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衣俊卿是不是“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老虎?


在“老虎苍蝇一起打”语境中,老虎苍蝇是按贪官职位的大小而言的,老虎应
指由中组部出面任免的贪官,即副省部级以上的贪官。《中央反腐新速度:时
隔一周再查一省部高官》把被中纪委调查的副省部级官员王素毅、郭永祥称作
老虎的说法,也证明副省部级以上的贪官是“老虎苍蝇一起打”中的老虎。因
中共中央编译局是副部级单位,时任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的衣俊卿是副部级高
干,故以中共中央编译局女博士常艳的举报书——《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
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下称《衣常偷情录》)举报的证据为据,就
可认定衣俊卿是只“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老虎,证明如下:

一,《衣常偷情录》)举报:

2011年12月11日—2012年11月16日,衣俊卿先后在北京的西
西友谊酒店、洪城铭豪商务酒店、山水宾馆收受了常艳十七次的性贿赂:在西
西友谊酒店开房3次,在洪城铭豪商务酒店开房13次,在山水宾馆开房1次
,除了第2次和第15次开房为衣俊卿出钱所开外,其余15次开房都是常艳
出钱开的房。常艳行使性贿赂的目的是调入中共中央编译局,使自己的山西户
口转为北京市户口。

刘志军被错诉了一项罪行、漏诉了九项罪行》证明,性贿赂是中华人民共和
国的法定罪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下称《刑法》)的刑罚罪行。虽
然衣俊卿最终没有实现常艳向他提供性贿赂的目的而可以说衣俊卿没为常艳谋
取利益,但他明知常艳的性贿赂目的而收受她的性贿赂长达十一个月、开房十
七次的行为,却足以说明他犯了收受常艳十七次性贿赂的受贿行为。

二,《衣常偷情录》报告:衣俊卿收受了常艳的三次贿款9万元:

第一次是2011年6月22日,地点在中央编译局局长办公室,收受常艳贿
款1万元。

第二次是2011年12月11日,地点在常艳和衣俊卿首次开房召开卧谈会
的西西友谊酒店,收受常艳贿款5万元。

第三次是2012年4月12日,地点在常艳和衣俊卿第6次开房召开卧谈会
的洪城铭豪商务酒店720室,收受常艳贿款3万元。

衣俊卿第三次收受常艳送的3万元时,不是说“要不我给倪书记买个什么东西
吧!”?怎能算作衣俊卿收受常艳送的的贿款呢?因为:

㈠常艳没说那3万元是她委托衣俊卿转送给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党委书记倪邦文
的钱,而衣俊卿的推辞——“不要,给你办事哪能要呢!”又表示衣俊卿明白
这钱是送给他的。

㈡即使衣俊卿请倪邦文帮忙协调王小龙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读研的事而倪邦文
也做了帮忙协调之事,衣俊卿也没理由为此向倪邦文送谢礼,因为衣俊卿知道
这对倪邦文来说是轻而易举的小事,而倪邦文也会有求于衣俊卿帮忙协调关照
其亲友在中共中央编译局读研、工作、提拔、调动等事。换言之,衣俊卿请倪
邦文帮忙协调王小龙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读研的事,是他和倪邦文之间会经常
发生的官官相助的一桩小事,没理由因为他请倪邦文帮忙协调王小龙在中国青
年政治学院读研的事而代表常艳所代表的王小龙向倪邦文为送3万元致谢。

㈢《衣常偷情录》既没有王小龙委托常艳向衣俊卿送3万元谢礼和预先给她3
万元和事后给她3万元的文字,而王小龙不是常艳的胞弟胞妹,连表弟表妹都
可能不是,可能只是关系较好的学姐,她没理由为只是关系较好的学姐在中国
青年政治学院读研的事向衣俊卿送3万元。

注:对王小龙,7月2日发表进的稿中疑为常艳的学弟或学妹,两天后再看《
衣常偷情录》中的“他说起王小龙读研的事情,说我可是给姐姐争脸了”,觉
得王小龙应是常艳的学姐才对,现改之,改于7月4日。

㈣《衣常偷情录》报告:不缺钱的常艳没攒私房钱,手头无大款,以致她第二
次向衣俊卿送的5万元,因事先没跟家人商量而没“问老公要”,只得通过“
自己借了点,再加上从课题费中报的钱,又透支了几千现金,凑够”,这就表
示,常艳第一次向衣俊卿送的1万元,是她跟家人商量过、老公同意她送钱而
由老公提供的钱,她第二次向衣俊卿送的5万元,对她家人和老公而言是先斩
后奏送的钱,得事后向老公汇报由老公报销的钱。她第三次向衣俊卿送的3万
元没在《衣常偷情录》说明它是王小龙的钱也没说明其来源的情况表示,此款
是她自己的钱。既是她自己的钱,就是她和家人商量、老公同意给衣俊卿送礼
而“问老公要”来的钱。她送给衣俊卿的3万元既是她和家人商量、老公同意
给衣俊卿送礼而“问老公要”来的钱,就只能说明3万元是她向衣俊卿行贿的
钱。

㈤2011年8月21日,衣俊卿和常艳第一次单独吃饭的霞多丽日本料理店
的吃饭中,他对常艳说了“我不像学界的有些老师,学生送个3、5万的就招
个博士生”的话,此话让常艳后来悟到,这是衣俊卿招博士生的要价,要是遇
到“送个3、5万”的学生,他就看不上眼的潜台词,“即3、5万少了,至
少要10万8万才行”。虽然常艳的脱产博士后被录取没靠衣俊卿,靠的是她
的实力,常艳博士后的合作导师也不是衣俊卿而是杨金海,但衣俊卿既然在和
常艳第一次单独吃饭时好象不经意地道出了“我不像学界的有些老师,学生送
个3、5万的就招个博士生”的心声,就表示依赖衣俊卿调入中共中央编译局
的常艳没给衣俊卿送个10万8万,就可能调不能。这样,常艳就会和家人商
量再送3万元,凑个“10万8万”的中间数。因此,她第三次送给衣俊卿的
3万元极可能是她根据衣俊卿和她第一次单独吃饭时不经意道出的调动要价的
心声而同家人商量后的决定。

因此,常艳第三次送给衣俊卿的3万元是她向他行贿的钱,“要不我给倪书记
买个什么东西吧!”是衣俊卿收受3万元的托辞。

其实,核实衣俊卿第三次接收常艳所送3万元是不是他的受贿款很容易——只
需找倪邦文核实一下就清楚。如果倪邦文收了衣俊卿代表常艳所代表的王小龙
转送的3万元,倪邦文便成受贿3万元的受贿罪行,衣俊卿、常艳、王小龙便
成行贿共犯。如果倪邦文没收到衣俊卿转送的3万元,就说明常艳第三次送给
衣俊卿的3万元进了衣俊卿腰包。

三,《衣常偷情录》报告,在衣俊卿和常艳第十五次开房日的2012年9月
3日中午,衣俊卿给了常艳100万元封口费,这笔巨额封口费应是衣俊卿的
受贿款,理由是:

㈠《衣俊卿、丛凤辉、李小娟、常艳四博士简历》报告:衣俊卿的现任妻子是
李小娟,李小娟是衣俊卿的第二任妻子。《衣常偷情录》报告:衣俊卿在中共
中央编译局有多个情妇;被《中央编“淫”局》、《中央编译局女性遭集体曝
光》、《衣俊卿事件发酵,中央编译局女性遭集体曝光》、《巴陵鬼话——殷
正高日记(2013年)》等网文曝光的中共中央编译局二十三位女性没一个
站出来辟谣或向上述网文的作者和媒体提起诽谤罪官司的情况,只能给出中共
中央编译局二十三位女性中的多数女性是衣俊卿的情妇,从而坐实《衣常偷情
录》对衣俊卿在中共中央编译局有多个情妇的举报。

曝光中共中央编译局二十三位女性姓名和照片的《中央编“淫”局》、《中央
编译局女性遭集体曝光》、《衣俊卿事件发酵,中央编译局女性遭集体曝光》
、《巴陵鬼话——殷正高日记(2013年)》等网文并无一字说曝光在文中
的二十三位女性都是衣俊卿的情妇,凭什么说被这些网文曝光的二十三位女性
没一个站出来辟谣或向上述网文的作者和媒体提起诽谤罪官司的情况,就只能
给出中共中央编译局二十三位女性中的多数女性是衣俊卿的情妇,从而坐实《
衣常偷情录》对衣俊卿在中共中央编译局有多个情妇的举报呢?因为这些网文
曝光中共中央编译局二十三位女性姓名和照片的情况已令读者把她们都视为衣
俊卿的情妇或不时向衣俊卿提供性贿赂的情妇。

衣俊卿在中共中央编译局除常艳以外的情妇们可能多是既向衣俊卿提供性贿赂
又向衣俊卿提供行贿款的常艳式情妇。

衣俊卿在中共中央编译局有多个情妇的情况表示,衣俊卿树立了“家中红旗不
倒,外面彩旗飘飘”的衣氏旗观,衣俊卿要维护“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
飘”的亮丽旗观,就不能不将“工资基本不动”的工资、稿酬、评审费、讲课
费、演讲费如数交给“老婆基本不用”的老婆李小娟,和离异过的衣俊卿结婚
的李小娟既没理由不知道衣俊卿的花心和吸引靓女的魅力,也没理由不清楚衣
俊卿对她这个“老婆基本不用”的原因,从而没理由不把衣俊卿的工资、稿酬
、评审费、讲课费、演讲费等收入追缴。因此,衣俊卿的私房钱极为有限,因
而他给常艳的100万元封口费来源有天大的问号。

㈡中共中央编译局是清水“衙门”,衣俊卿是只做学问不做生意的学者,身为
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的衣俊卿交不了肯借百万元给他的富友,而肯借百万元给
他的富友当是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即使衣俊卿交有千万富翁、亿万富翁的富
友或有千万富翁、亿万富翁的外甥,只做学问不做生意的衣俊卿也编不出能让
富友或外甥相信借款百万的用途、担保、还款期限等借口,从而很难从富友和
外甥借到100万元。

因此,有理由相信,衣俊卿给常艳的100万元封口费是他的受贿款,这笔封
口费应该既含有常艳行贿的9万元贿款,又含有既向衣俊卿提供性贿赂又向衣
俊卿提供行贿款的常艳式情妇的贿款。

因此,既收受众多性贿赂又给常艳的100万元封口费的衣俊卿是党纪刑法都
要打击的对象,是只“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老虎,是根据“老虎苍蝇一起打”
的打令而必打的来自东北黑龙江的东北虎。党纪是指中纪委于1989年12
月28日下发的《关于共产党员违反社会主义道德党纪处分的若干规定(试行
)》第十二条,因为此条规定:利用职权、教养关系或诱骗等其他手段与他人
发生性关系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留党察看或开除党
籍处分。据此条规定,利用有权调常艳入中共中央编译局局之职权收受常艳开
房十七次性贿赂的衣俊卿应被中纪委开除党籍,开除党籍是对党员最严重的党
纪打击。而《刑法》规定:个人受贿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
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
产。受贿100万元的罪行应是“情节特别严重的”的罪行,在一再收受多人
多次性贿赂的同时一再收受多人多次的财物贿赂而累计收受100万元的罪行
更应该是“情节特别严重的”的罪行,可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的罪行。

然而,衣俊卿不仅在《刑法》外逍遥,还在党纪外逍遥,因为他和常艳开房1
7次的行为也没被中纪委视为“违反社会主义道德党纪”行为而遭中纪委开除
党籍的处分,因为,1月17日报道的《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
问题被免职》报告: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不适合继续在现岗位工作而被
免去其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1月28日报道的《衣俊卿落马事件:女博士后
曾曝其17次开房经过》报告:被免去局长一职之后,衣俊卿目前仍在中央编
译局专家之列。须知,中共中央编译局是事业单位,免去衣俊卿的中共中央编
译局局长职务的行为是行政措施而非党纪处分。因此,衣俊卿一再收受多人多
次性贿赂的同时一再收受多人多次的财物贿赂而累计收受100万元的罪行,
既没受到最轻的党纪处分,更没受到《刑法》的刑罚,安然逍遥于党纪刑罚之
外,继续安享中共中央编译局专家享受的厚待。因此,对“老虎苍蝇一起打”
的老虎衣俊卿处以免去其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的处分不是打老虎,而是对“老
虎苍蝇一起打”的老虎实施名为打虎、实为护虎的轻打,轻打是为了更好地保
护。本应受到党纪刑法严厉打击却只被免职的东北虎衣俊卿显然是受到了轻打
式保护,衣俊卿俨然成了一只党国一级保护动物——东北虎。

其实,即使不追究衣俊卿给常艳100万元的封口费来源和他收受中共中央编
译局众多情妇的性贿赂及中共中央编译局女博士常艳的性贿赂,只凭他收受常
艳三次行贿的9万元,甚至只凭他收受常艳两次行贿的6万元,衣俊卿也是一
只“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老虎——必须开除党籍、送往监狱的老虎。因为,“
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老虎是指副省部级以上的贪官,而《刑法》规定:个人受
贿在五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而
在中共党员被纪委送进刑事诉讼程序之前,都得先被纪委开除党籍。

是谁对依党纪刑法应该开除党籍、送往司法机关法办的衣俊卿实施轻打式保护
的?不是中纪委更不是检察机关,而是有权任免衣俊卿职务的机关。因为,检
察机关对涉嫌犯罪的中共党员没有直接的检察权,对这样的犯罪嫌疑人,检察
机关的职责是在“纪委做饭,检察送饭,法院吃饭”的诉讼程序中当好纪委和
法院之间的接饭工和送饭工;因为,决定打不打虎、打哪只虎、不打哪只虎的
权力机关不是中纪委,而是有权任免副省部级以上官员的机构,有权任命副省
部级以上官员的机构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见《十八大人事布局揭秘:副省级
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议》),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既是有权免除副省部级以上
官员职务的机构,又是决定打不打虎、打哪只虎、不打哪只虎的权力机构。因
此,决定不把属于“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老虎衣俊卿当作“老虎苍蝇一起打”
的老虎打掉的权力机构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决定以免去衣俊卿中共中央编译
局局长职务的轻打护虎方式让百姓误认为是“老虎苍蝇一起打”的打虎方式的
权力机构也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会。

衣俊卿被免职的日子是1月17日或16日,“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出生日是
1月22日,能否说衣俊卿不被党纪刑法打击是因为“老虎苍蝇一起打”和法
律一样不溯既往呢?不能,“老虎苍蝇”是对贪官职位大小的比喻,党纪和刑
法是不认贪官职位大小的,触犯了党纪就得按党纪处分,触犯了刑法就得按刑
法刑罚。

可见,衣俊卿既是一只“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老虎,又是一只受国家一级保护
的动物——东北虎,是一只依党纪刑法非打不可、依掌权人意志非保不可最终
被保护的老虎。因此,被举报而曝光的老虎依然是“只打苍蝇不打老虎”时代
的老虎,除非被举报曝光的老虎又被舆论炒的焦头烂额成了纪委不得不接手打
的老虎。因此,“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老虎只能是在官场恶斗中失势的老虎,
“老虎苍蝇一起打”不过是急需民意支持的新届党魁哄哄渴望打尽老虎的百姓
的假话。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13年7月2日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