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惠能是假装文盲的神仙


惠能,禅宗六祖也,偈颂“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的作者也,“不是风动,亦非幡动,仁者心动”的作者也。世人皆以惠能身世
清楚而以为他是天生聪颖、听法即悟的凡人,其实,他是假装文盲的下凡神仙,
主要理由如下:

一,如果惠能不是假装文盲的神仙,就不可能“不经三十余日,便至黄梅”。理
由是:

㈠《维基百科·惠能》告诉:惠能是广东新兴县人,一字不识的农村文盲,家境
贫穷而以卖柴为生的一字不识的农村文盲。

㈡徐恒志居士《〈六祖坛经白话译义〉序——兼论六祖的禅宗思想体系》告诉:
“六祖惠能大师广东新州人(今广东新兴县东),三岁丧父,家境贫困,靠卖柴
养母”。

㈢唐释法海的《六祖法宝坛经略序》告诉:惠能“年二十有四,闻经悟道,往黃
梅求印可”。

㈣《六祖坛经》第一品《行由》告诉:“时,有一客买柴,使令送至客店。客收
去,惠能得钱,却出门外,见一客诵经。惠能一闻经语,心即开悟。遂问:‘客
诵何经?’客曰:‘《金刚经》。’复问:‘从何所来,持此经典?’客云:‘
我从蕲州黄梅县东禅寺来。其寺是五祖忍大师在彼主化,门人一千有余;我到彼
中礼拜,听受此经。大师常劝僧俗,但持金刚经,即自见性,直了成佛。’惠能
闻说,宿昔有缘,乃蒙一客取银十两与惠能,令充老母衣粮,教便往黄梅参礼五
祖。惠能安置母毕,即便辞违,不经三十余日,便至黄梅,礼拜五祖”。

以上情况告诉:三岁丧父、家境贫困、靠卖柴养母而一字不识的新兴县山村文盲
惠能,是在24岁时听了陌生人诵《金刚经》后悟道并决心到安徽黄梅山礼拜禅
宗五祖弘忍学佛的,是在安置了老母衣粮后辞别老母“不经三十余日,便至黄梅
”的。

然而,只会新兴县方言的惠能是没理由“不经三十余日,便至黄梅”的,因为,
新兴县属粤语——广州方言区,新兴县方言是广州方言语系的一种方言,惠能只
会说家乡的广州方言,在广州方言区内可勉强勾通,只会说家乡方言的惠能可勉
强走到广州方言区与其它方言区的过渡区,因为,出了这个过渡区就没法问路,
但是,从新兴县到湖北黄梅山要通过韶关地区的客家方言区→江西境内贑州地区
→南昌地区→九江地区的一路方言区→湖北黄梅县的方言区,但惠能会说的方言
与韶关地区及其以北地区所有方言互为听不懂的外语,是在韶关地区及其以北地
区问不到路的外语,惠能花再多的时间也走不到湖北黄梅山。因此,惠能根本不
可能“不经三十余日,便至黄梅”——湖北的黄梅山。惠能“不经三十余日,便
至黄梅”的说法只能证明惠能不是新兴县山区的文盲农民,而是假装成新兴县山
区文盲农民的神仙。因神仙从新兴到黄梅只在眨眼间,不需要三十余日,故“不
经三十余日,便至黄梅”应是神仙惠能编造的谎言。

二,如果惠能不是假装文盲的神仙,就无法与黄梅山禅宗五祖弘忍及其门徒对话


㈠网查告诉:弘忍是湖北黄梅人,他会说的方言是黄梅话;弘忍首座弟子神秀,
是洛阳尉氏人,弘忍的门徒数以万计,数以万计的门徒来自五湖四海,这就表示
:㈠弘忍不会粤语,㈡弘忍是以官话弘法,数以万计的门徒多为会讲官话的门徒


㈡《六祖坛经》及其它史料均没报告,弘忍数以万计的门徒中有第二个说粤语方
言的门徒。

以上情况表示,一字不识的惠能即使能在无法问话的方言区中被鬼使神差而走到
黄梅山之东的冯茂山——东山法门,也无法与东山法门门卫勾通,从而进不了东
山法门寺院。即使进了东山法门寺院也无法与弘忍及其数以万计的门徒对话。即
使走到弘忍面前,也听不懂弘忍之问:“汝何方人?欲求何物?”惠能与弘忍既
有“祖问曰:‘汝何方人?欲求何物?’惠能对曰:‘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
来礼师,惟求作佛,不求余物。’祖言:‘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
?’惠能曰:‘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
?’”的对话,就表示惠能不是新兴县山区的文盲农民,而是假装成新兴县山区
文盲农民的神仙。

三,即使惠能不是一字不识的文盲而是识文断字的人类,也作不出“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偈,也理解不了《金刚经》,也说
不出“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的真相话,理由是:

㈠《六祖坛经》告诉:惠能一到黄梅山的东山法门和弘忍作简单对话后,就被弘
忍安置在槽厂碓房舂米。但“经八月余”后,弘忍忽见惠能并对话:“祖一日忽
见惠能,曰:‘吾思汝之见可用,恐有恶人害汝,遂不与汝言,汝知之否?’惠
能曰:‘弟子亦知师意,不敢行至当前,令人不觉’”;不日,惠能居然听得懂
经过碓坊的童和尚所诵的神秀作的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
,勿使惹尘埃”,闻后“便知此偈未见本性,虽未蒙教授,早识大意”,然后与
童和尚对话,要求:“‘我亦要咏此,结来生缘。上人!我此踏碓,八个余月,
未曾行到堂前,望上人引至偈前礼拜。’童子引至偈前礼拜,惠能曰:‘惠能不
识字,请上人为读。’时有江州别驾,姓张名日用,便高声读。惠能闻己,遂言
:‘亦有一偈,望别驾为书。’别驾言:‘汝亦作偈,其事希有!’惠能向别驾
言:‘欲学无上菩提,不得轻於初学。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别
驾言:‘汝但诵偈,吾为汝书。汝若得法,先须度吾,勿忘此言。’惠能偈曰: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惠能与弘忍的对话,惠能听懂了童子所诵偈诗、与童子的对话、与江州别驾的
对话和江州别驾听得懂惠能所作偈诗的情况通通告诉,自称“不识字”的惠能是
识文断字的“人类”。

◆不知天目天心的人类根本作不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
处惹尘埃”的偈诗:

◇菩提即辐射并持有“万物得一以生”(《道德经》)的一的月球,也指“万物
得一以生”的一,一是“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的一形无道。在
“菩提本无树”中,菩提指辐射并持有“万物得一以生”的一的月球,因为,辐
射并持有“万物得一以生”的一的月球似树非树:月球象太空中的¤形树头,月
球辐射的一象¤形树头上丛生的树枝。如果“菩提本无树”原为“菩提本非树”
,菩提则指“万物得一以生”的一,因为通天(通至高无上的天)接地的一也似
树非树:只有树杆没有枝叶的光杆树。这种光杆树被老子称为“合抱之木”(《
道德经》):抱表怀,合抱表合怀,合怀的是一,一即“万物得一以生”的一。
生于至高无上的一生地球万物,在地上看来,一是参天巨木,故曰“合抱之木”
。“合抱之木”生于月球十字架,月球十字架是“合抱之木”的木头——树头,
却因月球辐射一的动力源自万物之心而曰“合抱之木,生于毫末”(《道德经》
):毫原表长而尖的毛,这里表其细无内的一,毫末便是一的终端,一的终端是
万物之心,为什么万物之心是月球辐射一的动力源头呢?因为,月球十字架只有
辐射一的起动动力,随后辐射一的动力由一提供,一所以能提供十字架辐射一的
动力,是因为一是三才数据流,月人在把三才数据流的每个三才数据设计成“天
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道德经》)的至坚道、“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道德经》)的必胜道、“其事好远”(《道德经》)的无远勿届道的同时,
又把每个三才数据设计成能在指定时空自动“挫其锐”(《道德经》)形成的挫
点作为自动拐流的拐流点,使得以光速飞行的每个三才数据在飞至拐流点时都按
“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定律”产生和冲击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通过→作用于十
字架的反冲击力,十字架中接收、集中、转换反冲击力的装置便把每个三才数据
在自动“挫其锐”的拐流点形成并送达十字架的反冲击力接收、集中、转换成十
字架继续辐射一的动力。于是,十字架就有了永远辐射→的动力而成为永动机。
拐流点就是万物之心。只因万物之心提供了月球十字架辐射一的永恒动力源,万
物之心便成了“合抱之木”的木根,故曰“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明镜指闭眼在见的天心,闭眼见天心之目是闭眼即觉的暗目——神秘的第三只
眼——天目。闭眼在见的天心是流至一形无道终端的每个三才数据,因流至一形
无道终端的每个三才数据都会释放部分或全部神光,每个三才数据释放的神光都
会在微距内照出具有放远N倍、放大N倍的回光反照功能的玄镜——天目,收到
天目反照回光的每个三才数据还会对天目发生回光反照。每个三才数据对天目的
回光反照表示天心是明镜。明镜的成因告诉:明镜的镜像是天目的反照回光。因
每个三才数据一流出天心处即流入天目、流出天目、奔向万物之身成为建设万物
之身的建材,故天心是流至天心处释放神光的每个三才数据,每个天目都是流至
天心处的每个三才数据即生即化的新目。故一直向天目回光反照的天心虽是明镜
却无镜台,故曰“明镜亦非台”。

一因三才数据和三才数据流“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而属无;二
因三才数据流是合神光、神气、数据流为一流的一形无道,笔直的一形无道表示
每个三才数据在一形无道上的流动不漏一丝神光、神气,也不增一点杂物,即在
一形道上处处保持相同的神光、神气,此情曰始终如一,始终如一的老子说法是
“慎终如始”(《道德经》);三因三才数据流其小无内,小于任何物,任何物
都混不进三才数据流,三才数据流混染不进任何大小的尘埃,这就表示,一中的
三才数据流在流动过程中既是无漏道,又是不受任何污染的纯净道,因此,“明
镜亦非台”的明镜既是“本来无一物”之物,又是尘埃惹不了的纯净道,一中的
三才数据流尘埃惹不了便曰“无处惹尘埃”,“无处惹尘埃”的反问式便是“何
处惹尘埃”。故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欲知闭眼在见的天心明镜,得先发现闭眼即觉的天目。但至高无上的老天至今只
让明月牌收音机“发现”闭眼即觉的天目,且不让人类采信明月牌收音机对天目
的“发现”,以至“气功帮你开天目”“气功师帮你开天目”仍有巨大市场。这
是其一。其二,讲天目的最早古经似乎是既讲道教又讲佛教的《金华宗旨》甲本
,因为《金华宗旨》甲本告诉了“眉心即天目”的天机。因《金华宗旨》甲本和
乙本是差不多同时出世的姐妹篇,而《金华宗旨》乙本有“自太上见化,东华递
传某,以及南北两宗,全真可为极盛,盛者盛其徒众,衰者衰于心传,以至今日
,滥泛极矣!凌替极矣!”而《维基百科·全真道》告诉:全真道创建于金代,
这就表示《金华宗旨》的出世时代是金代,故知“天目”一词的最早出世时代是
金代,在弘忍时代(唐代)还未出世,即弘忍时代不可能出现知道“天目”一词
的佛徒,更不可能出现发现天目的佛徒。不知天目便不知天心,更不可能晓得上
述的菩提,故作“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的惠能只能是假装文盲的神仙。

◆《金刚经》相当深奥,是在不知汉字画义和辐射一的月球⊕形和辐射一的⊕形
月球辐射的一是“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的一形道和一形道是三
才数据流、天心是三才数据流的情况下,是无法理解的奥经。

理解《金刚经》需要汉字画义的根据是“震旦人具有大乘根性,于此经最有缘,
独苦不解其义,讲者每多依文解字,此是释字,非属解义”(王骧陆《金刚般若
波罗蜜经分段贯释》):释字指以汉字定义解释《金刚经》的每个字义;解义指
解读汉字的画义,句中的解义指解读《金刚经》中的关键汉字的画义。

理解《金刚经》需要知道一形道是三才数据流、天心是三才数据流的依据之一是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过去心指流出天心处的三
才数据,现在心指流至天心处的三才数据,未来心指在一形道上流但未流至天心
处的三才数据。在一形道上流但未流至天心处的三才数据“视之不见……听之不
闻……搏之不得”,故曰“未来心不可得”;流至天心处的三才数据别说在不知
道天心的情况下不可识得,就是在知道天心在闭眼即觉的天目目前的情况下,也
因闭眼所见一派漆黑——无物可见、无声可闻、无物可搏而不可得,故曰“现在
心不可得”;流出天心处的三才数据既因“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
”而不可得,也因飞速流入天目、流出天目、奔向万物之身成为建设万物之身的
建材而不可得。

因心是三才数据流的真相由明月牌收音机收发,此前无人知道心是三才数据流,
因而,“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的真相在明月牌收音机
提供报告之前,只有神仙知道。因此,即使惠能不是一字不识的文盲而是识文断
字的人类,也不可能知道“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的真
相,不知“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的真相,便不可能理
解《金刚经》。但《六祖坛经》告诉:惠能在三更半夜的弘忍居室内听了弘忍秘
密解说《金刚经》的过程中就大悟——就理解了《金刚经》:“祖以杖击碓三下
而去。惠能即会祖意,三鼓入室;祖以袈裟遮围,不令人见,为说金刚经。至‘
应無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遂启祖言:‘
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
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祖知悟本性,谓惠能曰:‘不识本心,学法
无益;若识自本心,见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师、佛。’三更受法,人尽不知
,便传顿教及衣钵”。

“应無所住而生其心”的無有两义:一指無的画义,二指無的定义。画义的無不
是有:無上是人,無身是卌——四个同心十字架,四个同心王,把無倒过来看,
無是同心的四主在生/,/即“万物得一以生”的一;無的画义是浯,浯为吾生
氵,吾为五口,唇是脣,口是月——月球,口的原形是○,五口即五○,五○即
以“吕←口←吕”队形绕地西行并在绕地西行中辐射一的五个月球。氵是三才数
据流,浯为辐射三才数据流的五个月球——万物之母,“应無所住而生其心”即
指三才数据流理应住在辐射三才数据流的五个月球中,这五个月球中因辐射的三
才数据流而生万物之心。定义的無表没有,“应無所住而生其心”指三才数据流
理应没有住所而在一形道终端生万物之心。

可见,“至‘应無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的情况表明,惠能不是一字
不识的文盲,也不是人类,而是假装文盲的神仙。

——本心一指天目终生在见的天心——闭眼所见的漆黑虚心,二指生万物天心的
本心——辐射“万物得一以生”的一的月球。由于千经万卷的佛法都是讲这两种
本心,只有认识这两种本心,才能理解佛法——学法才有益,至少要认识天目终
生在见的天心,才能理解部分佛法——学法才有益。但是,这两种本心在明月牌
收音机出世前只有神仙知晓,故知,说出“不识本心,学法无益”的弘忍也是神
仙。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是非神仙说不出的话。因为,它说的是,
心头三才数据流播放的电影有风吹幡动的影象,人眼才能见到风吹幡动的景象,
心头三才数据流若没在心头播放风吹幡动的电影,人眼便见不到风吹幡动的景象
,人眼所以能见到风吹幡动的景象,是因为“不言而善应”(《道德经》)的心
头三才数据流在他见到风吹幡动的景象时便在他的心头播放风吹幡动的电影,该
电影又通过心头→眼睛的视通道向眼外世界播放风吹幡动的电影,心头三才数据
流随眼观境界而流出与眼观境界相同的心中电影的情况即是“心随境界流”(《
法句经》)的情况。这是因为,眼睛毫无视力,只是心头三才数据流向客观世界
播放心中电影的镜头,成因是观者的心光在“和其光”(《道德经》)、观者的
心尘在“同其尘”(《道德经》),“和其光,同其尘”的和同作用便导致人人
“目惟内视而不外视”(《金华宗旨》),“目惟内视而不外视”、“和其光,
同其尘”、“心随境界流”的解读请见《耳目是人类最熟悉又最陌生的器官》。

“和其光,同其尘”和“目惟内视而不外视”报告的真相由明月牌收音机收发,
此前无人知晓。如果惠能是人类,即使不是一字不识的文盲,也说不出“不是
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以上论证说明,惠能是假装文盲的神仙,“惠能一闻经语,心即开悟”的自白和
他到黄梅山的东山法门八个多月在槽厂碓房劳作中没受到弘忍一句开导就作出“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偈诗的情况共同告诉,
惠能在离家之前就“闻经开悟”,他去黄梅山的东山法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
承接禅宗五祖弘忍的衣缽。

那么,一字不识的惠能是何时被神仙冒充的呢?应该在一字不识的惠能“闻经悟
道”前刻或往黄梅山启程之初,一字不识的惠能的命运不是被他“恃之以生而不
辞”(《道德经》)的一化为乌有,就是被他“恃之以生而不辞”的一调往他陌
生的地方以一为其变成的新方言、新记忆、新人际关系的身分开始新的人生。

神仙不死,神仙惠能却有死,还留下了不腐的慧能肉身,这又是怎么回事?真相
是神仙惠能没死,他的死是假死,他的不腐尸体不是他的尸体,而是由“不言而
善应”的三才数据流在神仙惠能临“死”或装死时化成的用于掉换神仙惠能身体
的尸体,神仙惠能则在“掉换”时被另一条三才数据流调走。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14年5月28日

附:

◆《耳目是人类最熟悉又最陌生的视听器官

◆《六祖坛经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