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今年六月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三大灾异


近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遇到了众多灾异。今年六月又发生了罕见的三大灾异,其中
一个灾民异为旷古未闻。


一、千古奇闻:晴天突降暴雨,山洪突袭一村 

常有振聋发聩的晴天响雷(晴天霹雳)新闻,也有晴天飞雪古今闻:“洪武十四年
五月丁未,建德雪。六月己卯,杭州晴日飞雪”(《明史·志第四·五行一》),
去年3月11日(农历2月12日)中午和午后,西山八大处晴天飞雪(见《惊遇
西山晴雪——记2006年3月11日八大处至香山穿越》),却亘古未闻晴天突
降暴雨、突发山洪之事,而突发山洪仅袭击一个村庄的灾害更是闻所未闻,二十四
史中的五行志、灾异志也无晴天暴雨记录。

但《甘肃永登县朗朗晴空突发山洪》报道:今年6月8日下午1时许,朗朗晴空的
甘肃省永登县坪城乡突降暴雨。下午3时许,距离坪城乡20多公里的永登县城关
镇满城村突遭洪水侵袭,6个小时后,洪水才渐渐退去。洪水过后,当地10余亩
种植葡萄的塑料大棚里积水达1米深,村里的20余亩菜地也泡在了洪水中。

晴天暴雨不同于太阳雨:半天太阳半天雨,或“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刘禹锡《竹枝词》)。

晴天突降暴雨、山洪突袭一村是“水不润下,则失其性矣”、“水不润下,则为咎
徵”的表现之一:“《洪范》曰‘水曰润下’。水不润下,则失其性矣。前史多以
恒寒、恒阴、雪霜、冰雹、雷震、鱼孽、蝗蝻、豕祸、龙蛇之孽、马异、人疴、疾
疫、鼓妖、陨石、水潦、水变、黑眚黑祥皆属之水”(《明史·志第四·五行
一》)。晴天突降暴雨、山洪突袭一村预兆什么呢?请拭目以待。 

————————————————————————————————————

二、罕见的鼠灾,罕见的人鼠大战:洞庭湖畔爆发的鼠灾引发人鼠大战

《洞庭湖区爆发鼠灾,已捕杀至少90吨老鼠》报道:

新华网长沙7月9日电(记者:苏晓洲):6月下旬以来,栖息在洞庭湖区400
多万亩湖洲中的约20亿只东方田鼠,随着水位上涨部分内迁。它们四处打洞,啃
食庄稼,严重威胁湖南省沅江市、大通湖区等22个县市区沿湖防洪大堤和近80
0万亩稻田。目前,地方政府正在组织群众展开一场“人鼠大战”。
  
益阳市大通湖区位于洞庭湖畔。当地群众沿大堤打老鼠,一棒打去,能打死两三
只;一铲子拍下来,能砸死七八只。还有人干脆用平时捕鱼的抄网捉老鼠,一网能
网住几公斤。大通湖区统计数据显示,从6月21日开始,全区共捕杀90多吨老
鼠,约225万只。
  
在洞庭湖区沅江市、君山区、华容县等地一些防鼠设施不够完善的地方,东方田鼠
则突破了人工防线,侵入稻田和村庄。老鼠们筑巢而居、啃食粮食作物籽实和根
茎,所到之处,堤岸、护坡变得千疮百孔,水稻因根茎被咬伤而成片枯死。


针对洞庭湖畔爆发的鼠灾,著名记者陈杰人在《洞庭湖鼠灾,天灾还是人祸?》中
以科学家观认定,这场鼠灾是湖南农民大力捕杀鼠之天敌——蛇与猫的结果。

洞庭湖畔爆发的鼠灾真是鼠之天敌——蛇与猫遭到大量捕杀的后果吗?非也,而是
天降的灾异预兆。且看鼠妖成因理论和史实:

㈠鼠妖成因理论有:

◆《新唐书·志第二十四·五行一》曰:《五行传》曰;“田猎不宿,饮食不享,
出入不节,夺民农时,及有奸谋,则木不曲直。”谓生不畅茂,多折槁,及为变怪
而失其性也。又曰:“貌之不恭,是谓不肃。厥咎狂,厥罚常雨,厥极凶。时则有
服妖,时则有龟孽,时则有鸡祸,时则有下体生上之痾,时则有青眚青祥、鼠妖,
惟金沴木。”

◆《明史·志第四·五行二》曰:《洪范》曰:“木曰曲直。”木不曲直,则失其
性矣。前史多以恒雨、狂人、服妖、鸡祸、鼠孽、木冰、木妖、青眚青祥皆属之
木。

◆《清史稿·志十七 灾异三》曰:洪范曰:“木曰曲直。”木不曲直,则为咎
徵。凡恆雨、狂人、服妖、鸡祸、鼠妖、木冰、木怪、青眚、青祥,皆属之于木。

㈡鼠妖史摘要:

◆《新唐书·志第二十四·五行一》所载的鼠妖史:

武德元年秋,李密、王世充隔洛水相拒,密营中鼠,一夕渡水尽去。占曰:“鼠无
故皆夜去,邑有兵。”

贞观十三年,建州鼠害稼。二十一年,渝州鼠害稼。

显庆三年,长孙元忌第有大鼠见于庭,月余出入无常,后忽然死。

龙朔元年十一月,洛州猫鼠同处。鼠隐伏象盗窃,猫职捕啮,而反与鼠同,象司盗
者废职容奸。

弘道初,梁州仓有大鼠,长二尺余,为猫所啮,数百鼠反啮猫。少选,聚万余鼠,
州遣人捕击杀之,余皆去。

景云中,有蛇鼠斗于右威卫营东街槐树,蛇为鼠所伤。斗者,兵象。

景龙元年,基州鼠害稼。

开元二年,韶州鼠害稼,千万为群。

天宝元年十月,魏郡猫鼠同乳。同乳者,甚于同处。

大历十三年六月,陇右节度使硃泚于兵家得猫鼠同乳以献。

大和三年,成都猫鼠相乳。

开成四年,江西鼠害稼。

咸通十二年正月,汾州孝义县民家鼠多衔蒿刍巢树上。鼠穴居,去穴登木,贱人将
贵之象。

◆《宋史·志第十八·五行三》所载的鼠妖史:

建隆元年夏,相、金、均、房、商五州鼠食苗。二年五月,商州鼠食苗。

乾德五年九月,金州鼠食苗。

太平兴国七年十月,岳州鼠害稼。

绍兴十六年,清远、翁源、真阳三县鼠食稼,千万为群。时广东久旱,凡羽鳞皆化
为鼠。有获鼠于田者,腹犹蛇文,渔者夜设纲,旦视皆鼠。自夏徂秋,为患数月方
息,岁为饥,近鼠妖也。

乾道九年,隆兴府鼠千万为群,害稼。

淳熙五年八月,淮东通、泰、楚、高邮黑鼠食禾既,岁大饥。时江陵府郭外,群鼠
多至塞路,其色黑、白、青、黄各异,为车马践死者不可胜计,逾三月乃息。

绍熙四年,饶州民家二小鼠食牛角,三徙牛牢不免,角穿肉瘠以毙,近鼠妖也。

庆元元年六月,番阳县民家一猫带数十鼠,行止食息皆同,如母子相哺者,民杀猫
而鼠舐其血。鼠象盗,猫职捕,而反相与同处,司盗废职之象也,与唐龙朔洛州猫
鼠同占。

乾符三年秋,河东诸州多鼠,穴屋、坏衣,三月止。鼠,盗也,天戒若曰:“将有
盗矣。”

乾宁末,陕州有蛇鼠斗于南门之内,蛇死而鼠亡去。

◆《元史·志第三下·五行二》所载的鼠妖史:

至正二十年八月,庆阳,延安,宁、安等州野鼠食稼,初由鹑卵化生,既成牝牡,
生育日滋,百亩之田,一夕俱尽。二十六年,泗州濒淮两岸,有灰黑色鼠,暮夜出
穴,成群覆地食禾。——至正二十八年是元朝结束对中国统治的年头。

◆《明史·志第四·五行二》所载的鼠妖史:

万历四十四年七月,常、镇、淮、扬诸郡,土鼠千万成群,夜衔尾渡江,络绎不
绝,几一月方止。四十五年五月,南京有鼠万余,衔尾渡江,食禾稼。崇祯七年,
宁夏鼠十余万,衔尾食苗。十二年,黄州鼠食禾,渡江五六日不绝。时内殿奏章房
多鼠盗食,与人相触而不畏,亦鼠妖也。至甲申元旦后,鼠始屏迹。又秦州关山中
鼠化鹌鹑者以数千计。十五年二月,群鼠渡江,昼夜不绝。十月,榆林、定边诸堡
鼠生虾蟆腹中,一生数十,食苗如割。

◆《清史稿·志十七·灾异三》所载的鼠妖史:

康熙二十年五月,巴东鼠食麦,色赤,尾大;江陵鼠灾,食禾殆尽。二十一年,西
宁鼠食禾。二十二年夏,崇阳田鼠结巢于禾麻之上。二十八年,黄冈鼠食禾,及
秋,化为鱼。二十九年,孝感鼠食稼。四十二年,西乡、定远遍地生五色鼠。四
十七年,黄济鼠食禾。四十八年七月,崖州有鼠千万卸尾渡江。五十二年五月,
高淳、丹阳有鼠无数,食禾殆尽。六十一年夏,延安田鼠食稼。秋,安定黑鼠为
灾,食禾殆尽,有乡民掘地得一鼠,身后半虾蟆形,疑其所化也;清涧黄鼠食苗殆
尽;葭州田鼠食苗。

雍正五年十一月,铜陵★鼠衔尾渡江。

乾隆元年,文县鼠害稼。四年四月,什邡县白鼠昼见罗寺经堂中,异香满室。秋,
彭泽★鼠衔尾渡江,食禾。十四年二月,中★田鼠食麦。十八年,池州田鼠丛生,
忽入水化为鱼。二十五年五月,池州田鼠丛生,有赤鹰来食之,遂灭。

道光四年,高淳鼠食麦。二十八年五月,沔阳常平仓忽有鼠数千头在梁上,移时方
散。

咸丰元年六月,德化★鼠衔尾渡江。四年,襄阳★鼠食禾。

同治七年,山丹田鼠食苗。九年二月,皋兰土塊化为鼠。

光绪五年五月,三原鼠食禾殆尽。二十一年,西宁★鼠食苗。二十四年,皋兰田鼠
食麦。

————————————————————————————————————

三、伸手不见五指的北京昼昏

昼昏是难得一遇的灾异现象。然而,今年6月27日下午1点半左右,北京不仅遇
到了难得一遇的昼昏,而且发生了可能是黑度史无前例的昼昏:黑到伸手不见五
指,街上路灯、车灯、街边高楼室灯齐开,犹如不夜城(见《北京,伸手不见五
指》、《北京突降暴雨,白天如黑夜》)。北京昼昏照片有: 



伸手不见五指的北京昼昏视频网址:
http://www.youmaker.com/video/sv?id=2017e9f9ab3f4b6bab348224eec9c540001 


因昼昏(昼晦)是信道的无中生有、凭空捏造,是天中人、神前卜(卜是人:卧是
臥)的无中生有、凭空捏造,而二人之天变出的离奇人事物都预兆政治变天,神造
的离奇人事物都有预兆性,故昼昏具有占卜昼昏出现地所在国君臣关系和国运的预
兆性,如“日正昼而复晦者,阴反为阳,臣反制君也”(《洪范传》),“昼而晦
冥若夜者,阴侵阳,臣将侵君之象也。”(《洪范五行传》),“正昼皆暝,阴为
阳,臣制君也”(《汉书·卷二十七下之上》),“日昼昏,臣蔽君之明,有篡
弑”(《宋史·志第五》)。

可见,昼昏不是随便发生的,是老天告发昼昏出现所在国臣制君、臣蔽君、臣侵君
情况的一种方式。伸手不见五指的北京昼昏是否告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臣制君、臣
蔽君、臣侵君的情况严重性呢?

众所周知:胡锦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位之君,也是众所周知的“君非君”(《推
背图·第四十三象》):



本图是“君非君,臣非臣”示意图:少而矮者是君,老而大者是臣。当君指胡锦涛
时,臣指江泽民和他的高层亲信,高层亲信指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即是说,
胡锦涛虽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军委主席、国家主席,但只是九个政治局常委之一,
只有君权的九分之一,以致他连答应外访的权力都没有:胡锦涛在2007年1月
7日会见日本公明党党魁太田昭宏时“欣然接受今年6月访问日本邀请”后,即遭
到黄菊在常委会上的严厉谴责而无言以对:“目无党的集体领导,狂妄以为自己当
的是中国的皇帝,没有通过政治局常委研究讨论,私自接受外国党派领导人的邀
请”(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取消胡锦涛“私自答应”》)。所以,反对宏观调控
的制君巨臣、蔽君巨臣、侵君巨臣陈良宇,贪腐铁证如山的陈良宇,虽是胡锦涛企
图以反腐肃贪口号扳倒的制君、蔽君、侵君大臣中的巨臣,但胡锦涛至今仍得违心
地称他同志。想想“网友热论胡锦涛‘厚爱’刘德华,握手时间长达9秒”的怪
事,也可猜出胡锦涛在香港厚爱刘德华的原因:他为什么不能在北京以君权厚爱刘
德华?莫非北京有臣无君、臣大于君?莫非北京是臣制君、蔽君、侵君的天下?想
想胡温的宏观调控收效之微,也可得知臣制君、蔽君、侵君的势力有多大。

不同昏度的昼昏对国计民生影响的预言是:“日昼昏,行人无影,到暮不止者,上
刑急,下不聊生,不去一年有大水。日昼昏,乌鸟群鸣,国失政”(《晋书·志第
二》),“凡雾气四方俱起,百步不见人,名曰昼昏,不有破国,必有灭门”(《
隋书·志第十六》)。

根据昼昏实际指出其后果的预言是:“天宝十四载冬三月,常雾起昏暗,十步外不
见人,是谓昼昏。占曰:‘有破国’”(《新唐书·志第二十六》):同年十一月
甲子日,安禄山发动节度使士兵及同罗、奚、契丹、室韦、突厥等民族组成共十五
万士兵,号称二十万,在范阳起兵。天宝十五年占领长安、洛阳,进入安史之乱的
最高峰。“元帝景元三年十月,京都大震,昼晦,此夜妖也……魏见此妖,晋有天
下之应也”(《晋书·志第十九》)。

元朝被明朝取代前夕的昼昏黑度虽黑,但还没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度:“至正二十
七年二月乙丑,永州城中昼晦,鸡栖于埘,人举灯而食,既而大雨雹,逾时方明”
(《元史·志第三下》)。伸手不见五指的昼昏发生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预兆的
国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运还是两个中国的共同国运呢?中国将迎来什么样的新天
呢?但愿新天是四季如春、神州长春的春天,河清海宴的春天,中国大同的春天!

(有人告我:1989年北京戒严前后——5月19日前后也发生过昼昏,时段约
在中午至下午四点左右。那天他在北京。如是,这次昼昏也预兆了臣制君——邓小
平制赵紫阳的后事。可惜网上找不到那次北京昼昏的记录,愿知情人提供更具体的
情况)。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07年7月13日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