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覆载万物之道即是盘古——日月


车在载,载具是车。史籍报告:车是华夏民族的始祖——夏代人的发明物:“车,
夏时奚仲造车,谓车工也”(《玉篇·车部》),“奚仲作车”(《世本·作
篇》),“车,舆论之总名。夏后时奚仲所造”(《说文》)。夏后,即“夏后
氏”,是大禹创建的国号“夏”之别称。奚仲造车在四千多年前。

其实,车与中华民族始祖同时下放:车在轩辕,车载轩辕,轩辕即黄帝,黄帝还用
装着指南针的战车——比现在还先进的轿车、战车——指南车战胜蚩尤部队,黄帝
是中华民族的始祖(论证见《虫在風中,谁能见到風中群虫?》)。可见,车是最
古老的载具,载具即交通工具、运输工具,车是最古老的交通工具、运输工具。载
具即载体,车是最古老的载体。

人类熟悉的最古老载体是牛马驴骡象骆驼所拉的畜力车。车在轿,轿也是最古老的
载体,人抬而行的载体,轿是古老的人力车。因载体是交通工具、运输工具,故人
类本身就是最古老的载体:以背、挑、扛、抬、提、抱方式运载人物;畜力本身就
是最古老的载体:人类最早利用畜力为载体的形式是利用牛马驴骡象骆驼之背运载
人物。乘车曰乘车,乘舟曰载舟,舟是古老的水上载体。

现代的人造载体有脚踏单车、三轮车、摩托车、汔车、火车、矿车,轮船、潜艇、
飞机、导弹、卫星、宇宙飞船,还有固定在建筑物内外升降人物的人造载体电梯、
扶梯。

上述运载人物的古今载体的特征都是:载体在下,被载人物在载体之上、之中。这
种运载方式是上载、背载、舱载。舱载是封闭、半封闭的上载和背载,而上载和背
载都是所载人物在载体之上、由载体直接承受人物重力、直接切割人物重力线运动
而运输物体的运载方式,故可统称为上载。

有没有与上载方式相反的运载方式?即有没有以载体腹部运载人物的载体——腹载
载体?

有,有两类:一是紧贴载体腹部和两翼的腹载,如歼击机、轰炸权腹部和两翼载于
枪炮筒中的枪弹、炮弹、炸弹、导弹。但是,歼击机、轰炸权实为飞行的枪炮,飞
行的导弹发射器,即它们运载的货物缷载落地后不再是原物。一是在载体腹部悬空
吊着人物的吊载。吊载载体有:立地不动或只作短程慢速移动而移动物体的吊载载
体——起重机,固定在天桥轨道上作短程移动以移动物体的吊载载体——重型工厂
的天车(航车),快速运动的吊载载体有鸟类的雁足传书的雁子、信鸽,有人造类
的气球、降落伞、直升飞机。直升飞机吊载人物的生活、生产场面罕见,但常见于
惊险类电影、电视,即在追捕、抢险情况下,直升飞机吊着人物飞行。

人造吊载载体出现在现代,特点各异:

一、起重机、天车是原地不动型、固定短程型的吊载。

二、气球吊载有两类:吊载目的地不定的吊载和吊载物体不是吊载目的的吊载。如
台湾海峡两岸人民熟悉的气球吊载,是蒋介石父子反攻大陆期间的舆论工具之一:
台方乘刮西北风时向大陆方向放飞吊着反攻大陆的传单、微型收音机、罐头食品的
气球,气球随风飘荡,只当气球破坏或吊载物品被树枝绊住才完成吊载使命,故有
许多破气球、传单、收音机、罐头散落在深山老林,故常有上山劳作的大陆山区农
民发现它们、拾用它们。笔者和同村村民就是其中的发现者和拾用者之一,因为笔
者老家在福建前线的西南山区。

不以运载物体为气球吊载目的的吊载载体是探空气球,吊载物是用于探测不同高度
的大气温度、悬浮物浓度和各种气体类大气污染物密度的测量工具。气球用绳子系
住,另一端用人拉住或固定在地桩上。

三、降落伞吊载是瞬间的吊载,运载安全性极差的吊载,自由落体类的落地型吊载
载体,是利用降落伞的阻力以降低下落速度的滑翔式吊载,吊载速度、时间和目的
地都很难把握。

吊载是载体在对着地心的方向上承载人物,地上看是以载体的腹部承载人物,可称
腹载。腹载与上载载体的承载人物的位置相对相反,是上载的翻转型。覆者,翻转
也,故腹载可称覆载,吊载可称覆载。

现代人造覆载载体的覆载人物件数少,而且无人称之覆载,科技界还不知有覆载,
高等数学中的覆载实为复载。以致各种现代汉语词典和声称“更权威的有声双解海
量词典”《金山词霸2003》竟无覆载词条。而《千搜词霸》搜到的覆载释意却
是:1、覆盖与承载。谓覆育包容。《礼记·中庸》:“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
月所照,霜露所队,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2、指天地。3、比喻帝王的恩
德。最新的一篇文章则表明,现代汉学家虽懂得用覆载一词,却将覆载理解成黄
河,说覆载一词出《礼记》,指天地(见马斗全《鹳雀楼联:当代文化又一败笔》
①)。

其实,覆载是古老的中华词汇,覆载载体是古老的巨型载体,覆载万物的巨型载
体,它就是万物之母——道——盘古——○形日月:

“夫道,覆载万物者也,洋洋乎大哉!”(《庄子·外篇·天地第十二》)。

道是什么?道即是○形日月,○形日月即盘古飞舟:

《西游记》第一回《灵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的开宗明义之诗告密曰: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何为盘古?绕地盘旋的古老飞舟也,古老飞舟即古老月亮,即老月,尊称即月老。
盘为舟在皿,皿是且:且心=立起为皿。且为月生一、一生月、一生万物心月。丨
是一,丨是人直立的形象,丨是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
殆”(老子)的月亮,丨即西游的日月,丨是笔直的信道,信道生化万物,“一生
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一是万物之母。

且在县城,县为且在厶,厶为丶在乚,丶是遥望的月亮,丶是信道的始端,丶下流
成丨,横流成一,一是万物之母。乚是月亮绕地盘旋一周的轨迹,是月亮绕地盘旋
的符号,厶是月亮绕地盘旋的符号,县为且在绕地盘旋。且生阻力,阻为且在阝,
阝为丨在3,3是月亮绕地盘旋两周的轨迹,是月亮“周行而不殆”的符号,阝是
月亮“周行而不殆”的符号,阻为且在“周行而不殆”。且生沮丧,沮为氵在且进
且退,氵横流成三,下流成川,三川原是一物,“三生万物”,三川是万物之母,
氵是万物之母,沮为万物之母在且进且退——月在且进且退,月且进且退的典型表
现有二:夜夜见月亮西行西落为且进表现,夜夜再见明月是月亮倒退到东方的且退
表现;每月从新月月牙到满月是月相的且进表现,从满月到残月月牙到月牙消失是
月相的且退表现。氵在心头,心为氵在乚,心是绕地盘旋的月亮。“一切唯心
造”、“诸业心为本”(《华严经·夜摩宫中偈赞品》),“一切皆心作,一切皆
因心”(《正法念处经》),心是万物之母,月是万物之母。月在有天下,“有
名,万物之母”(老子):有是万物之母的大名,大名鼎鼎的月亮就是万物之母。
沮是万物之母且进且退的符号,沮为氵生且、且生氵。

且在祖国,且是先祖,祖国、先祖即月:祖为礻在且进且退,礻为忄在7,7是
乚,忄是母心,礻是万物之母之心绕地盘旋的符号。“先祖是皇”(《诗经·小雅
·谷风之什》),皇是上帝:“上帝是皇”(《诗经·周颂·臣工之什》),“皇
矣上帝”(《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皇为白王,皇是夜天发白的王牌光盘——
视觉上是天上最大的光盘——月亮,上帝是月。祖国是月。人在先天,十字架在先
天,乚在先天下,先是人在十字架绕地盘旋的符号。先为选本,选为先在辶,之是
辶,7在之,之为亠在7,之辶是亮头绕地盘旋的符号,选是先绕地盘旋的符号,
先是月,先祖是月。月是人类的祖国和先祖。

且在詛咒,詛为且在言,言由亠=口叠成,亠是亮头,=是月心,口在唇,唇是
脣,口是月,口的原形是○,○即空心月,月空心早已由美国登月飞船探秘资料证
明:应该穿过月心的地震纵波只达35~40公里。

言在這,這为言在辶,這为言在绕地盘旋,言是月。這在邎,邎为月系這,邎为月
言系统在辶,邎为月言系统在绕地盘旋。邎之画义是:万物语言、万物语系来自绕
地盘旋的月亮,万物语言一直系在绕地盘旋的月亮,绕地盘旋的月亮关系万物语
言。邎表疾行,疾行者,邎中系言之月也。邎表进,有进无退者,月亮也:月绕地
盘旋,地绕●形日公转,●形日绕它的公转中心公转,月地日的轨迹从不重复,从
不重复的原因就在于月中十字架的遥控,即十字架上万力发生器的遥控。詛为言在
且进且退,詛为言生且、且生言。

口在古田,古是十字架在口上——在月上的形象,田是十字架在口中——月中的形
象,十在天心,十字架是天心,田是“天心居曰月中”(吕洞宾)的符号。田在
申,申在电,电为申在乚,申是绕地盘旋的月亮。申生神,神为礻申,礻在祖国,
神是绕地盘旋的月亮。言由月亮和月球真相形象组成,言神原是一物:“神也者,
妙万物而为言者也”(《易·说卦》):原来,神妙生妙化万物就是言在妙生妙化
万物,就是通过“信”道中的流动人言、“信”心中的流动人言生化万物。

皿是且,皿生血,血生卹,卹为血在卩,卩为丨在7,卩是丨——月亮绕地盘旋的
符号,卹为血在绕地盘旋,血为丿生皿、皿生丿,丿是斜月,丿是天线,天线即生
化万物的信道。信为人言,言是“信”道主流,言是“信”心主流。血在盁,盁为
血在3,盁为血在“周行而不殆”。盁在盈,盁是盈,盈为血又在3,盁为皿在“
周行而不殆”,盈为血又在“周行而不殆”。血是月,血生衆生即月生衆生。盁为
皿在乃,乃为丿在3,乃是斜月“周行而不殆”的符号,盁是皿“周行而不殆”的
符号,盈为皿又在“周行而不殆”。戶是戸,丿是一丨,乃是阝,皿是且,盁是
阻。盁是丿在3中且进且退的符号,盁是斜月在“周行而不殆”中且进且退、斜月
在且进且退中“周行而不殆”的符号,盈是斜月又在“周行而不殆”且进且退、斜
月又在且进且退中“周行而不殆”的符号。盈是月。盈表圆满,盈月即满月、圆
月。

盘为舟在且进且退。舟为忄在冂中生丿、丿在冂中生忄。冂在月,冂是月空心的符
号,舟为万物之母之心在空心月中生丿、丿在空心月生万物之母之心。舟在郍,郍
为舟在“周行而不殆”;舟生般若,般为舟又在几,几为厂连乚,厂即乚,几是月
亮“周行而不殆”的符号,般为舟又在“周行而不殆”。般若在盤旋,盤为般在
皿,盤为般在且进且退,盤为舟在又在“周行而不殆”中且进且退、舟又在且进且
退中“周行而不殆”的符号。舟是月,盘古是月。盘古即万物之母。

月在目,目在自,自在首,首在道,道为首在辶,道为万物元首在绕地盘旋。首为
自生丬、丬生自,丬为八生丨、丨生八道,八是成镜像反应的南北二月,八是十字
架辐射的无数信道中相邻两条信道的形象,代表生化万物的无数信道。自为目生
丿、丿生目,目有天机:“机在目”(《黄帝阴符经》):目为月生一、一生月、
一生万物心月。目为一在曰、一生曰、曰生一。曰为一在口、一生口、口生一。目
为月封底,月为目开门,月为开天目,开天目即开天门,月是“荡荡天门万古开,
几人归去几人来”(邵雍)的荡荡天门。虽然“荡荡天门万古开”,但人类看不
到,故目又是月门不让人类看到的形象。

信道的始端两端口状,始端端口在十字架,是天心;终端端口即万物之心、人类之
心。始端端口生终端端口的形象是吕吅,吕洞宾描述为“古来仙真,口口相传,传
一得一”,“传一得一”指一条信道通过口口相传生化一物。口口相传即心心相
印,吕洞宾描述为“斯道也,古来仙真,心心相印,传一得一”。因始端端口在月
中,终端端口对人类而言,在天目之前、身体之外,故曰:心“不在身中,不在身
外”(吕洞宾):“不在身中”的“身”指人身,“不在身外”的“身”指月亮。
口中是“信”心流言,流言包括流象。口口相传和心心相印告诉人类:万物都是收
音机,人人都是收音机。

因天目是终生张着的观心机关,观心即观“信”心流言、流象,流象即人类终生所
见的印象、忆象、梦象、想象,其中梦象、梦言一直在起着把人类从睡态中唤醒的
作用,也常发布预言。有人则会在梦中看到“方寸中具有郁罗肖台之胜,玉京丹阙
之奇,乃至虚至灵之神所住”(《黄庭经》)。对人类而言,开天目是让人类天目
看到心中明月、心口流言、孔德之容:“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
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老
子):信即流动的“信”心流言。信即“不出户,知天下”的老子们通过信道传给
人类的通信,传给万物的通信。

只因老子们只能通过信道的通信方式才能生化万物,故曰:“信者,吾信之;不信
者,吾亦信之”:“信者”、“不信者”指相信,“吾信之”、“吾亦信之”指通
信。本句表示:不管人类信不信有无万物之母,不管人类信不信月是万物之母,老
子们都予以终生的通信,终生的生化;反之,人类信不信有无万物之母,信不信月
是不是万物之母,都是老子们生化的结果。各人的“信”心流言内容各异,时刻在
生化不同善度、不同恶度的人类和万物,时刻在生化善恶两极的人类和万物,故老
子曰:“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善者”、“不善者”指以人间公
认的善恶标准所看到的善恶人事物,“吾善之”、“吾亦善之”指老子们对人间公
认的善恶标准所看到的善恶人事物的生化态度——通信态度。

日在月中——“日居月诸,照临下土”(《诗·邶风·日月》),月为日在刂,刂
为丨在亅,亅在⺗,⺗是心,亅是乚,刂是丨绕地盘旋的符号,月是日绕地盘旋的
符号。故曰:“日月原是一物”(吕洞宾):十日中除了一个●形日外,九日是○
形;在并出南北天的四月(“有四月并出”见《吕氏春秋·季夏纪第六·明理》)
中,三月○形,一月●形,●形月即是●形日。而●形日是万物之母“一”的创造
物、遥控物、生化物。

田在困境,困为八生田、田生八道。困为木在口中,木非木,木是十字架生八道、
八生万物田心的符号。故木的实质是十字架,困的实质是田。木在高楼,吕在高
楼:吕是两个以上○形日月的符号,真正的高楼就是十字架:十字架由三座楼径十
公里以上、高度3476公里的高楼相互垂直构成。只因从任一座高楼方向看月内
剖面,其形为十,故曰十字架。而从任一座高楼方向看月内剖面,其形为方化后的
田,田是月人长生处,故曰福田。十字架繁华无比,又通过辐射无数信道生化万
物,故曰华木。困是口有华木、口生华木、华木生口的符号,困是月有华木、月生
华木、华木生月的符号,故仙诗曰:“月中华木繁”(唐·皎然《答豆卢居士春夜
游东园见怀》)。木生枝,枝为十字架又生木、木又生万物田心。枝是月,枝由月
生。月宫居民以嫦娥代表,嫦娥即仙枝,仙枝生地上万枝,故仙诗曰:“昨夜一枝
生在月,婵娟可望不可折”(唐·皎然《裴端公使君清席,赋得青桂歌送徐长
史》)。“日月原是一物,其日中之暗处,是真月之精,月窟不在月而在日,所谓
月之窟也,不然自言月足矣。月中之白处,是真日之光,日光反在月中,所谓天之
根也,不然自言天足矣。一日一月,分开止是半个,合来方成一个全体”(吕洞
宾)。“一日一月,分开止是半个,合来方成一个全体”是“明”字的谜面。月华
即日华,月心即日心,故仙诗曰:“玉京真子名太一,因服日华心如日。此心不许
世人知,只向仙宫未曾出”(唐·皎然《赠张道士》)。“日华炼精魄,皎皎无垢
氛。谓我有仙骨,且令饵氤氲”(唐·皎然《步虚词》)。

丆是人,丆是石头,石为人口,石为人居口、人生口、口生人类,石为人居月、人
生月、月生人类。月人即古人,石上之人即古人,隐秘说法便是:“千年石上古人
踪,万丈岩前一点空。明月照时常皎洁,不劳寻讨问西东”(唐·寒山《诗三百三
首》)。丆在首心,人在道心;首心是人,道心是人。丆在光心,光心是人。人是
道光之主。日月是大道,信道是小道,大道小道都生光。○形日月内外都发光,发
的都是道光,是道光生●形日之光。○形日月和●形日在太空都不可见,只见于地
上。故道光有内外、阴阳、上下、真假之分:在○形日月内的道光即是真日之光、
真阳之光,在万物心田的道光是真日之光、真阳之光。●形日发的光是假日之光、
假阳之光,月表所发的光是真阴之光。日月外表之光因在太空看不见,可谓真阴之
光,在地上可见可谓假阳之光,假者,借也,真阴之光变成假阳之光,是真阴之光
借大气圈经信道化日光天的结果。○形日月即宇宙中国——宇宙中心之国,中国之
主即○形日月居民,即月人,人是道光之主,故诗曰:“道光中国主”(唐·广宣
《早秋降诞日献寿二首应制》)。国为玉在口中,国是玉皇大帝在○形日月中的符
号;囯是国,囯为天王在○形日月中的符号;國是国,國为或在口,國是或在○形
日月中的符号。國是戈在绕地回旋中生一、一在绕地回旋中生戈的符号。戈在划
行,划为戈在刂,戈是绕地盘旋的○形日月。“道光中国主”是双关语,另一关表
示:道光生地上中国,道光是地上中国之主;中国之光即是道光,中国文明即是道
光之文明。中为口生丨、丨生口,口是心,中即心,中国即心国,中华即心华。中
在写史即心在写史。

中国以无数信道生化万物,条条信道都是灵道,万物的祖宗是○形日月,通过认识
万物都可认识万物之母,故诗曰:“日边乡井别年深,中国灵踪欲遍寻。何处碧山
逢长老,分明认取祖师心”(唐·齐己《送高丽二僧南游》)。

田在固,固生個体户,個为人在固、人生固、固生人类。固为田生口、口生万物心
田。固为十在回,固是十字架绕地回旋的符号。固为古在口、古生口、口生万物心
中古月。固表示古月极其牢固。古在克,克为古在儿,儿是丿在乚的符号,克是古
绕地盘旋的符号。克在兢兢,兢为二克,兢为二个盘古——二个古月在南北天上绕
地盘旋。古在呄,呄为古在乃,盘古是“周行而不殆”的古月。古在苦天下,苦为
二个十字架都是古月。苦为卉在口、卉生口、口生卉,卉为三个十字架,表示“有
四月并出”南北天的四月中,三月有十字架;三表众,三十之卉表从众多的十字
架,实表十日中有九个十字架。卉还为万物田心。卉在奔,奔在逩,逩是奔,逩为
奔在辶,奔是绕地盘旋的日月。奔为大卉,大为人乘一、人生一、一生人类。大在
天,大在生天下万物,大在达,达为大在辶,大是绕地盘旋日月,但大特指月亮:
大器晚成:晚上才成为夜天大器的是月亮。逩为卉在达,表示在“并出四月”中有
三个十字架天天向西方准时飞达。

個为估在口、估生口、口生估计。估为人在古月、人生古月,古月生人类。個为什
在回,什为人在十字架、人生万物田心、十字架生人类。什在化,化为什在乚,化
是人和十字架绕地盘旋的符号。化分、化合、化身、化境、化学在何处?在万物心
田、在众生心田,但那是每条信道始端的小化,大化场所——宇宙最大的化工厂在
信道的始端——十字架:“大化终华顶,灵踪示玉泉”(唐·齐己《题玉泉寺大师
影堂》):化在华天,华为化在十字架,华为十字架生化、化生万物田心。华生花
容,花为十字架生华、华生万物田心,花为二个十字架都是宇宙中最大的化工厂。
花头在开天下,开为二个十字架都生一、一生万物田心。开在邢,邢为开在阝,开
天神具即是“周行而不殆”的二个十字架。個是十字架之人绕地回旋的符号。個为
佃户生口、口生佃户,佃为人在田、人生万物心田、田生人类。

固在画圖,圖为固在回,圖是固绕地回旋的符号。圖为啚在口、啚生口、口生啚。
啚为古在回,啚是古月绕地回旋的符号。啚在鄙,鄙为啚在阝,啚是“周行而不
殆”的古月,鄙为古在“周行而不殆”中返照回光。

古在詁,詁为古言,詁为古月在言、古月生言、言生万物心中古月。古在怘,怘为
古心,怘为古生心、心生古。怘为沽在乚,沽为古氵。氵在心头,沽为古生心头、
心头生古。沽为汁居口、汁生口、口生汁,汁为十之氵,汁为十字架之氵。汁为十
字架生心头、心头生万物田心。怘为十字架生吣吢、吣吢生万物田心,吣吢为口是
心、心是口,吣吢为心生口、口生心。心是月,吣吢是肙。月是目,罒是目,怘是
罟,罟为古目,罟为古生目、目生古。目是月,罟是胡。罟者,网也,罟即是古月
辐射的生化万物的信道织成的恢恢天网,谁也看不见的恢恢天网。

○形日月在绕地盘旋中辐射无数信道生化万物的情况和过程,就是覆载万物的情况
和过程。因为,宇宙万物本无上下,本无正反背腹,但是,○形日月是生化宇宙万
物的中心。○形日月就是天、就是帝,就是上天、上苍、上帝。○形日月以外的空
间就是天下,万物就是○形日月的覆载物。对地球而言,○形日月朝地一面就是
腹,腹系地球万物信道、信道系着地球万物,盘古就是覆载地球万物的大道,○形
日月就是覆载地球万物的大道。其实,覆载万物的盘古是对地球而言的,因为,只
在地表上看,○形日月才是绕地盘旋的光盘,离开地球便看不到○形日月。

載是载,載体是車,載为車戈生十、十生車戈。車为田生二十、二十生田,車为申
生二十、二十生申。戈在划,車是連长,車在連系万物,連为車在辶,車是绕地盘
旋的○形日月。車在陣地,陣为車在阝,車是“周行而不殆”的○形日月。車生
軍,軍生命運,運为軍在辶,軍为車在冖,冖为丶在乛,乛是亅,冖是丶绕地盘旋
的符号,運是軍绕地盘旋的符号,軍是車绕地盘旋的符号,運是車“周行而不殆”
的符号。軍在翬,翬为軍在羽,羽为习习,习是飞,羽为飞呀飞,翬为軍在飞呀
飞,翬为車在绕地盘旋中飞呀飞,翬为車在飞呀飞中绕地盘旋。車心田是鬼头,二
乚在鬼天下,鬼即“周行而不殆”的○形日月,鬼即車,一車所載的都是鬼:“載
鬼一車”(《易·暌》)。

車生軒轅,軒为車在干活,干为十字架生一、一生万物田心。干在邗,邗为干在
阝,干是“周行而不殆”的十字架。轅为袁車,袁为古人在乚中生一生丿、一丿生
古人化身,袁在遠行,遠为袁在辶,袁是绕地盘旋的盘古,轅是盘古神車,軒轅是
盘古神車月亮,黄帝是盘古神車月亮。

月生能,能生熊,月在有熊国,有熊国是黄帝建国处:黄帝建国于有熊,黄帝又名
有熊氏,可见,黄帝、轩辕氏、有熊氏原是一物,都是月亮。

载,年也:千载难逢。年为午在厂,年是绕地盘旋的午,午为人在十字架、十字架
生人类、人生万物田心。午是什,年是化。载,記也:连载。記为己言,己为コ在
乚,コ是冂,己是空心月绕地盘旋的符号,己在改,改为己人在十字架,改为己在
十字架生人类、人在十字架生自己。記为己言,記为己在言、己生言、言生己。载
在载歌载舞:载,乃也,乃在呄。

覆为覀在復,覀为╥居罒,╥是╞,╞在月,月为╞在7,月为╞绕地盘旋的符
号,罒在罟。覀即月,覀即○形日月。復为彳在反复,彳为亻生丿、丿生亻,彳称
双人旁,表示众人。彳为人生丿、丿生人类。复天是人,复心是曰,复地是夂,夂
为人在7,复是人人在绕地盘旋中曰、曰在绕地盘旋中生人人的符号。复在腹部,
腹为月是复、复是月,腹为月在反复绕地盘旋。

复为夂在但、但在夂,但表转折——而且。○形日月绕地盘旋的轨迹○形,○形轨
迹就是时刻在转折的轨迹。夂在但即人在7中但是——人在绕地盘旋中但是。复为
但人在7,复为但在7中生人类、人在7中生但是。但为亻生旦、旦生人类,旦为
一在曰、一生曰、曰生一。旦在胆,胆为月是旦、旦是月,胆为月生旦、旦生月、
旦生万物心月。月是人——月的本质是人,胆是但。但在亱间发明,亱间发明者,
月亮也。亱为亠在但是,亱为亮头在但是。亱为但生亠、亠生但,亱为但生亮头、
亮头生但。

但为仁在口、仁生口、口生仁。仁为二亻,仁为二人,二人为天,仁是天,天是
全、是道、是久:“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老子):全为人王,
人王即天,久为人在7,久是绕地盘旋的月人。天是二人世界:二是复数,人是夫
妻制符号,天是数以亿计的长生夫妻世界。天在迗,迗为天在辶,天是绕地盘旋的
二人世界,没身不殆的二人世界。没身不殆者,月亮也:月亮在每月的月头月尾没
身三日,即月在晦日、朔日和初二没身,没身三日即于初三现身。故自古至今周而
复始地作没身——现身游戏的月亮就是全、天、道、久,没为氵又在几,没身即心
头在“没”身,没为心头又在“周行而不殆”。不殆之没身就是全、天、道、久,
就是盘古,就是月亮。

仁是介,仁在“介然有知,行于大道”(老子)。仁在佛身,佛为仁弓,佛为仁在
弓,弓即月:新月如弓,残月如弓,上下弦月为有弦之弓,凸月如拉开的弓,圆月
如拉满弦的弓。弓为一在几,弓是一“周行而不殆”的符号,佛是仁“周行而不
殆”的符号。弓为己在亅,佛为仁在绕地盘旋中生己、己在绕地盘旋中生仁。

弓在夷,夷为大弓。弓是道,夷是大道:“大道甚夷”(老子),道是月,大道是
月。弓是道、夷是大道、大道之大的规模表现在弓弦长度:一、月亮直径即是弓弦
长度=3476公里,二、月亮东升西落在天划出的轨迹即是弓弦长度=月地距离
×2+地球纬向直径=384401公里×2+地球纬向直径。这个地球纬向直径
指月亮绕地盘旋轨迹在地表纬环上的投影圈直径。投影位置在南北回归线左右,因
为,光照南北半球的二对日月绕地盘旋轨迹在地表纬环上的投影位置,在南北回归
线左右。

佛为亻在弗,弗为二弓,二弓即二月,二月即并出南北天又成镜像反应的二月,佛
即南北二月的居民。

月在望,月是万物仰望的对象,佛是万物仰望的对象,仁是万物仰望的对象,只因
月——佛——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故“覆载群生仰至仁”。

“覆载群生仰至仁”的主客观要件是:同时发明群生之心目和○形日月,当覆载之
群生要仰至仁的时候——仰望日或月的时候,要求双眼在看到日或月时,信道能让
天目同时看到播放在心田的日影或月影,天目所见的日影与月影必须与双眼所见的
日和月成镜像反应。

覆是绕地盘旋的月和閦中大众,閦为众在門,門在朋,朋为二月,門为朋隐中间两
脚,門是成镜像反应的南北二月,閦表南北二月居民甚众,表示众月的居民甚众。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要告诉
人类的就是,○形日月即是开天辟地的盘古,佛即○形日月,仁即○形日月。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则表示:保护代表人类的唐僧西行取经的孙
悟空、猪八戒、沙僧和小白马即是盘古——○形日月——造化人类之母、造化万物
之母。

“覆舟斟寻,何道取之?”(《楚辞·天问》):斟为甚斗,甚为其在乚,其是○
形日月,斗心为十字架,斗为十字架生丶丶信道道头、丶丶的遥望日月生万物田
心。斗在阧,阧为斗在阝,斗是“周行而不殆”的○形日月。斟表勺,勺为人在
7,勺是绕地盘旋的人——○形日月居民。勺在的,勺是目的,的是箭靶的中心目
标,的为白勺,目的是绕地盘旋的发白天体,目的即是万目的标的——万物之目的
标的是○形日月,万物之目是○形日月中的十字架辐射的信道有的放矢的对象。无
柄之勺的剖面形状即是上下弦的月相,“覆舟斟寻,何道取之?”的答案是:要寻
找覆载万物的盘古飞舟,得找道心月,得找绕地盘旋的发白之勺形天体——月亮,
月在有天下,月就是“有名”的“万物之母”。

严肃的《推背图·第一象》同样告密“盘古即○形日月”的玄机:

谶曰:茫茫天地,不知所止;日月循环,周而复始。
颂曰:自从盘古迄希夷,虎斗龙争事正奇;悟得循环真谛在,试于唐后论玄机。



结合图文可知:两个等大又相扣表示循环的白盘环和红盘环,即是盘古——“周而
复始”的循环日月,即是龙争虎斗的龙虎:左环为月龙,右为日虎,龙虎都是○形
日月。龙争虎斗非相斗相争,而是相生相成。

龍虎的画义表明○形日月是龍虎:月在龍头,龍在隴,隴为龍在阝,龍是“周行而
不殆”的月亮。几在虎腿,虎是“周行而不殆”的○形日;虎在虒,虒在遞,遞为
虒在辶,虒为虎在厂,遞为虎在辶厂,虎是“周行而不殆”的○形日。虎心是虚心
——七,七为十在乚,七是十字架绕地盘旋的符号,虎心是绕地盘旋的○形日。

可见,体现时代最古老的神话故事——盘古开天地的神话故事并非荒诞无稽、异想
天开的故事,而是真相故事。由此可知,一切神话都是神下放的真相话,神仙传出
的真相话。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06年12月14日

————————————————————————————————————
①马斗全《鹳雀楼联:当代文化又一败笔》网址:http://www.rmzxb.com.cn/jctj/t20061127_108386.htm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