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道德经真解         吕柏林

第六十六章


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

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
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善下之”即善于下流。善于下流的江海不是定义的江海,而是画义的江海,
因为定义的海善纳而不“善下”——无下的渠道和势能。画义的江是木是只,
木是辐射↙↘的十字架,只为辐射↙↘的口——○。画义的海上生↓的吾。因
○辐射的↓是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的神谷,故辐射↓的○便成百谷王,百谷形
容无数神谷。因画义之海是五条画义的江,故画义的江海都是善下的百谷王。
故在“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中,其中的江
是辐射→的○,其中的海是五个辐射→的○组成的吾。

虽说定义的海善纳而不“善下”——无下的渠道和势能,但定义的海却表现善
下又善上的神奇功能,定义的海即地中海——地球中的海,“地中海”名为四
洋,实为一海,因为四洋是同一个聚水盆的四个部分。“地中海”善下的表现
是海平面没在每年长达半年多的雨季中升高,“地中海”善上的表现是海平面
没在每年近半年的旱季中下降,海平面全年都保持为零海拔,“地中海”只是
聚水盆,海平面没理由不在雨季上升、也没理由不在旱季下降。那么,是谁在
控制“地中海”的海平面全年于零海拔?是天海——天上的海,是天海善下的
↓在控制“地中海”的海平面,↓控制零海拔海平面的机制应该是:↓下在陆
地的雨水流到海口后便被↓抽到天上化为微水珠,在需要下雨时再集微水珠为
雨滴落下;海水则由↓长期控制在海里,下在海里的雨水由↓即时挥发到天
上,晴天偶被人类见到的从海面蒸发的水汽实由↓挥发,但转眼就由↓降回海
里。即是说,地表水只有↓的挥发,没有自然蒸发。因而,一切雨灾、雹灾、
雪灾、雾灾、旱灾都由↓造。即是说,雨非雲化,雲非水汽、冰晶的松散聚合
体,而是↓“在天成象”(《易传·系辞上》)所成的虚象,向人类预告天气
的气象。只因雲非水汽、冰晶的松散聚合体,故常见风吹雲不散、雲飞如天
马、乱雲飞度等雲象。只因雲非雨母,雨非雲下,故长达半年多的雨季天空常
被雲笼罩,好象雲有化不完的雨,而长近半年的旱季天空也没因地面水汽的“
蒸发”而增雲。因雲是↓生物,故雲色也是↓生色,表现于雲色与日照无关,
如阴天、雨天的天空为白雲笼罩,夜天常见白雲。

百谷王即生↓的○人,生↓的○人即圣人,百谷王善下神谷即圣人善下神谷,
圣人善下的神谷必生地球万物,圣人生地球万物的目的是生养人类,生养人类
的目的是让人类上天进儿辈盘古延寿万亿年,而圣人善下的神谷是三才流言,
提升人类上天的提具也是三才流言,圣人要提拔人类上天长生必先下流生化人
类和万物的三才流言,因为人类既恃→以生又恃万物以生,故曰“是以圣人欲
上民,必以言下之”:上民之民即“圣人常善救人,故无棄人;常善救物,故
无棄物”中所救的人和物,即上民之民一指人类、二指绝大多数的动植物。

○是圣人居所而代表圣人之身,↓生于圣人而代表圣人,↓生的万物是圣人的
子民,○跟在地球万物之后当地球万物的跟屁虫和↓之终端必附在万物天目目
前的身外的情况便曰“欲先民,必以身后之”:先表前,“先民”指万物之心
在万物身前,“身后之”指生↓的○在地球之后。

生↓的○腔住满圣人而代表圣人,整个○的重量代表圣人重量,圣人的重量由
万物分担,因万物都把指向地心的重力视为天经地义,从而把↓生在自身的向
心型重力视为天经地义,从而都没感觉到自己在分担着圣人的重量,故曰“是
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在万物身前的万物之心从不以心头三才数据流直接伤
害万物,此情便曰“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
害”的民指→生的万物。

万物不仅不觉得自己时刻在分担着圣人的重量,且从不觉得自己以心生的反動
力在推动生己的○绕地盘旋,万物从不觉得自己在以心生的反動力推动生己的
○绕地盘旋便表示万物从来都是乐于以↓为推杠推着生己的○绕地盘旋,故曰
“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天下乐推而不厌”的推力是反動力,反動力生于
主動力,主動力从哪来,从“推”字来:推的画义是生↙↘的吾,是生↙↘的
吾先推万物,万物才有“乐推而不厌”的推力,故“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又
告诉,“天下乐推而不厌”的推力来自生↙↘的吾。

↓是不道,以光速从十字架飞进天下万物的不道就象不道在争生万物,不道争
生万物曰“不争”。不道是“攻坚强者莫之能胜”的强兵,天下——宇内只有
吾在生↓争天下,故曰“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回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