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与豕通信录(三)


豕为家无上,上是上天、上帝;目中无上天上帝、不知有上天上帝、不知上天上帝
为何物的科学家便是豕。豕为家无宇宙头,不知有宇宙头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
便是豕。上天上帝就是宇宙头,就是“自古及今,其名不去”(老子)的日月,一
直在“寂兮寥兮”的太空中“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老子)的日月。科学家
就是不知上帝真相、日月真相的豕。下面是2005年10月19日至今年1月1
3日期间,我向两个中国二万七千多名各级各类的无上“科学家”、不知有宇宙头
和宇宙头为何物的“科学家”传送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真相的
十九篇文章和《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院士“光荣榜”——一群
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与豕通信录》的过程中,133位无上科学家和成长中
的无上科学家的反应和我回信的流水账。复制流水账的目的是“留与苍生作证明”
(刘伯温《烧饼歌》):让天下苍生看看这群家无上的智商低到什么程度。


◆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研究员、博导成升魁(
chengsk@igsnrr.ac.cn)于11月26日在收阅了《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
家还是豕?》后来信骂道:“胡言乱语,不着边际,神经病!” 我答复如下:

成升魁先生:

你说我的文章“胡言乱语,不着边际,神经病!”,复旦大学数学教授、博导朱洪
先生却于两天前来信感谢道:“非常有趣而且具有学术性的好文章。我不认识你是
谁,怎么会送到我的信箱里,不管怎样,我谢谢你”。

可见,虽说科学家是豕不是家,但是,就象世上没有相同的二片树叶,人类没有相
同的二个指纹一样,豕与豕各不相同。象你就属于蠢豕。象你这样的蠢豕不知怎么
会混到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博导、中国农学会常
务理事、中国自然资源学会常务副理事长、中国青藏高原研究会理事、中国生态学
会理事、中国耕作制度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会委员、《资源科
学》主编、《自然资源学报》副主编、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兼职教授。 

你连“泥牛入海——化为乌有,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浅显道理都理解不
了,还好意思继续在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当误人子弟的博导、浪费科
研经费的博导、害民害国的博导?还好意思继续呆在《资源科学》、《自然资源学
报》当主编、副主编?还好意思继续占着那么多的尸位沽名钓誉?

至少你有二条出路供选择:一、上山下乡当农民,认识农作物与野生植物的区别、
家禽家畜与野生动物的区别,反复琢磨脚印如何进入流水、在流水中搬运、沉积。
二、到精神病院治疗神经病。

◆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学生办主任李洪亮(hlli@sjtu.edu.cn
于11月26日在收阅了《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后来信表
示:“据我统计你最近给我发了大约3、4封信件,但是我对你发的信件内容没有
兴趣,请你不要再发”。我答复如下:

后生李洪亮:

你兴趣什么?显然是肯定进化论的文章,显然是以豕为导师,最后成豕。

向科教界宣传我“揭发”的真相:“进化论错误,神创论成立”,是我的使命,我
不会停止向你传送我的文章。

——揭发加引号,指我无揭发能力,我只是收音机。

◆云南天文台研究员王建成(jcwang@public.km.yn.cn)于11月28日在收阅了
《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后来信骂道:“请不要再发垃圾邮
件给我,中华文字尽被你们无聊之徒滥用,发表无聊之文章,可恶!”我答复如
下: 

王建成:

想不到,云南天文台研究员居然把“揭发”万物起源真相的文章视为垃圾,居然视
解读象形汉字的形象的文章视为无聊之徒的滥用,而且居然不懂人称的单数与复
数,把独一无二的我视为“你们”。

我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的科学家传送我的文章,是对你们这群豕的启蒙,是对统
治科教界的进化论的战斗,不存在你要不要收阅的问题。

——揭发加引号指我无揭发能力、发现能力,我只是收音机,与众不同的是,我是
明月牌收音机。

同日,王建成反应道:“可笑!中国怎么会出你等无聊之徒,我只希望你别把你的
“作品”发给我。伟大的启蒙家,珍惜你的时间,也珍惜别人的时间。别自我感觉
好,多保重!”

我答复如下:

我是战士,不是无聊之徒。

我把作品发你,是启蒙你,是爱护你。

时间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你,而是属于万物之母,属于“万般都是命”的命。

就算你我拥有时间,我的时间就是用来与进化论统治的科教界战斗。你现在进行的
“天文研究”,不仅毫无意义,而且是在浪费人民的税金,毒害百姓的思想。

11月30日,他又来信骂道:“可笑之极!你不是疯子,就是痴迷的邪教徒。你
真是中国人,就为国家做点实事。别在哪胡言乱语,成为邪教的传话筒、干尸战
士。”

我答复道:“我不仅是中国人,而且是热爱中华文明、中华文化的中国人,而不是
崇洋媚外的中国人,不是以进化论为信仰的中国人。我不仅在为中国做大事,而且
在为人类做大事,那就是促进中国大同的大事,促进世界大同的大事。”

12月1日,王建成在收阅《海洋是生命的摇篮吗?》后发来三全邮件,每个邮件
都是二十一个“疯子!”

我笑曰:

呵呵,号称云南天文台研究员的科学家,居然对我文章不能用文章证明对错,只会
象泼妇一样连续使用二十一个“疯子”。

你的表现,只能证明,科学家不仅是豕,而且是疯豕。不过,疯豕比例不及万分之
一。

12月5日,王建成在收阅了《月有重力吗?》后来信写道:“我很欣赏你的文言
文,使我感到中国历史并没有消亡。同时希望你别再给我发了,每个人的信仰是不
同的,其实我信科学同你信法轮功一样执著。但我还是希望你和我们一样,为科学
的发展做出贡献!”

我答复如下:

王建成:

你真搞笑:

一、研究员级的科学家居然不认识法轮功的水平、能耐,把反对、批判法轮功的我
视为法轮功信众之一。真不知你在单位是怎样信口雌黄法轮功、口诛笔伐法轮功
的。

要知道,你视我为法轮功信众之一,把我的文章视为法轮功信众的文章,是在凭空
夸大李洪志能耐,普遍提高法轮功信众的知识水平。我反对、批判法轮功的证据
有(略。见我对孙澈的复信)。

二、你连文言文与现代文都分不清,即我的文章既不是文言文、也不是白话文,而
是完全的现代文。你所指的文言文,完全是把我解读汉字画义的文字视为文言文。

三、你连月亮空心都不知道,连在南半球所见的月相都不知道,更不知“天心居曰
月中”、“日月原是一物”,更不知“有四月并出,有二月并见”。哪有资格讲科
学二字?你以为真的是研究员级的天文科学家啊?你是在天文学界蒙混日子、诈骗
工资的混蛋,名不副实、欺世盗名的混蛋。虽然整个天文学界的各级科学家都是蒙
混日子的混蛋,名不副实、欺世盗名的混蛋,但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绝大多数
天文界混蛋是默不吭声地收阅我文章的混蛋。把“揭发”万物起源真相的文章视为
垃圾,视解读象形汉字的形象的文章视为无聊之徒的滥用,不懂人称的单数与复
数,把独一无二的我视为“你们”,把我视为疯子、痴迷的邪教徒,象泼妇骂街一
样在连发的三封信以重复的二十一个“疯子”作为信件内容的,只有你这个混蛋。
这样的混蛋怎么可能“为科学的发展做出贡献”呢?我怎么可能和你这样的混蛋同
流合污,以挥霍人民税金的方式“为科学的后退做出贡献”呢?

四、我现在没有信仰,因为一切信仰都是错误的,一切信仰导致有眼无珠,人类不
需任何信仰,故神仙吕洞宾早就告诉中华民族要断掉一切信仰和错误意识,打倒所
有宗教,即“断识”。人类只有“断识”——断掉一切信仰和错误意识、打倒所有
宗教,并“纯想”月亮真相,世界才能“大定”——进入大同时代。

记住:虽然我不会同你同流合污,但我坚持“有教无类”的态度以普度众生,我会
继续向包括你在内的混蛋们启蒙——传送我的真相文章。

今年1月16日,他在收阅了《院士“光荣榜”——一群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后
来信写了二十三个“疯子!”。我答复如下:

王建成:

原以为,你读了《瞎猫会抓死老鼠,科学家不如瞎猫》、《院士“光荣榜”——一
群不如瞎猫的行尸走肉》后,你的疯症会有所减轻,没想到你疯的更厉害:比原来
的二十一个“疯子!”多了二个,居然在《院士“光荣榜”——一群不如瞎猫的行
尸走肉》后连写二十三个“疯子!”。不难预测,一旦你这只不如瞎猫的研究员级
天文学家真被农家“逐出‘家’门,驱往山野”,可能疯得更厉害。被农家“逐出
‘家’门,驱往山野”的日子不远了,你准备后事吧!

接着,他立即又以二十三个“疯子!”回复。我以为没有再理睬他的意义,故没回
信。

◆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生龚道好(gdh5408@163.com)于11月27
日在收阅了《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后来信大骂:

就你这种蠢物活着干啥?生你的那个雌性机体组织真是犯了大错,居然给世界带来
你这种蠢物!我们无法给你归类,且叫你超级蠢货型动物吧!你活着就要消耗地球
有限的资源,使地球资源从绝对数量上减少;你活着就要排泄废物,使地球的自然
环境质量逐渐恶化;更甚之,你活着还摆弄着你那超级蠢的中枢神经组织,给世界
添乱。傻比啊你!你活着对这个世界百害无一益,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不过,你
不能随便死个地方,那样会污染环境的,所以你最好找个化粪池跳下去,OK?

我回敬道:

龚道好:

在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豕群中,你不仅是以豕为导师的学豕,且是
以豕为导师的蠢豕,因为,你连“泥牛入海——化为乌有,泥菩萨过河——自身难
保”的浅显道理都理解不了,接受不了。你还是该所至今出现的唯一疯豕。研究生
会真是瞎了眼,怎么会任命你这样的疯豕当研究生会主席团团员、研究生会宣传策
划部干事。

龚道好?龚道坏。龚不知道,不知道是万物之母,也不想知道是万物之母。你的姓
名真逗,你的父母真逗:你的姓名与与你的学识能力、知识范围,既是鲜明的对
比,又是莫大的讽刺。

婊子竖贞碑是婊子想两全其美,你是自愿去当婊子而毁父母预先给你竖的贞碑。

12月6日,龚道好在收阅了《朝菌不知晦朔,科学家竟是朝菌》后连发十二个
漫骂邮件。我反应如下:

龚道好:

你一连发来只有“贱人”主题而无内容的空白信八封,标题“小贱比,你个下贱的
狗杂种!老子一定干死你全家!”、内容为“贱人”二字的简信三封,只有“操你
妈!你个贱比再给老子发这些垃圾邮件,老子就日死你全家!”而无内容的空白信
一封。难道你不怕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性暴徒?难道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科学院
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是培养不会说理、不分他妈老少美丑都要操、都敢操、都要
一操致死的性暴徒式的公狗狗窝?

谚曰:“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就是这种狗:不感谢我对你的启蒙、反而
恩将仇报的疯狗。

◆首都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王正军教员(wangzj321@yahoo.com.cn)于11月2
8日在收阅了《盐是命根,盐是月亮,盐岩是月亮的神奇生化物》后来骂我没公
德,要我停止给他发信:“请不要再给我发信了!讲点公德!”我答复如下:

王正军先生:

你真不知好歹,给你传经送宝,竟骂没公德。公德是什么?维护进化论在科教界的
统治地位才是公德?才有公德?

德是什么?德是万物之物——月亮。月在目,目在德。心在德,心是氵在乚,氵是
三之源,“三生万物”(老子),三是万物之母。心是万物之母在绕地盘旋的符
号。绕地盘旋者,月亮也。

你在首都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现代生态学,怎么不想知道生物之母?不知道
生物的万物之母,何以教学生?岂不是在误人子弟?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讲师冯建华(fengjh@mail.tsinghua.edu.cn)于11月29
日在收阅了《煤炭是月,煤炭月造》后来信要求:“请不要再给我发送邮件”。我
致信反问:“为什么?”同日,冯建华回应:“因为不喜欢读那些东西,拜托
啦”。我答复如下:

冯建华:

你喜欢读什么?不就是支持你信仰的文章,不就是支持进化论、支持马克思主义学
说的文章?

我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是对科教界的启蒙,是打倒进化论、确立
神创论的战斗,是我在履行“度尽众生”(吕洞宾)的使命,为的是让科教界首先
“知足不辱,知止不殆”(老子)。既要“度尽众生”,就必须坚持“有教无类”
的态度,不管众生信仰什么,不管众生是否喜欢,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讲师的你也不
能例外。

◆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导、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
家、农业部重点实验室主任贾继增(jzjia@mail.caas.net.cn)于11月29日
在收阅了《煤炭是月,煤炭月造》后来信谴责:“无聊,无理,无耻,无赖”。

我答复:“博导贾继增先生:请以事实证明传送给你的文章“无聊,无理,无耻,
无赖”之处”。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教授、博导安成才(chcaian@pku.edu.cn)于11
月29日在收阅了《煤炭是月,煤炭月造》后来信要求:“请不要再发你的email
打扰我们! ”我答复如下:

安成才先生:

你拒绝我邮件的事实,把我对你的启蒙说成打扰的说法,更加证明“科学家”是豕
不是家,并且证明你这个“科学家”——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教授、博
导,是豕中蠢豕。

安博士、安教授、安博导,既然你把我给你传送邮件说成打扰,你能否就你的专业
特长,以进化论解释清楚《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
说起》提到的绝大多数农作物种异于野生植物的特征、家禽家畜异与野生动物的特
征呢?  

◆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副教授梁仁君(liangrenjun@163.com)于11月2
9日在收阅了《煤炭是月,煤炭月造》后来信要求:“请不要再发类似的垃圾邮件
了,拜托了!”我答复如下:

梁仁君先生:

请以事实证明我文章的垃圾性,否则反证,你是人类垃圾,人类的寄生虫。我想,
对于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的副教授来说,这个要求不算高。

同日,梁某来信致歉:“对不起,因为我前段时间收到好几个类似的邮件,我以为
是有人随便群发的,对你的不尊敬,我衷心的表示道歉,敬请你原谅。同时你能介
绍一下你的情况吗?谢谢!”

谁都可以看出来,梁仁君“对不起”的“道歉”理由完全是借口。

我向他作了简介,他便在同日来信:

“您好,我们是同行,多有得罪,实在是不好意思,你能原谅吗?请问阁下是怎么
知道我的情况的?”

我答复如下:

既是同行,就应有较多的共同语言,就更易看懂我的文章。

不打不相熟,没什么不能原谅的。何况,我以度尽众生为使命,不论什么人,都是
我要度的对象。即我没敌人,也不能有敌人。

你的情况是从网上查的,如同从网上获取你的电子信箱。

不难看出,梁仁君请求原谅的原因是我知道他的姓名、职务和单位。而他非常看重
这些有损他名义的私人信息。

从此梁仁君没再来信。这意味着,他对我和我文章的“不尊敬”态度仍然故我,没
有为请求原谅付出任何行动,更无发表证明我文章不是垃圾而是“揭发”真相的文
字,哪怕是私下对我的表示;全然没有为自己说过的“我们是同行”负责。“我们
是同行”即表示他更易理解、接受地质专业的真相文章。那就是,即使他对地质专
业以外的知识一无所知,也应理解、接受、宣传:《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
是家还是豕?》、《盐是命根,盐是月亮,盐岩是月亮的神奇生化物》、《化石谁
造?》、《煤炭是月,煤炭月造》、《石灰岩是沉积而成的吗?》、《地层谁造?
——月亮》、《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换言之,这个地质出身的副教授
级的科学家不如瞎猫,阅力不如内蒙古农业大学的女学生尤鑫:她在12月2日收
阅了《地层谁造?——月亮》后来信写道:“谢谢吕柏林,好看,简单易懂,如《
地层谁造?——月亮》,还有我喜欢盐那篇。”盐那篇即指《盐是命根,盐是月
亮,盐岩是月亮的神奇生化物》。

◆复旦大学计算机系讲师、肢体化智能实验室成员路红(honglu@fudan.edu.cn
于11月29日在收阅了《煤炭是月,煤炭月造》后来信要求:“请不要给我发邮
件了”。我答复如下:

路红女士:

你有眼无珠啊,几天前,你校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数学教授朱洪先生的感谢信是这
样写的:“非常有趣而且具有学术性的好文章。我不认识你是谁,怎么会送到我的
信箱里,不管怎样,我谢谢你。”

◆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副教授刘国艳(liuguoyan22@126.com)于11月
29日在收阅了《煤炭是月,煤炭月造》后来信要求:“请不要再给我发此类垃圾
邮件”。我答复如下:

刘国艳女士:

作为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副教授的你,既然说传送我文章的邮件是垃圾邮
件,那就请你,以你的专业特长,证明《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
《从野猫失踪说起》的错误所在。否则,你就自我证明,你是“科学家”豕群中的
笨母豕。

◆南京大学天文系2005级博士生邵琅(shaolang@nju.org.cn)于11月29
日在收阅了《煤炭是月,煤炭月造》后来信要求:“请你不要再给我发了!”我答
复如下:

后生邵琅:

你知道月亮空心吗?你知道南半球见到的月相与半球见到的月相成镜像反应吗?你
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以为是学习、研究天文、揭发天象的硕士生(当时只查到他是
硕士生)?不,你是在学习、研究“天文学家”的胡说八道,你在跟着胡说八道。
你应该知道的天文真相是离人类最近的天体——日月的真相。

别再拒绝真相了,拒绝真相就是拒绝你的明天。

同日,邵琅回应:

Hi! bolinlyu, 

没时间去查你又是谁。你知道你的问题在哪吗?你越是不了解的东西你越是自以为
是。不是我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这个世界,天体物理本来就是看得见摸不着,仅
凭那点观测资料,不可能也永远不可能知道所谓的真相。你以为你知道的就是真
相?谁都不知道,何况是你这种没有调查研究的人。(为什么说你没有调查研究,
因为首先你就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是硕士生?是吗?怀疑的态度很好,但自以
为是,就是你的不对。)所以首先请你收敛一点,至少别再打扰我。有诚意的话公
开你的身份,用冷静的态度讨论问题,你的水平应该不象你的这番言论那么——肤
浅。 

我答复如下:

我是从《中国天文学会2004年学术年会——高能天体物理分会安排》上查到你
身份的。其时是11月9日,你自报的身份是硕士生,你的报告类型是伽玛暴,报
告题目是《Dust Echoes From Gamma-Ray Bursts and Their X-Ray Afterglows》。
网址在:http://210.34.16.54/astro/%E9%AB%98%E8%83%BD%E5%88%86%E4%BC%9A%E6%97%A5%E7%A8%8B.doc  

经过一年,你有可能硕士毕业,但不可能成为博士。这能说我没调查吗?

谁说天体都是看得见、摸不着的?月亮就看得见、摸得着,美苏登月宇航员不是早
就登陆月亮了吗?正是美苏登月飞船测得的月震资料证明:月亮空心。

至今,天文学界只知道北半球见到的月相,完全未描述南半球见到的月相,说明什
么?你好好想想吧。最近的天体——月亮都研究不了,天文学界还能研究什么呢?

我出生于福建,先出身农民,后出身地质,1997年到新西兰定居至今。

同日,他回应:

Hi!bolinlyu, 

自以为是的家伙,我08年6月博士毕业。你自己想想看,你自己都能查到的内
容,是算内幕呢,还是算轰动新闻?搞学术搞科研最忌讳肤浅! 

我答复:

离08年6月还有两年,届时你会不会毕业还是未知数。去年11月你是硕士
生,今年上半年理应也是硕士生。读博士生只有几个月历史吧。

我何时把查到你身份的内容视为内幕?视为轰动新闻呢?我何时把查找你电子信箱
和你身份的事情视为科研呢?

我提出的天文问题为什么避而不答呀?

liust2005@163.com使用者于11月30日在收阅了《煤炭是月,煤炭月造》后
来信说“你天天发些无聊的东西,难道不难过吗?没工作做可以帮忙扫扫大街嘛!
不好意思,话说得直了点!”我答复如下:

只有有眼无珠的你才会这样认为,很多科学家感谢我,如几天前,复旦大学数学教
授朱洪的感谢信是这样写的:“您好!非常有趣而且具有学术性的好文章。我不认
识你是谁,怎么会送到我的信箱里,不管怎样,我谢谢你。”

◆复旦大学数学系陈文斌(wbchen@fudan.edu.cn)于11月30日在收阅了《地
层谁造?——月亮》后来信要求:“bolinlyu先生,请停止再给我发邮件。丁久远
教授,请检查你的电脑”。我答复如下:

陈文斌先生:

为什么要停止再给你发邮件?是因为看到科学家是豕不是家而难受?尊重事实,就
不难受,难受是因为不尊重事实,缺乏科学态度。你系教授朱洪先生就不仅不难
受,而且很高兴收阅我的邮件。几天前,他的感谢信是这样写的:“您好!非常有
趣而且具有学术性的好文章。我不认识你是谁,怎么会送到我的信箱里,不管怎
样,我谢谢你。”你这个数学副教授要想实副其名,得好好向朱洪先生的态度看
齐。

同日,他回应:

吕柏林先生,

不要以为移民新西兰就可以到处泼垃圾。我不知道你从何处知道的个人信息,但是
请你停止再给我发email。

中国的将来不是靠你们这种人,不要再影响我的工作,我不想把这个事情搞大。

我答复如下:

陈文斌先生:

瞎猫会抓死老鼠,你连死老鼠都不会抓,瞎猫都不如啊!

◆浙江林学院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李根有(ligy1956@163.com)(现在可能是教
授)于11月30日在收阅了《盐是命根,盐是月亮,盐岩是月亮的神奇生化物》
后来信大骂:“你他妈的是混蛋!天天往别人邮箱中塞垃圾,是不是吃了饭没事
干?不得人心!”我答复如下:

李根有先生:

身为浙江林学院生命科学学院的副教授,居然把“揭发”万物起源真相、万物之母
真相的文章视为垃圾。照理说,即使你对生命领域以外的世界一无所知,也不该对
农作物和野生植物、家禽家畜与野生动物一无所知啊!更不该见不到《山野为何没
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起》“揭发”的区别啊!

既然你认定《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起》为垃
圾,就请你证明这两篇文章的错误所在,否则就反证,你这个副教授级的科学家是
豕中蠢豕,有眼无珠的瞎豕。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博导计成(jicheng@cau.edu.cn)于11月3
0日在收阅了《地层谁造?——月亮》后来信要求:“你是什么人,不要再发这种
文章了!”我答复如下:

计成先生:

我传送给你的文章是万物起源真相的文章,向包括你在内的科教界传送我的文章,
是对包括你在内的科学家的启蒙。你拒绝我传送的文章,可是狗咬吕洞宾啊!你怎
么会有眼无珠呢?如果你是对专业以外的领域一无所知的博士,我想,以畜牧学、
动物营养与饲料为专业的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博导,不应该读不懂《
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农作物种?》、《从野猫失踪说起》。要是这样的文章也
读不懂,哪还有脸继续当教授、博导?

你的表现再次证明,“科学家”是豕不是家,人类没有家,都是收音机。

同日,计成回应:“你是什么人?说话的味道有点象法轮功?”我答复如下:

计成先生:

你真搞笑,连法轮功是什么货色、有多少水平都不懂,连李洪志及其信众所写文章
的文味特征都没找到,此前你是怎么批法轮功的呢?

李洪志在《转法轮》中是这样解释化石和脚印化石的:“一个美国科学家发现了一
块三叶虫的化石,上面同时还有一个人的脚印,是穿着鞋踩上去的,清清楚楚印在
上面”。

我则懂得“泥牛入海——化为乌有,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浅显道理,认定
脚印不可能成为化石,详见《地质学家是家还是豕?温家宝是家还是豕?》。并
且,我在两年前完成的《沉积岩、沉积矿产、化石的神造真相》中就写到:

只会从佛教、道教、气功东挪西凑,拌上科普常识的佐料炒成《转法轮》的李洪
志,连沉积岩成因、化石成因都无法揭发,只会根据沉积岩伪成因、化石伪成因学
说借题发挥以牵强附会地解释所谓的“史前文明”的李洪志,只会故弄玄虚地宣称
人类文明毁灭超过八十一次,以显其功能和智慧都高过释迦牟尼的李洪志,拾人种
种牙慧牛吹神吹的李洪志,哪有什么五眼通、高层次传功带功的功能?通的不过是
一双凡眼中的贼眼,善借气功和信仰骗取“真善忍”民众之钱的贼眼和窃占他们信
仰空虚脑袋的贼眼。难道仅凭这一点,就不能认定他是个世界巨骗? 

问我“是什么人”是明知故问。我不是都在文后署着“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吗?

有鸡蛋尽管吃,不必查明生蛋母鸡之户口。

◆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教授、博导蒋立希(jianglx@zju.edu.cn),是
农学院2005年从国外引进的人才,他于11月30日在收阅了《 石灰岩是沉
积而成的吗?》后要求:“请不要给我发这类邮件,谢谢。”我答复如下:

蒋立希先生:

为什么不要我发送的邮件?是因为丑人怕照镜子?——是因为你这个教授级、博导
级的科学家在我的文章中成了豕?

你对我文章的态度再次证明,科学家是豕不是家。并且,你是豕群中的蠢豕、有眼
无珠的瞎眼豕。瞎猫会抓死老鼠,你连送到你面前的死老鼠也不会抓。不但不会抓
死老鼠,反而认定死老鼠不是死老鼠而不理,你连瞎猫也不如啊!

要继续在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混日子,做欺世盗名的植物学教授、博导职
位,建议你虚心地琢磨我传送给你的文章,反复地琢磨《山野为何没有绝大多数的
农作物种?》。

◆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培养的硕士张海嵩(haison@cad.zju.edu.cn
于11月30日在收阅了《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后来信:“fuck!”
我答复如下:

后生张海嵩:

用英文回复中文邮件,是向我逞能吗?告诉你,在我眼里,英文是垃圾语言,以会
英文为能的华人是中华民族的垃圾。何况,以会“fuck”为能的你。

谁敢相信,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是培养fuck硕士的地方呢?专门培养只
会fuck、不会说理的硕士之地呢?谁又敢相信,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培
养的硕士是不分男女老幼美丑都愿fuck、都能随时随地fuck的公牛呢?

不知你是否考上了浙江省省级机关公务员的职位,要是考上了,我真为你所在单位
的全体职工担心,担心他们时刻都有受到你性骚拢的恐怖。

建议你先对石器时代的石器fuck一番,看看你能否仿造出你祖先的遗物。

◆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研究生或教师程春旺(ccwcom@163.com)于12月1
日于收阅了《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后来信表示:

亲爱的朋友:

您好!

我很佩服你呵,你专业水平很高呀,只是可惜我并不能欣赏。你发了许多邮件给
我,你知道吗,这是明珠暗投呵。

BOLINLYU,这是什么意思呀?能告知吗?

你的专业是什么呀?这些是你的作品,还是你从其它地方转摘过来的呢?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请不要再发给我了,好吗?

还有,我想知道你是从可得知我的邮箱的? 

我答复如下:

程春旺:

我相信,我传送给你的文章,对于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研究生或教师,都很
对口。你以景观生态学、旅游规划为研究方向,更加对口,怎么会明珠暗投呢?难
道你无法理解《谁能仿造祖先遗物——石器?》,无法理解以前传去的解读生物、
地质现象的文章?似此,你怎么敢参加全国性的现代生态学讲座呢? 

你拒绝我的邮件就是拒绝认识地质、地理、天文、“石器时代”的石器的成因真
相,拒绝古今生物起源真相,拒绝万物起源真相。如此拒绝,你能研究什么?

文章作者和传送者都是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浙江大学机械系教师、浙江大学流体传动及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成员赵玉刚(
luckyzyg@163.com)于12月1日在收阅了《地层谁造?——月亮》后来信表示:

我说于云江大哥:拜托你就别给我发了,你发错了,我又不认识你,又对地层啊,
月亮啊不感兴趣,我只对女人和钱感兴趣。

摆脱摆脱,别发给我了!

谢谢您了! 

我答复如下:

后生赵玉刚:

学机械,教机械,就会变成机械人吗?

作为浙江大学机械系教师,浙江大学流体传动及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成员,怎么不
想认识你的祖先?不想认识万物之母?不想认识“机械”象形什么?为人师表的
你,怎么就只兴趣女人和金钱呢?

把文章作者和传送者的吕柏林认作于云江的表现(在我的通讯录中于云江与赵玉刚
同组,于云江位于首行,成了该组邮件的收件人),的确证明你是“只对女人和钱
感兴趣”的教师,毫无学习心、事业心的有口无心牌教师,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
撞钟机械,只会照本宣科的只读机械。

月亮代表我的心,月亮代表你的心。没有月老就没爱情,就无配偶啊!

月是万物之母,没月就没一切!别说女人和金钱。 

12月5日,赵玉刚来信辩解:

你是何方神圣?我又不认识你,而且我也不是什么教师,也不是什么实验室的成
员,你在说什么啊!

总之,我收邮件时总是收到你的这些东西,明确告诉你,我真的不感兴趣你的这些
东西,所以,你不要再发给我了!

我答复如下:

后生赵玉刚:

你想蒙我啊?也不想想你所处的时代。你说你“不是什么教师,也不是什么实验室
的成员”,你显然是不见证据不认账的赖皮。那就看看下面的证据吧:

一、在《浙江大学机械系教师目录》中有你的姓名和邮箱:赵玉刚 luckyzyg@163.com
网址在:http://bbs.kaoyan.com/viewthread.php?tid=87824  

二、2004年10月25日出版的《基于USB的数据采集系统通讯接口设计》的
作者是陈章位和赵玉刚。在作者简介中介绍:赵玉刚,男,1977年生,浙江大
学流体传动及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博士研究生。网址在:

  http://www.wanfangdata.com.cn/qikan/periodical.Articles/zgjxgc/zgjx2004/0420/042014.htm 

我不是神圣,而是明月牌收音机。我在何方不重要,不认识我也不重要,重要的是
我这台明月牌收音机所收的天音——我为启蒙你而传送给你的文章。

没想到,你这个大学教师级的科学家,在向教授、研究员、院士级科学家挺进的博
士,成长中的科学家青苗,居然拒绝我揭发的人类起源真相、万物起源真相、万物
之母是什么的文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是不仅抓不到活老鼠,连死老鼠也
不会抓、不爱抓且认定死老鼠不是死老鼠的瞎猫。

上一页             下一页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