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邓小平的经济体制改革是对刘邓路线的第二次复辟


胡平先生在《为什么说邓小平这个改革家独一无二?》中以“第一,其他的改革
家基本上都是第二代或第N代(N>2)。他们要改的制度是他们的前人建立起
来的制度”、“第二,历史上其他的改革,改掉的基本上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东西
,是沿袭前朝的东西”、“第三,历史上其他的改革所建立起来的东西,要么是
创新,要么是学习外国,要么是复古”而“邓小平的改革与众不同。邓小平的改
革建立起来的东西,恰恰都是共产党自己先前打倒的东西”为据,证明邓小平是
独一无二经济体制改革家的。如果忽视中共在1949年前“建设新民主主义社
会和新民主主义经济”和1949年后形成的刘邓路线,《为什么说邓小平这个
改革家独一无二?》的论点是成立的。但是,只要回顾中共在1949年前“建
设新民主主义社会和新民主主义经济”和1949年后形成的刘邓路线,便不难
发现,1979年后邓小平实行的经济体制改革是对刘邓路线的第二次有限复辟
,理由是:

一,1979年后邓小平实行的经济体制改革是对中共在1958年—1962
年推行“三面红旗运动”导致饿死四千万以上的以农民为主的国民的大饥荒后在
1962年推行的“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的刘邓路线的有限复辟。

因为“三自一包”是指自留地、自由市场、自负盈亏和包产到户,在杨继绳的《
墓碑:中国六十年代饥荒纪实》中,“三自一包”则指自由种植、自由市场、自
负盈亏和包产到户。“四大自由”是指土地租佃和买卖自由、借贷自由、贸易自
由。虽然“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很快就被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学说和“四清
”运动终止而只实行了短短的一二年,却在救了无数中国大陆农民的同时救了中
共社会主义经济命脉。和“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相比,1979年后邓小
平实行的经济体制改革实为对“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的刘邓路线的有限复
辟,因为,1979年后邓小平实行经济体制改革后,至今未实现自由种植、自
由市场、自负盈亏、土地租佃和买卖自由、借贷自由、贸易自由。因为,许多地
区的农民至今仍无种植自由权,如2004年6月报道的《种什么让农民自己说
了算》、2011年11月报道的《甘肃庆阳:政府推倒小麦强迫农民种苹果树
,官方回应称做法不妥》、2013年8月报告的《官员帮妻推广小麦种子致全
县减产2亿斤》的系列事实告诉:许多地区的农民至今没有种植自由;《土地管
理法》规定土地不得买卖的事实和无数的血征血拆案件告诉:土地至今没有买卖
自由;2013年3月发表的《给予民间金融业国民待遇》告诉:至今真正意义
上的民营银行很难诞生,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面临制度性障碍,因而告诉:全国
至今仍没有借贷自由;盐业专卖、酒类专卖、烟草专卖、石油制品专卖……告诉
:全国至今没有贸易自由;没有土地买卖、借贷自由、贸易自由就没有自由市场
,故全国至今没有自由市场;绝大多数国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受到中央和地方政府
倾斜政策和大笔资金扶持情况则告诉:1979年后邓小平实行的经济体制改革
还未改到“自负盈亏”这一步。

换言之,如果“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政策得以一直推行,就不存在197
9年后邓小平实行的经济体制改革,1979年后邓小平实行的经济体制改革是
对“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政策的部分复辟——有限复辟。

“三面红旗运动”饿死四千万以上的以农民为主的国民的数据可见《习近平是迎
接黄河清的天子》。

二,“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的刘邓路线是对土改后至互助组期间中共实行
的“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的复辟,因为中共在土改后至互助组前实行的“巩固
新民主主义制度”就是“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的经济制度,1962年推
行的“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政策的刘邓路线是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的刘
邓司令部为制止大跃进路线导致饿死四千万以上的以农民为主的国民和国民经济
难以为继的大饥荒情势下实行的大跃退政策,是令“辛辛苦苦十来年,一夜回到
互助组前”的“退够”政策——退到底政策。退到底政策就是退到土改后至互助
组前的“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的政策。“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的政策也包括
利用外资政策,如《建国前后刘少奇对建设新民主主义社会的探索》报告:“中
共领导人的这一利用外国资本发展中国经济的主张,建国后在同苏联的交往中开
始得到实施。1950年初,刘少奇根据彭德怀的要求,建议正在苏联访问的毛
泽东向苏方提出签订中苏两国在新疆合办金属和石油两个股份公司协定问题。刘
少奇认为,这种‘利用苏联资本,开发新疆富源,发展新疆生产’的事业,‘可
能不只在新疆,不只和苏联和各新民主国家,在中国其他地方,也可能合办这种
工厂和企业。甚至帝国主义国家内的团体和资本家也可能要求来办这种工厂和企
业’。但当这两个协定签订后,却在北京引起波动,甚至有人误解人民政府卖国
。为此,刘少奇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指示中进一步指出:‘为了利用外国资本以
促进中国的工业化,某些事业的和外资合营及成立这种合股公司甚为必要,不独
和苏联,和各新民主国家甚至和某些资本主义国家还可能在适当条件下订立这种
合营合同甚至租让合同’。刘少奇这里表达的观点,应该说是颇为开放的,但由
于历史条件的局限,未能在更大程度上展现和实现”。

换言之,如果“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能够得到一直实行,就不会发生饿死四千
万以上的以农民为主的国民的“三面红旗运动”,对“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复
辟的“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就没机会出台。因此,“三自一包”和“四大
自由”的刘邓路线是对“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的复辟。

“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的“巩固”表示,新民主主义制度既可能中共在194
9年前主张的建设“新中国”制度,也可能是中共在“解放区”实行过的“新民
主主义制度”的继续,还可能是中共在1949年前主张的“建设新民主主义社
会和新民主主义经济”理论的实践,因为《建国前后刘少奇对建设新民主主义社
会的探索》报告:“毛泽东在40年代初提出‘新民主主义社会’概念后,一个
时期内曾把它界定为‘新资本主义’,说它‘基本的社会性质是资本主义的’;
同时又把它比作‘楼梯’,说它是‘暂时的,过渡的’,‘将来还要上楼,和苏
联一样’。当时党的另一位领导人张闻天也曾说:‘新民主主义,就是新式资本
主义’”。因此,“‘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的刘邓路线对土改后至互助组
期间中共实行的‘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的复辟和1979年后邓小平实行的经
济体制改革对“三自一包”和“四大自由”的刘邓路线的复辟(按毛派的观点是
对资本主义道路的地地道道的复辟),实质都是对1940年代中共中央主张的
新民主主义制度的实践和再实践,是刘邓司令部要走的新式资本主义道路的路线
两度战胜毛泽东专革人命的革命路线的体现,1979年后邓小平实行的经济体
制改革不是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改革,而是对刘邓路线的第二次有限复辟,对
1940年代中共中央主张的新民主主义制度——新资本主义进行的第三次部分
实践——第三次有限实践。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14年8月25日

附:

◆《为什么说邓小平这个改革家独一无二?

◆《建国前后刘少奇对建设新民主主义社会的探索

◆《习近平是迎接黄河清的天子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