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中华佛教第一经是仙作之经


中华佛教是指以汉字汉语译经传教的佛教,即【维基百科·中国佛教】所称的汉
传佛教。

欲知中华佛教第一经,须知中华何时有佛教。欲知中华何时有佛教,须知中华何
时有佛教五宝。只闻佛教三宝,未闻佛教五宝,哪有佛教五宝之说?三宝者,佛
宝、法宝、僧宝也,佛宝即佛像、法宝即佛法、僧宝即佛徒。五宝说乃我说,我
说的佛教五宝即佛教三宝加廷宝、寺宝。寺宝即寺,为何称寺为中华佛教一宝?
因为没有寺宝,佛教三宝在中国便无安身之地,因为中华佛教不是“三衣一钵,
日中一食,树下一宿”的乞食流浪教,而是居寺宣教的定居教,需要寺为居住之
所、集资之所、修佛之所、宣教之所。即是说,寺不只是出家修佛者的家——佛
徒之家,而是佛教三宝之家。因无佛教三宝之家就无中华佛教,故寺乃中华佛教
立教的基础之宝。

廷宝即中国朝廷准许佛教进中国宣教的许可令。这是因为,中国自古就是道儒同
治之邦,朝廷乃道儒同治的朝廷。若无中国朝廷的许可,进入中国的佛教就是中
国朝廷眼中的邪教,务必取缔的邪教。若无中国朝廷的许可,别说建寺,就是靠
其体现佛宝、法宝之宝贵价值的僧宝也入不了境,入了境也得被朝廷驱逐出境,
如《朱士行经录》载:“秦王政四年,西域沙门室利房等十八人,始赍佛经来华
;王怪其状,捕之系狱;旋放逐国外”。因此,廷宝是中华佛教最重要的一宝。

即是说,只有同时具有佛宝、法宝、僧宝、寺宝、廷宝,中华才始有佛教,佛宝
、法宝、僧宝、寺宝、廷宝是中华佛教缺一不可的五宝。虽然五宝都是中华佛教
缺一不可之宝,却因没有廷宝,“佛教三宝”就入不了境;没有寺宝,进入中国
的“佛教三宝”也无安身之地,故以中华佛教对五宝的依赖程度而言,五宝顺序
应是廷宝、寺宝、佛宝、法宝、僧宝。

那么,中华佛教何时有五宝呢?答案在洛阳白马寺(下称白马寺)。因为:

一,白马寺是没有争议的中国第一寺,中国第一寺即中华佛教第一寺,中华佛教
第一寺即中华佛教获得的第一件寺宝。这件寺宝由东汉明帝在永平十一年敕建,
因敕建令既是中华佛教获得寺宝的凭证又是中华佛教获得廷宝的凭证,故白马寺
既是中华佛教初获寺宝的证据又是中华佛教获得立教廷宝的证据。

二,白马寺门前广场左右两侧各立一匹低头负重状的青石圆雕马和寺门内大院东
西两侧筑起的“二僧墓”——迦叶摩腾坟冢和竺法兰坟冢则告诉:白马寺既是为
纪念驮佛宝、经宝到洛阳的两匹白马而建,又是为安置西来的印度佛教三宝之家
而建,“二僧墓”的二僧——来自印度的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二个梵僧就是当时的
僧宝。

三,白马寺的敕建又表示东汉永平“七年帝梦金人丈六,项佩日光,飞行殿庭,
但问群臣,莫能对,太史傅毅进曰:臣闻周昭之时,西方有圣人者出,其名曰佛
。帝乃遣中郎将蔡愔、秦景、博士王遵等十八人使西域,寻求佛道。十年,蔡愔
等于中天竺大月支,遇迦叶摩腾、竺法兰,得佛倚像梵本经六十万言,用白马驮
着到达洛阳,法兰以沙门之礼相见,住于鸿胪寺。十一年,敕洛阳西雍门外建立
白马寺,摩腾开始翻译四十二章经,藏梵蓝本于兰台右室,图佛像于西阳城门及
显节陵上”(《佛祖统记》)基本属实。即是说,中华佛教是在东汉永平七年因
“帝梦金人”而从汉明帝获得从西域引进印度佛教三宝的首发廷宝的。

四,白马寺的敕建又表示中华佛教于东汉永平十年获得中华佛教的法宝和僧宝。

中华佛教需要的法宝和僧宝不是印度佛教三宝而是汉语版的法宝和会说汉语的僧
宝。但是,汉明帝敕建白马寺与史书并无群臣和百姓反对汉明帝敕建白马寺的记
载的情况告诉,中华佛教也在东汉永平十年获得汉语版的法宝和会说汉语的僧宝
。因为,敕建白马寺是打破儒道同治天下局面的大事,是中华史上开天辟地的大
事,是极易引发群臣反对进而引发百姓反对的大事,但史书没有记载群臣和百姓
反对汉明帝敕建白马寺的情况表示,在汉明帝发布敕建白马寺的敕令之前,看到
了汉语版的佛经或其部分并向群臣传阅了它,看了汉语版的佛经或其部分的汉明
帝和群臣都认为佛经有利于中土的教化,汉明帝敕建白马寺的意思得到群臣的支
持。汉明帝和群臣看到的汉语版佛经或其部分无疑就是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第一部
佛教经典的《四十二章经》或其部分。

汉明帝敕建白马寺之前理应读到《四十二章经》或其部分的情况和东汉永平“十
一年,敕洛阳西雍门外建立白马寺,摩腾开始翻译四十二章经”的情况共同说明
,迦叶摩腾到洛阳之前就高度精通古汉语。因为,如果迦叶摩腾到洛阳之前未高
度精通古汉语,就不可能一到洛阳的次年——东汉永平十一年“开始翻译四十二
章经”。迦叶摩腾既在东汉永平十一年“开始翻译四十二章经”,就说明他到洛
阳之前就高度精通古汉语。迦叶摩腾既在到洛阳之前就高度精通古汉语,又表示
汉明帝在发布敕建白马寺的敕令之前,他和群臣确实看到了《四十二章经》或其
部分,而且倾听了迦叶摩腾用汉语对《四十二章经》或其部分的解释、对佛教基
本教义的宣讲和佛教对百姓的教化作用的宣讲。迦叶摩腾到洛阳之前就高度精通
古汉语的情况又表示,迦叶摩腾一到洛阳就成了建立和宣教中华佛教的首位汉僧
,中华佛教最迟在东汉永平十年就有了第一个僧宝。

可见,中华佛教是在东汉明帝永平十年至十一年获全中华佛教五宝的,《四十二
章经》是中华佛教第一经,认定《四十二章经》是抄经的抄经论者和伪经论者是
无视白马寺的错误认定。只要弄清洛阳白马寺的建设成因、寺名由来、寺内外的
重要建筑物——二匹低头负重状的青石圆雕马和“二僧墓”的来由,就不会产生
《四十二章经》是抄经和伪经的论断。

那么,到洛阳之前就高度精通古汉语的迦叶摩腾会是印度高僧吗?不可能,因为
当时的印度不可能有高度精通古汉语的高僧,不可能是印度高僧的迦叶摩腾只能
是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的神仙。然而,下面的论据证明,和迦
叶摩腾一起到洛阳并在《四十二章经》上和迦叶摩腾一起署名同译或共译的竺法
兰也不是印度高僧,而是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竺法兰的神仙,《四十二
章经》不是迦叶摩腾和(或)竺法兰的译著,而是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
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的神仙在西域的“创作”,是为创建熔佛道儒于一炉的中华佛
教而下凡在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在遇到东汉明帝派往西域
的取经招僧使团时为建立中华佛教而在西域的“创作”。论证如下:

一,《四十二章经》是高度精通古汉语的作品,当时的印度不可能有高度精通古
汉语的高僧,《四十二章经》不可能是印度高僧的译作。理由是:

认定《四十二章经》是高度精通古汉语作品的依据是《百度百科·四十二章经》
对四十二章经的评价:“《四十二章经》论其胜义,盖有四端:一、辞最简驯,
二、义最精富,三、胪者古真,四、传最平易。用以上四重以观察于佛,则佛之
全体大用明”:胪表陈述,胪者古真指陈述古真。但是,下述的记载迦叶摩腾和
(或)竺法兰翻译或写取《四十二章经》的文字都告诉,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在印
度就是高度精通古汉语的中国通:

㈠《佛祖统记》告诉:迦叶摩腾和竺法兰是永平十年被东汉明帝派往西域的取经
招僧使团在中天竺大月支遇上并于当年被请到东汉帝都洛阳的,是永平十一年由
摩腾开始翻译四十二章经的。自立法师的《〈佛说四十二章经〉经题解释》认定
:迦叶摩腾和竺法兰抵达洛阳的时间是永平十年十二月三十日。这就表示,迦叶
摩腾一到洛阳就着手翻译《四十二章经》。《维基百科·迦叶摩腾》报告:永平
十四年正月一日,五岳八山之道士褚善信等六百九十人上表,请帝以火验佛道二
教之优劣。同月十五日,帝集众于坛上,验烧二教经典,道教之书尽成灰烬,而
佛经毫无损坏,摩腾与法兰乃出而宣扬佛德,凡见闻者,皆相率归依佛门。迦叶
摩腾于永平十六年在洛阳圆寂。这就表示,迦叶摩腾在永平十三年底译成《四十
二章经》,是在他生命最后五年的前三年译成《四十二章经》的。进而表示,迦
叶摩腾在西域就高度精通古汉语。但在当时,中印两国政府互不相识,中印两国
的民间贸易不仅微不足道,而且几乎都是经过多国民间转手的间接贸易,中印两
国的文化交流几乎为零,当时的印度不需要精通古汉语的人才,当时的印度不可
能有让印度人精通古汉语的教育条件,如精通古汉语的教师、教学古汉语师生都
需要的汉字汉语辞典和古汉语读物,因而当时的印度不可能有高度精通汉语的高
僧。一到洛阳就着手汉译梵本佛经六十万言并以高度提炼或高度浓缩方式从梵本
佛经六十万言中汉译出高度精通古汉语水平的《四十二章经》的摄摩腾,不可能
是印度高僧迦叶摩腾,不可能是印度高僧的迦叶摩腾,就只能是下凡印度冒充生
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的神仙,《四十二章经》就只能是冒充印度高僧迦叶摩腾
的神仙译作。

㈡《四十二章经序》曰:“昔汉孝明皇帝,夜梦见神人,身体有金色,项有日光
,飞在殿前,意中欣然,甚悦之。明日问群臣,此为何神也。有通人傅毅曰:‘
臣闻天竺,有得道者,号曰佛。轻举能飞,殆将其神也。’于是上悟。即遣使者
张骞、羽林中郎将秦景、博士弟子王遵等十二人。至大月支国,写取佛经四十二
章”。

网查张骞,只有汉武帝时通西域的张骞,没有东汉明帝时出使西域的张骞,故“
使者张骞”应是“使者蔡愔”、“使者某某”之误。“使者某某”是指后人发现
“使者张骞”乃汉武帝时通西域的使者、汉明帝时没有出使西域的张骞后才改成
“使者蔡愔”的,而《汉书》、《后汉书》查无蔡愔,又疑汉明帝时也未必有蔡
愔。

东汉明帝派往西域的取经招僧使团“至大月支国,写取佛经四十二章”的写者无
疑是《四十二章经》的署名者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写取佛经四十二章”的时间
应是永平十年。这就表示《四十二章经》由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在大月支国写成,
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在大月支国时就高度精通古汉语。进而表示,⒈在西域就高度
精通古汉语的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不可能是印度高僧,而是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
的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的神仙;⒉《四十二章经》不是印度高僧的译作,而是
神仙的译作。

㈢《出三藏记集·卷二》:“汉孝明帝梦见金人,诏遣使者张骞羽林中郎将秦景
到西域,始于月支国遇沙门竺摩腾,译写此经还洛阳,藏在兰台石室第十四间中
,其经今传于世”:竺摩腾即迦叶摩腾。“始于月支国遇沙门竺摩腾译写此经还
洛阳”表示,《四十二章经》是竺摩腾在月支国译写而成,译写时间应是永平十
年。这就表示竺摩腾在月支国时就高度精通古汉语,进而表示,⒈在西域就高度
精通古汉语的迦叶摩腾不可能是印度高僧,而是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
叶摩腾的神仙;⒉《四十二章经》不是印度高僧的译作,而是神仙的译作。

㈣《高僧传卷一》报告:“竺法兰……少时便善汉言。愔于西域获经即为翻译,
十地断结、佛本生、法海藏、佛本行、四十二章等五部”:愔指蔡愔,西域取经
团团长。“竺法兰……少时便善汉言。愔于西域获经即为翻译,十地断结、佛本
生、法海藏、佛本行、四十二章等五部”表示,《四十二章经》是竺法兰在西域
写成的作品,写成时间应是永平十年,竺法兰在西域就善汉言——高度精通古汉
语。进而表示:⒈在西域就高度精通古汉语的竺法兰不可能是印度高僧,而是下
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竺法兰的神仙;⒉《四十二章经》不是印度高僧的译
作,而是神仙的译作。

以上字据说明,不论《四十二章经》是迦叶摩腾译于永平十一年至十三年期间的
洛阳,还是迦叶摩腾或(和)竺法兰译于或写于永平十年的西域,都说明迦叶摩
腾和竺法兰在西域时就高度精通古汉语,都说明:⒈在西域高度精通古汉语的迦
叶摩腾和竺法兰不可能是印度高僧,而是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
和竺法兰的神仙;⒉《四十二章经》不是印度高僧的译作,而是神仙的译作;⒊
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一到洛阳就成了中华佛教第一批僧宝,中华佛教第一批僧宝不
是凡人而是神仙。

因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在西域就高度精通古汉语,故“唐初僧人道宣所著的《集古
今佛道论衡》,卷甲引《汉法本内传》说,东汉明帝永平三年(60)梦见佛陀
,遂派使者西行求法,使者回国后,在洛阳城西雍门外立白马寺。随同使者来华
的天竺僧人摄摩腾、竺法兰,为汉明帝广说佛教教义,使得汉明帝对佛教高度崇
信”(《〈题焚经台〉诗不是唐太宗的作品》)中的“随同使者来华的天竺僧人
摄摩腾、竺法兰,为汉明帝广说佛教教义,使得汉明帝对佛教高度崇信”可信。

一因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在西域就高度精通古汉语,二因《四十二章经》不过二千
多字,不需要二人合作,故《四十二章经》由迦叶摩腾或竺法兰写成于西域的说
法更可信,因而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到洛阳后就可能向汉明帝呈交了《四十二章经
》或其部分,并用其高度精通的汉语“为汉明帝广说佛教教义,使得汉明帝对佛
教高度崇信”。迦叶摩腾于永平十一年至十三年在洛阳“译”成《四十二章经》
的说法如果属实,则应表示迦叶摩腾向汉明帝表示了“此经尚未译完”并假装在
继续翻译的样子,目的是使汉明帝早日下达敕建印度佛教三宝的安身之地白马寺


二,没给出原著信息的《四十二章经》不可能是印度高僧的译作

被视为译自梵本佛经的《四十二章经》的最大特点是没给出原著信息。不论《四
十二章经》是“在佛涅槃以后,由他的弟子们,把他一生所说的一些警句,择要
系统编集而成”(宣化上人主讲的《佛说四十二章经浅释》的前言作者宽净之言
)的梵本佛经的汉译,还是摘译自多部梵本佛经,都没理由不给出梵本佛经的中
梵文信息或中文信息。因为,如果《四十二章经》是译作,如果译者迦叶摩腾或
(和)竺法兰是印度高僧,便表示印度高僧在故意埋没梵本佛经。但是,印度高
僧故意埋没梵本佛经是严重的离经叛道行为,是敬佛礼佛宣佛的印度高僧不可能
为的行为,也是敬佛礼佛宣佛的印度高僧没理由为的行为,因为这样的离经叛道
没给汉译的印度高僧一丝名利。何况,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不惮冒涉流沙、跋山涉
水数万里之长征劳苦到中国传播印度佛教的表现证明,他俩是敬佛礼佛宣佛的虔
诚佛徒,根本没理由以埋没梵本佛经方式离经叛道。迦叶摩腾或(和)竺法兰没
理由以埋没梵本佛经方式离经叛道却以埋没梵本佛经方式离经叛道的表现,只能
说明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不是印度高僧,不是印度高僧的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就只能
是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的神仙,署名迦叶摩腾和竺法
兰同译、共译的《四十二章经》不是译著,而是冒充印度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
的神仙的“创作”。

三,大量使用道教词汇和道教思想的《四十二章经》不可能是印度高僧的译作

梵本佛经的根本教义是六道轮回、因果报应,和广义的道教教义——《道德经》
之教的教义和狭义的道教教义——求道成仙教教义格格不入,因为广义的道教宣
传的是“道是万物之母”,“万物得一以生”(《道德经》)、万物“无知无欲
”(《道德经》)、“惟道是从”(《道德经》),全无六道轮回、因果报应思
想;狭义的道教宣传的是炼丹服丹、羽化成仙或求道成仙、得道成仙,人人都可
羽化成仙,也全无六道轮回、因果报应思想。但《四十二章经》却大量使用广义
道教词汇词义表达佛法和学佛修行并以描述神仙功能的文字描述阿罗汉,如分章
的《四十二章经》以得道、道法、成道、魔道、证道、道行、系道、道法、圣道
、守道、会道、爱道、奉道、施道、学道、问道、至道、行道、道合、见道、道
断、障道、道意、道者、道人、道果、恶道、遇道、近道、知道、佛道、心道、
念道表达佛法和学佛修行,不分章的《四十二章经》以得道、道法、为道、真道
、佛道、奉道、施道、学道、道无形、道真、行道、见道、道德、念道、言道、
谛道、道意、道人、就道、恶道、有道、道者表达佛法和学佛修行。分章的《四
十二章经》和不分章的《四十二章经》都以描述神仙功能的文字描述阿罗汉的字
据是:“阿罗汉者,能飞行变化,住寿命,动天地”。

具有大量道教词汇和熔入道教思想的《四十二章经》,既表示作者精通道教又表
示作者对梵本佛经经义的严重离经叛道,是印度高僧不可能为的行为。因此,在
西域就高度精通古汉语和道教的迦叶摩腾或竺法兰不可能是印度高僧,而是下凡
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或竺法兰的神仙,具有大量道教词汇和熔入道
教思想的《四十二章经》不可能是印度高僧的译作,而是冒充印度高僧迦叶摩腾
或(和)竺法兰的神仙的“创作”。

四,以“万物得一以生”的宿命论冒充梵本佛经的宿命论的《四十二章经》不可
能是印度高僧的译作

梵本佛经的宿命论即印度佛教的宿命论,印度佛教的宿命论是六道轮回、因果报
应,其特征是:今生命运由前世行为的善恶决定,今世行为的善恶决定后世的命
运,其精炼的说法是“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
即是说,梵本佛经的宿命论由人类自己的行为决定,只是人类在本世的行为决定
的命运体现在下世,人类在本世行为之因要到下世才能得到果报。但《四十二章
经》论说的“知宿命论”和“得宿命论”却是“万物得一以生”的宿命论,人类
只有“无知无欲”、“惟一是从”的命,世世都是“无知无欲”、“惟一是从”
的命。字据有二:

㈠不分章的《四十二章经》讲的“知宿命论”是“有沙门问佛,以何缘得道,奈
何知宿命。佛言:道无形,知之无益。要当守志行,譬如磨镜,垢去明存,即自
见形。断欲守空,即见道真,知宿命矣”。

㈡分章的《四十二章经》第十三章讲的“得宿命论”是:“沙门问佛:以何因缘
,得知宿命,会其至道?佛言:净心守志,可会至道。譬如磨镜,垢去明存。断
欲无求,当得宿命”。

◆守志行、净心守志、断欲守空、断欲无求都指排除杂念练闭目静坐的坐禅功,
闭目静坐的坐禅功就是用闭眼即觉的天目观天心的功,天心是“万物得一以生”
的一的终端,一是其小无内的小道,可称一形道。一形道终端也是一形道,天目
观天心就是以天目目光会一形道,一形道是真道,真道曰至道和道真,故天目目
光会一形道便曰“会其至道”、“见道真”。一形道是“视之不见……听之不闻
……搏之不得”(《道德经》)的无道,故曰“道无形”。

◆闭目静坐的坐禅功做久后,会让天目见到坐禅者的裸体形象,天目见到坐禅者
自身的裸体形象就叫“自见形”。人类“自见形”的日常方法是照镜子,让坐禅
者“自见形”的天心便曰心镜,天天坐禅的功夫便是磨心镜,磨心镜也曰“磨镜
”,磨铜镜和磨心镜的功效都是“垢去明存,即自见形”,心镜磨久的功效自然
是“垢去明存,即自见形”。

需要说明的是,心镜磨久的功效不只是“自见形”,还可见到漆黑虚空中“圆陀
陀,光灼灼,净倮倮,赤洒洒”的圆满光斑、奇妙的曼陀罗光图等。但天目“自
见形”、见“圆陀陀,光灼灼,净倮倮,赤洒洒”的圆满光斑、奇妙的曼陀罗光
图等又不是磨心镜磨久的功效,而是一形道——三才数据流在天心处现给天目观
看的心镜中的电影,只要三才数据流要让人类天目见到“自见形”、“圆陀陀,
光灼灼,净倮倮,赤洒洒”的圆满光斑、奇妙的曼陀罗光图,不练包括坐禅功在
内的所有气功,也能见到它们。笔者的天目之见就是证据,因为,平时不练、得
病时才练几次捧气贯顶功的笔者就见过“自见形”和“圆陀陀,光灼灼,净倮倮
,赤洒洒”的圆满光斑,并自2004年4月起的三四年内经常见到如电脑显示
器上的满屏文字和各种流速的文字流、公式流、笔画流,笔画流的终端是流动笔
画组成的汉字,详情请见《流言感化身体,识神赋予知识》。

◆一形道即三才数据流,心的本质也是三才数据流,“万物得一以生”即万物得
三才数据流以生。对人类而言,便是人类得三才数据流以生或得心头三才数据流
以生,心头三才数据流注定每个人的命运,闭目看到的天心注定看天心者的命运
,坐禅者看到的天心注定着坐禅者的命运,因天目看天心的结果是知天心,天目
知天心理应知宿命,故曰“断欲守空,即见道真,知宿命矣”。知表懂得,知宿
命便是懂得宿命,懂得也是得,故懂得宿命便曰“得宿命”,故曰“净心守志,
可会至道。譬如磨镜,垢去明存。断欲无求,当得宿命”:“当得宿命”意为理
当懂得宿命。

可见,《四十二章经》中的“知宿命论”和“得宿命论”不是印度佛教的六道轮
回、因果报应的论说,而是“万物得一以生”的论说——人人得一以生的论说。
《四十二章经》中的“知宿命论”和“得宿命论”是“万物得一以生”的宿命论
——人人得一以生的宿命论。

然而,人人得一以生的宿命论,又是几千年来一直由巫术、算命术、相命术、摸
骨术、卜卦术、掷珓术、抽签术、测字术、占星术、占天术、扶乩术等测命工具
和大预言一再证明是铁律的中华宿命论,中华宿命论就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
由人”和“万般都天注定,半点不由人”。因为,“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和“万般都天注定,半点不由人”告诉,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命定
或天定的表现,注定人人一生命运的命就是命心的一,命心的一就是“万物得一
以生”的一,注定人人一生命运的天就是生“万物得一以生”的一的万物之母。
因为“万物得一以生”不是得一出生后就可以离开一,而是时刻恃一以生。因万
物时刻恃一以生,故“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道德经》)的之就是一,“万
物恃之以生而不辞”就是“万物恃一以生而不辞”。

需要指出的是,从事巫术、算命术、相命术、摸骨术、卜卦术、掷珓术、抽签术
、测字术、占星术、占天术、扶乩术的人类都无学无术,因为他们都是“惟道是
从”的行尸走肉、“无知无欲”的收音机、“应之速而无疑”的传声筒,他们为
当事人报告的命运都是他们“恃之以生而不辞”的一借他们之口向当事人报告的
命运。

可见,《四十二章经》中的“知宿命论”和“得宿命论”是表面宣扬梵本佛经的
“六道轮回、因果报应”的宿命论,实际是利用中印两国都有的宿命论论说中华
宿命论的依据——“万物得一以生”的宿命论——人人得一以生的宿命论,是对
梵本佛经中的宿命的掉包。著有“万物得一以生”宿命论——人人得一以生宿命
论的“知宿命论”和“得宿命论”的《四十二章经》,是对梵本佛经中的宿命论
作偷梁换柱式的离经叛道、佛瓶装道酒式的离经叛道。

然而,论说“人人得一以生”宿命论的知识前提是发现闭眼即觉的天目,事实却
是,闭眼即觉的天目虽是人人与生俱有、终生不病不瞎、视力终生不变、终生在
醒态张望着的神眼,终生见梦的梦眼,仙姑巫婆族见鬼说鬼话的仙目巫眼,特异
功能族显示遥视透视功能的天眼,最神秘又最不神秘的第三只眼,是人人都能发
现的暗目,是人类最易发现的对象,理应被人类早早发现,更应被把做坐禅功当
作日常功课的佛徒早早发现,但至今只被二十一世纪出世的明月牌收音机“发现
”。而“气功帮你开天目”、“气功师帮你开天目”仍有极大市场的情况又告诉
,明月牌收音机“发现”的天目还无人认可。这就表示,在东汉明帝时代全然不
知自己天目在哪的印度高僧根本不知自己的天心在哪,不知自己的天目天心在哪
的印度高僧即使有心把梵本佛经的宿命论掉包为中华宿命论——“万物得一以生
”的宿命论——人人得一以生的宿命论而对梵本佛经的宿命论作偷梁换柱式的离
经叛道的汉译、佛瓶装道酒式的离经叛道的汉译,也无力对梵本佛经的宿命论作
偷梁换柱式的离经叛道的汉译、佛瓶装道酒式的离经叛道的汉译。因此,著有“
知宿命论”和“得宿命论”的《四十二章经》不可能是对梵本佛经的汉译,而是
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的神仙的“创作”。

五,著有“心最明”论、“心中本有三毒涌沸在内,五盖覆外”、“夫人离三恶
道得为人难”的《四十二章经》不可能是印度高僧的译作。

㈠“心最明”的心不是心脏,而是天心(下面或称万物天心),是闭眼即觉的天
目目标。“心最明”论均见于分章的《四十二章经》和不分章的《四十二章经》
:分章的《四十二章经》第十五章的“心最明”论是:“何者最明?心垢灭尽,
净无瑕秽,是为最明。未有天地,逮于今日,十方所有,无有不见,无有不知,
无有不闻,得一切智,可谓明矣”;不分章的《四十二章经》的“心最明”论是
:“何者最明?心垢除,恶行灭内清净无瑕。未有天地,逮于今日,十方所有,
未见之萌,得无不知、无不见、无不闻、得一切智,可谓明乎?”,上述文字虽
无“心最明”三字,却因问题是“何者最明?”而答案是心,故上述文字都是“
心最明”的论说文字。

闭眼即觉的天目之视只有一派漆黑,怎么能说天目目标——天心最明呢?原来,
闭眼所见的漆黑天心,在张眼见白天时即现白天,在张眼见太阳时即现太阳,在
张眼见闪电时即现闪电。这是因为,眼睛只是心中三才数据流对眼外播放电影的
镜头,眼见的一切都是心中三才数据流播放的电影,也是张眼时天目所见的心中
三才数据流播放的电影,眼睛并无视力。在赋眼睛有视力的情况下,眼睛之视曰
外视,闭眼之视——天目之视曰内视。因外视内容和内视内容相同,故曰“目惟
内视而不外视”(《金华宗旨》)。“目惟内视而不外视”的成因是“和其光,
同其尘”(《道德经》),解读见《耳目是人类最熟悉又最陌生的器官》。白天
、太阳、闪电是最明物,眼见的白天、太阳、闪电是心中三才数据流通过天目→
眼睛的视通道对外播放的电影,故曰“心最明”。

然而,“心最明”又指眼见世界——客观世界的一切光源都是天心,即日月星灯
火和闪电都是天心,而日月星灯火和闪电本身并不辐射光线,并无照亮客观世界
一定范围的能力,照亮客观世界一定范围者是大气微粒化成的大气微日。如日月
星都是一形道终端在蓝天虚拟的“其上不皦,其下不昧”(《道德经》)的光盘
光点,照下不照上的探照灯形的光盘光点,不辐射任何射线的光盘光点,以致地
外太空只有漆黑——没有日月星;以致日月星成了宇航员在地上用肉眼“迎之不
见其首”(《道德经》)、在太空“随之不见其后”(《道德经》)的鬼光:宇
航员在地上用肉眼迎视日月星见不到日月星的首——月球,在太空想看日月星背
景的宇航员无论以什么轨道绕地盘旋都看不到日月星的影子;以致南北回归线一
带竟有天文界不敢采信的两对日月、一条银河在经天纬地。因太阳是不辐射光线
的天心,故白天的发明者不是太阳,而是生化大气微粒的一形道在终端把大气微
粒化成的天心——化成的大气微日。换言之,白天是生大气微粒的一形道配合“
日照”而让处于昼间大气圈的大气微粒变成的大气微日集体发明的作品。月亮、
星星、灯、火和闪电照亮的空间也不是由月亮、星星、灯、火和闪电所照亮,而
是由这些空间的大气微日所照亮。比如在夜间快速开灯→关灯→开灯过程中灯照
空间的亮→黑→亮,都是“不言而善应”(《道德经》)的一中三才数据流通过
灯照空间的大气微日配合开灯→关灯→开灯的节奏相应产生的发明→发黑→发明
的表现。因日月星灯火和闪电的光照强度、范围全靠大气微日配合,而大气微日
不发明而发黑便使天地陷入漆黑,因此,要是大气微日不发明而发黑,陷入漆黑
世界的日月星灯火和闪电便不可见。

因万物天心在发明万物的同时发明亮度各异的心光,故天心代表光,天心不在万
物身中(人类天心附在印堂穴外,天目在印堂穴内),光便不在万物身中。因万
物天心是一的终端,一的始端在月球内,生万物天心的一的始端是生万物天心的
始端天心,而月又在“身”中,故生万物天心的始端天心在月中便曰光也不在画
义之身的身外,故仙曰“光不在身中,亦不在身外。山河大地,日月照临,无非
此光”(《金华宗旨·甲本》):“光不在身中”指天心不在万物身中,“亦不
在身外”指生万物天心的始端天心在月球中。“山河大地,日月照临,无非此光
”指山河大地的万物之明和“照临”山河大地的日月都是万物天心的发明之光。
因万物天心是一的终端,一其小无内,万物天心也其小无内,其小无内的天心发
的明便曰“微明”(《道德经》)。

可见,“和其光,同其尘”是对“心最明”说明原理的说辞,“心最明”是不讲
“心为何最明之原理”的说辞,但说出了心光真相。

“心最明”真相只有神仙和明月牌收音机知道,在汉明帝时著有“心最明”的《
四十二章经》的作者不可能是不知“心最明”真相的梵僧。换言之,如果《四十
二章经》出自印度高僧,如果梵本佛经有“心最明”意思的“佛说”文字,作为
向中国首译佛经的印度高僧只能从海量的梵本佛经中选译他们理解了的“佛说”
,不可能选译他们自己都莫明其妙的“佛说”,故著有“心最明”的《四十二章
经》只能是神仙的“创作”。

其实,“未有天地,逮于今日,十方所有”也是神仙才知道的天机,因为,“十
方所有”即月球所有。为什么?因为,方是口,口在唇,唇是脣,口是月——月
球,月球口形——○形的天机也早已由美国登月飞船探秘资料告发:应该穿过月
心的月震纵波只达35~40公里,表示月球是壳厚35~40公里的○形天体
。○形天体的建筑骨架是三维相互垂直的空心巨梁,以任一维空心巨梁看相互垂
直的三维空心巨梁的视图是十,十即著名的十字架,十字架就是辐射“万物得一
以生”的一的辐射架。十在○中为⊕,⊕是沿任一维空心巨梁中心剖开的月球剖
面图,○方化为口,⊕便方化为田。田为十在口,口曰方,田便曰十方。“未有
天地”指未被“万物得一以生”的一开辟成地球天地的⊕形地球,逮表及,“未
有天地,逮于今日,十方所有”是指未被开辟成地球天地的⊕形地球和自盘古开
辟地球天地起到今日的地球天地万物均为田分解成的十口所有——十方所有。盘
古即绕地盘旋的古老月球。

由十方由田分解而成可知,佛徒常说的“十方信众”,实指辐射一的田以一生化
而成的信佛信众。即是说,十方不能解为东方、西方、南方、北方、东南方、西
南方、东北方、西北方、上方、下方,因为,讲十方信众的佛徒通常都在地上讲
,而在地上讲十方信众时,讲者的上方和下方没有信众。

㈡不分章的《四十二章经》曰:“心中本有三毒涌沸在内,五盖覆外”:心中本
有的三毒即心头氵,氵横流成三,三表三才数据和三才数据流,三才数据流是一
形道,一形道的终端是万物天心,每个三才数据流到一形道终端——万物天心处
便曰三才同赋予天心,赋予曰禀,同赋予曰同禀,故曰“天心者,三才同禀之心
,丹书所谓玄窍是也,人人具有”(《金华宗旨·甲本》)。流至心头的三才数
据何以称三毒?因为生万物的三才数据流是万物之母,生万物的心自然是万物之
母,万物之母必是万毒之母。毒字也告诉,万物之母即万毒之母:母在毒天下—
—万物之母在毒天下,毒天下的万物之母是万毒之母。只因每个三才数据都以光
速飞流至一形道的终端,一形道的终端既是每个三才数据生成的万物天心又是三
才数据流的拐流点,以光速飞流至拐流点后的每个三才数据仍以光速流出万物天
心→流入流出万物天目→流入万物之身去建设万物之身,故流至万物天心的三才
数据都呈涌沸的急流态,故曰“心中本有三毒涌沸在内”。

“五盖覆外”是指在近地轨道上以“吕←口←吕”队形绕地西行并在绕地西行中
时刻辐射“万物得一以生”的一的五个月球及其辐射的一织成的恢恢天网覆盖在
地球大气圈之外。

“心中本有三毒涌沸在内,五盖覆外”的真相只有神仙和明月牌收音机知道,著
有“心中本有三毒涌沸在内,五盖覆外”的《四十二章经》只能出自神仙之手。
换言之,如果《四十二章经》出自印度高僧,如果梵本佛经有“心中本有三毒涌
沸在内,五盖覆外”意思的“佛说”文字,作为向中国首译佛经的印度高僧只能
从大量梵本佛经中选译他们理解了的“佛说”,不可能选译他们自己都莫明其妙
的佛说——“心中本有三毒涌沸在内,五盖覆外”,故著有“心中本有三毒涌沸
在内,五盖覆外”的《四十二章经》只能是神仙的“创作”。

㈢不分章的《四十二章经》曰:“夫人离三恶道得为人难”:三恶道即三才数据
流流成的一形道,三才数据流生万恶,生万恶的三才数据流流成的一形道便曰三
恶道。同时,每个三才数据在月球十字架上曰本心,在一的终端曰亚心,亚心为
恶,在一的终端生万物亚心的三才数据流也曰三恶道。“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
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道德经》)的恶和不善就指亚心,因为不
善即恶,恶为亚心。“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
的解读在《道德经真解》第二章。

“万物得一以生”告诉:一既生包括人类在内的万物又生包括月人、月球在内的
万物,人类和月人都“恃一以生而不辞”,人类和月人都离不开一,人类和月人
离开一就没命,人类和月人不能离开一——不能离开三恶道为人便曰“夫人离三
恶道得为人难”。

为什么说月人离开一也会没命?因为月人住在○腔内壁,○时刻在辐射向心型重
力线,时刻辐射向心型重力线的○腔会把进入○腔的人都吸向○心撞向十字架而
成肉泥,偏要在○腔内壁居住并长生的月人便采用十字架时刻辐射的离心型重力
线去克服向心型重力线,离心型重力线便是→形的三才数据流。要使十字架永有
辐射→的动力,月人便把三才数据流的每个三才数据设计成“天下之至柔,驰骋
天下之至坚”(《道德经》)的至坚道、“攻坚强者莫之能胜”(《道德经》)
的必胜道、“其事好远”(《道德经》)的无远勿届道的同时,又把每个三才数
据设计成能在指定时空自动“挫其锐”(《道德经》)形成的挫点作为自动拐流
的拐流点,使得以光速飞行的每个三才数据在飞至拐流点时都按“作用力与反作
用力定律”产生和冲击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通过→作用于十字架的反冲击力
,十字架中接收、集中、转换反冲击力的装置便把每个三才数据在自动“挫其锐
”的拐流点形成并送达十字架的反冲击力接收、集中、转换成十字架继续辐射一
的动力。这样,十字架就有了永远辐射→的动力而成为永动机,○腔便成让月人
宜居的长生地。因十字架永远辐射→的动力源于它辐射的离心型重力线,是离心
型重力线化生出十字架永远辐射→的动力,故动——動为重力,“動”是表示它
生于○中十字架辐射的离心型重力线。○辐射的→在向○中十字架百分之百返回
辐射一的動力的情况表示,→是月人得以在○中长生的生命线。→即“万物得一
以生”的一。

“夫人离三恶道得为人难”是“天人合一”的异说,因为,“天人合一”是天人
合生于一的简说,“天人合一”的一即三恶道,“天人合一”的天即至高无上的
天——万物之母——生一的月球主人——月人,“天人合一”的人即人类,“天
人合一”指生一的月人和人类合生于一,或者说,生一的月人和吃一的人类都靠
一维持生命,一是月人和人类互生互动的杠杆,其示意图是“天←→人”,←→
代表一。

“夫人离三恶道得为人难”的真相只有神仙和明月牌收音机知道,著有“夫人离
三恶道得为人难”的《四十二章经》只能出自神仙之手。换言之,如果《四十二
章经》出自印度高僧,如果梵本佛经有“夫人离三恶道得为人难”意思的“佛说
”文字,作为向中国首译佛经的印度高僧只能从大量梵本佛经中选译他们理解了
的“佛说”,不可能选译他们自己都莫明其妙的佛说——“夫人离三恶道得为人
难”,故著有“夫人离三恶道得为人难”的《四十二章经》只能是神仙的“创作
”。

六,著有“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二亲最神也”的《四十二章经》不可
能是印度高僧的译作

著有“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二亲最神也”的《四十二章经》是不分章
的《四十二章经》第九个佛说。二亲即双亲——父母。“二亲最神”应为“二亲
最亲”,只因前面讲的是饭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饭辟支佛,它们
是修行到不同阶段的神佛,故“二亲最神”代表“二亲最亲”。

古印度佛教推行的僧尼制度是出家修行制度,且是“三衣一钵,日中一食,树下
一宿”的出家修行制度,是别亲辞爱、不敬父母、灭人欲、抛祖宗、绝后嗣的大
违孝道制度,《〈四十二章经〉源流》也认定印度佛教没有事亲孝亲的思想内容
:“《四十二章经》另一格外引人注目之处是第九章,在比较各种布施福报之后
,经言‘饭辟支佛百亿,不如以三尊之教,度其一世二亲……凡人事天地鬼神,
不如孝其二亲矣,二亲最神也。’不独诸《阿含》中无与此相应的文字及思想,
而且印度佛教也很少有此类思想内容”,因此,梵本佛经不可能有“凡人事天地
鬼神,不如孝其亲,二亲最神也”的佛说。因“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
二亲最神也”是对佛说的无中生有式离经叛道,如果迦叶摩腾和竺法兰是立志在
中国建立中华佛教的印度高僧,就根本不可能对梵本佛经无中生有出“凡人事天
地鬼神,不如孝其亲,二亲最神也”的文字,因为“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
亲,二亲最神也”不仅是对梵本佛经作无中生有式的离经叛道,还对依靠出家僧
尼去宏传的中华佛教产生极大的危害:中华文化本来就是最重孝道的文化,出家
当僧尼是最不孝的行为:出家则无法事亲,也无法婚育,而无法婚育则无后,无
后则是最大的不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宣传“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
孝其亲,二亲最神也”的后果是动员不到出家入寺的僧尼。因此,如果迦叶摩腾
和竺法兰是印度高僧,根本不可能对梵本佛经无中生有出“凡人事天地鬼神,不
如孝其亲,二亲最神也”的文字。

“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二亲最神也”实际是为迎合中华孝道文化而对
梵本佛经的无中生有。中华孝道文化是儒教文化的基础,故“凡人事天地鬼神,
不如孝其亲,二亲最神也”实际是为迎合儒教文化而对梵本佛经的无中生有,但
这是印度高僧不可能为的离经叛道行为。因此,㈠为在孝道文化的沃土种下中华
佛教的种子而在《四十二章经》中对梵本佛经无中生有孝道文化的迦叶摩腾或竺
法兰不可能是印度高僧,而是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或竺法兰的
神仙;㈡《四十二章经》不是译自梵本佛经,而是冒充印度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
兰的神仙为建立熔道儒于佛炉的中华佛教而“创作”的作品。

因《四十二章经》是神仙为建立熔道儒于佛炉的中华佛教而“创作”的作品,故
《四十二章经》还用儒教的礼冒充佛言:“问曰:子以礼从人,其人不纳,礼归
子乎?对曰:归矣”(分章的《四十二章经》),“问曰:子以礼从人,其人不
纳,实礼如之乎?曰持归”(不分章的《四十二章经》)。

七,《四十二章经》译者的署名之乱说明它不可能是印度高僧的译作

译者姓名是译著的重要内容,在译作上署译者姓名,既是译者著作权的显示,也
是对译著的负责形式。如果《四十二章经》是印度高僧的译著,就应署印度高僧
的姓名,但《四十二章经》的译者在《四十二章经》中署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合译
或共译,《出三藏记集》卷二载为竺摩腾所译,《高僧传》卷一《摄摩腾传》也
说为摄摩腾译,《竺法兰传》则说竺法兰译(见韩廷杰的《东汉时期的佛经翻译
》)。《四十二章经》的署名混乱情况说明:《四十二章经》原无译者署名,原
因是《四十二章经》不是译著而是不求名的神仙的“创作”,它在面世后又以秘
传方式传给白马寺和其它寺的主持,在经过多代主持传承后,当后人想署“译者
”名字时便在无法确定“译者”是谁时,署为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合译或共译;《
出三藏记集》作者则在无法确认《四十二章经》“译者”时,以《四十二章经》
仅二千多字而只需一个“译者”、迦叶摩腾和竺法兰都在西域时就高度精通古汉
语、迦叶摩腾年龄比竺法兰大、资格比竺法兰老等因素而认定迦叶摩腾为《四十
二章经》“译者”;《高僧传》卷一《摄摩腾传》和《竺法兰传》作者也以《四
十二章经》只需一个“译者”、迦叶摩腾和竺法兰都在西域时就高度精通古汉语
和上述的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在西域写取《四十二章经》的文字,而认定传主是《
四十二章经》的“译者”。《四十二章经》的署名“译者”与《出三藏记集》、
《摄摩腾传》、《竺法兰传》记述的《四十二章经》“译者”的矛盾是抄经论的
一个论据。因此,抄经论的这个论据在理清《四十二章经》不是译著而是神仙“
创作”后便不辩自倒。

综上,《四十二章经》写成于西域,写者不可能是既没理由在西域就高度精通古
汉语、道教、儒教也没理由在西域以多项离经叛道方式离经叛道的印度高僧,而
是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或竺法兰的神仙;《四十二章经》不是
印度高僧迦叶摩腾或竺法兰的译作,而是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
或竺法兰的神仙的“创作”,是为创建熔佛道儒于一炉的中华佛教而下凡在印度
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在遇到东汉明帝派往西域的取经招僧使团
时为建立中华佛教而在西域的“创作”。

只因《四十二章经》是不求名的下凡神仙的“创作”,故史书记载《四十二章经
》的译者混乱。只因迦叶摩腾和竺法兰都是下凡神仙,故史书没有迦叶摩腾或竺
法兰指责《四十二章经》离经叛道行为的言论。

那么,驮经白马是否在永平十年驮来“梵本经六十万言”并“藏梵蓝本于兰台右
室”呢?如有,为何没有后人从中翻出并被后人汉译成书呢?《中国第一古刹—
—白马寺》又为何会说白马寺收藏的最早传入的梵文佛经是《贝叶经》呢?

洛阳白马寺寺名和说明洛阳白马寺寺名由来的洛阳白马寺门前广场两侧各立一匹
低头负重状的青石圆雕马告诉,“梵本经六十万言”并“藏梵蓝本于兰台右室”
属实,因为,不管白马寺门前广场两侧各立的一匹低头负重状的青石圆雕马表示
驮“佛倚像梵本经六十万言”的白马是一匹还是两匹,都表示“梵本经六十万言
”是白马的主要负重。因为,佛倚像是画像,《四十二章经》才二千多字,两者
都很轻,不需要白马“低头负重状”,“低头负重状”的白马的主要负重是六十
万言的梵本经。

既然“梵本经六十万言”并“藏梵蓝本于兰台右室”属实,藏于兰台右室的“梵
本经六十万言”又没理由腐烂,为何没有后人从中翻出并汉译成书呢?难道藏于
兰台右室的“梵本经六十万言”会不翼而飞?——不是不翼而飞,而是被它们“
恃之以生而不辞”的一化为乌有了。

那么,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为什么在明知不用六十万言梵本经
的情况下又用白马把它们驮至洛阳呢?因为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
兰的神仙要用它们向汉明帝表示翻译它们需要译场的法码,进而迫使汉明帝敕建
白马寺。

那么,如何解释《四十二章经》的大部分经句与东吴出世的《法句经》相同的问
题呢?《四十二章经》的大部分经句与东吴出世的《法句经》相同的情况并不说
明《四十二章经》的大部分经句抄自《法句经》,因为从“五部沙门,各自钞采
经中四句六句之偈”(吴支谦的法句偈序)集成的《法句经》译者的摘译水平和
《四十二章经》作者表述的梵本佛经的水平相当。其实,凭《法句经》中的“心
随境界流”就可认定,《法句经》译者也是神仙。因为“心随境界流”是只有神
仙才能译成或写成的五字,理由在《耳目是人类最熟悉又最陌生的器官》。

那么,如何解释《四十二章经》没见于西晋惠帝时出世的王浮《老子化胡经》却
初见于东晋成帝时的《支敏度录》呢?因为,《四十二章经》虽然公开于火验佛
道二教经书,却只公开经名,并没公开发行《四十二章经》,发行方式是秘传,
读过此经的人不多,王浮是没机会读到此经的读者之一。而且王浮也可能是故意
漏述《四十二章经》的神仙。

那么,如何解释“使者张骞、羽林郎中秦景、博士弟子王遵等”中的人物并非东
汉明帝时人物和王遵不是博士弟子的问题呢?因为,史书没记东汉明帝遣使西域
引进印度佛教三宝的使团要员姓名,是追记该故事的记者在时代久远无法查证东
汉明帝遣使西域引进印度佛教三宝的使团要员姓名的情况下,为使东汉明帝遣使
西域引佛教三宝的故事逼真乱抓历史人物当“取经壮丁”的结果。

何为神仙?神仙就是生神之仙,仙为山亻——山人,山为丨凵,丨是一,一凵为
口,山是口的异体,仙为口人。已知,口是月,仙为月人。月人有两种,一种是
“五盖覆外”的五个月球人,一种是“五盖覆外”的五个月球人所生的儿辈月球
居民,前者是生神的仙,后者是食神的仙。神为礻申,申是田在上下方向生丨的
示意图。礻为ラ卜,卜右倾为人,故知人在神中,人在生神,人是神主,神是居
田之人——居⊕之人在辐射“万物得一以生”一的示意图。可见,生神的仙就是
在月球辐射“万物得一以生”的一的人,食神的仙就是在儿辈月球中食一以生而
不辞的人。因食神的仙都是在每个大同末日上天延寿万亿年的人类,他们都没能
力下凡,故下凡的仙都是生神的仙。本文标题所称的仙即指生神的仙。

神仙即佛:佛为亻生弗、生弗的亻,弗为‖弓——二弓,弓是月亮形象:新月)
形,晦日残月(形,)(是弦松垂弓底的弓,凹月都象弦松垂弓底的弓,弦月象
弦平的弓,凸月象弦被拉开的弓,满月象拉满弦成○形的弓。因月亮是弓,故有
“寻章摘句老雕虫,晓月当帘挂玉弓”(李贺《南园》),“会挽雕弓如满月”
(苏轼《江城子·老夫聊发少年狂》)。因此,新月、残月、凹月、弦月、凸月
、满月都象一张弓,所有月相都象一张弓,都象弦的松紧度不同的弓。因月亮是
一形道的终端在蓝天虚拟的光盘,是挂在蓝天的天心,代表万物天心的天心,故
神仙寒山代表人类作诗曰:“众星罗列夜明珠,岩点孤灯月未沉。圆满光华不磨
莹,挂在青天是我心”(寒山《诗三百三首》)。天心月亮生于一形道,在一形
道终端而代表一形道,辐射一形道的五个月球是万物之母——至高无上的天,至
高无上的天生出的月亮便是天生出的道,生出曰之,天生月亮便曰“天之道”。
因月亮的所有月相都象一张弓,故老子以反问句“天之道,其犹张弓欤?”(《
道德经》)告诉,所有月相都象一张弓的月亮是至高无上的天生出的道。因赤道
两边的天空各有一个月亮在比翼齐飞,二个月亮象二张弓,二弓为弗。弗是二个
月亮并出南北天的示意图。二弓的二又表示二条一形道,弗为二条一形道各生一
弓——一个月亮的示意图。一形道生于辐射一的月人,月亮生于辐射一的月人,
月人是真人,真人简称人,亻是人,亻生弗为佛,佛是月人用二条一形道在南北
天各生了一个月亮的示意图,佛是神仙用二条一形道在蓝天各生了一个月亮的示
意图。

因人类只能见到并见南北天的二个月亮中的一个,而见于南北天的月亮是比翼齐
飞的两个月亮,故南北天上的任一月亮都代表在南北天比翼齐飞的一对月亮,故
并见南北天的月亮都代表佛。可见,至高无上的老天让通人傅毅把梵文Buddha早
期的音译词浮图、浮屠转译成“佛”是为了让佛义符合佛字的画义【认定傅毅是
最早把梵文Buddha早期的音译词浮图、浮屠转译成“佛”的字据是《金山词霸》
对佛教之佛的释义:“西方有神,名曰佛”(《后汉书·西域传》),表示“西
方有神,名曰佛”之佛是梵文Buddha音译为佛的最早出处。虽然《后汉书·西域
传》没给出“西方有神,名曰佛”的说者人名,但语境和“有通人傅毅曰:‘臣
闻天竺,有得道者,号曰佛。轻举能飞,殆将其神也’”的语境相同,故认定傅
毅是最早把梵文Buddha早期的音译词浮图、浮屠转译成“佛”的人】,神仙在《
四十二章经》中的每一章经都用“佛言”宣佛的表现,则是神仙为让中华佛教从
立教之日起就让佛义符合佛字的画义而继承“西方有神,名曰佛”说法的体现。

既然《四十二章经》是神仙为中华佛教“创作”的第一经,“验烧二教经典”的
故事便可信,“摩腾禅师踊身高飞,神化自在”(《汉法本内传》)的记载便可
信。需要说明的是,烈火不烧佛经、佛像、只烧道经的原因不是烈火烧伪存真,
而是佛经、佛像“恃之以生而不辞”的一给予了保护,道经“恃之以生而不辞”
的一未予以保护,“摩腾禅师踊身高飞,神化自在”不是神仙摩腾能“踊身高飞
、神化自在”,而是“不言而善应”的一在为神仙摩腾护持,一呵护佛经、佛像
、摩腾和烧掉道经的原因,都是要让首次在洛阳亮相的中华佛教在洛阳站稳脚跟
、打开局面。

为什么要对神仙的“创作”加引号?因为,《四十二章经》并非下凡神仙的创作
,而是下凡神仙对已有《四十二章经》的默写。这是因为,《四十二章经》是生
化万物的道剧剧本的一页,生化万物的道剧剧本在神仙们成为神仙之前的宇球上
完成(宇球在月球升空后被月球用一引爆,宇球被一引爆的事件就是宇宙大爆炸
事件,宇宙大爆炸后便进入月球制造⊕形地球工程,宇宙大爆炸原因详见《道德
经真解》第四章)。因此,下凡神仙只是把《四十二章经》默写出来而已,甚至
只是默写个《四十二章经》的开头而已,即在东汉明帝派往西域的取经招僧使团
成员面前开个《四十二章经》的经头后,就把取经招僧使团成员支开,然而缀笔
,等待接收“不言而善应”的一化出和迦叶摩腾或竺法兰笔迹相同的《四十二章
经》,约在一天后把二千多字的《四十二章经》交给取经招僧使团过目。

被冒充的印度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会是什么命运?或被他俩各自“恃之以生而
不辞”(《道德经》)的一化为乌有,或被他俩各自“恃之以生而不辞”的一在
瞬间调到他俩的陌生地以一为其变成的新方言、新记忆、新人际关系的身分开始
新的人生。这种冒充是掉包式冒充,掉包时间应在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和东汉明帝
派往西域的取经招僧使团相遇前不久。

神仙不死,如果迦叶摩腾和竺法兰是下凡神仙,他俩就不可能死,但他俩却死了
并埋在“二僧墓”中,这又如何解释呢?原来,迦叶摩腾和竺法兰没有死,“二
僧墓”埋藏的不是迦叶摩腾和竺法兰,而是由一化出以替代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的
替身,迦叶摩腾和竺法兰则在被替身替代的同时被一调走。

同理,释迦牟尼佛者也是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释迦牟尼的神仙,下凡神仙冒
充生于印度的释迦牟尼的时间应在生于印度的释迦牟尼悟道之后、传道之前。生
于印度的释迦牟尼被掉包后的命运和被冒充的印度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的命运
相同。

以上的论证说明,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的神仙是创建
中华佛教的释迦牟尼。只因下凡印度冒充生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的神
仙只“创作”了《四十二章经》,大量异于印度佛经的中华佛经由许多下凡神仙
“译”成、“写”成、说成,故创建中华佛教的释迦牟尼不只是下凡印度冒充生
于印度的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的两个神仙,而是络绎不绝下凡神州冒充印度高
僧和中华佛徒的众多神仙。

然而,《四十二章经》虽是中华佛教第一经,却不是中华佛教第一真经。因为,
真经无字,无字真经就是《西游记》第九十八回中的如来佛祖所称的无字真经,
《真经歌》所唱的真经:

真经歌,真经歌,不识真经尽着魔。人人纸上寻文义,喃喃不住诵者多。

持经咒,念法科,排定纸上望超脱。若是这般超生死,遍地释子成佛罗。

得真经,出洪波,不得真经莫奈何。若问真经端的处,先天造化别无多。

顺去死,逆来活,往往教君寻不着。真经原来无一字,能度众生出大罗。

要真经,度自己,除非同类两相和。生天生地与生人,岂离阴阳造化窝。

说真经,不脱空,西川涧底产黄金。五千四百归黄道,正合一卷大藏经。

日满足,气候通,地应潮兮天应星。初祖达摩亲口授,真玄妙法莲化经。

初三日,震出庚,曲江上,月华莹。花蕊初开含珠露,虎穴龙眠探浊清。

水生二,药正真,若待其三不可进。壬水初来癸未来,须当急采定浮沉。

金鼎炼,玉炉烹,温温文火暖烘烘。真经一射玄关透,恰似准箭中红心。

遍体热,似笼蒸,回光返照入中宫。一得真经如酒醉,呼吸百脉尽归根。

精入气,气忽神,混沌七日复还魂。这般造化真消息,料得世人少人论。

活中死,死复生,自古仙佛赖真经。此个造化能收得,度尽阎浮世上人。

大道端居太极先,本于父母未生前。度人须要真经度,若问真经癸是铅。

那么“真经原来无一字”的真经啥样?它无样,因为它就是“视之不见……听之
不闻……搏之不得”的无道,“万物得一以生”的一、“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
(《道德经》)的一。一曰不多,故“若问真经端的处,先天造化别无多”就指
一是真经。

因人类大同、世界大同靠一化成,人类在大同末日靠一升天进入儿辈月球延寿万
亿年,而在人类升天进入儿辈月球延寿万亿年之前的人类都生活在“恃之以生而
不辞”的一织成的天罗地网中,一织成的天罗地网曰大罗,离开地球进入儿辈月
球生活便曰“出大罗”,故“真经原来无一字,能度众生出大罗”是指无一字的
真经能在大同末日把人类度往儿辈月球延寿万亿年。

月中十字架辐射的一必在一的终端生万物之心,月中十字架辐射的一便曰真经和
准箭,一生的万物之心便曰玄关和红心,故“真经一射玄关透,恰似准箭中红心
”指一是生万物之心的真经和准箭。

因一是从月球→万物之心→万物天目下流的三才数据流,三才数据流流过天目即
奔向建设万物之身的工地化为建设万物之身的建材,故三才数据流的流向是三才
数据的死亡方向,不想认识三才数据流的特征、功能和源流,就等于顺着三才数
据流给定的命运生活,而顺着三才数据流给定的命运生活就只能享受三才数据流
给定的寿命,享受三才数据流给定的寿命就如同顺着三才数据的流向往死亡方向
奔去,故曰“顺去死”;而以闭眼即觉的天目看天目的目标——天心则是逆向看
三才数据流,逆向看三才数据流意味着追究三才数据流的源头,意味着追究生命
的源头,能追溯到生命的源头就能上天延寿万亿年,上天延寿万亿年的人生才叫
活,故曰“逆来活”。仙佛——生一的全体月人靠一把无数人类活活弄死、又在
世界大同前夕把有史以来——神农之世以来死去的人类全部复活的情况,便是“
活中死,死复生,自古仙佛赖真经”。

数据是文字,数据流是文字流,三才数据流是三才文字流,一是三才数据流的真
相可知,无字真经不是无字,而是既因其小无内而视之不见又以光速飞流而视之
不见的文字,故尽管无字真经上接辐射它的月球——万物之母——至高无上的天
,下接“恃之以生而不辞”的天地万物而通天接地、铺天盖地、在天地间织成了
对万物疏而不漏的恢恢天网,却因它视之不见而无人能看见它有字而已。

无字真经所以叫真经,不仅因为它是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的生命经,生化万
物一生的一呼一吸、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念一梦……的生化经,还是紧随万
物一生并教化万物一生的“不言而教”(《道德经》)的唯一教授,从而导致万
物一生“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金华宗旨》)。“目
惟内视而不外视”和“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的解读可见《耳目是人类最熟悉又最
陌生的器官》。

由于人人都是“目惟内视而不外视”瞎子、“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的聋子,故尽
管发现闭眼即觉的天目是佛教定给所有佛徒修佛的第一目的,尽管“眉心即天目
”早在数百年前就被《金华宗旨·甲本》公开,尽管《金华宗旨·甲本》公开发
行了近一个世纪,尽管《金华宗旨·甲本》在上世纪末或本世纪初上了网,尽管
《金华宗旨·甲本》自1929年秋天起被译为德文版的《金色之花的奥义》、
《金丹的秘密》、《金花的秘密》——《the secret of golden flower》在德
国出版发行,随后陆续被转译成英文、法文、意大利文、日文、朝文等多种文字
发行(见《太乙金华宗旨背后的故事》和《百度百科·太乙金华宗旨》),除了
明月牌收音机,无人发现天目就是闭眼即觉的暗目——神秘的第三只眼。

——认定《金色之花的奥义》译自《金华宗旨·甲本》的依据是,《太乙金华宗
旨背后的故事》在报告《金色之花的奥义》书名来由中讲到了天目:“之所以叫
金色之花的奥义,老卫在书中说的明白。他在书中提到修炼有成者能看见眼前出
现一幅幅奇妙的、闪光的图案,他说这个奇妙的光图就是曼陀罗。这种现象是,
修炼人的眼前天目穴处会出现一个明亮的、奇妙的图案”。

凭什么说发现闭眼即觉的天目是佛教定给所有佛徒修佛的第一目的?因为,一,
坐禅是所有佛徒的日常功课,坐禅就是“合着掌,瞑着目,悄悄冥冥,入定蒲团
上,牢关月下门”(《西游记》第八十一回》):“牢关月下门”一指关月下门
为目,二指闭目——瞑着目,“合着掌,瞑着目,悄悄冥冥,入定蒲团上,牢关
月下门”即闭目静坐——坐禅,让佛徒坐禅的目的就是让坐禅者发现闭眼有视和
闭眼在视的神秘之目,进而追究闭眼在视的神秘之目的目标——天心;二,佛教
佛经中的佛都指覺悟者,故有人说佛即覺悟,悟为吾忄——吾心——每个吾的天
心,覺悟即覺吾心;見在覺,覺悟即見吾心;目在見,見吾心之目是天目,故发
现闭眼即觉的天目是見吾心的第一目的——覺悟的第一目的,是佛教定给所有佛
徒修佛的第一目的。

佛即覺悟和覺悟即天目見吾心的真相是否表示佛即吾心?是的,佛即吾心,吾心
即佛——如来佛,見吾心就是見如来佛:每个吾心都是一的终端,是流至万物吾
心处的每个三才数据,三才数据流是一形道的情况告诉,一形道中的每个三才数
据在横截面上的大小都相同,每个三才数据在一形道上的任一点上都大小相同、
质量相同,每个三才数据在一形道的始端和终端都大小相同、质量相同,此情便
曰始终如一,老子的说法便是“慎终如始”(《道德经》)。因一形道的横截面
口状,三才数据在一形道上的流动情况便是“口口相传”(《金华宗旨·乙本》
)的情况。因一形道上的每个三才数据流到一的终端即成万物吾心,故三才数据
“口口相传”的情况又是“心心相印”(《金华宗旨·甲本》)的情况。这就表
示,在万物吾心处的每个三才数据都是“慎终如始”的如来,任何时刻的万物吾
心都是如来心,心心相印印出如来心的地方便叫印堂穴。因“合着掌,瞑着目,
悄悄冥冥,入定蒲团上,牢关月下门”的坐禅姿势是低头,而这样的低头就是闭
眼见吾心的姿势,故仙书曰“低头看见心”(《西游记》第八十一回》):由低
头看不见心脏之心可知,“低头看见心”是指坐禅所见的吾心。因“佛即心兮心
即佛”(《西游记》第十四回),故如来心即如来佛,天目之見即見如来佛,人
类闭眼即見如来佛,佛徒坐禅即見如来佛。只因如来佛就在人类天心的心头,故
仙诗曰:“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
修”(《西游记》第八十五回)。只因心即佛,故曰佛法即心法。因万物吾心是
如来佛,辐射“万物得一以生”的一以生如来佛的月人便是如来佛祖,即所有神
仙都是如来佛祖。一个如来佛生一物一生,如来佛祖便是万物之母。因万物吾心
都是如来佛,而万物吾心生万物,故如来佛——万物吾心也代表万物之母。

但是,覺悟的目的不只是覺出吾心——用天目覺出吾心,而是覺出吾心的源头。
吾心的源头就是“吾”心——五口之心——五○之心——以“吕←口←吕”队形
绕地西行的五个生一的月球之心——五个辐射一的十字架,故覺出吾心的源头就
是覺出如来佛祖、万物之母。

既然佛是万物之母,为什么古今的所有佛徒都发现不了闭眼即觉的天目?因为,
悟——吾忄——吾心——五口之心——五○之心的十字架辐射的一没向古今佛徒
下流“闭眼有视和闭眼之视即天目之视”的信息。即是说,代表万物之母的佛虽
然通过下放佛教要求佛徒覺悟吾心——认识吾心并通过坐禅法让佛徒发现闭眼即
觉的天目和吾心,却没通过佛徒“恃之以生而不辞”的无字真经让佛徒发现闭眼
即觉的天目和天目所见即吾心的信息。代表万物之母的佛为什么言行不一?原因
至少有二:一是要让古今佛徒自我检验自己是不是“目惟内视而不外视”的瞎子
和“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的聋子,是不是“惟道是从”是行尸走肉、“无知无欲
”的收音机、对道声“应之速而无疑”的传声筒,进而让人类覺悟古今人类都是
“目惟内视而不外视”的瞎子和“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的聋子、“惟道是从”是
行尸走肉、“无知无欲”的收音机、对道声“应之速而无疑”的传声筒;二是显
示公道:既然万物都恃一形无字真经以生,人人都恃一形无字真经以生,就没理
由让佛徒比非佛徒具有先知“闭眼有视和闭眼之视即天目之视”信息的优先权,
就只能让佛徒和非佛徒同时获知“闭眼有视和闭眼之视即天目之视”的信息。其
实,万物都恃一形无字真经以生的情况已表示一是显示公道之道,只有同时让万
物中知道公道标准和意义的全人类知道并让全人类接受“闭眼有视和闭眼之视即
天目之视”的信息和万物之母真相的信息,方显一在始终如一地保持公道形象。

由于佛法即心法,修佛即知心,而佛教几千年尚未教出一个晓得知心天目在哪的
一个佛徒,故知万物之母下放了几千年、苦口婆心了几千年的佛教是白教。

当然白教的宗教不只佛教,而是所有的宗教。因为,“万法归一”告诉,归于一
的万法生于一,万法生于一便表示万教生于一,生一的月人既是万物之母又是所
有宗教的教宗。因所有宗教的教旨都是让教徒认识教宗——万物之母的宗教,故
至今无一家宗教的教徒认识自己教宗的情况便表示所有宗教都是白教。

由于人类都是“惟心是从”的行尸走肉,佛徒都是“惟心是从”的行尸走肉,也
由于佛教几千年尚未教出一个晓得知心天目在哪的一个佛徒,故知佛教的“千经
万典,也只是修心”(《西游记》第八十五回)的说法是多么的自欺欺人。

只因人人都“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听而不外听”,人人内视内听的无
字真经又决定着人类对有字佛经的阅读广度和理解深度,故在无字真经不向有字
佛经的读者给出有字佛经的正确释义情况下,有字佛经的读者只能对有字佛经读
出肤浅乃至错误的释义,故曰“真经歌,真经歌,不识真经尽着魔。人人纸上寻
文义,喃喃不住诵者多。持经咒,念法科,排定纸上望超脱。若是这般超生死,
遍地释子成佛罗”。

无字真经即无字佛经,无字佛经和有字佛经都由中华佛教给出,故“无字佛经”
和“有字佛经”都是中华佛教的专利词,故《四十二章经》虽是中华佛教第一经
,却不是中华佛教第一真经。

那么,中华佛教第一真经又是什么经?中华佛教第一真经就是令中华佛教获得第
一部有字佛经——《四十二章经》的无字真经,它就是让东汉明帝“夜梦金人”
并让他心情愉悦的无字真经,就是让“夜梦金人”后的东汉明帝“遣中郎将蔡愔
、秦景、博士王遵等十八人使西域,寻求佛道”而让中华佛教获得第一宝——廷
宝的无字真经,就是让东汉明帝于永平“十一年,敕洛阳西雍门外建立白马寺”
而让中华佛教获得第二宝——寺宝的无字真经,它就是东汉明帝“恃之以生而不
辞”的一。因为,是东汉明帝“恃之以生而不辞”的一让东汉明帝“夜梦金人”
并让他心情愉悦,也是东汉明帝“恃之以生而不辞”的一让东汉明帝“遣中郎将
蔡愔、秦景、博士王遵等十八人使西域,寻求佛道”而让中华佛教获得第一佛宝
——廷宝,还是东汉明帝“恃之以生而不辞”的一让东汉明帝于永平“十一年,
敕洛阳西雍门外建立白马寺”而让中华佛教获得第二宝——寺宝,从而让中华佛
教于永平十一年得到在中华建立佛教缺一不可的五宝。因此,东汉明帝“恃之以
生而不辞”的一即是中华佛教第一真经。

无字真经是全体神仙在月球十字架辐射的作品,合成三才数据流的数据流流自全
体神仙创作的道剧剧本光盘,故无字真经更是神仙的作品,故中华佛教第一经和
中华佛教第一真经都是神仙作品。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14年5月25日

附:

◆《耳目是人类最熟悉又最陌生的视听器官

◆《〈道德经真解〉第二章

◆《〈道德经真解〉第四章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