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道德经真解         吕柏林

第二十一章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
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閲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心在德,亚心是德,亚心生天目、天目通亚心、见亚心的通道曰孔,天目所见
的亚心便是孔德,天目所见的孔德容貌便是“孔德之容”,亚心是每个新到的
三才数据时刻更新的新心,时刻以氵流流速——以光速更新的新心,因而孔德
之容是随每个新到的三才数据时刻更新的新容,三才数据流是→形小道,故随
三才数据而变的孔德新容是随道而变的新容,随道而变曰“惟道是从”,孔德
之容随道而变便曰“孔德之容,惟道是从”。孔德生孔目是孔德生一孔之見的
孔目,孔德是时刻更新的新德,时刻更新的新德生时刻更新着新目,故孔目是
时刻随孔德之变而变的新目,惟孔德是从的新目,因“孔德之容,惟道是从”
,故万物天目也是“惟道是从”之目。天目在万物身中而代表万物,天目又是
接收从亚心拐流而来的流入万物之身的三才数据流的海关,故“孔德之容,惟
道是从”要报告的真相是万物都在“惟道是从”。道有其大无外的○道和其小
无内的→道,→即“万物得一以生”的一,就“万物恃一以生而不辞”而言,
“惟道是从”即“惟一是从”。

→是○形大道生的生化万物的物,○形大道生→便曰“道之为物”:道是○形
大道,之表生,“道之为物”的物即○生的→。→是“恍惚流”,“恍惚流”
只有恍和惚,惟表只有,故曰“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恍流至流出亚心时便
发为心光,惚流至流出亚心时便不发光,于是,高速流至流出亚心的“恍惚流
”便成“惚兮恍兮”和“恍兮惚兮”的闪光流。惚不放光而无法生天目,惚兮
后的恍则放光生天目、收到天目反照回光的恍回光给天目时,天目便见到恍放
的各种光和象,天目见到的各种光和象就是天目所见的印象、记象、想象、梦
象和肉眼所见的一切象,也即“目惟内视而不外视”所视的一切光和象,故曰
“惚兮恍兮,其中有象”。“目惟内视而不外视”所视的一切光和象是天目向
每个新心回光反照照出的光和象,被天目回光反照出光和象的每个新心便是“
恍兮惚兮,其中有物”之物。但是,当人类闭眼见亚心所见的亚心只见无边无
际的深远漆黑,无边无际的深远漆黑曰“窈兮冥兮”,窈冥都表深远漆黑。虽
然天目只见“窈兮冥兮”,却因天目生于“窈兮冥兮”的神光中,“窈兮冥兮
”的神光又隐藏着“其中有物”之物——新心,而每个新心都是生化万物之身
的精,故曰“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因精是流至亚心处的三才数据流,三才
数据流是三才流言,三才流言生于圣人,人生言——亻生言为信,三才流言是
甚真之精,故曰“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信中言就是三才流言。

名是月亮和生月亮的盘古,月亮自古及今都在蓝天绕地盘旋表示生月亮的盘古
自古及今都没离去过地球,故曰“自古及今,其名不去”:其名指生月亮的盘
古。“其名不去”的原因是“其”不去——名之母不去——月亮之母不离去地
球。月亮之母不离去地球表示生南北天二月的二个盘古都不离去地球,生南北
天二月的二个盘古都不离去地球表示开天地的盘古——吾不离去地球,吾不离
去地球是因为吾无法离去地球,吾所以无法离去地球,是因为吾一离去地球就
死亡——吾时刻都靠地球万物保命维生——地球万物时刻都是吾的再生之父,
地球每一物都是吾的再生之父,地球万物便是吾的再生万父。万表极多,由众
表示,万父便曰众父。父通甫,众父曰“众甫”,时刻再生吾的地球万物便是
吾的再生“众甫”。甫又是吾,众甫又表示时刻再生吾的众甫生于吾,吾必须
时刻当众甫之父又时刻当众甫孝子,吾时刻当众甫之父又时刻当众甫孝子的生
具和孝行就是吾时刻辐射的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的→,→生之心就是吾孝生孝
敬孝养众甫终生的孝心,心头长流的三才数据流就是吾孝生孝敬孝养众甫终生
的孝粮。“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徐整《三五历记》):月亮是开天地的盘
古右眼,并见南北天的二月是开天地盘古的一对右眼,开天地盘古的一对右眼
即吾看望吾生又生吾之众甫的一对右眼。因“自古及今,其名不去”的原因是
为了看望吾生又生吾的众甫,故曰“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閲众甫”:閲表
在门内考察、计算事物,故“以閲众甫”之閲既表生→的吾人在吾的五○中考
察众甫又表生→的吾人在吾的五○中点数众甫,因吾在大月有一对二十七天的
右眼、小月有一对二十六天的右眼看望众甫、点数众甫,吾便知道众甫的生存
状态,故吾以“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自问自答,“以此”即以“自古
及今,其名不去,以閲众甫”为“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的答案。


                    回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