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道德经真解         吕柏林

第三十六章


将欲歙之,必故张之;将欲弱之,必故强之;将欲废之,必故兴之;将欲取
之,必故与之。是谓微明。

柔弱胜刚强。鱼不可脱于渊,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三才数据流出→的终端时,是三才数据释放部分或全部神光时,因而是三才数
据的体积发生膨胀时,三才数据的体积发生膨胀时如同→的终端端口张大时,
一个个三才数据流出→的终端端口都是三才数据体积的膨胀,都象→的终端端
口的一次次张大,其情如同注射器的针头挤出一滴滴的水滴。此情表示,在神
气室、神光室染上神气神光后的三才数据的体积是较大的,从神气室流出后的
三才数据是被收敛在→道中的,即是说,合成三才数据流为→流的过程是三才
数据流先被圣人膨胀后被圣人收敛的过程。收敛曰歙之,膨胀曰张之。张之是
为了让三才数据流成为生化万物的神,歙之是为了让三才数据流其小无内、不
泄漏一丝光气、一个三才数据,是为了让三才数据流以→形飞流,是为了让三
才数据流成“驰骋天下之至坚”的坚道,“攻坚强者莫之能胜”的战士。因圣
人对三才数据流先张之、后敛之的工艺过程寄予了如上目的,故曰“将欲歙
之,必故张之”。

染上神气神光的数据流是“驰骋天下之至坚”的三才数据流,“攻坚强者莫之
能胜”的三才数据流,把数据流变成“驰骋天下之至坚”、“攻坚强者莫之能
胜”的三才数据流是数据流被圣人强化的结果,但圣人强化数据流之前就将神
光弱到视之不见的程度、把神气弱到闻之无味的程度、把数据流弱到搏之不得
的程度,总之把三才数据流弱到“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的程
度。因圣人对数据流先强之、后弱之的工艺过程寄予了如上的目的,故曰“将
欲弱之,必故强之”。

始终如一的→报废于三才数据向万物天目拐流的拐点,三才数据向万物天目拐
流的拐点就是→的终端端口,三才数据流出→的终端端口时必释放部分或全部
神光、生出万物天目、让万物天目回光反照、再回光反照于天目、让万物天目
看到自己,万物天目代表万物,三才数据让万物天目看到自己便是受宠于万
物,宠曰兴。因三才数据兴起时便是始终如一的→报废其“其事好远”的功能
之时,对→的“其事好远”功能废之、对三才数据兴之是圣人辐射→的目的,
故圣人便把先对三才数据兴之、后对→的“其事好远”功能废之的流程说成“
将欲废之,必故兴之”。

三才数据流兴起处即万物之心,在万物心头流出的三才数据都流向万物天目生
化万物,因而,三才数据流是圣人无偿送与万物的,圣人便把三才数据流无偿
送与万物曰与之。圣人与之的结果是取得万物,圣人取得万物曰取之,取得万
物是圣人与之的目的,圣人便把为取之而先与之的实现过程说成“将欲取之,
必故与之”。

三才数据流“搏之不得,名曰微”,三才数据流发明万物之心、微发明万物之
心曰“微明”,圣人发明“微明”就是为了取之,圣人对数据流张之、歙之、
强之、弱之、兴之的目的也是取之,就是说,“微明”是圣人对数据流张之、
歙之、强之、弱之、兴之的目的,谓表因为,因为表目的,故曰“将欲歙之,
必故张之;将欲弱之,必故强之;将欲废之,必故兴之;将欲取之,必故与
之。是谓微明”。

柔为即生↙↘持↙↘的十字架和十字架生的↙↘;↙↘不可见闻搏曰弱。↙↘
既柔又弱曰柔弱。第一次登月的两个美国宇航员为将美国国旗插入月壤中,费
尽奶力,轮流铲土,只能将旗杆插入几厘米,说明月壤的坚硬;后几次登月的
宇航员带着电钻去打孔,打到75厘米深就打不下去。他们带去的电钻钻头应
是高质量的金刚钻头,说明月壤→月岩的密度与硬度越深越大,月岩是超级金
刚岩。因为,人间金刚石可被金刚工具切分、钻孔、加工,金刚钻打不下去的
月岩只能是超级金刚岩;厚达35~40公里的月壳是超级金刚壳。○是超级
金刚体,超级金刚体曰刚强,但柔弱的↙↘却视超级金刚体为泡影,以光速穿
出超级金刚体,在随十字架绕地盘旋中任意切割○壳以保↙↘在十字架与万物
之心之间如一,↙↘的表现便曰“柔弱胜刚强”。

地球既是漆黑太空的唯一夜明珠、又是漆黑太空的唯一碧桃的太空照片告诉,
碧桃皮——地球蓝天顶是宇宙这个漆黑巨渊的渊面,在绕地盘旋中辐射→的月
球就象漆黑巨渊中的游魚:魚心是田——⊕——月球,魚头——⺈是⊕生在蓝
天顶的无心斜月,魚脚——灬表三才数据流,三才数据流是→,魚是鱼,故魚
生无心斜月和→的田,如果五条●形巨魚浮出深渊而在渊面游弋——在蓝天顶
绕地盘旋的后果是什么呢?一是五条●形巨魚无法在蓝天生日月,导致地球无
日月;二是在蓝天顶铺天盖地,令人类和万物惶惶不可终日,三是五●乃庞然
大物,若不拖动大气、卷起十二级台风就会很快露出万物之母的马脚,若拖动
大气、卷起十二级台风,地表就不能住人。故“魚不可脱于渊”是圣人对五条
●形巨魚不能离开漆黑的太空到蓝天顶游弋的决定。

國为口藏或生或,或是→,→是“视天地亦泡影”的利器,→是國之利器,或
是國之利器,因不可见闻搏的→是○人“揣而锐之”揣成的锐器,是○人故意
不让人见的利器,故“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表示,→不可以示人是“揣而锐
之”的國人不让→示人的故意作品。


                    回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