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六六届小学毕业生被文革革出两种命运


六六届小学毕业生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1966年7月毕业的所有小学毕业生。
因我是六六届小学毕业生,见识了六六届小学毕业生被文革革出的两种命运人群
的命运,考虑到六六届小学毕业生被文革革出的两种命运是文革十年的成果之一
,把我见识六六届小学毕业生被文革革出的两种命运人群的命运的记忆写出来,
对今天的人们反思文革应有助益,故作此文。

一,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在1966年7月的两种命运

我生于1953年11月(农历),在老家——福建省漳平县永福公社后盂初小
念完四年初小后到永福中心小学念高小,于1966年7月毕业,拍了个人毕业
照(用于毕业证书)和集体毕业照,参加了小学毕业典礼、领了毕业证书、吃了
在小学食堂里办的毕业饭(俗称毕业酒)。

但网名大炮迷在《老四届》中告诉:大炮迷也是生于1953年在北京市读六年
制的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应在1966年7月毕业,但他和北京所有的应在19
66年7月毕业的小学生一样,“就在他们小学六年级第二学期即将毕业时,爆
发了一场浩劫中国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学校‘停课闹革命’,学生搞运动无
学可上,他们因此也没有取得毕业文凭”。

这就表示,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在1966年7月被文革革出了毕业和没毕业的两
种命运,凡受文革初期的文革风暴危害严重地区的六六届小学毕业生都没取得毕
业文凭,凡受文革初期的文革风暴危害较轻地区的六六届小学毕业生都取得了毕
业文凭。

北京市六六届小学毕业生都没取得小学毕业文凭的情况表示,习近平也应没有取
得小学毕业文凭。因为,习近平生于1953年6月15日,在北京念小学。而
按《老四届》中的说法,北京六六届小学毕业生绝大部分出生于1953年,如
果习近平也是读六年制的小学,就没法取得小学毕业文凭。换言之,除非习近平
是读五年制的小学而在1965年7月毕业,或在1960年9月上六年制小学
而在1965年7月毕业,否则就没有取得小学毕业文凭。

二,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在1966年9月—1967年1月的两种命运

永福公社六六届小学毕业生不是在1966年9月被漳平第二中学录取为初中生
(漳平第二中学于1980年代改为永福中学,后又改为永福第一初中),就是
在1966年9月被永福农业中学录取为永福农业中学(校址在永福马祖庙)学
生。我于1966年9月1日成为漳平二中学生,戴上了“漳平第二中学”校徽
,随后被参加了红卫兵,分到了一个要求戴在手臂上印有“红卫兵”的红布箍,
随后在收割大冬稻季节被安排到西山大队鳌头生产队学农——帮助农民收割大冬
稻,时长约十来天,随后被安排参加免费乘车的大串联。参加大串联的时间约在
11月份,因为,漳平二中学生的大串联分三批,第一批串联的学生到北京参加
了毛泽东最后一次接见红卫兵的游行,第二批只串联到上海、第三批只串联到福
州就接到不能再北上只能往回走的通知,《百度百科·大串联》告诉:毛泽东最
后一次接见红卫兵的时间是1966年11月26日。

因第一批串联的学生是老地下党员、老游击队员,老接头户、老交通员、老苏委
——“老区五老”的后代和革命烈士子女——即红后代,第二批串联的学生是贫
下中农的子女,第三批串联的学生是地富反坏右的子女,我的家庭成分是中农,
故被安排为第二批串联的学生,只串联到上海。

但是,大炮迷在《老四届》中告诉:北京市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并没有在1966
年9月1日上初中。而1969年9月—10月上山下乡插队我老家和我同一生
产队的晋江地区晋江县安海镇知识青年中有一个是没上过初中因而也没参加大串
联的六六届小学毕业生。

这就表示,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在1966年9月—1967年1月被文革革出了
上初中和大串联与没上初中、没参加大串联的两种命运。

三,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在1969年3月—1973年1月的两种命运

永福公社福里大队以外的永福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几乎都在1969年3月被招到
漳平二中“复课闹革命”,福里大队的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几乎也在1969年3
月被招到福里大队办在寨顶的福里初中“复课闹革命”。读完二年制初中后再读
二年高中,福里初中毕业的初中生也于1971年3月到漳平二中读高中。坚持
读完高中的学生均于1973年1月取得高中毕业证书,然而回乡务农(部分高
中毕业生在1972年底参军)。

需要补充的是,在我读初二时,只读过初中一年级就被“停课闹革命”而停学但
号称六八届初中生的几个社会青年也成为漳平二中初二学生并一直读到高中毕业。

然而,大炮迷在《老四届》中告诉:北京市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只在1968年进
入中学校门,在中学只呆一年半就于1969年被初中毕业,成为初中“老四届
毕业生”,然后被上山下乡。

然而,《维基百科·习近平》告诉:“1966年12月初,首都红卫兵联合行
动委员会(简称联动)成立。但习近平被归类为黑帮子弟,并没有很深地涉及联
动的活动。但因为是黑帮子弟,被抓到中央党校集中观察审查,被威胁‘枪毙够
一百次了’,最后被送往少管所‘黑帮’子弟学习班。根据其弟习远平回忆,1
968年,习近平15岁,因父亲问题的牵连,被有关部门多次关押审查,出来
时,身体非常虚弱,全身都是虱子。习近平到关中富平老家大姑家里休息很长时
间,大姑一天一碗鲜羊奶喂着,他才慢慢调养好”。此情表示,习近平不仅没有
小学毕业证书,而且没有北京市六六届小学毕业生普遍都有的“1968年进入
中学校门,在中学只呆一年半就于1969年被初中毕业”的学历。

而在我上漳平二中的1969年9月18日和10月22日,晋江地区晋江县安
海镇912名知识青年被上山下乡永福公社(见郑梦彪创建的《漳平永福安海知
》,郑梦彪系插队我老家后盂大队第六生产队的安海知青,不久被大队安排在
后盂小学任代课教师,再后被招工到漳平石墨矿当矿工)。在插队永福的安海知
青中有六六届小学毕业生,插在我老家所在生产队——后盂大队第五生产队的五
个知青中最年少的一个知青就是出生1953年、时年16岁——和我同年同届
的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六六届小学毕业生被上山下乡实际是被当作城镇的无业青
年推到农村就业的。

这就表示,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在1969年3月—1973年1月被文革革出了
是否成为“复课闹革命”后的正规中学生或是否被上山下乡的两种命运。

四,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在1975年和1976年的两种命运

永福公社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在高中毕业、回乡务农两年后的1975年和197
6年都遇到了被推荐为工农兵学员上大中专的机会,1975年和1976年分
别有两名和一名的漳平二中1973届高中毕业生被推荐上了大学,我也分别在
1975年和1976年被推荐到县招生办,只是两年都落选。

因推荐工农兵学员期间,当地都有大量的高中老三届、初中老三届、1973届
和1974届高中毕业生,推荐程序是生产队→生产大队→公社→县招生办,各
级推荐人都有培养回乡知识青年上大中专院校的浓厚思想感情,而生产队、生产
大队的推荐是关键,这两级的推荐人尽管对回乡知青都有或多或少的成见,但都
有让本队本村人出息为本队本村人争光和本队村村人出息终会有回报的浓厚思想
感情,故永福历年推荐的工农兵学员都是本地的回乡知识青年,尽管插队永福的
安海知青中有相当多的知青是高中老三届“毕业生”,其中的六六届、六七届高
中生的数理化底子要比漳平二中毕业的1973届和1974届高中毕业生好。
因此,插队永福的安海知青中的六六届小学毕业生根本没机会被推荐为工农兵学
员。

可以肯定,永福只推荐本地的回乡知青上大中专院校的情况也是全国农村只推荐
本地的回乡知青上大中专院校的情况。因此,跨县跨地区插队的知青几乎都没机
会被推荐为工农兵学员。因六六届小学毕业而被跨县跨地区插队者在年龄和学历
上远低于一起插队的高中老三届,也低于一起插队的初中老三届,故六六届小学
毕业而被跨县跨地区的插队者按道理都没有被推荐成工农兵学员的机会。

即是说,张铁生能在1973年被推荐到县里而成“白卷英雄”的工农兵学员,
一是因为他在本县上山下乡,县社两级都可能有些关系人,二是因为他插队后的
表现突出,当了生产队长(《见《维基百科·张铁生》)。

即是说,习近平根本没理由在1975年成为被推荐读清华大学化工系基本有机
合成专业的工农兵学员。然而,习近平自1969年1月“下放到延安市延川县
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插队。其初期很不适应,‘别人下去天天上山干活’,年
少的习‘却很随意’,老百姓对他印象很不好,被认为是个游手好闲、不爱劳动
的浪子。习近平才待几个月后,便因受不了苦,偷回到北京,又被关进‘学习班
’,半年后被放出来,听从姨夫魏震五的建议又回到延川县安驿公社梁家河”(
《维基百科·习近平》,习近平下队时间见《习近平入党这二年——访梁家河村
原党支部书记梁玉明》)。习近平插队初期的“游手好闲、不爱劳动的浪子”表
现和“几个月后,便因受不了苦,偷回到北京,又被关进‘学习班’,半年后被
放出来,听从姨夫魏震五的建议又回到延川县安驿公社梁家河”的表现,意味着
习近平在梁家河社员、党员、大小队干部、党支部的眼里是个怕苦怕累、不接受
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坏知青和有“犯罪”前科的坏知青,他在此后的表现再好也会
被视为伪装的假积极,根本没机会被发展入党。

然而,1970年代的农村党支部是几乎不发展有文化有能力的农民入党的,如
我老家的后盂大队党支部只发展无文化无能力的农民入党,1970年代发展的
党员都是在下乡工作队的极力推荐下被迫发展的(工作队队长都临时成为党支部
成员),这种情况下发展的党员也是没文化或低文化、能力低而与党支部成员没
有竞争能力的农民,有点能力、能进党支部的新党员都是进口的党员——当兵期
间入党的退伍兵。1970年代的后盂党支部几乎不发展有文化有能力的农民入
党的原因,是因为党支部成员都企图长期把持大队领导职务。因此,1970年
代的后盂大队党支部没发展一个回乡知青入党。由于知青上山下乡在当时是无期
限的,发展他们入党也有被篡党夺权的危险,因而也不会被发展入党。如插队我
老家生产队的隔壁生产队——第四生产队的一个知青插队后极吃苦耐劳,没多久
就成了插秧又直又快的插秧高手,又是下象棋盲棋的高手——经常在大队部和只
会下明棋的本地下棋高手下盲棋赢到无敌手,而与大队干部混的很熟,但他也没
被发展入党。

1970年代的后盂党支部几乎不发展有文化有能力的农民入党的情况,也是永
福公社各大队党支部的情况,也应是全国农村党支部的情况。

由于梁家河大队既有当地的高中和初中老三届回乡知青又有插队的高中和初中老
三届知青,故习近平不仅在年龄上是回乡知青和插队知青中的小字辈,而且在学
历上不敢和回乡知青和插队知青相提并论,因此,1970年代的梁家河大队党
支部即使有发展个别知青入党的计划,也轮不到习近平。何况习近平曾是怕苦怕
累、不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坏知青和有“犯罪”前科的坏知青。

那么,习近平凭什么入党呢?一靠梁家河原党支部书记梁玉明当习近平的伯乐,
二靠习近平的父荫。因为红雨在《习近平入党这二年——访梁家河村原党支部书
记梁玉明
》告诉:是比习近平大8、9岁的梁玉明于1973年两次叫习近平写入
党报告,还是他两次将习近平的入党报告交给当时的两任公社党委书记批准。尽
管这两任的公社党委书记都批评梁玉明:“你老梁好大的胆,竟敢介绍习近平入
党?”,但“没过多久,在县委领导的支持下,1973年12月上级党委批准
了习近平的入党”。“县委领导的支持”应有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在陕西的老部下
起的作用,习仲勋在陕西的老部下起的作用就是习近平的父荫。只因习近平有父
荫,1973年12月入党的习近平,生产队干部都没当过的习近平,便在入党
的第二个月——1974年1月当上了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

只因当了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的习近平具有压制文凭比他高的梁家河大队的回
乡知青和插队知青竞争工农兵学员的权力,才有在1975年成为被推荐当工农
兵学员的机会。又因习近平自信父荫能在他报读清华大学上起荫庇作用,只有小
学文化、连报读师范学校都不够格的习近平才有“三个志愿都填清华,让我上就
上,不让我上就拉倒”(《维基百科·习近平》)的底气。

这就表示:六六届小学毕业生被文革革出了被推荐当工农兵学员的资格和没有被
推荐当工农兵学员资格的两种命运。

五,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在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两种命运

1977年恢复高考后,有胆量和能力参与高考竞争的考生几乎都是往届和应届
的高中毕业生或高中生,即几乎都是高中老三届和1973年至1977年的高
中毕业生参加恢复高考的高考并被大中专院校录取的,我就是在1977年恢复
高考的当年以蟑螂过锅缘的危险低分——以刚过本科录取线的低分被福州大学地
质专业录取的。

即是说,六六届小学毕业生根本就没有参加高考的胆量和能力,也未闻只有受过
小学教育的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在恢复高考的高考中考上大中专院校的。

这就表示:六六届小学毕业生被文革革出了在恢复高考后的高考中有无参与高考
并被录取到大中专院校的两种命运。

虽然应在1966年7月小学毕业并取得小学毕业证书却因文革的发生而没取得
小学毕业证书的六六届小学毕业生,没机会在当年下学期升入初中和参加大串联
、也没在1969年3月开始的“复谭闹革命”期间上中学而被上山下乡,也自
动丧失了被推荐成工农兵学员的机会和参加恢复高考后的高考机会,但他们的命
运却远比出生农村的六六届小学毕业生的绝大多数好得多,因为,他们在插队早
期是每月都有三十多斤大米或三十多斤大米相当的其它粮食定量供应的,在插队
后期是在生产队分得的口粮和劳动工分带粮低于上述定量标准时由政府商品粮补
足的。即是说,插队知青是按《市镇粮食定量供应暂行办法》中的“轻体力劳动
者”获得商品粮供应的。而出生农村的六六届小学毕业生在高中毕业当回乡知青
后,只能从生产队分到口粮和劳动工分带粮加上自留地和开荒地收获的一点粮食
、地瓜等杂粮、瓜菜与全家人一起过着瓜菜代粮情况下的半饥生活,因为大集体
时的粮食单产很低,生产队生产的粮食全部自食都达不到插队知青供应的定理标
准,在完成强制的粮食征购任务和爱国粮任务后,农民从生产队分到的人均口粮
就相当低了,如1969年—1977年后盂大队各生产队分配的一年口粮是:
一百多斤、二百多斤、三百多斤、四百来斤的稻谷,一百斤稻谷只出70斤大米
,二百斤的稻谷只有一百四十斤的大米,月均大米不足十二斤,日均大米只有四
两;四百斤稻谷只出二百八十斤大米,月均大米只有二十三斤,日均大米不足八
两。这就表示,回乡知青和插队知青维持生存的口粮待遇存在天壤之别,回乡知
青的吃粮命运远不如插队知青的吃粮命运。

然而,插队知青最后多被招工,没被招工的也基本返城,被招工的享受着旱涝保
收、温饱有余的工人待遇,返城的也享受城镇居民的各种待遇;但出生农村的六
六届小学毕业生虽然多读到高中毕业,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却因农村户口而成了“
待遇如野生动物,自由如野生植物,财产任人集资摊派,人身任人欺压凌辱”的
农奴,承受《中国农民万万税》的税奴。

然而,六六届小学毕业生被十年文革在五个阶段革出的两种命运,并非由文革革
成,因为:

◆“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的铁律或“万般天注定,半点不由人”的铁律告
诉:每个人类的命运都由命注定或天注定,六六届小学毕业生被十年文革在五个
阶段革出的两种命运,实为命中注定或至高无上之天的上天注定,高无上之天就
是至高无上之帝——上帝,上天上帝就是万物之母。证明“万般都是命,半点不
由人”是铁律或证明“万般天注定,半点不由人”是铁律的方法,有算命法、相
命法、摸骨法、卜卦法、占星法、扶乩法、抽签法、掷筊法……,还有必定应验
的姜太公的《万年歌》、诸葛亮的《马前课》、李淳风和袁天罡的《推背图》、
刘伯温的《烧饼歌》等预言国运的大预言,还有保加利亚盲人预言家巴巴·万加
的预言故事、美国女预言家珍妮·杰克逊的预言故事。

◆《文革是谁发动、领导、控制的?》告诉:十年文革不是1966年至197
6年的中共中央发动、领导、控制的大革命,不是毛泽东亲自发动、领导、控制
的大革命,而是上帝发动、领导、控制的大革命,上帝即辐射“万物得一以生”
(《道德经》)的一形道的五个⊕形月球,因为珍妮早在1964年就预言了十
年文革,她对十年文革的预言,除了夸大了“十几亿中国人几近疯狂,并要持续
十年之久”中的人数和“中国北方一座中等城市毁灭,上百万人丧生”的丧生人
数有疑问外、其它的预言全部应验。珍妮对十年文革的预言所以能如此应验,是
因为人类没有思想之心、记性而无思维能力,都是“得一以生”并“恃一以生而
不辞”的一生物,都是“目惟内视而不外视”(《金华宗旨》)的瞎子、“耳惟
内听而不外听”(《金华宗旨》)的聋子、“惟道是从”(《道德经》)的人形
行尸走肉、“无知无欲”(《道德经》)的人形收音机、对一形道道声“应之速
而无疑”的人形传声筒。

即是说,以六六届小学毕业生的文化水平成为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并在担任大
队党支部书记一年多的任上被推荐为清华大学化工系基本有机合成专业的工农兵
学员、最后当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皇帝的习近平,不是靠父荫,而是靠上帝,上帝
破格培养习近平的目的是为了让他成为迎接世界大同的天子(证明见《习近平为
什么是迎接大同的天子?
》)。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16年6月16日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