式辐射阳光。因实心太阳距离地球约1.5亿公里(14960万公
里),距离月亮也是约为1.5亿公里(14960万公里±38万公里之间)。
如果日表辐射光线的密度是一纳米(一纳米等于十亿分之一米),到达月表、地表
的光线密度就达每隔15公分一条光线。即地球和月亮只能得到每隔15公分一条
阳光线的扫描。15公分的概念是,它相当于人类两眼瞳孔距离的2.5倍(人类
两眼瞳孔的距离约为6公分)。

因此,只有突向月球的一点向月球射出阳光,其它方向的阳光都不向月球辐射。照
到月球的阳光中,只有突向地球的一点才有机会将阳光反射给地球,照到月表其它
位置的阳光都没有被反射到地球的机会。

但是,月亮只有突向地球的一点才有机会将阳光反射给地球,不等于照到月球突向
地球的一点上的每条入射线都能反射给地球,因为,这一点也不凹凸不平。

日月之间浮游着许多宇宙尘埃,如果射向月球突向地球那点的阳光线遇到宇宙尘
埃,月球便得不到这条光线。

月球突向地球的一点何时才有机会将阳光反射给地球呢?是每月十五,即在日地月
成三点一线时。但是,不巧的很,位于日月之间的地球把这条阳光线拦截掉了。月
球完全丧失了向地球反射阳光的机会。

即是说,周而复始地绕地盘旋的月亮,根本没有机会向地球反射一条阳光线。

即是说,如果月球是天然天体,根本没有机会发亮,地上任何时候都看不到月亮。

同样,实心太阳只有突向地球的一点向地球射出阳光,其它方向的阳光都不向地球
辐射。

虽然地上无法想象多大的光线密度才可见,也不知道实心太阳以多大的密度辐射阳
光,但可以肯定,一纳米的光线密度与日表辐射光线的实际密度不会差太远,每隔
15公分得到一条阳光线扫描的地球,绝对什么也不看不见。同时,一条光线截面
的大小就是光子的大小,光子不可见。即是说,地上既看不到太阳,也看不到白
天。

日月不可见,星星更不可见。

总之,若无神创造“大的管昼,小的管夜”的两个大光——日月,日月本身也不可
见,星星更不可见,地球就没有昼夜,只有太空般漆黑的夜,没有任何弱光的黑
夜。

◆美国堪萨斯大学物理与天文系教授、中科院交叉学科理论研究中心量子信息物理
前沿问题教授韩思远(han@ku.edu)3月15日在收阅了《科学界竟是光盲》后发
来英文信:“You are an idiot!Stop sending out your junk email!”

我于同日回应:

洋奴韩思远:

你是中国科大七七级大学生,怎么至今还不知道我是洋文盲啊?你发来洋文信,岂
不是鸡对鸭讲鸡话?岂不是对牛弹琴?你怎么至今还不知道我以会母语为荣为傲
为豪啊?是不是因为看萨斯人瘟看多了令你患上厌恶母语症啊?如是,你可就错罪
了母语,恶错了对象。你应该厌恶的对象是比萨斯人瘟更恐怖的专政党瘟,是故意
纵瘟在前、被迫抗瘟在后的胡瘟人民人权的胡温专政集团,你应该当垃圾扫除的对
象是胡温专政集团,是专政、诈骗、腐败中华人民共和国全体国民人权的中国共产
党,是没有公民、只有罪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座古今中外最大最无道最恐怖的监
狱。

告诉你,月在前沿,前沿问题就是月亮问题,月亮问题是最大的前沿问题,且是唯
一的前沿问题。不必思远,只须明白心田在哪,目前之月在哪,就能让你自摘光盲
草帽,从而“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老子)。
—————————————————————————————————————

《与豕通信录》原定截止于2006年1月13日,因为,《与豕通信录》和网址
在第二天发送的《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文章中,认为不会再有豕来
信,尤其不会有来过信的豕再来信。谁知,树欲静而风不止,竟有不怕烫的死豕:
没来过信的豕来信拒绝邮件和骂人,来过信的豕继续来信拒绝邮件和骂人。我只好
一再推迟《与豕通信录》的截止时间。

截止时间:2006年3月15日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