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西游记》西天取经语录


第8回:

菩萨沙悟净道:“你在天有罪,既贬下来,今又这等伤生,正所谓罪上加罪。
我今领了佛旨。上东土寻取经人。你何不入我门来,皈依善果,跟那取经人做
个徒弟,上西天拜佛求经?我教飞剑不来穿你。那时节功成免罪,复你本职,
心下如何?”

菩萨对猪八戒道:“我领了佛旨,上东土寻取经人。你可跟他做个徒弟,往西
天走一遭来,将功折罪,管教你脱离灾瘴。”

第12回:

太宗正色喜问道:“你那大乘佛法,在于何处?”菩萨道:“在大西天天竺国
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能解百冤之结,能消无妄之灾。”

颂曰:“礼上大唐君,西方有妙文。程途十万八千里,大乘进殷勤。此经回上
国,能超鬼出群。若有肯去者,求正果金身。”

太宗当时在寺中问曰:“谁肯领朕旨意,上西天拜佛求经?”

玄奘感谢不尽道:“陛下,贫僧有何德何能,敢蒙天恩眷顾如此?我这一去,
定要捐躯努力,直至西天。如不到西天,不得真经,即死也不敢回国,永堕沉
沦地狱。”

玄奘亦回洪福寺里。那本寺多僧与几个徒弟,早闻取经之事,都来相见,因
问:“发誓愿上西天,实否?”玄奘道:“是实。”

他徒弟道:“师父呵,尝闻人言,西天路远,更多虎豹妖魔。只怕有去无回,
难保身命。”

太宗道:“当时菩萨说,西天有经三藏。御弟可指经取号,号作三藏何如?”

太宗笑道:“御弟呵,这一去,到西天,几时可回?”

第13回:

众僧们灯下议论佛门定旨,上西天取经的原由。

三藏答曰:“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我弟子曾在化生寺对佛设下
洪誓大愿,不由我不尽此心。这一去,定要到西天,见佛求经,使我们法轮回
转,愿圣主皇图永固。”

“弟子陈玄奘,前往西天取经,但肉眼愚迷,不识活佛真形。今愿立誓:路中
逢庙烧香,遇佛拜佛,遇塔扫塔。但愿我佛慈悲,早现丈六金身,赐真经,留
传东土。”

三藏道:“贫僧是大唐驾下钦差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和尚。适间来到此处,遇著
些狼虎蛇虫,四边围绕,不能前进。忽见太保来,众兽皆走,救了贫僧性命,
多谢!多谢!”

伯钦道:“母亲呵,他是唐王驾下差往西天见佛求经者”。

第14回:

孙大圣露着头,伸着手,乱招手道:“师父,你怎么此时才来?来得好!来得
好!救我出来,我保你上西天去也!”

那猴道:“你可是东土大王差往西天取经去的么?”三藏道:“我正是,你问
怎么?”

三藏道:“我贫僧是唐朝来的,往西天拜佛求经,适路过此间,天晚,特造檀
府借宿一宵,明早不犯天光就行。万望方便一二。”

三藏道:“只因你没收没管,暴横人间,欺天诳上,才受这五百年前之难。今
既入了沙门,若是还象当时行凶,一味伤生,去不得西天,做不得和尚!忒
恶!忒恶!”原来这猴子一生受不得人气,他见三藏只管绪绪叨叨,按不住心
头火发道:“你既是这等,说我做不得和尚,上不得西天,不必恁般绪咶恶
我,我回去便了!”

三藏道:“弟子乃东土大唐奉圣旨往西天拜活佛求真经者。”

第15回:

行者道:“你等是也不知。我只为那诳上的勾当,整受了这五百年的苦难。今
蒙观音菩萨劝善,着唐朝驾下真僧救出我来,教我跟他做徒弟,往西天去拜佛
求经。 因路过此处,失了我师父的白马。”

三藏道:“贫僧是东土大唐国奉旨意上西天拜佛求经的。路过宝坊,天色将
晚,特投圣祠,告宿一宵,天光即行。”

三藏陪礼道:“幸亏我徒弟有些本事,又感得观音菩萨来涧边擒住那龙,教他
就变做我原骑的白马,毛片俱同,驮我上西天拜佛。今此过涧,未经一日,却
到了老先的圣祠,还不曾置得鞍辔哩。”

第16回:

“久阔,久阔。前闻得观音菩萨来见玉帝,借了四值功曹、六丁六甲并揭谛
等,保护唐僧往西天取经去,说你与他做了徒弟,今日怎么得闲到此?”


第18回: 

行者道:“这正是一来照顾郎中,二来又医得眼好,烦你回去上复你那家主,
说我们是东土驾下差来的御弟圣僧往西天拜佛求经者,善能降妖缚怪。”

高才道:“他说是东土驾下差来的御弟圣僧,前往西天拜佛求经的。”

三藏道:“便是。贫僧奉朝命往西天拜佛求经,因过宝庄,特借一宿,明日早
行。”

第19回: 

行者道:“你丈人不曾去请我。因是老孙改邪归正,弃道从僧,保护一个东土
大唐驾下御弟,叫做三藏法师,往西天拜佛求经,路过高庄借宿,那高老儿因
话说起,就请我救他女儿,拿你这馕糠的夯货!”

猪八戒道:“我本是观世音菩萨劝善,受了他的戒行,这里持斋把素,教我跟
随那取经人往西天拜佛求经,将功折罪,还得正果。教我等他,这几年不闻消
息。今日既是你与他做了徒弟,何不早说取经之事,只倚凶强,上门打我?”

行者笑道:“贤弟,你既入了沙门,做了和尚,从今后,再莫题起那拙荆的话
说。世间只有个火居道士,那里有个火居的和尚?我们且来叙了坐次,吃顿斋
饭,赶早儿往西天走路。”

三藏再拜,请问西天大雷音寺还在那里。

三藏道:“他讲的西天路径,何尝骂你?”

第20回: 

那呆子慌得跪下道:“师父啊,我受了菩萨的戒行,又承师父怜悯,情愿要伏
侍师父往西天去,誓无退悔,这叫做恨苦修行,怎的说不是出家的话!”

那老儿摆手摇头道:“去不得,西天难取经。要取经,往东天去罢。”

行者道:“如今脱难消灾,转拜沙门,前求正果,保我这唐朝驾下的师父,上
西天拜佛走遭,怕甚么山高路险,水阔波狂!”

三藏复问道:“老施主,始初说西天经难取者,何也?”

第22回: 

行者道:“菩萨说:这流沙河的妖怪,乃是卷帘大将临凡,因为在天有罪,堕
落此河,忘形作怪。他曾被菩萨劝化,愿归师父往西天去的。”


第23回: 

行者道:“他不是凡马,本是西海龙王敖闰之子,唤名龙马三太子。只因纵火
烧了殿上明珠,被他父亲告了忤逆,身犯天条,多亏观音菩萨救了他的性命,
他在那鹰愁陡涧,久等师父,又幸得菩萨亲临,却将他退鳞去角,摘了项下
珠,才变做这匹马,愿驮师父往西天拜佛。”

沙僧道:“宁死也要往西天去,决不干此欺心之事。”

第24回: 

大仙道:“他是东土大唐驾下的圣僧,道号三藏,今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和
尚。”

二童子又上前道:“启问老师可是大唐往西天取经的唐三藏?”

第25回: 

三藏道:“贫僧乃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者。路过此间,权为一歇。”

诗曰:悟空不识镇元仙,与世同君妙更玄。三件神兵施猛烈,一根塵尾自飘
然。左遮右挡随来往,后架前迎任转旋。夜去朝来难脱体,淹留何日到西天!

第26回: 

那镇元大仙用手搀着行者道:“我就和你讲到西天,见了你那佛祖,也少不得
还我人参果树。你莫弄神通!”

寿星道:“我闻大圣弃道从释,脱性命保护唐僧往西天取经,遂日奔波山路,
那些儿得闲,却来耍子?”

第27回: 

行者道:“你不要我做徒弟,只怕你西天路去不成。”

那大圣闻言,连忙跪下叩头道:“老孙因大闹天宫,致下了伤身之难,被我佛
压在两界山,幸观音菩萨与我受了戒行,幸师父救脱吾身,若不与你同上西
天,显得我知恩不报非君子,万古千秋作骂名。”

第28回: 

“大圣爷爷,近闻得你得了性命,保唐僧往西天取经,如何不走西方,却回本
山?”

老妖持刀又问道:“和尚,你一行有几个?终不然一人敢上西天?”

八戒道:“我是你老爷!我是大唐差往西天去的!我师父是那御弟三藏。若在
你家里,趁早送出来,省了我钉钯筑进去!”

第29回: 

唐僧道:“贫僧乃是差往西天取经者,不期闲步,误撞在此。”

国王道:“你既不会降妖,怎么敢上西天拜佛?”

第31回: 

毕竟不知此后又有甚事,几时得到西天,且听下回分解。

第32回: 

行者道:“不瞒大哥说,我们是东土差来西天取经的,那马上是我的师父,他
有些胆小。

慌得那功曹施礼道:“只看你腾那乖巧,运动神机,仔细保你师父;假若怠慢
了些儿,西天路莫想去得。”

八戒道:“分了罢!你往流沙河还做妖怪,老猪往高老庄上盼盼浑家。把白马
卖了,买口棺木,与师父送老,大家散火,还往西天去哩?”

八戒道:“巨齿铸来如龙爪,渗金妆就似虎形。若逢对敌寒风洒,但遇相持火
焰生。能替唐僧消障碍,西天路上捉妖精”。

第33回: 

好大圣,低头捻诀,念个咒语,叫那日游神、夜游神、五方揭谛神:“即去与
我奏上玉帝,说老孙皈依正果,保唐僧去西天取经,路阻高山,师逢苦厄。妖
魔那宝,吾欲诱他换之,万千拜上,将天借与老孙装闭半个时辰,以助成功。
若道半声不肯,即上灵霄殿,动起刀兵!”

第35回: 

毕竟不知此后又有甚事,孙大圣怎生保护唐僧,几时得到西天,且听下回分
解。

第36回: 

三藏道:“徒弟呀,西天怎么这等难行?我记得离了长安城,在路上春尽夏
来,秋残冬至,有四五个年头,怎么还不能得到?”行者闻言,呵呵笑道:“
早哩!早哩!还不曾出大门哩!”

三藏见了,点头长叹道:“我那东土,若有人也将泥胎塑这等大菩萨,烧香供
养啊,我弟子也不往西天去矣。”

三藏道:“弟子是东土大唐驾下差来上西天拜佛求经的,今到宝方,天色将
晚,告借一宿。”

三藏道:“弟子乃东土大唐驾下差来上西天拜活佛求经的,经过宝方天晚,求
借一宿,明日不犯天光就行了。万望老院主方便方便。”

僧官道:“你既往西天取经,怎么路也不会走?”

“你本是泥塑金装假像,内里岂无感应?我老孙保领大唐圣僧往西天拜佛求取
真经,今晚特来此处投宿,趁早与我报名!假若不留我等,就一顿棍打碎金
身,教你还现本相泥土!”

行者诗曰:前弦之后后弦前,药味平平气象全。采得归来炉里炼,志心功果即
西天。

行者道:“师父差了,你自幼出家,做了和尚,小时的经文,那本不熟?却又
领了唐王旨意,上西天见佛,求取大乘真典。如今功未完成,佛未得见,经未
曾取,你念的是那卷经儿?”

第37回: 

三藏欠身道:“我本是个光明正大之僧,奉东土大唐旨意,上西天拜佛求经
者。”

行者道:“没事,有我哩,若到那紧关处,我自然护你。他若问时,你说是东
土钦差上西天拜佛取经进宝的和尚。”

行者道:“我是那长老的大徒弟,名唤悟空孙行者,因与我师父上西天取经,
昨宵到此觅宿。”

第38回: 

龙王道:“元帅,近闻你得了性命,皈依释教,保唐僧西天取经,如何得到此
处?”

第39回: 

老君道:“你如今幸得脱身,皈依佛果,保唐僧往西天取经,前者在平顶山上
降魔,弄刁难,不与我宝贝,今日又来做甚?”

那国王慌忙跪下道:“师父,你是我重生父母一般,莫说挑担,情愿执鞭坠
镫,伏侍老爷,同行上西天去也。”行者道:“不要你去西天,我内中有个缘
故。你只挑得四十里进城,待捉了妖精,你还做你的皇帝,我们还取我们的经
也。”

你看那惹祸的猴王,引至朝门,与阁门大使言道:“我等是东土大唐驾下差来
上西天拜佛求经者,今到此倒换关文,烦大人转达,是谓不误善果。”那黄门
官即入端门,跪下丹墀启奏道:“朝门外有五众僧人,言是东土唐国钦差上西
天拜佛求经,今至此倒换关文,不敢擅入,现在门外听宣。”

太子道:“启父王得知,三年前闻得人说,有个东土唐朝驾下钦差圣僧往西天
拜佛求经,不期今日才来到我邦。”

好大圣,趋步上前,对怪物厉声高叫道:“陛下,这老道是一个瘖痖之人,却
又有些耳聋。只因他年幼间曾走过西天,认得道路,他的一节儿起落根本,我
尽知之,望陛下宽恕,待我替他供罢。”

第40回: 

国王道:“师父啊,到西天经回之日,是必还到寡人界内一顾。”

“东土唐僧往西天取经,乃是金蝉长老转生,十世修行的好人。有人吃他一块
肉,延生长寿,与天地同休。”

八戒道:“正是,趁早散了,各寻头路,多少是好。那西天路无穷无尽,几时
能到得!”

第41回: 

行者道:“我因师父唐僧往西天拜佛取经,经过号山枯松涧火云洞,有个红孩
儿妖精,号圣婴大王,把我师父拿了去。”

第42回: 

妖王道:“是往西天取经的人也。”行者道:“我儿,可是孙行者师父么?”


第43回: 

行者道:“你如今为求经,念念在意,怕妖魔不肯舍身,要斋吃动舌,喜香甜
嗅鼻,闻声音惊耳,睹事物凝眸,招来这六贼纷纷,怎生得西天见佛?”

“你上来,与我见个雌雄!三合敌得我啊,还你师父;如三合敌不得,连你一
发都蒸吃了,休想西天去也!”

妖怪道:“他是唐朝来的僧人,往西天取经的和尚。”

太子道:“原来是你不知!他还有一个大徒弟,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上方太乙
金仙齐天大圣,如今保护唐僧往西天拜佛求经,是普陀岩大慈大悲观音菩萨劝
善,与他改名,唤做孙悟空行者。”

第44回: 

“他在梦寐中劝解我们,教不要寻死,且苦捱着,等那东土大唐圣僧往西天取
经的罗汉。”

第45回: 

国王道:“是东土大唐差去西天取经的,来此倒换关文。”

“我保护唐朝圣僧西天取经,路过车迟国,与那妖道赌胜祈雨,你怎么不助老
孙,反助那道士?”

第46回: 

行者道:“小和尚久不吃烟火食,前日西来,忽遇斋公家劝饭,多吃了几个馍
馍,这几日腹中作痛,想是生虫,正欲借陛下之刀,剖开肚皮,拿出脏腑,洗
净脾胃,方好上西天见佛。”

第47回: 

“徒弟呀,我当年别了长安,只说西天易走,那知道妖魔阻隔,山水迢遥!”

“我是东土大唐钦差往西天取经者,今到贵处,天色已晚,听得府上鼓钹之
声,特来告借一宿,天明就行也。”

“老爷果若慈悲替得,我送白银一千两,与唐老爷做盘缠往西天去。”

第48回: 

“这泼物原来不知,我等乃东土大唐圣僧三藏奉钦差西天取经之徒弟。”

“是一个东土大唐圣僧的徒弟,往西天拜佛求经者,假变男女,坐在庙里。”

第49回: 

“自恨江流命有愆,生时多少水灾缠。出娘胎腹淘波浪,拜佛西天堕渺渊。前
遇黑河身有难,今逢冰解命归泉。不知徒弟能来否,可得真经返故园?”

“我本是东土大唐圣僧之徒弟,往西天拜佛求经者。”

“我当年在东洋海内,曾闻得老龙王说他的名誉,乃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混
元一气上方太乙金仙美猴王齐天大圣,如今归依佛教,保唐僧往西天取经,改
名唤做孙悟空行者。”

“万望老师父到西天与我问佛祖一声,看我几时得脱本壳,可得一个人身。”

第50回: 

“老施主,我和尚是东土大唐钦差上西天拜佛求经者,适路过宝方,我师父腹
中饥馁,特造尊府募化一斋。”老者闻言,点头顿杖道:“长老,你且休化
斋,你走错路了。”行者道:“不错。”老者道:“往西天大路,在那直北
下,此间到那里有千里之遥,还不去找大路而行?”

“贫僧是东土大唐钦差往西天取经的,因腹中饥馁,着大徒弟去化斋未回,不
曾依得他的言语,误撞仙庭避风。”

“我们东土来的,往西天拜佛求经,一行师徒四众。”

“那白脸者是我师父,那怪样者是我师弟。我与他共发虔心,要往西天取经,
如何不寻他去!”

“烦公公指教指教,是个甚么妖魔,居于何方,我好上门取索他等,往西天去
也。”

第51回: 

“老官儿,累你累你!我老孙保护唐僧往西天取经,一路凶多吉少,也不消
说。”

第52回: 

老君道:“西天路阻,与我何干?”行者道:“西天西天,你且休言;寻着踪
迹,与你缠缠。”

第53回: 

行者道:“贫僧乃东土大唐钦差西天取经者。因我师父误饮了子母河之水,如
今腹疼肿胀难禁。问及土人,说是结成胎气,无方可治。访得解阳山破儿洞有
落胎泉可以消得胎气,故此特来拜见如意真仙,求些泉水,搭救师父,累烦老
道指引指引。”

第54回: 

行者道:“我等乃东土大唐王驾下钦差上西天拜佛求经者。我师父便是唐王御
弟,号曰唐三藏,我乃他大徒弟孙悟空,这两个是我师弟猪悟能沙悟净,一行
连马五口。随身有通关文牒,乞为照验放行。”

驿丞道:“微臣在驿,接得东土大唐王御弟唐三藏,有三个徒弟,名唤孙悟
空、猪悟能、沙悟净,连马五口,欲上西天拜佛取经。特来启奏主公,可许他
倒换关文放行?”

女王道:“既如此,把他徒弟与他领给,倒换关文,打发他往西天,只留下御
弟,有何不可?”

三藏道:“徒弟,我们在这里贪图富贵,谁却去西天取经?那不望坏了我大唐
之帝主也?”太师道:“御弟在上,微臣不敢隐言。我王旨意,原只教求御弟
为亲,教你三位徒弟赴了会亲筵宴,发付领给,倒换关文,往西天取经去
哩。”

却说唐长老一把扯住行者,骂道:“你这猴头,弄杀我也!怎么说出这般话
来,教我在此招婚,你们西天拜佛,我就死也不敢如此。”

三藏道:“大的个徒弟,祖贯东胜神洲傲来国人氏;第二个乃西牛贺洲乌斯庄
人氏;第三个乃流沙河人氏。他三人都因罪犯天条,南海观世音菩萨解脱他
苦,秉善皈依,将功折罪,情愿保护我上西天取经。皆是途中收得,故此未注
法名在牒。”

那女王又赐出碎金碎银一盘,下龙床递与行者道:“你三人将此权为路费,早
上西天。待汝等取经回来,寡人还有重谢。”

第56回:

三藏见他这般凶恶,只得走起来,合掌当胸道:“大王,贫僧是东土唐王差往
西天取经者,自别了长安,年深日久,就有些盘缠也使尽了。出家人专以乞化
为由,那得个财帛?万望大王方便方便,让贫僧过去罢!”

“师父不济,天下也有和尚,似你这样皮松的却少。唐太宗差你往西天见佛,
谁教你把这龙马送人?”

大圣闻言,忍不住笑道:“师父,你老人家忒没情义。为你取经,我费了多少
殷勤劳苦,如今打死这两个毛贼,你倒教他去告老孙。虽是我动手打,却也只
是为你。你不往西天取经,我不与你做徒弟,怎么会来这里,会打杀人!索性
等我祝他一祝。”

三藏道:“贫僧乃东土大唐钦差往西天求经者。适路过宝方,天色将晚,特来
檀府告宿一宵。”

茶罢,三藏却转下来,对婆婆作礼道:“贫僧是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的,才
到贵处,拜求尊府借宿,因是我三个徒弟貌丑,老家长见了虚惊也。”

第57回: 

行者遂按下云头,径至三藏马前侍立道:“师父,恕弟子这遭!向后再不敢行
凶,一一受师父教诲,千万还得我保你西天去也。”

行者只教:“莫念!莫念!我是有处过日子的,只怕你无我去不得西天。”

行者垂泪再拜道:“当年弟子为人,曾受那个气来?自蒙菩萨解脱天灾,秉教
沙门,保护唐僧往西天拜佛求经,我弟子舍身拚命,救解他的魔障,就如老虎
口里夺脆骨,蛟龙背上揭生鳞。只指望归真正果,洗业除邪,怎知那长老背义
忘恩,直迷了一片善缘,更不察皂白之苦!”

行者道:“无我你去不得西天也。”

八戒叫道:“施主,厨中有剩饭,路上有饥人。贫僧是东土来往西天取经的,
我师父在路饥渴了,家中有锅巴冷饭,千万化些儿救口。”……那女人见他这
等病容,却又说东土往西天去的话,只恐他是病昏了胡说,又怕跌倒,死在门
首,只得哄哄翕翕,将些剩饭锅巴,满满的与了一钵。

沙僧合掌道:“老母亲,我等是东土唐朝差往西天去者,师父有些不快,特拜
府上,化口热茶汤,与他吃饭。”

那妈妈道:“刚才一个食痨病黄胖和尚,他化斋去了,也说是东土往西天去
的,怎么又有一起?”

沙僧见他变了脸,不肯相认,只得朝上行礼道:“上告师兄,前者实是师父性
暴,错怪了师兄,把师兄咒了几遍,逐赶回家。一则弟等未曾劝解,二来又为
师父饥渴去寻水化斋。不意师兄好意复来,又怪师父执法不留,遂把师父打
倒,昏晕在地,将行李抢去。后救转师父,特来拜兄,若不恨师父,还念昔日
解脱之恩,同小弟将行李回见师父,共上西天,了此正果。倘怨恨之深,不肯
同去,千万把包袱赐弟,兄在深山,乐桑榆晚景,亦诚两全其美也。”

沙僧收了宝杖,再拜台下,气冲冲的对菩萨道:“这猴一路行凶,不可数计。
……我等回来,将师父救醒,特来他水帘洞寻他讨包袱,不想他变了脸,不肯
认我,将师父关文念了又念。我问他念了做甚,他说不保唐僧,他要自上西天
取经,送上东土,算他的功果,立他为祖,万古传扬。”

第58回: 

大圣道:“我因保护唐僧往西天取经,在路上打杀贼徒,那三藏赶我回去,我
径到普陀崖见观音菩萨诉苦,不想这妖精,几时就变作我的模样,打倒唐僧,
抢去包袱。有沙僧至花果山寻讨,只见这妖精占了我的巢穴,后到普陀崖告请
菩萨,又见我侍立台下,沙僧诳说是我驾筋斗云,又先在菩萨处遮饰。菩萨却
是个正明,不听沙僧之言,命我同他到花果山看验。原来这妖精果象老孙模
样,才自水帘洞打到普陀山见菩萨,菩萨也难识认,故打至此间,烦诸天眼
力,与我认个真假。”

三藏道:“你既知此门,你可趁他都不在家,可先到他洞里取出包袱,我们往
西天去罢。他就来,我也不用他了。”

这大圣道:“我因保唐僧西天取经,路过西梁国,至一山,有强贼截劫我师,
是老孙打死几个,师父怪我,把我逐回。我随到南海菩萨处诉告,不知那妖精
怎么就绰着口气,假变作我的模样,在半路上打倒师父,抢夺了行李。师弟沙
僧,向我本山取讨包袱,这妖假立师名,要往西天取经。沙僧跑遁至南海见菩
萨,我正在侧,他备说原因,菩萨又命我同他至花果山观看,果被这厮占了我
巢穴。我与他争辨到菩萨处,其实相貌、言语等俱一般,菩萨也难辨真假。又
与这厮打上天堂,众神亦果难辨,因见我师,我师念《紧箍咒》试验,与我一
般疼痛。故此闹至幽冥,望阴君与我查看生死簿,见假行者是何出身,快早追
他魂魄,免教二心沌乱。”

第59回: 

话表三藏遵菩萨教旨,收了行者,与八戒沙僧剪断二心,锁鑨猿马,同心戮
力,赶奔西天。

行者道:“不瞒樵哥说,我是东土唐朝差往西天求经的唐僧大徒弟。前年在火
云洞,曾与罗刹之子红孩儿有些言语,但恐罗刹怀仇不与,故生忧疑。”

第60回: 

牛王喝道:“且休巧舌!我闻你闹了天宫,被佛祖降压在五行山下,近解脱天
灾,保护唐僧西天见佛求经,怎么在号山枯松涧火云洞把我小儿牛圣婴害了?
正在这里恼你,你却怎么又来寻我?”

第61回: 

你看他没头没脸的使钉钯乱筑,那牛王一则是与行者斗了一日,力倦神疲;二
则是见八戒的钉钯凶猛,遮架不住,败阵就走。只见那火焰山土地,帅领阴
兵,当面挡住道:“大力王,且住手,唐三藏西天取经,无神不保,无天不
佑,三界通知,十方拥护。快将芭蕉扇来搧息火焰,教他无灾无障,早过山
去;不然,上天责你罪愆,定遭诛也。”

第62回: 

那怪物战战兢兢,口叫“饶命!”遂从实供道:“我两个是乱石山碧波潭万圣
龙王差来巡塔的……近日闻得有个孙悟空往西天取经,说他神通广大,沿路上
专一寻人的不是,所以这些时常差我等来此巡拦,若还有那孙悟空到时,好准
备也。”

三藏到东华门,对阁门大使作礼道:“烦大人转奏,贫僧是东土大唐差去西天
取经者,意欲面君,倒换关文。”那黄门官果与通报,至阶前奏道:“外面有
两个异容异服僧人,称言南赡部洲东土唐朝差往西方拜佛求经,欲朝我王,倒
换关文。”

长老启奏道:“臣僧乃南赡部洲东土大唐国差来拜西方天竺国大雷音寺佛求取
真经者,路经宝方,不敢擅过,有随身关文,乞倒验方行。”

第63回: 

行者骂道:“你这贼怪,原来不识你孙爷爷哩!你上前,听我道:老孙祖住花
果山,大海之间水帘洞。自幼修成不坏身,玉皇封我齐天圣。只因大闹斗牛
宫,天上诸神难取胜。当请如来展妙高,无边智慧非凡用。为翻筋斗赌神通,
手化为山压我重。整到如今五百年,观者劝解方逃命。大唐三藏上西天,远拜
灵山求佛颂。”

第64回: 

伏龙寺僧人送有五六十里不回,有的要同上西天,有的要修行伏侍。

第65回:

那妖王道:“这猴儿是也不知我的姓名,故来冒犯仙山。此处唤做小西天,因
我修行,得了正果,天赐与我的宝阁珍楼。我名乃是黄眉老佛,这里人不知,
但称我为黄眉大王、黄眉爷爷。一向久知你往西去,有些手段,故此设象显
能,诱你师父进来,要和你打个赌赛。如若斗得过我,饶你师徒,让汝等成个
正果;如若不能,将汝等打死,等我去见如来取经,果正中华也。”

第66回: 

行者道:“保唐僧西天取经,路遭险难。至西牛贺洲,有座山唤小西天,小雷
音寺有一妖魔。我师父进得山门,见有阿罗揭谛,比丘圣僧排列,以为真佛,
倒身才拜,忽被他拿住绑了。我又失于防闲,被他抛一副金铙,将我罩在里
面,无纤毫之缝,口合如钳。甚亏金头揭谛请奏玉帝,钦差二十八宿,当夜下
界,掀揭不起。幸得亢金龙将角透入铙内,将我度出,被我打碎金铙,惊醒怪
物。赶战之间,又被撒一个白布搭包儿,将我与二十八宿并五方揭谛,尽皆装
去,复用绳捆了。是我当夜脱逃,救了星辰等众与我唐僧等。后为找寻衣钵,
又惊醒那妖,与天兵赶战。那怪又拿出搭包儿,理弄之时,我却知道前音,遂
走了,众等被他依然装去。我无计可施,特来拜求师相一助力也。”

行者道:“我保唐僧西天取经,路上有个小雷音寺,那里有个黄眉怪,假充佛
祖。我师父不辨真伪就下拜,被他拿了。又将金铙把我罩了,幸亏天降星辰救
出。是我打碎金铙,与他赌斗,又将一个布搭包儿,把天神、揭谛、伽蓝与我
师父、师弟尽皆装了进去。我前去武当山请玄天上帝救援,他差五龙龟蛇拿
怪,又被他一搭包子装去。弟子无依无倚,故来拜请菩萨,大展威力,将那收
水母之神通,拯生民之妙用,同弟子去救师父一难!取得经回,永传中国,扬
我佛之智慧,兴般若之波罗也。”

第67回: 

三藏合掌当胸,躬身施礼道:“老施主,贫僧乃东土差往西天取经者。适到贵
地,天晚特造尊府假宿一宵,万望方便方便。”

第68回:

三藏合掌道:“贫僧乃东土大唐驾下,差往西天取经者,今到宝方,不敢私
过,有关文欲倒验放行,权借高衙暂歇。”

八戒道:“我们是东土差往西天取经的,我师父乃唐王御弟法师,却才入朝,
倒换关文去了。我与师兄来此买办调和,我见楼下人多,未曾敢去,是我师兄
教我在此等候。他原来见有榜文,弄阵旋风揭了暗揣我怀内先去了。”

第69回: 

马跳将起来,口吐人言,厉声高叫道:“师兄,你岂不知?我本是西海飞龙,
因为犯了天条,观音菩萨救了我,将我锯了角,退了鳞,变作马,驮师父往西
天取经,将功折罪。我若过水撒尿,水中游鱼食了成龙;过山撒尿,山中草头
得味,变作灵芝,仙僮采去长寿。我怎肯在此尘俗之处轻抛却也?”

第70回: 

行者道:“吾乃齐天大圣孙悟空,因保东土唐僧西天拜佛,路过此国,知你这
伙邪魔欺主,特展雄才,治国祛邪。正没处寻你,却来此送命!”

行者掩上宫门,把脸一抹,现了本象,对娘娘道:“你休怕我,我是东土大唐
差往大西天天竺国雷音寺见佛求经的和尚。我师父是唐王御弟唐三藏,我是他
大徒弟孙悟空。因过你国倒换关文,见你君臣出榜招医,是我大施三折之肱,
把他相思之病治好了。排宴谢我,饮酒之间,说出你被妖摄来,我会降龙伏
虎,特请我来捉怪,救你回国。那战败先锋是我,打死小妖也是我。我见他门
外凶狂,是我变作有来有去模样,舍身到此,与你通信。”

第72回: 

长老道:“我是东土大唐差去西天大雷音求经者。适过宝方,腹间饥馁,特造
檀府,募化一斋,贫僧就行也。”

那些妖闻此言,魂飞魄散,就在水中跪拜道:“望老爷方便方便!我等有眼无
珠,误捉了你师父,虽然吊在那里,不曾敢加刑受苦。望慈悲饶了我的性命,
情愿贴些盘费,送你师父往西天去也。”

第73回: 

女子道:“师兄原不知这个委曲。那和尚乃唐朝差往西天取经去的,今早到我
洞里化斋,委是妹子们闻得唐僧之名,将他拿了。”

三藏道:“贫僧乃东土大唐驾下差往西天大雷音寺取经者。却才路过仙宫,竭
诚进拜。”

行者躬身道:“女菩萨息怒,我本是东土大唐钦差御弟唐三藏大徒弟孙悟空行
者。因往西天,行过黄花观歇马……”

行者道:“近能脱命,保师父唐僧上西天取经,师父遇黄花观道士,将毒药茶
药倒。我与那厮赌斗,他就放金光罩住我,是我使神通走脱了。闻菩萨能灭他
的金光,特来拜请。”

第74回: 

行者道:“我们是东土大唐来的,特上西天拜佛求经。适到此间,闻得公公报
道有妖怪,我师父胆小怕惧,着我来问一声:端的是甚妖精,他敢这般短路!
烦公公细说与我知之,我好把他贬解起身。”

行者笑道:“不打紧!不打紧!西天有便有个把妖精儿,只是这里人胆小,把
他放在心上。没事,没事!有我哩!”

小钻风道:“不知那一年打听得东土唐朝差一个僧人去西天取经,说那唐僧乃
十世修行的好人,有人吃他一块肉,就延寿长生不老。只因怕他一个徒弟孙行
者十分利害,自家一个难为,径来此处与我这两个大王结为兄弟,合意同心,
打伙儿捉那个唐僧也。”

第75回: 

三藏听言,唬倒在地,半晌间跌脚拳胸道:“徒弟呀!只说你善会降妖,领我
西天见佛,怎知今日死于此怪之手!苦哉,苦哉!我弟子同众的功劳,如今都
化作尘土矣!”

第76回: 

三魔见老魔怪他,他又作个激将法,厉声高叫道:“孙行者,闻你名如轰雷贯
耳,说你在南天门外施威,灵霄殿下逞势。如今在西天路上降妖缚怪,原来是
个小辈的猴头!”

第77回: 

行者道:“莫忙!莫忙!”却又念声咒语,发放了龙神,才对八戒道:“我们
这去到西天,还有高山峻岭,师父没脚力难行,等我还将马来。”

第78回:

行者道:“胡说!吾乃东土去西天取经的僧人。适才到此,不知地名,问你一
声的。”

三藏言:“贫僧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者,今到贵处,有关文理当照验,权借
高衙一歇。”

三藏到朝门外,见有黄门官,即施礼道:“贫僧乃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者,
今到贵地,理当倒换关文。意欲见驾,伏乞转奏转奏。”

国王道:“东土唐朝差上西天取经者,今来倒验关文。”

第80回: 

三藏道:“徒弟,虽然说得有理,但不知西天路还在那里哩!”

第81回: 

八戒道:“哥啊,师父既是轻慢佛法,贬回东土,在是非海内,口舌场中,托
化做人身,发愿往西天拜佛求经,遇妖精就捆,逢魔头就吊,受诸苦恼也彀
了,怎么又叫他害病?”

第82回: 

行者笑道:“莫发誓,既有真心往西天取经,老孙带你去罢。”

人都说唐僧是个真心的和尚,往西天拜佛求经,怎么与这女妖精答话?不知此
时正是危急存亡之秋,万分出于无奈,虽是外有所答,其实内无所欲。

第83回: 

行者道:“告状人孙悟空,年甲在牒,系东土唐朝西天取经僧唐三藏徒弟。告
为假妖摄陷人口事。今有托塔天王李靖同男哪吒太子,闺门不谨,走出亲女,
在下方陷空山无底洞变化妖邪,迷害人命无数。今将吾师摄陷曲邃之所,渺无
寻处。若不状告,切思伊父子不仁,故纵女氏成精害众。伏乞怜准,行拘至
案,收邪救师,明正其罪,深为恩便。有此上告。”

第84回: 

行者闻言,又弄手段,拦着门厉声高叫道:“王小二,莫听你婆子胡说,我不
是夜耗子成精。明人不做暗事,吾乃齐天大圣临凡,保唐僧往西天取经。你这
国王无道,特来借此衣冠,装扮我师父。一时过了城去,就便送还。”

三藏与沙僧忽地也醒了,道:“是甚人抬着我们哩?”行者道:“莫嚷,莫
嚷!等他抬!抬到西天,也省得走路。”

第85回: 

长老道:“我本是东土往西天取经去的,奉唐朝太宗皇帝御旨拜活佛,取真
经,要超度那幽冥无主的孤魂。今若丧了性命,可不盼杀那君王,孤负那臣
子?那枉死城中无限的冤魂,却不大失所望,永世不得超生?一场功果,尽化
作风尘,这却怎么得干净也?”

第86回: 

樵子叩头道:“母亲,儿已被山主拿去,绑在树上,实是难得性命,幸亏这几
位老爷!这老爷是东土唐朝往西天取经的罗汉。”

毕竟不知还有几日得到西天,且听下回分解。

第89回: 

妖精叩头道:“他道是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去的唐僧之徒弟,因过州城,倒换关
文,被王子留住,习学武艺,将他这三件兵器作样子打造,放在院内,被我偷
来,遂此不忿相持。”

第90回: 

天尊答礼道:“大圣,这几年不见,前闻得你弃道归佛,保唐僧西天取经,想
是功行完了?”

第91回: 

唐僧道:“贫僧俗名陈玄奘,自幼在金山寺为僧。后蒙唐皇敕赐在长安洪福寺
为僧官。又因魏徵丞相梦斩泾河老龙,唐王游地府,回生阳世,开设水陆大
会,超度阴魂,蒙唐王又选赐贫僧为坛主,大阐都纲。幸观世音菩萨出现,指
化贫僧,说西天大雷音寺有三藏真经,可以超度亡者升天,差贫僧来取,因赐
号三藏,即倚唐为姓,所以人都呼我为唐三藏。我有三个徒弟,大的个姓孙,
名悟空行者,乃齐天大圣归正。”

第92回: 

行者足踏祥光,半空中叫道:“金平府刺史、各佐贰郎官并府城内外军民人等
听着:吾乃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的圣僧。你这府县每年家供献金灯,假充诸
佛降祥者,即此犀牛之怪。我等过此,因元夜观灯,见这怪将灯油并我师父摄
去,是我请天神收伏。今已扫清山洞,剿尽妖魔,不得为害,以后你府县再不
可供献金灯,劳民伤财也。”

第93回: 

三藏道:“弟子陈玄奘,奉东土大唐皇帝之旨,差往西天拜佛求经。路过宝
方,造次奉谒,便求借一宿,明日就行。”

“贫僧乃南赡部洲大唐皇帝差往西天大雷音寺拜佛求经的”。

第94回: 

“老猪……皈依佛教,保护唐僧。径往西天,拜求妙典。法讳悟能,称为八
戒。”

“老沙……幸喜菩萨远游东土,劝我皈依,等候唐朝佛子,往西天求经果正。
从立自新,复修大觉,指河为姓。法讳悟净,称名沙僧。”

第97回:

“你这起和尚,口称是东土远来,向西天拜佛,却原来是些设法躧看门路,打
家劫舍之贼!”


第99回: 

原来那长老自到西天玉真观沐浴,凌云渡脱胎,步上灵山,专心拜佛及参诸佛
菩萨圣僧等众,意念只在取经,他事一毫不理,所以不曾问得老鼋年寿,无言
可答,却又不敢欺,打诳语,沉吟半晌,不曾答应。

“老师父可是前年过此河往西天取经的?”
——————————————————————————————————
以西方代西天的语录(计九回)

第17回:

“吾今皈正西方去,转上雷音见玉毫”

第21回:

“我们是东土大唐圣僧的徒弟,因往西方拜佛求经,路过此山,被黄风大王拿
了我师父去了,我们还未曾救得。天色已晚,特来府上告借一宵,万望方便方
便。”

第30回:

他本是西海小龙王,因犯天条,锯角退鳞,变白马,驮唐僧往西方取经。

第55回:

“因保唐僧西方取经,路遇魔障缠身,要到光明宫见昴日星官走走。”

第71回:

“特保唐僧西域去,悟空行者甚明白。西方路上降妖怪,那个妖邪不惧哉!”

第88回:

“贫僧也未记程途。但先年蒙观音菩萨在我王御前显身,曾留了颂子,言西方
十万八千里。贫僧在路,已经过一十四遍寒暑矣。”

第96回:

“西方乃佛家之地,真个有斋僧的。此间既是府县,不必照验关文,我们去化
些斋吃了,就好走路。”

“西方佛地,贤者愚者俱无诈伪。那二老说时,我犹不信,至此果如其言。”

第98回:

却说唐僧四众,上了大路,果然西方佛地,与他处不同。

第100回:

太宗闻言,称赞不已,又问:“远涉西方,端的路程多少?”三藏道:“总记
菩萨之言,有十万八千里之远。途中未曾记数,只知经过了一十四遍寒暑。日
日山,日日岭,遇林不小,遇水宽洪。还经几座国王,俱有照验印信。”

总结:《西游记》第十二回到最后一回中,只有第34回、第79回、第87
回、第95回无西天取经或西方取经的文字。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联系信箱:lyubl@hotmail.com 
2009年4月16日

著作权声明:收音机没有著作权,欢迎任何人以任何名义、任何形式转发、张
贴、发表本文和【明月网站】上署名吕柏林的所有文章,倘有稿酬,全归转发
人、张贴人、发表人所有,权作转发、张贴、发表的劳务费。任何形式包括修
改文字、断章取节、改头换面、添枝加叶。【明月网站】在:http://bolin.freevar.com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