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道德经真解         吕柏林

第六十八章


善为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谓
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谓配天古之极。


士为→在十字架生→,在十字架生→的→就是“从事于道者,同于道”的○
人,也是“善为士者”的士者。武为正弋,正是五一,弋是→,一接→仍是
→,正弋是五→,武是五→,→是不可见闻搏的不道,五→是不道,不道之武
曰不武。“善为士者”的士者在十字架生“不武”便曰“善为士者,不武”。

戰是→,善戰者就是生→戰万物的人。→必生万物之心,→即心。→戰万物即
→生养万物,以→生养万物终生者是万物的终生奴才;奴生万物之心为怒,→
是不道,不道之怒曰“不怒”。因奴心是万物之心,奴心一生便取得万物,达
到戰的目的,故生奴心者即“善戰者”,“善戰者”用→形單戈戰万物就是奴
以不道生万物之心,故曰“善戰者,不怒”。

万物之心是万物命穴,以光速射出的每个三才数据都是以万物为敌、以万物命
穴为目标的子弹,辐射三才数据者便是“善胜敌者”。但“善胜敌者”的武器
是不道,不道又是送与敌人、让敌人长身体的真粮,送不道与万物曰不与,故
曰“善胜敌者,不与”。

因○腔是死地,为把死地变生地,○人得轮流上十字架做工,而一到十字架做
工就成“君子居则贵左”的贵君子,没在十字架做工的○人便成贵君子治下的
人。但是,贵君子是轮流做的,在十字架上的贵君子要在下班后把君位让给治
下之人,让君位给治下之人是○中君子治○人非用不可的用人之道,而君子要
用治下之人继承君位,得先保住治下之人的命,要保住治下之人的命就得向治
下之人下流生离心型重力的氵流,为保治下之人的命而向治下之人下流生离心
型重力的氵流便曰“为之下”,为用治下之人继承君位而向治下之人下流生离
心型重力的氵流的贵君子即成“善用人者”,“善用人者”以下流氵流保全治
下之人之命的方法便曰“善用人者,为之下”。

“不武”、“不怒”、“不与”、“为之下”的东西都是→,→是三才数据
流,每个三才数据都以光速飞往天下生万物就象每个三才数据都在争生万物,
三才数据不可见,不可见的三才数据流争生万物之德曰“不争之德”。○人所
以要在十字架辐射→,是因为“不争之德”必在天下生出报答十字架的反動
力,这正是“善为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
为之下”的原因,故曰“是谓不争之德”:谓表因为。

“不争之德”给十字架生反動力,使得十字架有源源不断的動力继续辐射“不
争之德”。但“不争之德”生于○人,“不争之德”给十字架生的反動力实为
○人生的力,十字架使用○人生的力以辐射→便曰“用人之力”。表白十字架
能够辐射→是因为“用人之力”的说法便是“是谓用人之力”——是因为要用
○人生的力。

生→的十字架是至高无上的天,生→的十字架是盘古,生→的十字架在盘古的
“古”天之极,→生的反動力都返回到生它的十字架配作十字架的動力便曰“
配天古之极”。→生的反動力是○人生的力,○人在十字架生力的用途是“配
天古之极”,故曰“是谓配天古之极”——是因为要配作天古之极的動力。

即是说,“善为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
之下。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谓配天古之极”中,“善为士者,不
武;善戰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都是讲“不争之
德”,都是为了生“不争之德”。十字架生“不争之德”为了“用人之力”,
十字架“用人之力”的用途是“配天古之极”,“善为士者……配天古之极”
讲述了四种物和三层递进关系,目的就是要讲明○人在十字架辐射→是为了让
十字架获得辐射→的動力,而不是要生万物;→是神奇的“飞去來器”,十字
架辐射→即辐射“飞去來器”,○人在十字架辐射→即在玩“飞去來器”,万
物只是“飞去來器”飞去的终点、飞來的始点。


                    回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