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               新西兰华人吕柏林著

                                    控 诉 书

        故意纵瘟在前,被迫抗瘟在后,是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

今年4月20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被迫开展全民动员的抵抗新世纪人瘟①侵害的抗
瘟战争,党政一把手胡温俩被迫站到了指挥抗瘟的第一线,表明胡温专政集团故意
纵瘟政策被迫收场,开始推出被迫的抗瘟政策。故意纵瘟在前,被迫抗瘟在后,是
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民人权的连续剧,罪恶滔天,现向你们提出控诉。

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新世纪人瘟下凡时间与胡温专政集团对瘟情的掌握

㈠【美国中文电视报道】转载的《加拿大环球邮报载文介绍非典型性肺炎传染的来
龙去脉》披露:早在去年11月16日,在广东佛山市,2或3名居民已经倒在了一种现
在被称为SARS的魔爪下(见http://www.usctv.com/96.htm)。

㈡新华社广州4月25日电(记者肖文峰)早在非典型肺炎还在被称作“不明原因肺
炎”、全省发病人数总计28例的1月份,广东省卫生系统已开始建立一套疫情通报
体制,这套很快发展成熟的疫情收集方式犹如一张大网覆盖南粤城乡,使有发烧等
非典特征的病人难以“漏网”。 早在2月3日,广东省卫生厅就发出第5号文,首次
提出了各基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情通报的“零报告”和“日报告”要求,并向卫
生部、省委、省政府报告……

这两消息说明什么呢?说明:

㈠新世纪人瘟病毒下凡①与中共十六大同步进行,最先发现在广东佛山的中瘟者时
间是现届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产生日(2002年11月15日)的第二天。

㈡自1989年9月实施《传染病防治法》后,全国各省市的传染病监测、报告体系已
经建设的基本完善,至今未发现哪种传染病逃过这个体系的监测、报告。

㈢广东卫生系统自始就没有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而隐瞒、谎报、漏报新世纪人瘟
瘟情。说明国务院和领导国务院的胡温专政集团,自新世纪人瘟瘟倒人开始,就始
终掌握着新世纪人瘟及时而详细的动态情报。

——关于胡温专政集团名称的说明。根据党领导一切的原则和实际情况,胡锦涛为
首的九人政治局常委会,一经产生,即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专政人。排在胡锦涛
后面的两位政治局常委是吴邦国、温家宝,这个排名顺序的意义是预告他俩是即将
的全国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后来的“宫庭选举”结果不出排名顺序给出的预
告。自政治局常委会产生之日起,吴温的准备工作就是分别接管全国人大和国务
院,准备就坐的分别是常年主持举手会议的会长座和总理座。谁都知道,“人大”
不大,因为它是橡皮图章,会长虚位高,地位低。因此,从那时起,胡温就已经定
格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党政一把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核心只能独一,不能有
二,所以,江核心从此由它培养的胡核心取代,胡温专政集团从此成立。

二、国务院抗瘟有法可依

《传染病防治法》第二条第五款规定,国务院可以根据情况,增加或者减少甲类传
染病病种,并予以公布;卫生部可以根据情况,增加或者减少乙类、丙类传染病病
种,并予公布。

时间就是生命,速度就是生命!当新世纪人瘟在广东佛山露头后,国务院依法的急
务应该是:

㈠将新世纪人瘟列入甲类传染病病种。即使当时认为它不够甲类传染病资格,也该
责令卫生部列为乙类传染病病种。卫生部即使没有得到总理责令,也应依法将其列
为乙类传染病病种。或者鉴于瘟情紧急,不分甲乙,国务院和卫生部均应先列入《
传染病防治法》防治对象,作为法定传染病病种依法管理。

㈡根据瘟源、瘟原不清、史无前例、没有防治特效药、隔离是最好的预防方法的特
征,及时向全民公开瘟情,向世界通报,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求援,让新闻自由
报道瘟情和议论,力求减轻瘟情的为害和恐慌影响。

㈢根据上述理由,最迟在今年一月底,即春节前对广东或已经发现中瘟病例的广东
若干地市采取隔离措施,控制瘟毒的扩散。

三、故意纵瘟在前、被迫抗瘟在后的证据和推理

如果朱熔基总理的国务院如此做了,就不需要张文康、外交部发言人和广东各级瘟
情发言人向世界撤谎,香港也许就不会成为第一个境外重瘟区,更不会扩散到全
国、扩散到世界,扩散成如此广大的瘟害面积和如此众多的中瘟人数,绝不会演变
成恐怖全国而成“重中之重”的全民动员的抗瘟战争。

朱熔基总理的国务院和代表国务院撒谎的张文康,不仅长期向国内外发布没有瘟
情、瘟情已经控制、到中国大陆旅行安全之类虚假信息,掩盖瘟情,蒙蔽国内外人
民,还对明知具烈性传染性的新世纪人瘟取了个不具传染性明显色彩的瘟名“非典
型肺炎”,企图把新世纪人瘟的恐怖性降到最低,让不知新世纪人瘟瘟情和瘟性的
人民完全丧失本应持有的高度的防瘟警惕性。

朱熔基总理的国务院并非不知道,单靠政府和卫生系统的悄悄防治是无法控制瘟情
扩散的。但是,张文康没有依法行政,朱熔基也没有依法行政,整个国务院没有一
个官员要求依法行政。不但没有依法行政,而且通过沉默和撒谎方式违法纵瘟。相
信军医出身、长期从事军医教研工作的张文康不会不知道新世纪人瘟的危害性,相
信他虽为技术官僚,也不会完全丧失铭刻在医学教研者骨头里的医德和行政道德,
更清楚违法行政的犯罪责任;凭朱熔基的个性,凭他为反腐所发的豪言壮语,他更
不应该沉默和违法行政。照说,林大什么鸟都有,众多的国务院官员应该至少会有
一个依法行政的官员,然而,没有。虽然,他们都知道对烈性传染病的违法行政,
就是对人民犯弥天大罪;他们同样知道,对烈性传染病违法行政的沉默,既犯渎职
罪,还犯包庇罪。然而,他们却选择犯罪,选择以沉默和撒谎的方式犯弥天大罪。

为什么?

原来,朱熔基也好,张文康也好,全体国务院官员也好,都是丧失了人性的中共党
员和没有党籍的中共党员,只怕党纪不怕国法的党棍,只怕党嫌弃不怕民遭难的官
混。原来,实际领导卫生部的不是张文康,实际领导国务院的不是朱熔基。众所周
知的当时领导是胡温专政集团,国务院的职能是向胡温专政集团汇报瘟情,请示、
接受、执行胡核心对待和处理防治瘟疫的决定和宣传口径。

胡温专政集团成员们也不是不懂得《传染病防治法》和《刑法》,只是他们更清楚
法律在他们的专政下,不过是可塑性最强的橡皮泥,是“要用大如天、不用靠一
边”的魔术玩具。胡温专政集团成员们也不是不知新世纪人瘟对人民生命和健康的
严重威胁,但他们更清楚专政集团的政权和利益与人民生命和健康的两者比重谁大
谁小。

胡温专政集团不让国务院依法行政,朱熔基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凭着良心和职责扬
起依法行政的旗帜起义,与胡核心分庭抗礼,但前途险恶,将在任期未满前结束官
运;要么昧着良心保持沉默,让张文康、外交部发方人代表国务院即代表中华人民
共和国向世界撒谎,捞个光荣退位的虚荣。人性被党性统治、良心被罪心同化的朱
熔基,只能选择后者。

从全国新闻媒体始终与党中央长期保持一致地装聋作哑和撒谎的证据看,从广东各
级瘟情发言人的诈骗性发言证据看,胡温专政集团纵瘟的“英明”决策,并不是保
密在高层中的高级机密,而是传达到了范围相当广泛的公开秘密。

挖掘这些信息的意义在于证明:

㈠直到4月21日才被迫公开新世纪人瘟中瘟数字并开展全民抗瘟战争的事实说明,
如果不是谎言实在捂不住瘟情的缘故,胡温专政集团还是无意向本国人民、向全世
界公开瘟情。也就是说,他们将继续执行纵瘟政策。

㈡张文康之流以掩盖瘟情为手段的造谣诈骗,不单是他的个人行为和职务行为,还
是对胡温专政集团的代理行为,表达的是他和胡温专政集团共同的纵瘟意志。其
中,胡温个人的意志决不会是抗瘟,也决不会是以沉默方式或举手方式同意的纵瘟
意志。

㈢张文康之流和他们代表的胡温专政集团掩盖瘟情的纵瘟行为,至少构成了《传染
病防治法》和《刑法》规定的纵瘟罪、玩忽职守罪,和《刑法》未规定的危害公共
安全罪、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罪、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诈骗罪、践踏人权罪。

㈣张文康只是胡温犯罪集团纵瘟犯罪的从犯,但胡温集团对他的撤职处理只是割须
代首式的处分,远离刑法,避开刑罚,是对罪犯的保护,对犯罪的放纵。对张文康
回家赋闲的前途安排,很可能和前铁道部长丁关根一样,先撤后升,或者易位易地
为官。因为,如果没有他勇敢代理诈骗所创造的稳定政治环境,十届两会势必被全
国抗瘟战争推后,至今还无法召开,似此就将形成党国新旧两套班子长时期同时执
政的混乱局面。尽早进入“国家”领导职务或“国家”职务转正,就希望按预定日
期召开十届两会。按预定日期召开两会的心情,只有胡核心成员最迫切。而张文康
掩盖瘟情的造谣诈骗完全“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完全是为“稳定压倒一切”而牺
牲个人道德、职业医德、职务道德和法定职责的尽职工作。

㈤至今,胡温既对自己的纵瘟罪行毫无坦白、自责、悔过和自罪的表达,又对犯罪
团伙毫无依法揭发、追究的动作和倾向,显然意在保护所在犯罪集团的所有罪犯。

由此,我们不能不怀疑江泽民经常呤诵、温家宝新任总理第一天就对中外记者呤诵
的悲壮诗句:“茍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中的国家二字,究竟是指中
华人民共和国专政政权呢?还是这个“国家”的重心、唯一值得热爱的主体——人
民呢? 

胡温专政集团为什么要诈骗人民诈骗世界?因为他们赖以专政和腐败的基础是专政
政权,专政政权唯一的救命稻草是稳定的泡沫经济,民命不过是他们践踏的草菅,
瘟倒多少人无所谓。何以见得?证据有:

㈠胡锦涛在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考察时说:“当前要把防治非典型肺炎的工
作,作为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的一件大事。”

——他念念不忘的是改革、发展、稳定,保护民命不是抗瘟的第一目的。

㈡温家宝谈及疫情的危害时说:“非典型肺炎可能会伤害中国的经济、国际形象以
及社会稳定。”

——他念念不忘的是经济、国际形象、社会稳定,人民的生命与健康不是瘟毒的毒
害对象。

㈢3月28日前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以钦差大臣的身分在香港对新闻媒介训道:“
如果600万人中有50万人得了这个病,我觉得应该恐慌,但现时才300多个就搞成这
个样子了,我觉得有问题。香港这样报道病情,谁还敢来?”

——50万与600万的比值是8.3%,据此比例和逻辑,拥有常住人口1630万以上的北
京(2001年城市居民1367万人,居住半年以上的外来人口263万人),没有瘟倒135
万人以上,13亿大陆人没有瘟倒1亿人以上,胡温专政集团就没有理由恐慌。

所以,同样是代表胡温专政集团意志的张文康,才会在全国内地瘟倒约两千人的恐
怖情势下,仍然脸不红心不跳地向养着他的全民掩盖、封锁瘟情,向世界保证中国
大陆仍是安全的旅游胜地——这种保证显然具有不把瘟毒染遍世界、让全人类共患
瘟难而誓不休骗的犯罪嫌疑。要是没有蒋彦永等义士的见义勇为,要是没有国际舆
论的帮助和压力,要是没有世界卫生组织的警告压力,相信张文康至今还在代表中
华人民共和国向世界发布到中国大陆旅游很安全的诱人染瘟的诈骗信息。 

——面对如此烈性的瘟情,面对如此纵瘟的政府,无论发生在五千年历史中的任何
朝代,绝对都会有几个朝臣或强谏,或挺身捅破谎言。当然也不存在不纳此类谏议
的帝王。然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偌大一群的号称公仆的朝臣中,竟无一个这类朝
臣。政治是进步了还是后退了?道德素质与法律素质是提高还是降低了?一党专政
制度和文化与帝王专制制度和文化相比,哪个更恐怖呢?是谁创造出这一切?

至此,一定有人反对:胡温等是在3月18日才成为“国家”正职领导人的,此前的
“国家”正职领导人是江核心成员,此前的纵瘟责任应归江核心。

错也,江核心只是纵瘟首犯的共犯。因为,《宪法》规定的党中央领导地位一直在
中华人民共和国处于最高地位。在毛泽东下地狱之后,民主集中制在党中央核心实
行的越来越好。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核心会议,非核心成员不可能参加。已经不是
党中央核心的江核心成员不可能另开对抗胡核心政策的核心会议定出纵瘟政策并执
行之。

肯定有人否定胡温有纵瘟的个人意志。“胡哥,挺住!”,“温哥,挺住!”的抗
瘟支持声,就是否定他俩有纵瘟意志的证据。

这显然是只看现象不看本质的结论。反证的逻辑和证据是:

㈠假如纵瘟政策不是胡核心的共同意志,难道他们没有权力和能力作出抗瘟的政策
对抗江核心的纵瘟政策?

㈡假如纵瘟政策没有胡温的个人意志,难道胡温在3月18日以前的职务,就没有做
蒋彦永的条件?

㈢不错,恋栈的江泽民紧握着枪杆不放,企图模仿邓不平搞枪指挥党;不错,胡核
心的许多成员是江泽民的亲信。如果胡温不听话,有可能失宠而丢职。但是,第
一,江泽民不是邓小平,没有邓小平的权威。第二,假如拥有全党认同的最高地位
的胡温真有为人民的生命和健康着想而不怕丢官的话,他俩就应该力排坚持纵瘟思
想的成员异议而扬起动员人民抗瘟的旗帜。第三,假如胡温具有依宪办事思想的
话,则完全可以抬出宪定的四项基本原则中的第一原则,令江泽民俯首称臣;第
四,胡温也完全有能力利用他们的权力制造“党指挥枪”舆论,令枪杆子不敢乱
动;更有能力利用人民迫切需要的抗瘟民意和形势,大造“紧急抗瘟舆论”,掀起
抗瘟战争。然而,面对紧急的瘟情,面对遭受烈性瘟毒威胁中的人民,他俩首先想
的不是人民的生命和健康,也没有依宪行事。因为,他俩首先考虑的是权力地位的
安全。

㈣假如胡锦涛要实践他在《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式》上发表的誓言“忠于祖
国、一心为民,坚持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
利为民所谋,始终做人民的公仆”,假如温家宝是个“有信念、有主见、敢负责的
人”,具有兑现“茍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诚意和勇气,不但他俩
应该在“国家”职务转正前成为蒋彦永式义士,至迟也应在转正后,就立刻把抗瘟
变成“重中之重”的人民战争。可是,这场战争却是发动在一个月之后,而且是在
国内外舆论压力大到顶不住、经济形势明显恶化、自己也有可能中瘟的形势下被迫
发动的。

而且,他们也注意到,新世纪人瘟病毒,并不是利用专政权力可以掩盖的种种制度
性的大小恶性事故信息和腐败信息,并不是各级专政权人和警察可以镇压的种种城
乡工农抗议和上访信息,它们根本不理“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舆论宣哗,根本不
接受“稳定压倒一切”的国策,它们只知争取生存权和繁殖后代权,专政恐怖对它
们不但无效,而且是保护伞,为它们扩散瘟毒创造了自由宽松环境——是政府的故
意掩盖和新闻媒体的装聋作哑,才使人民在毫无知情、毫无警惕性的情况下,丧失
了很容易采取的隔离等预防措施的机会,不知不觉地带着瘟毒从广东走向全国、走
向世界,为瘟毒胡瘟中华民族、胡瘟世界赢得了充分的时间,导致全国进入恐慌,
世界进入恐慌。胡温专政集团如再不抗瘟,连他们自己的老命都可能被瘟掉。

由于抗瘟战争太迟发动——在全国进入恐慌的形势下发动,由于是被迫抗瘟,胡温
专政集团毫无思想准备、舆论准备和组织准备,一切按腐败制度的运行规则和纵瘟
政策的运行规则运行,由于一切仍在全不透明的政府组织下和新闻舆论毫无自由的
环境中运行,全民抗瘟战争就象突发大地震,毫无思想准备的人民必然表现出突陷
瘟区而惊恐万状的恐慌,导致人人怀疑别人是否中瘟,人人被疑是否中瘟。这时,
即使政府发布的瘟情信息真实可信(事实上并不真实可信),人民仍把他们和它们
看作骗子和诈骗信息(他们仍然是骗子,他们发布的信息仍因片面性而具诈骗
性),反而相信口口相传的小道消息,以致小道消息满天飞。生命难得,谁也不愿
坐以待瘟,也就必然表现出病急乱投医、瘟急乱预防的心态,任何传说有效的防治
药物、食物和用具,必成抢购的对象;呆在家里自我隔离是减少染瘟机会的最佳措
施,这又必然导致民众一次性购买尽可能多的食物和日常用品,形成抢购风潮,进
而导致防瘟抗瘟物质的供求紧张,物价飚升和被乘机哄抬,从而混乱市场秩序和社
会秩序;由于广东、北京、山西等成了重瘟区,全国除了五个边疆省份外,其余都
有瘟例和瘟区,由此形成的隔离措施令恐慌更上一层楼,形成隔离与避瘟大逃亡的
恶性循环,严重破坏了本应正常的社会秩序。 

如果不是胡温专政集团实行纵瘟政策,瘟区很可能控制在广东省的几个地区内,就
不会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就不会有数千的生命被瘟死瘟倒,全国用于抗瘟的“国
家”、集体和个人的财产,也远远小于现在的抗瘟所需。胡温专政集团瘟国之心之
毒,瘟民之胆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以撤消张文康卫生部部长为开战信号的“重中之重”的被迫抗瘟战争,显然是胡温
专政集团长达半年一纵再纵的故意纵瘟结果,是专政党瘟与新世纪人瘟亲密合作、
共同肆虐的结果,是人祸保护天灾的结果,是胡温专政集团无法继续纵瘟的转折。
胡温站到指挥抗瘟战争的第一线,也是迫不得已的职务安排——他们是没有老本可
吃也没退路的党国第一把手,如果也象江核心成员一样带着三个代表以避瘟为上,
躲的深深的,那他们很可能会很快失去专政一国的领袖资格。虽然在九个政治局常
委中,胡温表现积极,但也不难发现,他俩的积极作为极为有限,并没有表现出在
全民抗瘟而急需的新闻自由形势下而放松新闻专政的作为:每天的瘟情数据,只能
由卫生部严格审查“修正”后发布;各媒体报道瘟情的口径依然相当一致,且以官
方和正面消息为主;本应五花八门的瘟情真相仍被严密封锁,小道消息仍以强劲的
生命力在大陆瘟区为民提供瘟情信息,本应拆除的互联网专政封锁网仍在加强升
级,网络政治犯越来越多,胡温本可利用人民急需的知瘟权和抗瘟权形势而发出放
弃新闻专政的新闻自由发动声,但听不到这样的声音。相反的是,胡温专政集团主
权的中共中央于4月24日成立“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挥部”,中宣部常务副部长
吉炳轩担任宣传组组长。成立宣传组的目的显然是为了加强对瘟情信息的专政,为
的是以国家的名义继续编造和发布包括新世纪人瘟恐怖信息在内的所有信息。

新闻没有自由,瘟毒就将继续瘟民犯罪:新世纪人瘟很可能在即将到来的夏季气候
帮助下控制乃至匿迹,但瘟了五十多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人权的专政党瘟必将继
续瘟民犯罪。

故意纵瘟在前,被迫抗瘟在后,显然是胡温犯罪集团为建设胡温政权而胡瘟人权的
连续剧。但愿,胡温被迫抗瘟的表现,也含有向人民悔罪和赎罪的心情表达;但
愿,胡温能把被迫发动的消灭新世纪人瘟的抗瘟战火尽快引向专政党瘟,催生出民
主中国。

国家的主体是人民,国家的灵魂是主权——全民共同意志形成的法律制度,主权是
人民利益的唯一代表。人民没有主权,也就没有任何代表。温家宝先生们,如果你
们真的爱国,别爱错了对象,别忘了你们常常默念不忘的悲壮诗句“茍利国家生死
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要求支付的爱国成本!何况对你们而言,爱国成本很低,
只是放下屠刀,放弃专政!

我今天的控诉显然是在发射地对空导弹——因为审判长缺席,但是,审判长——中
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很快就会就席。相信明天主权中国的中华民族,必将无限期保留
并利用被告的遗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请君入瓮,哪怕罪犯揣着多本护
照,也不会让罪犯漏网一个!


控诉人 吕柏林 2003年5月1日
————————————————————————————————————
①新世纪人瘟即SARS,又称非典型肺炎。


补充:                    关于控诉对象的说明 

《控诉书》发表之后,陆续收到善意读者的意见,在肯定的同时指出它的缺陷:胡
温是胡核心中最亲民而民意最好的党国领袖,胡温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专政集团的
党国一把手,但没有实权,实权攒在抓着枪杆的江泽民手上,“故意纵瘟在前,被
迫抗瘟在后”连续剧的真正导演是江泽民和他安在胡核心中的亲信。故控诉胡温、
胡温专政集团、胡温犯罪集团,不妥。

本人以为,批评我控诉对象不妥的原因,在于不明白控诉书的要求、我写作的立场
和目的,现简释如下:

一、控诉书不是时评文章。而是控诉中华人民共和国专政集团的罪恶。江泽民虽然
攒着枪杆不放、企图以枪指挥党,又在胡核心中安排了多名亲信,实行幕后操纵。
但是,胡核心一成立,便取代江核心。从此,称江泽民专政集团完全名实不副,称
胡温专政集团不仅名实相副、且名正言顺。由于胡核心是江核心千筛万选、政治上
能一脉相承的接班人,胡核心专政集团也完全是按萧规曹随的方法在继承江核心专
政集团罪恶的政治路线,胡核心专政集团的罪恶也是江核心专政集团的罪恶,也完
全包括着江核心在江胡两个核心过渡期间的罪恶,完全包括着还在台上指手画脚的
江泽民罪恶,控诉胡核心的罪恶无异于控诉江核心的罪恶。 

二、这是模拟公诉人身份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发表的公诉书,须以宪法、法律为
准绳。控诉对象是当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政集团。虽然从邓小平时起发生了枪指
挥党的例外,江泽民也企图效仿邓小平,但宪法和党章的规定都是党指挥枪。胡锦
涛完全有强大的宪法武器和党章武器,利用他的地位和权力,利用新闻舆论工具大
造党指挥枪的舆论拨乱反正,废除例外,夺得党指挥枪的权力。但他只求做个安稳
的总书记,只做江规胡随的守规总书记,全无依宪办事的胆量和魄力。由此证明他
的誓言“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始终做人民的公仆”也是慌言,
他也是骗子。他根本就不具备政治体制改革领袖的资格。他的慌言必须戳穿,人民
必须放弃对他的指望。而《控诉书》在控诉胡温专政集团罪恶的同时,没少费笔墨
挑明江核心的罪恶,如在认定他们是胡温犯罪集团首犯中的共犯的同时,指控他们
“带着三个代表以避瘟为上,躲的深深的”,尤其在文末简明而彻底地否定江核心
视为至宝、胡核心不敢不奉为神明的“三个代表”的基础“最广大人民利益的代
表”:“主权是人民利益的唯一代表。人民没有主权,也就没有任何代表。” 


三、我一贯主张,中华民族要获得人权和主权,就必须打倒中华人民共和国;要打
倒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必须打倒中国共产党。因为,中国共产党根本不可能同意实
行民主制。因而,观察、研究、评价中华人民共和国每一重大事件、每一重大政策
的时候,都力求站在这个立场上整体地观察、研究、评价中华人民共和国专政集团
的动态,力求不陷入观察、研究、评价中共党内勾心斗角戏的泥坑。否则写出的文
章很可能就成了中共党内争权争位、谁是谁非的时事评论。而这样的评论丝毫无助
于中国民主进程。因为,任何时候中共都存在党内斗争,都存在改革派与保守派。
而无论他们怎样斗争,都是党内斗争;不论他们怎样改革,都不会改革掉四项基本
原则的第一原则;不管谁胜谁负,专政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的仍然是中国共产党。
胡温再亲民、被迫抗瘟表现再好,都是迫不得已的行为,都不是首先和真正为人民
利益着想,都是为巩固中共专政服务,为专政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国共产党茍延专
政权力在争面子、争民意。尽管客观上人民能从改革派、亲民派的政策中得到了某
些好处,但仍然是奴隶主高兴赏才赏给奴隶的小恩小惠,随时可以剥夺掉的小恩小
惠,而不是全民主权的主人权益。胡温表现确实与其他成员有些不同,胡核心表现
确实与江核心有些不同,但那是个人性格与作风的不同,党性却完全一样,共性完
全一样,否则他们绝不会被江核心看上并被定为接班人。因此,拥胡等于拥江,等
于拥护中共专政;倒胡等于倒江,等于打倒中共专政。只有打倒胡温专政集团,才
能打倒中国共产党,才能打倒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才能立即迎来
全民主权的理想社会。

吕柏林 2003年5月13日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