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与豕通信录(一)


豕为家无上,上是上天、上帝;目中无上天上帝、不知有上天上帝、不知上天上帝
为何物的科学家便是豕。豕为家无宇宙头,不知有宇宙头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
便是豕。上天上帝就是宇宙头,就是“自古及今,其名不去”(老子)的日月,一
直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老子)的日月。科学家
就是不知上帝真相、日月真相的豕。下面是2005年10月19日至今年1月1
3日期间,我向两个中国二万七千多名各级各类的无上“科学家”、不知有宇宙头
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传送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
十九篇文章和《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院士“光荣榜”——一群
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与豕通信录》的过程中,133位无上科学家和成长中
的无上科学家的反应和我回信的流水账。复制流水账的目的是“留与苍生作证明”
(刘伯温《烧饼歌》):让天下苍生看看这群家无上的智商低到什么程度。


◆中科院化学研究所有机固体实验室副研究员刘彩明(cmliu@iccas.ac.cn )在1
0月19日收阅了《从野猫失踪说起》后回函骂道:“无聊之及!”我答复如下: 

从“无聊之及!”的评语可知,你刘彩明没有最基本的阅读能力,没有阅读事实、
对比事实的能力,没有承认事实的勇气,没有科学工作者必须具备的最基本的学习
能力。没有学习能力谈什么科研?你配当副研吗?你应该立即辞职,回江西的老家
再当一段农民。 

第二天,刘彩明回复:“不用再发了,我对玩弄文字不感兴趣,该e-mail address
将被自动拒收”。

我答复:“《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起》仅仅是
“玩弄文字”吗?即使把解读汉字天机说成“玩弄文字”,那么“玩弄文字”也只
是文章的一部份。难道文章扣除“玩弄文字”后,就没有知识分子需要知道的内
容?”

◆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生(党员)邵赛兵(shaosaibing@dicp.ac.cn
于10月20日在收阅了《虫在風中,谁能见到風中群虫?》后骂道:“傻B阿,
蠢猪”。我答复如下:

如果说人类没有家、只有豕,如果说科学家是豕不是家,说我“傻B阿,蠢猪”的
你,便是有眼无珠的蠢豕,睁眼瞎的蠢豕。如果你知趣,应该立即辞职,离开“大
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到山区当农民,以便通过务农重新认识农作物与野生植物的
特点、家禽家畜与野生动物的特点。

◆中国科技大学极地环境研究室硕士生赵三平(spzhao@email.ustc.edu.cn)于1
0月20日收阅了《虫在風中,谁能见到風中群虫?》后骂道:“请不要再往本人
信箱发送任何无聊弱智的东西,OK,这是一个人的品格问题!浪费你的时间也浪费
我的时间!”我答复如下:

我给你传送真相文章,是替天明道,替天行道。

然而,在科学界混饭的你,居然说我传送的东西是“无聊弱智的东西”,可见你真
是“无聊弱智”者。如果说科学家是豕,你是名副其实的蠢豕。因而,目前的你,
根本不配称人,没有谈论人的品格问题的资格”。

第二天,他在收阅了《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后来信骂道:
“请不要再往本人邮箱发送邮件,豕!”

我想,没必要再与这样的蠢豕对话,故我没给他回信。

◆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博士生于光认(gryu@home.ipe.ac.cn)于10月21日
来信骂道:“Shut up!”

我答复:“究竟谁该闭嘴?请你好好好想想。”

当天他回复:“陌生人:你好!请原谅我刚才的冒昧!你是谁?我不想收到一些无
关的信件。谢谢!于光认”

我答复:

你不是博士生吗?博士生者,博士学生也,需要博学的学生也。然而,你连《地质
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也读不下去。这样的文章读不下去,还配
博士生吗?

既然你是研究事物变化过程的,为什么读不了否定“泥裂化石”形成过程的文章?

我是谁?不是清楚地署在文末吗?难道你没阅读能力,难道你没有走马看花阅读文
章的能力?

你连“泥裂”无法形成化石的宏观过程都无心了解,连“泥裂”根本形不成化石的
简明道理都理解不了,怎么可能研究“分子模拟”的微观事物呢?

不要光认——只认进化论的胡说八道。

你若继续坚持错误,我预言,你将很快成为需要从农民当起的学生。

同日,于光认来信表示: 

bolinlyu

你好!你说的有一定道理。再次请你能够谅解第一封回信所给你带来的不便。

只叹人生短暂,如果想把自己短暂的一生奉献给人类在探索自然规律的事业中,想
为人类作出一点真正的贡献,何其容易?不说在科学上有所突破,就是能走到科学
的前沿也需要付出非常规的代价,古人云“天时,地利,人和”,我觉得一个人真
想为人类做出贡献,需要“天赋的智慧+名师的机遇+自己百倍的勤奋+社会所恩
赐的良机”。请你能够体谅一个人所具备的可怜的条件。

回首人类认识自然界,战胜自然界,掌控自然界的历史,你不得不感谢那些在为人
类从猿猴变成现在这个程度所做出杰出贡献的伟大的科学家们!我以一个小小小的
小人物的身份,深深地感谢他们!

我认为没有必要与于光认的进化论言论争论,故没回信。 

◆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博士后张建敏( zhangjm@home.ipe.ac.cn)于10月22
日在收阅《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后写道:

尊敬的BOLINlYU先生:

我非常感谢您经常发信到我的信箱。但是,我非常不欢迎和您讨论中国任何与政治
有关的事情,尤其是讨论中国的政府领导人。我生长于中国,我非常爱这个国家,
甚于我的生命。我不允许任何人亵渎这个神圣的国度。我相信这个国家的一些人可
能是让你产生了反感。的确,中国仍在发展途中,中国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但
是,中国也是你的祖国。促进中国的发展,促进中国的制度成熟,促进中国的繁
荣,是我们大家的神圣职责。忘记那些不愉快吧,如果说中国的一些小人物作了什
么坏事让你愤怒和仇恨,这很让人同情。但是,如果你因为这种仇恨就仇恨一个国
家一个民族,我看没这个必要。而且,一个人生在世界上,总得有属于自己的人
群,难道你认为你的人群就是你自己吗?你有时间去攻击一些人,莫若去做一些实
实在在的事情去繁荣这个国家。你可以去真诚的建议这个国家政府去采取一些措施
去制止犯罪。攻击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没有什么意义。

我觉得你如真有经济实力的话,你可以回国办企业,公司,为国家创造就业机会。
从不同角度促进这个国家的昌盛,都是由意义的。

我虽然在美国,我也会对这个国家的一些不成熟感到难过,但那毕竟是我的祖国,
对你来说又何尝不是?

我答复如下:

张建敏先生:

亏你是个博士,居然读不出我文章的思想。我最近发送给你的文章,旨在否定进化
论,证明人类没有科学家、政治家、哲学家、作家……,证明人类没有任何家,都
是豕,都是“无知无欲”、“惟道是从”(老子)的收音机,都是“目惟内视而不
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吕洞宾)。

必须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不了中国。但你这个博
士居然混为一谈。你不妨反过来自问:中华民国是中国吗?自称爱国的你,你爱中
华民国吗?你爱中华民国总统李登辉、陈水扁吗?

爱国者就不能对“党国”领导人说三道四了吗?美国人是经常对分立的美国三权领
导人说三道四的,他们不是爱国者吗?

你连“泥牛入海——化为乌有,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事实和浅显道理都不
能接受,哪是搞科学的料?——因为,科学只相信事实,只承认事实。

放下你的博士架子吧!抛弃你的信仰——进化论吧!

10月25日,张建敏在收阅《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后来信表示拒收我
的邮件:“ If you don't mind, I don't want to receive any of your e-mails 
in the future”。

我答复如下:

张建敏:

打倒所谓的科学——进化论,打倒马克思主义,打倒“劳心者治人,劳人者治于
人”的罪恶制度,打倒知识产权,是我自立的责任。

你以为有个“博士后”的学位,就是博闻广识的学者吗?你以为在中科院过程工
程研究所混饭就是研究人员啦?看看我的文章,你就应该知道,你只是一台孤陋
寡闻的收音机,收音机摆什么博士架子?

科学就是尊重事实、发现真相,你哪有一点科学态度?

我给你的邮件是中文,你却用英文回信,你是在向我示威、逞能吗?告诉你,英
文在我眼里是垃圾语言,以会英文为荣的华人是中华民族的垃圾。

◆中科院化学研究所廖江鹏(liaojp@iccas.ac.cn)于10月21日在收阅了《地
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后破口大骂:“fuck u!”(用了22
个感叹号)。

因我“目惟内视而不外视”——把“fuck u!”看成“Shut up!”,故我答复:

谁该闭嘴?如果说,在收阅《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之前,
地学学者学生不能利用“泥牛入海——化为乌有,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文盲
都清楚的浅显道理解释泥裂化石、脚印化石、动物爬痕化石、陆地虫孔化石,而说
他们是豕,那么,在收阅了《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之后的
你——廖江鹏,便是蠢豕、乱叫乱咬人的疯豕。如此蠢豕、疯豕才应该闭嘴,不仅
应该闭嘴,而且应该立即退出中科院化学所的学位,退出化学所研究生会,上山下
乡学当农民。

——你去问问下列表中有电子邮箱的人,还有谁象你这样无知、如此发疯。

注:“下列表中有电子邮箱的人”指中科院化学研究所化学生物学联合实验室和分
子识别与选择性合成研究室的成员与在读研究生的电话和电子信箱(略)。可见:

http://www.icas.ac.cn/5_keyanxitong/fenzishibie/lmrss-chinese-faculty.htm  

http://www.icas.ac.cn/5_keyanxitong/fenzishibie/lmrss-chinese-education.htm 

虽然我文不对题,应非所骂,但也歪打正着,廖江鹏不再吱声。

◆中科院力学研究所高工张泰华(zhangth@lnm.imech.ac.cn)于10月24在收
阅《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后来信要求“请不要再发材料”。我答复如
下:

张泰华:

你以为有个博士学位、高工职称,就是博士和高工啦?你以为在中科院力学研究所
非线性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工作,就是微米世界——纳米世界的研究专家啦?

非也,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也,自大的夜郎也,高级豕圈的一头蠢豕也,蠢豕牌收
音机也。

号称博士的你,居然拒绝宏观世界的真相文章。可笑至极啊!

打倒所谓的科学——进化论,打倒马克思主义,打倒“劳心者治人,劳人者治于
人”的罪恶制度,打倒知识产权法律,是我自立的责任。因此,我才向科学界义务
传送我的文章。

第二天,张泰华复信:“请自重”。

我在简答:“不懂自重的人还有资格劝人自重吗?”后,又复一信:

“请问力学专家张泰华:

力是不是七?七是不是力?若不懂得力是七、七是力,还有资格研究力吗?还有在
力学研究所混日子的资格吗?”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健康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健康科学研究中心
副主任徐国彤(gtxu@sibs.ac.cn)于10月26日在收阅《公益广告:“有四月
并出,有二月并见”》后来信写道:

收到你的邮件,阅后感觉很无聊,请不要继续发送给我您的邮件。我们有很多正经
工作要做。没时间读无聊的东西。顺便说一声,不论哪边看,不论月相如何,还只
是那一个月亮。好比我们有一块一美元的铜板,就算我看到的正面,你看到背面,
还是那一美元,总不能当2美元花啊!

所以,请勿打扰!谢谢!

我答复如下:

徐国彤:

你以为有个博士学位,在生命科学院混了个研究员,就以为你是博士了?是个生命
专家了?人类没有家、只有豕,只有收音机。从你对我文章的态度可知,你是豕群
中的蠢豕,“博者不知”(老子)中的无知者。

你以为在做正经的事?非也,你所做的是欺骗人类的工作,无聊至极的工作。

天文界知道南北半球上看到的成镜像反应的月相吗?——不知道。但你居然越俎代
庖,把反映两个月亮的成镜像反应的月相说成是一个月亮的两面。可笑之极啊!你
可能还不知道月地距离吧?你可能还不知道地球的形状吧?你可能还体会不了“月
正树无影”(陆游《徙倚》)的意义吧?要知道,同一经度上,南北半球出现“月
正树无影”的时间相同。拿个地球仪比划一下吧,一比划,就知道南北天上各有一
月。

同日,徐国彤回应如下:

你居然没理解我比喻的意思?遗憾!我高估了你!我不是什么家,生命科学领域里
也才是个新兵(到科学院不过才一年多),只是尽自己所能,做点自己认为值得的
事,与汝何干?每个人的知识结构都不同,我对天文没兴趣深入研究。很多普通人
都跟我差不多,更关心自己身边的事物,不象你那样对那么悠久的历史和浩瀚的宇
宙都去考察。虽然现在电脑有进步,但是删除一个文件还是要按两次键。我们都省
省,好吗?

BTW, 你的文章对大多数人来说有些“晦涩难懂”,篇幅也太长。要是每篇能在
200字内,效果会好很多,至少读者不会在读不完的情况下delete。

我答复如下:

你比喻的意思不就是用美元比喻月亮吗?

既然你对天文没兴趣,也就对天文知之甚少;既然对天文知之甚少,怎么敢用一个
美元的两面来比喻成镜像反应的月相所代表的二个月亮呢?

你的工作是在维护进化论,而进化论是我要打倒的对象,怎么能说与我何干呢?

我“必思度尽众生”(吕洞宾),我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类知道“万物之母”
的“有名”就是月亮。文章送到你目前,怎样处理我送的文章是你的权力,删就删
吧,名不副实的博士!

◆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导朱传界(zhucj@itp.ac.cn)于10月27
日在收阅了《朝菌不知晦朔,科学家竟是朝菌》后骂道:“你他妈放屁!向人账号
里发这种狗屁不如的东西,我想不骂人都有不行。” 我答复如下:

朱传界:

你确有资格骂人,因为你是研究员,研究员在科学家之列,而科学家被我骂成豕,
骂成朝菌。

不过,你知道,我不是空口无凭地乱骂科学家,而是以事实为根据,用事实说话,
以理服人。即,我骂科学家是用雄辩而文明的论文。

何为科学?以事实为根据的学问也,分科描述事实的学问也。

事实胜于雄辩,作为学者,作为研究员,最文明又最能服人的骂人法应是写出反驳
论文,然而,你却如骂街泼妇,毫无科学家的风度。泼妇骂街才狗屁不如啊!

若觉得单枪匹马,知识有限,写不出反驳我文章的文章,可以提请中科院组织人马
写出反驳的论文。

我的文章都是批判科学家、否定科学家的,旨在打倒所谓的科学——进化论,打倒
进化论是为了世界大同。要打倒进化论,就得向科学界发送揭发万物之母的文章,
以让科学界大开眼界,大长见识,让一些科学家先觉先悟,激发先觉先悟的科学家
起义。

你可能不知道中科院的性质,不知道科学家的性质,因此把你设立的信箱视为己
有。告诉你吧,中科院是事业单位,是用人民税金养活的事业单位;事业单位的人
员是必须为人民服务、接受公众监督的公众人物。如果说,中科院是高级猪圈,中
科院人物就是人民圈养的公用猪群。因为我在《从野猫失踪说起》证明:“所谓的
科学院、科研所、大学堂,不过是高级猪圈”。再看看你信箱的后缀就该知道信箱
的公用性、公益性。因此,科学界的信箱是公用信箱,没有私有性。

不要当驼鸟,不要以为你的邮箱没有我的文章就以为天下没有我的文章。“凡是反
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不要以为你没看到
我的文章,我的文章就没有生命力。宋慈在七百年后走红,我的文章则可能在一年
半载后走红。

◆中科院安徽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大气光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孙东松(
dssun@aiofm.ac.cn)于10月27日在收阅了《朝菌不知晦朔,科学家竟是朝
菌》后来信要求“请不要再发了,谢谢!”我答复如下:

孙东松: 

科学就是认识事实、真相的学问,搞科学的你怎么害怕事实、害怕真相啊?害怕事
实、害怕真相的人配称科学家——研究员吗?你不想看到的事实和真相就会不存在
吗?不想看到客观存在的事实和真相,实为驼鸟的愚蠢想法啊! 

若想不当豕、若想不当朝菌的唯一出路,就是带头否定统治科学界的进化论。 

我的文章旨在打倒所谓的科学——进化论,因此,我不可能停止向科学界传送我的 
文章。 

有本事的话,就写论文批判我的文章。若觉得自己知识不足,可提请中科院组织了
写作班子。 

同日,他在收阅《石灰岩是沉积而成的吗?》后来信说“对不起,我没看你的文
章,也不想看,还是请不要发了。谢谢。”

我答复如下:

孙东松:

真相文章不看,你知道你对不起谁吗?对不起养育你的人民,对不起你每月拿的工
资,对不起你拥有的职位。

◆中科院力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武作兵(wuzb@lnm.imech.ac.cn)于10月27
日在收阅了《石灰岩是沉积而成的吗?》后来信:“先生:我不希望收到你的邮
件,请将我的地址删除”。我答复如下:

武作兵:

你是中科院力学研究所非线性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力学的专家,请问,力=七吗?

我为什么要给你义务传送我的文章?因为我的文章要打倒进化论,打倒进化论统治
的科学界,打倒你所在的科学界,打倒你兢兢业业为之奋斗的科学界。你是进化论
的卫道士,故我不能不给你传送打倒进化论的匕首。

你的邮箱不是私人信箱,而是公用信箱,代表中科院的公用信箱,不信?请你看看
你信箱的后缀。中科院是事业单位,是靠人民税金生存的单位,受人民监督的单
位。

你是不愿看到成了科学家的自己被骂成豕、不知晦朔的朝菌是吧?没看到就不被骂
了?那是掩耳盗铃,是驼鸟的想法。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大气科学》、《气候与环境研究》编委邹捍
zouhan@mail.iap.ac.cn)于10月27日在收阅了《石灰岩是沉积而成的吗?》
后来信要求“请把我的名字从你的发送表里面删除,不要发送这些阅读材料。这个
信箱是工作信箱,容量有限。请原谅!”我答复如下:

邹捍:

凭什么要把你的邮箱删除?你以为那是你的私有邮箱?错也,那是中科院的邮箱,
是你和人民相互勾通的工作信箱,你也自白那是工作信箱。

中科院是事业单位,是靠人民税金养活的单位。中科院的人员都是公众人员,必须
接受人民监督的人员。你靠人民的税金生活,却不思为人民认识、宣传万物起源真
相,你还配研究员职务吗?还配当大气环境与极地研究部副主任吗?

◆中科院研究生院、生物物理所认知科学重点实验室人员中的博士生王鹏(
pwang@cogsci.ibp.ac.cn)于10月27日在收阅了《地层谁造?——月亮》后来
信:“thanks for your mails. but I'm afraid that I don't want them any 
more. Please stop sending them to me. thanks!”我答复如下:

王鹏:

你用英文回复中文邮件,是向我示威逞能吗?以为你是个博士生吗?以为你是个博
学广识的博士生吗?告诉你,在我眼里,英文和一切外文都是垃圾语言,以会英文
为能为荣的华人,是中华民族的垃圾。

你不是生物物理所认知科学重点实验室的博士生吗?为什么拒绝认识万物起源真
相?拒绝认识万物起源真相的学生,配称博士生吗?

pwang@cogsci.ibp.ac.cn是中科院的信箱,是工作信箱。要知道,中科院是事业
单位,是靠人民税金养活的单位,无论是科研人员还是学生,都必须接受人民的
监督和教育。我向pwang@cogsci.ibp.ac.cn传送万物起源真相邮件,正是对用人民
税金培养的学生进行最有益的教育。

你反对我再给你传送邮件,是厌恶真知的表现,是进化论卫道士的态度。我义务
向科学界传送邮件,是投向所谓的科学——进化论投出的匕首。我义务向科学界
传送邮件的目的,是打倒进化论。我不可能不继续向包括你在内的科学界传送真
相邮件。

◆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导李俊明(ljm@ms.sjziam.ac.cn
于10月28日在收阅了《地层谁造?——月亮》后来信骂“少放屁!”我答复如
下:
  
李俊明:

你以为是植物专家啊?你才在放屁,你一直在放狗屁:非达尔文狗屁不闻,非进化
论狗屁不放。

有本事先比较一下农作物和野生植物,把《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
批臭。

◆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环流与波动实验室研究员、博导孙澈(csun@ms.qdio.ac.cn
于10月28在收阅了《海洋是生命的摇篮吗?》后来信大骂“go fuvk yourself, 
SPAMmaker!”我答复如下:

孙澈:

用英文回复中文邮件,显然是向我示威逞能。然而,在我眼里,英文和一切外文都
是垃圾语言,以会英文为荣的华人是中华民族的垃圾。

呵,堂堂博导,也就是海洋专家,海洋科学家,居然不会摆事实、讲道理,只会
fuck,可想而知,你这个博导导出的学生是什么货色。

同日,孙澈以中英双语回话: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got a response from spammers. Then listen:

我不是党员,对你们法轮功也没什么偏见。但我和许多普通人一样,极端厌恶你们
胡编乱造、侵犯他人隐私空间的卑鄙做法。

在新西兰我不知道,但在美国 spamming 已是重罪,可以直接向FBI举告。而我目前
在中国,只能向国安局举报你的骚扰信件。

我答复如下:

孙澈:

亏你还是博导、海洋专家、海洋科学家,连法轮功也不懂,连法轮功宣传什么也不
懂,居然把揭发真相的文章也视为法轮功文章。怪不得那么多专家、学者信仰李洪
志及其法轮功。显然,这也是证明人类没有家只有豕的证据。

告诉你,我是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证据可见:

一、普及全民的化石成因理论认定:生活遗迹化石,由印有生物生活遗迹的干泥巴
块沉积而成。然而,干泥巴块,遇水就烂,经不起一场暴雨的洗礼,一次潮汐的冲
刷,哪有轮到江河湖海流水搬运、沉积完整干泥巴块的机会?

──李洪志在一个美国科学家发现的一块三叶虫的化石上,进一步“发现”:“上
面同时还有一个人的脚印,是穿着鞋踩上去的,清清楚楚印在上面”(见《转法
轮.第一讲.气功是史前文化》)。李洪志把这个象人的脚印的凹形解释成“是穿着
鞋踩上去的”,确有过人之处:既把应有而没有的脚趾、脚弓遗迹掩饰了,又证明
了三叶虫时代的人类是进入了相当高级的文明人类,那时的文明是比现在还高级的
文明──人类是穿着鞋在有淤泥的河滩、沼泽、湖滩、海滩上漫步的,而且鞋底是
平底无防滑底纹的。这个解释的目的很清楚:证明佛教81劫和他的不止81劫的理论
成立。尽管这位“大师”不敢认定三叶虫时代毁灭的人类文明是第几劫。

形状象人类脚印的地质现象在野外很容易找到。笔者于2002年底就在奥克兰
Eastern Beach东南端峭壁下,退潮时露出的岩层上看到几个酷似人类脚印的“脚
印”遗迹,岩性是水下沉积的火山碎屑岩,“脚印”则为火山弹溶蚀后所形成。

只会从佛教、道教、气功东挪西凑,拌上科普常识的佐料炒成《转法轮》的李洪
志,连沉积岩成因、化石成因都无法揭发,只会根据沉积岩伪成因、化石伪成因学
说借题发挥以牵强附会地解释所谓的“史前文明”的李洪志,只会故弄玄虚地宣称
人类文明毁灭超过八十一次,以显其功能和智慧都高过释迦牟尼的李洪志,拾人种
种牙慧牛吹神吹的李洪志,哪有什么五眼通、高层次传功带功的功能?通的不过是
一双凡眼中的贼眼,善借气功和信仰骗取“真善忍”民众之钱的贼眼和窃占他们信
仰空虚脑袋的贼眼。难道仅凭这一点,就不能认定他是个世界巨骗?


——摘自《沉积岩、沉积矿产、化石的神造真相》,网址在 
http://bolin.netfirms.com/0209.htm 

二、《以《转法轮》为“圣经”,中华民族危也》:网址在:
http://bolin.netfirms.com/1204a.htm 

什么博导?什么海洋专家?什么海洋科学家?居然把揭发万物起源真相的文章当作
垃圾。

顺便提及,csun@ms.qdio.ac.cn是中科院邮箱,是工作邮箱,不是你的私人信箱。

记住,向国安局举报时,务必附上我的文章和回复邮件,让国安局看看你所谓的垃
圾邮件是什么内容。

接着,孙澈于同日发出警告:

我举报你的理由不是法轮功,而是你蓄意向政府事业单位信箱(你上封信中声称已
知道我信箱的非私人性质)散发带有强烈政治色彩的材料。你发的《月是温总理,
也是瘟总理》的邮件更是对温家宝总理进行了露骨的影射。具体的垃圾邮件内容不
重要,我也没有时间去看。在每天收到的数十篇垃圾邮件中,那些推销卖东西的邮
件都是看一眼题目就删掉;而像你这样带有强烈政治色彩的,只有国安局有时间去
甄别你的政治目的。

向你透露一点,海洋所是涉及海军国防研究的敏感单位,国安局在这有常驻人员。

这是我回你的最后一封邮件。

我答复如下:

“具体的垃圾邮件内容不重要”就意味着你想突出你的政治觉悟,掩盖你的浅薄学
识,掩盖你对法轮功的无知。

当然,你这样告,国安局即使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也只能被你蒙骗,我现在就预
告,你告赢了,但你的道德输光了。

◆中科院化学研究所高技术材料实验室职员陶志强(zqtao@iccas.ac.cn)于10
月28日在收阅了《化石谁造?》后来信要求“不要给我发信了”。我回应道:

年青的陶志强博士,难道读不进我的文章?抑或不忍面对错误百出的进化论?

◆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研究员、博导罗保林(bluo03@yahoo.com)于11月1日
在收阅了《“一朝听得金鸡叫,大海沉沉日已过”——日本没挨过原子弹》后来信
写道:“法轮功者,请勿骚扰别人!不愿看你的帖子,如此频繁骚扰就不怕破坏你
自己的形象?”我答复如下:

罗保林:

亏你还是科学家——研究员,连法轮功也不懂,连法轮功宣传什么也不懂,居然把
揭发真相的文章也视为法轮功文章。法轮功信仰者有这样的水平吗?

怪不得那么多专家、学者信仰李洪志及其法轮功。

显然,这也是证明人类没有家只有豕的证据。

告诉你,我是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证据(略。见我对孙澈的复信)。

同日,罗保林回信辩护:“我看了你发给我的几乎全部文章,是不是法轮功你自己
清楚,我在国外时看到类似你这样的文章太多了。你可能真是“真正”的科学家!
但无需用这种没有礼貌的方式打扰别人。你征求过别人的意见吗?!正确的做法应
该取得别人同意,或者你可以发帖子到网上去。”

我答复如下:

罗保林:

首先谢谢你几乎看了我传送的全部文章。

但我不能不再次否定你的阅力:你根本不知道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货色;批判李洪
志及其《转法轮》的我怎么会是法轮功信众呢?建议找一本《转法轮》看看。

我独一无二,我的文章也独一无二:全世界只有我在“揭发”月亮真相。因此,你
说“我在国外时看到类似你这样的文章太多了”完全是谎话。

我也不是所谓的民运人士,但我自立的目标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全民主权——世
界大同,首先在中国实现全民主权。

不错,按常规理解,我向素不相识的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不礼貌。但是,强行向全
民灌输进化论的科教界礼貌吗?强行向全民灌输进化论和马克思主义的中国科教界
礼貌吗? 

要实现全民主权——世界大同,就必须打倒所谓的科学——进化论,我向科教界传
送月是万物之母的真相文章,是对全民主权的敌人的攻击,攻击敌人不需要礼貌。

如果隐掉汉字画义的解读部份,我的文章是非常通俗易懂的,道理是非常浅白的:
进化论错误,神创论成立;科学家不是家,人类没有任何家,人人都没有思想、意
志、意识,人人都是“无知无欲”、“惟道是从”的收音机,“目惟内视而不外
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的收音机。

既然你几乎都看了我传送的文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所传送的文章所“揭发”的事
实呢?如果说,此前的你由于“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而发
现不了我“揭发”的事实,难道读了我的文章后还是看不到我“揭发”的事实?科
学不是讲事实吗?不是以事实为研究依据吗?你怎么没有科学的态度?

——揭发加引号表示,我无揭发能力,我只是收音机。与众不同的是,我是明月牌
收音机。

同日,罗保林回应:

我对“神创论”有兴趣,只是目前还是持批判态度。在国外时我有许多基督徒朋
友,但我们能就神进行礼貌的“争论”,在当地教会和“查经班”是有名的,毕竟
信仰要以理和事实服人。如果我有时间,我会评阅你的文章,只是我现在不愿意,
因为讨论事情必须在清醒状态。

你在哪里呢?

再见!希望你不要再打扰我,谢谢!

我答复如下:

你已经看到,我的文章全部以事实为根据,且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人人都能理解、
接受的事实。如农作物与野生植物,家禽家畜与野生动物,如对泥裂化石、脚印
化石的成因否定。

我是战士,是向进化论统治的世界冲锋陷阵的战士,当前是向进化论统治的科学界
进攻的战士。我不会放下手中枪。不过,子弹不多,明天再送一篇就暂停。

我在新西兰。

◆中国社科院党办、人事处干部郭军宁(guojn@cass.org.cn)于11月3日在收
阅了《从野猫失踪说起》后来信质问:“为什么一而再地发来这样的稿件?你是
谁?”我答复如下:

郭军宁先生:在中国社科院办公室工作的你,难道没从邮件中看出文章的意义?看
不出来,可以问一下同事、同院的专家嘛!

下一页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