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道德经真解         吕柏林

第五十二章


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
殆。

塞其兑,闭其門,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

见小曰明,守柔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袭常。


“有”之始是,有为生月——字架生月亮,生月亮的字架生万物,但
生万物的字架有五个,只因生月亮的字架可以视有生万物的字架,故生
月亮的字架可以视为是天下万物之母。因“有”字是至高无上的天下流到人
间的字,至高无上的天下流到人间的有便曰“天下有”。“有”之始是字
架,生月亮的字架可视为天下万物之母,故曰“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
“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是“天下流的‘有’字之始,可以视为天下母”的
省约。

知表懂得,既知表既然懂得,既然懂得的省约便是既得,“既得其母”指既然
懂得有之始的字架是天下母。既然懂得有之始的字架是天下母就应该知道
有中月是字架之子,故曰“既得其母,以知其子”:以表则,“既得其母,
以知其子”=“既得其母,则知其子”。懂得月亮是之子的人类怎样才能知
道月母——是何物呢?方法就是用天文望远镜看月亮,因为用天文望远镜看
月亮就看到月亮上面的月球,而“有”字是月(亮)在下,字架在上。因
而,字架的对应物就是月球。可见,“既得其母,以知其子”要报告的真相
就是“月亮不是月球,而是月球之子”。

复表再,守表看,复守指再看,“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指既然懂得月亮是月
球之子。就应该照着“月在下、在上的‘有’”字字画显示的上下画义,再
用天文望远镜看天上的月亮,因用天文望远镜一看月亮就看到月亮上面的月
球,因而知道月亮上面的月球就是月亮之母,月亮之母就是,就是月球,
就在月球中。

“复守其母”又指用天文望远镜反复看一个“常有”期的月亮和月球:至少要
从头到尾看完一个“常有”期的月亮和月球,即用天文望远镜从初三新月看到
最后一天的残月的月亮和月球,看的结果是:月亮不全时月球全,月亮残时月
球不残,整个月亮期看到的月球同样,月亮残时月球不残的情况表示,月亮没
身期间的月球安然无恙,故曰“复守其母,没身不殆”。“没身”指月亮没
身,不殆指月球不殆——月亮之母不殆、天下万物之母不殆。

“月亮没身,月球不殆”是天文望远镜时代的人类常识,人类所不知的是:一
不知月亮非球,月球不亮,二不知月亮在蓝天,月球在太空,三不知●形●色
的月球○形,○中藏着十字架,人类三不知的原因是航天界、天文界长期隐瞒
太空漆黑的真相。○中藏着十字架的真相只能由月震资料证明,因此,“天下
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
是以有字的形象告诉月亮不是月球、月球藏有十字架、十字架既是月亮之母又
是天下万物之母诸真相的。看月球需要天文望远镜,月震资料只能来自登月的
阿波罗登月飞船,因此,老子这段话是对生活在阿波罗登月飞船登月后的人类
而言的。

兑是生,生是生↙↘的艹,艹是比翼齐飞的二个十字架,生是比翼齐飞中的二
个十字架都在生→,在比翼齐飞中都生→的二个十字架同时生并见南北天的二
个亮相不全又成镜像反应的二个月亮,二个亮相不全又成镜像反应的二个月亮
构成門,故兑生并见于南北天的二个月亮就是兑生門,兑不生并见于南北天的
二个月亮就是兑关門。兑是天門开阖者。月亮生于→,→的横截面口状,生→
的十字架在○中,○方化为口,○是口,○生→是口生口,兑是二个其大无外
的口都在生其小无内的口,其大无外的口和其小无内的口都是口,故兑的实质
是口,故曰“兑为口”(《易·说卦》)。兑既是口就可以要塞就塞,要开就
开,塞住生月亮的→道之口便是“塞其兑”,“塞其兑”即塞其口,其是→。
塞其口即塞住生月亮的→之口。“塞其兑”的后果便是“闭其門”。晦日早晨
是月亮消失时——死亡时,死亡时是终身时,月亮每逢晦日早晨终身是周而复
始的现象,周而复始即无穷,无穷即不尽,勤表尽,不尽即不勤,月亮每逢晦
日早晨终身的周而复始现象便曰“终身不勤”,故曰“塞其兑,闭其門,终身
不勤”。

兑表西方,西方表西天,西天是新月亮相的方位,在比翼齐飞中都生→的二个
十字架每逢初三初夜就拔掉塞在生月亮之→口中的塞子,便曰“开其兑”,“
开其兑”即开其口,其是→,开其口即开生月亮的→之口。济表成,“济其
事”即成其事,其是→,成其事即成→事,生月亮的→要成之事就是生月亮,
“济其事”的结果是兑生天門——兑开天門。开天門的兑每到晦日早晨就眼看
着组成天門的二个残月渐渐终身而不救的情况便曰“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
救”。

兑生門为閲,对閲“塞其兑”便剩下門,再“闭其門”,閲字就消失。“开其
兑,济其事”的结果是兑生門,兑生門为閲,兑对門的“终身不救”后果是門
消失,閲之門消失便剩下兑,兑是在比翼齐飞中都生→的二个十字架,在比翼
齐飞中都生→的二个十字架不可见即兑不可见,故閲之門消失的结果也是閲字
消失。可见,“塞其兑,闭其門,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是
以閲的字画——写在太空和蓝天的閲字为制谜的谜底制成的谜面。

“塞其兑,闭其門,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告诉:输出生天
門的三才数据流出口是在常有期自动打开、在常无期自动塞住的三才数据流输
出口。因月亮以一个大气微粒为生天目的根据,而每个大气微粒都恃→以生,
生月亮天目的大气微粒不会因“塞其兑,闭其門”而被断掉三才数据流,而是
在常无期被换成了生大气微粒的三才数据流。可见,生天門的三才数据流输出
口自生物期第一刻起就畅通无塞,只在常无期被换掉了生大气微粒的三才数据
流。

→之终端是万物之心,→之终端和→一样其小无内而曰小,故万物之心曰小
心:万物之心中,除了日月星都是小心,各人天目所见之心皆小心。天目见小
心即天目见小,见小是因为小可见,小可见是因为小在明、小即明,见小即见
明,故曰“见小曰明”。

柔是生↙↘矛持↙↘矛的十字架,生↙↘的十字架最强。↙↘生万物,在十字
架生↙↘的人便成万物之母,万物之母胜万物,万物之母最强。因此,守着十
字架生↙↘的人最强,故曰“守柔曰强”。

天目回光反照于生它的三才数据身上、让三才数据回光反照给自己是天目用三
才数据照来的光归还给三才数据、让三才数据也回光发明的过程,这个过程便
曰“用其光,复归其明”:用其光者是天目。天目“用其光”即天目用心光,
“用其光,复归其明”即天目用心给的光还给发明的心。

释放了部分神光的三才数据是残余的三才数据,残是受害的结果,故残余的三
才数据是受害了的三才数据,受害曰殃,受害了的三才数据流便曰身殃。三才
数据在高速下流,高速下流的三才数据是后面三才数据推着前面的三才数据向
下流,因此,三才数据流一释放部分神光就立即被推出亚心流向万物身中,这
种情况便是“无遗身殃”,“无遗身殃”即身殃无遗,身殃无遗即身殃的三才
数据没有遗留在亚心处。身殃的三才数据没在亚心处滞留表示万物无记性,所
谓的记性、记忆都由新下流的三才数据给出。“无遗身殃”的原因是身殃后面
的三才数据急于流到亚心处发明自己、变成身殃,后者重蹈前者的身殃过程是
重复,重复曰袭;每个身全的后者前仆后继地变成身殃的过程叫继承,继承曰
袭。每个身全的三才数据为何要前仆后继地变成身殃者?因为,它们被链成数
据链并拥挤在狭窄的↓形管道内高速下流,因而只能往下流。十字架下流的无
数↓由↓↓↓表示,↓↓↓为川,十生川为巾,巾是十字架下流川的示意图,
是十字架下流无数↓的示意图。下流↓的十字架至高无上,尚表上,尚巾为
常,常是十字架下流无数↓的示意图,也是每个身全的三才数据前仆后继地变
成身殃者的示意图。因每个身全的三才数据前仆后继地变成身殃者曰袭,故袭
是常,故曰袭常,袭常是“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的原因,故曰“用
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袭常”。


                    回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