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与豕通信录(二)


豕为家无上,上是上天、上帝;目中无上天上帝、不知有上天上帝、不知上天上帝
为何物的科学家便是豕。豕为家无宇宙头,不知有宇宙头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
便是豕。上天上帝就是宇宙头,就是“自古及今,其名不去”(老子)的日月,一
直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老子)的日月。科学家
就是不知上帝真相、日月真相的豕。下面是2005年10月19日至今年1月1
3日期间,我向两个中国二万七千多名各级各类的无上“科学家”、不知有宇宙头
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传送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
十九篇文章和《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院士“光荣榜”——一群
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与豕通信录》的过程中,133位无上科学家和成长中
的无上科学家的反应和我回信的流水账。复制流水账的目的是“留与苍生作证明”
(刘伯温《烧饼歌》):让天下苍生看看这群家无上的智商低到什么程度。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研究生院教授、也是云南大学人文学院在读
博士生的李智彪(lizb@cass.org.cn)于11月3日在收阅了《虫在風中,谁能见
到風中群虫?》后来信说:“这些邮件对我毫无意义,请别再发了。一定一定。谢
谢”。我答复如下:

李智彪:

简直不敢相信,你会说出“这些邮件与你毫无关系”的屁话:

一、你是人,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的祖宗不是古猿,而是盘古、女娲、神农?

二、你是炎黄子孙,难道你就不想知道炎黄二帝是谁?不想饮水思源?不认祖者,
忘祖背祖也,逆子逆孙也。难道你是忘祖背祖的逆子逆孙?

三、你是使用汉字汉语的华人,使用汉字汉语的华人怎会不想知道汉字的象形意义
呢?不知道汉字的象形意义者,文盲也,文盲配当博士生吗?

四、你虽是在读博士,但你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教授、社会
文化研究室主任,“中国理论图书网专家在线”专家——你是所谓的科学家;你“
曾参与或主持多项国家、院、所级重大科研课题,发表专著、论文和译文等研究成
果近百万字”,你是所谓的国家级科学家,你可知道你近百万字的著作在为害多少
读者?

五、你凭什么获得博士生资格?你凭什么获得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研究生院教授、
非洲研究所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中国理论图书网专家在线”专家?你凭什么发
表近百万字的著作?统治科教界的进化论也。如果你反对进化论,你能通过各级考
试吗?你能在科学院工作吗?但是进化论错误,进化论毫无根据、胡说八道。我是
企图打倒进化论的战士,企图让人类众所周知进化论荒谬的战士,你是进化论的卫
道士,我给你传送万物之母真相的文章,就是我与统治科学界的进化论的战斗,就
是我与进化论统治的科学界的战斗,就是与进化论卫道士的战斗。你既在科学界充
当专家——科学家,我的邮件就与你的身份、学位、职务、工作、生活、信仰密切
相关,你就与我传送的邮件密切相关。你怎么能说“这些邮件对我毫无意义”呢?

六、你凭什么获得博士生资格?你凭什么获得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研究生院教授、
非洲研究所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中国理论图书网专家在线”专家?你凭什么发
表近百万字的著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也。四项基本原则之一是马克思主义,没有
进化论就没有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建立在进化论基础上的谬论。马克思主义
是我的打倒对象,你又是马克思主义的卫道士,树立在你头脑中的马克思主义就是
我的战斗对象,你怎么能说“这些邮件对我毫无意义”呢?

七、你以为你真的是专家——是科学家?人类没有科学家,只有豕。你以为你发表
的近百万字著作是你的著作?非也,你是“无知无欲”(老子),“惟道是从”(
老子)的收音机,“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吕洞宾)的收
音机。我给你传送邮件就是要让你知道,你不是科学家,不是作家,而是收音机,
毫无著作权的收音机。

八、如果说,在我“揭发”万物之母真相的文章发表之前,在你收阅我传送的邮件
之前,科学家都是豕,一切家都是豕,那么,在收阅了《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
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起》、《虫在風中,谁能见到風中群虫?》之后的
你,还说“这些邮件对我毫无意义”的你,是不是豕中蠢豕?蠢豕还当什么博士
生、研究员、教授、专家?

九、你应该知道,你是依靠人民税金生存、“科研”的“科学家”,我不仅仅是给
你传送万物起源真相,而是给依赖人民税金生存的寄生虫——“科学家”传送万物
起源真相;我不仅仅是对你扫盲,而是对依赖人民税金生存的寄生虫——“科学
家”扫盲。如果你不在现在的位置上,还可能收不到我的邮件。

十、我传送的文章价值前无古人,即我传送的文章中“揭发”的科学价值,或者说
“发现”的科学价值前无古人,篇篇都超过你的导师水平,篇篇都远远超过诺贝尔
奖奖过的一切奖项的水平,篇篇都超过科学界至今的一切“发现”。作为博士生、
专家的你,能不读吗?能不反复研读吗?应该反复研读的文章,你怎么能说“对我
毫无意义”呢?

——揭发、发现加引号是指我无任何揭发、发现的能力,人类无任何揭发、发现的
能力。我只是收音机,与你不同也与众不同的是,我这台收音机是明月牌。

◆中国农业大学生物学院农业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王宾教授分子免疫学实验室
的博士毕业生涂亦娴(daisy402@163.com)于11月4日在收阅了《虫在風中,谁
能见到風中群虫?》后来信说:“看不懂文章的意思,请勿再发!谢谢!”我答复
如下:

涂亦娴小姐:

作为中国农业大学生物学院的毕业生,作为农业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分子
免疫学实验室毕业的学生,怎么不想知道绝大多数农作物与野生植物的区别呢?怎
么不想知道家禽家畜与野生动物的区别呢?怎么不想知道微生物的特征呢?怎么不
想知道生物起源、人类起源呢?怎么会不想知道万物之母呢?

我的文章不难看懂。你看不懂的部份可能是汉字画义的解读部份。汉字画义解读就
是绕地盘旋的月亮形象的解读。汉字笔笔是月亮形象,字字是月亮形象。如果你不
想知道汉字形象的象形意义,如果你不想知道月亮真相,你可以忽略汉字解读部
份。忽略了汉字解读部份,文章就极为通俗易懂。我传送的文章价值,篇篇都超过
你的导师水平,篇篇都远远超过诺贝尔奖奖过的一切奖项的水平,篇篇都超过科学
界至今的一切“发现”。

media_law@cass.org.cn是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网上投稿信箱、中国社科院知
识产权研究中心信箱,也是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史探径的信箱。该信箱于
11月4日来信骂道:“你是神经病啊”。

因我当时较忙,只简复“你没眼睛阅读吗?你没阅读能力吗?你是有眼无珠的豕
吗?”

media_law@cass.org.cn 没再吭声。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营养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导牛天贵(niutiangui@163.com)于
11月9日在收阅了《地层谁造?——月亮》后质问:“你是谁,怎么不断发这样
的邮件呢?”我答复如下:

牛天贵教授:

你不是在明知故问吗?既然你明知故问,我只好细加说明:

一、我是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二、为的是启蒙你这样无知的教授,启蒙无知的科教界。

显然,你对我传送的邮件文章反感,不知所云,说明你没什么阅读能力,不配当教
授、博导,真不知你是怎样教授学生、教导学生,不知你是怎样“主持国家自然基
金重点资助项目‘中国根瘤菌资源与分类’;科技部重要农作物转基因研究子课题
‘胆固醇氧化酶的提取和结构分析’;国家‘十五’项目子课题‘肉制品发酵剂菌
株的筛选’及科技部‘转基因棉花’863项目子课题等”的。

作为农业科学家的你,显然需要重新认识绝大多数农作物种与野生植物的区别,需
要重新认识家禽家畜与野生动物的区别,需要反复阅读《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
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起》,需要上山下乡向农民学习,从农民做起。

◆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教授、博导、院长王福军(wangfj@cau.edu.cn
于11月9日在收阅了《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后来信要求:“请不要再
向我的邮箱发送类似信息”。我答复如下:

王福军先生:

作为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的教授、博导、院长,自然是个所谓的科学
家,自然是个我证明是豕不是家的科学家,自然对证明所有科学家是豕不是家的文
章恶心反胃。你对我所送文章的态度,可以说,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情理之外。在
情理之外是指,“科学家”号称没有信仰,只讲科学,讲科学就是讲事实,尊重事
实,而不是坚持什么信仰,而不是坚持信仰进化论。科学家应该喜欢一切阐明事实
真相的文章,但你毫无科学态度。第二,学者的治学态度是破万卷书,行万里路,
以求博学广识,但你毫无学者态度。

农业大学是培养农业人才的院校,作为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的教授、
博导、院长,本应对农作物和野生植物的区别、家禽家畜与野生动物的区别特感兴
趣,本应将我传送的文章交给全院师生学习、讨论,但你对“揭发”绝大多数农作
物种与野生植物相区别的真相文章,对“揭发”家禽家畜与野生动物相区别的真相
文章,对“揭发”万物起源真相的文章,居然毫无兴趣,更无交给全院师生学习讨
论的意思,还要求我“不要再向我的邮箱发送类似信息”。

请你想想,你是不是在误人子弟?在误整个学院的子弟?请你想想,你够不够教
授、博导、院长资格?

你对我传送的文章的态度,只能再次证明:人类没有家,只有豕;没有科学家,只
有科学豕;人类没有科学,只有错误百出的进化论;人类没有博士,只有“无知无
欲”、“惟道是从”(老子)的收音机,只有“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
而不外听”(吕洞宾)的收音机。——如果说,此前的“科学家”因为“目惟内视
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而看不到我“揭发”的宏观事实,那么,你
是看不到送到眼前的死老鼠的瞎眼猫,不会检死老鼠的瞎猫;连死老鼠都看不到、
检不来的瞎猫,怎么会抓活鼠?根据邓小平的猫论“不管黑猫白猫,会捉老鼠就是
好猫”(最早说这句话的是刘伯承)认定,你是只百无一用的靠人民喂养的寄生
猫。

告诉你,我向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既是对科教界的启蒙,更是对进化论的宣战,
对进化论统治的科教界的宣战。你既在教授、博导、院长的尸位上就餐,我就不会
停止向你所用的邮箱停发我的文章,直至你觉悟“月是万物之母”,直到你的信仰
烟消云散。

愿你早日觉悟,早日成佛:佛即觉悟。

◆上海交大教师或学生李学宁(xuening_li@sjtu.edu.cn)于11月9日在收阅了
《煤炭是月,煤炭月造》后来信表示“我对你的高论不敢兴趣。请不要寄过来”。
我答复如下:

李学宁先生:

我的文章是高论吗?非也,是“揭发”万物起源真相的通俗文章,是“揭发”万物
之母的通俗文章,是关系、冲击每个人信仰的文章。

仅就语言而言,不论你在上海交大是教语言还是学语言,但你是使用汉语的华人,
难道你不想知道象形汉字的象形意义?

不论喜欢不喜欢我的邮件,不论读不读我传送的文章,我都不会依你的意见停止传
送我的文章,因为,我向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既是对科教界的启蒙,更是对进化
论的宣战,对进化论统治的科教界的宣战,直至你觉悟“月是万物之母”,直到统
治你的“意识世界”的信仰烟消云散。

◆北大中文系副教授刘子瑜(liuziyul@pku.edu.cn)于11月9日在收阅了《谁
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后来信要求“请勿再发送垃圾邮件”。我答复如下:

刘子瑜女士:

真想不到,作为汉语文学博士,作为主要教授北大中文系本科生主干基础课“古代
汉语”、“古文选读”、“汉语史”等课程的副教授,居然视解读象形汉字象形意
义、汉字天机的文章为垃圾文章,居然视“揭发”万物起源真相的文章为垃圾文
章,你博在哪里?哪有博学的态度?你是“一”字不识的文盲也,哪有博士的资
格?哪有教汉语的资格?哪有教汉语的副教授资格?你是在误人子弟的副教授,你
若不想再误人子弟,就应该好好研读我的文章。

我向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既是对科教界的启蒙,更是对进化论的宣战,对进化
论统治的科教界的宣战。你既在高等学府的副教授的尸位上就餐,我又是向统治
科教界的进化论宣战的战士,我就不会停止向你所用的邮箱停发我的文章。

◆中科院交叉学科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翁征宇(weng@castu.tsinghua.edu.cn)于
11月11日来信要求:“no more ad emails please”。我答复如下:

翁征宇:

你用英文回复我的中文邮件,是向我示威和逞能吗?告诉你,在我眼里,英文是垃
圾语言,以会英文为能的华人是中华民族的垃圾。

你以为我给你传送邮件是吃撑了没事干啊?我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传送邮件,是
对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的启蒙,是对统治科教界的进化论的战斗。

无疑,作为“中科院交叉学科理论研究中心强关联系统和低维凝聚态物理研究室”
的科学家——研究员的你,在我的文章中成了豕,心情难受是可以理解的。但是,
如果你有一点点科学态度,就应该在收阅我的文章后如获至宝。不幸的是,你居然
拒绝我的“揭发”万物起源真相的天文。请问,你有一点点科学家应该具有的态度
和精神吗?你对得起科研经费吗?你对得起养育你的人民吗?

◆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的副教授唐泽军(tangzejun@sina.com)于1
1月15日在收阅了《盗版非盗,盗版有道,盗版是替天行道》后来信说:“谢谢
您给我发来很多文章,但我没有时间拜读,请您不要再给我发邮件了,谢谢!”我
答复如下:

唐泽军:

作为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的副教授,你没时间读我的文章,又在做什么?
你以为在教学科研?不,你是在浪费教育经费,误人子弟。

给你传送文章,是对你的启蒙。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政治经济系主任、欧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天飚(
tianbiao@pku.edu.cn)于11月16日在收阅了《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
骗》后来信要求:“请把我的e-mail地址从您的名单中删去”。我答复如下:

朱天飚:

作为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政治经济系主任、欧洲研究中心副主任,难道
你要把豕当到底?

我向包括你在内的科学界传送我的文章,是向你传经送宝,是对包括你在内的科学
豕的启蒙,对射向统治科学界的进化论的子弹,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不会停止向你
传送我的文章。

◆福建师范大学生物工程学院教授刘剑秋(jqliu@fjnu.edu.cn)于11月16日在
收阅了《盗版非盗,盗版有道,盗版是替天行道》后来信表示:

尊敬的bolinlyu先生:

因水平有限,你的大作我大都无法理解,枉费了你诸多宝贵的时间和精力,请不用
再发类似的邮件!谢谢!

大作的“读者”

我答复如下:

刘剑秋先生:

身为福建师范大学生物工程学院教授,居然无法理解我的文章,你这教授是怎么混
来的?你又怎么教授学生?你这教授岂不是名不副实、欺世盗名的教授?岂不是在
浪费人民税金、教育经费、学生学费和学生的黄金时间?

如果说,你除了生物领域,其它领域一窍不通,难道也无法理解《山野为何没有绝
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起》、《虫在風中,谁能见到風中群
虫?》?如果连这样的生物特征比较的文章也无法理解,建议你别再占着茅坑不拉
屎,立即上山下乡当农民,拜农民为师,当农民的小学生。

我向你传送我的文章,是要让你这样的教授级科学家知道自己是豕不是家。

◆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教授、博导武同锁(tswu@sjtu.edu.cn)于11月24日在
收阅了《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后来信大骂:“放屁!”我答复如
下:

武同锁先生:

谁在放屁?我放了什么屁?我的文章中哪句是屁话?科学讲事实、讲道理,学者讲
事实、讲道理,为人师表的教授、博导要讲事实和道理,科学家更要讲事实和道
理,作为科学家的一员——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教授、博导的你,岂能凭空骂人,
以“放屁”话为能?

如果你不认识野生植物和农作物,无法理解我“揭发”的农作物与野生植物的区别
特征,就请你放下架子,拿着我的文章,上山下乡请教老农去。

——揭发加引号,表示我无揭发能力,我是明月牌收音机。

第二天,武同锁来信反驳,全文如下:

吕柏林先生,您好!

如果你是一个懂得礼貌的人,就不会不打招呼接连往别人的电子信箱连发两封邮
件,强制推销自己的思想或者商品。(另外一封是“从野猫失踪说起”)。你是否
觉得每个人的电子信箱都是可以装垃圾的?

其次,你的挨骂是自找上门来导致的。还是看看你是怎么骂别人的吧: 

“人类的精英一族——植物学家、农学家、生命学家,是否知道绝大多数农作物没
有野生能力、山野找不到绝大多数农作物的情况?应该知道但不知道。他们凭什么
鼓吹农作物来自野生植物?是野生植物的熟化?既不知道,他们为何要说农作物是
野生植物的熟化——进化后代?因为,他们也是“无知无欲”、“惟道是从”(老
子)的收音机,也是“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吕洞宾)的
收音机——胡说八道的收音机:古月道头怎么胡说八道,他们就一丝不茍地播放古
月道头的胡说八道。

显然,植物学家、农学家、生命学家是豕不是家,在野外地质队翻山越岭多年、应
该知道山野没有绝大多数农作物种的温家宝、管治全国科学家的管家温家宝,是豕
不是家。

然而,科学家、政治家……连豕也不是:豕在逐日,豕是追日夸父,豕是月亮。他
们只是收音机,毫无聪明智慧可言。他们所以成为科学家、政治家……都是命中注
定:“万物都是命,半点不由人”。不信,就用测命工具检验检验:或让测命先生
给他们算算命、相相命,或自己去找测命先生算算命、相相命。”

(以上文字转引自《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 

你的上述文字是在讨论“科学问题吗”?它们甚至连“屁话”都不如。其中哪一句
是在“讲事实、讲道理”?通篇都是谩骂。你如此狠狠地把你想骂的人都骂了,那
么说你一句“放屁”有什么不妥吗?非常可笑的是,放肆地使用着由科学家和工程
师们创造的现代科学技术和手段,不感恩也就算了,还大骂他们。这样的“人”究
竟是不是人?

我下面提问几个问题请你思考。

⒈如果愿意,去信问问袁隆平,看他知道不知道你文章里的那些“情况”?他为亿
万中国人乃至很多其他国家的人民都带来了福音。他又是谁的“收音机”?

⒉现代通讯手段如此发达。无数数学工作者,物理研究者等都在其中默默工作,他
们又是谁的收音机?不是他们难道是哪个“神”创造的吗?

⒊如果有点良心,在使用email没有道德地到处硬向他人散发自己的“思想”的时
候,是不应该辱骂这些创造了它们的科学家的!!!!

我出生在农村,在农村连续生活了15年,曾经跟部分“野生植物和农作物”们很
熟悉。正因为如此,我不能同意你文中的很多观点。

我所走过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根据自己的经历,我总体上并不相信“万物都是
命,半点不由人”。另外还没有听说哪个认识我的人说“这个人有架子”。 

最后,如果你觉得你自己是“收音机”,不要搞绝对化,认为每个人都是“收音
机”。万物是有差别的,人群中的人也不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一个自认为不是“收音机的”数学工作者

我答复如下:

武同锁先生:

一、我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的“科学家”传送我的文章,是对“科学家”的启
蒙,是对进化论的宣战。战争不讲礼貌,不需要礼貌。向包括你在内的“科学家”
传送我的文章,不需要你和其他“科学家”的事先同意。

二、你引证我骂科学家是豕不是家的几段话是有前提的,是以雄辩的事实为据的,
是证明出来的。你呢?

三、我骂科学家是豕不是家,为的是让“科学家”别再以家自居,以家自喜。

四、亏你出生农村,“在农村连续生活了15年,曾经跟部分‘野生植物和农作
物’们很熟悉”,居然不能理解《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中“揭
发”的大量证明进化论错误的事实。你好好想一想,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会
有人类吗?没有人类,会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吗?你凭什么“不能同意你文中的
很多观点”?

五、所有科学家都不是科学家,都是豕,袁隆平也不例外。可惜,我找不到他的电
子信箱(后来找到)。相信他看了我的文章,也会不得不承认,人类没有家,进化
论错误,神创论成立。

六、如果以为人类享受了科技进步,必须感恩,只能感神的恩——感月的恩,决不
需要向所谓的科学家、工程师感恩。因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
物”、“衣养万物”(老子),万物都是道的生化物,不是人类的发明、创造、制
造。但是,神不需要人类感恩,人类也不需要对神感恩,因为,神就是“有名”的
“万物之母”月亮、月人。因为,“天道无亲”(老子),神生万物,也化万物;
因为,神“以万物为刍狗”、“以百姓为刍狗”(老子),“长之育之;成之熟
之;养之覆之”(老子)。

七、我“请你放下架子”是指你的数学家架子——指你的教授架子、博导架子,原
文是:“请你放下架子,拿着我的文章,上山下乡请教老农去”。

没有人愿意承认是“无知无欲”、“惟道是从”(老子)的收音机,“目惟内视而
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吕洞宾)的收音机,但是,事实是残酷的,你
必须面对残酷的事实。

顺告复旦大学的数学教授朱洪先生读了《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
《从野猫失踪说起》后的读后感。下面是他的感谢信:

bolinlyu,您好! 

非常有趣而且具有学术性的好文章。我不认识你是谁,怎么会送到我的信箱里,不
管怎样,我谢谢你。

为证明我没有捏造朱洪的感谢信,随后向你转发他的来信。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态学教授陈欣和浙江大学植物科学研究所副教授唐建
军,共用电子信箱chen-tang@zju.edu.cn。他们于11月25日在收阅了《从野
猫失踪说起》后来信骂道:“乱七八糟地说什么?神经有问题了!”我答复如下:

陈欣女士、唐建军先生:

你俩一个是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态所的教授,一个是浙江大学植物科学研究所
副教授、浙江省生态学会秘书长,都是研究生命的“科学家”,在读到《山野为何
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起》后,本应喜出望外、欣喜若
狂,没想到你俩的读后感却是“乱七八糟地说什么?神经有问题了!”。

你俩对《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起》的态度和评
价说明什么?

一、再次说明:科学家是豕不是家,完全是“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
不外听”的收音机。

二、瞎猫会抓死老鼠,你们不如瞎猫。死老鼠指我传送到你们目前的文章。“不管
黑猫白猫,会捉老鼠就是好猫”,反之,不会抓老鼠就是坏猫。既不会抓活老鼠又
不会抓死老鼠的你们是什么猫?——连死老鼠也不会抓的完全由人类娇生惯养的瞎
猫。

连死老鼠都不会抓的瞎猫能研究什么呢?能教授出什么样的学生呢?你俩如果知
趣,如果不想再浪费人民税金——科研经费、教育经费和你们的高薪,不想再误人
子弟,不想再占着茅坑不拉屎,就应该立即辞职当农民,好好认识农作物与野生植
物的特征区别,好好认识家禽家畜与野生动物的特征区别。

◆中国生理学会联系人肖玲(lingxiao12341@sina.com)于11月25日在收阅了
《从野猫失踪说起》后来信要求“请你不要再给我发这种邮件,不需要!” 我答
复如下:

中国生理学会联系人肖玲:

我给你发送的文章是对科学界的启蒙,也是向中国生理学会的投稿。

肖玲于11月30日在收阅了《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后来信以质问:“
你精神正常吗?” 我答复如下:

肖玲:

精神不正常的人不以为不正常,还总以为正常人不正常。可能中国生理学会是个精
神不正常机构,所以你还能在中国生理学会混日子,所以你在收到《谁能仿造祖先
遗物——石器?》时,看都不没看就发神经,骂人精神不正常。

既然天亮了真相,你在中国生理学会混日子的日子就不长了,请做好上山下乡的思
想准备。

今年1月17日,肖玲在收阅了《院士“光荣榜”——一群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
后来信写道:“我看你病得真不清!该上安定医院了!有本事你当院士呀!”我答
复如下:

肖玲:

“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谁能当院士,院士能当多久,都是命头人的安排。
命头人给我安排的使命是“揭发”“院士是一群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你怎么就
看不出我比院士高大多少倍呢?比院士高大多少倍的我怎么会看上虚荣一时的院士
虚位、虚名呢?

究竟谁该进安定医院呢?究竟是能“揭发”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
母真相、院士是一群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的人患有严重精神病呢?还是把“病得真
不轻”说成“病得真不清”的人患了严重精神病呢?

从医学上讲,不是人人都可以进精神病院(如安定医院)的;但是,若从政治现实
上讲,很多正常人都可以进精神病院,无数政治异议人士都被你的政府关进精神病
院折磨,无数健康的孙志刚被你的政府关进精神病院折磨致死。若依“以其人之
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请君入瓮法,全民主权后的中国政府可以把你送进精神病
院。不过,全民主权的中国政府不会这样无道,最多是令你上山下乡当农民,在务
农过程中,体会是不是“没有人类就没有农作物和家禽家畜,没有农作物就没有人
类”。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生陈意(chenyi@mail.igcas.ac.cn)于
11月25日在收阅了《从野猫失踪说起》后来信大骂并威胁道“操你妈,你再发
这些玩意,小心我黑你的电脑!”我回敬如下:

后生陈意: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是培养“操你妈”公牛的牛栏吗?你在研究生会
兼职的学术实践部就是实践“操他妈”的吗?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是培养黑客的温床吗?要是我的电脑真黑了,只
好找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理赔了。

可能你对生物一无所知,故读不了《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从
野猫失踪说起》。针对你的专业,信后附一篇地质类文章《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
温家宝是家还是豕?》,让你先睹为快。

向你传送的文章,院士刘东生、叶连俊、刘光鼎、孙枢、叶大年、王思敬、汪集
旸、滕吉文、姚振兴、钟大赉、刘嘉麒、朱日祥都有,不理解之处,可问他们。

同日,陈意回应道:

你的思想过于偏激,不过你的咬文嚼字倒是做得不错,不过单单从古文字上就能说
出这么多的道道,估计没人会相信。你写的那些所谓的“盐岩谁造”、“野猫”等
等,手法过于单一,而且中国的文字是有多解性的,你的看法实在太过于绝对!

你“蛊惑人心”的本领还差点,至少比李洪志要逊色一些。我上网查过你的一些言
论,在bbs上,你有很多言论被删掉了,这不能不说明一些问题。你不要以为“众
人皆醉你独醒”,你这种“哗然取宠”的行为在网络上比比皆是。但是,你的言论
已经构成危害社会稳定的罪行了。你骂科学家是猪,骂总理是猪,你想干什么?就
你是人?说我不懂生物,就你懂?就你会翻工具书?

我知道,你的出书被禁,网站被封,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你希望别人注意你,现
在开始向政府和科研机关下手了。其实,你所写的,不过是拍脑门翻字典的水平!
想当第二个李熬吗,你比他差远了!

以后不用给我发那些所谓的思想言论了,我会把你的邮件屏蔽。你要发表你的思想
到网上其他地方去,不要在向我们所里发这种垃圾邮件了,没人会看,没有功夫
看!

我言尽与此,如果你喜欢再发,我绝对奉陪到底!

我答复如下:

陈意:

你有眼无珠,连《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都读不懂,并视为
垃圾邮件,只会上纲上线,看来,你根本不配当地质学的研究生。你的回信内容不
值不驳。

可笑的是,你只是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学生,居然敢代表研究所拒
绝我的邮件。要知道,研究所很多职员都收阅了我的邮件。院士刘东生、叶连俊、
刘光鼎、孙枢、叶大年、王思敬、汪集旸、滕吉文、姚振兴、钟大赉、刘嘉麒、朱
日祥,都是我文章的读者,他们虽未发赞美声,也没出声反对。

我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是对科教界的启蒙,是替天行道——对统
治科教界的进化论的宣战,我不会终止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至于
你如何对待邮件,是你的事。

我一再声明,我是收音机,与众不同的是,我是明月牌收音机。

◆中科院植物所系统与进化植物学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博导李承森的博士生蒋洪恩
jianghongen4731@vip.sina.com)于11月25日在收阅了《山野为何没有绝大
多数的农作物种?》后来信骂道:“操你妈,你懂个屁”。我回敬如下:

蒋洪恩先生:

你在筑龙期刊管理系统中号称专家,没想到你这个所谓的科学家竟是“操你妈”的
专家,不管他妈老幼都要操一顿的专家,什么也不懂而只懂放屁的专家。

12月3日,他在收阅了《虫在風中,谁能见到風中群虫?》后来信用双语骂道:
“你他妈有时间多看看书,别给老子发垃圾邮件了!强烈鄙视你!You are a 
terrible terrible human being!”我答复如下:

专家蒋洪恩:

请你证明我文章的垃圾性,哪怕只证明其中的一篇。否则反证:你是人类的垃圾,
你是垃圾专家,专家垃圾。 

◆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教授、硕导刘春江(chjliu@sjtu.edu.cn)于11
月25日在收阅了《虫在風中,谁能见到風中群虫?》后来信要求“Do not send 
me such an email”。我答复如下:

刘春江:

用英文回复我的中文邮件,显然是向我示威显能。告诉你,在我眼里,英文是垃圾
语言,以会英文为能事的华人是中华民族的垃圾。

为什么拒绝我的文章?是因为你是科学家的一员——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
教授,在我文章中成了豕?

看来,我不能不对你说,你不是生物学家,而是豕,且是蠢豕;你没有资格当上海
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教授。因为,你连《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
种?》、《从野猫失踪说起》、《虫在風中,谁能见到風中群虫?》都读不懂,即
连生物基本常识都不知道,也不愿意知道。

我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是对科教界的启蒙,是对统治科教界的进
化论的宣战,故你的请求无效,我不会终止向你传送启蒙你的文章。

◆西北工业大学机电学院教授、博导陶华(htao@nwpu.edu.cn)于11月26日在
收阅了《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后来信骂“无聊”。我答复
如下:

陶华先生:

想不到,西北工业大学机电学院博导的你,居然如此无知,居然无知到认为我的文
章无聊。

如果你的无聊评价是针对《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而言,就
是说,你无知到连“泥牛入海——化为乌有,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简明道
理都不懂,都不能接受,都不想认识。

但是,你的无聊评价,不仅针对《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
而且包括在前传送给你的三篇文章:《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
从野猫失踪说起》、《虫在風中,谁能见到風中群虫?》,可见,你无知的范围有
多大。

你的无知再次证明,“科学家”是豕不是家。同时证明,你是连死老鼠都不会抓的
毫无知觉的瞎猫,完全靠人类饲养而寄生人类的瞎猫:死老鼠指我传送到你目前的
文章。要知道,瞎猫会抓死老鼠。

下一页      上一页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