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Web Hosting

乾坤再造在中华新西兰华人 吕柏林著

章太炎称过普通话是“金鞑虏语”吗?


针对曾节明于10月9日发表的《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我于同日发了《无的放矢,自说自话——谁说过普通话是满语?》的跟帖,对此
,曾节明发了《以草虾为代表的一批人难道没说过?》的标题帖,我也发了《
据呢?怎能只有反问、不给证据呢!
》的回复,于是,他发了《我没有时间应付
你这等小事,证据之一在此,余不奉陪!
》(下称《余不奉陪》)的回复短帖,
该短帖内文是:

你爱吹毛求疵,你自己玩杂碎考证去。顺便问:你说美国二战时原子弹轰炸日本
是假,证据何在!?

无耻荒谬的支那历史观
http://bbs.omnitalk.org/politics/messages/60806.html

由于《余不奉陪》至少存在需要我回复的四个问题,故回复如下:

一,《余不奉陪》又是答非所问、无的放矢之帖,因为,曾节明应该回复的内容
,是根据《证据呢?怎能只有反问、不给证据呢!》的要求,对《以草虾为代表
的一批人难道没说过?》补充“以草虾为代表的一批人”说过“普通话是满语”
的证据。但是,《余不奉陪》并没有补充“以草虾为代表的一批人”说过“普通
话是满语”的证据。因为,《余不奉陪》给出的企图证明“以草虾为代表的一批
人”说过“普通话是满语”的唯一证据是《无耻荒谬的支那历史观》,但它却根
本没有“以草虾为代表的一批人”说过“普通话是满语”的证据,只有“章太炎
就曾经批判过普通话,称其为‘金鞑虏语’”一句貌似与“普通话是满语”相关
。然而,且不说章太炎在世时还不知有“普通话”一词,也不说章太炎是否创造
过“金鞑虏语”,即使章太炎在世时预知了“普通话”,也创造过“金鞑虏语”
,也不能把章太炎划入“以草虾为代表的一批人”。因为,“以草虾为代表的一
批人”只能是和草虾同时代的一批人,但章太炎生于1869年1月12日,卒
于1936年6月14日,是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学家、朴学大师、民族主义革
命者、中华民国国语设计者(见《维基百科·章太炎》),还被誉为“国学大师
”(《国学网——国学大师——章太炎》)和“民国大文豪”(《为何哈尔滨人
能讲一口纯正普通话
》),草虾则是比章太炎晚生97年(生于1966年,见
草虾:无奈的自说》)的海外网民,是绝大多数网民不知其真名和其它个人信
息的海外网民,是只在本坛和其它若干论坛和网站有一定知名度的海外网民,只
是个自称或被称的知名海外网络作家(见《海外某些侨领遭炮轰:华人社区的梅
》简介),且是和宏扬中华文化的章太炎唱反调——以《中国文化其实是阉猪
文化
》、《中国文化的必然命运是亡国》等网文歪解、唱衰、抹黑中国文化的海
外网民,根本不能和被誉为思想家、史学家、朴学大师、民族主义革命者、中华
民国国语设计者、国学大师、民国大文豪的章太炎相提并论,即使草虾发表过“
普通话是满语”的网言,也即使章太炎发表过“普通话是满语”的言论,草虾也
只能被划入以“章太炎为代表的一批人”,根本没理由把章太炎划入“以草虾为
代表的一批人”。因此,《余不奉陪》又是一个答非所问、无的放矢之帖,完全
是在找不到“以草虾为代表的一批人”说过“普通话是满语”的证据情况下,临
时抱佛脚时错把魔脚当佛脚抱来的证据,说明曾节明在发标题帖《以草虾为代表
的一批人难道没说过?》时完全凭想当然,完全是毫无根据的信口雌黄。

——我与草虾先生都是身居奥克兰却未曾见过面的反共人士,在网上也没交过锋
,因而没有任何个人恩怨,他还两次邀请我参加他参与组织的在奥克兰的文化活
动——虽然都被我婉拒,故“且是和宏扬中华文化的章太炎唱反调——以《中国
文化其实是阉猪文化》、《中国文化的必然命运是亡国》等网文歪解、唱衰、抹
黑中国文化的海外网民”及上述的其它评论,完全是因为论证需要而不得已的据
实而论,草虾先生若觉得受到我的冒犯或得罪,我只能向你说声“抱歉”,也只
能请你包涵。

二,发评论没给论据是小事吗?需要论据又没论据的评论是不是无稽之评?需要
论据又没论据的评论是对自己和读者负责的态度吗?要求评论给出论据是吹毛求
疵吗?发表需要论据又没给论据的评论是什么文德?发表了需要论据又没给论据
的评论后还振振有词地指责要求给论据者“吹毛求疵”的文德又是什么文德?

三,摘自《日本的明天——日本西落,回归中华民族》的《日本没挨过原子弹
和以《日本没挨过原子弹》为据写成的《国共两党都有文人认为,抗日战争的胜
利不是中国的胜利
》都是我证明“日本没挨过原子弹”的论文,只要看一遍就知
道这三篇论文有没有证据,除非曾节明不懂得何为论文的证据。

四,“金鞑虏语”由“金元虏语”篡改而成,金元虏语和金鞑虏语都不是普通话

谷哥告诉,它找不到“章太炎称普通话为‘金鞑虏语’”的出处,只能找到著作
权属于章太炎的“金元虏语”,因为它出现于一九一五年四月出版的《太炎最近
文录》中:“今世语言讹乱,南朔异流,终之不失古音与契合唐韵部署者近是。
夫欲改易常言,以就三代之音,其势诚未可。若夫金元虏语,侏离而不驯者,斯
乃财及幽并冀豫之间,自淮汉以南亡是,方域未广,曷为不可音哉?”(见《
通话替代古汉语,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大倒退
》),《太炎最近文录》出版于一九
一五年四月的根据在《章太炎年谱简编》。

这就表示:“章太炎称普通话是‘金鞑虏语’”的“金鞑虏语”只能由篡改和曲
解章太炎的“金元虏语”而成,章太炎没称过“普通话是‘金鞑虏语’”。但金
元虏语和金鞑虏语都不是普通话,理由是:

㈠虏是“中国古代对北方外族的贬称”(《在线汉语字典》),“鞑虏或鞑子是
中国历史上中原人对北方民族如蒙古人和满人等的称呼,含有贬义。元末曾有八
月十五杀鞑子的传说,孙中山曾有‘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号召”(《维基百
科·鞑虏》)。这就表示,“金元虏语”的金元是金元两朝的简称,“金元虏语
”在字义是指金元两朝时代的满语、蒙古语及东北地区和内外蒙古地区的其它少
数民族语言;“金鞑虏语”在字义上是指金朝时代的满语、蒙古语及东北地区和
内外蒙古地区的其它少数民族语言。但章太炎发表“金元虏语”的段子语境告诉
,“金鞑虏语”是指金元两朝期间入侵“幽并冀豫之间”的满语、蒙古语及东北
地区和内外蒙古地区的其它少数民族语言。这又表示,“金鞑虏语”是对“金元
虏语”的严重篡改,是弄丢元朝对中国统治百年期的严重篡改。

㈡章太炎并没有对“金元虏语”定义,而在字义上理解“金元虏语”,“金元虏
语”只表示金元两朝时代的满语、蒙古语及东北地区和内外蒙古地区的其它少数
民族语言,或只表示金元两朝期间入侵“幽并冀豫之间”的满语、蒙古语及东北
地区和内外蒙古地区的其它少数民族语言,因而不能认为“金元虏语”指普通话
。这就表示,章太炎的“金元虏语”没理由指普通话,“章太炎称普通话是‘金
鞑虏语’”是在严重篡改章太炎的“金元虏语”基础上对“金元虏语”的严重曲
解。

㈢章太炎推出“金元虏语”也即出版《太炎最近文录》的一九一五年的中国官话
名称——中国官方标准语的名称是“国语”而不是“普通话”,因为《维基百科
·普通话》告诉:“国语”改称为“普通话”的时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确切时间应在“普通话审音委员会”成立的1956年前后。《为何哈尔滨人能
讲一口纯正普通话》则告诉:“普通话”在“中古时期的标准语称作‘雅言’、
‘雅音’、‘正音’,明清称作‘官话’,清末、民国改称‘国语’,1956
年最后命名为‘普通话’”。即是说,一九一五年时的章太炎只知“国语”,不
知有“普通话”,事实上,章太炎一生都不知有“普通话”,因为他卒于193
6年6月14日。因此,“章太炎称普通话是‘金鞑虏语’”是无视“普通话”
出世于章太炎死后二十一年情况下的瞎说。

㈣章太炎推出“金元虏语”的语境给不出“金元虏语”是民国国语的意思,因为:

◆“今世语言讹乱,南朔异流,终之不失古音与契合唐韵部署者近是”意为:当
时的国语虽因南北人的异流而错乱,但在发音上却不失古音,也接近唐代孙愐著
的《唐韵》发音。——“今世语言”表国语,因为“终之不失古音与契合唐韵部
署者近是”的语言只能是国语。

然而,国语从未因南朔异流而错乱,只存在发言不准和带方言腔所讲的国语。按
汉字字典注音发音的语言是雅言、正言,汉字发音接近汉字字典注音的语言是“
尔雅”——尔表近,雅表正,尔雅表发音接近汉字字典的注音,发言不准和带方
言腔所讲的国语只能是“尔雅”,“与契合唐韵部署者近是”的国语只能是“尔
雅”,讲“尔雅”是古今绝大多数国人的通病,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有方言腔,以
致见多识广的人一听某人带方言腔讲的国语或普通话,就知他或她是哪个地方人
。在福建,最易在讲普通话的人群中识别他或她是哪里人的人群是莆仙人——莆
田、仙游人,因为莆仙人讲普通话几乎都带明显的阿哨腔(阿哨腔的特征见《
京话是满族的最大遗产
》)。

然而,大江南北的各种“尔雅”人无论怎么混流、混居,都不影响雅言的流传,
因为雅言全靠汉字字典流传,而各种“尔雅”的出世成因,表面原因是受教育时
没学准汉字字典的注音和无法改变的方言腔,真正原因则是人类都“得一以生”
(《道德经》)并“恃一以生而不辞”,都是“得一以生”并“恃一以生而不辞
”的一生物——一形道生化物,都是一形道“应之速而无疑”的传声筒,每个人
类所发之声都是他或她“得之以生”并“恃之以生而不辞”(《道德经》)的一
形道之声。

因此,章太炎把当时的国人所讲的“终之不失古音与契合唐韵部署者近是”的讹
乱“尔雅”成因归之于“南朔异流”,是一不知那是学用雅言者发言不准和带方
言腔所致情况下的瞎说,二不知雅言和“尔雅”之区别的瞎说,三不知“尔雅”
是雅言学用者没学准汉字字典的注音和无法改变的方言腔所致情况下的瞎说,四
不知“尔雅”是雅言学用者“得之以生”并“恃之以生而不辞”的一形道下放情
况下的瞎说。

◆“夫欲改易常言,以就三代之音,其势诚未可”意为:若要用夏商周三代的雅
音改变当时常说的国语语音,在当时的情势下的确不可能。——常言表平常说话
,这里表平常说的官话;三代之音指夏商周三代的雅音。

◆“若夫金元虏语,侏离而不驯者,斯乃财及幽并冀豫之间,自淮汉以南亡是,
方域未广,曷为不可音哉?”意为:金元两朝代来自东北地区和蒙古地区的少数
民族语言怪异、难以理解而未被标准汉语驯服,但它们仅污染幽州并冀豫两州之
间的方言,自淮河汉江以南,则影响不广,为何不可按“正音”纠正呢?——侏
离“形容方言、少数民族或外国的语言文字怪异,难以理解”;财同才,表“仅
仅”;因“幽并冀豫之间”指地方,“幽”只能表幽州,故排在“幽”之后的“
冀豫”只能表冀州和豫州;淮汉指淮河和汉江;方域表地区;曷为表为何,音表
正音并作动词表“按正音纠正”。

如果以上理解靠谱,便表示章太炎推出“金元虏语”的语境给不出“金元虏语”
是民国“国语”的意思。因为,金元虏语是指被金元两代期间来自东北和蒙古地
区的少数民族语言污染的幽州并冀豫两州之间的方言,不是指金元两朝的北京话
,也不是指金元两朝的国语,更不是指民国国语。这就表示,

然而,章太炎的“金元虏语”根本不存在,因为,任何方言都不受外来移民母语
的影响,幽州、冀州、豫州的方言,要么是当地固有的方言,要么是东北地区和
蒙古地区的少数民族集体移民幽州、冀州、豫州各地时他们自带的母语。当东北
地区和蒙古地区的少数民族散入幽州、冀州、豫州各地已有的居民点时,他们只
能把当地方言作为入乡随俗所随的第一俗随之——学而用之才能生存,他们随身
带来的母语毫无用武之地——对当地方言毫无污染力,他们随身带来的母语只能
从此报废,《北京话是满族的最大遗产》对此给出了多个雄辩的例子。因幽州、
冀州、豫州地区所有的方言,除了1153年之后的幽州方言即后来的北京外城
话是1153年建北京为金朝中都而集体移民北京的女真带来的母语外,其它地
区的方言都是汉语方言,故幽州、冀州、豫州地区所有的方言,除了1153年
之后的幽州方言即后来的北京外城话外,都是当地固有的方言。

因此,《维基百科·金元虏语》对金元虏语的解释错误。因为它把金元虏语解释
为“是对中国近现代北方汉语和华语(如中华民国国语及普通话)的贬称”,《
维基百科·金元虏语》对金元虏语的解释所以错误,是因为《维基百科·中国近
代史》告诉:1980年代和1990年代,中国大陆的中国近代史学界基本确
立中国近代史的上限是1840年,中国近现代北方汉语和华语便指1840年
以来中国北方的汉语方言和华语(如中华民国国语及普通话),但1840年以
来中国北方的汉语方言既没有被虏语影响的机会,也不可能被虏语影响;中华民
国国语和普通话既没有被虏语影响的机会,也不可能被虏语影响。

那么,中华民国国语和普通话是不是“金鞑虏语”呢?也不是。因为,“中华民
国国语,通称国语,是指由中华民国政府规范与管理的标准汉语,主要以北京官
话为标准,文字则使用繁体中文,一般通称为国语、国文”(《维基百科·中华
民国国语》),“北京官话为清朝官场使用的标准语”(《维基百科·北京官话
》),而在发音上,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标准国语和在大陆的标准普通话无异或几
乎无异的情况告诉,中华民国国语和普通话都是北京官话——清朝官场使用的标
准语。因“普通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认定的现代标准汉语。普通话
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
范”(《维基百科·普通话》),北京话又由有微小差异的北京内城话和北京外
城话组成,而《北京话是满族的最大遗产》证明,北京内城话是1644年迁都
北京内城的满族人从东北带来的母语流传下来的话,北京外城话是1153年建
北京为金朝中都而集体移民北京的女真人从东北带来的母语历经元明两代流传下
来的话,以北京外城话为母语的人在清军占据北京前分布北京全城,是迁都北京
的清廷实行的“旗民分居”政策,才把他们赶到外城的(新华网《普通话,满式
汉语
》告诉:内城区范围是紫禁城周围10里之内的范围)。因此,“普通话的
基础是北京话,北京话来自北京内城汉话,即满人说的汉话”(曾节明《普通话
的基础是北京话
》),是无视北京外城话是“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
北京语音”的组成部分的说法。

这就表示,⒈清朝官场采用的标准语语音与民国国语、普通话采用的标准语音相
同,都兼采了北京内城话和北京外城话的发音;⒉与北京内城话有微小差异的北
京外城话是1153年建北京为金朝中都而集体移民北京的女真人从东北带来的
母语流传下来的语言,只有北京外城话才是“金鞑虏语”,但“金鞑虏语”不是
“中华民国国语及普通话”,而是组成“中华民国国语及普通话”语音和语词的
一部分;⒊元朝官话只能是对“金鞑虏语”的继承,明朝官话只能是对元朝官话
的继承(理由详见《北京话是满族的最大遗产》),北京话中根本不存在“元虏
语”,因而也根本不存在“金元虏语”,把“中华民国国语及普通话”解释成“
金元虏语”的说法,是根本不知元朝官话只能是对“金鞑虏语”的继承情况下的
瞎说,是根本不知建都北京、移民北京的元代蒙古人在占据北京时必须以入乡随
俗方式学用当时北京话才能生存情况下的瞎说,是根本不知元朝官话只能是对“
金鞑虏语”的继承,明朝官话只是对元朝官话的继承、“金鞑虏语”在清廷迁入
北京时就被降格为北京外城话和“中华民国国语及普通话”都兼采了北京内城话
和北京外城话的发音等情况下的瞎说。

建立金朝的女真是以生女真语为母语的生女真,他们的母语即满语,以致清代满
族学者可用努氏满语——1599年努尔哈赤命额尔德尼和噶盖两人用蒙古语字
母把生女真母语文字化而成的满语解读《金史》记载的用汉字音译而成的女真姓
氏、人名、地名、部族名、官称、人事、物象、物类等名称,但《维基百科·满
语》列出的20个满语单字的读音和汉译意思告诉,满语和北京话是两种无法沟
通到互为“宇宙语”程度的语言。然而,《维基百科·满语》还告诉:满语的“
基本语序为主语在前,宾语居中,谓语在后”,和汉语语序完全不同。建立金朝
的生女真的母语怎么会变成“北京外城话”呢?建立清朝的生女真的母语怎么也
会变成“北京内城话”呢?

原来,先后改变生女真母语为“北京外城话”和“北京内城话”的改变者是生女
真们得之以生并“恃之以生而不辞”的一形道,一形道改变他们母语的年代、条
件和方式证明在《北京话是满族的最大遗产》中。

一形道改变生女真母语是不是太离奇、太荒诞啊?是的,以致一形道在2005
年—2010年期间把五个原来只会说母语也只说母语突变为只会说不标准的普
通话后,这些“变话”者都被医学界认定为大脑非伤即病的症状——或被认定为
脑损伤,或被认定为患了精神病,或被认定为未知之病,如:

◆2005年9月78岁高龄的地道重庆人程老太是只在50年代初上过一年识
字班,是至2005年9月从未说过普通话甚至根本不知道每个字用普通话该如
何发音的重庆老妇,但她在白市驿骨科医院做了左股骨骨折接骨手术后的第二天
一觉醒来时脱口而出的是“川普”——四川腔的普通话,再也教学不会说了78
年的母语——重庆话的一个话字,对此,程老太的主治医生和重医附一院神经内
科医生均认为,以前有头部受伤语言中枢受损的病人出现此类情况,但程并未伤
及头部,为何也突然丢失了家乡话,目前还无法对此作出解释,详见《重庆老太
骨折手术后“忘本”不会说重庆话
》。

◆2008年年头52岁的河南省扶沟县农妇孙凤莲因一场车祸被撞昏迷10多
天后醒来时脱口而出的是从未讲过的普通话——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她从此只说
普通话,再也教学不会她讲了52年的扶沟话的一个话字。对此,扶沟县公安局
法医门诊外科医生袁俊超觉得,可能是孙凤莲大脑中的语言中枢受损伤;郑州市
第一人民医院脑外科主任孙郑春认为孙凤莲可能是受惊吓,导致精神上出现了问
题;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精神病专家孔德荣认为,孙凤莲既可能是脑神经受伤,
也有可能是受到惊吓,详见《妇女遭遇离奇车祸,苏醒后开口改说普通话》、《
女子车祸获救后“忘了”家乡话 只会说普通话》。

◆2008年底37岁的河南省新乡市农妇李兰(化名),曾是一句普通话也不
会说的农妇,却在坐了从新疆回新乡的3天3夜火车后——到家的第二天,在毫
无异常的情况下,带着7岁儿子去街上买东西时,突然改口说普通话,从此再也
教学不会一句家乡话。对此,家人以为她是被鬼神附体,郑州某医院心理专家胡
雄认为李兰患了旅途精神病,详见《旅客下火车只说普通话,患旅途精神病忘家
乡方言
》。

◆2009年9月河南省安阳市某地村妇刘某在做完子宫手术后突然改口只说普
通话。因报道此事的《村妇做完子宫手术不会说方言满嘴普通话》已被下网,无
法查到刘某被医生认定为何病,但《村妇做鼻息肉手术后忘记家乡话,改说普通
话》有“记者上网查询发现,去年9月,安阳一名村妇也出现过子宫手术后不会
说方言、改说“普通话”的事例,原因不得而知”一段,证明《村妇做完子宫手
术不会说方言满嘴普通话
》曾存在于网络。

◆2010年6月时年39岁的河南禹州市火龙镇瓦店村农妇李秀红在做鼻息肉
手术后改说普通话,并在手术后第六天说过两句家乡话后再也说不出家乡话。对
此,村里有人说她被鬼附体,李秀红在郑大一附院的主治大夫则把李秀红在术后
改说普通话一事当作未知疾病看待而上网查找病因,详见《村妇做鼻息肉手术后
忘记家乡话,改说普通话
》。

这些“变话”者所以都被医学界认定为大脑非伤即病所致,是因为医学界认为,
人类的言语表达中枢位于左侧大脑半球的额叶,这是无视《“无头人”挑战传统
医学,人类还有个“腹脑”?
》、《测不到脑子的人》、《大脑真的必不可少?
英教授发现无脑人智商很高
》等文章报告的事实——即没有脑组织的人的存在和
没有脑组织的人也有很高的“智商”的事实情况下给出的结论。

一形道在2005年—2010年期间突然让程老太、孙凤莲、李兰、刘某、李
秀红改口成只会说不标准的普通话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向人类证明,人类都是
一形道的传声筒,是对一形道之声“应之速而无疑”的传声筒,而且是在告诉人
类,人类一旦迎来人人同大的大同时代,全人类就会都被一形道突变成只会说大
同话的传声筒,大同话就是现在的中国大陆普通话。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17年10月21日


回首页】【月亮探密】【中国问题和解题钥匙】【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乾坤再造在中华